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南西道新修驛路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山南西道新修驛路記
作者:劉禹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06

開成四年,梁州牧缺,上玩其印,凝旒深思曰:「伊爾卿疾歸氏,以文儒再世居喉舌。今天官貳卿融能嗣其耿光,嚐自內庭曆南台,尹轂下,政事以試,可為元侯。」乃付印綬,進秩大宗伯兼御史大夫,玉節獸符,鎮於媯墟。公拜手稽首曰:「臣融敢揚王休於天漢之域!」

既蒞止,谘於群執事,求急病者先之。鹹曰:華陽黑水,昔稱醜地。近者嚐為王所,百態丕變,人風邑屋與山水,俱一都之會,自為善部矣。惟驛遽之途,欹危隘束,其醜尚存,使如周道,在公頤指耳。於是因年有秋,因府無事,軍逸農隙,人思賈餘。乃懸墾山刊木之傭,募其力;揆攢鑿撞柲之用,庀其工;具舁輦畚插之器,膺其要。鼛鼓以程之,糗醪以犒之。說使之令既下,奮行之徒坌集。我之提封踞右扶風,觸劍閣千一百裏。自散關抵褒城,次舍十有五,牙門將賈黯董之;自褒而南,逾利州至於劍門,次舍十有七,同節度副使石文穎董之。兩將受命,分曹星馳。並山當蹊,頑石萬狀;坳者垤者,兀者銛者,磊落傾欹,波翻獸蹲。熾炭以烘之,嚴醯以沃之,潰為埃煤,一篲可掃。棧閣盤虛,下臨[QTXT]谺。層崖峭絕,枘木亙鐵。因而廣之,限以鉤欄。狹徑深陘,銜尾相接。從而拓之,方駕從容。急宣之騎,宵夜不惑。郤曲棱層,一朝坦夷。興役得時,國人不知。繇是駛行者忘其勞,吉行者徐其驅,孥行者家以安,貨行者肩不病,徒行者足不繭,乘行者蹄不刓。公談私詠,溢於人聽。伊彼金其牛而誘之以利,曷若我子其民而來之以義乎?既訖役,南梁人書事於牘,請紀之以附於史官地裏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