峽州至喜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峽州至喜亭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1》和《歐陽修集/卷039

蜀於五代為僭國,以險為虞,以富自足,舟車之跡不通乎中國者五十有九年。宋受天命,一海內,四方次第平,太祖改元之三年,始平蜀。然後蜀之絲枲織文之富,衣被於天下,而貢輸商旅之往來者,陸輦秦、鳳、水道岷江,不絕於萬里之外。

岷江之來,合蜀眾水,出三峽為荊江,傾折回直,捍怒鬥激,束之為湍,觸之為旅。順流之舟頃刻數百里,不及顧視,一失毫厘與崖石遇,則糜潰漂沒不見蹤跡。故凡蜀之可以充內府、供京師而移用乎諸州者,皆陸出,而其羨餘不急之物,乃下於江,若棄之然,其為險且不測如此。

夷陵為州,當峽口,江出峽始漫為平流。故舟人至此者,必瀝酒再拜相賀,以為更生。尚書虞部郎中朱公再治是州之三月,作至喜亭於江津,以為舟者之停留也。且誌夫天下之大險,至此而始平夷,以為行人之喜幸。

夷陵固為下州,廩與俸皆薄,而僻且遠,雖有善政,不足為名譽以資進取。朱公能不以陋而安之,其心又喜夫人之去憂患而就樂易,《詩》所謂「愷悌君子」者矣。自公之來,歲數大豐,因民之餘,然後有作,惠於往來,以館以勞,動不違時,而人有賴,是皆宜書。故凡公之佐吏,因相與謀,而屬筆于脩焉。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