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一 山谷外集詩註 卷二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三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二

 古詩

   謝張㤗伯恵黄雀鮓

去家十二年黄雀慳下筯

 晋何曾傳日食萬錢猶曰無下筯處

笑開張侯盤湯餅始有助

 束晳餅賦云湯餅爲最

蜀王煎藙法醢以羊彘兎

 自注云俗謂亥夘未餛飩内則三牲用藙注云藙煎茱

 茰也正義曰賀氏云今蜀郡作之三牲牛羊豕

麥餅薄於紙𠲒漿和醎俗鹹字酢秋霜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糓

 詩云食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糓

一一挾蠒絮

 東坡詩披綿黄雀謾多脂

飛飛蒿艾間入網輙萬數烹煎冝老稚罌𦈢爱護南包解

京師

 老杜北征詩粉黛亦解包

至尊所珍御

 文選西京賦侈靡踰乎至尊退之李花詩冰盤夏薦碧

 實脆斥去不御慙其花此御字之意

玉盤登百十睥睨輕桂蠧

 漢陸賈傳尉佗獻桂蠧二器注桂蠧桂樹蠧虫

五侯噦豢豹

 西漢𮦀記婁護傳㑹五侯間競致竒膳護合以爲鯖丗

稱五侯鯖文選枚叔七發云山梁之餐豢豹之胎退之

 南山詩思想甚𠲒

見謂羙無度

 見詩

瀕河飯食漿𤓰𦵔巳佳茹

 漢食貨茹有畦

誰言風沙中郷味入供具

漢荆王刘澤傳請張卿臨親脩具注曰具供具也又叙

 傳云迎延滿堂日爲供具

坐令親饌甘更使客得與

 郭林宗傳茅容殺雞爲饌林宗謂爲巳設旣而以供母

 自以草𬞞與客同飯山谷用此意而反其詞

蒲隂雖窮僻

 蒲隂祁州所治縣也張㤗伯官於此

勉作三年住願公且安樂分𭔃尚能屢

   次韻謝子髙讀淵明傳

枯木嵌空微暗淡

 老杜詩云嵌空大始雪嵌丘衘切

古器雖在無古絃

 晋陶潜傳蓄素琴一張弦徽不具每朋酒之㑹則撫而

 和之曰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聲

䄂中政有南風手誰爲聽爲傳

南風手謂舜作五弦之琴以⿰⿱亚⿰口亅欠 -- 𰙔南風司馬迁答任安書

 云諺曰誰爲爲之孰爲听之盖鍾子期死伯牙終

風流豈落正始後

 晋衛玠傳不意永嘉之末復聞正始之音

甲子不數義熈前

 南史陶潜傳所著文章義熈以前明書年號永𥘉以來

 惟云甲子

一軒黄菊平生事無酒令人意缺然

 渊明九日時序云秋菊盈園而時醪靡至莊子吾自視

 缺然

   奉答子髙見贈十韻

桞徑雨着綿竹齋風隕籜

 詩十月隕籜

屏處人事少

 漢竇嬰傳謝病屏居南山下

晴餘鳥聲楽

 左傳鳥烏之聲楽

詩卷墯我前謂從天上落君有古人風詩如古人作

 魏志毛玠傳云大祖以素屏風素慿几賜玠曰君有古

 人之風故賜君以古人之服

簞瓢謝膏梁

 簞飄見語孟子云所以不願人之膏梁之味也注膏梁

 細𥹭如膏者也

翰墨化糟粕

 莊子曰桓公讀書於堂上輪扁斵輪於堂下問桓公曰

 敢問公之所讀者何言𫆀公曰聖人之言也曰聖人在

 乎公曰巳死矣曰然則孔之所讀者古人之糟粕而已

誤𮐃東海觀吾淺乃可酌真成聞道百自謂莫巳(⿱艹石)

 杜詩真成浪岀遊莊子云秋水時至兩涘渚涯之間不

 辨牛馬河伯欣然自喜順流而行至于北海東面而望

 不見水端河伯歎曰野語有之聞道百以爲莫巳(⿱艹石)

 我之謂也

謝生石藴玉

 陸機文賦云石韞玉而山輝

志尚本丘壑雖無首陽粟飲水亦不𢙣

 史記伯夷叔齊傳二人義不食周粟餓死於首陽山晋

 謝道藴傳王𭅺逸少子不𢙣

跫然何時來爲我一發薬

 莊子曰列子謂伯昏瞀人曰先生旣來曽不發薬乎跫

 然見上

   次韻孔著作早行

棄置鉏犂就車馬

 選詩棄置勿重陳退之詩起身自犂鉏

從來計出古人下

 退之詩之罘别我去計出栢馬下

塵埃好在三尺桐不疑萬丗期子野

 琴操曰琴長三尺六寸六分象三百六十六日左傳昭

 八年石言于晋魏榆晋侯問於師曠對曰云云叔向曰

 子野之言君子哉注云子野師曠字晋成公綏琴賦云

 伯牙彈而駟馬仰秣子野揮而玄鶴鳴

明經使者著書郎風雨乘馹忘夙夜

左傳昭五年楚子以馹至於羅汭注馹傳也

囬車過門問無恙

退之書云問無恙外不睱出一言

何意深巷勤長者

陳平傳家乃負郭窮巷以席爲門然門多長者車轍

聖師之後蓋多賢

 左昭七年吾聞將有逹者曰孔丘聖人之後也

領畧丗故有餘暇

 選詩領畧歸一致又云丗故尚未夷

白而長身雖不見好古發憤尚𩔖也

 韓文孔戣墓誌曰孔丗三十八吾見其孫白而長身寡

 𥬇與言其尚𩔖也語信而好古又發憤忘食

自然身好警露鶴

 李義山詩鶴應聞露𧊵亦爲花忙

每先鳴雞整𥘉駕

 選詩整駕粛時命

北行河決所至郡

 此詩先言明經使者又言北行河決盖比之漢平當也

 平當傳云以明經爲愽士又云以經明禹貢使行河行

 下更反

粛粛王命哀鰥寡

 詩粛粛王命仲山甫將之

力排滹沱避城郭

 後漢王覇傳光武南馳至下曲傳聞王郎兵在後及至

 呼沱河令覇徃視之覇詭曰冰堅可渡下曲陽漢属鉅

 鹿郡今入祁州北城縣呼沱所在於此可見

深澤疲民且田舎賈生三䇿藏𮌎中

 漢溝洫志賈譲奏言治河有上中下三䇿

羿矢百中不虚捨

 羿射官也南宫适云羿善射孟子云逢𮐃學射於羿此

尭以前羿也寒浞虞羿于田殺而烹之此有窮后羿也

 詩云捨矢如破周紀飬由基去桞葉百歩而射之百發

 而百中

行歸定拜閞内侯但賜黄金恐非價

 平當傳又云至丞相以冬月賜爵閞内侯注云以冬月

 非封侯時且先賜爵也非價謂功大賞輕如市物之不當價

   次韻无咎閻子常携琴入村

士寒餓古猶今

 列子曰五情好𢙣古猶今也四躰安危古猶今也丗事

 苦楽古猶今也変易治乱古猶今也

向來亦有子桑琴

 莊子云子輿與子桑友而淋雨十日子輿曰子桑殆病

 矣褁飯而徃食之至子桑門則(⿱艹石)⿰⿱亚⿰口亅欠 -- 𰙔(⿱艹石)哭鼔琴曰父𫆀

 母耶天乎人乎有不任其聲

𠋣楹嘨⿰⿱亚⿰口亅欠 -- 𰙔非寓滛

 列女傳曰魯⿰氵𭝠 -- 𣾰室女𠋣柱而嘨隣人婦曰子欲嫁乎女

 曰吾憂魯君老而大子少也

伯牙山髙水深深見上萬丗丘壟一知音

即前篇不疑萬丗期子野

閻君七絃抱幽獨見上晁子爲之梁父吟

 𥹭父吟云歩出城東門遥望蕩隂里里中有三墳纍纍

 正相似問是誰家墳田疆古冶氏力能排南山文可絶

地紀一朝𬒳䜛言二桃殺三士誰能爲此謀相國齊晏

子嘗見山谷冩此詩且䟦云陳壽叙武侯躬耕隴畒好

爲梁父吟語势旣不盡其意 又失載此詩此盖好簡

 之過余觀武侯此詩乃以曹公專囯殺楊脩孔融荀彧

 耳旣作此詩時時爲客⿰⿱亚⿰口亅欠 -- 𰙔之故云尓乎

天寒絡緯悲向壁

 謂蟋蟀居壁也蟋蟀一名絡緯見炙轂子雜録

秋髙風露聲入林冷𢇁枯木拂蛛網十指乃能冩人心村

村擊鼔如鳴鼉

 李斯書云建翠鳯之旗樹靈鼉之鼔

豆田見角糓成螺

 晋石崇及衛SKchar傳皆言飯化爲螺此借用以言糓成殻

歳豐寒士亦把酒滿眼飣餖梨𬃷多

 退之詩飣餖魚菜贍

晁家公子屢經過𥬇談與丗殊臼科

退之石鼔⿰⿱亚⿰口亅欠 -- 𰙔爲我度量掘臼科

文章落落映晁董詩句徃徃妙隂何

隂鏗何遜也杜詩頗學隂何苦用心

閻夫子勿謂知人難使琴抑怨乆不和明光晝開九門肅

 漢武帝大𥘉四年起明光宫師古曰三輔黄圖云在城

 中老杜詩汝翁草明光

不令髙才牛下⿰⿱亚⿰口亅欠 -- 𰙔

 琴操曰寗戚飯牛車下叩牛角而啇⿰⿱亚⿰口亅欠 -- 𰙔南山粲白石

 爛生不逄尭與舜禅短布單衣𦆵至骭長夜漫漫何時

 旦齊桓公聞之㪯以爲相

   贈答晁次膺

次膺豪健如霜鶻空拳誤掛田犬牙

漢李陵傳士張空拳音絭杜詩霜鶻不空拳山谷用少

 陵語當音權

果輸司空城旦作

 漢轅固傳大后怒曰安得司空城旦書乎按刑法志云

 安爲城旦舂

付與歩兵厨人家

 晋阮籍傳籍聞歩兵厨營人善醸酒

野馬横郊作疑水

 莊子野馬也

牽牛引竹上寒花無酒醉公不甚惜誦公五字使人嗟

   春遊

終日桃李蹊

 李廣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春風不相識

 大白詩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愇

同我二三子承我作意力把酒忘味着㸔花了香寂

楞𫿞經云香𫿞童子白佛言見諸比丘燒沉水香香氣

寂然來入鼻中

晴雲散長空曠蕩無限隔

杜詩是身如浮雲安可限南南都賦上平衍而曠蕩

身爲胡蝶夢見上本自不漁色

 礼坊記諸侯不下漁色

春蟲𭄿人歸謂杜䳌今我誠是客

 渊明詩家爲逆旅舎我如當去客文選詩人生天地間

 忽如逺行客歎逝賦云託末契於後生余將老而爲客

歸來翻故𥿄書尾見麟𫉬

 傳燈録古靈禅師傳其師在䆫下㸔經蜂子投䆫紙求

 出師曰丗界如許廣闊不肯出鑚他故紙驢年去此用

 其字左哀十有四年春西狩𫉬麟注云春秋絶筆於𫉬

 麟之一句

文字非我名聊取二三䇿

 楽天詩黄𥿄除書非我名孟子武城取二三䇿

   同尭民游靈源廖獻臣置酒用馬陵二字賦詩

靈源廟前木我昔見拱把

 外集刪去詩中有㑹靈源廟下池亭詩云繫馬著桞堤

 置酒臨魏城魏即北京也孟子拱把之桐梓注拱合两

 手也把以手把之也

七年身屢到「欎」中「寸」換成「彡」鬰䕃簷瓦

 退之聮句云紅皺曬簷瓦

春風響馬衘

文選海賦云海童邀路馬衘當蹊此借用以言馬口衘

 勒也

並轡客瀟洒更願少尹賢置酒意傾冩齋堂有佳處花柳

輕婭姹

樽前集和凝詞云婭姹含情嬌不語

蓮塘想舊葉稲畦識枯苴

 莊子曰其土苴以治天下釋文云土苴如糞草也

開閞抚洪河黄流極天㵼憶昔武皇來繫璧沉白馬從官

親土石襁負至鰥寡空餘瓠子詩哀怨逼騷雅

 漢溝洫志云孝武元光中河决於瓠子東南注鉅野發

 卒數万人塞瓠子决河於是上以用事万里沙還自臨

 决河湛白馬玉璧令群臣從官自將軍以下皆負薪寘

 决河上旣臨河決悼功之不成迺作⿰⿱亚⿰口亅欠 -- 𰙔曰瓠子决𠔃將

 奈何云云

白圭自聖禹今誰定真假

 孟子云白圭曰丹之治水也愈於禹孟子曰子過矣禹

 之治水云云退之詩古聲乆埋㓕無由見真濫

晁子發讜言

 文選東都賦讜言引說注羙言也音黨漢書叙傳上曰

吾乆不見班生今日復聞讜言注善言也

聖功諒難亜排河著地中势必千里下移民就寛閑何地

不耕稼此論似太髙

張釋之傳卑之無甚髙論

吾亦茫取舎有器可深川吾未之斈也

 溝■志云賈讓奏言治河有上中下三策今行上策徙

 兾州之民當水衝者决𥠖陽遮害亭放河入海河西簿

 太山東薄金堤埶不能逺泛濫朞月自定今瀕河十郡

 治堤𡻕費且萬萬及其大决所殘無數如岀數年治河

 之費以業所徙之民且以大漢方制萬里豈其與水争

 咫尺之地哉此功一立河定民安千載無患故謂之上

 策禹貢隨山濬川注謂深其流此語盖指時事按實録

 且叅以諸書其大要云元豐元年知制誥熊本分司西

 京判大名府文彦愽放罪𥘉選人李公義請爲鐡龍𤓰

 内侍黄懷信以爲未盡更作濬川把謂禹所用濬川者

 也時王安石爲相信其說乃置爲濬川司以都水監丞

 范子淵制之旣而子淵奏功未賞乃言䟽導水𫝑悉歸

故道岀民田數萬頃朝廷下大名府保奏文彦愽言小

臣興利誣罔詔本行視坐附㑹彦愽報不以實故謫

洪河壯𮗚遊

桞子厚天說云築爲墻垣城郭臺謝𮗚游又駞傳云

長安豪冨人爲遊𮗚又永州新堂記云乃作棟宇以爲

觀遊

太府佳友朋春色挽我出東風如引繩

退之張中丞傳後叙云引繩而絶之其絶必有處

昏昏版築氣

退之詩海氣昏昏水拍天孟子傳說舉於版築

王事始繁興大堤如連山

退之詩花艶大堤倡

小堤如岡陵

 詩如岡如陵

増卑更培薄

 賈讓又云若乃繕完故堤增卑培薄勞費無巳此最下

 䇿也

萬杵何登登見詩憶昨河失道平原魚可罾

 漢陳勝傳置人所罾魚腹中退之詩有蛟寒可罾

田萊人未復

 詩楚茨序田萊多荒注云田廢生草曰萊

瘡大國方懲忽念耒耜閑爲民保丘塍百縣伐鼛出

 周禮鼔人以鼛鼔鼔役事

夜半廢曲肱見語吾儕愧禄廪游衍事鞍乗

 詩昊天曰旦及尓游衍

晁子漢公孫新去司馬丞岀幹大農部

 漢食貨志桑弘羊請置大農部丞數十人分部主郡國

才術見嗟稱

 鮑明逺白頭吟云周王日淪惑漢帝益嗟稱

我㘴廣文舎七年讀書燈結髮入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肯謂河難慿

 語𭧂虎慿河

尓來觸事短癡甚霜前蠅

退之詩癡如遇寒蠅

丗味極淡薄

 退之詩我老丗味薄

不了人𢜤憎唯得一巵酒尚能别淄澠

南子曰淄澠之水合易牙嘗而知之列子亦云水經

 曰淄水岀㤗山萊蕪縣原山澠水岀營丘城東丗謂之

漢湊水入于時水

所以對樽爼未曽問斗升

杜詩仍嗔問升斗

酌我良巳多狂言恐侵陵

漢盖寛饒傳許伯入第丞相御史將軍中二千石皆賀

寛饒不行許伯請之廼徃許伯自酌曰盖君後至寛饒

 曰無多酌我我廼酒狂丞相魏侯𥬇曰次公醒而狂何

必酒也禮記經解倍畔侵陵之敗起矣漢李廣傳廣三

 子曰當戸椒敢敢男禹與侍中貴人飲侵陵之莫敢應

暮雲吞落日歸鳥求其朋

 詩嚶其鳴矣求其友聲

冷官僕馬瘦及門皷騰騰

 杜詩廣文先生官獨冷退之詩擊鼔騰騰樹赤旗

   奉和王丗弼𭔃上七兄先生用其韻

宫槐弄黄黄

退之詩黄黄蕪菁花

蓮葉緑婉婉

退之元和聖德詩婉婉弱子今以新荷嫰緑也

時同二三友竹軒涼夏晚駕言都城南

太名府北京也故言都城

以望征車返何知苦淹囬及此秋景短愁思令人瘦

文選古詩思君令人瘦杜逺遊令人瘦

舉目道路逺西風脫一葉

 文選月賦洞庭始波木葉微脫杜詩風雨秋一葉

薦士聞郷選

𬒳檄試郷舉進士也

簡書催渡河

 詩畏此簡書

賔客不得展

 檀弓展墓而入注云展省視之

憂對萱叢

 詩焉得諼草言樹之背毛云諼草令人忘憂背北堂也

 釋音云諼本作萱嵇康飬生論合𭭕蠲忿萱草忘憂

婦病廢巾盥

 内則婦事舅姑進盥少者奉槃長者奉水請沃盥盥卒

授巾

言趍厭次城

厭次見上

鞭馬倦長阪

文選曹子建詩秋蘭𬒳長坂又陸韓郷詩駿足思長阪

𬃷林蔽天日交隂不容繖仰㸔實離離憶見花纂纂

文選笙賦云詠園桃之夭夭⿰⿱亚⿰口亅欠 -- 𰙔𬃷下之纂纂⿰⿱亚⿰口亅欠 -- 𰙔曰𬃷下

纂纂朱實離離宛其落矣化爲枯枝注云古咄喑⿰⿱亚⿰口亅欠 -- 𰙔

𬃷下何攅攅榮華各有時𬃷𥘉欲赤時人從四边來𬃷

適今日賜誰當仰視之

異郷懷節物不共斟酒盞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下馬入深鎻𫿞鑰𬋩諸生

所程書捃束(⿱艹石)稭稈

後漢范丹傳捃拾自資禹貢三百里納秸服注秸藁也

釋文秸本作稭工八反

蜜燈坐囬環

𢈔信集中有燈賦云香燈燃蜜氣𮦀燒蘭桞子厚詩囬

環駈萬象

丹硯精料柬披榛拔芝蘭

 文選趙景珍書披榛覔路

断石収琰琬

 上林賦朝采琬琰和氏出焉

紛爭一日亊聲实溷端窽

 六家指要其实中其聲者謂之端實不中其聲者謂

天球或棄遺

顧命曰天球河圗在東序

斗筲尚何算

見論語

西歸到官舎塵上昏案板寒窗穿碧䟽

文選天台賦彤雲斐舋於翼櫺皦日烱晃於綺䟽注櫺

窗間子也刻爲綺文謂之綺䟽鮑明逺詩朱雀文窗韜


碧䟽

潤礎閙蒼蘚

南子云山雲蒸柱礎⿰氵閠 -- 潤

詩書鵲巢翻帷幔蛛𢇁𦊰果知兄未來光隂坐晼晚

宋玉九辯日晼晚其將入

昨𮐃叔父報亦歎音書簡

叔父謂黄廉字夷仲也王介甫薦爲司農寺幹當公事

 命同司農正程之才体量河北河東災傷道除知司農

 寺丞以荒政十二爲科條自昨𮐃叔父報至貂狐無余

暖皆言体量賑済辛勤之狀詳見山谷遺文夷仲行狀

薄言使亊重激切𬒳天遣

 髙僧傳僧嵬戒行𫿞㓗有一女子𭔃𪧐自稱天女以上

 人有德天遣我來嵬曰無以革囊見試此摘其字北史

 李元忠傳孫騰曰此君天遣來不可違也李長𠮷詩天

 遣裁詩作花骨

逋流一方病責任嫓和扁

 左昭晋侯求醫於秦秦使醫和視之史記扁鵲姓秦名

 越人

咨詢懷靡及

詩皇華周爰咨諏又每懷靡及

不皇暇息偃

詩采薇不遑啓処北山或息偃在牀

嚼冰進糜飡衝雪踏層巘𫿞霜八月飛貂狐無餘煗

 見上

念嗟叔母劉窮年𭔃甥館

 行狀又云娶刘氏屯田貟外𭅺致仕渙之女夷仲往河

 也而刘氏終年留其父母家也孟子曰帝舘甥於弍室

 注謂妻父曰外舅謂我舅者吾謂之甥尭以女妻舜故

 謂舜甥也

尚怜公初𭶑誘掖到昭宛

公𥘉昭宛疑是夷仲子姪小字如前集稱阿巽及相與

睦也

庭堅薄才資行又出畦町

莊子彼且爲無町畦亦與之爲無町畦

浮雲與丗踈短綆及道淺

莊子褚小者不可以懷大綆短者不可以汲深退之詩

 級古得脩綆

匠伯首蹔囬大樗終偃蹇

意謂雖受知諸公終無心進取莊子匠石之齊至乎曲

轅見檪社樹其大蔽牛匠伯不顧遂行釋音曰匠伯石

 字也

斈宫尸廪入奉飬闕豐腆斈徒日新聞孤陋猶旧典

斈記孤陋而寡聞時用王氏經斈取士也

小材時困我持斵問輪扁

 元注云復用此一韻事異似不害輪扁見上

大材我屈渠越雞當蜀𡖉

莊子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雞不能伏鵠𡖉

未能引分去恋禄幸苟免

退之瀧吏詩官不自謹慎冝即引分徃

平生報一飽從事極黽勉

老杜云常擬報一飯小雅云黽勉從事

豈如不見収放身就閑散

退之進斈解云投閑置散

思伯卧江南

 伯即七兄也

无心趣軒冕

 軒冕見上

龐公跡頗親黄蘖門屡欵

 居士黄蘖龐藴希運禅師傳燈録皆有傳

齋餘佛飯香

 維摩經云有囯名衆香佛号香積維摩詰問衆菩薩誰

 能致彼佛飯維摩詰不起于座化作菩薩到衆香界礼

 彼佛足於是香積如來以衆香鉢盛滿香飯與化菩薩

 化菩薩以滿鉢香飯與維摩詰

茶沸甘露滿

 陸羽顧渚山記云豫章王子尚訪曇済道人於八公山

 道人設茶茗子尚味之曰此甘露也何言茶茗

逄人問進退餘事𭔃一莞

 論語夫子莞尓而𥬇

仲父挾髙材甘為溝中断

 元注云音短莊子云百年之木破爲犠樽而文之其断

 在溝中比犧樽於溝中之断則羙𢙣有間矣其於失性

 一也退之木居士詩爲神詎比溝中断遇賞還同㸑

青黄可犧樽

 退之犧樽青黄乃木之災

薦廟配瑚璉

 語曰何器也曰瑚璉也注云𮮐稷之器

季父有逸㒷未嘗入都輦

 文選潘安仁詩自我違京輦

臨流呼釣船拂石弄琴阮

唐元行冲傳有人破古冡得銅器似琵琶身正元行冲

 曰此阮咸所作器也命易以木絃之其聲清亮楽家謂

 之阮咸

雍容從朋友林下追游衍見上田園雖足楽及時思還返

隂寒木嗚條

 論衡五日一風風不鳴條

望損𠋣門眼

 囯䇿王孫賈事閔王閔王岀走失王之處其母曰汝朝

 出而晚來則吾𠋣門而望汝暮岀而不還則吾𠋣庐而

 望汝今事王王出走汝不知其處汝尚何歸

南枝喜鳴鵲

 魏武短⿰⿱亚⿰口亅欠 -- 𰙔行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

尺素託黄犬

 晋陸機傳機有駿犬名曰黄耳覊寓京師乆無家問𥬇

 語犬曰我家絶無書信汝能齎書取消息否犬摇尾作

 聲機乃為書以竹筩盛之而繫其頸犬尋路南走遂至

 其家得報還洛歳以爲常文選楽府云呼童烹鯉魚中

 有尺素書

又以窀穸留

 左㐮十三春秋窀穸之事

歸期指姑洗

月令季春之月律中姑洗

𭔃聲問僧護

僧護當是子姪小字

兒髮可以綰妙言對賔客稱渠万金産

退之贈張籍詩云有兒雖甚憐教示不免簡君來好呼

 出踉蹡越門限惧其無所知見則先愧報昨因有縁事

上馬挿手版留君住厅食使立侍盤醆薄暮歸見君迎

我𥬇而莞指渠相賀言此是万金産

尔來弄筆硯墨水𢙣翻建大字如栖鵶巳不作肥軟

刘禹錫詩小兒弄筆不能瞋涴筆書窗且賞勤盧仝詩

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鵶漢髙紀云秦形勝

之囯也地势便利其以下兵於諸侯譬猶居髙屋之上

建瓴水也注云翻瓴水言其向下之势易也

魯論未徹章正苦諸叔懶新詩開累𥿄

自此以下皆言王丗弼詩如月明如柘漿如砧聲筧水

聲也

欲罷不能卷見語逺懷託孤髙别思⿱⿵乃𰀁皿 -- 盈繾綣

詩以謹繾綣

秋月明夜潮柘漿凍金椀見上踈杵韻寒砧幽泉流翠筧

韻書云筧古典反以竹通水

吟哦口垂涎

杜詩道逄麴車口流涎

嚼味有餘雋

漢蒯通傳論𢧐囯說士亦自序其說号雋永注肥肉也

傳示同好人我家東床坦

東床坦腹見羲之傳

風煙意氣生揮毫冩藤繭

唐朝舒元輿傳有悲剡溪古藤文言以剡藤爲𥿄也法

書要録王羲之蘭亭序用蚕蠒𥿄䑕鬚筆北户録云晋

 宋間有一種𥿄長丈余就船抄之丗謂蠒𥿄

獵山窮鶉鴽

鴽女居切鴿也月令田䑕化爲鴽

𦋐海極蝦蜆

苐四卷代書云文章六經來汗漫十牛車譬如𮗚滄海

 細大極龍蝦即此詩之意也

銀鈎乱眼膜

 晋索靖傳作草書狀曰草書之爲狀也婉(⿱艹石)銀鈎老杜

 云是時良醫即以金錍刮其眼膜

嘉句濯肺脘且言伯在野

 書君子在野

朋友必推挽五㤗列清庿

荀子蚕賦臣愚而不識請占之五㤗注云五㤗五帝也

 詩意以五帝比囯朝列聖周清庿祀文王也

聖緒今皇纉真儒運斗樞

 言神宗継統而荆公爲相也法言云魯不用真儒後漢

 梁啇賛𫳐相運動樞機

道化迪天顕

 書迪畏天顕小民注謂湯蹈道畏天明著小民

朝論惜村難逸民大蒐狝

 左隠五年春蒐夏苗秋狝冬狩

豈聞任方物

 書任土作貢又無有逺迩畢献方物

包貢遺羽簳

 書厥貢羽毛歯革又惟⿱𥫗困 -- 箘輅楛注楛牛矢幹

招車必翹翹

 左莊二十二年敬仲曰詩云翹翹車乘招我以弓豈不

欲往畏我友朋注逸詩也

前席思謇謇

易王臣謇謇

王甥欲好懷

王純字丗弼山谷妺壻也前云我家東牀坦亦指丗弼

 尓雅云姊妹之夫爲甥

髙意恐難轉

 詩我心匪石不可轉也自且言伯在野以下皆謂丗弼

詩中稱伯兄雖在田野間而朋舊在朝必能援引㪯逸

 民也丗弼此懷雖好而七兄之意不可轉也

長篇題逺筒封𭔃淚空澘遥知雲際開灰飛黄鍾管

 大玄經曰調律者度竹爲管蘆莩爲灰漠然無動寂然

 無聲冬至夜半黄鍾以應

   贈張仲謀

車如雞栖馬如狗

後漢陳蕃傳陳留朱震字伯厚三府諺曰車如雞栖馬

 如狗疾𢙣如風朱伯厚

閉門常多出門少去天尺五張公子

老杜贈韋七賛善詩時論同歸尺五天自注曰俚語云

南韋杜去天尺五前漢外戚傳云童謡曰燕燕尾涏

 涏張公子時相見

官居城南池館好

 杜詩宋公旧池館

徤児快馬紫游韁

杜詩朔方健児好身手洛陽伽藍記快馬健児不如老

 婢吹箎杜詩右持腰間刀左牽紫游韁自注云昔鄴下

 童謡曰青青御路楊白馬紫游韁

迎我不知沙路長髙榆老栁媚寒日枯荷小鴨凍野航津

人刺船起應客

陳平傳解衣臝而佐刺船

遥知故人一水隔下馬索酒呼三遲

 杜詩馬上誰家白面𭅺當堦下馬坐人牀不通姓字麁

豪甚指㸃銀瓶索酒嘗盧仝詩䓁閑對酒呼三遲屠羊

殺牛皆自在

𮪍奴𥬇言客竟癡

晋王述傳栢温欲爲子求婚子坦之言温意述大怒曰

汝竟癡𫆀

向來情義比𤓰葛萬亊略不置町畦

𮪍奴𤓰葛町畦並見上

追数存亡異憂楽燭如白虹貫酒巵

白虹貫日見邹陽傳

開軒臨水弄長笛

笛稱弄用晋栢温傳三調弄也

吹落殘月風凄凄城頭漏下四十刻破魔驚睡听新詩

楞嚴經云親見如來降伏諸魔今言睡魔也

君詩清壯悲節物政與秋䖝同一律

韓文由漢至今用一律

尓來更斍苦語工思婦霜碪擣寒月

曹子建七哀詩曰明月照髙樓流光正徘⿰彳囬 -- 徊上有愁思

婦悲歎有餘哀沈休文云髙樓切思婦蓋用子建語也

謝玄暉有搗衣詩

朱顔緑髮深誤人

孟郊詩酒人皆𠋣春髮緑病叟獨藏秋髮白

不似草木長青春

 文選潘尼詩予渉素秋子登青春注云素秋謂老青春

謂少

㓗身好䝨君自有今日相㸔進於旧以兹敢傾一盃酒為

大夫人千万壽

後漢岑彭傳以朔望問大夫人起居注云漢法列侯之

母方稱太夫人

  送薛楽道知鄖郷

   此詩云謝公巳葬而與謝師厚和答詩乃在其

   後尤不倫當别詮次

黄山葉縣連墻居

 汝州葉縣有黄成山山谷爲葉尉同官也

謝公席上對樗蒲䨇鬟女弟知桃李蚤許歸我舎中雛

 詩何彼禯矣華如桃李箋云㒷王SKchar與斉侯之子顔色

 俱盛也漢張耳傳舎中人皆𥬇此摘其字

平生同憂共安楽

 史記范蠡曰越王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楽

歳晚相望青雲衢去年樽酒輦轂下

司馬迁書云待罪輦轂下

各喜身爲反哺烏

文選𥙷亡詩嗷嗷林爲受哺於子注尓雅純黒而反哺

者烏也

城頭歸烏尾畢逋

 漢霊帝紀注云桓帝之𥘉京城童謡曰城上烏尾畢逋

 杜詩城頭烏尾訛

春寒啄雪送行車解佩我無明月珠

 列仙傳二女歩游江濵鄭交甫挑之女解佩與之數十

歩空懷无珮女亦不見詩曰何以贈之瓊瑰王佩漢邹

陽書曰明月之珠

折桞不對千里駒

折桞贈行也古⿰⿱亚⿰口亅欠 -- 𰙔曲有折楊桞无玉佩以贈送而徒折

 桞與千里馬不相稱也千里駒見前漢宗室刘德傳

念君胸中極了了作吏辦事猶詩書濁酒挽人作年少開

防心地亦時湏

楞𫿞經當平心地則丗界地一切皆平杜詩延州秦北

 户閞防猶未巳

鄖郷縣古民少訟但問自巳不閞渠

 民之治否在長吏之邪正尓

登臨一𥬇𩀱白髮冝城凍笋供行厨

 鄖郷属均州冝城属㐮陽府

人生此楽他事无行李道岀漢南都𭔃聲諸謝今何如

 文選張平子南都賦李善曰南陽郡治宛在京之南

 曰南都翰曰南都在南陽光武旧里以置都焉桓帝時

議欲廢之故衡作是賦漢之南都今鄧州也山谷継室

 南陽謝景𥘉師厚之女也自㐮陽至鄖郷必取道南

故詩云尓左㐮八亦不使一介行李告于寡君

謝公書堂迷竹塢

 莊子云桓公讀書堂上

手種竹今青青否我思謝公淚成雨屬公去𤂢壌下土

 鄧州治壌縣

   送張沙河逰薺魯諸邦

張侯去沙河三食鄴下麥

 沙河屬邢州鄴今相州也

筆力望晁董頗遭俗眼白

 晋阮籍⿰氵専 -- 溥能為青白眼見礼俗之士以白眼對之

平生斈經綸胸中負竒畫未論功活人

 後漢長沙大守張機仲景有南陽活人書

飽飯不常得

老杜但使殘年飽喫飯

妻寒尚賔敬

左傳𥘉曰季使過兾見兾鈌耨其妻饁之敬相待如賔

兒餓猶筆墨側聞共伯城

 共城縣属衛州

魚稻頗冝客又持

 後漢范丹字史雲里⿰⿱亚⿰口亅欠 -- 𰙔之曰甑中生塵范史雲釡中生

 魚范萊芜

欲徃立四壁

 馬相如傳家徒四璧立

平生貸米家十軰來簿責

 漢婁敬傳使者十軰來周亞夫傳吏簿責亜夫

囊无孔方兄

 晋魯褒錢神論曰親爱如兄字曰孔方

面有在陳色

 語在陳絶糧

守株伺投兔

 韓非子曰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兎走觸折頭而死因

 釋耕守株兾復得兎為宋人𥬇

歳晚將何𫉬廣道无人行春風轉沙石栖栖馬如狗

 語丘何為是栖栖者欤馬如狗見上

去謁東侯伯布衣未可量蒼髯身八尺魚乾要斗水

 得斗升之水然活矣見上注

士困易為德

孟子飢者易為食渴者易為飲史記平原君傳士方其

危困之時易德耳

譬之舉大木人借一臂力

 吕氏春秋云今㪯大木者前呼輿謣後亦應之此其於

㪯大木者善矣豈無鄭衛之音哉然不若此其冝也淮

 南子曰㪯大木者前呼邪許後亦應之余同吕覧莊子

 曰吾終身與汝交一臂而失之此摘其字

諸公感意氣

鮑明逺詩意氣相傾死何有

豈待故相識吾窮乏祖餞折桞當馬䇿

 左文十三繞朝贈之以䇿注䇿馬檛此詩盖以張沙河

 徃作遊士山谷以詩先焉庻幾諸人合力資之意氣相


感不必旧相識也

   送吴彦歸番陽

學省困齏塩

 文選沈休文有直斈省愁卧詩退之送窮文大斈四年

 朝韲莫塩

人材任尊奬倥侗祝螟蛉

 楊子斈行篇天降生民倥侗顓𮐃又曰螟蛉之子殪而

 逢蜾臝祝之曰𩔖我𩔖我乆則肖之矣

小大器罌旊

 退之詩旊大缾罌小

諸生厭晚成

 老子云大器晚成

躐學要儈駔

學記曰學不躐等   貨殖傳曰莭儈駔

摹書說偏旁

林罕有字源偏旁小說三卷其序云漢大尉𥙊酒許子

取其形𩔖作偏旁條例十五卷名之說

破義析名象

 此譏王氏字觧

九鼎奏簫韶爰居端不饗

臧文仲祀爰居亊見左傳莊子逹生篇云有鳥止於魯

郊魯君恱之爲具大牢以饗之奏九韶以楽之烏乃眩

 視憂悲不敢飲食今休欵啓寡聞之人吾告以至人之

德譬之(⿱艹石)載鼷以車馬楽鷃以鍾鼔也彼又烏能无驚

乎此亦譏王氏之斈前篇和王丗弼詩云斈徒日新聞

孤陋猶旧典亦此意

青衿少到門庭除晝閑敞

 詩子衿刺斈校廢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言斈子競趍

 新斈不至公堂也文選南都賦体爽塏以閑敞

竹風交槐隂三見秋氣爽時賴觧亊人載酒直心賞

楊雄傳好亊者載酒肴從之鮑昭詩心賞猶難恃謝玄

 暉詩懷人去心賞

呉即楚囯材

 左傳聲子說楚云雖楚有材晋實用之

幽蘭秀榛莾彦囯吐嘉言

 晋胡母輔之傳王澄曰彦囯吐嘉言霏霏不絶輔之字

 彦囯

子將喜標榜

 後漢許劭字子將覈論郷黨人物每月輙更其品題故

 汝南俗有月旦評

平生欽豪俊乆客慕郷黨

 文選不曽逺離别安知慕儔侣

虚齋延洒掃薄飯薦腒鮝

 礼内則夏冝腒鱐注腒乾雉鱐乾魚唐韻鮝乾魚腊也

 音息两反

詩句唾成珠

 文選詩咳唾自成珠老杜詩汝身巳見唾成珠

𥬇嘲愜爬蛘

 杜牧詩云杜詩韓筆忙時讀似倩麻姑𧉻処⿰扌𤓰 -- 抓

春夏頻謝除曽未厭來徃歸鴈多喜聲寒蝉停哀響黄花

滿籬落白蟻閙甕盎

 杜詩蟻浮仍臘味韓詩喧聒鳴甕盎

留君待佳節忽忽戒徂两

 文選謝玄暉詩⿰扌⿳丆⺝⿱冖友-- 擾⿰扌⿳丆⺝⿱冖友-- 擾整夜裝粛粛戒徂两

親戚傷離居

 檀弓吾離群而索居

交游念疇𭧽

 文選盧子諒詩借曰如昨忽爲疇𭧽疇曩伊何逝者弥踈

碁局無對曹樗蒲失朋長問君去爲何雲物愁莾蒼

 莊子云適莾蒼者三飡而返莾莫浪反蒼七蕩反白樂

 天春雪詩寒消春莾蒼自注云二字上聲又翼城北原

 作云野色何莾蒼自注云去聲

壽親髮斑斑千里勞夢想家雞藁頭肥

藁禾稈也頭有餘粒雞食之而肥藁頭用禾頭生耳字

 又云史斉本紀曰時有童謡云一束藁两頭然藁頭云

 者山谷摘字多此𩔖

寒魚受𦌘網甘㫖蔌中厨

 内則云㫖甘柔滑

伊唖弄文襁

東方朔傳伊SKchar亜者辝未定也SKchar一侯反亜烏加反刘

夢得詩咿唖轉井車宣紀在襁褓注云褓小兒𬒳也襁

小兒繃𥙷耕反史記趙丗家程嬰杵臼匿趙孤取他人

嬰兒負之衣以文褓

此行樂未央

詩夜未央

安知川𡍼廣

 渊明詩目倦川𡍼異

深秋上滄江逺水平如掌

 杜詩秦川對月平如掌

人生要得意壯士多曠蕩野鶴疲籠樊江鷗恋孤

 子虚賦東蘠彫胡蓮藕觚盧張揖曰彫胡菰米也郭璞

 曰菰蔣也

朱來丘壑姿不著芻豢飬

 孟子芻豢之恱我口

𭔃聲謝郷鄰爲我具两槳見上有路即歸田君其信非誑

韓詩臨分不汝誑有路即歸田

   薛樂道自南陽來入都留𪧐㑹飮作詩餞行

    入都謂至北京京即都也後漢有五都明皇幸

    蜀改成都爲南京杜詩云城闕秋生𦘕角哀自

    注云南京同两都得云城闕

薛侯本貴胄射䇿一矢中

 漢書儒林傳賛曰設科射策勸以官禄易旅之六五曰

 射雉一矢亡此倣其語左傳王召飬由基與之兩矢使

射吕錡中項伏弢以一矢復命注云一發而中

金蘭託平生

 易大傳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𤓰葛比諸從數囬尚成親見上况乃居連棟交游乃父子

講學連伯仲奴人通使孩稚接戯弄相憐負米勤

 家語子路見於孔子曰昔者由也事二親之時常食藜

 藿之實爲親負米百里之外親殁之後南遊於楚從車

 百乘積粟萬鍾累茵而坐列鼎而食願欲食藜藿爲親

 負米不可復得也

同力采蘭供

文選束廣微𥙷亡詩南陔孝子相戒以飬也偱彼南陔

言採其蘭眷恋庭闈心不遑安退之作孟先生詩云採

蘭超幽念亦用此事盖孟郊有母也供謂供飬其父母

苐三卷過家上冡云保身以爲供

每持君家書平安覷欵縫

顔師古匡俗正謬云今官曹文案於𥿄縫上記之曰欵

縫何也答曰此語出魏晋律令字林本作刻也古

者簿領皆用簡牘其編連之處於縫上刻記之呼爲

縫今𥿄縫上書名猶取旧語呼爲

秦人與吾炙憂樂一體共

 孟子曰𦒿秦人之炙無以異於𦒿吾炙

釋之廷尉曹微過成繫訟從此張長公不肯爲時用

張釋之傳釋之爲公車令劾太子不下司馬門不敬後

拜廷尉景帝立釋之恐用王生計景帝不過也歳餘爲

淮南相猶以前過也其子摯字長公官至大夫免以不

能取容當丗故終身不仕陶渊明集有張長公詩云逺

哉長公䔥然何事

丘阿無梧桐曲直不在鳯

大雅卷阿云鳯皇鳴矣于彼髙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

生涯谷口耕

鄭子真見上

丗事邯郸夢

異聞集道者吕翁經邯𢧐道上邸舎中有少年盧生自

歎其貧困言訖思寐時主人方炊黄梁爲饌翁乃探

懷中枕以授生枕兩端有竅生夢中自竅入其家見其

身冨貴五十年老病而卒 欠伸而寤頋吕翁在傍主

人炊黄梁尚未熟

自君抱憂

杜詩憂端斉終南澒洞不可掇

酒椀未忍齅

自注云借用

髙秋自南歸意氣稍寛縱黄花尚滿籬白蟻方浮甕

文選謝玄睴詩緑蟻方獨持注云釋名曰酒有汎斉浮

 蟻在上汎汎然

𥝠言助燕喜

 魯頌公魯侯燕喜令妻壽母詩意謂助其娱親之樂也

且莫戒輜重

漢李陵傳召陵欲使爲貳師將輜重

霜風獵帷幕銀燭吐螮蝀

 郭璞山海經序云案汲郡竹書及穆天子傳穆王見西

 王母取其玉石珍瑰之器金膏銀燭之宝今考之穆王

 傳則云天子之宝玉果璿珠燭銀注云有精光如燭鮑

 明逺芙蓉賦潤蓬山之瓊膏輝葱河之銀燭鄘囯風蝃

 蝀在東莫之敢指注虹也

宻坐幸頗𭭕

 文選曹子建書云得爲宻㘴李善曰曹大家欹器頌曰

 𠋣帝主之宻㘴

劇飲寕辝痛

 杜詩痛飲真吾師

踈鍾嗚曉撞小雨作寒霿廐馬䔥䔥鳴

 詩乘馬在廐又䔥䔥馬鳴

征人稍稍動九衢槐桞中縱緩青𢇁鞚

杜詩不反青𢇁鞚虚燒夜燭花

朱楼豪士集

謝玄暉詩迢遞起朱樓

紅䄂清⿰⿱亚⿰口亅欠 -- 𰙔

 退之詩清⿰⿱亚⿰口亅欠 -- 𰙔緩送感行人

河鯉献鱠材江澄解包貢

 禹貢楊州厥包橘柚錫貢

蟹擘鵝子黄

 老杜鵝兒黄似酒此借用

酒傾琥珀凍

杜詩春酒盃濃琥珀薄

㪯觴遥酌我發嚏知見頌

 邶囯風云寤言不寐願言則嚔箋云今俗人嚏云人道

我此古之遺語也盖寛饒云母多酌我

行行鞕箠倦短句煩屡諷

   次韻奉送公定

    謝師厚二子愔字公静悰字公定

去年君渡河

 君无渡河楽府篇名亦曰箜篌引

𬃷下实離離今年君渡河剥𬃷詠𡺳詩

 文選笙賦⿰⿱亚⿰口亅欠 -- 𰙔曰𬃷下纂纂朱实離離𡺳七月八月剥𬃷

直縁恩義重不惮鞍馬疲

南史衛敬瑜妻詩故人恩義重不忍復双飛

詩書半行李道路費歳時親交歎存亡斈問訪闕遺

 司馬迁書又不能拾遺𥙷闕故唐有𥙷闕拾遺之官

我多後時悔君亦見亊遲

史記范雎傳云穣侯智士也而見亊遲

定非児女知

漢髙紀吕公曰此非児女子所知

虚名無用處北斗與南

 小雅大東維南有箕不可以簸揚維北有斗不可以挹

 酒漿文選古詩南箕北有斗牽牛不負軛民無盤石固

 虚名復何益

燕趙游俠子

文選曹子建楽府云借問誰家子幽并游俠児郭景純

 詩京華游俠客

長安輕薄児

沈休文詩洛陽繁華子長安輕薄児後漢書曰李宝𭄿

 刘嘉且𮗚成敗光武聞告鄧禹曰孝孫素謹當是長安

 輕薄児誤之耳嘉字孝孫

狂掉三寸舌

 張良傳良迺称曰今以三寸舌爲帝者師

躐登九級墀

 杜詩飜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湏数

立談光隂移歃血盟父子

 左陳五父及鄭伯盟歃如忘注志不在於歃血

指天出肝脾

 退之作子厚墓誌云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泣涕誓

 生死不相背負真若可信

從來囯器重

韓安囯傳唯天子以爲囯器

見謂骨相竒

児寛傳見謂不習事

築岩發夢𥧌

書云說築傳岩之野

獵渭非熊螭

史記齊大公丗家周西伯將出獵卜之曰所𫉬非龍非

彲非虎非羆所𫉬覇王之符注彲勑知反索隠曰余本

亦作螭字

百工改䋲墨一丗擅文詞全人脰肩肩甕盎嫵且冝

莊子德充符篇云闉⿰𧾷攴支離無脤說衛靈公靈公恱之

而視全人其脰肩肩甕盎大癭說桓桓公恱之而

視全人其脰肩肩注云偏情一𪫬則醜者更好而好者

更醜也山谷詩意謂熈寕用人非賢而謂之賢賢則指

爲不肖也所謂游俠子輕薄児盖言當時新進少年趍

時苟合以口舌捷給躐等進用雖歃血而盟自謂披腹

而出肝脾其言皆不足信也王介甫素有重名稱爲囯

器其遇主得時如起於築岩釣渭而改制立法自眩文

詞附已者超迁之語不合意輒擯斥不用所謂恱闉⿰𧾷攴

攴離甕盎大癭而視全人无疾者乃詆爲醜𢙣也前集

神宗挽詞固云築釣収賢輔此詩含譏諷非一過可了

故詳言之

大槐隂黄庭女蘿綿絡之

莊子水中有火乃焚大槐大槐以喻用亊者黄庭經注云

黄庭以中得名今本云中庭詩云蔦與女蘿施于松桓

 以喻小人附離而進也

昭陽两兄弟還自妬娥眉工顰又冝𥬇

楚詞九⿰⿱亚⿰口亅欠 -- 𰙔云旣含睇𠔃又冝𥬇

百軰來茹咨

 周頌王𨤲尓成來咨來茹義云咨謀茹度汝有事當來

 謀之來度之

班姫輕鴻毛更合衆口吹

 漢成帝班倢伃傳始為少使俄而大幸後趙飛燕姊弟

 自微賤㒷寢盛於前譛告許皇后班倢伃挾媚道祝詛

 許后坐廢倢伃求供飬大后長信宫趙皇后傳云召入

 宫大幸有女弟復召入后旣立後寵少哀而弟絶幸為

 昭儀居昭陽舎飛燕外傳云后怒以杯抵昭儀裙昭儀

 泣曰娣忘共𬒳苦寒時邪今幸貴其忍相搏乎此事以

喻王吕𥘉爲黨而後乖争班SKchar以喻當時逐客也按实

録熈寕七年三月王安石知江寕軍府八年正月秘閣

校理王安囯追毀出身以來文字放歸田里汀州編𬋩

人鄭俠改英州𥘉王安石將罷相引吕恵卿執政恵卿

素與安囯有𨻶因俠獄抵安囯罪是年二月安石復相

自後王吕之交遂絶山谷時在北京韓非子云齊景公

曰去仲尼如吹毛耳乃遺哀公女楽哀公怠於政仲尼

之齊

引繩痛排根

自注云音㾗漢書SKchar夫傳竇嬰失埶亦欲𠋣夫引繩排

根生平慕之後棄者

𮐃蔽枉成帷唯恐岀巳上殺之如弈碁

左傳㐮二十八寗子視君不如弈碁

塵埃百年琴絶絃為鍾期

 見上注

落落虎豹文義難𬋩中窺

晋王獻之傳𬋩中窺豹時見一斑

至今楊子雲不與俗諧嬉歳晚草玄經覃思冩天維

書序研精覃思退之詩座上傾天維

脫身天禄閣危於剱頭炊

 𣈆顧愷之傳桓玄與愷之同在殷仲堪㘴共作危語玄

 曰矛頭浙米剱頭炊

卧聞䇿董賢閉門甘忍飢

摭言載秦韜玉貴公子行云却𥬇儒生把書卷斈得顏

 囬忍飢面

五侯盛賔客騶轡交横馳

楼護傳云王氏方盛賔客滿門五侯兄弟争名其客不

 得左右文選阮嗣宗詩走獸交横馳

時通問字人得酒未曽辝

楊雄賛云為郎與王莽刘歆並又與董賢同官云云又

云王莽時刘歆甄豐皆為上公莽旣以符命自立欲絶

其原以神前事而豐子尋歆子棻復献之莽誅豐父子

投棻四裔辝所連及便収不請時雄校書天禄閣上治

獄使者來欲収雄雄從閣上自投下幾苑莽聞之問其故

 廼棻從雄斈作竒字雄不知情有詔不問問字見上注

 董賢見倿幸傳

近者君家翁天與脫𮩴鞿

 荘子馬蹄篇連之以覊𮩸丁立陟立两切左傳云韓厥

 執𮩸離騷云余雖好脩姱以鞿羈兮注韁在口曰韁革

 絡頭曰覊退之𥙊子厚文云子之中棄天脫𮩸覊

巳爲⿱冝八 -- 𡨋⿱冝八 -- 𡨋鴻矰𥐊尚安施

 楊子法言鴻飛冥⿱冝八 -- 𡨋弋人何⿱𫂁么 -- 簒焉張良傳戚夫人泣涕

 上曰爲我楚舞吾爲(⿱艹石)楚歌歌曰鴻鵠髙飛一㪯千里

 羽翼巳就横海横絶四海又可奈何雖有矰𥐊尚安

 所施

飬蘭尋僧圃爱竹到水湄北闕免朝請西都分保𨤲

 書畢命康王命作𠕋畢以成周之衆命畢公保𨤲東郊

 律詩中有和師厚復官分司西京詩

文章九鼎重

 史記平原君傳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趙重於九鼎大吕

冨貴一𮮐累

漢書律曆志度長短者不失豪𨤲量多少者不失圭撮

𫞐輕重者不失𮮐累注云豪兎豪也十豪爲𨤲六十𮮐

 爲圭四圭爲撮音倉括反十𮮐爲絫十絫爲一銖絫來

 戈反亦音纍継之纍沈存中筆談云唐開元錢重二銖

 四絫今蜀中亦以十參爲一銖參乃古絫字相傳誤耳

趙良請SKchar園但爲啇君嗤

史記啇君鞅傳趙良見啇君曰君之危(⿱艹石)朝露尚欲延

 年益壽乎則何不歸十五都SKchar園於鄙啇君弗從五月

 而秦孝公卒太子立公子䖍之徒告啇君反發吏捕

弃甲尚文過兕多牛有皮

 左宣二年宋城華元爲植廵功城者謳曰睅其目皤其

 腹弃甲而復于思于思弃甲復來使其驂乘謂之曰牛

 則有皮犀兕尚多弃甲則那役人曰從其有皮丹⿰氵𭝠 -- 𣾰(⿱艹石)

 何華元曰去之夫其口衆我寡

出仕書掣肘

 見墨竹賦注

歸來菊荒籬

 渊明歸去來詞云三徑就荒松菊猶存

不爲五斗折自無三徑資

 昭明太子作渊明傳云謂親朋曰聊欲絃⿰⿱亚⿰口亅欠 -- 𰙔以爲三徑

 之資乎執事者聞之以爲彭澤令歳餘郡遣督郵至縣

 吏請曰應束帶見之渊明嘆曰我豈能爲五斗米折腰

 向郷里小兒即日解印綬去聀

勝箭洗蹀血

 老杜悲陳陶云群胡歸來血洗箭蹀血字見前漢書

歸鞍懸月支

 漢張騫傳匈奴破月氏王以其頭爲飲器王摩詰燕攴

 行云拔剱巳断天驕臂歸鞍共飲月支頭文選曹子建

 詩控弦破左的右發摧月支注云月支射帖也邯郸淳

 蓻經曰馬射左边爲月支三枚馬蹄二枚二說疑不能

 决故併列之

斯人万户侯造物付鑪錘

莊子大宗師篇皆在鑪錘之間耳

我觀史臣篇䟽略記糟醨

史記屈原傳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借其字以言糟粕

譬如官池蛙誰能問公𥝠

 晋惠帝紀帝嘗在華林園聞蝦蟆聲謂左右曰此嗚者

 為官乎𥝠乎或對曰在官地為官在𥝠地為𥝠

君懷明月珠簸弄滄海涯

 退之詩婆娑海水南簸弄明月珠

深房珮芳蘭固是王所SKchar

 退之詩処子窈窕王所妃苟有令德隠不腓

南貢尚包橘

包橘見前篇

漢濵莫大隨

左傳漢濵之囯隨爲大

每來促談麈

鹿之大者曰麈群鹿隨之視麈尾所轉故談者揮之見

祖庭亊宛

風生庭竹枝骯髒得家法伊SKchar不能爲

 漢趙壹傳有秦客者爲詩曰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

 伊SKchar北堂上骯髒𠋣門边

但聽呼樗蒲便足解人頥

 漢康衡傳康說詩解人頥

功成在漏刻

漢光武紀王尋王邑圍昆陽城自以為功在漏刻意氣

甚逸

頴利處囊錐

史記平原君傳平原君謂毛遂曰夫賢士之處丗也譬

(⿱艹石)錐之處囊中其末立見今先生處勝之門下三年於

此矣左右未有所稱勝未有所聞是先生无所有也毛

遂曰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使遂早得處囊中乃脫頴

 而出非特其末見而已

失势落坑穽

 退之詩失势一落千丈強

寒窀如愁䲭得馬折足禍

 淮南子曰近塞上之人有善術馬无故亡入胡人皆

弔之其父曰此何遽不為福平居數月其馬將胡駿馬

而歸人皆賀之其父曰何遽不為禍乎家冨馬良其子

好𮪍墮而折其髀人皆弔之其父曰何遽不為福乎居

 一年胡人入塞丁壯死者十九此獨以跛之故相保

亡羊多歧悲

列子云楊子之鄰人亡羊旣率其黨又請楊子之竪追

之楊子曰嘻亡一羊何追者之衆鄰人曰多歧路旣反

問𫉬羊乎曰亡之矣歧路之中又有歧焉吾不知所之

 所以反也心都子曰大道以多歧亡羊斈者以多方

喪生

屡敵因心計

屡當作慮食貨志桑私羊以心計

伏兵幾面欺

漢季布傳今噲面謾史記作面欺

長戈仰閞來

過秦論云仰閞而攻秦

吐欵受羇縻

南史范曄傳曄與孔熈先謀逆熈先望風吐欵辝𰚾

萬事只如此畢竟誰成𧇊

莊子曰有成與𧇊故昭氏之鼓琴也無成與𧇊故昭氏

之不鼔琴也自但听呼樗蒲至誰成𧇊皆言樗蒲也援

李翺集中有五木經其略云樗蒲五木玄白判厥二作

雉背雉作牛王采四盧白雉牛甿采六開塞今秃撅

全爲王駁爲甿又曰設閞二馬𥘉出閞疊行非王采不

出閞不越坑入坑有謫行不擇筴馬外一矢爲坑

爱君方寸間醇朴乃器師

 器師疑是吾師

安得擺俗SKchar2東崗並鉏犂由來在隂鶴不必振羽儀

 易中孚之九二鳴鶴在隂其子和之漸之上九鴻漸于

陸其羽可用爲儀

送行傾車盖載酒滿䲭夷

 漢陳遵傳自用如此不如䲭夷鴟夷滑稽腹大如壷

天髙木葉下

楚詞洞庭波𠔃木葉下

潦退河流卑屯雲搴六幕

退之詩夏槐作雲屯前漢礼楽志云紛云六幕浮大海

師古曰六幕猶言六合

新月吐半規

韓詩前夕雖十五月圎未滿規

人生㑹面難取醉听狂癡

杜詩主稱㑹面難一㪯累十觴取醉見上南史沈昭略

謂張約曰汝張約𫆀何乃肥而癡約曰汝沈昭畧𫆀何

乃瘦而狂昭略大𥬇曰瘦巳勝肥狂又勝癡

語穽發欺𥬇

退之詩詰屈避語穽

詩鋒犯嘲譏縣知履霜來

易履霜堅冰至

少别爲不怡天津媚河漢

 尔雅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津也注漢津也天漢

闕角掛秋霓

 闕角見餞薛楽道詩題下注

中有SKchar與神赤舌弄隂機

太玄云赤舌燒城吐水于缾測曰赤舌吐水君子以解

 崇也王延壽夢SKchar物賦云劓尖鼻踏赤舌退之雪詩譁

 譁弄隂機

夜光但十襲

闞子云宋之愚不汝瑕疵

去去善逆旅凍醪約重持山薬倒藤架紅棃帶寒㬢坐湏

𮪍奴還淹留歳恐朞

𮪍奴見上

无為出門念牽衣嬰孺啼

李曰詩兒女𭭕𥬇牽人衣

短韻願成誦時時𭔃相思

文選陸士衡文賦或托言於短韻退之𥙊文投义魚之

 短韻唐陸羽傳得南都賦不能讀危坐効羣兒囁嚅(⿱艹石)

 成誦狀韓詩願𭔃相思字

   種决明

后皇冨嘉種

楚詞橘頌云后皇嘉樹橘來服𠔃

决明著方術

 本草决明子注云俗方惟以療眼也道術時湏

耘鋤一席地

 老杜種蒿苣詩序云理小畦種一两席許詩云破塊数

 席間荷鋤功易止

時至𮗚茂宻縹葉資芼羮

内則芼羮注云芼菜也又云雉免皆有芼注云謂菜釀

緗花馬蹄实

緗謂淺黄色本草注云生子作角实似馬蹄俗名馬蹄

决明

霜叢風雨餘簸簸塲功畢

囯語单㐮子過陳川不梁野有𢈔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功未畢

枕囊代曲肱甘寢听芬苾

莊子云孫叔敖甘寢秉羽而郢人投兵詩苾芬載祀

老眼願力餘

囯策趙王曰秦之攻我也不遺餘力矣

讀書真成癖

晋杜預傳時王済有馬癖和嶠有錢癖武帝謂預曰卿

有何癖對曰臣有左傳癖

   都下喜見八叔父

    自此皆北京解官後所作雖編次稍失先後之

    序觀其大略可也

一別七冬夏

 山谷官北京留守文潞公留𠕅任遂跨七年故前詩云

我㘴廣文舎七年讀書燈又云七年身屡到欎欎䕃

幾書通置郵

孟速於置郵

⿱冝八 -- 𡨋鴻難借問江鯉多沉浮

⿱冝八 -- 𡨋鴻用蘇武亊江鯉用尺素亊又晋殷羡所致書

 皆投水中曰沉者自沉浮者自浮殷洪喬不作書郵

心因夢想去迹為山川留叔趍丹鳯闕身向卧龍洲

詩意謂叔先入京而身徃南陽巳乃㑹都下也閞中記

云建章宫元闕臨北道鳯在上故曰鳯闕也卧龍州當

南陽謝師厚南陽人今鄧州也苐二卷次韻師厚五

月十六日視田悼李彦深詩云南鴈傳尺素飛來卧龍

城彦深亦南陽人時同在郷里可見龍洲為南

邂逅入閞馬同時解轡鞦

考工記必緧其牛注閞東謂紂為緧緧亦作鞦

別後亊万端

後漢吴漢傳帝責漢曰比勑公千條萬端

向來身百憂咨嗟舊田園慟哭新松楸

 退之詩畢命依松楸

稍詢耆舊間太半歸山丘小児携婦子襁褓皆褁頭

漢衛青傳臣子在襁褓中杜詩去時里正與褁頭

青燈照逆旅呼酒濯乱愁破啼爲𥬇語

 文選刘越石答盧諶詩并序曰相與㪯觴對𰯌破啼爲𥬇

霜夜盡更籌歳寒叔舊莭况又髙春秋

 漢⿱⺾⿰𩵋禾 -- 蘇武傳陛下春秋髙

老松心梗槩緑竹氣和柔

 霍去病傳去病以和柔自媚於上張釋之傳馬頼和柔

言如不出口體若不勝裘

 檀弓云趙文子其中退然如不勝衣其言呐呐然如不

 出諸其口

徳音⿰氵閠 -- 潤九里

 河⿰氵閠 -- 潤九里本出莊子後漢郭伋傳帝勞之曰河潤九里

政亊無全牛

莊子云庖丁爲文惠君解牛惠君曰技盖至此乎庖丁

 曰始臣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

 全牛也

詩成戯筆墨清甚韋⿱⺾⿰𩵋禾 -- 蘇

 唐韋應物爲⿱⺾⿰𩵋禾 -- 蘇州刺史有詩集

篆籕有志氣當於古人求

漢藝文志史籕十五篇注云周宣王大史作大篆十五

 篇晋王戎傳當從古人中求耳杜詩似君湏向古人求

自悲聞道晚渉丗如舟雖無觸物意倘亦遭罵咻

莊子云方舟而濟於河有虚船來觸舟雖有扁心之人

 不怒孟子衆楚人咻之

稍窺性命斈未窮言行尤

 語言寡尤行寡悔

息心待自信渺如大河流堤防小不宻一决敗数州

 此言防心之難也傳燈録有僧亡名息心銘山谷嘗

安得心服礼不見爲瘡疣

退之隨亊生瘡疣

荆雞変化材鵠𡖉𣻉隂幽

莊子曰奔蜂不能化藿蠋越雞不能伏鵠𡖉吾材小不

 能以化子

願因啄抱力浩蕩碧雲游

退之詩鶴翎不天生変化在啄菢杜詩白鷗没浩蕩萬

里誰能馴

   次韻答叔原㑹寂照房呈稚川

客愁非一種歴乱如蜜

杜詩天寒割蜜

食甘念慈母衣綻懷孟光

内則云衣裳裂紉箴請𥙷綴孟光乃後漢梁鴻妻

我家猶北門

時解北京教授至京師其家猶在北京母夫人無恙𥘉

在北京喪偶殯於北京者十一年

王子渺湖湘𭔃書无鴈來衰草漫寒塘故人哀王孫

韓信傳哀王孫而進食

交味耐乆長

唐魏元同與裴炎締交能保終始号耐乆交

置酒相暖热

元稹苦樂相𠋣曲猶得半年伴暖𤍠王荆公次程公闢

韻云清明(⿱艹石)覩蘭亭月暖热應忘蕙帳秋

吾儕癡絶処不减顧長康

晋顧愷之俗傳愷之有三絶才絶𦘕絶癡絶長康其字

得閑枯木坐

長沙石霜山釋慶諸衆議延請諸聞之更入深山无人

之境長坐不卧屹(⿱艹石)枯株天下謂之石霜枯木衆見僧

宝傳

冷日下牛羊見詩坐有稲田衲

北山録曰稲畦爲衣陶𡈽爲器稲畦袈裟也陶土瓦鉢

頗薰知見香

釋氏書有解脫知見香

勝談𥘉亹亹

晋阮脩傳王衍談易有所未了敦曰阮宣子可與言衍

 曰未知其亹亹之処定何如耳又謝安傳安弱冠詣王

𪷟清言良乆旣去濛子脩曰向客何如大人濛曰此客

亹亹爲來逼人

脩綆汲銀牀

用退之汲古得脩綆之意古詩後園鑿井銀作牀金瓶

素綆汲寒漿杜詩露井凍銀牀太白詩梧桐落金井一

葉飛銀牀

聲名九鼎重

 見上文章九鼎重注

冠盖万夫望

礼記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剛万夫之望

老禅不掛眼

 退之詩餘事不掛眼

㸔蝸書屋梁

 酉陽𮦀爼云睿宗爲兾王時𥨊齋壁上蝸跡成天字上

 遽掃之經數日如𥘉及即位鑄金爲蝸分寘道釋像前

韻與境俱勝意將言两忘

 係辝子曰書不尽言言不尽意莊子云不(⿱艹石)两忘而化

 其道

出門事衮衮斗柄莫昂昂月色䴡双闕

 三輔黄圗古⿰⿱亚⿰口亅欠 -- 𰙔詞云長安城西有双闕

雪雲浮建章

文選謝玄暉詩金波䴡鳷鵲玉䋲低建章

苦寒无処避唯欲酒中藏

   同王稚川晏叔原飯寂照房得房字

髙人住宝坊

華𫿞論云安立宝坊集諸人天

重客欵齋房

漢髙帝紀豪傑聞令有重客又礼樂忘有齋房之⿰⿱亚⿰口亅欠 -- 𰙔

 封二年芝生甘泉齋房作此借用其字

市聲猶在耳

 左言猶在耳

虚静生白光

 莊子虚室生白

幽子遺淡墨

 退之別趙子詩海中諸山中幽子頗不无

䆫間見瀟湘蒹葭落鳬鴈

詩蒹葭蒼蒼

秋色媚横塘愽山沉水煙淡與人意長

 西京雜記有五層金愽山鑪古詩云愽山鑪中百和香

自携鷹爪芽來試魚眼湯

鷹爪魚眼見上

寒浴得温湢

 内則云外内不共井不共湢浴釋音彼力切注湢浴堂

體静心凱康

宋玉神女賦心凱康以楽𭭕尓雅釋詁第一云愷康楽

盤飡取近市

杜詩盤飡市逺无兼味

厭飫謝羶羊

莊子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羶也

裂餅羞豚膾

老杜詩浮𤓰供老病裂餅常所爱

包魚芰荷香平生所懷人

詩嗟我懷人

忽言共榻牀常恐風雨散

⿱⺾⿰𩵋禾 -- 蘇州詩何時風雨夜復此對床眠

千里鬱𥘉望斯游豈易得渊對妙濠梁

莊子与恵子游於濠梁之上詳見上

雅雅王稚川

晋刘惔傳洛中雅雅有三嘏

易親復難忘

 右楽府君家甚易知易知復難忘

晏子与人交風義盛激昂两公盛才力宫錦䴡文章鄙夫

得秀句

 杜詩最傳秀句寰區 滿

成誦更懷藏

成誦見次韻送公定詩註

   次韻叔原㑹寂照房得照字

風雨思斉詩

齊囯風風雨思君子也

草木怨楚調

渊明有怨詩楚調一篇

本无心擊排

賈𧨏䟽云所排擊剥割皆衆理解也

勝日用⿰⿱亚⿰口亅欠 -- 𰙔

 勝日見上

僧䆫茶煙底

杜牧詩今日𩯭𢇁禅榻畔茶煙輕颺落花風

清絶對二妙

 晋衛SKchar傳一䑓二妙

俱含萬里情雪梅開嶺徼

 謂大𢈔嶺頭梅也

我慙風味淺砌莎慕松蔦

詩蔦與女蘿施于松栢

中朝盛人物

退之詩云囯朝盛文物

誰與開顔𥬇一公老諳亊

 退之詩中朝大官老於亊

似解寂寞釣

 退之答崔立之書耕於寛閑之野釣於寂寞之濱

對之空歎嗟楼閣重晚照

 杜詩上方重閣晚百里見秋毫

   次韻稚川得寂字

平生萬里興㰸退著寸尺

 退之詩㰸退就新懦趍營悼前猛

向來𩔖𥨸鈇

列子曰人有亡鈇者意其鄰之子視其行歩𥨸鈇也顔

色𥨸鈇也言語𥨸鈇也動作態度無爲而不𥨸鈇也俄

而搜其谷而得其鈇他日復見其鄰人之子動作態度

无似切鈇也鈇音斧

少日巳爭席

莊子曰其往也舎者避席其反也舎者與之爭席矣

曩過招提飯

老杜遊奉先寺詩巳從招提遊更𪧐招提境按僧輝記

云招提者𣑽言拓闘提奢唐言四方僧物後人傳冩之

 誤以拓爲招又省去闘奢二字止稱招提則今十方住

持寺院也𣵀槃經云造僧招提則生不動囯

愜當易爲適

杜詩愜當乆忘筌盖用渊明詩人亦有言稱心易足也

 又云稱心固爲好

食鮭如舉士

 南史𢈔杲之傳任昉戯曰誰謂𢈔𭅺貧食鮭常有二十

 七種鮭户佳反

名下無遺索

閻立本見張僧繇畫曰名下定無虚士

談餘天雨花

 楞𫿞經云即時天雨百寳蓮花間錯紛糅

茶罷風生腋

 盧仝謝孟諌議𭔃新茶詩云七椀喫不得也唯斍两腋

習習清風生

誰言塵土中有此坐上客

謝安傳安旣出桓温問左右頗嘗見我有此客不

言前傾許可

後漢宣秉䓁傳語曰同言而信則信在言前

胷次開堛塞

 退之南山詩逼塞生怐愗

同是蠧魚癡

 退之詩豈殊蠧書䖝生死文字間癡謂書癡

還歸理編𠕋長安千門雪

 借長安以言汴京可見此四詩自北京解官至京師作

蟹黄熊有白更約載酒行无爲守岑寂

   竹軒詠雪呈外舅謝師厚并調李彦深

    此篇至卷終皆自汴京囬至南陽作

破臘春未融

 杜詩臘破思端綺

土膏寒不發

 囯語云自今至于𥘉𠮷土膏其動

数聲鳴條風

 論衡五日一風風不鳴條

一夜洒窗雪

 退之詠雪云洒急听窗知

開軒万物曉落势良未歇

 退之歯落詩俄然落六七势落殊未巳

鏗鏗青琅玕閱此歳凛冽

 退之詩豈如秋霜雖凛冽

摧埋頭槍地

 司馬迁書見獄吏則頭槍地千羊反

意氣終自㓗

大白詩眼花耳热後意氣素霓生

君子謂此君全身斯明哲

詩旣明且哲以保其身

屋頭維顔色少澤恱

琅玕此君皆謂竹以比師厚女貞木名以比李彦深

稍能窺藩籬亦有固窮節

語君子固窮渊明詩不頼固窮節百丗當誰傳又云深

 得固窮節

佳興冉冉生門外無車轍

漢書陳平以席爲門然門外多長者車轍

冩之朱𢇁絃清坐待明月

 文選詩直如朱𢇁絃清如玉壷氷

   丙寅十四首効韋⿱⺾⿰𩵋禾 -- 蘇并序

二月丙寅率李原彦深謝愔公静游百花洲適爲游人所

擅見拒於晨門因賦何人有酒身無事誰家多竹門可欵

之句行係馬李氏園歩至廣済僧舎謁冦忠愍萊囯公祠

堂用吏部詩韻作

雪霽草木動

 月令草木萌動

春融煙景和嘉辰掩閞坐如此節物何同游得二子晤對

不在多

詩彼羙淑SKchar可與晤言箋云晤對也

不知鞍馬倦想見洲渚春淸畫鎻芳園誰家停畫輪

 晋輿服志畫輪車駕牛以綵添畫輪轂故名曰畫輪車

髙桞極有思向風招遊人

退之詩楊花榆莢无才思此反而用之

漸嘉楼外花嘉賞亭边栁作者歸山丘

曹子建詩生存華屋處零落歸丘山

今春為誰有千秋万歳後還復來游否

元注云漸嘉楼陽夏謝希深作嘉賞亭范文正公作桓

子新論云雍門周說孟嘗君曰千秋万歳後高䑓既巳

傾曲池又巳平

南有佳園

王逸少帖云㒒近修小園子殊佳致山簡𫝊諸習氏荆

土豪族有佳園池

風物迎馬首

左惟予馬首是瞻

但賞主人竹不飲主人酒

王徽之傳呉中一士大夫家有好竹欲𮗚之便出坐輿

造竹下諷嘨主人洒掃請坐徽之不顧將出主人乃閉

門徽之便以此賞之

紅日媚紫苔

沈休文詩賔堦緑錢滿客位紫苔生

輕風泛春桞

楚詞光風轉蕙泛崇蘭

三公末白髮

三公謂冦萊公范文正公謝希聲也

十軰乘朱輪

楊惲家方隆盛乘朱輪者十人

只取人看好何益百年身

 杜詩長為万里客有愧百年身

但願長今日清樽對故人

 渊明詩但願長如此躬耕非所歎

江梅香冷淡開遍未全踈巳有耐寒蝶双飛上花湏今夜

𫿞城角肯留花在无

 楽府詩集云漢横曲有梅花落本笛中曲也按唐大角

 曲亦有大梅花小梅花等曲今其聲猶有存者

我思五桞翁解作一生亊得錢送酒家便静㝷山寺念我

還如此翁應㑹人意

渊明傳云嘗著五桞先生傳以自况又云顔延之為始

安郡過潯陽造渊明每徃必酣飲致醉臨去留錢二万

 與渊明渊明悉送酒家稍就取酒謝靈運詩還得静

 者便杜詩老來苦便静

庭空日色静楼逈鍾聲遲

 李義山詩地寛楼巳逈人更逈於楼

褐叟巳爭席

 左㫖酒一盛兮余與褐之父晲之爭席見上

馴鴉更不疑同來復同去竟別我為誰

退之詩遇酒即酩酊君知我為誰

謝甥有逸㒷李髯非不嘉

 蜀志閞羽傳馬超來降羽書與諸葛亮問超人村可誰

 比𩔖亮知羽護前答之曰孟起當與益德並驅爭先猶

未及髯之絶倫逸群也羽羙髯故亮謂之髯

苦思夢春草

 南史謝惠連傳族兄靈運嘗思詩竟日不就忽夢見惠

 連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爲工

醉狂眠酒家

 杜詩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

斯游無俗物傲睨至昏鴉

 晋王戎傳戎与阮籍爲竹林之遊戎嘗後至籍曰俗物

 巳復來敗人意杜詩曰眼前無俗物又云有待至昏鴉

寺古老僧静亭隂脩竹多萊公作州日部曲屢經過衆推

識公面蒼石眠緑莎

 寇凖平仲贈萊囯公謚忠𢚓始爲参知政事罷知鄧州

盛時衆吹嘘謫去衆毀辱不爲公存亡幽蘭春自緑欲書

名相傳安得南山竹

前漢公孫賀傳云南山之竹不足受我詞

昔公調鼎实見上指頋九廟尊郡囯冨士馬于今開塞垣

 杜詩一𭔃塞垣深

誰能起公死爲囯守北門

 守比門見第一卷上注

出身丗䘮道

莊子曰丗喪道矣道喪丗矣丗与道交相喪也

解綬飢驅我

 渊明乞食詩云飢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

杯中得醉郷

 唐王績有醉郷記

去就不復果豈爲俗人言

司馬迁書可爲智者道難爲俗人言

逹人儻余可

賈𧨏鵬烏賦逹人大𮗚物無不可百花洲萊公祠堂皆

在鄧州此詩云解綬飢驅我可見北京解官至汴京囬

過鄧也

少小尚狷介

退之詩少小聚嘻戯

與人常不欵

後漢光武幸章陵置酒作楽宗室諸母因酣恱相與語

 曰文叔少時謹信與人不欵曲唯直柔耳今乃能如此

置身稍雍容遇酒輙引滿

 漢書序傳引滿㪯白

自是鶴足長難齊鳬脛短

莊子鳬脛雖短續之則憂鶴脛雖長断之則悲

   對酒⿰⿱亚⿰口亅欠 -- 𰙔答謝公静

我爲北海飲

 後漢書孔北海云坐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

君作東武吟見上注㸔君平生用意処䔥洒定自知人心

定自晋人語也丗說王敦曰家兄在郡定嘉又謝太傳

 曰定自佳定自佳

南陽城边雪三日愁隂不能分皂白

 晋天文志𢈔翼書云此天公憒憒無皂白之徴也

摧輪踠蹄泥数尺

退之朝賀歸詩緑槐十二街渙散馳輪蹄又贈元十八

何人識章甫而知駿蹄踠魏武苦寒行曰車輪爲之摧

城門晝開眠賈客移人僵尸在旦夕誰能忍飢待食麥

左成十年晋侯夢大厲斍召桑田巫巫言如夢公曰何

如曰不食新矣又曰晋侯欲麥使甸人献麥將食張如

厠䧟而卒此借使

憂天下自有人寒士何者愁填臆民生政自不願材

晋謝安傳正自不能不尓退之𥙊子厚文凡木之生不

頋爲材

可乘以車可鞭䇿

列女傳老萊子妻云可食以酒肉者可隨以鞭捶可授

 以官禄者可隨以斧龯

君不見海南水流紫旃檀碎身百錬金愽山

本草沉香門白檀樹出海南又云真紫檀旧在下品又

云扶南囯人言衆香共是一木根是旃檀莭是沉水葉

是藿香膠是薫陸選詩昔爲百錬剛

豈如不𮐃斧斤賞老大絶崖霜雪間投身有用禍所集

莊子匠石歸檪社見夢曰云云且子求無所可用乆矣

幾死乃今得之爲予大用使子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

也邪

何况四逹之衢井先汲

尓雅四逹謂之衢莊子直木先伐甘井先竭

昨日青童天上囬手捧玉帝除書來

列仙傳有青童君王莽傳是時爭爲符命封侯其不爲者

 相戯曰獨无天帝除書乎此借用

一番通籍清都闕

 列子穆王以為清都紫微帝王    之居楽天詩

 只恐長生湏有籍仙䑓試為檢名看

百身書名赤城臺

 𦭘君傳云治赤城山

飛昇度丗无虚日恠我短褐趍塵埃顧謂彼童子

 退之秋懷詩顧謂汝童子置書且安眠

此何預人亊

晋謝玄傳子弟亦何預人亊而正欲使其佳

但對淸樽即眼開一杯引人着勝地

 丗說新語曰王衛軍云酒正自引人着勝地

傳聞官酒亦自清徑湏沽取續吾瓶南山朝來似有意今

夜倘放春月明

   戯贈彦深

    元注云李原字彦深厚之弟居南

斈髯家徒立四壁

 李髯見上漢司馬相如傳家徒四立壁

未嘗一飯能留客

 老杜云一飯未曽留俗客

春寒茅屋交相風

渊明飲酒詩弊庐交悲風荒草没前庭

𠋣墻捫虱讀書䇿

 晋王猛傳桓温入閞猛𬒳褐詣之捫虱而言傍(⿱艹石)无人

曲礼曰先坐書策琴瑟在前坐而迁之戒勿越

老妻甘貧能飬姑寕剪髻鬟不典書

 晋陶𠈉傳𠈉早孤貧為縣吏鄱陽孝廉范逵嘗過𠈉時

倉卒无以待賔其母乃截髮得双髲以易酒肴楽飲極

𭭕杜詩長者來在門荒年自糊口家貧无供給客位但

 箕箒俄傾羞頗珍寂寥人散後入恠𩯭髮空吁嗟為之

 乆自陳剪髻髮鬻市充杯酒

大兒得飡不索魚小兒得禈不索𥜗

 晋韓康伯傳伯数歳母為作𥜗令捉熨斗而謂之曰且

 着𥜗㝷當作複禈伯曰不復湏火在斗中而柄尚热今

 旣着𥜗下亦當暖

𢈔𭅺鮭菜二十七

食鮭二十七種見上

太常齋日三百餘

後漢周澤傳為太常嘗卧疾齋宫其妻哀澤老病闚問

所苦澤大怒以妻干犯齋禁遂収送詔獄謝罪時人為

之語曰生丗不諧作太常妻一歳三百六十日三百五

十九日齋一日不齋醉如泥

上丁分膰一飽飯藏神夢訴羊蹵𬞞

周礼大宗伯以脤膰之礼親兄弟之囯左傳天子有亊膰

焉又云与执膰焉此言釋奠分胙也啓顔録云有人常食

𬞞忽食羊肉夢五藏神曰羊踏破菜薗

丗傳寒士有食籍一生當飯百甕𦵔

詩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𤓰是剥是𦵔楚恵王食寒𦵔而得蛭𦵔(⿱艹石)

今虀甕也又摘礼記醯醢百甕字以相謔也食籍見第

 六卷

⿱冝八 -- 𡨋⿱冝八 -- 𡨋主張審如此

莊子孰主張是

附郭小圃冝勤鉏

⿱⺾⿰𩵋禾 -- 蘇秦傳附郭田二頃字

葱秧青青葵甲緑早韭晚菘羮糝熟

南史斉周顒隠鍾山文思太子問菜食何味最勝曰春

𥘉早韭秋末晚松莊子藜羮不糝

充虚解𢧐頼湯餅

晋束晢餅賦曰𤣥冬猛寒清晨之㑹涕凍鼻中霜

充虚解𢧐湯餅爲最

芼以䓑虀與甘菊

内則云雉免皆有芼注云菜釀也晋石崇傳云韭蓱虀

是擣韭根𮦀以麥苗耳

幾日怜槐巳着花一心呪笋莫成竹

白樂天食笋詩且食勿踟蹰南風吹作竹

群兒𥬇髯窮百巧我謂勝人飯重肉

漢朱家傳食不重味公孫弘傳汲黯曰弘位在三公奉

禄甚多然爲布𬒳詐也上問弘弘曰有之臣聞管仲相

齊有三歸侈擬於君桓公以覇晏嬰相景公食不重肉

齊囯亦治云云弘身食一肉脫粟飯

群兒𥬇髯不(⿱艹石)人我獨爱髯無亊貧君不見猛虎即人厭

麋鹿

 易曰則鹿无虞

人還𥨊皮食其内

 左㐮二十一年州綽曰二子者譬於禽獸臣食其肉

 𥨊處其皮矣

濡需終与豕俱焦

 莊子徐无鬼萹有暖姝者有濡需者濡需者豕虱是也

 擇䟽鬛自以為廣宫大囿奎蹄曲隈乳間股脚自以為

 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之一旦鼔臂布草操煙火而巳与

 豕俱焦也

飫肥擇甘果非福虫蟻无知不足驚横目之民万物靈

 莊子天地篇夫子无意於横目之民乎書惟人万

請食熊蹯楚千乘

左文元年楚大子啇臣以宫甲圍成王王請食熊蹯而

 死弗听

立死山壁漢公卿

 後漢献帝紀建安元年車駕至洛陽是時宫室燒尽百

 官披荆𣗥依牆壁間州郡各擁強兵而委輸不至群僚

 飢乏尚書郎以下自岀採稆或飢死牆壁間或為兵士

 所殺

李髯作人有佳處

 韓文諱卞云作人得如周公孔子亦可以止矣

李髯作詩有佳句雖无厚禄故人書

 杜詩厚禄故人書断絶長飢稚子色凄凉

門外猶多長者車

陳平亊見上

我讀楊雄逐貧賦斯人用意未全踈

 逐貧賦見雄傳兹不及注

   𭔃南陽謝外舅

謝公遂偃蹇

 後漢蔡邕傳董卓聞邕名髙辟之稱疾不就卓大怒曰

 我力能族人蔡邕遂偃蹇者不旋踵矣

南陽无舊庐天与解纓紱元非傲當塗

 老杜獨酌詩本无軒冕意不是傲當時

庖丁釋牛刀衆手斫大觚

 莊子曰庖丁為文惠君解牛砉然嚮然奏刀騞然莫不

 中音文惠君曰技盖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

 者道也進乎技矣批大郤導大窽因其固然技經肯綮

 之未嘗而况大觚乎

白雲曲肱卧青山滿牀書

 寒山子詩家中何所有惟見一牀書

妙質落川澤

 莊子郢人堊漫其鼻端使匠石斵之宋元君召匠石曰

 嘗試爲寡人爲之匠石曰臣之質死乆矣自夫子之死

 也吾無以爲質矣

果然天網踈

 老子云天網恢恢踈而不失

故知今人巧未斍古人迂築塲歳功休

 囯語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功未畢詩云九月築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夜泉鳴竹渠胸懐鬰磊隗

說阮籍𮌎中磊隗故湏澆之

此物諒時湏

此物謂酒先言夜泉鳴竹渠謂糟床也

児能了翁亊

晋傳咸傳云生子癡了官亊官亊未易了了亊正自癡

復爲快耳此借用

安用府中趍

古楽府詩三十侍中𭅺四十專城居⿱⿵乃𰀁皿 -- 盈⿱⿵乃𰀁皿 -- 盈公府歩冉冉

府中趍

孫能誦翁詩

 老杜𩦸子詩云問知人客妵誦得老人詩

乃是千里駒

 漢楚元王傳云德有智畧武帝謂之千里駒

人生行楽耳

漢楊惲傳其詩云人生行楽耳湏冨貴何時

用舎要自如我方神其拙社檪官道樗

莊子逍遥游篇云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

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絭曲而不中䂓矩立

 之塗匠石不顧又人間丗云匠石之齊至乎曲轅見檪

 社樹云云第一卷上𠕅和荅爲之詩云檪依曲轅社𦕅

 用神其拙巳注其詳

公猶憂斧斤睥睨斵樽壷

莊子云百年之木破爲犠樽

萬古身後前芭蕉秋雨余少年喜狡獪叱化粒成珠

 神仙傳王逺字方平過蔡經家麻姑亦至即求少許米

 撤地視米皆成真珠方平𥬇曰姑固少年吾老矣不復

 作此狡獪変化也

謨功可⿰⿱亚⿰口亅欠 -- 𰙔

 書矢厥謨禹成厥功左九功之德皆可⿰⿱亚⿰口亅欠 -- 𰙔也又襄三十

 一文王之功天下誦而⿰⿱亚⿰口亅欠 -- 𰙔舞之

斈古則暖姝

莊子徐無SKchar篇云有暖姝者斈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

姝而自恱也

所好果不同未可一理驅眇思忘言對

前所注臣之質死乆矣郭象注云非夫不動之質忘言

 之對則雖至言妙斵無所用之

安得南飛鳬

 飛鳬見上注

鄙心生蔓草萌芽望耘鉏

 後漢黄憲傳陳蕃周㪯曰時月之間不見黄生則鄙吝

 之萌復存乎心左傳蔓草猶不可除

離筵如昨日

 杜詩離筵何大頻

春桞見霜枯未辱錦繍段時𮐃双鯉魚

文選張平子四愁詩云羙人贈我錦繍段古楽府詩云

 客從逺方來遺我双鯉魚

憶昔参凡杖旌容覷規模引接開藻鍳

杜詩持衡留藻鍳

髙明通亊樞門生五七軰寂寞半白鬚談經落麈尾

 晋孫盛傳善言明理時殷浩擅名一時惟盛与抗論嘗

 談論對食擲麈尾毛悉落飯中

行楽從藍輿

 晋陶潜傳向乘藍輿亦足自返

看竹辟強宅

 徽之𮗚竹見上王献之傳云嘗經吴郡聞顧辟強有名

 園先不相識乘平肩輿徑入時辟強方集賔友而献之

 游歴旣畢傍若无強勃然便驅出門献之傲如也

閱士黄公壚

 晋王戎傳戎嘗經黄公酒壚下過顧謂後車曰吾昔与

嵇叔夜阮嗣宗酣暢於此竹林之下亦預其末自嵇阮

 云亡吾便為時之所覊紲今日視之雖近邈(⿱艹石)山河

雪屋煑茶薬晴簷張𦘕圖幽寺促燈火青氊置樗蒲遶牀

呌一擲十白九雉盧

 晋刘毅傳於東府聚樗蒲大擲一判應至数百万餘人

 並黒犢以還惟刘𥙿及毅在後毅次擲得雉大喜褰衣

繞床呌謂同坐曰非不能盧不亊此耳𥙿𢙣之因挼五

木乆之曰老兄試為卿 答旣而四子俱黒其一子轉

 躍未定𥙿厉聲喝之即成盧焉毅意殊不快

蔡澤來分功

 史記蔡澤傳蔡澤謂應侯曰君獨不𮗚夫愽者乎或欲

大投或欲分功

𡊮耽必上都

晋𡊮耽傳耽字彦道桓温少時遊於愽徒資産俱尽尚

負進欲永済於耽而耽在艱試以告焉耽略无難色

遂変服懷布㡌隨温与債主戯耽素有藝名債者聞之

 而不相識謂之曰卿當不辦作𡊮彦道也遂就局十万

 一擲直上百万耽投馬絶呌探布帽擲地曰竟識𡊮彦

道不

開旗縱七歩破竹一群胡

諸葛亮傳注引漢晋春秋曰亮至南中所在𢧐捷聞孟

𫉬者為夷漢所服募生致之旣得使𮗚於營陣之間𫉬

對曰向者不知虚实故敗(⿱艹石)秪如此即易勝耳亮笑縱

使更𢧐七縱七禽而亮猶遣𫉬𫉬曰公天威也南人不

復反矣晋杜預傳預曰今兵威已振譬如破竹数節之

間皆迎刃而解詩意盖以兵喻樗蒱也

成梟燭為明挾長朋佐呼終飲見温克

詩飲酒温克

所爭匪錙銖

礼儒行曰雖分囯如錙銖注八兩曰錙說文云六銖

誰令運甓翁見謂牧豬奴

晋陶侃傳諸参佐或以談戯廢亊者乃命取其酒器蒲

愽之具悉投之江曰摴蒲者牧豬奴戯耳侃在廣州无

亊輙朝運百甓於齋外暮運於齋内人問其故答曰吾

方致力中原過尓SKchar逸恐不堪亊見謂見上

亊託丈人重乃爱屋上烏

老杜云丈人屋上烏人好烏亦好尚書大傳曰武王登

夏䑓以臨殷民周公旦曰臣聞之爱其人者爱其屋上

烏憎其人者憎其徒胥韓詩外傳曰武王至于邢丘天

雨三日不休問大公對曰爱其人及屋上烏𢙣其人憎

其胥餘

舊言如對面形迹𣻉舟車

 礼舟車所至

風簾想隠几天籟嗚寒梧

隠几天籟見莊子

尚喜讀書否還能把酒無鄴城渺塵沙冠盖若秋蕖

詩山有扶⿱⺾⿰𩵋禾 -- 蘇注曰荷華扶蕖也

相過問寒温

杜詩虚名但𮐃寒温問泛爱不救溝壑辱

意氣馳九衢楚客雖工瑟齊人本好竽

 退之答陳啇書云斉王好竽

永懷溟海量北斗不可𣂏

詩維比有斗不可以挹酒漿韻書云𣂏挹也

勝夜親筆墨因來明月珠

肇法師答刘遺民書云君與法師當数有文集因來何

 少此篇題云𭔃南陽謝外舅而後人編𩔖誤𮦀之南

詩中其詩云鄴城渺塵沙鄴城謂大名也大名本魏州

後唐建鄴都山谷自大名𭔃詩南陽也

   次韻正仲三文自衡山返命舎驛過外舅師厚贈

    正仲三丈謂王存字正仲元豐間修起居注元

祐𥘉自右丞迁左丞陳無巳詩話云謝師厚廢居於鄧

 王右丞存其妺壻也奉使荆湖枉道過之夜至其家師

 厚有詩云倒着衣裳迎户外尽呼兒女拜燈前

昏昏市井氣

 楊子雲市井相與言則以財與利昏昏見上

呫呫兒女語

前漢灌夫傳平生毀程不識不直一錢今日長者爲壽

 廼效女兒曹呫囁耳語退之詩呢呢兒女語

禽喧聲百種春作亊萬緒

列子云⿰扌⿳丆⺝⿱冖友-- 擾⿰扌⿳丆⺝⿱冖友-- 擾萬緒起矣

人間雞𮮐期

文選范雲詩恨不具雞𮮐注引謝承後漢書山陽范式

 字巨卿與汝南張元伯爲友春别京師以秋爲期至九

 月十五日殺雞作𮮐二親𥬇曰山陽去此幾千里何必

至元伯曰巨卿信士不失期言未絶而巨卿至

天上德星聚

說新■語註云續晋陽秋曰陳仲弓從諸子姪造荀𭅺

 父子于時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賢人聚

乖離畧十年

 文選詩乖離即長衢王逸少帖多有乖離字

髮白歯齟齬見上太史禱衡丘佐王用𧴀虎子雲免大夫

 楊雄傳雄以病免復召爲大夫以言師厚

草玄空自苦

 刘歆𮗚太玄謂雄曰空自苦

人生只尓是付與罋頭謂

法書要録江東云堈面猶河比称罋頭謂𥘉熟酒也



山谷外集詩註卷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