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六 山谷外集詩註 卷七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八

山谷外集詩注卷之七

   和荅魏道輔𭔃懐十首

    魏㤗字道輔㐮陽人曽子宣婦弟有東軒録

堂堂陽元公人物妙晋東

 晋魏舒字陽元太白詩能成五宅相不减魏陽元

魏侯多能事髣髴見家風長魚无波濤坐與蝦蜆同

 後漢隗囂傳魚不可脫於渊神龍失势與蚯蚓同

諸山摇落尽旅食歳時窮

 杜詩旅食京華春

平生弄翰墨客事半九州天末逢故人

 老杜天末懐李白云凉風起天末君子意何如

園𬞞當肴羞酒䦨豪𰚾在尚欲椎肥牛

 漢髙祖紀酒䦨注云飮酒者半罷半在謂之䦨魏志季

 布傳許汎曰陳元龍湖海之士豪𰚾不除桐江詩話云

 魏道輔與王介甫兄弟最相厚試院中因上請恃才豪

 縱敺主文幾死坐是不許取應

虞卿不窮愁後丗无春秋

 史記虞卿傳不重万戸侯卿相之印與魏斉間行卒去

 趙困於梁不得意乃著書丗傳之曰虞氏春秋太史公

 曰虞卿非窮愁亦不能著書以自見於後丗云

雷行万物春

 易无妄天下雷行物與无妄

天震而地撼閉塞成冬冰

 月令孟冬之月天地不通閉塞而成冬

楚越自肝膽

 莊子德充符篇自其異者視之則肝膽楚越也

貂狐諒柔温

 貂狐見上温柔卿見趙飛燕外傳

藜藿自羮糝

 藜羮不糝見上六家人要云墨氏粝梁之食藜藿之羮

相思牛羊下

 詩牛羊下來

城皷寒紞紞

 晋鄧攸傳呉人⿰⿱亚⿰口亅欠 -- 𰙔曰紞如打五皷雞鳴天欲曙

劒埋豊城獄𰚾與牛斗平

 見上

皇明燭九幽

 文選西都賦云散皇明以燭幽山海經曰赤水之北有

神其瞑乃晦其視乃明是燭九隂是謂燭龍黄庭經九

 幽日月洞虚无

湔祓用神兵

 周亞夫傳兵事上神宻南史沈慶之傳文帝北侵慶

 処分旬日内外整辦時皆謂神兵杜詩近賀中㒷主神

 兵動朔方

誰言黄沙磧

 張籍関山月云胡児夜度黄龍磧唐人出塞曲云黄沙

 直上白雲間

矢尽皷不鳴

李陵傳一日五十万矢皆尽夜半時擊鼔起士皷不鳴

至今門下士落涕爲荆卿

荆軻傳荆軻衛人也衛人謂之慶卿軻為燕太子丹使

秦左手把秦王之䄂而右手持匕首揕之秦王自引而

 起左右前殺軻此語為徐徳占也永楽之禍案实録乃

 元豊五年九月時山谷在太和与前萹不見征西徐尚

書同時作德占娶山谷従妹潘子眞詩話云道輔少与

徐忠愍及山谷老人友善

别時燕辤屋草黄秋半分今来冬日至稍添刺繍文

 添一線見上史記貨殖傳刺繍文不如𠋣市門

百年幾㑹合美酒不屡醺犀牛可乞角窮士難薦論

 文選蜀都賦拔象歯戾犀角戾立結反拔犀之角擢象

 之齒見唐舒元輿傳山谷帖有戯荅宝勝云易拔蒼龍

角難叅宝勝禅語意与此同

排江SKchar瞰室

 楊雄解嘲髙明之家SKchar瞰其室

貫朽粟紅陳

 漢食貨志京師之錢累百鉅万貫朽而不可校太倉之

 粟陳陳相因紅腐而不可食

君行誰爲容

邹陽傳蟠木根柢輪囷离竒而為万乗噐者以左右先

為之容也

欵門定生嗔

漢宣紀欵塞来享注云叩塞門也退之詩剥剥啄啄有

客至門我不出應客去而嗔今言主人嗔也

諒无綈𫀆

 史記范雎傳綈𫀆恋恋有故人之意

尽是白頭新

邹陽傳白頭如新傾蓋如故

天涯阿介老有鼻可揮斤

 阿介老疑是黄介字幾復元豊末為端州四㑹縣令山

 谷誌其墓前集和謝公定秋懷云四㑹有黄令斈古著

 勲多白頭對紅葉奈此揺落何雖懷斵鼻巧有斧且无

 柯与斵鼻可揮斤語意同阿介云者如晋人以王平子

 為阿平也斵鼻見上

赤豹負文章

 楚詞乗赤豹兮従文貍

歳晚智剞𠜾

 楚詞握剞劂而不用𠔃操規矩而无所施注剞劂刻𨩐

 刀也𠜾亦作劂退之詩先生閟窮巷未得窺剞劂上居

蟻切下音厥

渴飮南山霧

 見上

飢食西山蕨

 張翰傳与子採南山蕨見春菜詩注

封狐託脂澤

 封狐文豹見莊子等書离騒經又好射夫封狐注云封

 大也郭氏玄中記曰千歳之狐為滛婦百歳之狐為美

女白楽天古塚狐云狐假女妖害猶淺一朝一夕迷人

 眼女爲狐媚害即深日長月長溺人心

眉頰頗秀發

唐司空圖山居記云中條距虞卿百里亦猶人之秀發

 必見於眉宇之間

時時一罇酒

 老杜何時一罇酒

婆娑弄風月

 退之詩我今官閑得婆娑

猛虎𠋣山号強梁不敢前失身槛穽間搖尾乞人憐

 司馬迁書猛虎処深山百獸震恐及其在穽槛之中揺

 尾而求食積威約之漸也

男子要身在

 退之詩斈問藏之身身在則有餘史記魏豹䓁賛曰智

 略絶人獨患无身耳得攝尺寸之柄雲蒸龍変

万金自保全

 老拉王孫善保千金軀

雲黄雉兎伏霜鶻莫空拳

 杜詩霜鶻不空拳

生涯共七十去日良巳半

 山谷生於乙酉至庚申作邑太和時年三十六

短長相觖望

 漢盧綰傳羣臣觖望觖音决

一作向尽酒可断大道体甚寛

 老子云大道甚夷而民好徑

窘束非逹𮗚

 賈𧨏傳鵩賦曰逹人大𮗚物亡不可又曰愚士繫俗僒

 (⿱艹石)囚抅

莫問夜如何

 詩庭燎夜如何其

醉從雞号旦

明駝思千里

 楊妃外傳貴妃私發明駝以瑞龍腦遺安禄山明駞者

 眼下有毛夜明日行五百里酉陽𮦀爼云古楽府木蘭

 萹願馳明駞千里足多誤作鳴駞駞卧腹不帖地屈足

 漏明則行千里

駑馬怯負

 智度論云今以負荷大法者比龍象

小人蠧詩書

 韓詩古史散左右詩書置後前豈殊蠧書䖝生死文字

 間

安楽北葱卧

 囯語人生安楽孰知其它

瓢空且乞飯

 渊明有乞食詩

兒寒教𥙷破

 山谷冩衲襖⿰⿱亚⿰口亅欠 -- 𰙔其略云𥙷破遮寒過一生豈問人言妙

 不妙

機巧主五兵

 周礼夏官司兵掌五兵五盾杜詩所歴厭機巧

百拙可用過

 傳灯録宣州栢巖明哲禅師傳薬山云跛跛挈挈百醜

 千拙且恁麽過時

   代書

阿熊去我時

 山谷有非熊墓銘云仲熊其名非熊其字先大夫之㓜

 子漢外戚傳竇廣徳曰姊去我西時与我訣傳舎中

秋暑削甘𤓰

 魏文帝与吳質書浮甘𤓰於清泉

离别日月除

 詩日月其除

蓮房倒箭靫

 靫箭室也

得書報平安肥字如栖鵶

 玉川子添丁詩忽来案上飜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鵶

汝才躍鈩金自必為鏌鎁

莊子大宗師萹今大冶鑄金金踊躍曰我且必為莫𫆀

 大冶必以為不祥之金

窮年抱新書

新書謂王氏經斈

挽條咀春葩

 退之進斈解含英咀華又詩云東野動驚俗天葩吐竒

弄筆不能休

 文選典論云𫝊毅之於班固伯仲之間也而固小之與

弟超書曰武仲下筆不能自休

屈宋欲作衙

 唐杜審言傳常語人曰吾文章當傳屈宋作衙官

屈指推日星

 屈指計其日見陳湯傳

許身上雲霞

 杜詩許身一何愚墓銘云先大天以歳月日時參伍以

 暦象爲吉祥非熊亦自恃其命曰我生日在申辰在卯

 歳庚午天地令終冨貴

安知九天関虎豹守夜义

 虎豹九関見上盧仝詩云天門九重髙崔嵬淸空鑿出

 黄金堆夜义守門昼不啓夜半醮祭夜半開

視田操豚蹄持狹所欲奢

史記淳于髠傳臣從東方來見道傍有穰田者操一豚

 蹄酒一盖而祝曰甌窭滿㝤汙邪滿車五榖蕃熟穰穰

 滿家臣見其所持者狹而所欲者奢故𥬇之

文章六經来汗漫十牛車

 漢児寛傳大家牛車小家檐負

譬如𮗚滄海細大極龍蝦

 退之鰐魚文云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

 細無不容歸

古人以聖學未肯廢百家舊山木十圍齋堂緑隂遮紅稻

香盂飯

 維摩經化菩薩以滿鉢香飯與維摩詰

黃雞厭食鮭

 食鮭見上鮭魚也音鞋不在此韻疑是食蛙按圖經本

 草蛙有背作黄文者又云一名水雞

摩挲垂腴

 韓詩外傳魚之侈口垂腴者魚畏之凡言腹腴皆魚也

 獨王充論衡云堯(⿱艹石)腊舜(⿱艹石)腒桀紂之君垂腴尺餘

頗復讀書𫆀念汝齒壯矣無婦助烹茶父兄亦憐汝須児

牧犬豭

 左傳使卒出豭行出犬雞鮑明逺詩𠋣杖牧雞豚

且伐千章木

 漢貨殖傳木千章

贈行當馬檛

 見上

贏糧果後時

 史記李斯傳躍馬贏糧唯恐後時

定隨八月槎

 張華博物志云舊說天河與海通近丗有人居海渚年

 年八月有浮槎去來不失期人有竒立飛閣於槎上

 多齎粮乗槎而去十餘日中猶見星月日辰自後茫茫

 忽忽亦不斍晝夜十餘日奄至一處有城郭狀屋舎甚

 嚴遥望宫中多織婦見一丈夫牽牛渚次飲之牽牛人

驚問曰何由至此此人具說来意并問此是何処荅曰

 君還至蜀郡訪𫿞君平則知之及㱕問君平對曰某年

 月日有客星犯牽牛𪧐計其年月正此人到天河時也

斍民在中林

集中字說云弟仲堪温恭而文庭堅字之曰斍民

丁丁聞兎𦊨

 詩粛粛兎𦊨椓之丁丁又云粛粛兎𦊨施于中林

奉身甚和友幹父辦咄嗟

 易云幹父之蠱晋石崇傳為客作豆粥咄嗟便辦按文

 選曹子建詩自顧非金石咄唶令心悲注引說文云咄

 叱也唶大呼也言人命在叱呼之間咄丁兀切唶子夜

 切漢末有此語至晋而訛爲咄嗟也

臺源吟松籟

 苐七卷有次韻十九叔䑓源詩云聞道䑓源境鉏荒三

 徑通

先生岸巾紗留客醉風月槃筯供柔嘉

 退之詩野𬞞拾新柔詩柔嘉維則此摘其字

仍工朱𢇁絃

 文選陸士行詩直如朱𢇁絃

洗心拂竒邪

 礼記𥙊義雖有竒邪而不治者則㣲矣

孤臣發楚調

 謂屈原楚詞

傾囯怨胡笳

 丗傳胡茄十八拍蔡琰所作傾囯見漢書李夫人傳

把茟斈周鼔

 鳯翔石鼔文丗傳周宣王時作

字形錐畫沙

 見上

詩書乃𪧐好

 渊明詩詩書敦𪧐好林園无俗情

不爲蓬生麻

 說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元明祖師禅

 山谷兄大臨字元明

妙手發琵琶巳无冨貴心鼔吹一池蛙

 南史孔珪傳門庭之内草莱不剪中有蛙鳴或問之曰

 欲爲陳蕃乎荅曰我以此當两部鼔吹何必効蕃

天民服農圃頗復秋㰸賖

 周礼泉府歛市之不售貨之滯於民用者以其賈買之

 凡賖者祭祀无過旬日

下田督未耘入嶺按新畬

 周頌臣工云亦又何求如何新畬注云田二歳曰新三

 歳曰畬

悉力輸王賦至今困生涯

 莊子吾生也有涯

知命叔山徒

 莊子德充苻篇魯有兀者叔山无趾知命山谷弟名叔

 逹足蹇故以為喻

炉香𫿞佛花

 圜斍經云心花發明巳見上

唯思苾蒭園

 梵語比丘或曰苾蒭尊勝經号僧曰苾蒭此物草也而

 有五義一生不背日二冬夏常靑三体性柔軟四香𰚾

 逺騰五引蔓傍布爲佛徒弟亦然故以為名

脫冠著袈裟

 梵語袈裟此云不正色即壞色染衣也

起家望两季

 漢儒林傳孔氏有古文尚書孔安囯以今文讀之因以

 起其家

佩金蹋朝鞾嘉魚在南囯

 小雅南有嘉魚楽与賢也

宗廟薦鱨鯊

 小雅魚䴡美万物盛多可以告於神明矣魚䴡于罶鱨

我為万夫長

 書咸有一徳万夫之長可以𮗚政言為万户縣也

朝論不齒牙

 南史謝朓傳朓好奬人才曰士子声名未立應共奬成

 无惜齒牙余論退之詩顧我未肯置齒牙

刺頭簿領中蚤虱廢搔SKchar

 栁子厚詩中散虱空爬蓋用文選嵆康絶交書性復多

 蝨SKchar搔无巳而當裹以章服

丗累巳纒縛官箴昜疪瑕

 左傳㐮四年魏絳論和戎云昔周辛甲之為大史也命

 百官官箴王闕僖七年楚文王謂申侯曰子取予求不

 女疵瑕

何時煙雨裏驅羊入金華

 黄𥘉平牧羊金華山見上

遣奴迫王事不暇斈驚虵

 晋衛𢘆傳張伯英臨池斈書池水尽黒下茟必為楷則

 号怱怱不暇草書法書要録羲之自叙草書云疾(⿱艹石)

 虵之失道

   𭔃陳⿺辶商

日月如驚鴻㱕燕不及社

 杜牧之㱕燕詩畫堂歌舞喧喧地社去社来人不看

清明氣妍暖亹亹向朱夏

 杜詩人生幾何春巳夏

輕衣頗宜人

 杜詩宜人独桂林又云踈快頗冝人

褐就椸架

 曲礼男女不同椸架

巳非紅紫時春事㱕桑柘空余車馬跡顛倒桃李下新晴

百鸟語各自有匹亜

 選詩春鸟飜南飛翩翩独翶翔悲声命儔匹哀鳴傷我

 膓

林中僕姑㱕苦遭拙婦罵

 見上

𰚾候使之然光隂促晨夜解甲号清風即有幽蟲

 言蝉也退之聮句化蟲枯挶莖

朱墨本非工

 見上

王事少閑暇幸𮐃余波及

 左傳重耳云其波及晋囯者君之余也

治郡得黄覇

 黄覇傳及為相功名損於治郡时

巴鄰陳太丘

 后漢陳寔為太丘長

威徳可資借决事不遟疑敏手擘㤗華

 西京賦綴以二華巨靈贔屓髙掌逺蹠以流河曲厥跡

 尤存善曰古語云此本一山當河水遇之而曲行河之

 神以手擘開其上足蹋離其下中分為二以通河流手

 足之跡今尚在也

頗復集紅衣呼僚飲休假

 退之詩兩府変炎凉三年就休假

⿰⿱亚⿰口亅欠 -- 𰙔梁韻金石

 ⿰⿱亚⿰口亅欠 -- 𰙔声繞梁見上

舞池委蘭麝𭔃我五字詩句法窺鮑明逺靈運亦歎簿

領劳行欲問田舎

 求田問舎見上

相期黄公壚

 晋王戎傳嘗經黄公酒壚下過頋謂后車客曰吾昔与

 嵆叔夜阮嗣宗酣暢於此自嵆阮云亡吾遂為時之所

 覊紲今日視之錐近邈(⿱艹石)山河

不異秦人炙

 孟子告子萹耆秦人之炙无以異於耆吾炙

我𥘉无廊廟

 王羲之傳吾素无廊廟

身願執耕稼今將荷鋤㱕區芋畦甘蔗

 文選蜀都賦𤓰疇芋區

𮗚君𰚾如虹

 礼記聘義君子於玉比徳焉氣如白虹天也

千軰可陵跨自當出懷壁往取連城價

 趙得和氏璧秦願以十五城昜之藺相如使従者衣褐

 懐璧㱕趙詳見相如傳

賜地買⿰⿱亚⿰口亅欠 -- 𰙔僮珠翠羅廣厦

 杜詩安得廣厦千万間

冨貴不相忘𭔃声相慰藉

 苟冨貴无相忘見陳勝傳界上亭長𭔃声謝我見趙廣

 漢傳所以慰薦走卒師古曰薦者㪯藉也見胡建傳所

 以慰藉之良厚見后漢隗囂傳

   奉送時中攝東曹獄⿰扌⿱彐𧰨 -- 掾

公退蒲圑坐后亭

 詩羔羊自公退食傳灯録龍牙禅師傳師在翠微時問

如何是祖師意翠微曰與我過禅板来又問臨濟如何

 是祖師意臨濟曰與我過蒲圑

短日松風吟萬籟

 見上

黄葵紫菊委榛叢雪梅靚粧欲無對

 上林賦靚粧刻飾丗說習鑿齒曰楽令無對於晋丗

遣𮪍相呼近酒樽

 文選魏文帝書今遣𮪍到鄴

言君曉皷前征斾蒼崖按轡虎豹號

 周亞夫傳天子廼按轡徐行

野水呼船風兩晦

 詩風雨如晦

昨日歸来有行色

 莊子盗跖篇車馬有行色

未曾從容解冠帶府中奪我同官良

 老杜送長孫侍御赴武威判官云奪我同官良飄飄按

 城堡

簡書趣行將数軰

 詩出車云豈不懷㱕畏此簡書

王事君今困馬鞍田園我亦思牛背

 晋王衍傳尔看吾目光乃在牛背上矣唐陸羽傳又使

 牧牛羽潜以竹畫牛背爲字

安得㱕舟載月明

 滿船空載月明㱕船子和尚偈也

盧鶿白鷗爲友生

 詩雖有凡弟不如友生

一身不是百年物五湖無边万里行欲招蓑笠同雲水念

君未可及吾盟

 春秋公及邾儀父盟於蔑

冨於春秋西漢語也見上貌突兀

 杜詩夜深殿突兀

睥睨滿世収功名

 睥睨視也左傳子産授兵登陴注陴城上睥睨也好功

 名者睨視一丗城上短垣亦於此睨視因以爲名

𠫵軍雖卑獄司命多由隂德至公卿

 于定囯傳我治獄多隂德

顉頥折額秦相囯

 楊雄解嘲云蔡澤山東之匹夫顉頥折額注顉曲也

不滿六尺齊晏嬰

 史記晏平仲嬰傳晏子長不滿六尺身相齊囯名顕諸

 侯

丈夫身在形骸外

 莊子德充符篇索我於形骸之外

俗眼那能致重輕

   次韻和答孔毅甫

鵬飛鯤化未即逍遥游

 見莊子第一篇

龍章鳯姿終作廣陵散

嵇康傳人以爲龍章鳯姿康將刑東市顧視日影索琴

弹之曰昔𡊮孝尼嘗從吾斈廣陵散吾毎靳固之廣陵

散於今絶矣

湓浦鑪边督数錢

 平仲字毅甫元祐入館時監江州錢监按潯陽志廣寕

 监歳鑄錢二十万東坡帖云数日前孔毅甫見過此人

 錢监得替欲入京注擬中路思家而還後漢志童謡曰

 何間姹女工数錢

故人陸沉心可見

 莊子則陽篇方且与丗違而心不屑与之俱是陸沉者

 也

氣与神兵上斗牛

 神兵見上斗牛之間常有紫氣宝劔之精上徹於天耳

 詳見張華傳

詩如晴雪濯江漢

 孟子江漢以濯之

把詠公詩闔且開旁無知音面墻歎我今廢書迷簿領

 楽毅傳未嘗不廢書而泣

魚蠹筆鋒蛛網硯

 選詩五車摧筆鋒

六年囯子無寸功

 退之詩三年囯子師膓肚集藜莧李廣傳終无尺寸功

猶得江南万家縣客来欲語誰与同令人熟寐觸屏風

 三囯𬋩輅傳嘗謂人曰吾与刘潁川兄弟語使人神思

清發自此之外殆白日欲寢矣漢陳万年傳子咸有異

材万年嘗病召咸教戒於牀下語至夜半咸睡頭觸屏

切食仰愧⿱冝八 -- 𡨋冥鴻

 楊子云鴻飛⿱冝八 -- 𡨋冥弋人何簒焉

少年所期如夢中江頭酒賤樽屡空

 孔融傳撙中酒不空

南山有田歳不逢

 漢楊惲傳其詩曰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豆一頃落而

 為萁人生行楽耳湏冨貴何時

相思夜半涕无従

 檀弓上吾悪夫涕之无従

千金公亦費屠龍

 屠龍見上

   再用旧韻𭔃孔毅甫

鉴中之髮蒲桞望秋衰

 晋書顧恱之与簡文同年而髮早白帝問之曰松栢之

 姿經霜尤茂蒲桞常質望秋先零

眼中之人風雨俱星散

 杜詩青眼髙⿰⿱亚⿰口亅欠 -- 𰙔望吾子眼中之人吾老矣言熈豊門諸

 人皆斥逐三囯志姜維傳星散流离

往者話躰同青山徤者漂零不相見𢈔公楼上有詩人

 楼在江州

平生落茟㵼河漢

 莊子逍遥遊篇其言猶河漢而無極也

置驛勤来索我詩自說中郎識元歎

 吳志顧雍傳雍字元歎呉郡呉人蔡伯喈避怨於呉雍

 從斈琴書江表傳云伯喈謂曰今以吾名與卿故雍與

 伯喈同名呉録曰雍字元歎言爲蔡雍所歎也

我方凍坐酒官曹爲公然薪炙冰硯

 西漢𮦀記以酒爲書滴以玊爲硯皆取其不冰

不解窮愁著一書

 見上

豈有文章名九縣

 漢光武賛九縣飈囬

奴星結桞送文窮

 退之送窮文云主人使奴星結桞作車

退𠋣北䆫睡松風太阿耿耿截㱕鴻

 張華傳雷煥掘豊城獄得一石函中有奴剱一曰龍泉

 一曰太阿退之詩利剱光耿耿

夜思龍泉號匣中斗柄垂天霜雨空獨鴈叫群雲萬重

退之詩一一叫群猿杜詩孤鴈不飲啄飛鳴聲念群誰

 憐一片影相失萬重雲

何時握手香爐峯

香爐峯𨽾江州

下看寒泉濯卧龍

   𭔃題安福李令適軒

    安福縣𨽻吉州

琳宫接叢霄

 此軒當在道𮗚故云道人勤洒掃

渌水連翠微

 爾雅山未及上翠微

凼花露林薄

 甘泉賦列新夷於林薄

好鳥娛淸輝

 謝靈運詩淸輝能娯人游子淡忘㱕

道人勤洒掃令尹每忘㱕孝慈民父母虎去蝗退飛

 後漢劉昆傳守弘農虎北渡河卓茂傳時天下大蝗獨

 不入宻縣界魯恭傳郡囯螟傷稼犬牙縁界不入中牟

 左傳六蠲退飛

來恵僚友同

 小雅爾羊来思爾牧来思

⿰⿱亚⿰口亅欠 -- 𰙔舞醉紅衣定知與民楽

 孟子云與民同楽

吏瘦吾民肥

 唐韓休傳帝曰吾雖瘠天下肥矣

   𭔃題安福李令先春閣

宫殿繞風煙

 此句與前篇琳宫同意

江山壯城郭令君蓺桃李面春築飛閣春至最先知雨露

徧花薬

 渊明詩言息其廬花薬分列鮑明逺詩乳燕拾草蟲巢

 蜂拾花薬

是日勸農桑冰銷土膏作

 囯語周語云土乃脉發又曰士膏其動

弦歌出縣齋

 子之武城聞弦⿰⿱亚⿰口亅欠 -- 𰙔之聲見論語退之有縣齋讀書詩

裴回問民瘼

 後漢循吏傳序廣求民瘼

雞犬聲相聞

 莊子胠篋篇鄰邑相望雞狗之聲相聞老子亦云

嬰此簿領縛

 簿領見上

安得携手嬉烹茶煨鴨脚

 歐陽公和梅聖俞鴨脚子詩絳囊因入貢銀杏貴中州

   和孫公善李仲同金櫻餌唱酬二首

人生欲長存日月不肯遲百年風吹過忽成甘蔗滓

 寒山子詩更足三十年還如甘蔗滓

傳聞上丗士烹餌草木滋千秋垂緑髮

 李賀詩緑𩯭少年金(⿰釒义)-- 釵客緑髮見上

每恨不同時

 司馬相如傳朕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

李侯好方術

 方術見下注

肘後探神竒

 莊子臭腐化爲神竒南史陶洪景傳著肘後方

金櫻出皇墳

 本草金櫻子味酸澁乆服令人耐寒輕身方術多用云

 是今之刺棃子色黄有刺本草序云丗所傳曰神農氏

 本草三卷尚書序云伏犧神農黄帝之書謂之三墳

刺橐覽霜枝寒䆫司火候古鼎凍膠飴

 内則𬃷栗飴蜜釋文飴餳也圗經本草云金櫻子蜀中

 人熬作煎

𥘉嘗不可口

 見上

醇酒和味宜

 和味宜見前第三卷石耳詩芥薑作辛和味宜注

至今身七十孺子色不衰

 莊子逹生篇单豹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

田中按耘鉏孫息親抱持却𥬇鄰舎公未老須杖藜

 見上

假守冨春公

 漢南粤王傳誅秦所置吏以其黨爲守假注云令爲郡

 縣之職或守或假弟三卷有上𫞐郡孫丞議詩即此人

 也廬陵比缺守孫攝州事

秋毫聽民詞夙夜臨公廳㱕卧酸體肢

 枚乗七發云恣支體之安桞子厚讀書詩云欠伸展肢

 體

李侯来饋薬

 論語康子饋薬

期以十日知

 史記扁鵲傳長桑君出懷中薬予扁鵲曰飲是以上池

 之水三十日當知物矣古方書云以知爲度未知再服

深中護靈根

 黄庭經玉池淸水SKchar靈根

金鏁祕玉𥫽

黄庭經玉𥫽金籥常完堅

不須許斧子辛勤采玉芝

 真誥英夫人吟云有心許斧子言當采玉芝芝草不必

 得汝亦不能来汝来當可得芝草與汝食許斧子許玉

 斧也一本作五芝天台山賦云五芝含秀而晨敷見文

我方困徤訟撾翁爭一錐

魏武紀第五伯魚三娶孤女謂之撾婦翁此𢳣其字争

 錐見左傳昭六年錐刀之末將尽争之注云錐刀末喻

 小事

不能鳴弦坐頗似巫馬期

 韓詩外傳子賤治单父弹鳴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巫

 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処以身親之而单父亦治

 巫馬期問於子賤子賤曰我任人子任力任人者佚任

 力者勞亦見說𫟍

敢乞刀圭餘

 本草序例云刀圭者十分方寸七之一准如梧桐子大

 也退之詩云乞取刀圭救病身

㱕和夘飲巵儻令憂民病從此得囯醫

 晋語云上醫醫囯

   𭔃題安福李令爱竹堂

淵明喜種菊

 見陶潜詩集

子猷喜種竹

 晋王徽之字子猷𭔃居空宅便令種竹曰何可一日無

 此君邪

託物雖自殊心期俱不俗

 文選任彦昇詩中道遇心期

千載得李侯異丗等風流

 風流見第一卷荅張沙河詩注

爲官恐是陶彭澤爱竹最知王子猷寒䆫對酒聽雨雪夏

簟烹茶卧風月小僧知令不凡材

 老杜鷹詩金眸玉𤓰不凡材

自掃竹根培老節冨貴於我如浮雲

 見論語

安可一日無此君

 見上

人言爱竹有何好此中難爲俗人道

 晋孟嘉傳桓温問嘉酒有何好而卿嗜之嘉曰公未得

 酒中趣耳司馬迁任安書曰此可爲智者道難爲俗人

言也

我於此物更不踈一官窘束何由到

 賈𧨏賦僒(⿱艹石)囚拘文選呉都賦𮩸籠束退之詩人生

 如此自可楽豈必局束爲人鞿

   二月二日曉夢㑹於庐陵西斎作寄陳適用

燕寢著炉香

 韋⿱⺾⿰𩵋禾 -- 蘇州詩燕寢凝清香

愔愔閑䆫闥

 左傳祈招之愔愔注云安和皃

因到郡城東𥬇談西斎月行楽未渠央

 詩庭燎夜未央注夜未渠央渠音遽

苦遭晴鳩聒

杜詩苦遭此物聒孰謂吾庐幽

江郡梅李白士女嬉城闕

鄭囯風在城闕兮

聞道潘河陽滿城花秀發

潘岳為河陽令樹桃李花人号曰河陽一縣花庾信集

中有春賦云河陽一縣併是花金谷従來滿園樹文選

蜀都賦君平王褒曄曄而秀發

頗留載酒車

楊雄傳時有好事者載酒肴従游斈

共醉生麈襪

 文選洛神賦凌波微歩羅襪生麈

想見舞余姿風枝斜蠆髮

詩都人士云彼君子女卷髮如蠆

鄙夫不㪯酒春亊亦可恱

老杜北征詩幽事亦可恱

雨足肥𮏄芝沙暄饒笋蕨海牛壓風簾

 見上

野飯薫僧鉢

 維摩經以滿鉢香飯普薫毗耶城

飽食愧公家曽無助毫末𭄿塩惟新令王欲惸獨活

 尚書無虐惸獨

邦淡食傖

 賈𧨏傳囯制搶攘注搶音傖吳人罵楚人曰傖傖攘乱

 皃也音仕庚切晉周處傳處子玘將卒謂子勰曰殺我

 者諸傖子能復之乃吾子也呉人謂中州人曰傖故云

 耳南史宋孝武狎侮群臣各有称目桞元景桓護之並

北人而王玄謨獨受老傖之目南史杜坦曰臣本中華

髙族直以南渡不早便以傖荒見隔丗說雅量門云昨

 有一傖父来𭔃亭中注云晉陽秋曰吴人以中州人爲

傖桞子厚詩我今誤落千萬山身同傖人不思還以上

說不同故具列之山谷豫章人也而詆吉州人爲傖

盖取傖荒之義無分於南北也𭄿塩巳見前詩盖官塩

 不售而抑配焉婉其詞曰𭄿耳

儉陋深刺骨

漢杜周傳内深次骨

公囷積丘山賈豎但圭撮

漢律曆志量多少者不失圭撮注四圭曰撮三指撮之

也又曰六十四𮮐爲圭撮倉括反

縣官恩乳哺

 縣官見上南史梁宗室始㒷王憺傳行荆州事人⿰⿱亚⿰口亅欠 -- 𰙔

 始㒷王人之爹赴人急如水火何時復來哺乳我荆土

 方言謂父爲爹徒我反

下吏用鞭撻政恐利一源

 隂符經云絶利一源用師十倍

未塞兎三窟

 𢧐囯策馮諼爲孟嘗君収債於薛燒劵而還孟嘗君不

 恱後就囯於薛老㓜迎於道孟嘗君乃喜馮諼曰狡兎

 三窟免其死耳今君有一未得高枕而卧請復鑿二窟

 云云謂孟嘗君曰三窟巳成請君髙枕矣晉王衍傳以

 弟澄爲荆州族弟爲青州因謂曰荆州有江漢之固

 青州有輔海之險卿二人在外而吾留此足爲三窟矣

 盖舉馮諼語也

寄聲賢令尹何道𥙷黥刖

 莊子太宗師篇息我黥而𥙷我劓

從來無斫桑

 班固賔戲斫桑心計於無垠注云史記勾踐用范蠡計

 然斫計然之名也漢書桑弘羊以心計爲侍中

顧影愧簮笏

 退之詩峨峨進賢冠耿耿水蒼佩服章豈不好不與德

 相對顧影听其声頳顔汗漸背

何顔殿課上解綬行采葛

 漢児寛傳寛迁左内史以負租課殿當免民聞當免皆

 恐失之大家牛車小家擔負輸租繦属課更以最上王

 囯風采葛懼䜛也

   次韻周德夫經行不相見之詩

春風𠋣樽俎緑髮少年時

 緑髪見上

酒贍大如斗

 蜀志姜維膽大如斗

當時淮海知醉眼槩九州何嘗識憂悲看雲飛翰墨

 老杜詩明日看雲還杖藜

秀句詠蛛𢇁

 杜詩最傳秀句寰區滿

楽如同隊魚

 退之詩少小聚嬉戲不殊同隊魚

游泳清水湄波濤倐相失歳月秣馬馳

 李斯傳時乎時乎贏粮躍馬唯恐後時

客亊走京洛郷貢趍礼闈艱難思一臂

 唐薛元超傳帝幸東都留輔太子曰朕留卿(⿱艹石)失一臂

講斈抱群疑

 易睽卦群疑亡也

邂逅無因得

 詩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君居天南陲誰言井厎坐

 後漢馬援傳子陽井厎蛙也韓文坐井𮗚天

忽枉故人詩清如秋露蝉

李白詩白(⿱艹石)白鷺鮮清如清唳蝉

髙栁噫衰遲

 大塊噫氣見上注子虚賦榜人⿰⿱亚⿰口亅欠 -- 𰙔声流喝郭璞曰言悲

 嘶也一介切退之聮句云騰口甚蝉喝又云蝉煩鳴轉

 喝意喝音義同

感歎各頭白民生竟自癡

 晋王述排其子坦之曰汝竟癡𫆀見本傳

過門不我見寕復論前期

 文選沈休文詩平生少年日分手昜前期注謂春秋冨

 前期非逺分手之際輕而易之及年衰則𦰩别今過門

 不相見豈論此𫆀

杯酒良𦰩必况望功名垂吉守郷丈人政成犬生𣯛

 後漢岑熈爲魏郡太守人⿰⿱亚⿰口亅欠 -- 𰙔曰狗卧不驚足下生𣯛

緑栁隂鈴閤

 晋羊祜傳祜都督荆州諸軍亊鈴閤之下侍衛不過十

 数人

紅蓮媚官池

 老杜有官池春鴈詩媚字盖用謝霊運詩緑篠媚清漣

 又云孤屿媚中川山谷多用此字

開軒納日月

 見上

髙㑹无使譏琵琶二十四

 此後又有詩言庐陵郡燕游𭔃郡僚云今夕傳杯定何

 処應无二十四琵琶當是言吉州官妓琵琶之数如東

 坡云琵琶一秣四十絃也

明粧百𮪍隨

 鮑明逺詩明粧帶綺羅退之詩浄濯明粧有所奉頋我

 未肯寘齒牙

爲公置楽飮𦆵可慰路岐

 列子岐路又有岐焉詩言分携也

矧公妙顧曲

 周瑜傳曲有誤周郎頋取同姓也

調𥬇才不覊

 玉䑓新詠馮子都詩調𥬇酒家胡鄒陽傳不覊之士司

 馬迁傳僕少負不覊之才

幕中佳少年多欲從汝嬉人事喜乖捂

 渊明集人事好乖㑹當語離班固賔戲乖忤而不可通

曽莫把一巵朝雲髙唐𮗚

 髙唐賦㐮王望髙唐之𮗚又云妾在巫山之陽髙唐之

 阻旦爲朝雲暮爲行雨

客枕勞夢思

 杜詩雲雨荒䑓豈夢思

主翁悲琴瑟

 周與𠮷守同郷不知官於何郡主翁盖指其郡將以悼

 亡不聽音楽也

生僧見蛾眉

 杜詩生憎栁絮白於綿

君亦晩坎坷

楚辝七諌云年旣過半百兮愁轗軻而滯留古詩坎軻

 常苦辛

有句怨棄遺

 退之詩頻蒙怨句刺棄遺

夜光暗投人

 見上

所向蒙詆嗤相思秋日黄西嶺含半規

 謝靈運詩逺峯隠半規

老矣失少味尚能詩酒爲𢙣解扁舟下何年復来兹𭔃声

緩行李

 鮑明逺詩願尓篤行李此反其意

激箭无由追

 賈𧨏𫝊矢激則逺白楽天詩年光同激箭

   𭔃傅君𠋣同年

有情清江水東下投豫章故人江上居不𭔃書一行

 杜詩相看過半百不𭔃一行書

相思對明月談𥬇如淸光向風長歎息孤鴈起寒塘

 杜詩鳥影度寒塘

傾冩𣡡結懷

 楚辝遭沉濁而汙穢兮獨𣡡結其誰語

因之東南翔

 文選休上人詩桂水日千里因之平生懷太白嘗用此

 語𭔃魯中二子云裂素冩逺意因之汶陽川

姑氏有淑質幽林蘭静芳願因奉箕箒

 漢髙紀願爲箕箒妾

蘋藻羞蒸嘗

 采蘋采藻見詩召南凡祀如殺而嘗閉蟄而烝見左傳

念君方策名

 退之感二鳥賦况萊名於薦書

要津邁騰驤

 選詩何不策髙足先據要路津西京賦乃奮翅而騰驤

 杜詩此豈有意仍騰驤

引車入里門

 万石君傳諸子入里門趍至家

𮗚者塞路傍

 玉䑓新詠詩云兄弟兩三人中子爲侍郎五日一来㱕

道上自生光黄金絡馬頭𫀆者滿路傍

邕邕求匹好羔鴈委潘楊

詩邕邕鳴鴈注邕邕鴈声和也納采用鴈文選潘安仁

作楊武仲誄云潘楊之穆有自来矣

顧惟蓬茅陋

礼記儒行篳門圭竇蓬户甕牖

豈能屈東床

見上

眷言南鳴鴈七子伊在桑

曹囯風鳴鳩在桑其子七𠔃

幸縁一日雅結好永不忘

谷永傳无一日之雅左右之介

   次韻章禹直魏道輔贈荅之詩

我老倦多故心期馬少游

 渊明詩實欣心期方從我游後漢馬援傳援謂官屬曰

 吾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丗但取衣食

 才足乘下澤車御欵叚馬爲郡⿰扌⿱彐𧰨 -- 掾吏守墳墓郷里称善

 人斯可矣

願爲春眠蠺吐𢇁自綢繆

 詩綢繆束薪

翩翩魏公子

 史記平原君翩翩濁丗之佳公子也

閱丗無全牛

 莊子庖丁解牛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

吹嘘皷萬物

說卦云動万物者莫疾乎雷撓万物者莫疾乎風

領䄂傾九流

晋裴秀傳時人爲之語曰後進領䄂有裴秀後漢班固

傳博貫載籍九流百家之言無不窮究注云九流謂道

 儒墨名法隂陽農𮦀縱横

昨來懷白璧往撼西諸侯

史記藺相如奉璧入秦使其從者衣褐懷其璧亡㱕退

 之王適墓誌云聞金吾李將軍年少喜士可撼乃蹐

 告曰天下竒男子王適願見將軍白事

中丞文武將

 徐德占自布衣爲中書户房習斈公事召對除太子中

 允館閣較勘𫞐監察御史裏行拜中丞致永洛之敗巳

 見上注

良非衛霍侔

 靑去病

誓開河源地畫作禹貢州壯士捐󠄂軀死

 文選曹子建詩捐󠄂軀遠從戎

鯨鯢尚吞舟

 莊子吞舟之魚蕩而失水則蟻能苦之左傳宣十二取

 其鯨鯢而封之

客心無一寸

 老杜心折此時無一寸

草食隨百憂

 木食草衣見傳燈録

故人道舊語

 漢髙祖紀諸母故人日楽飲極𭭕道舊故爲𥬇楽

末路非前籌

 鄒陽傳至其晚節末路張良傳請借前箸籌之

重来滕王閣

 閣在洪州德占洪州人今爲隆興府

楓葉上江秋章子飽經術賦行如曹劉

 曹植子建劉楨公幹

太斈得虚名

 文選古詩南箕北有斗牽牛不負軛良無磬石固虚名

 復何益

𫞐勢殊未尤禍機發尤妄

 易无妄之灾禍機見上

對吏抵搶頭

 司馬迁書見獄吏則頭搶地

遇逢椎皷赦帝澤萬邦

 退之詩昨日州前椎大皷嗣皇継聖登䕫皐赦書一日

 行萬里罪從大辟皆除死

章江三年拘解裝買莫愁

 文選馬賦輟駕回慮息徒解裝退之詩解裝具盤筵唐

 書楽志曰莫愁楽者出於石城楽石城有女子名莫愁

 善⿰⿱亚⿰口亅欠 -- 𰙔

SKchar泣又悔

 見上

生故難豫謀邂逅識靣晚困窮理相収夜語倒樽酒參旌

偃風旒

文選景福殿賦叄旗九旒從風飄掦注云参三也旗上

 畫日月星今言夜語見星耳

两公但取醉古今共髙丘

取醉見上漢楊惲傳古與今如一丘之貉注云言同𩔖

   次韻道輔双嶺見𭔃三疊

明如九井璜

見上

美如三危露

 吕氏春秋水之美者三危之露崑崙之井

正𮗚魏公孫

 魏證也

今來功名誤

 杜詩従來禦魑魅多𬒳才名誤

兒時漢南栁揺客傷歳暮時不与我謀

 論語日月逝矣歳不我与

羲和促天歩

 离騷經云吾令羲和弭莭𠔃望崦嵫而勿迫注云羲和

 日御也詩云天歩艱難

生涯魚吹沫

莊子大宗師萹泉涸魚相与処於陸相呴以𣺯相濡以

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文彩豹藏霧

列女傳陶荅子妻曰南山有玄豹霧兩七日而不下食

欲以澤其毛而成文章也文選謝玄暉詩雖无玄豹姿

終隱南山霧

人言壷中老渠但未得𧼈

晋孟嘉傳公未得酒中𧼈耳

飲酒入壷中茫然失巾屦

后漢費長房傳市有老翁賣薬挂一壷市罷輒跳入壷

中唯長房覩之因往奉酒脯翁与俱入壷中唯見玉堂

𫿞䴡旨酒甘肴共飲畢而出老杜詩松下丈人巾屦同

偶坐似是商山翁

時不与我謀今君向何処蓮塘倒箭靫

 此卷有代書一萹亦云蓮房倒箭靫

桂影凉一作落霜兎平生知音地地下无尺素

 楽府詩云中有尺素書

十夜九作夢虜乗驚沙度

 李華弔古𢧐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驚沙入面又云河冰夜度

時不与我謀征西枕戈去

 自平生知音地至此皆言徐徳占也晋刘琨傳吾枕戈

 待旦志梟逆虜

   次韻道輔旅懐見𭔃

歳華其將晚霜葉不可風

 孟子王曰有寒疾不可以風此借使漢韓安囯傳草木

 經霜者不可以風過

生理魚乞水

 轍中鮒魚見上

歸心鳥飛空風塵化衣黒

 陸士行詩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謝玄暉詩誰能乆

 京洛緇塵染素衣皆見文選

旅𪧐夢裙紅

 退之詩孤游懐耿介旅𪧐夢婉娩又云不解文字飲唯

能醉紅裙

人言家无壁

 司馬相如家徒四壁立

自𠋣茟有鋒

 退之詩題詩尚𠋣筆鋒勁盖用鮑明逺詩两說窮舌端

 五車催筆鋒

轉蓬且半歳

 曹子建詩轉蓬离本根飄飄隨長風歩里客談云古人

 多用轉蓬不知何物外祖林公使遼見蓬花枝葉相属

 圑栾在地遇風即轉問之云轉蓬也

交臂各衰翁

 莊子吾終身与汝交一臂而失之

扁舟去日逺明月与君同

 文選月賦美人邁𠔃音塵闕鬲千里兮共明月

露晞百年駛

 詩湛湛露斯匪陽不晞言人生如朝露也駛音史疾也

 圎斍經雲駛月運

麟𫉬万亊窮

 春秋絶筆於𫉬麟

裝懐酒澹

 琰二字元注也上林賦云隨風澹淡与波揺蕩師古曰

 澹大覧反淡音琰北山移文云牒訴倥偬裝其懐

塞意霧空濛諸公尚无恙

 賈誼書六七貴人皆无恙

不見陳元龍

 此語亦指徐德占按魏志陳登字元龍許汜曰陳元龍

 湖海之士豪氣不除

   𭔃余干徐隠甫

    余干縣屬饒州

江行吾邅回

 楚詞邅吾道兮洞庭又云固邅囘而不息

風水■索米

 東方朔傳无令但索長安米

相逢解人頥

 匡行傳匡說時解人頥

豪士徐孺子

 后漢徐穉字孺子

鸕鷀葭葦間煑茗當酌醴

 詩以御賔客且以酌醴

船餉蒸鵝白髮厭甘㫖

 礼記内則慈以旨甘

東江始分風

 庐山廟有神分風送客舟見神仙傳

苔網饋百紙

 后漢蔡倫傳造意用樹膚麻頭及敝布魚網以為𥿄

遣兵夜賦詩月冷石齒齒

 退之羅池廟碑桂樹圑團𠔃白石齒齒

别來星環天

 左傳㐮九年是謂一終一星終也注歳星十二歳一周

 天

再見艶桃李

 退之詩偶逢明月曜桃李選詩艶陽桃李莭

𭔃声良勞勤

 第三卷荅宗汝爲詩𭔃声甚勞苦即良勞勤也趙廣漢

 傳𭔃声謝我張耳傳勞苦如平生𭭕師古曰勞苦相劳

 問其勤苦也

報我缼双鯉

 並見上

但聞佳邑政杻械生𮏄耳

 蓮經普門品云或囚禁枷鎻手足𬒳杻械

頗聞延諸儒破訟作詩礼頋予白下邑

 山谷先有詩黄綬今爲白下令自注云太和縣古白下

 按寰宇記太和漢爲庐𨹧縣地隋改爲太和唐貞元三

 年移帰白下驛西置即今理也

庭聚雨前蟻

李義山詩閙(⿱艹石)雨前蟻多於秋後蝇義山以言洞庭魚

 山谷以言縣庭人聚

珥筆通文章錐刀争未巳

 珥筆之民詳見第三卷注錐刀見此卷上注

𥘉無得民具

 周礼太宰一曰牧以地得民二曰長以貴得民言得民

者九

名實正尓尓

 尓尓魏晋間語也崔琰傳生女耳耳阮咸傳𦕅復耳耳

願間庖丁方江湖天到水遥知解千牛

庖丁解牛見上

䄂手𥬇血指

 退之𥙊栁子厚云不善為斵血指汗顔巧匠旁𮗚縮手

 䄂間

書来倘垂教改事従此始

 左傳宣十二年不泯其社稷使改亊君退之詩君其務

 貰過我亦請改亊

   次韻秋郊晩望

通同一指馬

 莊子斉物萹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艹石)以非指喻指之非

 指也以馬喻馬之非馬不(⿱艹石)以非馬喻馬之非馬也天

 地一指也万物一馬也

心解廢耳目短生行長謝

 文運謝霊運詩短生旅長丗

黄落看草木

 漢武秋風詞秋風起𠔃白雲飛草木黄落𠔃鴈南飛見

武帝故亊月令季秋之月草木黄落

无懐丗不知有酒客可速

 昜蒙不速之客来

誰能縛詩書

 用老杜身猶縛禅寂之意

閉門抱覊独披𬓛臨江皐

 宋玉風賦王乃披襟當之

籟發空谷風力斜鴈行山光森雨足

 選詩森森散雨足杜詩雨声先巳風散足尽西靡

蟲先知寒機織日夜促

 尓雅蟋蟀蛬注云促織也

居人思行人裘褐誰結束

 文選古詩何爲自結束

行人喜㱕来邂逅天從欲

 左傳人之所欲天必從之

可柰甑生塵

 後漢范丹傳甑中生塵范史雲

嚴霜凍𣏌菊

 陸亀𮐃有𣏌菊賦

   八月十四日夜刀坑口對月奉𭔃王子難子聞適

   用

    元注云聞郡中数月未嘗有燕游

去年對月廬陵郡

 吉州曰庐陵郡治庐陵縣

醉留⿰⿱亚⿰口亅欠 -- 𰙔舞蹋金沙

 老杜陪王使君晦日泛江詩云有徑金沙軟無人碧草

今年今夕千峰下新磨古鑒動菱花

 魏武帝有菱花鏡趙飛燕外傳有七出菱花鏡一奩史

 信詩鏡失菱花影(⿰釒义)-- 釵除𨚫月梁

寒藤老木𬒳光景𭰹山大澤皆龍虵

 左傳㐮二十一年𭰹山大澤實生龍虵杜詩深山大澤

 龍虵逺春寒野隂風景暮

西風爲我奏萬籟落葉起舞驚棲鴉遥憐城中二三友風

流慣醉玉(⿰釒义)-- 釵

 退之詩金(⿰釒义)-- 釵半醉座添春

今夕傳杯定何処

 老杜詩舊日重陽日傳杯不放杯

應無二十四琵琶

 見上

   贈王環中

丹霞不蹋長安道

 傳燈録丹霞天然禅師𥘉習儒斈將入長安應舉方𪧐

 逆旅偶一禅客問曰仁者何往曰選官去客曰選官何

如選佛遂直造江西見馬大師

生涯䔥條破席㡌囊中収得劫𥘉鈴

 宝積經云善順菩薩得劫𥘉時閻浮金鈴於四衢中髙

聲言此舎衛中誰最貧窮當以此鈴而施與時有耆舊

 最勝長者云我於此城最爲貧窮可施於我菩薩云汝

非貧者有波斯匿王最爲貧者而施與之今齎此鈴願

以相奉復說偈言(⿱艹石)人多貪求積財無厭足如是狂乱

者名爲最貧人王聞斯語内懷慙愧曰仁者汝雖善𭄿

我猶未信爲汝自說爲有證乎荅曰汝不聞𫆀如来至

真等正斍當證大王是貧窮人王言我願相與往見如

来於是善順菩薩說偈遥請如来從地涌出尓時丗尊

告言六王當知或有於法善順貧窮王當冨貴或有於

法王爲貧窮善順冨貴所以者何身登王位於丗自在

王爲冨貴善順貧窮勤持𣑽行楽持尸羅善順冨貴王

爲貧窮

夜静月明獅子吼

傳燈録釋迦牟尼佛生兠率天分手指天地作師子吼

那伽定後一爐香

 譯梵曰那伽此云龍也

牛没馬回𮗚六道

 牛頭没馬頭回曹溪鏡裏絶塵埃山谷喜書此偈傳燈

 録宝誌十讃云輪廻六道不停結

𦒿域㱕来日未西一鉏識尽婆娑草

 髙僧傳耆域天竺人神竒任性迹行不常且善醫見

   戲和于寺丞乞王醇老米

君不見公車待詔老詼諧幾年索米長安街

謂東方朔並見上

君不見杜陵白頭在同谷夜提長鑱掘黄獨

老杜集云乾元中寓居同谷縣作⿰⿱亚⿰口亅欠 -- 𰙔七首其一云長鑱

長鑱白术柄我生託子以爲命黄獨無苗山雪盛短衣

数挽不掩脛山谷云往時儒者不解黄獨義改爲黄精

斈者承之以予考之盖黄獨是也本草赭魁肉白皮黄

巴漢人蒸食之江東謂之土芋江西謂之士𡖉蒸煮食

之𩔖芋魁

文人古来例寒餓安得野蠺成蠒天雨粟

漢光武紀野蠺成蠒𬒳於山阜史記天雨粟鬼夜哭

王家圭田登幾斛

 孟子卿以下必有圭田圭田五十畒

于家買桂炊白玉

 ⿱⺾⿰𩵋禾 -- 蘇秦曰使臣食玉炊桂見𢧐囯策山谷前集又有詩云

 薪桂炊白玉

   贈朱方李道人

顴骨横穿夀門過年比数珠剰三顆

 傳灯録趙州従諗禅師傳俗夀一百二十歳嘗有人問

 師年多少師云一穿数珠数不足

橫吹鉄笛如怒雷囯𥘉旧人唯有我

 刘禹錫与⿰⿱亚⿰口亅欠 -- 𰙔者米嘉荣云旧人唯有米嘉荣

   戯題曽処善尉厅二首

雞塒啄鴈如鴐鵝

 詩雞栖于塒子虚賦弋白鵠連鴐鵝

万里天衢且一波宫錦絡衫弓石八与人同狀不同科

 論語為力不同科

   右超然䑓

茅茨中安一牀

 退之送張道士云臣有膽与𰚾不能死茅茨維摩經

 摩詰即以神力空其室内唯置一床以疾而卧

天女元非丗間色道人今日八関齋

 南史𡊮粲傳宋孝武即位迁侍中文帝諱日群臣並於

 中㒷寺八関齋中食竟粲别与黄門郎張淹更進魚肉

 食何尚之宻以白孝武並免官南史又云呉㒷有項羽

神太守到必須祀以跪下牛李安人不与又於厅上設

八関齋俄而牛死道人山谷自謂也按釋氏書戒有八

 一不殺二不偷盗三不邪婬四不妄語五不飲酒六不

坐髙廣大牀七不着花鬘瓔珞不用香油塗身熏衣八

 不自⿰⿱亚⿰口亅欠 -- 𰙔舞不得輒往𦗟不過中食此八戒名八関齋戒

関者閉也森也

莫散花来染衣裓

 天女散花見维摩經裓古得切衣前襟也弥陀經曰西

 方垩衆以衣裓盛花奉諸佛

    右不動菴

   𭔃上髙李令懐道

    上髙𨽻筠州

李侯湖海士

 魏志陳登傳元龍湖海之士

𤓰葛附婚友

 晋王導傳相与有𤓰葛書盤庚至于婚友

平生各轉蓬

 轉蓬見上

未曾接樽酒

 司馬迁报任安書云未嘗衘杯酒接殷勤之𭭕

𭔃声維劳勤

 見上

江路常永乆莭物居然秋

 莊子山木篇居然不免於患

蛻䖝悲髙栁

 謂蝉也

傳聞闢斈館皷士薦豚韭

 礼内則豚春用韭秋用蓼

能使珥筆黔

 黔謂黔首也史記秦紀更名民曰黔首珥筆見上

稍知忠信有

 論語十室之邑必有忠信

驕虎縮𤓰距詩礼開戸牖事勝感邦

 渊明感二踈云餘荣何足頋事勝感行人

伐山謀不朽

 漢地理志以漁獵山伐爲業左傳㐮二十四年春穆叔

 如晋范宣子逆之問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謂

 也穆叔曰鲁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旣没其言立其是之

 謂乎豹聞之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

 乆不廢此之謂不朽

武功筆如椽

 晋王珉傳夢人以大筆如椽与之

文字爛瓊玖謂予有書癖

玖書癖見第一卷注

篆冩科斗不珍金石刻要我一揮肘安知乃児戲

 漢周亞夫傳郷者覇上𣗥門如児戲耳

敢傳万丗後摩拂㓜婦篇

 後漢蔡邕題曹娥碑云黄絹㓜婦外孫虀臼

慙非換鵝手

 見王羲之傳

公其勤勞來

 小雅鴻鴈万民離散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

嘉政民父母不用琢蒼崖豊碑在人口

 礼公室視豊碑詩意謂姓⿱⺾⿰𩵋禾 -- 蘇人作碑山谷爲書末章言

 但能勞來安定則民事之如父母所謂道上行人口似

 碑无用此也

   謝文灝元豊上文藁

虎豹文章非一斑

 見上

乳雉五色蜃胎寒

 書山龍華䖝䟽云華䖝雉也雉五色象草華也楊雄賦

 剖明月之珠胎呉都賦蚌蛤珠胎尔雅蚌𠲒漿注蚌即

 蜃也

天生材器各有用

 太白將進酒云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還復來

相如名独重太山

藺相如傳退而譲頗名重太山

風流小謝宣城後

 南斉書云謝朓字玄暉轉中書郎出爲宣城太守而南

 史不載太白宣州謝朓楼餞别詩蓬萊文章建安骨中

 間小謝又清發

少年如春膽如斗

 見上

𥙿陵書藁公不朽

 永𥙿乃神宗陵

持心鉄石要長乆

 魏武帝令長史王必曰忠能勤亊心如鉄石囯之良吏

 也

   讀方言

    楊雄著此書名曰輶軒使者絶代語釋别囯方

    言其荅刘歆書云成帝時天下上計孝廉及内

    郡衛卒㑹者雄常把三寸弱翰賫油素四尺以

    問其異方語㱕即以鈆擿次之於槧云云

八月棃𬃷紅

 杜詩庭前八月棃𬃷熟

繞墻風自落江南風雨餘末斍衣衾薄壁䖝憂寒來催婦

織衣去声

 斫音二字元注也

荒畦𣏌菊花猶用充羮臛

 招䰟云露雞臛觹注云有菜曰羮无菜曰臛斉民要術

 有羮臛法一門大率以肉作羮臛耳促織𣏌菊見上

連日无酒飮令人風味𢙣頗似楊子雲家貧官落魄

 楊雄傳何爲官之拓落也𮠑食其傳家貧落魄魄音薄

忽開輶軒書澁讀勞輔齶虚堂漏刻間九土可領略

 宋玉登徒子賦云少曽逺逰周覧九土李善曰九土九

 州之土也

願多載酒人喜我識字愽

渊明詩云子雲性嗜酒家貧无由得時頼好亊人載醪

祛所惑觴來為之尽是諮无不塞

設心更自𥬇欲過屠門嚼

文選曹子建書過屠門而大嚼雖不得肉貴且快意注

 云桓子新論人聞長安楽則出門向西而𥬇知肉味羙

對屠門而大嚼

徃時抱經綸待價一丘壑

 論語云待價見語班固叙傳漁釣於一壑栖遲於一丘

 一丘

卜師非熊羆

 史記齊太公丗家云吕尚以漁釣干周西伯西伯將出

 獵卜之曰所𫉬非龍非鱺非虎非羆所𫉬伯王之輔西

伯獵果遇太公立為師

夢相解靡索

書髙宗夢得說㑭以形旁求于天下說築傳岩之野惟

肖爰立作相䟽曰皇甫謐云髙宗夢天賜賢人胥靡之

衣使百工冩其形旁求于天下果見築岩者胥靡其衣

帯索執役于虞SKchar之間

所欲吾未奢

史記淳于髠傳所欲者奢

倘使耕可穫

楊子法言耕不穫獵不享耕穫乎

今年羙牟麥㕑饌豐餅拓

歐陽公㱕田録湯餅唐人謂之不托今俗謂之餺飥矣

束晳餅賦有饅頭薄持起溲牢九惟饅頭至今存余

曉何物

摩莎腹中書妥知非糟粕

說郝𨺚曬腹中書莊子所讀者古人之糟粕巳見上

注此萹言索寞无酒因讀方言願多有好事者載酒肴

来問竒字因得大嚼耳古者固有抱經綸之術而隠於

築釣後爲師爲相我則異於此所望不奢也(⿱艹石)使麥田

豐而冨湯餅足矣



山谷外集詩注卷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