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公入藥鏡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崔公入藥鏡注
作者:傳金銓

入藥鏡

濟一子注

漢崔公希范著《金丹真決》名《入藥鏡》,藥之名自此始。何以不曰丹而曰藥?丹者神化之道,藥乃治病之方。人自幼至老,莫不有疾,但不自覺耳。必先補足殘軀,令五臟六腑四肢,骨髓充盈、氣血完固,乃行煉精化氣之功以築基。基成無漏,乃可煉已還丹而證聖。

藥者,後天中之先天;丹者,先天中之先天,均之炁耳。此炁乃元始祖炁,先天至精、至靈、至聖。《經》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即此是也。入門從此,則知不死之藥,不在海上。證聖之丹,即在人間。鑄此鏡以照人,鬚眉畢現,易見而易知矣。

先天炁,後天氣,得之者,常似醉。

先天炁即隱於後天氣之中,此龍虎之真精,至虛、至無、至靈、至妙。得此二氣,謂之得藥。得藥有景,昏沉似醉,美在其中,而暢於四肢,融融若春矣。日常,則每如此,非一次也。

日有合,月有合,窮戊己,定庚甲。

《經》曰:“月本無光借日光。”《契》曰:“晦朔之間合符行中,此天之日月。”人身亦有日月,光明圓缺不異於天,當知其有合也。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相摩相蕩萬古常新,學道者其效之似之。 戊土為精,己土正性,推情合性,金木乃並,斯理難窮,當究其極。庚金甲木,先定其位。甲木青龍,庚金白虎,心火朱雀,腎水玄武,象列四隅,中央是土。丹乃五行之氣結成,當知東位龍從火出,西位虎向水生,金水同宮、木火為侶之義,盡於此矣。

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

烏鵲填橋,架空飛度,乃牛郎織女相會之所。道通明陽,亦如牛女,不有斯橋,終成間隔。上鵲橋者天梯也,下鵲橋者河筏也。上橋為鬥極之運用,配陰陽,符水火之具也。下橋為天河水逆流,人身之銀河,捧聖之用也。上通天關,下徹地底,星見於天,潮湧於地,造化現形,中存妙理。法天象地,無乎不至。 起巽風,運坤火,人黃房,成至寶。

陳希夷曰:“攸爾火輪煎地軸,愕然神奮出山顛,吹起巽風,逼動坤火,極力猛煉,方得鉛金出。鉛借火上升,當時只見有火,不見其藥,藥在火中,此即坎中之真陽,補還離中之真陰。三車搬運,逆上泥九,注入黃房,結就神室金胎,成無價之寶矣。”

水怕幹,火怕寒,差毫髮,不成丹。

幹寒二字,謂太過不及。性水情火,要時刻調勻,務求恰當。藥有老嫩,火有文武,毫髮差殊不作丹。又曰,工夫毫髮不容差,慎之至也。差義雲,何時不真正,火不合法,當降而升,當升而降,水溢而濫,火燥而炎,琴瑟之調不得和平。更有差之大者,煉心不死,神馳意散,行之無功,雖得真炁,無元神以宰之,又不止於幹寒,必將敗乃事矣。

鉛龍升,汞虎降,驅二物,勿縱放。

火龍為汞,水虎為鉛。今曰鉛龍,是指坎中一點真陽而言也。曰汞虎,是指離中一點真陰而言也。龍從上降,虎自下升,今曰龍升,是抽坎中之陽鉛,木龍載之而上浮。今曰虎降,是補離中之陰汞,金虎隨之而下降。武火抽鉛,文火添汞,擒龍制虎,使不倡狂。驅二物者惟心也,心無一刻不攢,神無一刻不注。設或不謹,縱龍入澗,放虎歸山,其傷實多,必降伏之有素,乃受驅使,產神藥矣。《悟真》曰:兩手捉來合死鬥,化成一塊紫金霜。

產在坤,種在乾,但至誠,法自然。

《無根樹》曰:產在坤方,坤是人。坤者,乾之匹也。乾為鼎,坤為爐,爐產藥,鼎煉烹。乾陽,坤陰,陽施陰受順也。今乃受坤之施,返而種之於乾,豈非逆乎?不天地否,而地天泰之見矣。然此特外形之顛倒,概自陰陽始交,乾之真陽入于坤而成坎,坤之真陰入于乾而成離,故曰“陽雖女體男兒體,男本陽身女子身”,此為內形之顛倒。造化之根,動靜之始,錯綜變化,自此起矣。道之發端,真火逼逐,出坤而過乾,此為武火;野戰須防危險,入鼎溫烹,但法天地自然,此為文火。守城端在敬畏,法自然者,我無為而造化自然有為,但至誠無息耳。 盜天地,奪造化,攢五行,會八卦。

斯道竊天地之至精,奪乾坤之造化,效法天地,把握陰陽,攢簇五行,會合八卦,非遇真師,將何法以盜奪之耶。曰盜,必其不知。曰奪,必非順與。盜奪功成,攢簇不謬。丹鼎既全,百神會合,土釜封固,日煉時烹,潛符默運,息息歸根,換盡陰濁,變為純陽,即聖軀矣。

水真水,火真火,水火交、汞不老。

曰真則非比象矣,離中一點真液,乃真水也;坎中一點真陽,乃真火也。水火分途,何從而得其交哉,此際須仗黃婆勾引,真土擒制。三昧真火,必從挑撥而炎,與性水合而為一,則離汞之身,可返老而長生矣。 水能流,火能焰,在身中,自可驗。

先天之水火,相依為用。後天之水火,相激成仇。流下炎上,乃五行自然之性。當人身中亦有水火,有形可見,有色可睹,神工運火,堪以自驗。豈空談其理,虛擬其象之可比哉。

是性命,非神氣,水鄉鉛,只一味。

思慮之神,呼吸之氣,後天之凡氣也。性是元神,命是元氣。先天之元神元炁,乃為道炁。若只言神氣,則非先天至真之精,至妙之寶,小之乎言性命矣。 鉛中含銀為白虎,砂中有汞為青龍。五行順,則母生子,故曰金生水。丹道逆。為兒產母,故曰水生金,此鉛出水鄉之義。然鉛字至精,說不能盡,即如凡世間之黑鉛,亦是感太陰之氣,為先天玄水之精,所以能煉外丹。此乃人身中之鉛,鉛產于水,而成于火,成仙證聖,只此一味,便是大道之根,陰陽之祖。人能坎底尋鉛,離中得汞,修丹之能事畢矣。

歸根竅,複命關,貫尾閭,通泥丸。

人身之空竅有九,關隘有三,自尾閭、夾脊、玉枕,上至泥丸腦頂,此為後上之三關。藏神于心,藏氣於身,則命複而根歸矣。一如草木之收頭,效之則必通任督,運河車,金液玉液當知,陰蹺陽蹺不謬。窮九關而徹底,升二氣於泥丸。泥丸者,髓海也,補腦之功,精勤無間。根歸命複,不死之道矣。 金浦三車奪聖機,衝開九竅過曹溪,迢迢運入昆侖頂,萬道霞光射紫微。 真囊龠,真鼎爐,無中有,有中無。

鼎爐妙用。非囊龠不為功。囊者虛器也,妙也。龠者其管也,竅也。冬夏二至,一歲之呼吸也。弦望晦朔,一月之呼吸也。一日之呼吸在晝夜。一息之呼吸在延遲。

易曰:“一闔一閉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性為無中之真有,命為有中之真無。有無互入,神氣始交,神凝氣結,斯為聖胎。 托黃婆,媒姹女,輕輕運。默默舉。

黃婆者,中央意土,即戊己也。姹女者,宅中之女。交會之際,必托黃婆媒合,以通姹女之情。戊己土中,藏有真火,逼動鉛金,火力熾盛,金來歸性,入南宮矣。然後,輕抽默掣,後升前降,下重樓,歸丹府,封因而溫養之。 陳泥丸曰:“神符默運三關徹,鉛赴黃河入大羅。” 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

自子至巳為六陽,自午至亥為六陰。此言煉一日之道,結一日之丹。幾十二辰中,不必刻定從子起。但我意欲行便行,勤勤采煉,積累易成。此是指丹士用功不掇,非指十二時辰須認子也。

飲刀圭,窺天巧,辨朔望,知昏曉。

刀圭,猶言刀頭圭角,微末不多之謂。飲,服也。《抱樸子》曰:服元氣者,亦不多服也。服之則靈寶在身,天巧自然。所謂刀圭一入口,白日生羽翰。 月有弦望晦朔,日有朝屯暮蒙。晦朔為採取之期,屯蒙為運用之候。

識浮沉,明主客,要聚會,莫間隔。

金沉木浮,鉛沉銀浮。銀何以浮,氣也。性為我之真主,鉛從外至,汞自內迎。饒他為主我為賓,藉彼陽鉛運轉,收盡一身陰汞。陰陽配合.常要聚會,勿使間隔,日煉時烹,交媾處,產金蓮。

采藥時,調火功,受氣言,防成凶。

有藥有火,無火無藥,火從藥生,藥因火有,《契》曰:“朱雀為火精,執平調勝負。”調之使水火均平,無有偏勝。究竟藥是氣,火亦是氣,受此氣者,齊天大福,吉祥止止之事。防成者,必遭凶禍,指爐殘鼎敗也。

火候足,莫傷丹,天地靈,造化慳。

周天功成,便當止火。若持盈未已,無益於盈,必且有損,所以有不知止足必傾危之戒。何由知其足,蓋有止火之景也。此天地之靈丹,人身之至寶,造化之所吝惜而不輕予者也。得之者抱玉懷珠,則時刻當護借而不忘矣。

初結胎,看本命,終脫胎,看四正。

未結胎之前,煉精化氣。填平缺陷,謂之築基。還丹之後,結為聖胎。煉氣化神,謂之成聖。初二兩關,神注金胎,心攢命蒂。十月胎圓,瓜熟蒂落,脫胎而出,神透泥丸,氣沖天門。再行乳哺,功滿化虛,乘紫霧,駕飛龍矣。 四正者,子午卯酉之宮。既曰脫胎,則四正之官,無所用之矣,或曰乳哺不用乎。一朝功滿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闕。

密密行,句句應。

仙者,人所愛慕,萬萬不可得者。秦皇漢武,天子之尊,求之而不得。《易》曰:“機事不密則害成。”《黃鶴賦》曰:“擇善地,慎事之機密。”古有明戒,宜敬遵勿妄。果能慎嚴密,則自得氣得藥,還丹溫養。以至於成。

文共八十二句,無一不驗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