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歷城縣志 (崇禎十三年刻本)/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崇禎歷城縣志 (崇禎十三年刻本)
卷十
卷十一 
本作品收錄於:《崇禎歷城縣志

歷城縣志卷十       邑人葉承宗撰

 人物志 鄉賢 忠義 孝子 烈女 詩人隱逸 僑寓 𠎣釋

 齊得檀盻則炤乘失珍楚有倚相則白珩削色鄉

 産英彥郡邑託以不朽何羨乎連城哉歷下山川

 靈秀鬱爲人傑終林崔員肇其前徽尹邊殷李振

 其後範節更邑號孝錫泉名靑連少陵飛㟙華之

 翰墨丹陽法朗留觀殺之奇蹤備記於册俾後之

 有志者知所感而興焉作人物志

  鄉賢

 鄉賢在古爲野史之公評在今爲縉紳之通譽夫

 德立而名不立觀風者之責也文予而實不予操

 簡者之任也故曰羣心之尸祝榮於爼豆一時之

 竊冒甚於穿窬詢父老覈遺文合古今民望得如

 于人以爲人物稱首

周公晢哀字委次齊人孔子弟子鄙天下多仕於大夫家者故未嘗屈節其亦汶上之流與

 步叔乘齊人孔子弟子封博昌侯

秦茅焦齊人嫪毒之亂王遷太后於雍下令敢諫者死諫而死者二十七人齊客茅焦請諫王怒

  欲烹之焦曰陛下車裂假父囊括二弟遷母於雍殺戮諫士令天下聞之盡瓦解無嚮秦者乃

  解衣伏鑊王下殿手接之爵以上卿自駕車迎太后歸母子如初祀鄉賢

漢終軍字子雲濟南人辯博能文武帝時年十八選爲博士初軍步入關關史與繻軍曰大丈夫

  西遊終不復傳還棄繻而去上書言事拜謁者給事中從幸雍祠五畤獲白麟奇木上異問軍

  對奏甚中上意博士徐偃矯制使膠東魯國鼓鑄鹽鐵張湯劾偃詰問不能屈詔下軍問狀乃

  服及軍出關關吏曰此前棄繻生也累擢諫議大夫願請長纓繫南越王闕下卒年二十世號

  終童祀於鄉

 王訢濟南人武帝時以郡縣吏稍遷被陽令以繡衣御史暴勝之薦徵爲右輔都尉守右扶風

  武帝數出幸過扶風供張辦帝嘉之拜爲眞昭帝時代田千秋爲丞相封宜春侯薨謚曰敬祀

  

 公玉帶濟南人武帝封泰山欲作明堂未曉其制帶進黄帝明堂圖上乃命作明堂奉于汶

  上如其圖制

 林尊字長賔濟南人事歐陽高治尚書爲博士論石渠官至少府太子太傅授平陵平當梁陳

  翁生當至丞相翁生爲信都太傅家世傳業繇是歐陽有平陳之學祀於鄉

 王賀平陵人武帝時東方盗起上使范昆張德等衣繡衣持節虎符發兵擊斬賀亦以繡衣御

  史逐捕魏郡群盗多所縱舍以奉職不稱免賀嘆曰吾問活于人者子孫有封吾活萬人後世

  其興

唐賈閏甫歷城人李密據東都既殺翟讓頗自驕矜開雒口倉任民取給至負取不勝委於道

  群盜就食者近百萬密喜自謂足食閏甫諫曰國以民爲本民以食爲天今民襁負如流而至

  者所天在此故也有司曾無愛吝一旦米盡民散明公孰與成大業哉密不聽甫夜乘驢而去

 秦瓊字叔寶歷城人始從通守張湏陁湏陁死以兵屬裴仁基仁基降李密密得叔寶大喜復

  歸王世𠑽與程齩金計曰世𠑽非撥亂主也因約俱西走策馬謝世𠑽曰自顧不能奉事請辭

  於是降高祖戰美良川破尉遲敬德帝賜以黃金瓶勞曰使朕肉可食當割以啖爾授秦王統

  軍走宋金剛於介休從討世𠑽建德黑闥皆身先陷陣進封冀國公每敵有驍將銳士震躍出

  入以夸衆者秦王輙命叔寶徃取之以平隱巢功拜左武衛大將軍實封七百户卒贈徐州都

  督陪葬昭陵太宗命有司琢石爲人馬支墓前以旌戰功貞觀十三年改封胡國公圖凌烟閣

 員半千字榮期齊州全節人其先本彭城劉氏十世祖凝之以忠烈自比伍員因自姓員半

  千始名餘慶羈丱通書史客晉州州舉童子房玄齡異之對詔高第長事王義方義方嘗曰五

  百年一賢者生子宜當之因改今名凡舉八科皆中咸亨中上書自陳不報調武陟尉歲旱勸

  令殷子良發粟賑民不從及子良謁州半千悉發之刺史囚半千會薛元超持節渡河讓大守

  曰君有民不能恤使惠出一尉尚可罪耶釋之俄舉岳牧高宗問兵家三陣半千奏對帝善之

  使吐蕃將行武后曰久聞爾名謂爲古人乃在朝耶即詔入閣供奉弘文舘直學士武三思用

  事出豪蘄二州刺史半千不欲任吏嘗以文雅粉澤故所至禮化大行肅宗初召爲太子右諭

  德累封平原郡公半千事五君有淸白節樂山水自放開元九年遊堯山沮水問愛其地遂定

  居卒年九十四吏民哭野中

 何彦先齊州全節人武后時位天官侍郎初與員半千同事王義方既死行喪蒔松栢冢側

  三年乃去

 崔融字安成齊州全節人擢八科高第累補崇文舘學士武后幸嵩高見融銘啓母碣歎美之

  即命銘朝覲碑授著作佐郎遷右史鳳閣舍人時有司議關市行人盡征之融疏諫止授國子

  司業封淸河縣子卒謚曰文膳部員外郎杜審言爲融所薦爲服緦麻生六子其聞者禹錫翹

  禹錫開元中書舍人翹禮部尚書孫巨右補闕曾孫從

 郭虔權齊州歷城人開元初錄軍閥累遷右驍騎將軍兼北廷都護明年突厥黙啜子同俄

  特勒圍北廷虔瓘設壘自守因俄單騎馳城下勇士阻道左突斬之虜丐降以功授冠軍大將

  軍封潞國公

 員俶半千孫開元間召能言佛道孔子者答問禁中俶九歲升坐詞辯注射帝異之曰半千孫

  固應

 崔從字子又韋臯引爲西山運務使臯卒劉闢反欲并東川以書諭止闢怒從乃募兵嬰城守

  盧坦表宣州刺史裴度爲御史中丞奏以爲右司郎中度已相代爲中丞所彈治不屈權幸俄

  授陝虢觀察使王承宗請割德棣而遣子入侍憲宗選堪使者命從姓從惟童騎十數疾趨宣

  詔爲陳順逆大節禍福之效音辭暢厲承宗感泣還爲山南西道節度使帝欲遂相監軍使揣

  知爲同事者求金從不肯答用是不得相累官左僕射節度淮南卒年七十二下有刲股以祭

  者贈司空謚曰貞

 崔能字子才朱泚之亂渾瑊以朔方軍戰武功引佐幕府鄭儋表爲判官累官黔中觀察使從

  爲中丞奏以自代繇將作監授嶺南節度使與從皆秉節居鎮世傳爲榮卒年六十八贈禮部

  尚書從子慎繇安潜能于彦曾徐州觀察使

 崔慎繇字敬止聰警彊記繇進士第擢賢良方正異等累遷户部侍郎與蕭鄴有隙鄴輔政

  引劉琢而出慎繇爲東川節度使宣宗餌長年藥病渴且中燥國嗣未立帝對宰相欲拜赦患

  無其端慎繇曰太子天下本若立之赦爲有名帝不答鄴等乘是譖去之咸通初改河東節度

  使以吏部尚書請老卒贈司主謚曰貞子胤

 崔安潛字進之進士擢第咸通中歷忠武節度使乾符初王仙芝宼河南安潛募人增陴繕

  械號令精明賊畏之不敢犯陳許境俄代高駢領西川節度使倚駢爲姦利者安潛皆誅之蜀

  民以安宰相盧擕素厚駢乃誣以罪罷爲太子賔客僖宗避賊劍南召爲太子少師王鐸任都

  統表以自副鐸解兵安潛復爲少師東都留守後遷太子太傅卒謚貞孝

宋馮瓚字禮臣歷城人父知兆瓚以廕補秘書郎歷漢周累遷集賢舘學士宋爲兵部郎中善談

  論有吏材太祖甚寵之擢左諫議大夫出知野州有水利請蠲於民從之乾德中爲樞密直學

  士知梓州時蜀亡命者爲盗瓚擒斬其首餘黨千餘人並釋之趙普忌其才密奏其短流沙門

  島太宗復用官至大理卿

 王杲齊州人宋初從征澤潞平揚州皆有功累官都虞侯嘗命杲護送趙保忠以方物贐杲不

  納太宗知之賜白金百兩以戰功累遷靈州副部署歷知并夏二州祀鄉賢

 范正辭字直道齊州人治公羊穀梁春秋第進士調安陽主簿開寶中通判棣深二州會有

  言饒州多滯獄選正辭知州事至則宿繫皆决遣饒州人被盗捕繫十四人獄具當死察其寃

  捕得眞盗釋前繫者後爲河東轉運使子識諷并進士及第

 范諷舉進士眞宗時知平隂縣會河决王陵埽水去而田失阡陌累訟不决諷分别疆畔著爲

  券民不復爭尋通判鄆州詔塞河决州募民入芻揵而城邑與農户等諷使蜀人諭三之二因

  請下諸州以鄆爲率朝廷從之徙知廣信軍民避水堤居凡給徭於官者悉縱使護其家奏除

  其租賦後知靑州

 王沔字楚望齊州人聰察敏辨有適時之用太平興國初舉進士爲太理評事累官叅知政事

  上欲黜陟官吏沔上言應京朝官有犯乞令刑部條報以贓及公私罪分三等以聞沔上前言

  事能委曲敷繹弟淮亦舉進士任殿中丞

 李冠歷城人以文學稱同三禮出身與王樵賈同齊名調乾寧主簿

 李昭玘字成季歷城人少與晁補之齊名擢進士通判潞州潞民死不葬昭玘斥官地畫兆

  竁具棺衾作文風曉之累官提點京東刑獄坐元豊黨奪官居閑十五年貯圖畫十囊命曰燕

  遊十友紹興初復官使陝西有車吉被誣盗釋之後遇於道獻名馬笑却之

 魏花歷城人短小精悍輕捷如猫善騎射工間諜爲狄武襄所知隨征西夏廣南多建奇功官

  至都指揮

 張揆字貫之其先范陽人後徙歷城擢進士歷官大理寺丞以疾辭官閉户讀易十年通太玄

  經陳執中薦爲國子直講上所著太玄集解數萬言仁宗時累薦龍圖閣直學士一日進讀漢

  馬后傳因言今妃族太盛宜裁損使保其家帝嘉納之加翰林侍讀學士出知齊州祀鄉賢

 張掞揆之弟㓜篤學舉進士仁宗時知萊州掖縣訴旱於州拒之掞自爲奏聞詔除登萊税以

  户部侍郎致仕

 劉庭式字得之歷城人舉進士蘇軾守密州庭式爲通判未第時議娶鄉人女既約未納幣

  庭式乃及第女病喪明女家貧甚不敢復言或勸納其㓜女庭式笑曰吾心已許之矣卒娶之

  生數子後死庭式喪之逾年不肯復娶軾問之曰哀生於愛愛生於色今君愛從何生哀從何

  出乎庭式曰吾知喪吾妻而已若使緣色而生愛緣愛而生哀色衰愛弛吾哀已忘則凡揚袂

  倚市目挑而心招者皆可以爲妻耶軾深感其言老於廬山絶粒不食目奕奕有紫光步上下

  峻阪如飛以高壽終祀鄉賢

 李格非字文叔歷城人登進士第調冀州司户叅軍試學官爲鄆州教授入補太學錄再轉

  博士紹聖立局編元祐章奏以爲簡討不就戾執政意通判廣信軍有道士說人禍福或中出

  必乘車格非遇之塗叱左右取車中道士來窮治其姦杖而出諸境召爲較書郎以黨籍罷卒

  年六十一祀於鄉妻王氏拱辰女亦能文女淸炤

 吕頤浩歷城人舉進士高宗時歷知江寧府進户部尚蟦苗劉之亂頤浩倡義勤王語張浚

  曰事不成不過赤族爲社稷死豈不快乎高宗復位陞中書門下平章事時頤浩獨秉政屢請

  興師復中原趙鼎以爲不可輕舉因劾其專恣遂罷相卒贈太師秦國公謚忠穆祀鄉賢

 王衣字子裳歷城人以廕補官又中明法科歷大理評事林靈素幸有僧毀體撚香衣閲律自

  傷者杖靈素求内批竄僧停衣官建炎初大理少卿韓世忠執苗傳劉彦正獻俘檻車幾百兩

  將盡尸之衣奏自二人妻子外皆釋之又删雜犯死罪四十七條召爲刑部侍郎祀鄉賢

 辛棄疾字㓜安歷城人少與黨懷英同事蔡伯堅筮仕懷英遇坎因留事金棄疾遇離决意

  南歸紹興末耿京據濟南㓜安勸京南歸會張安國殺京㓜安縛安國戳之於靈巖寺遂南奔

  夜行晝伏孝宗召對决意恢伏因作九議并美芹十論上之以講和方定議不行遂著杜鵑辭

  以勸動人心極其哀至尋知潭州盗連起湖襄棄疾悉討平之朱文公嘗曰稼軒帥湖南賑濟

  榜文只用八字曰刼禾者斬閑糴者配雖只麤法便見他有方况忠英之氣見於詞翰者不一

  嘗言讎虜六十年後必滅虜滅而宋之憂方大其識如此累進樞密承㫖臨卒以手比指大呼

  殺賊殺賊數聲而止謚忠敏棄疾爲人豪爽尚氣節識拔英俊所交皆名士謝疊山謂慷慨大

  節不在岳武穆之下祀鄉賢

金范拱字淸叔歷城人九歲能屬文深於易學在宋舉進士入金完顔宗弼領行臺省事以爲官

  屬多陳百姓利病除淄州刺史致仕大定中除太嘗卿議郊祀禮尋復致仕

 董積躬字師道濟南人大德中舉進士歷縣尹知海州羣盗出没積躬峻城郭嚴斥堠盗不

  入境尋規措京兆府三白渠事至日以便民爲己任凡所灌溉均得其利累官山東東路轉運

  都勾判官兼提舉學較事

元張榮字世輝歷城人壯貌奇偉金季帥鄉兵據濟南尋歸元授山東行尚書省知濟南府事民

  發墓下令禁絶取汴獲俘萬餘大將欲盡殺之力爭而止攻睢陽欲殺俘虜烹其油以灌城又

  力止之已而城下榮單騎入撫之時河南民北徙至濟南榮下令民間分産與地居之俾得樹

  畜是歲中書考績爲天下第一李璮據益都餽以馬蹄金榮曰身既許國何可擅交鄰境却之

  年六十一致仕世祖即位封濟南公卒年八十二謚忠襄祀鄉賢子七人長邦傑襲爵先卒邦

  直行軍萬户邦彦權濟南府行省邦允知淄州邦孚大都督府郎中邦昌奧魯總管邦憲淮安

  路總管孫四十人宏襲邦傑爵改眞定路總管

 劉伯林歷城人好任俠善騎射金未爲威寧防禦千户歸元以功累遷西京留守兼兵馬副

  元帥在威寧十餘年務農積穀與民休息隣境凋瘵威寧獨爲樂士卒封太師秦國公謚忠順

 孟德濟南人繇鄒平令淄州節度使累官同知濟南路事數從太宗征伐有功按只台以爲萬

  户中統中從征李璮璮平以老告歸子智襲授明威將軍以病去職子安世襲

 張均濟南人父山從軍伐宋以功爲百户戰死均襲父職從征李璮有功以總帥命陞千户又

  從北征權明威將軍成宗即位命屯田和林規畫備悉陞都元帥加鎮國上將軍子世忠襲前

  衛親軍副都指揮使

 武秀歷城人仁宗時以淸譽擢蒙隂令經制有方興學較勸農桑數年民愛戴如父母遷山東

  東路運使去後民爲立石

 韓鏞字伯高濟南人延祐中進士累官翰林學士遷侍御史以剛直爲時所忌罷歸朝廷慎選

  守令叅知政事魏中立言于帝曰當今必欲得賢守令無加鏞者乃授饒州路總管饒俗尚鬼

  乃撒妖廟崇儒學饒俗化之遷甘肅行省叅知政事終西行臺中丞祀鄉賢

 潘昂霄濟南人號蒼崖雄文博學爲時推重官至翰林侍讀子翊爲江西提刑理問

 劉斌歷城人從張榮起軍爲管軍千户移屯襄陽軍乏食知靑陵多積穀前阻大澤水深不可

  涉陳可取狀衆難之斌叱曰彼恃險不我虞取可必也乃率百騎夜發獲敵人使導其前行澤

  中五十里遇敵兵捨馬揮槊敗之得糧數千斛送官歷陞濟南新舊軍萬户移鎮邳州及病謂

  其子曰居官當廉正自守毋黷貨以喪身敗家語畢而逝贈彭城郡公謚武莊祀鄉賢

 劉思敬斌之子襲父職爲征行千戶從董文炳攻臺山寨先登中流矢帝親勞賜酒易金符

  從討李壇累遷懷遠大將軍終江西行省叅知政事卒贈柱國濱國公謚忠肅子思恭昭毅大

  將軍左衛親軍都指揮使思義宣武將軍昌國州軍民達魯花赤

 劉嶷字孟方伯林子小字黑馬驍勇有志畧襲父職爲萬户兼都元帥滅金代宋累遷都總管

  萬户尋命巡撫天下察民利病應州郭志金反脅從詿誤者五百餘人有司欲盡戮之黑馬止

  銖其首數人世祖時命兼成都路軍民經畧使卒封秦國公謚忠惠子十八元振元禮顯

 劉元振字仲舉世祖即位廉希憲奏以爲成都經畧使劉整以瀘州降衆疑之元振釋戎服

  從數騎與整連轡而入整心服焉宋瀘州主帥俞興圍瀘州城幾陷食將盡元振殺所乘馬犒

  士未幾援兵至元振與整出城合擊興兵大敗之終潼川路副招討使卒子緯襲職

 劉元禮黑馬第五子也沉厚有謀從父軍中累官潼川路漢軍都元帥宋制置使夏貴率軍

  五萬犯潼川元禮所領纔數千諸將咸有懼色元禮曰料敵制勝在智不在力乃出戰屢破之

  後大戰蓬溪元禮激厲將士大呼突入陣所向披靡大敗貴兵又奏修眉州城以扼嘉定徃來

  之路從之興役七日而畢鎮守眉州五年乞解官養母從之

 張起巖字夢臣其先章丘人五季避地禹城高祖廸以元帥在軍中權濟南府事徙家濟南

  金季張榮據有章丘諸地後歸於元廸與子福實羽翼之福仕爲濟南路軍民鎮撫兵鈴轄權

  府事生東昌判官鐸鐸生提舉範範生起巖中延祐進士累官集賢修撰禮部尚書充郊祀大

  禮使轉叅議中書省事中書方列坐起巖薦一士丞相不悅即攝衣去遷翰林侍講學士轉燕

  南廉訪使拜翰林學士承㫖詔修遼金宋三史卒謚文穆起巖面如紫瓊美髯方頤而美目淸

  揚望而知爲雅量君子及論政决議意所背向屹如泰山安南修貢陪臣致其世子之詞必候

  起巖興居性孝友俸賜必與故人共之子二人琳琮

 張炤字彦明歷城人㓜穎悟力學始補吏濟南上計有濟南勾考未輸銀一十萬五千兩炤條

  陳利害獲免累官揚州鎮江路總管謝病歸購書八萬卷以萬卷送濟南府學卒贈淸河郡侯

  謚敬惠祀鄉賢子曰用中

 李絅濟南人泰定中知濟寧州以禮諭民嚴於捕盗旱蝗引咎祝天卒獲大稔嘗罷塞河之役

  奏免餇馬治刁陽湖爲田闢舊祭田供祭費公私便之嘗有麥穗三岐之瑞

 劉吉義歷城人成宗時爲禹城尹興學較均賦役撫流亡民有訟者以義諭之卒皆感服時

  有嘉禾一莖九穗人刻石頌之

 陳埜𠎣歷城人至元間爲鄒平尹勤心撫字役均事集境内大治以憂去民詣闕留之上允

  其請特授奉訓大夫

國朝張紳濟南衛人少從事戎馬間洪武中以勇畧薦授浙江布政愽學工詩所作淸新典則

  有古人風

 秦琰字居敬洪武中領鄉薦累官刑部侍郎以才行譽重一時

 趙紳永樂辛卯舉人初授監察御史激揚有聲劾尚書金連出爲揚州府同知後陞山西叅議

  至江西叅政皆卓然有聲以老致仕朝廷念其廉介賜半俸養老

 薛理永樂甲辰進士授行在户科給事中宣德初中官驕横理論劾剴切尋授衡州府知府有

  惠政嘗捐俸資給士之窮乏者在郡數年以疾乞歸

 王允字執中少孤勵志讀書正統間登進士官至左布政使事母曲盡孝愛所至以淸潔稱母

  卒廬墓哀毁景泰三年有司上其母貞節允孝行 旌表

 尹旻字同仁正統間鄉貢第一登戊辰進士授翰林庻吉士改刑科給事中陝西叅議奏賊退

  河開軍馬衆大人民供億困極請乞罷兵遷通政叅議累陞吏部尚書有知人之鑑所選吏皆

  稱職掌銓二十四年京師謡曰公道不如王恕選法不如尹旻卒贈太保謚恭簡祀鄉賢

 李森字時茂景泰丁丑進士授給事中有直聲每奏先舁棺於外成化間萬妃家人驕横上疏

  指斥言甚剴切謫定州同知士論榮之

 鄒襲字繼芳濟南衛人成化丙戌進士拜南京兵部武選司郎中居官淸苦及歸杜門三十餘

  年不出以詩文自娱士大夫徃謁之未嘗干以私鄉人推重之

 劉瓛字廷珍濟南衛人成化己丑進士歷官刑部郎中才識明决折獄稱平陞都御史自爲墓

  誌著生平勤苦之節

 張鼐字用和成化乙未進士拜監察御史抗疏劾李孜省出爲郴州判官尋起河南僉事治河

  有功汴民立祠祀之累陞都御史巡撫遼東 詔入掌院時劉瑾竊權有吏殺人賂瑾求免鼐不從

  隨改南京尋逮獄削職歸瑾敗復官學者稱爲柏山先生祀於鄉

 趙璧字潤夫成化戊辰進士授刑科給事中時萬妃家人驕横璧奏劾謫榮經主簿天水六番

  高陽二招討讐殺不止璧奉命徃諭至則帖服酬以金帛不顧弘治改元調無爲州判官尋陞

  知州陝西僉事行部至永昌金川遇虜賊千餘騎挺身與敵斬首數十顆奪馬數十匹尋卒于

  官  朝廷嘉其功遣官以羊酒祀其家

 王勅字嘉諭成化甲辰進士及第授翰林編修謫判夷陵陞四川僉事河南提學副使終南京

  國子祭酒愽極羣書尤善風角習堪輿推驗悉中張令鶴鳴有雲芝先生傳

 邊貢字廷實弘治丙辰進士授太嘗愽士擢兵科給事中正德初逆瑾用事出知衛輝府尋改

  荆州府陞河南提學副使累陞南京户部尚書祀鄉賢

 徐暹字進甫弘治壬戌進士任給事中正德初疏劾劉瑾竊柄械繫下獄榜笞幾死落職家居

  凡七載不入城市瑾敗起山西僉事尋陞副使時有巨宼號混天王刼掠郡縣暹不煩兵以計

  平之民爲之謡曰不發一矢賊乃盡死不荷厥戈賊死實多卒於官

 陳輖號近山正德壬戌進士爲諸生時遇吕仙後榷税維揚復遇比守臨洮有殱虎除妖之政

  及解組布衣角巾徒步懷刺大有古人風有遇仙傳殱虎賦

 江濬字子泉己卯舉人乙未授眞定知縣縣有黠少年衷石槖中詐誣舘人獄成君至輙鞠其

  金所從來少年遂伏罪陞四川道御史從幸承天除道滹沱河檄有司造舟爲梁覆土其上列

  檻爲之而駕以渡巡按隆慶劾奏大同總兵江桓下吏再入宼遂以捷聞終官至陝西副使

 范瑟字孔和生十餘歲讀書芙蓉山嘗有二龍窺頭於牖諸生辟易去公不動亡何復聞天樂

  作雲中聲殷于庭二十二舉于鄉壬辰登進士選庻吉士修宋史戊辰分較天下士擢南户部

  郎終陝西按察副使

 趙繼本字成德中韓應龍榜讀書中秘改御史出按江南勦賊有功

上欲南狩抗疏止之下獄三日督學  北畿選集古文名曰舉業式程

 李攀龍字于鱗頴異倜儻鄉試第二人登第與王鳳洲諸公號海内五才子爲北部時築白

  雪樓鮑山下讀書其中名益顯守順德曰使僕僕迎奉則不能若問民疾苦爲興除若承蜩矣

  尋督學關中比提刑中州人莫敢撓以法以母憂歸卒學者稱爲滄溟先生祀鄉賢宗臣曰古

  心淵識王元美稱其嶽峙有文集數十卷世爭寶之子駒亦名士

 殷士儋字正甫其先武定州人祖衡爲 德府審理遂家焉公天資頴異弱冠以禮經魁於

  鄉丁未登第讀書中秘  世廟御經筵問漢霍去病穿域蹋鞠眾莫能對獨公剖解甚悉

上稱之曰眞翰林隆慶戊辰知貢舉稱爲得人新鄭  專政屢加排擠遜避以歸築廬濼水之濱號川

  上靜舍發明經史學者從之如雲卒謚文通改曰文莊士林稱曰棠川先生仰之如泰山北斗

  云祀於鄉

 薛樟字子喬事親孝嘉靖甲辰進士授山陽令擢廣東道御史疏劾相嵩遂掛冠歸嵩敗臺省

  屢徵不起所著有蘭臺奏議諸書

 張嵐字華巖甲辰進士官至山西叅議事嫡母曲盡其孝居喪三年不見女色蒞官淸廉居鄉

  醇謹鄉評以爲人物稱首以孫廷彬羞出例金遂屢舉鄉賢不果

 韓應元字雲卿乙丑進士令無錫識孫繼臯於童子試分藩上黨以貢市功蒙賞祀于鄉

 吳聞詩號養齋壬辰進士性磊落不羈今天長飲酒賦詩能辦吏事祀于鄉

 劉伯縉字薦卿中戊辰羅萬化榜初任蠡邑遷民部主政榷北新關税溢解二萬四千餘金

  守杭州蠲看堂舊例八庫公用兩定軍民大變陞山西潞州兵備公嘗自銘曰居則爲端人正

  士出則爲循吏艮臣雖矯俗太激遇物寡諧然自筮仕至宦歸無異布素歷人咸仰其淸標云

 趙世卿字象賢性深沉登第任司理擢主政時江陵專政世卿條陳時務觸其怒遷楚藩左

  史旋罷歸江陵物故起儀部郎開府中州歲饑設法救荒兩河之民多所全活晉司徒留心度

  支盡釐夙弊攝冢宰篆大計羣吏黜陟惟明 上以羊酒勞之京師有云淸時一聖主昭代兩直臣

  蓋指丘橓與世卿也後告歸小村莊而卒所著有司農奏議八册祀鄉賢

 王見賔字懋欽濟南衛人少負英資愽覽羣書登第任南陽司李疏寃摧猾多所平反守開

  封理煩治劇士民懷德治兵漁陽飭戎馬明賞罰中外倚重開府延綏人畏之歸卒祀鄉賢

 周繼號志齋乙丑進士授任丘知縣歷任太僕卿蘓州巡撫剏條鞭法疏奏報可天下便之時

  劉汝國叛旋經勦復        上欽賜銀幣勞之陞户部侍郎所著書若干卷

 穆深號桂陽七歲能文督學周鶴臯呼爲神童中戊于亞魁壬辰進士時

神廟靜攝不親臨軒公丹墀獨對冢宰器之擢銓部  郎萊守持三千金爲公壽公卻之秉公持正爲

  權璫所忌竟削籍歸囊篋如洗亡何長逝祀鄉賢

 陳九疇號東華丁丑進士歷官憲副絶請託禁僕從却女色焚逋劵言動不苟有古君子之

  風卒祀鄉賢子載春繼登庚辰榜大有父風鄉人仰其世德無間言

 劉伯綬號吾山丙子鄉薦歷任浮山順義上元三縣所在有聲京兆謁留璫例皆長跽公獨

  抗禮璫重其名緝江宼理關務有廉敏聲陞雲南楚雄知府加意撫夷境内肅靖公生平好學

  老而彌篤事兄尤恪謹云

 楊承恩字君崇愽學長厚以歲薦官平陽别賀三視邑篆不染纎塵致政歸家徒四壁藜藿

  不充人皆嗟嘆公處之晏如也邑令張公鶴鳴署其第曰端僚郡守文公球造廬躬請飲於鄉

 王元復字見心以歲薦官直隸平山教諭隱居龍山莊飲於鄉嘗云人當在高處立以聖賢

  爲地步當在寬處坐以天地爲襟度當在平處行以中庸爲踐履所著有蘧蘧邇言家訓要語

  諸書門人稱爲靜一先生

  忠義

 唐貞觀中以平陵人不從叛逆改名全節勅曰齊

 州平陵百姓自隋末至今嘗懷忠誠不從宼亂宜

 加優獎以旌義烈繇是思義之名甲於天下禍亂

 相尋代有烈士曾不如己卯爲禍之烈也印綬血

 殷於雉堞紳衿骨㬥於殘陴下至瞋目之壯夫捐

 軀之烈士魂叢焦壁屍積河湟是亦無愧全節之

 名乎今即聞見甚確聲望素著槩紀數人以例其

 餘嗚呼萇弘之血化碧忠烈徒存田橫之客殺身

 姓名不錄攬筆至此殆不知涕之何從矣

漢吳子蘭歷城人獻帝時爲將軍隨帝許畋射獵惡曹操無君董承受密詔討操蘭與承合謀

  謀洩爲操所殺

唐李君求 房繼伯俱平陵人都督齊王祐反君求與繼伯等據縣不從抗表以聞

  太宗嘉之賜勅曰縣依舊置改名全節

 羅石頭齊州人齊王祐反募城中男子斥貲行賞人惡之皆夜縋亡去石頭數祐罪以刀直

  前刺祐不克殺之詔贈亳州刺史

 高君狀齊州人齊王祐引騎狥邑聚高曰上親平宼難土地甲兵不勝計今王以數千人爲

  亂如一手摇泰山其如君父何祐擊禽之愧其言不能殺詔擢榆社令齊州給復一年

 羅士信歷城人隋大業時長白山賊王薄等攻齊郡通守張湏陁率兵擊賊士信以執衣年

  十四短而悍請自効湏陀疑其不勝甲士信怒被重甲左右鞬上馬顧盻湏陁許之擊賊濰水

  上執長予馳入賊營刺殺數人取一級擲之承以矛載而行賊皆眙懼士信每殺一賊輙劓鼻

  納諸懷暨還驗以代級湏陁爲李密所殺遂與裴仁基歸密爲王世充所獲厚遇之耻與邵元

  眞伍遂降唐拜陸州道行軍總管士信行則先鋒反則殿有所獲悉與麾下賊平封郯國公從

  秦王擊劉黑闥洺水上得一城士信守之城陷不屈死之

宋崔縱歷城人高宗南渡縱爲行人使金金人喜其才辯迫之使仕不從與洪皓同放冷山及病

  革謂皓曰死題我宋行人某之墓毋雜於虜皓灑酪操文以祭情詞激烈聞者髮指

 醉民劉豫僣立有醉民罵豫曰汝是何人要作官家大宋何負於汝豫怒殺之

 邢希載邢希載等勸豫歸宋豫殺之

金周馳濟南人在太學以策論魁天下貞祐濟南破不肯降携二孫赴井死

元魏中立字伯時歷城人累官陝西行臺御史中丞遷守饒州賊陷湖廣分攻州郡官軍不能

  拒亡賴子弟竊發衆輙數萬中立聞警即率丁壯分塞險要戒守備俄而賊至擊却之已而賊

  復合遂爲賊所執以紅衣護其身中立叱之鬚髯盡張大罵不已遂遇害

國朝鄧瑜濟南衛指揮洪武初從征猺蠻臨岐囑其妻曰我爲人臣義當死節汝爲人婦可能

  守節乎妻許可瑜竟歿於陣妻果守節奉詔雙旌

 辛鎮都     馬斯才

 馬虞禎     樂賢忠

 李季子所鎮    秦邦賢

 朱廉武舉蓮妖之變諸弁徃勦崗山之敗死者數人

 樊應科歷城人建虜之變科以千總從征死於陣事  聞贈恤配享張元戎可大廟

 寧海王諱常沺性謙和能馭下葬母步送至墓哀動路人咸稱其孝己卯變守南城城陷

  死之事聞候贈

 陳載春號澄渠九疇子庚辰進士歷官憲副天性醇謹所蒞皆有實政家居杜門謝客不通

  關節書屢薦不起嚴禁家僕完糧每居第一年八十餘猶徒步羽衣徧觀傀儡己卯城陷爲

  虜執不屈而死年八十八子太學生樞諸生 樟楠孫文煥皆守城拒虜戰死事 聞候贈

 孫止孝字敬止壬戌會魁令盧龍晉民部郎尋備兵密雲兩薄城皆晝夜宿陴輙遁去

  又密計擒諜韓僧以仵權貴歸己卯命子建宗率族人守東城捐貲犒師城陷自縊死宗姓

  者兄茂才則孝孝廉純孝弟諸生水孝猶子惠宗延宗等數人事  聞候恤

 劉勅字君授弱冠授賢書十二上不第授富平令八月賦歸母卒居廬雅好著書年八十猶手

  不釋卷兩臺藩臬皆親詣其門雖呫呫自詡不無好名之過然雅飭邊幅亦晚近砥礪名節者

  己卯城陷不屈而死子弟皆被殺

 劉檄勅之弟以明經令樂亭終邳州知州飲於鄉己卯死

 穆遠號南陽深之弟中甲午榜直隸元城令以詿誤歸愽學善談論己卯建虜之變遠守西門

  獻策當事不納城陷見殺及其子光嗣

 史臣賛其先浙人以天啟恩貢歷任忻州知州以罪歸己卯城陷見殺于起鳳亦死

 劉化光字汝化伯綬子丁卯舉人候選推官戊寅虜變當事俾練回兵保關護城植栅挑壕

  不能攻率衆拒頗著斬獲己卯城陷遂死□□子漢儀庚午舉人守西城亦死於虜

聞候恤

 賈槐字世廕希夷子乙卯舉人□□□□□□□城紏衆協守捐貲餉卒城陷死

 張元英字孟育情之于甲子舉人戊寅守南城倡施布被以恤寒軍日捐酒食以餉戍卒城

  陷死 

 嵇嵐字珊楓丙子舉人戊寅守觀風樓城陷死南城下

 胡顯宗字昭來庚午舉人戊寅守西城家貧銷簪珥易蠟百炬以濟軍需城陷死

 米嘉珠號玉函乙卯舉人壬戌甲戌兩中乙榜戊寅守西城城陷投井中死

 徐睴吉號羲上甲子舉人戊寅守南城城陷死於虜

 劉汝通號復陽乙卯舉人戊寅守南城城陷死於虜

 丁振字又從癸酉舉人戊寅守北城城陷死於虜

 王啟亨元復子丙午舉人己卯死於虜

 張允文歲貢東昌教授素具文名兩中乙榜戊寅守城死於虜

 吳安邦字磐石歷任登州總兵戊寅守北城城陷死所戍舖中

 王敬賢號震陽武進士武定州守備致仕家居年七十餘戊寅守北城與吳元戎同死

 費克謙京營副將戊寅守南城城陷被殺

 陳光先指揮戊寅署巡道中軍率道丁守城城陷戰於布政司街力竭而死

 四城巡守義社生員死者三百五十二人

 西關有囬營警紏千餘人保護西關陳金二教長頗有戰績死傷者二百餘人

 楊家寨城東北有楊家莊環水立寨獨留一徑設立木砲諜知爲木砲不之懼已而

  乃點眞砲傷數十人恨曰楊家寨不能攻焉能破城己卯城陷寨猶固守入寨殺無噍

  類死者楊卓等百餘人稍西爲邊家寨亦稱能守云

  孝子

 事親無孝名孝非子所敢居而宗黨稱之無間言

 則必書自歷山號泣後而元人劉琮遂至感及湧

 泉聞而興者若而人紀其實以爲後來勸

元劉琮琮父久病盡賣妻與㓜女飼父貲竭無措乃焚香請代父死書牒坎地理之遂得錢一窖

  出錢水湧父飲輙愈琮遂捨宅爲寺以得金名孝感泉寺曰孝感寺

 宋懷忠濟南人居喪以孝聞旌表

 牟克孝濟南人居喪廬墓嘗表其閭

國朝劉興祖歷城人自父母世六喪不舉興祖不避寒暄傭力以葬負土築墓洪武間有司

  請於           上特賜錢幣後知縣楊成復請 旌表

 王允歷城人少孤勵志讀書登景泰中進士官至布政事母曲盡孝愛母卒廬墓三年有司上

  其孝行旌表

 李萃歷城人葬母於黄臺山家甚貧親築其廬高如山地方莫以聞宋桐崗太守出飲於華見

  而詢之遂奏於朝旌表

 谷珍濟南衛人旌表

 羅縉歷邑廪生其舅氏貧啞縉贍養之以慰母心遂得  旌表

 王繼芳歷邑庠生    趙光榮趙光華

 王胤前字丕承年十二值父病祝神借壽髫年入泮爲周廉憲延光所知中丙子㥬戊寅守

  北門城陷負母至歷山頂虜所執母子俱不屈同遇害

  烈女

 女順爲正一而終嘗則舉鴻案困則泣牛衣要非

 難也志在邑乘者皆所謂極難者耳稱未亡人撫

 五尺孤難已不幸而朱顏膏刅素練盟心抑又難

 已甚至從容就義出於孱柔之女慷慨復雙見於

 童穉之娥難乎難乎彼雖儼然粉黛也有鬚眉之

 不如者矣

元劉氏濟南人李名妻泰定閒旌表

 蕭氏濟南人劉公翼妻有姿色頗通書史至正十八年聞毛貴兵將壓境豫與夫謀曰妾詩書

  家女誓以冰雪自持倘城陷被執悔將何追妾以二子一女累君去作淸白鬼於泉下耳夫曰

  事未至何急於此居無何城陷蕭解縧自縊死

國朝胡氏濟南衛人指揮鄧瑜妻洪武間從征猺蠻臨岐囑妻守節胡許諾瑜竟死於陳胡守

  節終身詔旌表其門

 丁氏歷城人盧海僧妻正統二年 旌表

 王氏漢庻人高煦至標山下見汲水王婦有美姿執留寨中王婦夜刺煦不中見殺

 劉氏歷城人王雲妻夫卒守節撫孤子允仕至布政景泰三年旌表

 丁氏濟南衛人吳環妻夫歿自縊 馮氏歷城人杜梅妻夫卒自縊

 石氏歷城人張祿妻夫卒自縊同殯  旌表

 張氏歷城人孟訓妻  旌表

 韓氏歷城人范貴妻二子俱殞守節不渝  旌表

 吕氏及笄選爲泰安王妃未婚王薨妃毁容絶食有司上其事  旌曰女德孤貞

 鄭氏女鄭海女也生有殊姿正德年流寇大肆母與氏避兵禾稼中爲宼所得宼欲殺其母

  而掠其女攀號無計不得已扶之馬上驅迫以行時天大雨溝澮盈溢前至一灣氏自馬投入

  宼急挽無及惟延岸環視良久遂咨嗟而去

 郭氏女正德二年遇流賊擄去義不受辱紿賊飲水投河死

 林氏歷城人康鉞妻正德六年遇賊死節

 馮氏歷城人劉法妻旌表 孟氏庠生洪綬妻旌表

 盧氏女名桂香十歲爲邑諸生吳愛衆養女愛衆爲表弟仇殺妻室盡避獨女大呼手持賊

  襦賊刅女腦淋漓而死張令公鶴鳴葬之郊關名曰義娥墓

 蔡氏歷城人孫夢麒妻 旌表其門 宓氏周官妻旌表

 孟氏歷城人方復初妻其孫守地中癸丑進士乞恩旌表建石坊於衢曰 皇恩褒節

 劉氏歷城人趙應時妻 旌表  米氏吏王宗儒妻夫殁撫子成立吳學使予扁

 程氏百户馬斯才妻從征蓮賊死於陣氏即投繯柩所 旌表

 汪氏指揮辛鎮都妻隨夫死節王代巡一中題准 旌表

 胡氏靖疆妻王代巡一中題 旌表 張氏黨習書表旌表

 彭氏生員趙天祐妻十九歲無子守節五十四歲有司旌表

 項氏孝廉賈槐妻己虜變投井死

 費氏指揮惠女孝廉張元英妻己卯虜變自縊死

 石氏趙化  妻守節十虜變投河死吳氏王綱妻虜變與子胤前死歷山頂

 彭氏趙淸胤妻己卯城陷自縊

 鍾氏葉汝蕃妻己卯城陷自縊  范氏王啓前妻投井死

 許氏生員尹湯輔妻城陷縱火焚房氏閉户不出携一子一女自焚死

 周氏朱邦基妻逼隨營氏抱㓜女投城河死

 壬氏監生周之爵妾守節□□□□怒殺死

 王氏女王綱室女己卯聞城陷自縊死張氏趙之䤯妻虜變同弟婦李氏于氏投水死

 張氏庠生李茂華妻虜變率諸女投歷山頂井中以鈎拽出張執不從以鎗刺心死四女皆

  遇害稱一門五烈云     陳氏生員韓濟美妻溺死百花橋北

 李氏生員孫普孝難死   史氏生員韓敬侯妻虜變自縊死

 孫氏生員葉承基妻基守西門虜難氏亦投井而死

 滿氏張斗光妻虜變携女投大明湖 張氏壽張諭陳陛妻虜變同媳劉氏投河死

 王氏傅以中妻變投井死

 李氏生員胥啓明妻啓明死氏同一子二女投井死

 李氏女李成南女張靈坵人逼不從憤以斷菜刀擊之怒縛於樹射目斷时罵虜而

 李氏生員朱溶妻虜變并兒婦一女一孫女俱投河死

 陳氏孝廉胡顯宗妻虜變投西湖

 葉氏秦煥妻赴火死

 傅氏生員陳明德妻明德守城傅氏□□投火焚死

 趙氏韓之琦妻琦同子天機并婦俱投㟙華橋下

 劉氏指揮陶羽大妻羽大死難氏亦被          碎其屍

 喬氏女喬三省女有姿色虜百計誘之執死不從遂遇害

 殷氏生員周來鶴妻殺其夫氏亦被殺

 篦巷婦婦不知何許人同難者見其□□□□言良家兒女誓死不屈逆刅出腸而死

  謹按己卯之難婦女溺明湖者數萬人投井自縊者半之不能悉載姑紀數人以旌貞槩云

  詩人

國朝稱四家必推歷下稱七子必先濟南詩名大錫

 邑哉吾邑詩𣲖剏於廷實而盛於于鱗二公學宗

 西漢詩法盛唐文字之宗以此爲正後來人結辭

 盟家藏詩帙雖復淺近亦各名家今人乃近舍邊

 李遠慕鍾譚恐遺畫虎之誚進古覈今得若干輩

 若夫縹箱未富即楓落吳江槩不敢附大雅之列

 蓋詩人若此之難也

唐崔融安成爲文華婉朝廷大筆多手教委之其雒出寶圖頌尤工詩集若干卷行世

宋李冠以文學稱與王樵賈同齊名著東臯集

 李格非文叔㓜俊警有司方以詩賦取士格非獨用意經學註禮記數十萬言以文章受知

  蘓軾嘗著雒陽名園記以爲雒陽之盛衰天下治亂之候也其後雒陽陷於金人以爲知言文

  集四十五卷

 李芝濟南人與王樵相善嘗爲樵作贅世先生傳見齊乘

 李淸炤格非女晚號易安居士嫁趙挺之子明誠明誠著金石錄三十卷易安爲後亭明誠

  守淄淸炤積書數萬卷金人南下淸炤倉皇渡江書漸散失有潄玉集行世

 辛棄疾㓜安南渡主恢復不果行晚年解綬歸鉛山縣南二里許有稼軒書院而分水嶺下

  厥墓存焉所著有稼軒集長短句十二卷

 吕頤浩文集十五卷

元潘昂霄蒼崖所著有蒼崖類藁蒼崖漫藁金石例諸書行世

 張起巖夢臣母丘見長蛇數丈入榻下驚而乃誕起巖善草隸有華峯漫稿華峯類稿金陵

  集若干卷

國朝邊貢華泉貢與北地李夢陽信陽何景明相友善肆力古文尤長於詩所著詩文二十卷

  行於

 劉天民函山有函山集十卷

 王詔仲宣開封同知致政歸日絃誦吟嘯工五詩詩與劉選部天民名相及同郡邊公稱兩生

  俱俊傑其在京師而信陽何景明亦善之即兩雪逢人日江湖問客星縉紳至今傳誦焉

 陳輖近山有詩集    張弓月梧有月梧集四卷

 谷繼宗少岱有詩稿藏于家己卯火

 范瑟孔和有柏峯集二卷   金城有詩

 李攀龍滄溟與王鳳洲等稱五才子所著有滄溟集白雪樓集各數十卷盛行於世

 許邦才殿卿解元與于鱗齊名所著瞻泰樓集海右倡和集梁園集行世

 光廬顧吾有東山存稿   任登瀛有詩稿

 潘子雨有家藏稿    潘子震有詩稿

 劉遷有歷下八景詩    張邦基有歷下八景詩

 薛炤擅臨池之業亦能詩

 劉亮釆公嚴侏儒滑稽長於詞善繪畫能作大書調笑怒罵皆成文章嘗作歷城縣志未就

  亦多家藏詩稿

 劉勅君授十九登賢書八十猶操觚所著有白鷗閣集海岱吟岱史歷乘諸刻

  隱逸

 龍之潜也不於潢汙鴻之冥也不於枳棘歷山南

 接岱麓深山大澤幽人所棲簡蒐廢乘遺跡昭然

 舊志所存强半客藉還仲子於於陵辭弘景於茅

 山即對吾黔婁諸君子有餘適矣

 黔婁先生齊人抱道深隱不事王侯不交人世于齊之東南山最峯上叠石爲巖寢處其

  中終年不下人亦不知其何所飲食齊威王每至敵國危急則屏輿從徒步詣之先生授以一

  二秘語遂得解危國人莫測及卒覆以布被覆頭則足見覆足則頭見曾西曰斜其被則歛矣

  妻曰斜之有餘不若正之不足先生正而不斜死而斜之非其志也嘗著書四篇言道家之務

  號黔婁子其妻私謚曰康

 北郭騷奉母隱濟之南山谷中嘗至數日不得食騷採附苗根以進晏子聞其賢躬徵不就

  使人以金粟周之辭金受粟母死晏子以讒出亡騷詣公庭曰賢相去國必侵騷見國之侵也

  不如死遂自剄齊反晏子而禮騷焉

 陳湏無陳文子避崔杼之亂隱于南山石室中今廢跡猶存

 白子友漢時隱居東平陵南棠山石室躬耕養母時或絶糧飲水食櫲栗讀易至精神爲夜

  降朱雲與陳咸自魯來從之學易五年而去陳筮得先甲二語朱得先庚二語

 張忠字巨和中山人永嘉之亂隱于朗公谷中卒謚安道先生

 徐洪客隱于城東山陽有洞深廣莫惻史稱太山道士豈其故居耶李密在雒口洪客上書

  勸密因士氣趨江都挾帝以令天下密異其言具弊邀之已亡矣

 張仲蔚平陵人與同郡魏景卿俱修道德隱身不仕明天官愽物善屬文好辭賦閉門養性

  不治榮名時人莫識

 洪隱君歷下人戢居東山習治圃邊廷實嘗作圃田詩以美之

  僑寓

 古君子之僑寓者三避難而居遼東乃有管寧筮

 仕而安觀城乃有仁叟選勝而遊泰山乃有明復

 令兹所紀皆四方名士愛山水之勝而宅焉者也

 習而安焉實維土著彼纍若而來信宿而去鳥能

 有我山水哉

春秋扁鵲姓秦名越人渤海鄭人家于盧受長桑君秘術明醫道嘗煉丹㟙山上丹竈尚存

漢朱雲字游魯人徙平陵從白子友受易又事蕭望之受論語元帝時中書令石顯用事百僚畏

  之御史中丞陳咸抗節不附顯與書相結繇是咸雲廢錮丞相張禹以帝師位特進雲上書願

  請上方斬馬劍斷佞臣一人頭以厲其餘上問誰雲曰安陵侯張禹上大怒御史將雲下雲攀

  殿檻檻折呼曰臣得從龍逢比干遊于地下足矣于是左將軍辛慶忌死爭叩頭流血上意解

  後當治檻上曰勿易以旌直臣雲自是不復仕矣

南北朝温子昇字鵬舉太原人家干濟南始爲廣陽王深賤客在馬坊教諸奴子書熈平

  初射策高第補御史及深爲東北道行臺請爲郎中軍國舉翰皆出其手孝莊即位徵拜南主

  客郎中齊文襄引爲咨議叅軍及荀濟等作亂文襄疑子昇知謀乃餓諸晉陽獄咽襦而死濟

  陽王暉嘗稱江左人文有顔延之謝靈運梁有沈約任昉我子昇足凌顔轢謝含任吐沈庾信

  至北方愛子昇寒山寺碑云惟寒山一片石可與語

唐蕭子美少貧不自振客齊李邕奇其材先徃見之

 李白家世蜀人白生于任城嘗讀書城西筐山上又遊華不注有詩

 杜甫家世襄陽生于杜陵李邕守北海時甫嘗來依與邕遊宴北渚亭各有詩

宋歐陽修廬陵人有詠舜井歌

 朱熹新安人大佛山有詩

元王磐廣平人喜歷下山水隨寓此

 張養浩字希孟章丘人以省薦爲東平學正改堂邑令毁淫祠息盗賊拜監察御史累官禮

  部尚書以父老乞歸養徙家歷下雲莊七聘不就及關中大旱民饑特拜陝西行臺中丞泣禱

  華山大雨如注到官四月未嘗家居遂卒民哀之贈柱國濱國公謚文忠著三事忠告歸田類

  稿御史箴諸書子引官至南臺御史

 李泂字溉之滕州人姚燧一見其文力薦于朝累官翰林待制朝廷有大議必使與焉詔修經

  世大典力疾與之復除翰林學士洞神情開朗秀眉踈髯目瑩如電顏如冰玉唇如渥丹每以

  李太白自擬僑居濟南有湖山花竹之勝作亭曰天心水面文宗嘗勅虞集爲文以紀之洞尤

  善書自篆隸草眞皆精詣爲世所珍

國朝邢侗臨邑人太僕卿愛歷下山水卜居北門之外時遊息於此有詩集瑞露亭帖

 王象春字季木于鱗城中書樓亦名白雪在碧霞宮西百花洲上蕞然一茅季木倍值市之

  仍其額而居之亦名問山亭作齊音百首

 孫之獬淄川人翰林卜居歷下有詩名

 馮天祿字學也滋陽人丁卯鄉薦庚辰來居歷下

  仙釋

 靑牛白馬儒者不談祗舍丹丘盛世弗慕取而志

 之何居三教鼎峙無勞過抑緇黃吾道大明奚容

 高標日月特蒐耳目昭著者列于篇以備志之一

 則云

 竺僧朗京兆人少而遊方問道長安僞秦皇始元年移居泰山與隱士張忠爲林下契忠後

  爲符堅所徵行至華陰而卒朗乃於金輿谷崑崙山中别立精舍猶是泰山西北之一巖也創

  築房室數十餘區聞風而造者百有餘人苻堅欽其德業遣使餽遺堅後沙汰僧眾獨詔崑崙

  一山不在此例及秦姚興亦加歎重燕王慕容德給以二縣租稅谷中舊多虎灾及朗居之猛

  獸歸伏無極高人猶呼金輿答爲朗公谷也凡來謁者必預知之後卒于山中春秋八十有五

 元陽子晉長白山人得金碧潜通一書於伏生墓中細爲注解携之修眞于華陽宮又衍爲

  還丹訣十九年而僊去在山人不見其飲食而晝夜燃香香不用火味隨達于城市

 法和榮陽人少與釋道安同學善標明論總解悟疑滯襄陽陷沒自蜀入關後于金輿谷設會

  與安公共登山嶺極目周睇既而悲曰此山高聳遊望者多一從此化竟何測之有安曰法師

  持心有在何懼後生若慧心不萌斯可悲後與安公叅正文義頃之僞晉王姚緒請徃蒲坂講

  說其後少時勅語弟子俗網煩惱苦累非一乃正服繞佛禮拜還坐本處以衣蒙頭卒年八十

 法安姓彭氏安定鶉孤人少出家太白山九隴精舍開皇中至江都晉王召見住慧日寺及駕

  幸泰山遇渴安以刀刺石引水給帝後往神通寺初與王入谷安見一僧着敝衣乘白驢來王

  問何人安曰斯朗公也即創造神通故來迎耳諸奇不可廣錄十一年春無疾而終年九十八

 慧藏姓郝氏趙國平棘人十一歲出家年四十乃濟于㟙山木食山漿澄心玄奧研窮雖廣而

  以華嚴爲本宗齊主武成降書邀請於太極殿開闡華嚴法侶雲從大業元年卒年八十四

 法瓉齊州人隱于泰岳之阜開皇十四年文帝省方招訪名德下勅延之與帝同歸達于京邑

  住勝光寺仁壽置塔勅令送舍利于齊州泰山神通寺即南燕主慕容德爲僧朗禪師之所立

  也燕主以三縣民調用始于朗並散營寺上下諸院十有餘所三度廢教人無敢撤欲有犯者

  朗輙見形以錫杖撝之井深五尺繇來不减女人臨之即爲枯竭燒香懴求還復如故寺立四

  百餘載佛像如新衆禽不踐古號爲朗公寺開皇三年文帝以通徵屢感故改曰神通也初至

  寺即放圓光乍赤乍白時沉時舉井水湧溢酌而用之下役還復瓚遂終于所住

 净辯姓韋齊州人少涉儒門備聞丘索忽厭浮假屏迹出家開皇隆法入住京師依止遠公住

  禪影寺曾與故友因事相乖彼加言謗辯終不雪及委曲問答曰吾思其初結交也情欣若絃

  豈以後離復陳其失時以此高之後勅召送舍利於衡州岳寺舍利放大光明因集感應傳十

  卷大業末終于此世

 釋僧意不知何許人貞確有思力每登座講説輙天花下散于法座元魏中住朗公谷山寺

  寺有高麗相國胡國女國吳國崑崗岱京七像並是金銅俱陳寺堂堂門嘗開而鳥獸無敢入

  者將終有一沙彌現形云天帝請師講經意乃洗浴端坐及期果有神來意遂逝

 釋大行齊州人後入泰山結草爲衣采木而食行法華三昧感普賣現身遂入藏内信手探

  經乃獲西方聖教遂專心念佛三七日間于夜半時忽睹琉璃地心眼洞明見十方佛猶如明

  鑑中像後詔入内宮寢于御殿勅賜號嘗精進菩薩受開國乃示㣲疾右脇而終

 義楚姓裴氏相州安陽人七歲來省歷下後談覽大藏乃慨儒家爲佛教之文而多謬解解既

  謬與事多誤用擬白樂天六帖纂釋氏義理庻事羣品以類相從建其門目計五十部隨事别

  列四百四十門始從法王利見部師子獸類部其間物類簡括周旋趙晉開運二年至顯德元

  年進呈世宗勅付史舘賜紫衣仍加號明教大師以開寶中終俗壽七十四法臘五十四

 天倪子泰山人本名張志純入道門數歲遂得眞訣號崇眞大師居于城西之長春觀升化

  之日乃自頌曰脫下娘生布袋此際果然輕快百尺竿頭漸進蓬玄洞裏去來前世宿得醫僧

  今作道門小才

 馬丹陽初名從義後改名鈺字玄賛陝西扶風人漢馬援之後先世因五代兵亂從居寧海

  弱冠能詩文奇特不凡舉進士大定間遇重陽子教以仙術專務淸净因遊萊陽遊仙宮羽化

  其内加號丹陽順化眞人今丹陽觀在城東大水坑墓在觀後有元碑可據

 李𥬒濟南人寓臨安嘗詣净慈手見靑衣道人林下斷筍揖之道人曰子來同食燒筍食之甚

  美道人忽不見𥬒頓覺身輕神逸行步如飛不復飲食入蜀隱靑城山乘雲而起

 丘處機棲霞人自號長春子年十九爲全眞學元太祖召見每言欲一天下必在不嗜殺又

  言爲治在敬天勤民長生在淸心寡欲嘗禱雨及退熒惑皆有應嘗修眞于歷城西之大庵後

  有一洞蜿蜒數十里爲長春洞

 禧果靑州壽光人八歲被元兵掠至沙漠遂投金山寺師僧勝廸甚器重之勝廸死南還洪武

  十九年至遼東官司異之送至  京師備言明哈赤將士萬餘人皆有降心  朝廷命宋

  國公徃沙漠招安果如前言       上賜賚甚厚後與禧海遊至濟南住正覺寺永樂元

  年遷至棲霞法勝庵九年八月無疾而化

 海上老人不知姓字髮如銀絲顔如渥赭雙目澄徹左手嘗握而不開日進生果三枚水

  一勺而已洪武壬午過濟永樂間復至成化乙巳濟南衛指揮朱顯奏聞賜名王士能

 無住禪師成化時措錫華林寺像貌魁岸聲音宏亮儒書釋典無不精曉士紳雅重之以

  居近市廛遷四禪寺因寂逾年九十當盛夏顔色如生觀者如堵至今塑像與三藏並祀焉

 楊生邑諸生喜談神仙居龍山鎮兒夜啼生紙剪一月口吹上昇使二月相鬬百里内皆見之

  兒觀月以止啼哭撫院知爲仙術秘訪之問作此何爲生答偶與小兒戲耳又問尚有别術否

  生舉所擎茶潑之堦前水暴長若降雨然公驚駭設酒餚欵洽呼以仙師送之歸後數日再召

  之已携妻子去不知所之

 王勅號雲芝嘗讀書卧牛山見火光得異書屢著仙迹見張令公鶴鳴雲芝先生傳

 王綱舉號蘭谷邑諸生素好修養臨終預知時日預戒家人治道裝正襟坐化先是瘡疾及

  歿瘡痂盡落宛如童子危坐數日異香不散

 以予論列諸君子輝谷媚淵映汗靑而光彤管彬

 彬乎皆歷産也顧山水有主庚甲乃辨朱陳鄉國

 無憑坎離遂分辛黨風景不殊伊人安在亦惟天

 之生才不盡後之君子其亦有比肩接踵而興者

 矣





歷城縣志卷十止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