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九 嵩山文集 卷二十
宋 晁說之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舊鈔本

文集卷苐二十

  嵩山景迃生晁説之字以道一字伯以

 墓誌銘

  宋故朝請大夫提㸃亳州眀道宫吳公墓

  誌銘

文肅吳公有子諱瓊字彦琳其彂強剛毅似其

先正而蕰崇卒不少施其問斈蒙前人之光無

待苦辛如異日而專儒術排釋氏異端不自名

臣故欲淂公而書之者實難雖郷里或終身莫

之知郷老非無在位淂時者亦莫能挽之以進

彼邉幅望譽之士忌焉而不徃㠯一言葢




猶不知公也賈侍郎見丞相政事堂曰吳瓊難

進者願相公礼之以為多士𭄿丞相⿺辶䖏問公氏

族賈侍郎曰故資政殿大斈士吳公子也丞相

異之曰是吾魏忠献公三朝同秉政大臣之子

其可不用乃擢行大理寺丞兼右治獄聞者為

賈侍郎怒于色公曰如其素所閑習亦何嫌卒

辭之改丞光禄公曰是無足辭者在光禄軌度

其儀雖貴近惮之有他丞相子為大官令势出

諸卿上羣媚讙謁公獨未嘗一與共飲食語言

乃罷公丞事未㡬丞相貶其子下吏治并及其

前日淂周旋者或不知公謂公可以辯其所以

罷者公乃亟從吏部選淂簽書忠武軍莭度判

官𠫊公亊有部使者𫝑熖薫灼一時衆目之曰

祸人也其天資好弱人㠯自戯一見公之貌而

䟽再接其言㠯屈卒茹以利則難且慚彼祸人

者獨不肆螫毒於許人繄公隂賚之秩滿通判


隰州轉運司檄隰之粟于極邉公不可口隰人


素貧幸無速斃之而旦夕他州之饋道隰之境


車音塵接知州武人亦為公懼而公持益堅頼


朝廷之惠特罷是役而他州之民孤 上恩矣


隰人乃繪公像而祠之去隰之日毁三年公酒


特契衆始知公前日不欲苟異撓衆今日能必


行其志無得色調知郢州有蔡之冨民李鑒者


故殺人獄具而不承者𠕂乃以屬郢鑒已逸其

證人矣公曰勿⿺辶䖏錮鑒以購亡鑒使家人訴于


朝提㸃刑獄失 朝廷㫖乃不直公公罷所居


官乆之 朝廷是公還公郢州公曰不辱爾無


能復濟漢水乞宫祠得提㸃亳州明道宫時就


飬於子浚復州司工曹事之舎政和七年丁酉


也七月己未公疾不起年六十有七積官朝請


大夫妻孔氏孔子四十五世孫中丞之孫侍郎


之女所謂六經之澤者亦於此在矣子二人浚


從任登貢士第科霑早卒女五人壻蘇雍晁貫

之劉敏脩皆官人季未行孫男三人大方大端


大中大中将仕郎公以霑之婦武早寡志節不


肯改行特先任之貫之妻實予從弟之婦亦能


正辭氣令人信其内外家法則公之為政闔門


可觀歟前所謂卒不少施者非歟浚固能業其


家矣卜以宣和元年己亥八月甲申塟公于東


阿先塋之次來請銘於説之説之念公實畏友


也每因公之言行而得古人之風義為不少蔡


公之文亦不為不知公者其言曰江漢濯之秋

陽𭧂之似乎曽子不越人之屨不履人之影似


乎子羔七十子之後學者鮮與之倫雖不道人


之善者莫之聞也公有文集十卷蓋有徳者必


有文也昔公之弟琯東坡先生嘗為作日喻衆


遂喜道其姓名如公者亦不見録於東坡何耶


銘曰


魯禮未失周道豈衰是生君子與古人期古人


SKchar我文肅公訓不過庭自感於中有之似之


不約而一苟不其然曷貴乎徳豈非大有食貧

不足言利則慚莫我能辱亦早于仕周旋四方


彼弗我知于徳于光楚丘年少政力有餘𥘉無


學官匪我孰圖葢治于穣嵗稔督負曰将及賞


則𮥠其數巢之蒲魚横税既免巢租合淝疆理


亦辨刑辭而禮豈我所官亦莫我容斯道實難


曰許曰澤果何能申不状不懼有思于人晚專


城郢謂可少以既斥復還非公所止何去而之


曰予白首窶而𥘉仕始學南𤱔此志撓敗敢保


而他公死不怨如勲業何世莫之安松檟于眠


有子若孫我銘之傳


 宋故韓公表墓誌銘


有天下重望忠於君不顧其身而不以卿相為


冨貴者其唯少師韓公乎有子宗文未試而卒


以孝聞有子瑨承忠孝之慶少如成人任将作


監主薄年八𡻕戻稍長以㤙句當西京崇福宫


紹聖元年以詩賦奏名禮部 上𥘉親政䇿士


對曰國家承平乆冝慮未形之禍禍既未形則


非言之可示也願今上御名其微不在左右近習乎

主司忌之而喜其文乃第諸甲戍之中是時名


𤪌字居表後改瑨又以新令字公表除簽書寕


海軍節度判官𠫊公事辟簽書渭州軍亊判官


𠫊公事丁父憂復仕當元符建中靖國之間君


子相賀曰吾時也公表用為正言司諌則可否


則中祕書可兩宰相有違言卒以自禍也知人


才而棄之不用公表乃通判保州作娛山亭以


自處焉屬知無極縣嵩山晁説之為之記代還


乞管句亳州明道宫滿始從吏部選得通判宿


州授代復乞管句南京鴻慶宫滿復從吏部選


通判鄧州嘗歎曰專城則弱不能顧貳能者亦


可以少過矣乎待次乆将行 朝廷除通判鄧


州者易公表頴昌府待次衆謂頴昌殆若韓氏


之邑也前後治聲踵武為之甚易亦有甚難公


表則人無以譽毁之授代乞提㸃杭州洞霄宫


無幾何詔悉罷庶官之領宫祠者乃例至京師


甫数日即還許曰吾将老矣宣和三年春小疾


遂以朝奉大夫致仕時已築别第為清静之所

布裘事香火杜門特不慶賦詩閏五月甲子中


夜命其子冕曰吾死求埋銘於晁以道其歛以


僧衣棺窆之制以僧律出韻語六非詩非銘非


搢紳學士之所與知者又命律師誦戒三稽首


席右脅以卒年五十有三是年十有一月冕亦


卒弟琯以明年正月朔旦塟公表及冕于靈井


世墓之次悉不敢忘遺令俾説之銘之嗚呼韓


氏一門内外弦韋数百而不同其於公表則一


也尊者之禮或為公表降焉卑者師公表則人

稱之曰興家之良也公表恭於所事至於勤力


疲而不已禮在財賄者視萬金猶一錢也其自


奉也薄食味甚於寒人上世之産辭之雖文房


之珍亦不顧一切給用無毫髪長物殆不知天


地間孰為彼己也其於朋友則信矣然寡交逰


不過海内數人恂恂然唯恐其為不善使不得


友斯人若前日時與物並流而涇渭不雜也哀


女子於門而同寒異温也要是簡而禮者也廣


而儉者也柔而不犯者也能言而能不言不可

親而不得以踈者也猶然如将可越而終不可


及者也或親且舊從逰終身而莫能噐之况近


臣上䟽所薦之言巖廊雲霄不接之𫝑可得而


舉之乎惜也逝矣余亦何言㢤雖然甚乎其詩


之𩔗也珪璧含輝肄逺之士則曰似謝康樂近


則似韋蘇州不知親其大父之自也世徳於是


而在其可泯不傳乎必有傍羅逺蒐以帙之者


母江鄰幾舍人之女妻章丞相郇公之孫二女


一既嫁而卒一尚㓜章卒時公表年三十𡻕未

有子公卿多𣣔女之公表不可吾族兄無咎自


視其女之才地謂公表必不我辭乃亦謝之曰


方有獨徃之願也不復納室且生當玉帛自陳


無用人幅之銘曰


周室不競孰共其守王曰韓氏爾其昌阜我家


日偷爾唯用舊韓肖玉言百世令胄宋則忠憲


當天下晝一門八龍少師用未䆒有子有孫長


孫是茂既滋肓徳不俾而壽舊章何觀廊廟何


覯乃至不亡髙出嵩岫我斯銘之以覺不朽

 宋故太孺人阮氏墓誌銘

贈承議郎陳公公甫之配太孺人阮氏名徽字

徳媛其先建州建陽人楊文公所稱阮思道學

士能黙記数千言於書不𠕂讀者太孺人之大

宗也其祖中度與承議之曽大父文忠公同年

進士文忠公器其文行以職方貟外郎知涪州

卒考通年十有五計偕與兄逸邈適俱知名乎

時登嘉祐進士第卒於成都雙流主簿太孺人

之母賈國子博士守約之女承議之母是謂殿


中丞守文之女皆大𠫵之孫也賈氏自唐為相


門風流人物特可觀而太孺人之英華容止出


諸姑伯姊上㓜徃来陳氏家時文忠公之配邠


國太夫人宋坐堂上見之歎曰人間有此好女


子忍使為他人家婦莫如吾孤曽孫之愛也歸


焉其姑以大家自處而嚴不以姨氏𥝠之而太


孺人閑習法度自其性質雖勤而不劳得盡婦


道者十有九年承議有奇才駿識而仕不偶因


免䘮遂屏居韓城澗上菜𡙡布裘如儒門之子

而風雨寒暑安樂之太孺人相之者十年其長


子恬脩其父之隠操乆之而澗上穡事益荒蕪


将有飢寒不給之累而内外怡悦益自適衎衎


太孺人如一日以閱三十年既而恬起以為校


書郎奉太孺人歸京師故廬以居未幾恬致仕


歸韓城遷汝海 朝廷又復出恬以仕而太孺


人若初不知有出入舒惨SKchar喜於其間也盖凡


夫若子之所志者宗族𡛸婭不足以與也而太


孺人志之也夫若子之能事則學士大夫之企


及惟太孺人能之也至於為辭章以著明道脩


練神明之微與夫釋氏清静寂照之妙則太孺


人之自得也大凡人家女子學書者有矣未有


善顔魯公書如太孺人者至於不用筆墨䄂中


以刀出古今法書如重規㳫矩不出入豪髪者


惟太孺人之能也太孺人知生民之樂皆在一


身而外物𥘉未嘗與也冝其壽考康寕将九十


而視聴食力猶五六十人雖嘗疾病将逝去猶


平日寝處也當其問疾時汝之士人自郡守而

来莫不有憂也不幸而哭之者亦悉盡哀既送


塟車有謝之逺而才却者行道之人孰不歎息


曰是惟其母之賢是惟其子之賢其卒以宣和


二年十二月二十有二日年八十有四越明年


正月二十有五日祔承議之墓於新鄭先塋之


次恬之下四子皆旱卒三女嫁舊族之子孫男


三人女二人恬既請其友嵩山晁説之銘承議


之墓又為太孺人之銘銘曰


𭧽者种征君志操之脩母氏之賢也种母聞詔


其子不聞相其夫未如陳母之全也後有賦闗


睢之詩及閟宫之七章者為徳門而歎息不待


吾言之嬋媛也


 宋故贈承議郎陳公墓誌銘


丞相文忠陳公長子師古尚書都官郎中知七


郡有政績生子知章大理評事㓜有大才日誦


萬餘言落筆数千字在湏㬰間甞行役下馬道


傍讀古碑二千餘言歸覆之一字不謬謝希𭰹


手書啓事上尊府廷評随衆目在傍胡恢乃携

啓本去廷評取𥿄平空細字冩一通如𥘉夏英


公雅重其詩文数来問典故及竒字卒年二十


有四娶殿中丞賈守文之女叅知政事之孫生


子造字公甫其生四月而孤曽祖母邠國太夫


人宋尚無恙深憐撫之 仁宋待邠國以異禮


出入廣内稱呼如家人既薨 上震悼之乃特


録孤曽孫以太廟齋郎既冠調黔州司户叅軍


尋罷去復司户戎州兼録𠫵司法𠫵軍不以門


地自慢遇事如老於為吏者 國朝自丞相賈


公樞宻副使吳公慶暦八年上編𠡠二十卷後


逮公之出仕幾二十年不復設官編𠡠其下郡


國者雖稀簡而必具起請申明若奏可本末冩


成大軸非若其後一事一印𥿄日沓至雖数帋


不猒也以故𠡠令壓架彌棟塵垢莫可觸壌䑕


糜爛不能文字吏幸以輕重出入為利况在戎


州逺徼公視而𥬇曰乃今可為矣白郡守武侯


曰無斧斤則失鑿枘願以編𠡠後所降依門次


第之上奉 朝廷之命下絶吏為民姦幸甚於

是未半年書成居數年是謂嘉祐七年丞相韓

公上編𠡠三十卷頒之以勘公之𥝠書其異同

者兩條餘如同䋲墨尺寸出也戎人楊三尊者

黠驁自異喜生事漁獵其酋長亦憚畏之公一

見嫉之曰豺虺也留之異日必貽患於人無幾

何三尊𬒳輕繫公乃𤼵其前後殺人死罪數十

立以法誅之戎塞恱伏以公為神明而戎漢頼

公以寧居者數十年州將一旦率官屬登城樓

語非所冝言者為人告之一郡官悉就逮公𥘉

未甞從之樓上乃領州事乆之益得盡其才賈

夫人感疾公帆江下三峽謁殿中丞單驤其勞


萬里夫人疾愈去為掦州節度推官王君玉侍


郎知揚州以聲譽老成自髙待公忘年每與論


新唐書牴牾而不吏之也韓丞相玉汝以貟外


郎年甫三十餘来知州事風稜人不敢喘息晨


坐得鹽賊付獄日未午督案具甚急公乃故遲


之心知其非眞盗也韓公怒取囚由大書杖脊


二十下未幾真盗得而韓公為公慚焉自是韓

公之威少霽而多與公議事有江都宰者地寒


而賢後太守朱大監以𥝠意欲罪去之公率郡


官廷辯曰江都宰無罪且才之公在掦州四年


晚權江都時散青苗錢之𥘉也公視可與者與


之不以殿最為已事卒無一人妄請者而刑戮


頼之以省非它縣比用三司使舉監廣利門𥘉


罷使臣為門官而新城門設水扉創格令條禁


甚宻所謂三司使者一時風力人也多從公之


建明至合人頼之以不苛調𪧐州觀察推官未

行王丞相荆公用以便糴河北丁賈夫人SKchar


䘮臞然歎曰吾少舉進士而卒不得一第每更


一官歸當攺秩而舉將之格必SKchar其尚黽俛於


斯世者吾母待飬也今既不得終飬則吾何用


禄為乃屏居陽翟澗上菜飯不肉者十年日誦


佛經宴坐間則徃来嵩少窮山水之娱且甞得


法於天衣之門人法清既感疾彌年不問醫卒


年四十有六元豊五年二月一日也娶阮氏自


有誌銘子五人長恬海内知名士也起處士今

為奉議郎遇郊恩贈公承議郎次繹思近思惟


愷四人皆早卒女三人壻曰文林郎吳偕張文


定公諸孫彦之鞠待制之曽孫正彦孫男三人


邦昌諤昌裔女二人長適邯鄲李榛一㓜公


骨相甚偉能與人交而不忘規過塟兩叔父及


其舅氏嫁孤女數人皆盡力其才識文藝不減


其父而不自多也恬以建中靖國元年五月二


十四日塟公于新鄭世墓之次不及銘後二十


有一年因祔阮夫人乃得銘於恬之友嵩山晁


說之銘曰


昭陵之時無窮士何夫子之傑才駿識早聲聞


而辱下僚𠔃𠡠令剌於𥝠室而虺戎誅以獨見


乃未老而澗濵藜藿與嵩髙𠔃相門之𥘉必復


其難去斯世而有覺者以超超𠔃有祖有父之


風烈而有子以景爍則吾之幽篆昭昭𠔃


 東里張處道墓銘誌


公諱厚字處道姓張氏其先滑州胙城人徙鄭


州新鄭曽祖諱純一邢州鉅鹿縣令贈都官郎

中妣魏福昌縣太君祖諱紳金部郎中贈光禄


大夫妣李仙源縣太君父諱越朝散大夫贈中


奉大夫妣王永嘉郡太君光禄大中祥符間為


京西轉運使道新鄭樂其幽僻後乃徙中奉之


居猶蕭條與邑俗稱至公乆而遂為邑之甲族


宅廬園林黍稌牲犧烝嘗有禮婚𡛸連大家實


自公力田苦節也所謂田野躬耕者古人以之


其在今人能言之者尚寡甚則徃来桑柘間已


多自賢有如公者襏襫風雨不告辛老農之所

癉而上以奉慈顔下以厚群從其間晝夜未甞

㬰廢書不讀乃不知九州之中幾人也公㓜

嗜學纎條悉理各謹家法不詭經苟異同如其

服田疇而甽區澮别也乃其所積者忠信篤實

言行必頋未甞失辭降色於人慷慨辯論常自

申而不可屈寧失於介不失於同則又如其秋

之穡也公以是自謂不仕則已仕必由文辭髙

第出中奉當任子則譲於仲弟孚而欣然如負

釋也蓋公少為辭賦甚力讀揚雄之千賦而如

董遇之于讀雖甞一黜有司不𠕂試而白首莫


可奪其自勝之色且言曰文章要有宫商捨辭


賦何自而入無聲律則無樂矣詩禮又安所錯


哉公之為人不為時惨舒大槩如此性喜談


國朝故事曰勿易此衰老之身自慶暦皇祐来


聞誦聲沐膏澤幸已多矣即今日死無恨若軰


恐不吾如也或遇里巷破律亂常之役則悲咤


大息若躬疾疹必思去之公雖服田閭不出而


洞曉世務前知某事當如此某人當出當入後

無不然者其與人合則寡矣近不南阡者五年

逺不北陌者十年而前年子弟之道死時公乃

後塟車徒行北門之外哭奠之時公年已八十

矣平生無他嗜好而藏書將萬巻其得之甚艱

今上御名與人通書每簡編後識顔黃門借書之

戒又畜金石刻亦冨皆得自公㓜年時無刑蠧

可喜朋友間得見之至於三代尊彛鼎𪔇之屬

則深藏不出户牖曰𥘉為吾一已之奉耳烏能

奕人之顔色而博其嬉𥬇哉是則與吳傳正侍

講不以圗𦘕視人等也一旦為大𫝑力者取之


去則復如頋長康之變飛栁公權之羽化云耳

公行年将七十而綵衣老親側其及八十餘猶


康寕食飲倍少年軰絶無疾病而為人脉藥起


死則多矣其讀黄帝書如孔氏書之勤也雖無

不窺於𣑽釋書則不一經目曰外吾周孔寧有

道耶今年八十有四矣乃一日卧病語諸子曰


吾即死不獨不藥亦當不食三日惟飲水清吾


臟腑則全吾㓗也後三日是謂宣和二年庚子

六月戊戌而公卒且甞有言曰吾在十數年前

晁以道諾吾銘諸墓矣説之惟公年七八𡻕時

中奉在延安龎莊敏幕府莊敏見公識其他日

有立也治平間侍行北京則從吕陶汪輔之學

以文藝見韓忠獻公復爲忠獻公所賞鳴呼二

公知公之才而不知公老而以布衣死也前日

之田及公手植之嘉花異木數𤱔之園晚分二

季𥘉若未嘗有也他尚何言於公𫆀娶馬氏供

備庫使用之之女先公六年卒男六人兼濟道

濟廷濟公濟思濟經濟今見子則伯與未季女七


人歸郭固王賁李純彦盛開仲潘唐王錫孫愕


今見女小王婦孫五人敏之㣲之徽之彛之渙


之女六人二歸周鑄李翬公有詩及雜著二十


巻甞自號安常子安素居士越十月壬申塟縣


之東里郷(⿰氵閠)色里世墓之次銘曰


仕不願田則力棄吾田專修德一世人莫予識


馬在轅身不出談詭經憤以叱事破律愀欲泣


氣兕虎志金石天壽之將九十溱洧流嵩隗植


公不亡銘豈泐

 宋太令人陳氏墓誌銘

聞之劉仲原父江隣幾梅聖俞許下八韓比荀


氏八龍其継忠憲公而早逹者曰舎人公天祚


之年並時大顯者曰丞相康公門下少師公丞


相莊敏公惟莊敏公震耀天下其家事治於官

府諸子耳目習焉無難實難乎其婦也莊敏公


長子宗恕求仁之配曰陳氏文惠公之孫祕閣


校勘慱古之女陳韓匹也陳氏之女教則韓氏

之婦儀未鷄鳴起空上問起居無恙頋宗婦庻

婦異職不敢不先其勞退而下堂謂長婦稚婦

曰我與而齒為女兄弟不以夫兄弟以故宗族

𡛸婭逺邇欣為夫人譽烝甞則神明福焉鼎爼

而賔客既飽矣君子謂徳曰是夫人也既相其

夫必有令子求仁少年登詩賦進士第獨恨經

術淺薄時有近臣飬譽鍾山以經自鳴者求仁

謹移書焉夫人勉之曰仕宦以無文為恥我婦

人不知何謂文而其無怠彼来自鍾山當國一

旦亟暴籠靈以急士求仁獨不得調已而仕也


罷矣夫人爲能使求仁忘去坎𡒄愀底之恨而


有適於SKchar酒間荘敏公薨 上㤙録十有五人


夫人二子既長乃曰孰不親親睦族爲大何以


睦族無寧官夫貳宗之子若異姓之子吾兒無


與焉可也求仁曰我待盡亦頗知而之言先丞

相之志也夫人生而淑静未甞一語出財賄間


殆終身不見喜怒之色所不自足者西方聖人


之書目之而未極其微也唯然齋戒夙夜則至

矣𥘉從夫封壽昌縣君後以子拜太令人以疾


卒于子珉之新第宣和四年八月甲子年八十


有四珉新第所以為夫人之奉也夫人乆疾其

牀几食飲藥煑之頼者珉婦胡也子三人珉朝


奉郎新通判鄭州琢文林郎廣濟軍司户曹事

琇廸功𭅺女六人適朝奉𭅺張基承議𭅺吕必


強宣教郎李徳充宣義郎環州司録事𫝊寔中


奉大夫提㸃河北西路刑獄姚宗文林郎西京


宗子慱士岑又份孫男三人長昴女三人長適

廸功郎蘇籀珉前知葉縣有古循吏之政夫人


族曽孫是謂文忠公五世孫恬道葉見市有祈


禬徃来者咸色SKchar問之曰令君之母病令君之


母我民之王母也令君之SKchar我民之SKchar也則夫


謂其既相其夫必有令子者信也已珉等卜明


年四月甲子祔靈井求仁留臺公之墓吉逺走


人同谷求銘於嵩山晁説之頋舊好不得辭銘


曰文惠之孫荘敏之婦求仁之相淑静伊何不


官其子唯徳之尚有是一徳百世之崇我銘諸


 宋故通直郎眉山蘇叔黨墓誌銘


宋通直郎蘇過叔黨東坡先生之季子也母同


安郡夫人王氏元祐五年先生知杭州叔黨年


十有九以詩賦觧两浙路禮部試下七年先生


為兵部尚書任右承務郎明年先生出帥定武


即謫知英州継貶惠州安置三年遷儋耳安置


既四年漸從亷州永州居住邈乎萬死不測之


險也獨叔黨侍先生以徃来其初為嶺外之役

時叔黨方居母喪有以動𡍼人涕泣者或曰先


生南居而樂焉非也先生SKchar國爱君之心日加


循省而鬰結則何敢樂惟是叔黨於先生飲食


服用凡生理晝夜寒暑之所湏者一身百為而


不知其難翁板則兒築之翁樵則兒薪之翁賦


詩著書則兒更端起拜之為能湏㬰樂乎先生


者也其𥘉至海上也為文一篇曰志隠效於先


生前先生𭣄之曰吾可以安於島夷矣先生因


欲自為廣志隠以極窮通得喪之理焉甞命叔

黨作孔子弟子别傳則固有以處其子矣當是


時叔黨之風使蠻蜑夷獠若可以語禮義而中


癘噬毒莫為之疾病雖有欲殺吾親者亦無以


措其斧斤其傳而北也霈然起天下父子之性


則叔黨之自處者如何㢤先生不至永州稍還


仕板居陽羡不幸疾不起叔黨兄弟得吉地於


汝州郟城縣之小峨眉山以襄事遂家於頴昌


叔黨偶從湖隂营水竹可賞者数𤱔則名之曰


小斜川自號斜川居士以視終焉之志曰吾未


即從先大夫於地下則生也何事為泯泯浮沉


里巷或時一至京師自得於醉醒而徜徉一世


之外所遇者與談靡不傾盡造次大𥬇謔浪間


節槩存焉唯有知之者知之也且若世未甞有


小人也孰非士君子也哉使叔黨以其屋岣嶁


桴溟渤之純孝而一旦忠藎於九徳俊又之朝


則先生之立言者叔黨之功業也惜乎不及使


人有見於此而暴疾以卒於鎮陽行道中年五


十有二時宣和五年十二月乙未悲夫諸葛孔

明𥘉不得申所志而躬耕南陽卒亦﨑嶇巴蜀


也幸而有子曰曕可以肆所志而無邦家以容


瞻則赴魏軍而死耳嵇叔夜之志氣尤異而曽


不得一席以全其軀而子紹身血亦何益於邦


家古之父子有如此忠孝两全而可恨者天乎


不壽吾叔黨於盛世一振𤼵之耶叔父欒城公


每稱其孝以訓宗族且言吾兄逺居海上無他


成就 歎曰郷書當薦諸後生吾足不復踐文


場地矣調兖州龔丘縣主簿乆不赴煩主客躬


趣於岐路淚流馬鬛而去無幾何家人軰相與


念之曰主簿龔丘安穏無恙否乎舉目則主簿


在室中矣時主容以微疾家居公曰親庭不供


飬而山邑之簿書必吾勤耶不用白大人而投


劾歸矣自是而語言而飲食而寒暑不去親膝


乆之血淚免親喪而貧不得不從調無爲軍司


户𠫵軍代還監髙郵軍税主客有遺㤙在吏部


𨕖而公之子實長諸孫公乃乞官其孤姪父執


吳子友儔諸孤留落髙郵二女貧無以嫁其與

呉並稱一時名士者乆逹徃来郵上不一省呉


之家公𨼆勤為子若姪娶其二女公之還自髙


沙𠤎平生酒徒𭧂貴廟堂上盛聲色供帳燕視


得意公一席𥬇語自醉不異前日也彼貴人曰


進道如何避霜雪高者寒益甚也公謝之曰祍


席疾病寕論霜雪愁鬼於吾先之以疾病則吾


當劳之以安逸惟公有以逸吾之疾則幸甚彼


貴人者不悟公之意以公管句北京留司御史


䑓襲慶府仙源縣景靈宫太極觀里閭豊儉樂

宣和四年七月己未疾終于正𥨊(“爿”換為“丬”)越日塟任


城魚山世墓之次享年六十有四娶李氏⿰糹⿱𢆶匹


氏今孺人劉氏男三人公美公善公儀女四人


壻董桂李相如馬紹承吕徳充公與説之同年


生而先二月公之平生未許他人知也嗟夫公


有𥙿於中者不知郷人有好𢙣不與邦人聞荣


辱每自歎曰吾以𥙊則先滌濯以戰則先行陣


以吾在言路則死在鼎鑊而不在嶺嶠尚何論

吾扵文字間邪聞者冝有以悲之説之飢寒飄

零江淮白首未有北歸之期能忘吾兄在承平


時意氣邪謹於兄墓作銘于塟後之七年銘曰


生得吾孝死不得吾忠言有吾好行孰與吾同


葬䕃世墓之松


 崇徳縣太君王氏墓誌銘


本朝父子叅知政事俱以厚徳稱者唯王氏是


謂惠献公若安簡公惠献公之子安簡公之弟


尚書駕部郎中諱舉善娶丞相文定張公之孫


生女淑静得内外奕世之美嫁譙國文肅盛公


弟諫議公之子大子左賛善大夫知卲武軍贈


金紫光禄大夫諱遵甫金紫元妃實夫人之娣


夫人以閨壼組紃之懿克麗於饋祝慈訓間靡


不冝之金紫捐館時夫人尚少家於舒州時夫


人季父舉元為淮南轉運使欲𠕂適夫人夫人


辭曰寕死不可自是屏華珥不肉食日一飯以


訖於老間則讀經史諸子極乎釋老隂陽卜筮


之書特善吐納術以故壽考康寕𥘉以子封廣


徳縣太君改封崇徳縣享年八十有四男子八

人女王人孫曽孫七十有二人玄孫男一人其


卒以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祔金紫桐郷之墓以


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男曰叔温朝散𭅺致仕仲


良南康軍録事叅軍貽孫蜀州軍事推官仲孫


左朝議大夫知沂州昌孫宣徳郎知汝州郟城


縣紹孫徳州叅軍事孝孫彦孫女適朝議大夫


前吏部郎中劉理山南東道節度推官傳璆進


士張復古宣徳郎王綬進士韓揩説之先妣文


粛公之孫也得以為夫人銘銘曰

噫嘻夫人爗矣其門淑女賢婦膝曽玄孫壽既

嫓徳慶流不息玉珈如生壠柏其植

 塔銘

  宋故明州延慶明智法師碑銘

釋迦世尊鶴林㓕度法付聲聞則維迦葉其付

菩薩則有文殊領受言教則在阿難既有是三

孰可闕一迦葉之後二十四傳至于師子或曰

二十八傳至于逹磨逹磨在梁武時始来東度

於六度中特以禪名逹磨壁觀人謂七年我知

何日雖曰頓示有漸方便𥘉傳楞伽後五六葉

則尚金剛既而南北分宗蕩然同異在迦葉傳

十有三世曰龍𣗳大士所著大論譯傳東度至

北齊時慧文禪師一見證入以傳陳南岳慧思

禅師九十日而證𠕅傳隋天台智者顗天師十

有四日而證於是乎備六度融萬法定而三止

慧而三觀質其宗焉一言之曰具二言之曰法

性離数而有三千即經而專𮗚心經之宗曰法

華則華嚴阿含方等般若終於湼槃衆皆為法

華其為迦葉文殊阿難皆吾祖師天台實傳唐

章安灌頂章安𫝊縉雲智成縉雲傳東陽慧威


東陽傳左溪玄朗左溪為逹磨宗者二十年乃

自東陽傳荆溪湛然至荆溪而後智者之言畢


載於書智者之言悉歸乎正其為一大時教不


可得而加已荆溪傳天台行滿滿傳廣修修傳

物外外傳梁元琇琇傳周清竦竦傳有宋羲寂


寂以上皆在天台晩傳四明義通通傳知禮是


謂四明尊者亦曰四明法智禀生知之上性思

義於童子之時其於天台之門猶諸荆溪于時


斯教特盛異同亦多其人徃徃龍象重望未易


柔服或始同而終異或始異而卒同一言之辯

勤乎十返徃来江山綿亘𡻕時非茍合者如事


理搃别者三千具造不𮗚眞心惟𮗚隂入至今


稱四明尊者云時有大禪徳在雪竇相與亦傾


盡其傳廣智尚賢廣智𥘉得於净名㝡深乎性


相審知佛法為境其傳神智鑒文神智破衆潰


以澄法智之海矣慧炬以緝廣智之明者其載

三智之羙可傳而不可朽者有永嘉継忠其師

神智而賢忠者明智中立姓陳氏明州鄞人父


榮母朱𥘉夢日入懐而生夜不三浴啼不止𥘉


與群兒𭟼兒軍怖之因使出家𦂯九𡻕授經不


𠕂讀嘉祐八年試開封府得度治平元年受具

足戒依延慶智廣智廣異之曰年少新學能辨


析如此廣智卒遂師神智甚力熈寧中神智開

幃設問凡二百餘人無有出師右者為延慶首


座代神智講神智自謂不如去禮天台智者塔

遂謁忠于温州周旋者二年將歸忠曰行必紹


法智之席予有𥝠焉嘗夢摩利韋陁二天幸為


位於延慶懴堂居有間神智去延慶師固辭不


果非特符忠之言實慰逺邇士衆之望二天位


焉後衆道埸咸取以為法元祐間髙麗佑世僧


統義天者聦明瑰偉之士𥘉為嘉與源公而来


𦂯際海岸見師升堂聞未甞聞咨嗟失色且歎


曰中國果有人焉既而義天接談辯者累夕傾


其所學欲折其鋒竟不得毫髪主客楊次公多

之為師作眞讃以師為玉池蓮中之人蓋師每

以净土法門誘進學者欲使人人知釋迦有净

土彌陁来穢土他時所志於心者一日必瞩於

目乃依十六觀經而出視之為彌陁大象以臨

池周之以十六𮗚寮池蓮鳬雛天風翺翔𮗚士

槁坐人音断絶一渉其境道心百倍寧論信與

不信固自疑其身非聖非凡其費巨萬而施者

却之愈来工度累𡻕年而落成不周𡻕任其役

者曰僧介然不勞不矜若未甞有所事蓋是境

也古未之有今不知何為而有既二浙之所無


則天下之所無唐支硎山遵公所建法華道埸


其能勝此者有兵部劉尚書晏等所請𠡠號爾


師一日辭去衆留之不可雖太守亦不得強且


曰待六十𡻕再来居隠學山棲眞寺衆方從之


卒業㑹僧職湏才復不能捨師太守躬駕者五


六出住寳雲實其祖師通公之道埸時寳雲頽


圯無一全椽師復新之咸曰師前日隆其三世


之居今又興其四祖之宅孰謂像法之末哉先

是伽藍神腹中得願文一帋後更百年肉身菩

薩重興此地師復退白雲山視隠學山為逺殆

絶人跡衆以師之来居為之築庵像寳雲院凡

四年亦無一日不講至止𮗚不思議境歎曰吾

道極此矣有不思議境則有不思議心為作不

思議境辯正又指五章之裂大綱曰𭔃果明因

以觧成行舉佛攝生全生是佛作止觀裂網指

歸𥼶疑太守俾令佐請師出住西山資教院辭

之又請住延慶不得辭時六十𡻕師之道業日

厲於前四衆依歸亦視前為盛政和四年甲午


四月辛亥師謂侍者法維曰吾甞疾病今聞異

香吾意甚適乃召十六觀寮長懴人出曰吾今


與汝軰訣别各黙坐乆之明日又告法維曰異

香載聞悉召其徒至曰各冝修進𠕂相見於諸


佛㑹中趺坐面西而逝越三日掩龕顔色如生


享年六十九𡻕塔在南城崇法院祖塔之東師

首度弟子十有四人禀法弟子領徒傳道者百


餘人其徃來登門者不啻萬人佛事中所謂歳

懴者行於江浙盛於温明明之盛又在延慶師

率其徒數百餘人七晝夜行道坐禪𡻕復増盛

其在𡻕懴外又擇其徒修法華懴者十年一日

懴終禪𮗚中見大舟一衆欲乗之不可師獨以

徃来自是慧觧一𤼵其講法華玄義文句止𮗚

净名金光明經凡數十過師身不及中人而望

之凛然其言平居殆不勝出口而講雄毅聳𦗟

折心或退接於室中屈辯申談雲興泉湧不足

為喻具與儒生言則反質之曰此道在孔子如

何此語在詩書如何儒生不能對師與申言之


曰無乃其若是乎蓋師於周孔老荘之書亦無


不究𮗚翰墨詩章皆出人上其誦法華經平生


以萬数諸佛號不在数中所著述曰蛣蜣示迷


裂網指歸釋疑不思議境辯正各一卷南岳止


𮗚科二卷又有諸經題義諸文問荅門人授辭


雜文義四種未就巻第師晩在延慶為衆置田


数十頃曰願以有限之田為無盡之供連年為


俱僧大佛㑹中曰不作大因焉得大果師之所

為必兼本迹而後得之至於音聲之餘呪誦之


功除民疾却鬼魅救旱災者則又莫得而言矣


師之髙弟曰法中等以説之頃𡻕宦㳺四明庻


幾知師者乃以法維状師行實走東里求説之


為之碑義不得為辭伏念智者之為智也異哉


龍藏之𫝊身而覯之固冝畢載而三𮗚之外復


着乎圓覺四行之成就著乎楞SKchar智者言之於


隋其經譯之於唐雖欲不信其可得乎所謂靈


山親聞者此亦其躅與是故其教東及於日本

西返乎天竺未之與亢也已或曰教外别傳不


知教無等等何外之有傳授圎成何外之有韶


國師者故自斥之當絶語言不知此方以何為


佛事或曰不立文字不知文字非眞亦非妄乃


以何者為文字甞求乎其人矣前乎智者而導


其教者曰梁傅大士北齊稠禪師後来推極智


者之教而尊之者曰南山宣律帥其餘逹磨法


門義同賛者曰皎然禪師晚則韶壽二禪師其


宻弘而取證者永嘉禪師雖異𡍼而不敢不賛

者曰賢首藏師或叛去而竊用其意者曰華嚴


𮗚師有公而異同而意自有所在曰慈㤙基師


唯是圭峯宻弘用其言而妄相排斥專以四禪

八定次第之學何異兒戯以侮耆徳唐諫議大


夫杜正倫甞作天台教記惜其不傳善乎梁肅


之言曰佛法以天台為司南李華為左溪言曰


祗𣗳園内常聞此經燃燈佛前無有少法栁子


厚為無姓和尚言曰佛道愈逺異端競起惟天


台得其傳又於永州龍興净𡈽院書天台十疑

論于墻宇使𮗚者起信又為龍安禪師言曰傳


道益微言禪𣪚病今之空空愚夫縱傲自我者


皆誣禪以亂其教冐乎嚚昏放乎滛荒吾將合


焉馬鳴龍𣗳之道也唯是明智其生既晚異端


益肆積徳於躬無辯於𬒳將自屈伏我言則光


顧予何者輒與斯事竊少聞大道於圎照禪師


且有言曰他日勉讀經教其後三十年果得明


智於四明視彼暗證禪魔禪鬼定文字法師乗


壊驢車無以正之則不敢不自勉謹為明智序

禪教之本未而為之銘曰

佛道譯華聖言彌彰禍人以懼仁人以昌有來


逹磨壁𮗚而止傳失其序竛竮之子前是龍𣗳


五百年餘傳乎迦葉承乎文殊著論既大阿難


所集我道已圎佛乗之一慧文禪師龍𣗳崔嵬


䆳乎南岳煥乎天台惟我天台法華三昧昔在


靈山雨華同㑹荆溪四明先後有聲一念三千


克一圎乗山外山衆孰如三智立公昭昭三徳


而四既隆父席亦興祖基百界千如非我而誰

彼大寳舟獨乗而上豈我敢𥝠諸佛所向待絶


㓕絶其然胡然穢𡈽不除净土現前法華净名


金光明𮗚所未及者湼槃緣断儒生之来有文


可載宴黙何居白雲油海異端乆出矧我所逢


我不爾辯氷泮於風蠱神癘鬼咸知尊事雖曰


盲俗豈不思致異香既聞我将以歸其歸有所


涕泗孰依祖塔之東𤥨此新石以告来者永敬


修德


 髙郵月和尚塔銘

夫與世士而論出世之法難矣哉惟𮗚乎世間


者斯得不二法門也連城之寳照乗之珍其貴


在宗廟郊祀者孰不有敬心哉然是噐也或蔵


而不出或出而不耀衆未必能觀之况得而名


之耶蓋四嶽之外又有髙山存焉今之禪宗最


盛者天衣之徒天衣之大弟子曰北京元公慧


林本公法雲秀公隠然名聞於天子而累朝耆


徳大臣暨公卿大夫士莫不䧏辭氣以禮之而


三公之嗣法者其盛尚勝計耶惟是二公之外

又有長蘆夫公則髙山在四嶽之外者也夫之


嗣法曰髙郵軍乾明禪院第十三代師曰寳月


姓顔氏楊州天長銅城人母許氏夢梵僧而生


師母于時談勝如舎利弗母師有伏犀竒骨眸


子烱烱則夢中之僧也年十九為僧受具戒謁


夫公於北同山得與琅瑘愿為友率愿同見四


祖演東林緫而師留侍演及緫又至長蘆見秀


秀公時佛國白為長蘆首座欲友師而不可得


也師乆悟楞伽山宗通說通為一致永嘉眞其

其人也蓋元公秀公自講而禪本公夫公由禪

而勸人以講其視今之啞禪魔禪闇證禪為如

何哉而師又特有異者以謂南方之講與吾之

禪近則吾絶待之功淺惟北方之講夐異吾之

禪庶幾𭰹吾絶待之功也乃入洛聼華嚴金剛

圎覺五年極北律枯槁摧朽之行莫知其𥘉禅

人也師於是乎得師子奮迅入三昧又得師子

奮迅出三昧矣庵居於髙郵乆之遂應其乾明

之請師為人朴直深静寡言一日髙座上天雨

曼陁羅花矣其後不問不言不利物不言不知


世間有聲名不也古者避名而名隨今不求名


不得名也師則湛湛慮絶沈沈名断者矣其來

四方之供新乆廢之居則皆實相第一義諦也


凡十有四年猶少食頃爾弟子道浹者可童也


師稱之曰法器可與𮗚聖種性持不保其生縁


幾何年也無幾何浹卒師嘆曰吾亦何生政和


七年九月十三日師因疾病告衆曰俟鍾聲而

去矣壽六十一臘四十三以靖康二年四月二

十五日建塔城北金塘郷弟子道源等三十人

道滋今住乾明浹之母兄也予去年冬避金賊

至髙郵識滋滋来乞銘以予甞名琅瑘愿也不

得辭為之銘曰

草木及墻壁熾然説無時是謂所説者其能説

者誰稽首能説者夫人大導師無謂我凡夫一

念我見之地固山夫公曠勉有因縁今日所得

法十方佛現前夫語演亦語夫黙揔湛然惟圎

乃稱珠惟珠乃同圎華嚴一法界圎覺三净𮗚

金剛空不空與我互圭伴我法實如是世人莫


我誑我與鍾聲同非常亦非断


 哀辭


  汪信民哀辭


汪信民名革臨川人以經義試禮部為第一乃


(⿱艹石)有所遺者且曰我𥘉從科舉求禄不願得


名也自逰學校來聞見不謂不多一旦梋擲㭬


割之唯恐其少似乃晝夜讀書始知尊先儒究


明大㫖不敢肆𦚾臆為新竒茍異坐誣古人其

為𪧐州教授時申國吕元明得罪僑寓宿州信


民乃以師席處元明若㓜童之仰嚴師然於是


信民中益䆳静所植園矣去而改官得宗子學


博士信民執手板立政事堂下曰貧不能官京


師如復得分教諸生則何敢辭乃出教授楚州


予乆聞信民志尚而敬之恨未得見也想其風


裁是必魁捂丈夫辭氣慷慨可畏人也前年余


赴明州舩埸道楚州見信民孱然僅能衣冠怯


於語言禮儀則甚恭泯泯(⿱艹石)平生無毫髪能者

予益多之與論交曰不敢與夫子交革後軰也


予復歎曰斯人殆不可親踈耶(⿱艹石)使斯人得時


行其所知是真可畏哉豈特文章翰墨事可期


要以特立獨行之操著于事業如前日公卿大


臣别来逾年信民疾不起楚州予哭之哀不能


已念有術士亦臨川人為予言信民生平内相


且其命當大貴予告之曰命所不知内相在昔


日則驗安可施於今人已而果然益可哀也作


哀辭也一郷有木甚茂𠔃衆顛越以𭠘息君子

忠信之異𠔃覽九州而自得逺吾郷而之中國


𠔃亦謂予曰不然余之礪刄何施𠔃抱公輸之


䋲墨羗古人之可樂𠔃又何有乎SKchar傷弗窘速


徉𠔃渉不胫而濟無航何吾道之終否𠔃


頋孔鸞而不見雖曰壽考之欲𠔃又何如死之


良不然(⿱艹石)人何為𠔃忽舎白日之昭昭念我平


昔南北弓曽不得與逍遥譬彼寳玉弗珍𠔃藏


不襲而衢路之矇瞍遇如瓦礫𠔃雖埋㓕亦奚


悲我獨慟哭増傷𠔃且何益於(⿱艹石)人訪遺編而

尸之𠔃未必自謂之珎果誰能子之知𠔃尚曰


二三友朋輸吾哀以共之𠔃亦有第善厥躬後


有人以興哀𠔃知我懐之不窮


 𥙊文


   𥙊鄒志完文


政和元年𡻕次辛卯四月壬子具官晁説之


謹以清酌庻羞之奠致𥙊于志完侍郎同年之


靈惟公生而純明玉未𤥨而先白美早成而衆


譽方思畜而躬積念不屈於小官矧得申於黼

席知所言之如何安自剛乎膽䇿誰行堪乎嶺


南乃連𡻕而𠕂役后皇仁而可憂入瘴霧而不


瘠方湛㤙於里閑何疾病而易簀嗟無恙於投


荒而不起於安宅知非人之毒君是惟君之自


螫君神定而長髯若星官與羽客雖不逹於人


間猶齡松而齒石忽舍老母而下世年才踰乎


半百既疾病而融融獨顧母而唶唶郷人當君


之斯時候問疲而接迹相率佞佛佞道身可贖


而誰惜竟不驗於湏㬰徒垂淚於窀穸率是一

郷之情在四海而無射蓋雲畜於石中雨為天


下之澤衆有望而不符君志又亦奚獲行路慟


而此反我獨侘傺之頋惟北方之學不老隠


而佛頥敢出位以新竒仁義自乎開闢君每㓜


服而歎曰髙論之如擲我方貽書以勉此云何


生死之隔聞君疾病而異夢恍惚帝所之履舄


得非所SKchar之𭰹遂自違其所適不然嵐虺之餘


使君蠱而神癖嗚呼沈痛之何訴君有子如珪


璧庻君後之必大亘流光而有赫君真今日之


死𫆀我之生亦何益尚饗


 𥙊錢朝奉文


惟靈異姓王之諸孫同時士以推羙恥一日而


憒憒當百役而SKcharSKchar黽勉尚方不悮鑄金之餚


周旋外服悉多刻石之思位不稱才人誰知己


覽白髪以自歎撫青箱而言歸方就彩衣之娱


⿺辶䖏帷之變漢家典故悵能言而已空越絶


山川痛令儀之如在説之等偶縁末契得展𥘉


心愧錢郎之並逰忍屈原之獨弔率是衆戚以

侑一觴尚饗


 𥙊崔徳符正言文

嗚呼兄形質枯槁而文章英華言恐忤物而憤


怒疾邪仕而屢跌曽不惨嗟逺官沅湘樂詩思


於煙霞身雖老於畎𤰜志每存乎邦家自視(⿱艹石)


無能而畏人識者譽聞以豪誇逺而求之黄叔


度元魯山之流在 本朝則王子野江隣幾之


𩔗耶庻幾古人之可見而我宋人物之盛耶嗚


呼逸於晦𮐃身偶蒿蓬 上皇有命執憲殿中

匹馬入門⿺辶䖏不得容 今天子夢𥧌賢哲召補

諫列兄曰時哉檻不用折臞然榻前言則業業

衆人危之 天子欣納是𦂯一對病卧累月却

藥餌而稀罕卷章䟽以稠疊孰不有言恐莫兄

如枕首仰筆裂𥿄以書語弱難聞兹勇有餘豈

不懐歸山下敝廬乞退未遂掛冠弗俞諫臣徬

徨聮名上章斯臣冝留病不可強使其緜惙俟

死其行幸𮐃㤙賜覬生故郷 天子曰咨古之

純朴以疾歸閑寵之龍閣視予貪賢待爾勿藥

荷 帝命以𠕂生冝巫咸之下作嗚呼天乎理


SKchar漠怛驚朝露寧論夜壑説之也少兄二𡻕


以兄事之名同書於邪籍情每見於危詩今也


兄先我以逝顧我生之能幾將乞歸於箕潁乎


新松以盡悲當髙秋而百感揮苦淚於一巵


 𥙊神文


  𥙊麴神文


崇寧四年乙酉六月上寅謹用茶果𥙊于五


方土公鞠王麴人曰主人性不飲酒無寸長於

身使舉世中皆如主人周難多憂浩不必陳惶


惶所困曷云今兹敬式古法不違吉辰匪他之


求疾病是軫五金八石明朱空青雖立起死如


主人貧門冬昌术尚慼不仍一有疾病四聲入


隣多空手歸妻侮女嗔欲自效力唯我麴王麴


人五更凄露轆轤苦辛前期白麴亦未能二物


既備屏氣逡巡婦女不見鷄犬不聞爐丸之丹


異品同勤念爾有神吉祥其臻輒復自憐廢三


年每飢不飽此又胡然禹迹之中無片瓦椽我

筆我墨賃屋于山聴石腸胃亦填一盃之飯沙


相纒離婁如瞽易牙不賢蓋亦有道牛齕而咽


吁其乆腰墜足顛孽甕盎溲亦澁涓茍弗消除


我危特艱然是末爾何足多理念爾有神救其


大厲剛腸斯柔尚可冨貴無信古人大言逺視


此譽而譽彼毁而毁笑語嫵好誰復我鄙沈絶


舊學不到唇齒逺人書䟽蠶頭謹字近人請謁


百門千𥿄炎炎先附寂寂卑退用間于親厚我


百倍傳罪于賢功亦不貲一朝鴻禧復使職位

東海搜珠西海築疊南海刲龍北海縳鬼入拜


宗工先媚涕泗載言盛徳有前莫比古稱臯䕫


今百執事誰SKchar司命亦未必我死爰積諐尤四


十七歳悔過自懲從今日始急急如律令


 𥙊龍池文二首


宣和六年𡻕次甲辰正月十九日戊辰朝請


大夫知成州軍州事管句神霄玉清萬壽宫兼


管内勸農事賜紫金魚袋晁説之敢昭告龍池


利澤之神去秋民匱於種幸不至於流庸神𥘉

譴之而卒𢌿之也而吏不敏失職尚何顔以事

明神哉今𡻕春首雨復未應民心不𭣣不保厥

死神與其終煩嘉惠不若始𥘉欣喜之也若吏

之無狀其可𠕂赦諸前日甞有請于萬丈潭利

澤神為七日之期頗有雲氣之候而竟屯於施

柰何𥨸伏念之無他也唐杜子美留落飢餓甞

居于斯潭之上遂使潭神今亦瘠其波瀾而餒

無所潤歟或曰潭之神曰我昔不能口實杜陵

之老視今噍噍而生者又復何有惟我龍池利

澤之神𥘉未甞有得喪於一人則可以徳氓庻

無疑亦以雪萬丈潭神之耻尚饗

 又

宣和六年甲辰二十五日甲戍具官晁説之

敢告于龍池利澤之神伏念不肖為吏之薄每

有言也下或與之上必阻之得非使者之聦明

難以干吾民之聾瞽易以為然厥聦明孰如有

神前日薄徳之吏走祠下布心腹既罄而既危

乃䝉我龍池利澤之神念其亢旱之乆愍其荐

饑之虞𢌿之雨雪以如期是則神之聦明感應


何易而仁不吾欺逺邇大小驩欣踊躍沐神之


徳孰不咨嗟孱守幸朝夕自免而去而邦人惟


神之事世世其不違尚饗




文集卷第二十



 先大父平生著書曰易啇瞿大傳曰易啇瞿


 小傳曰啇瞿易傳曰啇瞿外傳曰京氏易式

 曰易規曰易玄星紀譜曰詩晁氏傳曰詩論

 曰書晁氏傳曰書論曰春秋晁氏傳曰春秋

 辨文曰春秋年表曰中庸傳曰右論大傳曰

 論語講義由壬寅年孝經論語及吾經小傳

 曰歷譜凡十有九種并雜著文字曰儒言曰

 叅記許氏文字曰異同志曰有舊曰飬素削

 觚曰山下草堂雜書曰石鶂志曰唐逸士志

 曰清心堂雜志曰随省曰捃麥曰嵩外墨省

 曰晁氏𢑱訓凡十有三種合有三十二書其

 它文章不在焉固有已行於世者唯易傳用


 昔人之戒期死而後出之靖康之後兵火屢


 更平生文字與五經圗書悉為灰 -- 灰 燼建炎二


 年僑寓海陵乃自歎曰平生述作無復存者


 唯志於易今老病之軀存扵灰 -- 灰 燼之外者幸


 也病能飲食而扵易則不䏻可乎遂追述舊


 作為周易太極傳又為外傳及因説是年渡


 江耒寓金陵先是


 二聖北狩中原陸沉痛憤湮欝連年抱疾至

 是増亟終于舟中實建炎三年正月七日也


 享年七十一其遺言殮以時服藁塟僧舎不


 封不𣗳無以文誌墓苐以吾道號刋諸石待


 它日遷祔先塋汝等若訪𩔗吾遺文則以嵩


 山景迃生目之蓋


 公平生慕温國司馬文正之為人也晚年留


 意於天台教日誦法華經則自稱天台教僧


 又號老法華家有


 昭陵所賜

 文荘公飛白國安二大字則又號國安堂主


 子健不肖不足以顯掦


 吾先大父伏自捐 --捐館之後徒歩徃耒江浙問


 求訪遺文者三年得上


 朝廷章九古律詩三百一十有二易規十有


 一洪範小傳一詩之序論四雜文十有七書


 十有六序十有三墓誌等九記賛銘題跋四


 十有九編成一十二卷其題則謹如


 先志云又得京氏易式并周易太極傳及因

 説與外傳藁繕冩藏于家以俟後之君子嗚

 呼

 先大父平生所述文字亡軼盡矣今得之者

 百無一二子健儻未死説當継継慱求随其

 所得以編次然不敢以一言述美

 先徳𥨸攷古今圗書莫盛於隋之御府所藏

 然隋之書悉𣳚於河多不見於世世之學者

 徒見其藏書之目毎為之興嗟痛惜故今於

 文集之後悉紀其所著之目知後之覧者必

 有掩卷歎惜者矣豈獨不肖之孫子哉紹興


 二年正月二十八日孫右迪功𭅺特改差監


 潭州南嶽廟子健謹記


 先大父待 制生平著述甚冨晚遭離亂散


 失幾盡紹興𥘉子健編集所得之文止成十


 二卷但𥨸記所亡書目于後及既宦逰江淛


 蜀淮荆襄徃耒慱訪所得加多重編為二十


 卷而東南之士多未之見謹用鋟木于臨汀


 郡庠以廣其傳唯是𭣣拾兵火之餘傳冩訛

 闕異同不敢輒易改𥙷去取尚俟他日訪本

 校正始子健約叔位季弟子闔同力訪求毎

 有所得互相傳録兹以索之未至廹於受代

 㨿子健所有今先刋行且約諸孫慱訪不怠

 随得附益或為外集以傳今列名于後所期

 慱雅君子昔有藏者舉以見授俾𫉬廣

 先大父著述之志實諸孫之至頋也乾道三

 年𡻕次丁亥五月戊戍右朝散大夫𫞐知汀

 州軍州主管學事兼管内𭄿農事借紫晁子

 健謹記

文集卷第二十後雜文

 景迃遺表


束帶立朝粗識為臣之義䇿名委質敢忘将死

之言苟封章之既通雖蓋棺而無憾伏念臣㓜


師古訓夙踐支場粤自書生早塵仕版乆栖遲

於下位蓋連蹇於一生晚膺特逹之知遂有遭

逢之㑹起於謝事擢寘要𡍼道山英俊之逰鳯


閣掌絲綸之命逮上聖之有作持從橐以入朝


欣拭目於堯眉有就日望雲之幸甞進言於舜

問罄拾遺𥙷闕之誠而臣䑕技有殫難逃天覽


馬力既竭出領祠宫豈期血氣之衰遂致筋骸


之病薬石弗効疾恙彌在膏在肓復留連扵聖

日啓手啓足尚能勉強於蕘言伏望


皇帝陛下以宗廟為心以蒼生為念用人惟已


從諫如流勵朝廷之羣臣以盡萬機之理収天

下之䇿士以圗二聖之還揔𭣄乾綱維持天命


佑賢輔徳冨國強兵命將出師志掃情於沙漠


𭠘戈譜藝時親近於簡編臣生也搢紳不能殺

身以狥國死而就木猶當結草以酬㤙臣無任


 𥙊晁待制先生文

嗚呼善𢙣同𥘉賢愚習殊天性少成𩦸子鳯雛


先生妙齡滄海明珠晚殿諸老轟然名譽馳騁


皇王淵源仲舒追古辭章參差相如凡人一生

文行罕俱公兼文行錦繡璠璵漢有賢良聲轗


八區文元其後奕世亨衢公克其家前哲齊驅

召從東里名滿中都景星鳯凰人指而呼代言


絲綸詔誥典謨道有屈伸卷而不舒蒼茫風塵

轉蓬江湖⿺辶䖏萎哲人世失楷模斯人云亡斯道

丘墟吁嗟先生三才通儒行藏司馬自號景迃

世有仲尼兹顔之徒試䇿明庭忠憤略攄第居

上上䧏遭姦䛕豺狼縱横獻書公車廢棄十年

道義充SKchar宣和以下𨶕

 𥙊待 制晁四丈文

紹興九年八月十六日癸亥從表姪左承議

𭅺新差權𤼵遣果州軍州兼管内𭄿農事階緋

魚袋郡慱謹致奠于建康府正𮗜寺故徽猷閣

待制晁公四丈之殯嗚呼古之爲士實有所傳


曰某氏學示不敢專末世無師躐等以前玩戯


昔人去而自賢惟公老成軰行居先文元文荘

盛徳百年南豐東坡相與周旋峻㓗之文凛不

可攀豈無衆作謂宂冝刪尚爲餘事志其所難


平生讀易三絶其編晚傳去太極意于先天士


或從之罔識淵源歷論九學多遭謗訕師說

祥口語益繁怪名退之從昔所歎黨禍中起斥


以爲姦築室嵩陽已掛衣冠晚𡻕来歸待詔金

鑾兵戈風塵與國俱遷南北大江賊鋒如山困


予建業病迄不瘞昔我先君公之所尊我在童


子已登公門覽其少作許以知言飄零白首移


疾辭官秦淮之岸来繫歸舡草木荒墟賤屋數


椽低回其下公殯在焉昭徳之第旌賢之阡公


胡不歸埋此道𫟪有言益悲為公澘然尚饗


 晁氏世譜節録


文元玄孫 文莊曽孫 仲衍孫 端彦子


長説之字以道一字伯以元豐五年進士出身

累官至中奉大夫徽猷閣待 制賜金紫甞為


兖州司法𠫵軍蔡州宿州教授改宣徳𭅺知磁


州武安定州無極縣坐元符應 詔上書得監


嵩山中嶽廟陜州集津倉𠕂請華山西嶽廟明


州造舡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通判鄜州提㸃南京鴻慶宫知成州


遂請致仕


淵聖皇帝嗣位以著作𭅺召除祕書少監兼太


子諭徳未幾免試除中書舎人兼太子詹事坐


請𥙷外落職提舉西京嵩山崇福宫

太上皇帝嗣位召為 侍讀復待 制提舉萬


壽𮗚再請得提舉杭州洞霄宫建炎三年正月


七日薨于江寕府舟中年七十一假塟于江寜

府正覺寺贈通奉大夫後累贈至光禄大夫始


公命他日遷塟先塋長孫子健念先壠乆隔因


卜地建康府上元縣長寕郷之東陽㓜子公耄


於紹興 年奉永嘉太夫人柩自温来祔葬其

地耳遵遺言不封𣗳無埋文而以道號刋石為


誌公平生蓋慕司馬文正公為人自號景迃生

晚年留意天台教日誦法華經則又稱天台教


僧亦號老法華復以


昭陵所賜文莊飛白國安字名堂而號國安堂


主此其號云所著述有易啇瞿大傳易啇瞿小


傳啇瞿易傳啇瞿外傳京氏易式易規易玄星


紀譜詩晁氏傳詩論書晁氏傳書論春秋晁氏


傳春秋辨文春秋年表中庸傳右論大傳論語


講義壬寅年孝經論語及五經小傳歷譜凡十


有九種并雜著文字儒言參記許氏文字異同


志有舊養素削觚山下草堂雜書石鶂志唐逸


士志清心堂雜志随省捃麥嵩外墨者晁氏𢑱


訓凢有十三種合三十有二書與平生所為文


章屡經兵火散亡殆盡晚年又著周易太極傳


六卷及因説外傳長孫子健尋訪遺文今編𩔗


十有二卷傳著在外娶盛氏朝請𭅺𮗚仲之女


封隆平縣君改封碩人累贈永嘉郡太夫人


 題嵩陽景迃生文集後 從姪公祖


景迃先生自少日激昻𠜇意經術尊先儒謹訓

詁未甞億措一言以悖理害教也慕司馬温文


正公為人深知于范公給事⿱⺾⿰𩵋禾公内翰豊公中


丞曽公舎人子開劉公學士道原范公以愽極


羣書雅有史學科薦⿱⺾⿰𩵋禾公以文章典麗可備著


述科薦又論先生于朝以為自得之學𤼵揮五


經理致超然不踐陳迹屈軰行交先生當世知


名士楽與先生逰而先生亦不屑也甞著易啇


瞿大傳十卷易啇瞿小傳十卷啇瞿易傳卷啇


瞿外傳六卷京氏易式一卷易規一卷易玄星

紀譜三卷詩晁氏傳十卷詩論一卷書晁氏傳


論七卷春秋晁氏傳十二卷春秋辨文六卷春


秋年表傳三十卷中庸傳一卷古論大傳五卷


論語講義五卷壬寅年孝經論語及五經小傳


十卷歷譜二十一卷儒言一卷叅記許氏文字


三卷異同志三卷有舊卷飬素削觚卷山下草


堂雜書石鶂志三卷唐逸士志清心堂雜志隨


省捃麥嵩外墨者

 郡齋讀書志别集𩔗嵩陽景迃生文集十二

 卷 従姪 公武

說之字以道文元公元孫少慕司馬温公為

人自號景迂生年未三十⿱⺾⿰𩵋禾子瞻以著述科薦

之元符中上書居邪中等博極群書通六經尤

精於易傳卲堯夫之學著太極傳搢紳髙其節

行嘗守成州時民訴𡻕旱公以為十分盡蠲其

稅轉運使大怒督責甚峻因丐老而歸靖康初

以著作𭅺召遷祕書監免試除中書舍人兼太

子詹事俄以論不合去國建炎初終于徽猷閣

待制

 書夜雨不少住枕上作詩後

       從姪 公鄼

建炎二年公鄼隨侍寓海陵景迂伯自儀眞来

居是𡻕十月十四日公鄼侍 十二叔之姑蘇

請違景迂䝉誨之云吾老大不晚為枝江之行

汝歸不及見矣汝年少精徤冝勉力讀書當先

讀五經看注䟽讀三史不患不能為一賦能如

此取青紫不足道也文忠公集不可玄手韓文

難入頭先看六一後昌𥠖次太史公次公羊傳

次春秋此是讀書後先遂命於架上取素川𥿄

冩此詩為賜復云予旦夕将成枝江之行兊弟

鄼姪乃先蘇䑓之役相對忄然書以為别嗚呼

自爾之後不復見顔色越明年春景迂至金陵

得疾不起𡻕月騖𬨨於茲一紀因閲舊書𫉬見

此詩想像如昨日感嘆之不足因以記賜詩之

端倪教誨之藥石云紹興十年二月二十日公

鄼謹書

 書毛詩後   從姪 公鄼

公鄼建炎庚戌侍親寓海陵景迂伯自儀眞經張

遇之難来泊念四叔舍景迂語公鄼吾脱身虎

狼煙㷔之中無絲縷以自隨知汝有經史諸書

可悉垜於吾案上老不能讀聊守以自娯如爱

繈人見繈而喜也用是白大人乞一其笥致景

迂左右諸書皆宣和中以越楮所印賀公方囘

SKchar公欽止嘗見  六精緻景迂先有江南之

行復語公鄼曰書且借行它日相㑹當復歸汝

至秣𨹧景迂  二十四 來居建昌継而公

鄼隨侍至訪書  烏有矣或云爲人所焚痛

哉是經公鄼淂之廣陵景迂俾季父注釋之淂

于煨燼之餘展卷長     紹興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