履園叢話/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叢話一•舊聞 履園叢話
叢話二•閱古
叢話三•考索 

周曶鼎[编辑]

鎮洋畢秋帆先生巡撫陝西時得此鼎,高漢尺二尺四寸,周四尺八寸,兩耳,三足,中有銘文二十四行,共計四百又三字。銘分三節,第一節蓋因王錫曶赤環赤金等,而用金作牛鼎以祀文考宄伯也。第二節則小子[1234]訟於井叔,以金百爰贖五夫,曶受五夫而為誓詞也。第三節匡眾寇曶禾十秭,曶告東宮,因與匡季為誓詞也。案《說文》曰部:「[1234],出氣詞也,象氣出形。」籀文從口,今無此字,皆作忽。余謂象人言時口中出氣易於散也。《春秋傳》曰:「其亡也忽焉。」《楚詞》:「忽而來兮。」《洛神賦》:「飄忽若神。」漢《樊敏碑》:「奄曶藏形。」皆言易散之義。古人命名,自有意見,不必定取吉祥語。如《論語》之仲忽,《春秋》之鄭太子忽,皆名忽也。先生既得此鼎,久置經訓堂之東樓。余嘗請於先生,盍送曲阜孔廟,供奉殿庭,垂之千古乎。卒未果,惜哉!

周邢叔鍾[编辑]

秋帆先生家又有邢叔鍾一具,高漢尺五尺二寸,前後麵俱十二乳,滿身青綠,間有朱砂斑,真寶物也。銘文四行,剝蝕過半,惟有「刑叔母曰:『髀叔文祖皇考,對揚乃德,得屯乍魯永終於吉。毋不敢弗帥用文祖皇考」三十二字尚可辨,因名之曰邢叔鍾。此器曾開貢單奏進,以斤兩太重,難於抬運,入乾清門,而侍衛內監又不敢據以進宮,遂發還。先生歿後,家產入官,不知此鍾猶在人間否也。

周太簇鍾[编辑]

金陵司馬舍人亶有周鍾一具,高一尺五寸,銘文中有[1234]字不可識,遂將拓本質之歙縣程瑤田先生,以周尺度之,曰:「此太簇鍾也。」瑤田深於小學,當必有據。

周散邑銅盤[编辑]

散邑盤,舊藏揚州徐氏,今歸洪氏,華秋嶽嘗繪圖。其形如盤,盤中有文十九行,末一行蝕其半,共計三百五十七字。山陽吳山夫、紹興俞楚江、嘉定錢辛楣、儀征江秋史、曲阜孔光生、蘇州江鄭堂皆有釋文。阮雲台先生為浙江巡撫時,收入《積古齋鍾鼎款識》,嘗命工仿造一個,可以亂真。

案商、周之器,西漢時已有出土者,得之以為祥瑞,因而改元、立祀、作歌。至張敞、鄭眾,皆能辨識,其來尚矣。魏、晉、六朝、隋、唐之間,無有明其學而為考訂者。自宋劉原父刻《先秦古器記》,遂有歐陽永叔、葉少蘊、李公麟踵其後,而趙明誠、董彥遠、黃伯思、薛尚功、王子弁、翟耆年亦有著錄。自此好古之士,每得一器,必將諸集錄證之。而本朝之《西清古鑒》,尤備千古未有之奇。近時阮雲台宮保又刻《積古齋鍾鼎彝器款識》,洋洋大觀,愈精愈博,不特可補經傳之所未備,且可益許氏之所未及者,豈僅足資考訂而助翰墨哉!余生平所見商、周之物,如鼎、鍾、彝、卣、壺、爵、盤、觚、觶、敦、匜、鬲,以及戈、劍、弩機之屬甚多,以有款識者為上品,無款識者次之,亦如看書畫,作雲煙過眼可也。

秦權[编辑]

余於嘉慶甲子在邗上見一秦權,上有文云:「廿六年,皇帝盡並兼天下諸侯,黔首大安,立號為皇帝,乃詔丞相狀、綰,法度量則,不壹歉疑者,皆明壹之。元年製詔丞相斯、去疾法度量,盡始皇帝為之,皆有刻辭焉。今襲號而刻辭不稱始皇帝,其於久遠也,如後嗣為之者。不稱成功盛德,刻此詔。故刻左,使毋疑。」共一百字,雖青綠遍體,並不剝蝕一字。心竊疑之,自後又見兩枚,與甲子所見者無異,乃知皆仿造也。

漢量[编辑]

漢銅量一,重今曹平三斤十二兩。其文云:「律石衡蘭奉(蝕二字),容六斗,始建國元年正月癸酉朔日製。」共二十二字。向藏桐鄉汪硯畦家,今不知所歸。又見長白斌少僕家亦有銅量一具,容米四斗許,亦是漢物。《說文》毇字(許委切)注云:「米一斛舂為八斗。」又云:「米一斛舂為九斗。」據此則量有大小不同,非若今之定以五斗為一斛也。

漢陶陵鼎[编辑]

是鼎為揚州阮雲台宮保所藏,蓋上有文云:「重十一斤。」器上有文云:「容一斗,重八斤一兩。」又云:「重十斤。」今除蓋以庫平法馬秤之,重四斤十三兩三錢二分。所云容一斗者,以今官斗較之,得一升八合。何古今權量之不同也。宋陳無擇云:「二十四銖為兩,每兩古文五銖錢四個,開元錢三個。」至趙宋廣科,以開元錢十個為兩,今之三兩當漢、唐十兩。故今之升斗、尺寸、斤兩,皆後大於前也。宮保云:「器與銘辭不相應者,恐當時共鼎正多,不知何時互錯耳。」 鼎今藏焦山方丈。嘉慶十九年冬,余從高郵回吳,適遇王南陔中丞,同遊焦山,撫摩一過。

漢銅洗[编辑]

漢銅洗,余所見者不下十數具,即古盤匜之屬也。有陽嘉洗,有大吉羊洗,有富貴昌宜侯王洗,有章和、中平、永建洗,有宜子孫大富貴洗,大約皆本朝出土者居多。

建昭雁足鐙[编辑]

青浦王蘭泉司寇家有雁足鐙,其鐙檠似雁一足立起,上燃以鐙,燭油並用,製作甚精。上有「建昭三年,考工輔為內者造銅雁足,重三斤八兩」云云五十九字。阮雲台宮保考為大將軍王鳳之物。鳳於永光二年嗣封陽平侯,陽朔元年成帝所賜也。嘉慶廿五年春,余嘗仿造四具,贈斌笠耕觀察,觀察自為製銘,每當夜宴,四鐙爛然,頗令人發懷古之幽情也。

漢長安銅尺[编辑]

銅尺一,今藏嘉定瞿木夫通守家,銅質堅貞,青綠可愛。上有文云:「長安銅尺卅枚,第廿,元延二年八月十八日造。」計十有八字,篆法精密,的是漢人,與曲阜孔氏所藏慮傂銅尺相等,惟此尺作陽文。疊起,較之,慮傂尺短六分。按慮傂尺造於後漢章帝建初六年,距前漢成帝元延二年不過九十二年,已長短之不同如此。《漢書•地理志》:長安縣,高帝五年置,屬京兆尹,為領縣第一。今文云「長安銅尺卅枚」,當是在長安鑄者三十枚,此為第二十,未必鑄三十枚以頒郡縣也。

《晉書•律曆志》載漢章帝時,零陵文學史奚景於泠道舜祠下得玉律,度以為尺,相傳謂之漢官尺,未聞有鑄銅為尺者。今慮傂尺既流傳人間,或又疑此尺為劉歆所造。然案宋秦熺《鍾鼎款識拓本》中有晉尺,上有文云:「周尺,《漢志》劉歆銅尺,後漢建武銅尺,晉前尺並同。」十九字。今將此尺與晉尺較之,又短八分,則知非歆造矣。案今之裁尺大於工部營造尺,猶之宋三司布帛尺大於晉尺,晉尺大於漢建初尺,建初尺大於元延尺,元延尺大於周尺是也。時代既殊,尺有贏羨,難以定論云。

古泉[编辑]

古者金、貨、布、幣、刀俱謂之泉,其名始見於《史記•平準書》及《食貨志》。梁顧烜有《泉譜》,宋陶嶽有《貨泉錄》,杜鎬有《鑄泉故事》,羅泌《路史》有《泉幣考》,金光襲有《泉寶錄》,李孝美、董逌俱有《泉譜》,洪遵、徐象梅俱有《泉志》。近方氏嵩年有《錢譜》十卷,朱氏近漪又有《古金待問錄》,華氏師道有《錢幣考》,翁氏宜泉有《古錢考異》,所載貨布幣刀大備。

案《管子》言:「燧人氏以來,未嘗不以輕重為天下也。」蓋謂製貨以權輕重,此即用幣之始,而其制則未聞。或謂太昊氏以前已有錢矣,高陽氏謂之金,有熊氏謂之貨,陶唐氏謂之泉,夏、商謂之幣,亦謂之布,齊人謂之刀。曰泉、曰布者,取流通之義也。故太公作九府圜法,周景王鑄寶貨,秦鑄半兩,漢興亦有半兩,又三銖、四銖、五銖、八銖。而王莽又鑄貨泉小泉直一、麼泉一十、幼泉二十、壯泉四十、大泉五十,及貨布契刀五百、一刀平五千、大布黃千之類。又東漢正品亦有五銖,蜀漢正品有直百、直百五銖,又有曰大泉五百、大泉當千者,皆古泉也。

晉初用魏五銖,吳興沈充又鑄小錢,徑三分,名沈郎錢。又有趙石勒鑄豐貨,成李壽鑄漢興之類。宋有四銖、五銖、二銖、孝建、孝建四銖、景和、永光之類,年號入錢文自此始。齊、梁有五銖、五朱、大通五銖、大富五銖、大吉五銖,拓跋魏有太和五銖、永安五銖之類,陳有大貨六銖,宇文周有五行大布、永通萬國布泉,隋亦有五銖錢。至唐初始有開元通寶、乾封錢寶、乾元重寶、大曆元寶、建中通寶、咸通元寶之類,而開元通寶最為繁多。其幕有字,乃武宗時所鑄,如京、洛、兗、福、興、平、昌、潤、襄、益、鄂、丹、梓、洪、梁、越、潭、宣、廣、荊、桂、藍之字,猶如本朝順治通寶幕文有同、福、臨、東、江、宣、原、西、薊、昌、南、河、荊、雲、浙、陽、鞏、陝、延、襄是也。即如五代十國所載鑄錢之事,如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以及南唐、前蜀、後蜀、南漢、楚、閩、吳諸國流傳之錢,亦日漸日少矣。

嘉慶三年,海州嵇家溝鄉民浚池得巨甕二,發之,中實大泉五十、大布黃千皆滿,土花剝蝕,蒼翠可愛。

嘉慶戊寅春,紹興西郭門外西彝山下,土人掘得一墓,皆大磚砌成,狀如遂道,其中空洞無物,外有砂缸二具,不甚古,中貯五銖錢數萬枚,並無青綠。郡人陳圭堂親見之,攜以示余。余謂漢、蜀、兩晉時無窯器,唐、宋無五銖錢,皆事之不可解者。

吳江翁海村言:迪化州有屯兵墾地,得坎窞,深不逾丈,下見牆屋,積米盈倉,青蚨一堆,大徑寸,文曰「永安一千」,皆是鐵鑄。此又前人之所未及者也。

乾隆己酉歲,荊州築堤取土,得古錢無數。余時在武昌節署,偶渡江至漢口,見肆中有古錢三千枚,皆購得之。其錢文曰:「宋通元寶」、「太平通寶」、 「淳化元寶」、「至道元寶」、「咸平元寶」、「景德元寶」、「祥符元寶」、「天禧通寶」、「天聖元寶」、「明道元寶」、「景祐元寶」、「皇宋通寶」、「康定元寶」、「慶曆重寶」、「皇祐元寶」、「至和元寶」、「嘉祐通寶」、「治平元寶」、「熙寧重寶」、「元豐通寶」、「元祐通寶」、「紹聖元寶」、「元符通寶」、「聖宋元寶」、「崇寧通寶」、「崇寧重寶」、「大觀通寶」、「政和通寶」、「重和通寶」、「宣和通寶」、「宣和元寶」、「靖康元寶」、「建炎通寶」、「紹興通寶」、「隆興元寶」、「乾道元寶」、「淳熙元寶」、「紹熙元寶」、「慶元通寶」、「嘉泰元寶」、「開禧通寶」、「嘉定元寶」、「嘉定之寶」、「大宋元寶」、「紹定通寶」、「端平元寶」、「嘉熙重寶」、「淳祐元寶」、「皇宋元寶」、「開慶通寶」、「景定元寶」、「咸淳元寶」、「德祐元寶」,皆有宋一代之錢。余為分次甲乙,計五十三種。幕中友洪稚存、徐朗齋、方子雲、孫香泉輩見之,半被分去。

案高宗南渡建都,改杭州曰臨安府,鑄銅牌行用,其文曰「臨安府行用」五字,其陰面曰「準叁伯文省」,亦有「準伍伯文省」者。是當時國貧,補救變通之法。其牌最少。

嘉慶十八年三月,高郵州城北擋軍樓後,為加築河工堤岸,民夫掘土得鐵錢數萬枚,並古鏡刀劍之屬,又有銅盤磁碗甚多。其錢文曰「祥符」、「天聖」、 「熙寧」、「元豐」、「元祐」、「紹聖」、「崇寧」、「政和」、「宣和」、「乾道」(背有同元等字)、「淳熙」(同十五,春十四,春十六)、「紹熙」(春元,春三,春四,春五,同二,同五)、「慶元」(春二,漢四,漢三,同六)、「嘉泰」(春元,同三)、「開禧」(春元,春二,漢二,漢三)、「嘉定」(春四,春十一,春十三,漢元,漢二,漢十三,漢十四)、「紹定」(春三,春五)、「淳祐」、「景定」、「皇宋」、「大宋」,計二十餘種,余皆見之,其中亦有銅者。

按《宋史•食貨志》兩宋錢幣,本有銅鐵二等,而折二、折三、當五、折十,則隨時立製。太祖初鑄錢,俱用銅,凡諸州輕小惡錢及鐵錯錢,悉禁之。蜀平後,仍用鐵錢,其所謂小平錢、夾錫錢最後出,然亦不能通行郡縣。大觀二年,蔡京復相江南,東西福建、兩浙始許鑄使鐵錢。至紹興末年,淮、楚屯兵,月費五十萬,南北貿易,緡錢之入境者,不知其幾,於是沿邊皆用鐵錢。乾道初,詔兩淮、京西亦用鐵錢。司農許子中以舒、蘄、黃皆產鐵,請各置監鼓鑄,舒州有同安監,蘄州有新春監,廣州有齊安監,江西有廣寧監,興國有富民監、大冶監,臨江有豐餘監,撫州有裕國監,湖北有漢陽監,是以大小鐵錢,通行於兩淮。今諸錢之背有文曰:「同」、曰「春」、曰「漢」者,即同安、新春、漢陽諸監之所鑄也。

錢範[编辑]

翁宜泉太守有《錢母說》,即朱竹所謂泉範,以銅為之,所以鼓鑄也。今官局鼓鑄,皆用翻砂,所云板板六十四者。余嘗親至錢局看鼓鑄,有一板成二三十,有一板成四五十不等,未必定是六十四也。今錢範亦不等,有五銖泉一板成八枚者,有大泉五十一板成六枚者,亦有四枚兩枚者。範必兩塊合成,中有二小筍,作牝牡形,所以符合,取不移動也。惟古來博古家總未及此。余所見有四五種,近亦漸少矣。

秦漢銅印[编辑]

集秦、漢印者,莫備於顧從義之《集古印譜》,雖宋《宣和印譜》、趙子昂《印史》、王俅《嘯堂集古錄》,皆所不及也。余少時最嗜漢印,所見官印私印不下千萬枚,皆能鑒別。尤留心於官印,以為漢人繆篆紛紜,參雜隸法,不足以引證《說文》。而職官之因革廢置,古今不同,實可以表裏史傳也。嘗欲專摹秦、漢、魏、晉、六朝職官及蠻夷諸印為一集,有誌而未逮云。

秦漢瓦當[编辑]

瓦當者,宋李好文《長安圖志》謂之瓦頭,蓋屋瓦皆仰;當兩仰瓦之際,為半規之瓦以覆之,俗謂筒瓦是也。云當者,以瓦文中有蘭池宮當、宗正官當、宜富貴當、八風壽存當,是秦、漢時本名。《說文解字》云:「當,田相值也。」《韓非子•外儲說》:「玉卮無當。」《史記•司馬相如傳》:「華榱璧當。」司馬彪曰:「以璧為瓦之當也。」《西都賦》:「裁金璧以飾當。」注家謂當即底也,故謂之瓦當。

按瓦當之文,歐、趙、洪氏俱不載,蓋當時人猶未之見。逮元祐六年,寶雞縣民權氏浚池,得古瓦,文曰:「羽陽千歲」,其事載王辟之《澠水燕談錄》。又黃伯思《東觀餘論》亦載有「益延壽」三字瓦。自是而後,闃無聞焉。國朝康熙間,侯官林佶人得有長生未央瓦。一時名士俱有詩,見於王阮亭、朱竹集中。乾隆初年,浙人有朱楓者,以其子官關中,又得瓦當之有文者三十餘種,因作《秦漢瓦圖記》。至四十八九年間,鎮洋畢秋帆先生為陝西巡撫,嘗著《關中金石記》,采瓦當文字十餘種入記中。幕府諸客,如張舍人塤、宋孝廉葆醇、趙文學魏、錢別駕坫、俞太學肇修所獲瓦當最多。後青浦王蘭泉先生為陝西廉訪,亦獲廿餘種。而海內通博之士依兩公以遊者,歲不乏人,亦往往獲瓦以去。時陽曲申大令兆定正候補長安,亦深好古篆籀之文,見諸君所得有異文奇字者,皆為雙鉤,用舊磚摹仿,較之原本毫髮無遺,故特備於諸君。而歙縣程彝齋敦為作《秦漢瓦當文字》一卷。逮畢、王二公相繼遷擢,諸君亦皆星散,近亦不可多得。蓋物之顯晦有時,誠有莫知其然而然者。今就程彝齋、申大令兩家所拓本錄之,較畢公之《關中金石記》、王公之《金石萃編》為尤備焉。

〔十二字瓦〕文曰:「維天降靈,延元萬年,天下康寧。」十二字。此宋芝山、趙晉齋得於長安市中者,諸君斷為秦瓦。

〔蘭池宮當〕此瓦晉齋得之咸陽。考《漢書•地理志》,渭城有蘭池宮。又《史記•始皇本紀》:「始皇微行咸陽,與武士夜出,逢盜蘭池。」《正義》引《括地志》:「蘭池陂,即古之蘭池,在咸陽縣界。」據此則始皇因池以為宮,又即以名宮也。

〔衛〕此瓦晉齋、獻之皆有之,俱得自漢城。《長安志》云:「又有作楚字者。秦作六國宮室,用其國號以別之也。」彝齋謂《漢百官表》有衛尉,掌宮門衛屯兵。當為衛尉寺並宮內周垣下區廬瓦也。

〔長樂未央〕張、宋、趙、錢諸君俱有之,皆得自漢城。《漢書•高帝紀》:五年後九月,關中治長樂宮。《史記•高祖本紀》:七年,長樂宮成。八年,蕭丞相作未央宮。九年,未央宮成。據此則長樂、未央本兩宮,此瓦文合而一之,亦取吉祥語意配合成文耳,未必某宮即用某字瓦也。

〔長生未央〕此瓦最多,諸君俱有之,皆出於漢城。蓋亦未央宮瓦,亦取「長生」二字配合成文也。〔長生無極〕此瓦亦出漢城,當是未央、長樂宮瓦也。

〔與天無極〕此瓦當與「長生無極」同意,頌禱之辭也。

〔億年無疆〕此俞太學得於長安市上,不知所施。或謂王莽妻陵瓦,非也。考秦、漢宮殿以年壽命名者甚多,率取頌禱之辭耳。

〔延年益壽〕此瓦趙、錢、俞、申諸君俱有之,亦得於長安市上。當是甘泉宮益壽觀瓦。

〔延壽萬歲〕此瓦俞太學所得,當亦萬歲殿或延壽觀瓦也。

〔千秋萬歲〕此瓦亦諸君所有,出於漢城者。《長安志》引《三輔黃圖》,謂未央宮有萬歲殿。此即其殿瓦歟?

〔長毋相忘〕此張舍人所得,亦出自漢城,不知何宮所施。案《長安志》引漢宮殿名有相思殿者,不知所在。此疑為後宮所用也。

〔永受嘉福〕此瓦四字俱是蟲篆,蓋漢人有此篆法也。俞太學得於長安肆中,引《董賢傳》為「椒風嘉祥」,或又引《揚雄傳》為「迎風嘉祥」。細審之,實是「永受嘉福」四字耳。

〔永奉無疆〕此瓦錢、俞,申三君俱有之,皆得於漢城。錢別駕定為漢太廟上所施。

〔便〕此瓦惟一「便」字,作陰文。申大令得於長安市,引《漢書•武帝紀》六年四月,高園便殿火。小顏曰:「凡言便殿、便室、便坐者,皆非正大之處,所以就便安也。」據此則為便殿所施。

〔飛廉〕此瓦作飛廉形,俞太學得於漢城。考《史記•孝武本紀》:「公孫卿曰:『仙人好樓居。』於是上令長安作飛廉觀。」當是飛廉觀瓦也。

〔朱鳥〕此瓦作朱鳥形,錢別駕得於漢城。案張平子《西京賦》李善注引漢宮闕名有朱鳥殿。又《長安志》未央宮有朱雀殿,一名朱鳥殿,此其所施也。

〔玄武〕此瓦作玄武形,上蟠一蛇,趙文學得於漢城,引《史記•高祖本紀》:八年,蕭丞相營作未央宮,立東闕北闕。注云:「東有蒼龍闕,北有玄武闕。」即玄武闕瓦也。

〔鳳〕此瓦作鳳形,俞太學從漢城仙女樓下得之。考《漢書•武帝紀》及《郊祀志》,建章宮有鳳闕,此其瓦也。

〔萬物咸成〕此瓦申大令得於長安市肆。考《三輔黃圖》云:「後宮在西,秋之象也。秋主信,故以長秋、長信為名。」今云「萬物咸成」者,當是長秋殿瓦。

〔上林〕此瓦錢、申、俞三君皆有之。案《史記•始皇本紀》、《漢書•揚雄傳》及《東方朔傳》俱有上林苑,此上林門署衛垣之瓦也。

〔鹿甲天下〕此瓦上有二鹿形,下「甲天下」三字左行書,乃俞太學於淳化友人處索得者,不知其所由來,或謂天鹿閣瓦,非也。案《長安志》引《關中記》,上林苑中有二十二觀,有眾鹿觀,「甲天下」者,言其多也,豈即眾鹿觀瓦耶?

〔三鳥〕此瓦有三鳥形,俞太學得於長安道上。《長安志》二十二觀中有三雀觀,此其觀瓦也。

〔黃山〕此瓦惟「黃山」二字,俞太學得自興平。《漢書地理志》槐里有黃山宮,孝惠二年起。《長安志》云:「漢黃山宮在興平縣西南十里。」其為黃山宮瓦無疑。

〔宗正官當〕此瓦申大令得於漢城。案《漢書高帝紀》,七年二月,置宗正官,以序九族。《百官表》云:「宗正,秦官,掌親屬。」《史記•文帝紀》注《正義》曰:「漢置九卿,七日宗正。」此瓦當是宗正官瓦也。

〔都司空瓦〕此瓦趙文學得於漢城。案《漢書•百官表》,宗正屬官有都司空。如淳曰:「律,司空主水及罪人。」

〔右空〕此趙文學得之長安市中。案《漢書•百官表》,少府,秦官,掌山海地澤之稅,以給供養。屬官有左右司空。據此當是右司空瓦。

〔上林農官〕此瓦錢別駕得於長安市中。據《史記•平準書》,水衡、少府、大農、太僕各置農官。則上林之有農官,當自此始。此即農官治事處之瓦也。

〔宜富貴當〕此瓦亦取吉祥語意。中有二小字,或說「金」旁作「刃」,為「劉」字,非也。余嘗見古鏡上有小印曰「千金」,細審之,實是「千金」二字。

〔高安萬世〕此錢別駕得自漢城。別駕據《漢書•佞幸傳》,董賢封高安侯,上為起大第北闕下,重殿洞門,窮極技巧。此即其殿瓦耶?〔大〕此瓦俞太學得之漢城,不知所施。

〔有萬憙]錢別駕於漢城得一殘瓦,惟「萬憙」二字。後申大令在長安市亦獲瓦半片,惟一「有」字,合而觀之,上下文藻相合,實「有萬意」三字耳。漢碑「憙」、「喜」二字通用。

〔八風壽存當〕此瓦程彝齋得之漢城長樂鍾室舊址南百步埃塵之間。因考《漢書•郊祀志》,王莽二年,興神仙事。以方士蘇樂言,起八風台於宮中。台成萬金,作樂其上。此當是八風台瓦也。

〔[1234]〕此瓦嘉定錢既勤所得,上下左右作四神形,甚奇古。阮雲台先生定為「豐」字瓦。

〔仁義自成〕此瓦程彝齋所得,不知所施。

〔虎〕此瓦作虎形,虎口前有一「申」字,不知何義。或曰此真白虎觀瓦也。

右秦、漢瓦當三十六種,其中有重文者、異文者、殘闕者,共記所見一百二十餘塊,較諸家著錄為多。

古磚[编辑]

按古磚題字,亦不載於歐、趙著錄,惟洪氏《隸續》有水平及汝伯寧諸磚,自後無有見者。近來好古之士,漸次搜羅,日出日多。老友海鹽張芑堂征君作《金石契》,山陰陳雪樵騎尉有《古磚題字考》,又吳興陳抱之太學作《金石圖》,俱載有漢、魏、兩晉、六朝諸磚,又借拓他人所得者,計三十種,傳之藝林,亦可備嗜古之一助云。

〔漢萬歲磚〕此磚乾隆辛卯吳興莘芹圃得之,桐城胡雒君又於長興得一磚,亦有「萬歲」二字。《隸續》載汝伯寧磚曰「萬歲舍」,曹叔文磚曰「千萬歲署舍」,邯君篆磚曰「萬秋宅」。觀此則知漢人尚吉語,如瓦當文曰「千秋萬歲」、「萬年無疆」之類,必是漢磚無疑也。

〔漢五鳳磚〕此磚揚州阮雲台先生案頭見之,文曰「五鳳三年」四字,海鹽張芑堂所貽也。

〔漢竟寧磚〕文曰「竟寧元年歲」五字,下缺,上端作大獸面,形模古異,吳興陳抱之太學所得。按《元帝紀》第四改元曰竟寧,「歲」字下當是「在戊子」三字無疑。

〔漢建平磚〕文僅「建平」二字,下缺。按哀帝紀元曰建平,磚右側有一「宜」字,上有「廷尉書」三字。《文獻通考》云:「廷尉,秦官,漢因之。景帝中元六年,更名大理。武帝建元四年,復為廷尉。哀帝元壽元年,復改為大理。」知建平時猶未改也。

〔漢永建磚〕文僅「永建」二字,下缺。按《後漢•順帝紀》,順帝在位十九年,紀元五,初紀曰永建,凡六年。

〔漢本初磚〕文曰「本初元年,歲在丙戌,下端日造作助」十四字。按後漢質帝紀元本初隻一年。此亦抱之所得。

〔漢中平磚〕文曰「中平五年七月」,下缺,計六字,其左側有「萬歲富貴」四字。按《後漢•靈帝紀》,帝在位廿二年,紀元四,末改元曰中平,凡六年。

〔漢亭長磚〕揚州羅兩峰有一磚,畫像車騎,外貌一人,方面豐頤,鬑鬑有須,兩手執旗幹而立。上有八分書「亭長」二字,宛如漢石室畫像。按《漢官儀》,民年二十三為正,一歲以為衛士,一歲為材官,五十六乃得免為民,就田合選為亭長。亦漢磚也。

〔吳寶鼎磚〕康熙四年,吳之村民於小雁嶺掘地得之,文曰:「大吳寶鼎二年,歲在丁亥作。」計十一字,書法在篆隸之間。一面有螭文,筆勢勁挺。朱竹《曝書亭集》亦載此磚,以為宮殿上所用,引孫皓起昭明宮為證。然魏、晉以前,磚上大率皆有文,不獨此磚也。

〔吳潘塚磚〕文曰「嘉興象西潘儒南父母墳塋磚」十二字,又兩頭有曰「潘塚」、曰「潘墓」,皆篆書,共十六字。浙江嘉興、海鹽諸處委巷頹垣中,往往有之,其書法非隸非篆,絕似《國山碑》。張芑堂《金石契》定為孫吳時磚,引赤烏五年避太子和嫌名,改嘉禾為嘉興,亦一證。

〔晉太康磚〕太康磚,余所見者甚多,其文亦不一。乾隆五十年,吳中大旱,居民於太湖中掘井得數百塊,皆太康磚也。其文曰「太康七年七月十七日吳賀申作」十三字。又吳興陳抱之亦得有「太康八年,臨安□弼製萬年」十一字磚,磚右側有「萬歲不敗」四字。又一塊曰「太康□年五月十三日」九字。此吳門陸默齋舍人所藏也。

〔晉蜀師磚〕蜀師磚,嘉興之海鹽,揚州之平山堂,皆掘有蜀師磚。或以為蜀都城磚,非也。然「蜀師」二字,義終未詳。嘉慶六年冬,浙中陳南叔得一磚,文曰「太康三年七月廿日蜀師所作」,計十二字,則知蜀師為陶人也。

〔晉永平磚〕嘉慶丁巳歲,南康謝蘊山先生為浙江布政使,辟東園屋,得永平磚八塊,先生大喜,定為晉惠帝時物。遂名之曰八磚書舫,賦詩紀之,一時和者,至數十家。或以為明永平廠所造,非晉磚也。先生怒曰:「爾輩嗜古家,每以穿鑿附會為長,區區瓦礫,何足深究耶!」

〔晉元康磚〕文曰「元康八年八月廿六日宣作」十一字。按《晉書》惠帝第三改元,歲在戊午。

〔晉永寧磚〕文曰「永寧元年六月十九日淳」,下缺,計十字。近嘉興張叔未解元得有一磚,文與前同,下曰「淳於氏作,奉在立」,共十有六字,載芑堂《金石契》。又一磚文曰「永寧元年,歲在辛酉,蔡作」,上下兩端作蕉葉文,亦惠帝改元也。

〔晉永興磚〕文曰「永興二年八月」,下缺,計六字,亦惠帝改元,當在乙丑歲也。山陰陳雪樵所得。

〔晉永嘉磚〕文曰「永嘉二年,歲在」,下缺,計六字。按《晉書》,永嘉,懷帝紀元。此云二年,當是戊辰歲也。此亦抱之所藏。

〔晉建興磚〕文曰「傳世富貴」,左側有「建興三」三字,當是建興三年也。按《晉書》,湣帝改元曰建興。考三年是乙亥,即蜀漢建元元年也。

〔蜀漢建元磚〕文曰「建元二年七月八日故民王有張申明仲和馬」十八字。按建元是蜀漢年號也。亦雪樵所得。又東晉康帝、秦苻堅亦曰建元。

〔東晉泰元磚〕晉泰元磚有數種,其一日「泰元元年八」五字,一曰「晉泰元九年十月」,又一曰「晉太元十六年」,又一曰「卜氏墎,太元廿一年」,皆陳抱之所藏,阮雲台尚書有跋語。又嘉慶四年,山陰蘭渚山土人掘地得一穴,大逾甕,有好事者縋入,昏黑不可辨,地寬廣約一間屋許。以火照之輒滅,以手捫壁得古磚五,每塊長一尺六寸,厚二寸,博一尺許,上有「晉太元廿二年建墓」,凡八字,作陽文凸起,四磚皆同。其一磚尺寸相仿,文已磨滅,惟存「君諱堅,字君實,會稽山陰人也。長子玩,次子玫」,凡廿二字,則陰文。五磚皆楷書,今藏吳比部蘭馥家。

〔晉咸康磚〕此磚拓本在吳門陸謹庭孝廉家見之,文曰「咸康四年」。按咸康是東晉成帝年號也。

〔晉永和磚〕余見者有兩磚,一曰「永和四年」,陸謹庭所藏車氏拓本也。一曰「永和九年七月十」,下缺,張芑堂曾刻入《金石契》者也。梁山舟侍講嘗題一詩云:「頑物千年遂不磨,不知蕩潏幾滄波。昭陵玉匣今安在,斷甓猶傳晉永和。」

〔宋元嘉磚〕文曰「宋元嘉六年太歲己巳」,俱反文。按宋文帝元嘉元年是甲子,六年乃己巳也。此亦陳抱之所藏。

〔宋泰始磚〕此宋明帝年號也。文曰「泰始二年四月」,六字,下缺。陳雪樵得於山陰。

〔梁天監磚〕文曰「天監八年五月」六字。杭州萬氏營葬於西溪,掘土得之。磚藏丁龍泓先生家,載《金石契》。

〔梁台城磚〕本朝康熙中江寧民人於台城舊址掘得,一磚計有文四行,曰「南康府提調官」,下缺;「都昌縣提調官」,下缺;「總甲曹才」,下缺;「窯匠鄧」,下缺,共十九字。車氏拓本也。

〔隋大業磚〕乾隆五十八年紹興府城蕺山下居民商姓於住屋清暉軒下掘土得之,磚旁有「隋大業九年太歲癸酉袁」,凡十字,磚頂上又有「遲檸」二字,疑陶人名也。

〔唐大和磚〕文曰「大和六年」四字。按唐文宗有大和年號,後人誤作太和耳。

〔唐大中磚〕文曰「大中四年」四字。按唐宣宗年號也。此二磚俱陳抱之所藏。余曩在吳門又見有「柳磚」二字,筆法顏魯公,想亦唐時磚也。

右漢、魏、晉、唐磚,合重文、異文及殘缺者計四十餘塊。又有無年月可考者,如功曹史磚、左將磚、柳磚、崔氏造磚、李氏磚、王宥磚、東遷磚、潘氏磚、孫氏磚、大泉五十磚、五銖磚、可久長磚、長樂磚、壽考磚、安富貴磚、大吉祥磚之類,不能盡記,皆漢、唐物也。

銅鼓[编辑]

銅鼓形如坐墩,中空無底,扣之有聲,面圓而多花紋,其上隱起,有四耳,作蛙黽之狀,無鑄造年月字樣。有徑二尺餘者,有徑尺許者,亦大小不等。余生平所見,不下三四十枚。惟晉陵趙甌北先生家所藏一枚為最大。今雲南、四川、廣東西俱有之。國初趙秋谷有《銅鼓歌》,朱竹有《銅鼓考》,謂皆出自諸葛孔明所鑄,其實非也。《後漢書•馬援傳》:於交址得駱越銅鼓,援取其鼓以鑄銅馬。是在孔明之前。《晉書•食貨志》:廣州夷人寶貴銅鼓。又《載記》云:「赫連勃勃鑄銅為大鼓,以黃金飾之。」又在孔明之後。惟《嶺表錄異》云:「蠻夷之樂有銅鼓焉。」《新唐書》云:「蠻人宴聚則擊銅鼓。」則銅鼓者,實苗蠻之所造,非孔明也。

銅帶鉤[编辑]

古銅帶鉤,余見者有二十餘種,形如螳螂,要皆是漢魏之物。其下有文,皆吉語,如位至公侯、長宜君官、大吉祥、富貴昌之類,考者謂革帶所施。《隋書•禮儀志》:革帶,案禮博二寸,今博三寸半,加金縷<角>、螳螂鉤,以相拘是也。金縷者,即今之嵌金銀絲也。

玉昭文帶[编辑]

昭文帶,本名彘。《說文》:「彘,劍鼻玉也,所以鼻劍者也。」今人謂之昭文帶。古玉者固多,後人仿造者亦復不少。余見有漢玉者十餘條,其色有紅者、白者、黑者、白質黑章者、白質紅章者,恐皆是古人殉葬之物。

古鏡[编辑]

余三十年來所見古鏡極多,而各有不同。一曰:「黃帝治鏡於西方,青龍白虎辟不羊,朱鳥玄武調陰陽,子孫備具居中央,為保長生富貴昌。」一曰:「煉治同錫清而明,以之為鏡宜文章。光照天下達四方,長保二親世世昌。」一曰:「十言之紀從竟始,調煉同華去惡滓。刻竟均好置孫子,長保二親樂毋已。壽同金石天王母,富如江海東西市。」一云:「青蓋作鏡四夷服,多賀國家人民息。胡虜殄滅天下服,風雨時節五穀熟,長保二親得天力兮。」又云:「人鑒以形,我鑒以心。暗室屋漏,上帝汝臨。」又云:「得月之光,長毋相忘。」按洪氏《隸續》所載鏡銘,與此亦大同小異。余謂諸鏡恐是唐、宋人翻沙,未必盡漢鏡也。

唐鏡[编辑]

嘉慶己卯三月,錢塘趙晉齋來吳門,攜有一鐵鏡,徑六寸許,背有嵌金飛龍兩條,中有字曰「武德壬午年造,辟邪華镔鐵鏡」十二字。其銘文云:「三(乾卦),镔鐵作鏡辟大旱,清泉虔祈甘霖感。魅孽當前驚破膽,服之疫癘莫能犯。雙龍嚄略垂長頷,回祿睢虧威早斂。」共四十四字,金色煌然,真奇物也。

鐵券[编辑]

唐昭宗乾寧四年,賜先武肅王鐵券,當為吾家至寶。泳拜觀者凡兩次,第一次乾隆五十六年,在紹興府與修郡誌,李曉園太守專劄台府克公借觀。第二次則道光三年三月,泳省先世墳廟,至浙,親往台州觀之。券藏東門外五十里白石山下一小村莊,皆錢姓,地名裏外錢。其守券者曰錢永興,兄弟三人,皆務農,輪流值管。有小樓三間,專為藏券而造,並有五王遺像及忠懿王草書真跡,並宋、元、明人題跋極多。惜鄉城遠隔,未得裝池為可惜耳。

謹案鐵券之制,其形如瓦,高今裁尺九寸,闊一尺四寸六分,厚一分五厘,重一百三十二兩。蓋熔鐵而成,鏤金其上者。文二十四行,行十四字,惟「忠以衛社稷」一行,「社稷」二字平抬,連後官銜一行「中書侍郎」云云,合三百四十二字。然剝蝕者已十之三四矣。鐵色如墨,並無鏽濫,而金書爛然,光彩射目,尚如新製。

按自忠懿王納土後,至太宗之淳化元年,杭州守臣以前券及竹冊、玉冊各三副,詔誥百餘函進呈,詔賜忠懿王嗣子惟浚藏之汴京賜第。仁宗登極,霸州防御使晦侍左右,帝問券,欲見之。晦遂進呈,帝覽訖,賜還,券藏於昭化坊賜第。神宗元豐四年,特令錢氏孫朝奉大夫藻進呈,仍降付本家,永傳後裔。至駙馬都尉景臻尚主,宗器屬焉,券遂安於都尉之第。靖康元年,金人入寇,詔公主子榮國公忱奉母出居江南,以券行,因避地湘、湖間。紹興元年,遷台,高宗遂即台城崇和門內賜公主第,由是券世藏於台之美德坊。德祐二年丙子,元兵南下破台時,有家人竊負以逃,莫知所在。迨至順二年辛未,漁者偶網得之,乃在黃岩州南地名澤庫深水內。一村學究與漁鄰,頗聞賜券之說,售以鐵價,然二人皆不悟其字乃金也。有報於宗子叔琛之兄世珪,用十斛穀易得之。失水五十六年,青氈復還,誠為異事。

明太祖洪武二年秋八月,燕都西北州郡次第皆平,郊祀天地,大告武成。又念開國大臣勞烈,將錫之以鐵券,前一月下禮官議立制度。翰林學士危素奏言: 「唐和陵時嘗賜錢武肅王,其十五世孫尚德,字允一,號存齋,天台人,元末官青田教諭,實寶藏之。」遣使者訪焉。尚德即世珪子也,奉詔櫝券及五王遺像以進。上御外朝,與丞相定國公李善長、禮部尚書牛亮、主事王肅觀之,鏤木為式。敕省臣宴於儀曹,恩意有加。陛辭日,命還券、像,劉基、宋濂、王禕等咸贈以詩。尚德並其祖王手跡,各裝潢為卷,歷代名賢俱有題跋。

二十一年正月,十六世孫克邦以大臣薦赴闕,吏部引見。上以錢氏納土,至今子孫尚存,尋授克邦建昌知府。二十三年,都察院引見奉天殿,諭:「孺子前當五代時,天下大亂,各據偏方。爾祖能保兩浙之民不識兵革,到宋朝來,知太祖、太宗是真主,便將土地歸附。爾之祖先,忠孝好處,可延賞也。券、像復與爾歸守。」永樂五年正月,禮部奉旨差行人曹閏馳驛至台,十七世孫廣西參政汝性同行人奉券進呈,覽畢,以禮敦遣,藏於宗子鳳墀家,世守不墜。

至本朝乾隆二十七年,高宗皇帝南巡,三月初五日,予告刑部尚書裔孫錢陳群,率台之族孫武進士錢選等進呈乙覽,當奉到御製七古詩一首。臣陳群進表稱謝,一時隨駕諸大臣及守土大吏、在籍搢紳,如莊有恭、范清供、齊召南、沈德潛、蔣士銓、沈初、費淳等,皆有恭和御製詩原韻,為一時之盛。案是券凡七登天子之庭,非若世之商彝、周鼎,徒以世遠得名者所可比並也。

金塗塔[编辑]

先忠懿王造金塗塔事,不載於《吳越備史》。故自宋、元、明以來,人無有知之者。雖《嘉泰會稽志》、周文璞《方泉集》、《台州府志》、《輿地紀勝》及程孟陽《破山寺志》俱載有吳越金塗塔,而未見其物,故亦未詳其制。至本朝朱竹《曝書亭集》,竟視為塔之瓦,誤矣。乾隆壬子三月,余遊蕪湖,忽見於吾友陳雪樵案上,塔高今工部尺四寸三分,中有一頂已缺,塔四版合成,上有四角,鏤金剛八位,下層每面有佛三位,其中一層,即沙門德清所謂釋迦往因本行示相也。腹內有「吳越國王錢弘俶敬造八萬四千寶塔,乙卯歲記」十九字,下又有一「保」字,想是造塔時所編記目耳。余始為之作考,曾經供奉案頭者累月,一時士大夫賦詩,傳為佳話。後聞是塔為朱文正公所得,陛見時作面貢矣。嘉慶己卯歲,常熟劉君在市中亦得二枚,云自石門縣田野中掘土出之,與前所見者無異。孫子瀟庶常為作七古一首甚妙。古人云:「傳聞不如親見。」信哉!

宋宣和銅器[编辑]

宣和年所鑄銅器甚多,據所見者,則有銅瓶、銅香爐、銅爵、銅壺、銅如意之屬。雖製作精妙,大約總不如周、秦、兩漢之樸而華也。

宋磁器[编辑]

陶九成《輟耕錄》謂磁器始於五代,非也。嘗讀杜少陵《乞韋少府大邑磁碗詩》云:「大邑燒磁輕且堅。」則唐時已有之,至五代、兩宋而始盛耳。明永樂、宣德以及成、弘、正、嘉諸朝,皆稱極盛。而本朝康熙、雍正、乾隆、嘉慶四朝,製作尤精,實超出乎前古。惟質地頗鬆而脆,不比宋、明之堅且結,可以垂久。

岳氏銅爵[编辑]

乾隆甲寅歲七月,余寓西湖,監修表忠觀。桐鄉金雲莊比部示余銅爵一,高裁尺五寸六分,深二寸七分,中鐫「精忠報國」四篆字,爵右邊有小印曰:「岳珂建造。」按珂為武穆王孫,孝宗初政,始雪武穆之冤,訪求裔孫,賜葬建祠。此爵之造必其時也。比部云擬將此爵歸之岳廟中,以垂永久。武進趙味辛為作賦紀之。

秦檜鐵鍋[编辑]

浙江藩署,南宋秘書省也。著作郎石待問嘗書「蓬巒」額於省中。謝蘊山先生為方伯時,命余亦書此二字,以名其軒。軒前有大鐵鍋一具,可煮五石米飯。相傳為秦檜之家中舊物也。

元石礎[编辑]

吳郡齊女門內有潘氏巷及拙政園、任蔣橋一帶,皆元時張士誠女夫潘元紹舊宅,故今尚有駙馬府及七姬廟之稱,俱為元紹遺跡。嘉慶二十年春三月,偶同潘榕皋、畏堂兩先生及其令子理齋戶部、樹庭中翰遊拙政園,園西有粉牆,露出桃花幾枝,因問兩先生為何家所居,曰程氏也。遂通知主人並往遊焉,見後園有石礎八枚,製作奇古。每一礎上蟠螭六面,下列三獸穿於螭首之下,高二尺許,圍圓四五尺,心竊喜之。主人曰:「此元時潘元紹家中物也。」隔三四年,聞此宅已為他人所有,遂從程氏購歸,置之履園報春亭下。余所得者僅四礎,其餘四礎為榕皋先生取去,亦置之須靜齋中。余嘗有詩云:「七姬塚上亂鴉翻,駙馬堂前秋草蕃。留得蒼苔蟠柱礎,任人移置別家園。」

按《明史至正十六年,張士誠陷平江,改名曰隆平府,開宏文館,設官屬,自立為吳王,妻劉氏為後,以女夫潘元紹為駙馬都尉,視同腹心。元紹好治園圃,聚斂金玉及法書名畫,日夜歌舞自娛。凡摴蒱、蹴鞠、遊談之士,無不羅至。及元紹敗,士誠俱置不問。世所謂七姬者,皆元紹妾也。

余得礎後,友人賦詩者甚眾,吳門陸君果泉又為賦《石礎歌》,用韓昌黎《石鼓歌》韻,尤妙,附記於此:「錢君新得元石礎,命我試作《石礎歌》。元季偽周潘駙馬,謀畫自謂同蕭何(事見《明史•張士誠傳》)出兵邀請美田宅,摴蒱蹴鞠慵提戈(皆元紹事)。大興土木駙馬府,石工朝夕相礱磨。結客少年曳珠履,藏嬌金屋皆綺羅。回廊曲榭何深邃,雕甍畫棟真巍峨。豫章楩柟遠采取,武康文石搜岩阿。石破天驚金鼓震,檄飛八罪空譏嗬。皂林一敗勢漸孤,西風黃葉謠非訛。摧坊倒碣作飛炮,羅雀掘鼠搜池蝌(平江被圍九月,兵食俱盡,至取坊碣充炮石,取水蟲食之,一鼠直百錢)。府中礎石偏完固,堅比金鐵蟠蛟鼉。書畫收藏更充滿,豈藉鑒定丹邱柯。三獸刻鏤猛如虎,六龍圍繞飛如梭。風雲際會思航海,熟知海運路委蛇。趙家舊例受周禪,後房妝飾同宮娥(士誠改至正十四年天祐元年,皆元紹謀也。元紹本為趙宋子孫,改姓潘氏。其國號曰大周者,思繼周也。後降元,去偽號,由海運漕粟十一萬石於大都。蘇城被圍,元紹等又勸士誠即用海運船襲取日本自立,如虯髯故事。蓋元時安南亦以婿受禪)。誰知一朝心膽碎,七姬涕淚流滂沱。銘留墨寶稱三絕(七姬墓誌,張羽撰文,宋克書丹,盧熊篆,蓋世稱三絕)。盤薦紅顏調六和(元紹後房妾有蘇氏者,才色俱絕。元紹醉後,殺以饗客。楊鐵崖作《金盤美人行》歌)。殺妾何辜饗士卒,加租有額私升科(明大祖平定平江,籍沒元紹及周仁、徐義等田產,取私租簿以定田賦)。郎君投溷須眉動,夫人摩笄流血多(士誠既死,大祖復慮元紹叛,殺而投諸溷中,其妻張城破後,摩笄自殺)。亭館淒涼存石礎,何異荊棘悲銅駝。回想當年全盛日,朝歌暮舞常經過。周仁、徐義同筵燕,宋克、盧熊相切磋。或倚雲根斜點筆,或乘畫舫浮清波。勒石銘勳誇衛、霍,投戈立馬輕翦、頗。石人無眼已如此,石城有國難如他(元末有童謠云:「石人一隻眼。」明大祖以金陵石頭城為都)。堂呼都尉尊塑像,廟傍宰嚭鄰弇娿(駙馬府堂塑潘元紹夫婦像,在盤門麗娃鄉,是鄉相傳為吳伯嚭舊宅)。至今尚有潘氏巷,來吊古三摩挲。玉冊流星鐙影散,《太平》新曲今誰哦(士誠盛時,嘗於元夜張鐙,有玉冊、流星、萬點金、百花團諸名目,與其母曹氏,其妻劉氏登觀風樓,召元紹等開賞鐙宴,賦《望太平》諸曲)。齊雲樓廢啼烏鵲,金女墳沈來鴨鵝(士誠既厚葬其妾金姬,復用其父李素為隆平府丞,立廟建碑,命饒介撰丈,周伯琦書丹。其後墓陷為湖,今俗稱金姬湖)。滄海桑田五百載,石火電光一刹那。礎底尚鐫天祐歲,痕疑銅柱匕中軻。君因訪碑得四礎,如聞漢碣來東河(今年河決山東,聞有新出漢碑)。珍藏不殊鍾與鼎,我欲來看常蹉跎。」

 叢話一•舊聞 ↑返回頂部 叢話三•考索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