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陰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山陰述
作者:竇公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08

天寶甲午歲夏四月,宇文顥蒞山陰令,是日,鄉黃發與胥徒洎眾,趨事於琴堂之下,禺以待命。公乃從容言曰,自大樸既散,大道既隱,我先王始議於理。蓋得人而後有理,失理而後及亂,理之義其難乎?不易方,不變俗,因弊施宜而已。夫身違而心違,心違而性違,以至於夭;官擾而吏擾,吏擾而人擾,以至於亂。故繕性必先繕身心理人必先理官吏,教之不明,令長之過,化之不率,吏人之罪。於是邑人聞之,豪暴貪(闕一字)者肅焉而悛,貧窶寡弱者熙焉而安。故一年而成其佳政,二年而號為樂土。人吏樂安,郊蓊鬱,澄湖之上,清風穆然。茲所以承其聲懷其惠者,相與如歸,然後以順固(闕一字)以信齊一。是以趣務舉滯,猶驂之靳,若冰之釋。君子曰,山陰之理,得其由矣。天下之政煩,我政其靜;天下之理外,我理其中。身和則心和,心和則性和,性和則氣和,氣和則陰陽和,然後感其氤氳,誌不離,德不分。官簡則吏簡,吏簡則人簡,人簡則物簡,物簡則天地簡,然後知其止足,上不幹,下不黷。和與簡,政之本歟?噫!古之化,吏人俱及,其次更及,其下俱不及。自太公灌壇,仲尼中都,言偃武城,至宓不齊巫馬期單父,六百年間吏人猶及。自西門豹史起鄴,至魯恭中牟,三百餘年,吏人更及。自魏晉宋齊梁周隋,四百餘年,吏人俱不及。聖唐分職,公複及之,若磅礴而言,普暢皆是。則堯之屋不足封,舜之刑不足用,遷善遠罪,何慮何思?是理也,其體宏哉!石刻之,以鑒來者。竇公衡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