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園叢話/1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叢話十三•科第 履園叢話
叢話十四•祥異
叢話十五•鬼神 

叢話十四•祥異[编辑]

日月合璧五星連珠[编辑]

乾隆二十五年八月,欽天監奏稱:明年元日午時,日月合璧,五星連珠。並繪圖進呈御覽,宣付史館。案《漢書》,高祖元年,五星聚東井;《宋史》,開寶元年,五星聚奎。殆千有餘年,始一遇也。本朝雍正三年二月初二日,乾隆二十六年正月初一日,嘉慶四年四月初一日,道光元年二月十六日,三月廿八日,俱有日月合璧、五星連珠之瑞。距宋時又已七八百年。今雍正三年乙巳,至道光辛巳,甫九十六年,而瑞應已五見,實我朝億萬年無疆之祥瑞也。

彩雲[编辑]

嘉慶庚辰七月初九日申初,東月將升,忽見西南方彩雲滿天,綿亙西北,五色陸離,不可名狀。十三、十四五更時,俱有白雲如龍,從天河而下,若煙非煙,淩空夭矯,日出始散。

水牛[编辑]

國初安東縣長樂北鄉名團墟,鄉民張姓者,畜水牛百頭,入水輒失其一。一夕,張夢牛云:「我已成龍,與桑墟河龍鬥,不勝,君可於吾角上繫二刀以助之乎?」張旦起,視群牛中誰可繫刀者。有一牛最大,腹下起鱗,如龍然,遂以取刃繫之。次日大風雨,桑墟河龍傷一目遁去,此牛遂入大河,化為龍。今過大河,諱 「牛」字,過桑墟,諱「瞎」字,否則風濤立至矣。丁丑秋日,余遊海州雲台山,聞之舟人所述如此。亦載《海州志》。

聚寶珠[编辑]

順治間,福建漳州平和縣范某妻夜起,見地上有紅光,從暗中取所帶冠子罩住,以火燭之,得一大珠,藏妝匣中。匣惟一簪,明日啟視,得簪無數,珠在其底,始知為聚寶珠也。因試以金銀,無不然者,其妻常以佩身,家日殷富。後改葬其親,與妻同在墓上。及啟壙,有無眼白蛇一條,見風化水。是日取視,珠遂無光,試之亦不驗矣。

道士鵝[编辑]

嘉興紫虛觀,國初有道士薛存素者,為含山盜所劫,索金不與,盜殺之。視其首,乃鵝也,存素仍無恙,盜異而釋之。王澹人有《化鵝堂記》。

邱三近[编辑]

邱三近者,是勝國遺老,削髮為僧,名正詣。學問淹博,工書法,何義門先生總角時業師也。年八十一,盥漱而逝,有白蛾從鼻孔中飛出。

烏城[编辑]

順治十六年,嘉定縣東南鄉有烏數千,營一巨巢,四圍戶牖,儼如城堞。土人毀之,計柴三百餘擔。明日復營,謂之烏城。

銀變蝦蟆[编辑]

常熟桂村有何太素者,作麵店生理。適有人還銀十兩,即置於麥囤中。一傭工人見而竊之,隨逃出。行不半里許,覺身畔蠕蠕而動,乃走至荒墳,取銀解視,則盡變蝦蟆,躍入草中。於是仍歸供作。迨後太素尋覓此銀,其人直言所以,乃與共跡之,則銀固儼然在也。此康熙初年事。

一產四子[编辑]

康熙二年,山陰縣寶盆陳姓婦一產四子,腹上微見鱗甲。十年五月,單港民家有豬生十二隻,皆四耳。載縣志。袁簡齋《詩話》載:直隸完縣亦有一產四男者。又金陵伍少西之妻,十六乳而產三十二男,不雜一女。又有王殿臣者,紹興潞家莊人,其婦六胎而得十二男。此乾隆中年事。

珠光[编辑]

康熙五年,寶山縣民見海中一蚌,長約四五丈許,中銜一珠,如小兒拳,時時吐納,白光亙天。俄有五龍盤旋其上,霎時間風雨晦冥,一白龍奮爪攫珠,為蚌所銜齧,良久始脫,忽沉入海。餘四龍悉散。須臾天霽,蚌仍浮海面,珠光照耀如雪。聞此蚌至今尚在上海、崇明之間。海上珠光一現,數日內必有風雨。其光紫赤,上燭霄漢,忽開忽闔,難以言狀。或謂珠光現,兩三年內,其地必有漲沙,屢試屢驗。友人陳雲伯嘗為崇明令,親見之,作《神珠引》以紀其事。

小蛇[编辑]

康熙中,嘉興王店鎮西偏有關帝廟僧,偶焚香殿上,見小蛇,長尺許,蟠伏神座前,驅之不去。諦視之,首有二角。僧知其異,以果餅飼之,輒食,葷腥則不食也。夏夜每就河中飲水,人有見之者,約長十餘丈。居人逐之,則歸廟中,而不知即此小蛇也。一二年後,有估舶過此,舟人見有小蛇蟠伏柁上,驅之又來,如是者數次,舟人遂載以行。行至雙板橋,忽天黑作雷雨,急泊舟,俄見一龍自船尾上升,水隨之湧,而估舶竟無恙。自此以後,廟中小蛇不復見矣。

搏虎[编辑]

康熙丁卯,吾邑揚名、開化兩鄉之間有虎患,夜行晝伏。報之縣官,飭獵戶捕捉,絕無音響。至癸酉三月,忽於石塢見之,虎臥草中,莫敢攖者。少年沈二業販柴,適見之,以堅木幹直前擊其頭,虎大吼跳起,齧其左臂,少年以右手托虎腮,旋以膝踢其咽喉,臂得出。呼獵人前,放鳥槍斃之。少年以藥敷其臂,不十日而痊矣。又己巳歲,虎入董塢民居,傷一行路人。有朱伯卿者,持鳥槍偕眾逐虎,利獨擒得之,揮眾人退,挺身而追。虎迫撲,朱槍不能發,被傷麵額。朱即以槍直入虎口,兩手相持,槍為之屈,虎亦負痛而遁。朱猶縱步回家云。

魚鬥[编辑]

康熙三十四年,有巨魚鬥於海中,其聲如雷。一魚死,流入嘉定縣地方之小練祈港。龍首人身,長五六丈,腥聞數里。

牛腹中人[编辑]

康熙四十四年,嘉定縣大場民家有一牛,病且死。破其腹,有一兒不啼亦不動,稱之,重二十七斤。

句容某鄉有夫婦二人,喜於為善,老而無子。家有一牛,忽孕,及彌月,生出一兒,甚肥白,能啼哭,遂撫育之如己子。後知為牧童與牛頑耍而成胎者也。異哉!亦為善之報。

魚味珠[编辑]

康熙中恩免田賦,例業主得七,佃戶得三。時吳門蔣懷民吏部家居,次子手槐甫十齡,謂公曰:「窮佃無告,盍盡與之?」公從其言。佃甚感德,相率至蔣門叩謝。中有佃網得一魚,重十餘斛,以獻。蔣受之,給錢二千文。忽見魚口中吐出一珠,蔣謂佃曰:「此汝物也,汝其持歸。」佃喜甚歸舟。至太湖,珠漸大,從掌中躍入河。忽起祥光,湧出一塔,塔頂現樓台,閃爍絢爛,五色氤氳,頃刻而滅。蔣即以此魚饋其內兄韓東籬太史孝基,畜之池,三日化小魚數百頭。亦異事也。

塔裂[编辑]

西安府城南十里有雁塔,嘉靖乙卯地震,塔裂為二。癸卯復震,塔合無痕。康熙辛未,塔又裂,辛丑復合。不知其理。

天然大士像[编辑]

嘉善武塘地方有劉姓,世業醫。其祖墓上古柏一株,偶為暴風雨所摧,遂伐去。柏幹中空,其脂膏凝結成普門大士像,長五寸許。妙相端嚴,纖悉畢具,因送招提供奉焉。

錫杖禦盜[编辑]

康熙中,諦輝和尚駐錫靈隱寺。一夕,忽呼侍者曰:「取吾錫杖橫山門間,今夜有凶人來,當慎之!」三更後,果有大盜數十人,各持器械,號呼而來,僧眾皆驚。但見錫杖空中自舞,盜皆退避。少頃又來,復如之,凡三次而天明矣。自後寺中儲粟富有,而盜終不敢犯也。

鶯粟雞[编辑]

吾邑龍尾陵潘姓者,以訓蒙為業,而喜植花卉。所種鶯粟結一瓶,其大如拳。既老而采之,中有三卵,若鵓鴿子,潘藏之書篋。未一月,聞篋中啾啾有聲,啟視之,出三雛。試與家雞領之,不十日而大逾於鴨,觀者如市。未幾,俱生子,每月伏百卵,碩如鵝卵。人來購者,十倍其價。潘姓不十年,家饒裕矣。吾鄉張介軒翁所目擊,作文記之甚詳。

鼻中人[编辑]

有唐與鳴者,東鄉人。偶晝臥椅上,齁齁睡熟。忽鼻中出兩小人,可二寸許,行地上疾如飛。家人驚異,將攫之,仍躍入鼻中而寤。詢之,具述夢狀,始知短人者即唐之元神也。

見祥為禍[编辑]

吾鄉蕩口鎮華某,同其子赴江陰科試。舟過錫山,泊王婆墩,忽水中有鯉魚躍起,正落其舟。華大喜,以為祥,遂將此鯉烹而食之。舟將發,忽起大風,舟為之覆。華溺死,餘人皆無恙。此所謂見祥而不為祥,反為禍者也。

梁中出血[编辑]

吳門徐太守忠亮,於雍正初任雲南昭通府知府。一日,其吳門舊居梁上忽有鮮血自空而下,家人異之,遂將屋脊拆開,並無他異。不數月,忠亮以任內虧缺銅斤,遂落職,監追而死。

抉目魚[编辑]

海州通潮之港,每歲逢閏,必有一巨魚或龜鱉之屬隨潮而上,遂膠於灘。若有人抉其目者,大者或至數丈。海濱人候之,屢驗。大凡東海有巨魚流入內地者,必無目,無日,故隨潮而進也。相傳此魚在海中作風浪翻船至傷人者,必有海神抉其目,使其自殉,或為人所殺,亦如人間殺人案罪之例,亦奇矣哉!案崔豹《古今注》:鯨魚眼精為明月珠。《異物志》:鯨魚死沙中,得之者皆無目。任昉《述異記》:南海有珠,即鯨目瞳,夜可以鑒,謂之夜光珠。桂未谷云:「鯨為陰精,神明在目,其身將死,而神明早已銷亡矣。」歷參眾說,以未谷為長。

貓作人言[编辑]

新城王阮亭先生家子孫至今繁盛,舊第猶在。有一貓能作人言。一日貓眠榻上,有問其能言否,貓對云:「我能言,何關汝事!」遂不見。又江西某總戎署亦有兩貓對談,總戎偶見,欲擒之。一貓躍上屋去,獨擒其一,曰:「我活十二年,恐人驚怪,不敢言。公能恕我,即大德也。」遂放去,亦無他異。

失金釧[编辑]

吳江城外地名盛莊者,有某家開油酒鋪。一日,友來假貸,不能應手,因將其女金釧付之,暫置質庫。閱兩月,其友來,將金釧送還,某隨手放店櫃中。是夜寐未熟,聞櫃中有聲似鬼嘯。舉火燭之,見一紙人,手持剪刀,觸手即仆,取夾賬簿中。乃查櫃內銀錢,俱無所失,惟金釧無有也。明晨取紙人出視,胸前有鮮血一點,焚之啾啾作聲,不知其何怪也。擬托人到龍虎山控告,友笑曰:「控亦多費,是又失一金釧矣。」遂止。究未明其故。

食鱉食黿[编辑]

吾鄉葛友匡為里中富翁,一生好食鱉,常買數十頭,養於甕中,以備不時。一日獨坐中堂,聞甕中作人語云:「友匡,汝欲滅盡我族耶?汝月內當死,還欲害如許性命!」友匡駭之,遂大怒,曰:「見怪不怪,其怪自滅。」盡烹而大啖之,不十日死。蘇州有某富翁者,至貲巨萬。其子某好食異味,一日宴客,市得巨黿,庖人將殺之,見黿垂淚以白某,請放之河。某怒,遂持刀自斷其首,首墮地,忽躍至梁上,咸異之。遂烹而食,味極美。以半饋其姻家,以半宴客。某坐席,僅嘗數臠,即目眩神迷,但見屋梁上皆黿首。扶至寢室,則床帳皆滿矣。某自言曰:「有數百黿來齧我足,痛不可忍。」叫號三日而死。諸人食黿者皆無恙。

食橘化蛇[编辑]

廣西太平府城東十餘里有大橘樹一株,廣蔭數畝。浙江縉雲縣有某明經者,宦遊過此,時值九秋,紅黃實滿。方停輿,渴甚,采擇其巨而紅者一枚,啖之。忽兩目發赤,遍體腫痛,先脫兩臂,復墮兩股,化巨蛇入橘林中。亦奇事也。

背生[编辑]

歙縣槐塘地方有程姓者,產二男背脊相聯,啼聲甚響。乃將琴弦作弓鋸之,分而為兩,以藥敷之,不數日平復生肌矣。後兩弟兄皆壽至九十餘。此乾隆初年事。

雞作人言[编辑]

乾隆十年,東鄉黃渡地方有勞姓家畜一雄雞,忽作人言云:「大家要活命。」其家以為妖而殺之,未幾以訟獄破家。後見《三岡志略》載,明嘉靖間有高橋鎮民家一雞作人言云:「燒香望和尚,一事兩勾當。」後倭寇至,適值婦女燒香,大肆焚掠而去。其事相同。

大石[编辑]

五台山清涼寺有大石一,相傳為文殊菩薩遺跡。其石方廣四丈,上可容數百人。而一人挽之即動,不解其理。高宗庚午西巡,駕臨,試之果然,上為霽顏。

蟲荒[编辑]

乾隆二十年,江以南蟲荒,四府不登。其冬,蘇州葑門、盤門外紅燈四集,有人馬之聲。其次年春,瘟疫大作,死者枕藉。

牛背書[编辑]

朱明經雲翔有佃戶蔡鳴皋者,家畜黃牛忽生黑毛排八大字,左曰「主皮字」,三字可辨,又一字模糊;右則「天下太平」四字,一時觀者甚眾。汛兵牽入城,報城守營。用醋噴濕,其毛不落。撫軍某亦見之,擬奏聞,不果,仍發還。是歲田禾大熟,並無他異,殆豐年佳兆也。此乾隆辛巳六月事。見明經自撰年譜。

紅雞蛋[编辑]

乾隆廿五年,余時才周歲。有雞生蛋甚紅,如胭脂新染,連生八九子皆然。一兩年間,合家康安,並無祥瑞,亦無災異。

失印[编辑]

諸城劉文正公為東閣大學士時,閣中有銀印一顆,忽失去,遍索無蹤,已三日矣。公謂中書舍人某曰:「綸扉重地,豈有穿窬耶?宜仔細再尋,三日後如不見,奏請交部議處。」至第三日暮,舍人某如廁,於路上似有物礙足,審視之,乃銀印柄也。取之,竟如鐵鑄,不可拔。急稟劉公,用畚鍤掘地始出。不知何緣入地也。此乾隆辛卯年事。

潮來[编辑]

上海縣城內化龍橋為喬氏世居,廳事前有小池。一夕潮忽至,直通堂上,高一二尺許。潮退,荇{艸滲}浮萍淋漓滿壁,莫不驚異。未幾,喬公光烈為湖南巡撫,其弟照為浙江提督。後三十年,陸氏竹素堂上小池亦通潮,陸耳山先生錫熊為工部侍郎,著《四庫全書提要》,海內聞名。

螢火城[编辑]

乾隆癸巳夏六月,嘉定南翔鎮西郊,忽一夕螢火團聚,至數十萬,周圍三四里,望如火城,其光燭天,觀者如市,五日後方滅。

醃蛋有光[编辑]

乾隆己亥年,幹將坊黃天禽家夏日切醃蛋一盤,暗中有光如螢火,移燈視之,則無有也,惡而棄之。未幾,天禽夫婦、寡媳、兩孫相繼死,家道亦落。余謂天禽家本應敗壞,未必此為祟也。案沈括《夢溪筆談》載,鹽鴨卵通明如玉,屋中盡明。前古已有之。

古樹自焚[编辑]

乾隆庚子六月,偶閱邸抄,見太常寺奏:社稷壇外圍街牆內有年久老槐樹一株,於五月十四日巳時忽於樹節內生煙,即率領步軍衙門人等立時上樹,以水灌滅。事甚奇。憶余乙未歲八月同吳鏡江母舅遊虎丘,見鐵華岩上大楓樹亦如之,並有火心爆出。遊人聚觀,寺僧亦以水灌滅之。歸而問家君,家君曰:「木能生火,此理之常,何異為!」並言曰:「雍正年間,詹橋之東楊巷蕩中,一夕有火光甚盛。里人王氏素富,疑為盜舟也。遂令家人備器械,鼓噪而前,並無一舟,但見火浮水面而已。」觀此,則知水亦能生火也。

異僧[编辑]

吳門東禪寺有林酒仙像,即宋異僧遇賢也。好酒,喜食鴿,每食後,鴿仍從喉吐出,飛集梁間。至今塑之,以示靈異。乾隆四十九年春,一僧至漁舟,以十文買蝦。視其錢,皆「太平通寶」。啖後悉吐於河,蝦皆紅色,跳躍而去。

陰兵[编辑]

乾隆乙巳歲大旱。是年十一月初,中石湖中,每夜聞人聲喧噪,如數萬人臨陣,響沸數里。左近居民驚起聚觀,則寂無所有,第見紅光數點,隱見湖心而已。自鎮江、常州以至松江、嘉、湖之間,每夜俱有燈光照徹遠近。村人鼓噪,其光漸息,俄又起於前村矣。

黑土[编辑]

乾隆五十年,江南旱。其次年三月,米至石五千文,饑民載道。吾鄉鬥山田中,忽生一種黑土,其色微黃而帶白星,可以做餅煮粥,頗清香,食之亦飽。一時哄動,近鄉居民來取土者,日以萬計。同時安徽太和、宿松兩縣地方,亦有掘蕨得米者,其色純黑,至數萬石,活人無算。當事奏聞,有御製詩。

風龍陣[编辑]

乾隆丙午四月初八日未刻起風龍陣,吾鄉石家橋至沈瀆、官塘一帶,拔木發屋者不計其數。最奇者,有夫婦二人在田中種豆,俱隨風飛去,至數里而墮,卻無恙。青石一塊重二百餘斤,亦隨風而去,不知所之。曹家墳前荒田中,有湖廣劃子船一隻,自空而下,中無一人,惟有青錢四百千。一家臥房內,忽發大響,墜一包裹,內有錢七千文、銀二錠。又有二人自運河塘上同行,皆飛上天。一墮吳江,一墮常熟,各傷折一手一腳。更有奇者,即於是月十四日晚,馬橋、板村、鴻山一路發水,頃刻二三丈,居人逃避倉皇。凡草屋土室,盡為漂沒。至吾家西莊橋,水勢略緩,然亦至門檻而止。此故老所未聞也。

小牛[编辑]

乾隆戊申年四月,有江西客二人,持小牛一頭來吳門,寓於東華嚴寺。來觀者,每人索錢七文,日以千萬計。其牛八足二尾,四足在腹,四足倒植於背,反覆皆可行。是年五月,徽、嚴二府俱大水,田廬俱沒。餘無他異。

貓異[编辑]

乾隆庚戌年,閔峙庭中丞鶚元撫吳已數年矣,時有內升之望。署中蓄一貓,潔白如雪,為中丞所愛。公餘之暇,每置之膝上而撫摩之。一日,見貓尾上漸有朱斑,三四日間則純赤矣。中丞大喜,抱視諸幕客,咸以為祥。且曰:「此得花翎之兆也。」未匝月,為高郵巡檢陳倚道叩閽入奏,遂被逮。時馮墨香外翰在幕中,親見其事。

雪中人跡[编辑]

乾隆辛亥正月大雪,一晝夜堆積盈尺。雪中有男女履跡各一,兩兩相並,屋上尤多。蘇、松、嘉、湖一帶皆然。不知其理也。

雙面人[编辑]

乾隆辛亥秋,餘姚儀家橋謝姓產一兒,兩面,五官皆備,作直聲啼。咸為不祥,棄置野田中,聚觀如市。嘉慶丙子七月,常熟西南鄉羊尖鎮北塘岸上,朱姓家生一女,有兩頭,眉目鼻口皆具。遠近觀者數千人。案《述異記》,漢平帝元始二年六月,長安女子生兒,兩頭異頸,頭面相向,四臂共胸。即此類也。

一乳六男[编辑]

乾隆五十七年,嘉定縣菜區南四圖地方有周姓者,一胞生六男。此亦僅見者。知縣吳盤齋謂余言。載入縣志。

神龍攫珠[编辑]

河南蘭陽城東有王家林,離城四里許。乾隆五十八年六月廿一日,大雷雨。雨止後,但見紅光燭天,人以為火,咸往趨救,並無影響。惟見大楊樹上有爪痕深寸許,寬四寸,從根直上,樹瘤中出煙,蓋白楊自焚也。先是,有兩人避雨,立林旁小屋中,見有圓光一團,從窗孔中入,大寸許,其光四繞不定。頃之,又有一物如水獺,從梁隙中入,四足方頭,長尺許,盤旋梁棟間。忽向東壁伸爪一攫,圓光瀉地,又漸縮小而上,仍從窗孔中出,其物亦隨而出。忽聞霹靂一聲,但見此物身長數丈,已飛上天,大雨又至,始知所謂如獺者,神龍也;圓光者,珠也。此蕭縣劉君竹一為余言之甚詳。

老母雞[编辑]

楓橋市浜高家橋顧姓為兒期歲,使庖人殺老母雞。方執刀,劃然自斷,人皆詫之。及烹熟,和面食之,受毒者四十餘人,三人立斃。蓋此雞已畜七年矣。此乾隆五十八年事。

二龍[编辑]

乾隆癸丑夏,予友周竹珊寓於蜀之犍為。一夕,旋飆突起,屋瓦皆飛,天地晦冥,霹靂山傾,雨雹齊發,耳訇神眩,食頃始定。平地水深尺許。有巨舟為風所掣架大樹上者,有持傘行人飄去數十里之外者,庭中卷篷門窗俱吹出城外之翠屏山前者。惟文廟未損一椽,完好如故。是夕風雷時,有鄉人見二龍空中追逐,向東南而去。

大龜[编辑]

乾隆甲寅六月,太倉瀏河口有沈姓者,以鯗貨為業。於海中網一大龜,長一丈二尺。載至梁姓行,數十人曳之上岸。沈臆念此龜必有明珠,索價二千兩,久之無有售者。越二十三日,不飲不食,觀者填門。梁厭其喧擾,詭言:「有司查訊,幸即持去,無累我也!」沈懼,仍曳上船,放入於海。始舍之,圉圉焉不動,船乃還。約離三里許,見龜頭一伸,放白光三丈餘,悠然而去。觸浪排空,左旋右轉,海水為之沸騰。乃知前此之任人捕之曳之視之載之放之而巍然不動者,恐傷人耳。真靈物也。

鐵人[编辑]

杭州城隍山東嶽廟有鐵人高四五尺,俗謂之「鐵哥哥」。厲樊榭有詩,翟晴川《湖山便覽》亦載之,言江上浮來也。或傳李宮保衛築錢塘,挑土出之。杭人云此鐵甚靈顯,凡有人盜竊銀錢物件者,失主禱之,十日內必有應驗。余監修表忠觀時,暫寓湧金門外王氏祠堂,一日失去銀十兩,心疑是燒飯人張姓者,問之不認。余以危言嚇之,其人計無所出,乃到東嶽廟叩禱曰:「十日不報應,則投爾於西湖。」其事僅隔七日,祠丁之妻忽發痧脹,半日而死,此銀尚未用也。後張姓告余如此,事亦奇。

龍皮[编辑]

乾隆五十九年五月,吳郡有龍鬥於空中,風雨驟至,吹坍洞庭山湖濱民居無算,壓死若干人。至六月二十九日昧爽,吳江垂虹橋畔忽墮龍皮一張,約長三四丈,鱗大於茶杯。

海獸[编辑]

乾隆甲寅六月朔日,海鹽八團地方大雨雹。海潮退後,有一獸涸轍沙灘,長八尺餘,色純黑,毛如海虎,尾尺許無毛,四足如魚刺,頭如駱駝,眼口若塗朱。以挺擊之,不動;以刀示之,則垂淚。土人觀者數百,人咸以為不可殺。抬至海口,遂躍起入海中。不知何物也,誌之以俟博物者。

元旦雷雨[编辑]

乾隆六十年元旦,余在福建按察司署中,先一日,天氣甚熱,僅能著單夾衣,垂晚更甚,如四五月。下走廚夫,皆赤身用扇。黃昏時,雷聲殷殷不絕。元旦辰刻,霹靂數聲,大雨如注,平地水深二三尺,至午後始止。其年四月,鎮閩將軍魁公倫入奏閩省虧帑六百萬,自總督、巡撫、藩、臬、道、府、州、縣皆伏法。

棺影[编辑]

陝西臬司某,山東人。其誕日前一日,於署中廳事陳設燈彩壽聯鋪墊之類,時有西安太守同幕中客高晴江俱在座。晴江忽見玻璃屏影中,有黑漆棺木一具,太守亦見之,兩人失色僵立。臬司某者來問,亦見之。某遂不樂,憮然去,棺影頓滅。其次日,某以舊案被逮入京。乾隆六十年事。

異事[编辑]

西藏及苗匪邪教未起事先,川中所種包穀,根下宛如人首,眉目畢具。李樹忽生刀豆。一日早起,成都北門忽緊閉,不得開,視之,有大蟾蜍百萬填塞,日高始散。皆異事也。

錦江巨龜[编辑]

《隴蜀餘聞》載:成都東門江岸有巨龜,不輕易出,出則小龜千百隨之。康熙癸丑,滇藩謀逆時曾一見之。嘉慶丙辰三月,巨龜見於城東之九眼橋,後隨小龜無數,遊漾水面者三日。是歲即有黔苗石三保之亂。逆苗未靖,而達東教匪接踵起事,蹂躪七載,人民死傷至億萬計。此龜豈預知之耶?按《物類相感志》載秦惠王破蜀之後,張儀掘土築城,隨時頹圮。後有大龜從澗而出,周旋行走。儀命依龜行處築之,城始成。又云龜嘗處其中,出則境內有賊。觀此則是龜由來久矣。

[编辑]

余自幼居鄉,鄉間有白孔之患。每當白露、秋分節間,稻禾初熟,於四更時,忽起大霧,漫空遍野。霧中有白氣一條或兩三條,隱隱如白龍,而無頭尾。其行甚疾,人呼之曰白孔。此物一過,秋收頓減,轉熟為災。農民苦之,告荒不準,而州縣官亦不能據實具詳,最為民害。此物總在蘇、常、嘉、湖之間,別處無有也。案字書無孔字,猶言白虹也。然此究竟何物,殊不可解。大約明季始有之。

星異[编辑]

嘉慶戊午十月廿八九日夜,眾星交流如織,人人共睹。庚辰七月十八日夜,亦有星移之異。廿五日初更,有大流星隕於南方,光如白晝。先是五六月內,太陽旁有一點小星,與日同行。八月十五日夜,太陰旁亦有一點小星,與月同行。甲申十一月初十夜,西北方星隕如雨。乙酉十月廿四五兩夜,星移如織,俱由西北而至東南。廿六日夜,東南方星隕,颯颯有聲,最後有大星墮於地,其聲如雷。

地中犬[编辑]

嘉慶八年,翏城顧浦地方東岸民家掘地,得二犬,雌雄各一,置之甕中,旋失所在。按《晉書》:元康中婁縣人懷瑤家,聞地中有犬聲,掘之得犬子,大於常犬,哺之能食。還置穴中,覆以磨石,越宿失所在。與此事相同。《屍子》曰:「地中有犬名地狼。」《夏鼎志》曰:「掘地得狗名賈。」蓋前古已有之矣。

蛤中珠[编辑]

嘉慶甲子,長洲徐少鶴學士頲已中鄉榜,除夕,與其夫人夜飯,食白蛤,中出一珠,如桐子大,以為祥。其明年乙丑中進士一甲第二。

迎涼[编辑]

有陳某者,居近婁門,家道素封,房屋深邃。夏日閑居,苦於煩熱,因將水龍噴水,以迎其涼。忽空際墮一磚,有朱篆,是夜暴卒。

搶米[编辑]

嘉慶甲子年五月,吳郡大雨者幾二十日,田俱不能插蒔。忽於六月初一日,鄉民結黨成群,搶奪富家倉粟及衣箱物件之類。九邑同日而起,搶至初六日。不知其故,共計一千七百五十七案。真異事也。其時撫軍汪公稼門僅殺余長春一人,草草完結。

墨線[编辑]

嘉慶十年三月,家小癡客四川之中壩巡司署。初五日早,哄傳街上彈有墨線痕,親自出署觀之,自大堂暖閣至頭門百餘步甬道上,貫墨線一條。詢之居民,咸稱本鎮各街巷暨幽僻處皆然。成都、龍安、嘉定皆同日彈有墨線,不知何異也。至立夏後,民間疫病大作,四五月尤甚。成都省城各門,每日計出棺木八百四五十具,亦有千餘具者。先是三月初,簡州刺史徐公鼎奉檄赴嘉定催銅,夜夢五人從東來,自稱「行疫使者」,將赴成都。問其何時可回,答云:「過年看龍燈方回也。」徐旋省後,適見瘟疫流行,憶及夢中語,即告製軍,議以五月朔為元旦。曉諭民間,大張燈火,延僧道誦經禮懺,紮龍燈,放花爆,民間亦助結燈彩。每夜火光燭天,金鼓之聲不絕。自錦江門直至鹽市口,男女喧遝,歌曲滿街,即每歲元宵亦無此盛也。如此半月,疫果止。

板凳自行[编辑]

{{YL|嘉慶十二年}冬十月,長山袁叔野刺史出京,過其焦家橋舊第。已下行李,叔野起如廁,廁上有板凳一條,無端自動。初不甚怪,遂步至後園,距廁上已遠,忽見板凳彳亍而來,其老僕亦見之,叱之而止。殊不可解。

龍帶石牌坊[编辑]

嘉慶十三年五月,歙縣槐塘地方忽起風龍陣,有一龍從石牌坊下穿過,兩牌坊俱為龍帶去。去數十步外始落地,石為齏粉,並未傷人。廿三年三月,離槐塘四五里地名潭渡村,亦起風龍陣,有兩三抱大樹一株,從地拔起,落於三里之外。樹旁居民甚密,亦無所損也。

漢口鎮火[编辑]

漢口鎮為湖北衝要之地,商賈畢集,帆檣滿江,南方一大都會也。畢秋帆尚書鎮楚時,嘗失火燒糧船一百餘號,客商船三四千隻,火兩日不息。嘉慶十五年四月十日,鎮上又失火,延燒三日三夜,約計商民店戶八萬餘家,不能撲滅,凡老幼婦女躲避大屋如會館寺廟,亦皆蕩然無餘,死者枕藉。

天不可測[编辑]

嘉慶十九年正月十三、十四、十五三夜有月華,人人共見。五月初一、二日,余往高郵途中,聞蟋蟀聲。六月初一,日蝕七分。中伏日,寒冷異常,俱著皮衣。地生白毛。江南、安徽、浙江三省皆然。七月初一日夜,太白經天。十四日,熒惑入斗牛度。十六日,狂風拔木。十七日夜,雨雪,河南尤甚。十八日夜,天雨血。凡有白羅衫,白手巾在露天者,皆為之紅。自五月至八月,水望西流。種種奇異。然是年僅旱災,米價每石至五千六七百文,秋收不登而已。二十一年冬,月華更甚。皆以為明年必又旱,詎於正月起至十一月,零雨間作,天無十日晴,稻穀俱腐,柴薪大貴。真天之不可測也。

山鳴地動[编辑]

二十年九月十九日,山西解州各屬及蒲州、同州一帶地方皆地震,河南之陝州、閿鄉、靈寶亦皆震動。惟解州為尤甚,民房城垣祠廟,倒塌無算,死者至三十餘萬人。惟關帝廟大殿五間,屹然不動。自九月起,或三四日一動,或數日一動,直到次年丙子春夏之交。至七月十四夜,解州、運城諸處復大動如前,後遂寂然。其動時,如聞地中有波濤洶湧之聲。人民男婦老幼俱露坐,富者用布帳遮風而已。更可異者,是年之十月十二日,中條山大鳴,綿亙黃河八百餘里。十二月,甘肅省又有山移之異。

妖言惑眾[编辑]

嘉慶二十年八月十八日,妖人方榮升就擒。自稱蓬萊無終老祖朱雀星寶霞佛下降,有四十二宿,九十甲子,十八地支之說。編造《萬年時憲書》,以四十五日為一月,十八月為一年。金木水火土之外,增慧動二者,為七行。並指通行正字為五行字,私以二三四字並為一字稱曰七行字。編造《字母》一書,所布逆詞及所造《破邪顯正明心錄》,並所刻印記,皆從七行字體。又襲舊教有五等執儀名目,復增為九等。以花紀官:一品紅梅,二品白梅,三品牡丹,四品芍藥,五、六、七、八、九品,均以雜花卉為等威。有「九品蓮台」名目,以分習教等差。又定官制:有三宮、六院、大將軍、大學士、丞相、王、侯、公、伯,下至大夫六部諸等級。又稱能出神上天,親見天宮殿庭路逕。捏畫十圖,並造腳冊記載宮室名目,謬稱成事後規仿營建。又以黃冊捏寫星宿名,凡十萬八千七百三十有一。每於私造書畫成,輒向同教人自誇神奇天縱,妄自尊大。同教諸人,因其幼本村童,忽能書畫,竟詫為天授,深信不疑也。前一年,江南、北大旱,民人饑饉。方榮升竊謂災黎易動,起意倡亂。八月間,潛引其黨刻九龍捧珠印記一顆,名為九蓮金印,云俟三年後坐朝問道時啟用。實則逆詞、逆書先已印用也。十月十五日,潛糾徒眾於李喬林家,會合拜印。遂將偽造諸星名目諸書焚化,謂能使諸星宿降附人身,而徒眾咸敬信之。有三醮婦李玉蓮者,本有氣臌,病腹便便,然自稱懷孕者乃彌勒佛,信者甚眾。玉蓮又自稱曾神遊天上,知其福大,應與同舉大事。而方榮升亦稱玉蓮為開創聖母,訂期起事云云。其語長,不能備錄。時節相百公製府兩江,遂奏上其事。於九月十一日,將逆首方榮升處以極刑,其巨魁朱上信、朱上忠等廿四人俱淩遲。其與知逆情之周智榮、趙順等十人斬首。其言遂息。方榮升濃眉大目,兩顴高峙,臨刑時猶顧謂其妻曰:「我等本在天上,原不肯下降,今仍回天上,此後斷斷不可再下降矣。」其謬妄如此。

村牛搏虎[编辑]

陝西漢中府西鄉縣出一猛虎,傷人無算,獵戶與官兵莫能製之。有善搏虎某者,年老不能下車矣。眾獵戶官兵稟縣固請,其人始出。遂入山,手握鐵鞭,拾級而上,卒遇此虎,竟為所殺。時村家養牛數十頭,正在山上,見此虎至,群牛皆退縮。惟一牛獨前,與虎熟視者久之,忽奮力一角,正穿虎喉,虎立斃。報之縣官,遂將此虎賞畜牛之家,並以銀五十兩獎之,一縣稱快。未一年,畜牛之家偶將虎皮出曬於石磨上,牛臥其旁。醒而見之,以為真虎也,又奮力一角,力盡而死。

八月十五晡[编辑]

嘉慶乙亥八月初,福建省城南門外地名南台,人煙輻輳,泊舟甚多,大半妓船也。衢巷間,忽有兩童子衣朱衣連臂而歌曰:「八月十五晡,八月十五晡,洲邊火燒宅,珠娘啼一路。」閩語謂夜為晡,屋為宅,妓女為珠娘,以方言歌之,頗中音節。連歌三日,不知其為誰氏子也。居人以其語不詳,遂告鄰近,於中秋夜,比戶嚴防,小心火燭。至期,絕無音響。至次年丙子四月廿九日夜半,洲邊起火,延燒千餘家,毗連妓舟,皆為煨燼。至五月初一日晡時始熄。計上年八月十五夜,再數至八月又十五日,適符「八月十五晡」之謠也。吾友王子若茂才在福州親見其事。

龍鬥[编辑]

丙子七月廿五日,蘇州胥門外雙橋茶亭頭,有兩龍相鬥,風雨大作,覆舟者無算,染坊架上布皆飛上天。

風暴[编辑]

嘉慶丁丑六月十三,漢口鎮大江中忽起風暴,飄蕩大小船一千餘隻,死者無算。戊寅二月十六日,即於大江原處漂沒大鹽船十七隻。其月二十二日垂晚,湖南岳州府東三十里城臨磯陡起大風暴,一時人力難施,沉溺糧艘十七隻,並淹斃運丁水手男女數百人。巡撫巴公奏聞,奉旨豁免。一月之內,兩遇風暴,且同是十七隻,亦奇。

大木[编辑]

嘉慶丁丑六月十七,蘇州元妙觀雷擊,三清殿西北隅大柱碎裂無餘。有葑門外道士遊觀其下,同時擊死。未幾,地方官吏及紳士輩,欲於東西兩彙購大木而重葺之,竟無此料。其年十一月,常熟福山港口有兩漁船入海捕魚,見水面浮一大木,頭尾甚長。因言狼山有觀音寺正在興修,如帶往江北,可得善價。即係纜向北行,堅不可動。漁人又言曰:「豈有神靈護持耶?吾今帶往江南可乎?」言未畢,木即向南,頃刻抵岸矣。其木長八丈九尺四寸,圍圓二丈有餘。地方紳士備價購之,始得興修。此木之所來亦奇。歸湘帆少府曰:「噫,天豈以此木將出,因而震其柱歟?抑殿之不宜毀,特遺此木以成之歟?不先不後,適當其時。然則需材之世,不患無材;而抱材者,亦不患不見用於世也。」

老鸛[编辑]

吳門有潘姓者,居胥門內之來遠橋。家有老鸛巢於庭樹,聞其聲,頗類人言,似言某處有藏金。乃於後園掘地,果得之,自此致富。道光壬午六月,潘姓失火,老鸛庭樹亦俱燒死。

蛟與龍鬥[编辑]

嘉慶戊寅五月廿七日,蘇州婁門外有地名龍墩者,元和縣所轄。忽出一蛟與龍鬥,冰雹大作,狂風拔木,雨下如注者一兩時。拖壞民房廬舍五十餘家,失去男女數人。有一人隨風而飛,為龍所攫,背上爪痕顯然。從空落下,卻不死。有一家失去米五十石,亦隨風飛去,數十里內,並無一粒墮者。又一家船四隻、牛一頭,與船坊牛棚一齊上天,不知所往。先是龍墩地方有地一塊,不積霜雪,不生草木。有以青草擲其地,次日必焦枯如焚。所謂蛟者,即起於此處。蛟之形似狗而大,初起時,有黑龍自東飛來,與蛟鬥良久。旋有白龍從北來,如佐黑龍者,逾時而去。其近處居民俱所親見也。

塵霾[编辑]

嘉慶廿三年四月八日酉初刻,京城忽有暴風自東南來,俄頃之間,塵霾四塞,室中燃燭,始能識辨,其象甚異。聖心震惕,因降旨:近京之馬蘭峪、古北口、天津府等處,遍行查訪。據馬蘭關總兵官慶惠奏:是日酉初南風,不過塵霾幛翳,旋有迅雷陣雨,傾盆而已。據古北口總兵官徐錕奏:是日酉初西南風,其色黑黃,聞有雷聲,風氣即散,小有陣雨,未能及寸。據天津長蘆鹽政嵩年奏:是日酉初,並無塵霾,室中明亮。北風大作,雨勢滂霈,自宵達旦,亦無雷聲。又據山東巡撫陳預奏:是日酉初,無風雨。至初九日卯寅時,大雨竟日,極為深透。合觀各處奏報,情節不同。古人所謂「千里不同風」,是其明驗也。

黑雲[编辑]

嘉慶己卯三月十八日,山東臨清州城東有黑雲三四團,自東南而至西北,白晝晦冥有一二時。次年七月某日,臨清城外三四里許有一井,井中出黑氣一條,其長徑天,上衝雲際,一晝夜而滅。

龍見[编辑]

是年五月初八日,有龍見於洞庭東山,鬚角畢露,凡十三條,觀者如堵。須臾,油雲四塞,大雨如注,龍亦不復見矣。是日一雨,至六月、七月、八月皆無雨。高田幹涸,農民苦之。八月初,大府尚為祈雨。

蟾蜍[编辑]

嘉慶己卯八月,河決,開封、蘭陽一帶,皆成巨浸。先是十日前,有大蟾蜍數千百頭,隨小蟾蜍幾十萬,自北而南,若遷徙狀,人莫知其故。蟾蜍大者至四五六尺不等。亦是奇事。

火球[编辑]

庚辰四月初,江蘇織造府旗杆斗上忽有火球兩個,升上落下,更餘便起,四更時息,如是者五六夜。撫軍知之,差巡捕官往視,果然。先一月前,滸墅關雷擊旗杆,並擊漏稅房庭柱牆壁。與火球之異,不過相距二十餘日耳。

群鼠渡江[编辑]

案《明史稿》:神宗四十五年江南鼠異,自五月下旬起,千萬成群,銜尾渡江而南。嘉慶庚辰五月,瓜州、儀征一帶,亦群鼠渡江。上年四、五月間,河南開封府黑岡口一帶,先有群鼠渡黃河。或言鼠屬子水位,此水沴也。又六月廿六日,許州東北鄉地震,倒塌瓦房九千一百餘間,草房一萬六千九百四十餘間,壓死男婦四百三十餘口,被壓受傷者五百九十餘名。見邸報。時州刺史為膚施張芥航先生,其公子杜園為余言之甚悉。

暢春園虎[编辑]

嘉慶庚辰五月廿七日,京師雷雨夜作,暢春園虎圈之虎,忽逃其一。次早有中貴人三在前湖看荷花,卒遇之,虎食其一,兩人躍入水中獲免。越五日,奉旨命三額駙殺虎。翰林編修吳慈鶴紀以詩云:「太液蓮開白於雪,三人曉起看花入。涼風吹鬢巾袖香,池邊駭見於菟出。兩人急躍清池裏,一人已為虎所餌。至尊頻蹙催賜金(有旨,賞銀五十兩與死者),一半殘骸付妻子。黑河猛將行如風,長槍大槊何豪雄。虎知當死伏不動,翻身一箭穿其胸。萬夫撟舌軍吏賀,此勇真能不膚挫。籲嗟乎!期門羽林盡如此,太白欃槍安敢起。」

六月雪[编辑]

辛巳八月餘往邗上,得偏報,云探得督憲差官從北回南,於六月十六日路過山東西大道陰平地方。是日天氣奇冷異常,下雪五六寸不等,兗州府濟寧一帶皆然。

雞異[编辑]

辛巳秋,蘇、松一帶有雞異者甚多。一雞兩翅上俱生爪,到處皆然。前人謂之雞距,有五爪者皆飛上天。又常熟東河下有雞生子,中有小蛇一條如蚯蚓而動。又余居之南顧家灣有雌雞變雄,作高聲啼。又徐市農家有雄雞變雌,生子不已。更可異者,江陰有一家雄雞一隻重五六斤,忽不鳴不食,若有病者。其家殺之以佐盤飧,剖腹,中有小人一個,長二三寸許,頭面手足皆具。

南方丙丁北方壬癸[编辑]

道光二年九月十八日,廣東省太平門外大災,焚燒一萬五千餘戶,洋行十一家,以及各洋夷館與夷人貨物,約計值銀四千餘萬兩,俱為煨燼。先是四、五月間,蘇州有謠言不用洋錢,銷毀至數百萬枚。此或其先聲耶?是年直隸、山東發水,被災者八十餘州縣。北方壬癸,南方丙丁,似有定數云。

巨蟒[编辑]

道光壬午五月十七日午刻,上海縣城內忽狂風拔木,白晝晦冥,大雨霹靂轟然而來,滿城人無不驚駭。是時學宮左右風雨尤甚,有魁星閣最高,屋梁瓦石皆飛上天。見火龍一條從閣下蜿蜒而起,鬥入雲中,拖坍民房、樓觀、寺廟數千餘間,直至城外,向東南入海而去。是日黃浦客商漁戶等船四百餘號,漂沒者三十餘隻。亦見有黑龍四條追逐火龍,逾時而沒。後聞學中老門斗言,魁星閣下向有大蟒一頭,其長數丈。每於春夏之交,蟠據閣之絕頂,仰天吸露,已有年矣。此火龍者,或即其化身耶?

環雲[编辑]

丁亥九月初六日,天日晴和。交未刻,忽見日傍有暈一重,須臾,暈左右又加兩重如連環然。須臾,連環上又加一小重,日在三環之中,而外又加一大環環之。其光如火焰有五色,正貫於日之正中。千百條白氣俱向東北,未起酉止。是年十月十三午刻亦如之,日光之外又生兩暈,亦如連環然。日之正中,大環貫之,直圈於兩連環之外,其向亦在東北。其大環四角有耳,如小月狀,兩明兩暗,至酉而散。不知是何祥也。

 叢話十三•科第 ↑返回頂部 叢話十五•鬼神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