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鶯鶯待月西廂記·草橋店夢鶯鶯(第四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崔鶯鶯待月西廂記·草橋店夢鶯鶯(第四本)
作者:王實甫

楔子[编辑]

(旦上,云)昨夜紅娘傳簡去與張生,約今夕和他相見,等紅娘來做個商量。(紅上,云)姐姐著我傳簡帖兒與張生,約他今宵赴約。俺那小姐,我怕又有說謊,送了他性命,不是耍處。我見小姐去,看他說甚麼。(旦云)紅娘收拾臥房,我睡去。(紅云)不爭你要睡呵,那裏發付那生?(旦云)甚麼那生?(紅云)姐姐,你又來也!送了人性命不是耍處。你若又翻悔,我出首與夫人,你著我將簡帖兒約下他來。(旦云)這小賤人倒會放刁,羞人答答的,怎生去!(紅云)有甚的羞,到那裏只合著眼者。(紅催鶯云)去來去來,老夫人睡了也。(旦走科)(紅云)俺姐姐語言雖是強,腳步兒早先行也。

【仙呂】【端正好】因姐姐玉精神,花模樣,無倒斷曉夜思量。著一片志誠心蓋抹了漫天謊。出畫閣,向書房;離楚岫,赴高唐;學竊玉,試偷香;巫娥女,楚襄王;楚襄王敢先在陽臺上。(下)

第一折[编辑]

(末上,云)昨夜紅娘所遺之簡,約小生今夜成就。這早晚初更盡也,不見來呵,小姐休說謊咱!人間良夜靜複靜,天上美人來不來。

【仙呂】【點絳唇】佇立閑階。夜深香靄、橫金界。蕭灑書齋,悶殺讀書客。

【混江龍】彩云何在,月明如水浸樓臺。僧歸禪室,鴉噪眶槐。風弄竹聲。則道金珮響;月移花影,疑是玉人來。意懸懸業眼,急攘攘情懷,身心一片,無處安排;則索呆答孩倚定門兒待。越越的青鸞信杳,黃犬音乖。

小生一日十二時,無一刻放下小姐,你那裏知道呵!

【油葫蘆】情思昏昏眼倦開,單枕側,夢魂飛入夢陽臺。早知道無明無夜因他害,想當初"不如不遇傾城色"。人有過,必自責,勿憚改。我卻待"賢賢易色"將心戒,怎禁他兜的上心來。

【天下樂】我則索倚定門兒手托腮,好著我難猜:來也那不來?夫人行料應難離側。望得人眼欲穿,想得人心越窄,多管是冤家不自在。

偌早晚不來,莫不又是謊麼?

【那吒令】他若是肯來,早身離貴宅;他若是到來,便春生敝齋;他若是不來,似石沉大海。數著他腳步兒行,倚定窗櫺兒待。寄語多才:

【鵲踏枝】恁的般惡搶白,並不曾記心懷;拔得個意轉心回,夜去明來。空調眼色經今半載,這其間委實難捱。

小姐這一遭若不來呵,

【寄生草】安排著害,準備著抬。想著這異鄉身強把茶湯捱,則為這可憎才熬得心腸耐,辦一片志誠心留得形骸在。試著那司天臺打算半年愁,端的是太平車約有十餘載。

(紅上,云)姐姐,我過去,你在這裏。(紅敲門科)(末問云)是誰?(紅云)是你前世的娘。(末云)小姐來麼?(紅云)你接了衾枕者,小姐入來也。張生,你怎麼謝我?(末拜云)小生一言難盡,寸心相報,惟天可表!(紅云)你放輕者,休唬了他!(紅推旦入,云)姐姐,你入去,我在門外等你。(末見旦,跪云)張珙有何德能,敢勞神仙下降,知他是睡裏夢裏?

【村裏迓鼓】猛見他可憎模樣,--小生那裏得病來--早醫可九分不快。先前見責,誰承望今宵歡愛!著小姐這般用心,不才張珙,合當跪拜。小生無宋玉般容,潘安般貌,子建般才;姐姐,你則是可憐見為人在客!

【元和令】繡鞋兒剛半拆,柳腰兒勾一搦,羞答答不肯把頭抬,只將鴛枕捱。云鬟仿佛墜金釵,偏宜髟狄髻兒歪。

【上馬嬌】我將這紐扣兒松,把縷帶兒解;蘭麝散幽齋。不良會把人禁害,咍怎不肯回過臉兒來?

【勝葫蘆】我這裏軟玉溫香抱滿懷。呀,阮肇到天臺,春至人間花弄色。將柳腰款擺,花心輕拆,露滴牡丹開。

【么篇】但蘸著些兒麻上來,魚水得和諧,嫩蕊嬌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驚又愛,檀口揾香腮。(末跪云)謝小姐不棄,張珙今夕得就枕席,異日犬馬之報。(旦石)妾千金之驅,一旦棄之。此身皆托於是下,勿以他日見棄,使妾有白頭之歎。(末云)小生焉敢如此?(末看手帕科)

【後庭花】春羅原瑩白,早見紅香點嫩色。(旦云)羞人答答的,看甚麼?(末)燈下偷晴覷,胸前著肉揣。暢奇戰,渾身通泰,不知春從何處來?無能的張秀才,孤身西洛客,自從逢稔色,思量的不下懷;憂愁因間隔,相思無擺劃,謝芳卿不見責。

【柳葉兒】我將你做心肝兒般看待,點汙了小姐清白。忘餐廢寢舒心害,若不是真心耐,志誠捱,怎能夠這相思苦盡甘來?

【青哥兒】成就了今宵歡愛,魂正在九霄云外。投至得見你多情小奶奶,憔悴形骸,瘦似麻秸。今夜和諧,猶自疑猜。露滴香埃,風靜閑階,月射書齋,云鎖陽臺;審問明白,只疑是昨夜夢中來,愁無奈。

(旦云)我回去也,怕夫人覺來尋我。(末云)我送小姐出來。

【寄生草】多丰韻,忒稔色。乍時相見教人害,霎時不見教人怪,些兒得見教人愛。今宵同會碧紗廚,何時重解香羅帶。

(紅云)來拜你娘!張生,你喜也。姐姐,咱家去來。(末唱)

【煞尾】春意透酥胸,春色橫眉黛,賤卻人間玉帛。杏臉桃腮,乘著月色,嬌滴滴越顯得紅白。下香階,懶步蒼苔,動人處弓鞋鳳頭窄。歎鯫生不才,謝多嬌錯愛。若小姐不棄小生,此情一心者,你是必破工夫明夜早些來。(下)

第二折[编辑]

(夫人引俫,云)這幾日竊見鶯鶯語言恍惚,神思加倍,腰肢體態,比向日不同;莫不做下來了麼? (俫云)前日晚夕,奶奶睡了,我見姐姐和紅娘燒香,半晌不回來,我家去睡了。 (夫人云)這樁事都在紅娘身上,喚紅娘來! (俫喚紅科)(紅云)哥哥喚我怎麼? (俫云)奶奶知道你和姐姐去花園裏去,如今要打你哩。 (紅云)呀!小姐,你帶累我也!小哥哥,你先去,我便來也。 (紅喚旦科)(紅云)姐姐,事發了也,老夫人喚我哩,卻怎了? (旦云)好姐姐,遮蓋咱! (紅云)娘呵,你做的隱秀者,我道你做下來也。 (旦念)月圓便有陰云蔽,花發須教急雨催。(紅唱)

【越調】【鬥鵪鶉】則著你夜去明來,倒有個天長地久,不爭你握雨攜云,常使我提心在口。你則合帶月披星,誰著你停眠整宿?老夫人心數多,情性㑇;使不著我巧語花言,將沒做有。

【紫花兒序】老夫人猜那窮酸做了新婿,小姐做了嬌妻,這小賤人做了牽頭。俺小姐這些時春山低翠,秋水凝眸。別樣的都休,試把你裙帶兒拴,紐門兒扣,比著你舊時肥瘦,出落得精神,別樣的風流。 (旦云)紅娘,你到那裏小心回話者! (紅云)我到夫人處,必問:"這小賤人,

【金蕉葉】"我著你但去處行監坐守,誰著你拖逗的胡行亂走?"若問著此一節呵如何訴休?你便索與他個"知情"的犯由。

姐姐,你受責理當,我圖甚麼來?

【調笑令】你繡幃裏效綢繆,倒鳳顛鸞百事有。我在窗兒外幾曾輕咳嗽,立蒼苔將繡鞋兒冰透。今日個嫩皮膚到將粗棍抽,姐姐呵,俺這通殷勤的著甚來由?

姐姐在這裏等著,我過去。說過呵,休歡喜;說不過,休煩惱。 (紅見夫人科)(夫人云)小賤人,為甚麼不跪下!你知罪麼? (紅跪云)紅娘不知罪。 (夫人云)你故自口強哩。若實說呵,饒你;若不實說呵,我直打死你這個賤人!誰著你和小姐花園裏去來? (紅云)不曾去,誰見來? (夫人云)歡郎見你去來,尚故自推哩。(打科) (紅云)夫人休閃了手,且。息怒停嗔,聽紅娘說。

【鬼三台】夜坐時停了針繡,共姐姐閑窮究,說張生哥哥病久。咱兩個背著夫人,向書房問候。 (夫人云)問候呵,他說甚麼? (紅云)他說來,道"老夫人事已休,將恩變為仇,著小生半途喜變做憂"。他道:"紅娘你且先行,教小姐權時落後。"

(夫人云)他是個女孩兒家,著他落後怎麼! (紅唱)【禿廝兒】我則道神針法灸,誰承望燕侶鶯儔。他兩個經今月餘則是一處宿,何須你一一問緣由?

【聖藥王】他每不識憂,不識愁,一雙心意兩相投。夫人得好休,便好休,這其間何必苦追求?常言道"女大不中留"。

(夫人云)這端事都是你個賤人。 (紅云)非是張生小姐紅娘之罪,乃夫人之過也。 (夫人云)這賤人倒指下我來,怎麼是我之過? (紅云)信者人之根本,"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當日軍圍普救,夫人所許退軍者,以女妻之。張生非慕小姐顏色,豈肯區區建退軍之策?兵退身安,夫人悔卻前言,豈得不為失信乎?既然不肯成其事,只合酬之以金帛,令張生舍此而去。卻不當留請張生於書院,使怨女曠夫,各相早晚窺視,所以夫人有此一端。目下老夫人若不息其事,一來辱沒相國家譜;二來張生日後名重天下,施恩於人,忍令反受其辱哉?使至官司,夫人亦得治家不嚴之罪。官司若推其詳,亦知老夫人背義而忘恩,豈得為賢哉?紅娘不敢自專,乞望夫人台鑒:莫若恕其小過,成就大事,撋之以去其汙,豈不為長便乎?

【麻郎兒】秀才是文章魁首,姐姐是仕女班頭;一個通徹三教九流,一個曉盡描鸞刺繡。

【么篇】世有、便休、罷手,大恩人怎做敵頭?起白馬將軍故友,斬飛虎叛賊草寇。

【絡絲娘】不爭和張解元參辰卯酉,便是與崔相國出乖弄醜。到底干連著自己骨肉,夫人索窮究。 (夫人云)這小賤人也道得是。我不合養了這個不肖之女。待經官呵,玷辱家門。罷罷!俺家無犯法之男,再婚之女,與了這廝罷。紅娘喚那賤人來! (紅見旦云)且喜姐姐,那棍子則是滴溜溜在我身上,吃我直說過了。我也怕不得許多,夫人如今喚你來,待成合親事。 (旦云)羞人答答的,怎麼見夫人? (紅云)娘跟前有甚麼羞?

【小桃紅】當日個月明才上柳梢頭,卻早人約黃昏後。羞得我腦背後將牙兒襯著衫兒袖。猛凝眸,則見鞋底尖兒瘦。一個恣情的不休,一個啞聲兒廝耨。呸!那其間可怎生不害半星兒羞?

(旦見夫人科)(夫人云)鶯鶯,我怎生抬舉你來,今日做這等的勾當;則是我的孽障,待怨誰的是!我待經官來,辱沒了你父親,這等事不是俺相國人家的勾當。罷罷罷!誰似俺養女的不長俊!紅娘,書房裏喚將那禽獸來! (紅喚末科)(末云)小娘子喚小生做甚麼? (紅云)你的事發了也,如今夫人喚你來,將小姐配與你哩。小姐先招了也,你過去。 (末云)小生惶恐,如何見老夫人?當初誰在老夫人行說來? (紅云)休佯小心,過去便了。

【么篇】既然洩漏怎甘休?是我相投首。俺家裏陪酒陪茶倒撋就。你休愁,何須約定通媒媾?我棄了部署不收,你原來"苗而不秀"。呸!你是個銀鏦槍頭。

(末見夫人科)(夫人云)好秀才呵,豈不聞"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我待送你去官司裏去來,恐辱沒了俺家譜。如今將鶯鶯與你為妻。則是俺三輩兒不招白衣女婿,你明日便上朝取應去,我與你養著媳婦,得官呵,來見我;駁落呵,休來見我。 (紅云)張生早則喜也。

【東原樂】想思事,一筆勾,早則展放從前眉兒皺,美愛幽歡恰動頭。既能夠,張生,你覷兀的般可喜娘龐兒也要人消受。

(夫人云)明日收拾行裝,安排果酒,請長老一同送張生到十裏長亭去。 (旦念)寄語西河堤畔柳,安排青眼送行人。(同夫人下) (紅唱)【收尾】來時節畫堂簫鼓鳴春晝,列著一對兒鸞交鳳友。那其間才受你說媒紅,方吃你謝親酒。(並下)

第三折[编辑]

(夫人、長老上,云)今日送張生赴京,十裏長亭,安排下筵席。我和長老先行,不見張生、小姐來到。
(旦、末、紅同上)(旦云)今日送張生上朝取應,早是離人傷感,況值那暮秋天氣,好煩惱人也呵!悲歡聚散一杯酒,南北東西萬里程。

【正宮】【端正好】碧云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

【滾繡球】恨相見得遲,怨歸去得疾。柳絲氏玉驄難系,恨不情疏林掛住斜暉。馬兒迍迍的行,乍兒快快的隨,卻告了相思回避,破題兒又早別離。聽得道一聲去也,松了金釧;遙望見十裏長亭,減了玉肌:此恨誰知?

(紅云)姐姐今日怎麼不打扮?
(旦云)你那知我的心裏呵?

【叨叨令】見安排著車兒、馬兒;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氣;有甚麼心情花兒、靨兒打扮得嬌嬌滴滴的媚;準備著被兒、枕兒,則索昏昏沉沉的睡;從今後衫兒、袖兒,都揾做重重疊疊的淚。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兀的不悶殺人也麼哥!久已後書、信兒,索與我淒淒惶惶的寄。

(做到)(見夫人科)(夫人云)張生和長老坐,小姐這壁坐,紅娘將酒來。張生,你向前來,是自家親眷,不要回避。俺今日將鶯鶯與你,到京師休辱沒了俺孩兒,掙揣一個狀元回來者。
(末云)小生托夫人余蔭,憑著胸中之才,視官如拾芥耳。
(潔云)夫人主見不差,張生不是落後的人。(把酒了,坐)(旦長籲科)

【脫布衫】下西風黃葉紛飛,染寒煙衰草萋迷。酒席上斜簽著坐的,蹙愁眉死臨侵地。

【小梁州】我見他閣淚汪汪不敢垂,恐怕人知;猛然見了把頭低,長籲氣,推整素羅衣。

【么篇】雖然久後成佳配,奈時間怎不悲啼。意似癡,心如醉,昨宵今日,清減了小腰圍。
(夫人云)小姐把盞者!
(紅遞酒,旦把盞長籲科,云)請吃酒!

【上小樓】合歡未已,離愁相繼。想著俺前暮私情,昨夜成親,今日別離。我諗知這幾日相思滋味,卻原來比別離情更增十倍。

【么篇】年少呵輕遠別,情薄呵易棄擲。全不想腿兒相挨,臉兒相偎,手兒相攜。你與俺崔相國做女婿,妻榮夫貴,但得一個並頭蓮,煞強如狀元及第。
(夫人云)紅娘把盞者!
(紅把酒科)(旦唱)

【滿庭芳】供食太急,須臾對面,頃刻別離。若不是酒席間子母每當回避,有心待與他舉案齊眉。雖然是廝守得一時半刻,也合著俺夫妻每共桌而食。眼底空留意,尋思起就裏,險化做望夫石。
(紅云)姐姐不曾吃早飯,飲一口兒湯水。
(旦云)紅娘,甚麼湯水咽得下!

【快活三】將來的酒共食,嘗著似土和泥。假若便是土和泥,也有些土氣息,泥滋味。

【朝天子】暖溶溶玉醅,白泠泠似水,多半是相思淚。眼面前茶飯怕不待要吃,恨塞滿愁腸胃。"蝸角虛名,蠅頭微利",拆鴛鴦在兩下裏。一個這壁,一個那壁,一遞一聲長籲氣。

(夫人云)輛起車兒,俺先回去,小姐隨後和紅娘來。(下)
(末辭潔科)(潔云)此一行引無話兒。貧僧準備買登科錄看,做親的茶飯少不得貧僧的。先生在意,鞍馬上保重者!從今經懺無心禮,專聽春雷第一聲。(下)
(旦唱)

【四邊靜】霎時間杯盤狼籍,車兒投東,馬兒向西,兩意徘徊,落日山橫翠。知他今宵宿在那裏?有夢也難尋覓。

張生,此一行得官不得宮,疾便回來。
(末云)小生這一去白奪一個狀元,正是"青霄有路終須到,金榜無名誓不歸"。
(旦云)君行別無所贈,口占一絕。為君送行:"棄擲今何在,當時且自親。還將舊來意,憐取眼前人。"
(末云)小姐之意差矣,張珙更敢憐誰?謹賡一絕,"以剖寸心:人生長遠別,孰與最關親?不遇知音者,誰憐長歎人?"
(旦唱)

【耍孩兒】淋漓襟袖啼紅淚,比司馬青衫更濕。伯勞東去燕西飛,未釋程九問歸期。雖然眼底人千里,且盡生前灑一杯。未飲心先醉,眼中流血,心水成灰。

【五煞】到京師服水土,趁程途節飲食,順時自保揣身體。荒村雨露宜眠早,野店風霜要起遲!鞍馬秋風裏,最難調護,最要扶持。

【四煞】這憂愁訴與誰?相思只自知,老天不管人憔悴。淚添九曲黃河溢,恨壓三峰華岳低。到晚來悶把西樓倚,見了些夕陽古道,衰柳長堤。

【三煞】笑吟吟一處來。哭啼啼獨自歸。歸家若到羅幃裏,昨宵個繡衾香暖留春住,今夜個翠被生寒有夢知。留戀你別無意,見據鞍上馬,

閣不住淚眼愁眉。

(末云)有甚言語囑咐小生咱?
(旦唱)

【二煞】你休憂"文齊福不齊",我則怕你"停妻再娶妻"。休要"一春魚雁無消息"!我這裏青鸞有信頻須寄,你卻休"金榜無名誓不歸"。此一節君須記,若見了那異鄉花草,再休似此處棲遲。
(末云)再誰似小婦?小生又生此念。
(旦唱)

【一煞】青山隔送行,疏林不做美,淡煙暮藹相遮蔽。夕陽古道無人語,禾黍秋風聽馬嘶。我為甚麼懶上車兒內,來時甚急,去後何遲?

(紅云)夫人去好一會,姐姐,咱家去!
(旦唱)

【收尾】四圍山色中,一鞭殘照裏。遍人間煩惱填胸臆,量這些大小車兒如何載得起?

(旦、紅下)(末云)僕童趕早行一程兒,早尋個宿處。淚隨渡水急,愁逐野云飛。(下)

第四折[编辑]

(末引僕騎馬上,開)離了蒲東早三十裏也。兀的前面是草橋店裏宿一宵,明日趕早行。這馬百般兒不肯走。行色一鞭催去馬,羈愁萬斛引新詩。

【雙調】【新水令】望薄東蕭寺暮云遮,慘離情半林黃葉。馬遲人意懶,風急雁行斜。離恨重疊,破題兒第一夜。

想著昨日受用,誰知今日淒涼?

【步步嬌】昨夜個心翠被香濃熏蘭膊,欹珊枕把身軀兒趄。臉兒廝揾者,仔細端詳,可憎的別。鋪云鬢玉梳斜,恰便似半吐初生月。

早到也,店小二哥那裏?(小二哥上,云)宮人,俺這頭房裏下。(末云)琴童接了馬者!點上燈,我諸般不要吃,則要睡些兒。(僕云)小人也辛苦,待歇息也。(在床前打鋪做睡科)(末云)今夜甚睡得到我眼裏來也!

【落梅風】旅館欹單枕,秋蛩鳴四野,助人愁的是紙窗兒風裂。乍孤眠被兒薄又怯,冷清清幾時溫熱!

(末睡科)(旦上,云)長亭畔別了張生,好生放不下。老夫人和梅香都睡了,我科奔出城,趕上和他同去。

【喬木查】走荒郊曠野,把不住心嬌怯,喘吁吁難將兩氣接。疾忙趕上者,打草驚蛇。

【攪箏琶】他把我心腸扯,因此不避路途賒。瞞過俺能拘管的夫人,穩住俺廝齊攢的侍妾。想著他臨上馬痛傷嗟,哭得我也似癡呆。不是我心邪,自別離已後,到西日初斜,愁得來陡峻,瘦得來唓嗻。則離得半個日頭,卻早又寬掩過翠裙三四褶,誰曾經這般磨滅?

【錦上花】有限姻緣,方才寧貼;無奈功名,使人離缺。害不了的愁懷,卻才覺些;撇不下的相思,如今又也。

【么篇】清霜淨碧波,白露下黃葉。下下高高,道路曲折;四野風來,左右亂踅。我這裏賓士,他何處困歇?

【清江引】呆答孩店房兒裏沒話說,悶對如年夜。暮雨催寒蛩,曉風吹殘月,今宵酒醒何處也?(旦云)在這個店兒裏,不免敲門。(末云)誰敲門哩?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我且開門看咱,這早晚是誰?

【慶宣和】是人呵疾忙快分說,是鬼呵合速滅。(旦云)是我。老夫人睡了。想你去了,幾時再得見,特來和你同去。(末唱)聽說罷將香羅袖兒拽,卻原來是姐姐、姐姐。

難得小姐的心勤!

【喬牌兒】你是為人須為徹,將衣袂不藉。繡鞋兒被露水泥沾惹,腳心兒管踏破也。

(旦云)我為足下呵,顧不得迢遞。(旦唧唧了)

【甜水令】想著你廢寢忘餐,香消玉減,花開花謝,猶自覺爭些;便枕冷衾寒,鳳只鸞孤,月圓云遮,尋思來有甚傷嗟。

【折桂令】想人生最苦離別,可憐見千里關山,獨自跋涉。似這般割肚牽腸,倒不如義斷恩絕。雖然是一時間花殘月缺,休猜做瓶墜簪折。不戀豪傑,不羨驕奢;自願的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外淨一行扮卒子上,叫云)恰才見一女子渡河,不知那裏去了?打起火把者。分明見他走在這店中去也,將出來!將出來!(末云)卻怎了?(旦云)你近後,我自開門對他說。

【水仙子】硬圍著普救寺下鍬钁,強當住咽喉仗劍鉞。賊心腸饞眼腦天生得劣。(卒子云)你是誰家女子,夤夜渡河?(旦唱)休言語,靠後些!杜將軍你知道他是英傑,覷一覷著你為了醯醬,指一指教你化做背血。騎著匹白馬來也。

(卒子搶旦下)(末驚覺云)呀,原來卻是夢裏,且將門兒推開看。只見一天露氣,滿地霜華,曉星初上,殘月猶明。無端燕鵲高枝上,一枕鴛鴦夢不成。

【雁兒落】綠依依牆高柳半遮,靜悄悄門掩清秋夜,疏剌剌林梢落葉風,昏慘慘云際穿窗月。

【得勝令】驚覺我的是顫巍巍竹影走龍蛇,虛飃飃莊周夢蝴蝶,絮叨叨促織兒無休歇,韻悠悠砧聲兒不斷絕。痛煞煞傷別,急煎煎好夢兒應難舍;冷清清的咨嗟,嬌滴滴玉人兒何處也!

(僕云)天明也。咱早行一程兒,前面打火去。(末云)店小二哥,還你房錢,韝了馬者。

【鴛鴦煞】柳絲長咫尺情牽惹,水聲幽仿佛人嗚咽。斜月殘燈,半明不滅。暢道是舊恨連綿,新愁鬱結;別恨離愁,滿肺腑難淘瀉。除紙筆代喉舌,千種相思對誰說。(並下)

【絡絲娘煞尾】都則為一官半職,阻隔得千山萬水。

題目小紅娘成好事

老夫人問科情

正名短長亭斟別酒

草橋店夢鶯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