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摭怪/一夜澤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檳榔傳 嶺南摭怪卷之一
一夜澤傳
武瓊(校正)、喬富(刪定)
蒸餅傳


一夜澤傳


雄王傳王三世,生一女,名仙容媚娘(神農十世孫)。年十八,容貌秀麗,不願嫁夫,好遊戲。周行天下,王不禁。每年二三月間,裝戴〔載〕船艘,浮游海外,樂而忘返。

時大江邊褚舍鄉有人名褚微雲(一作褚微子),生褚童子。父子性善慈。家遇火災,財物散盡,存一布褲,父子出入,互相著之。及父老病,謂子曰:「我死,必裸而葬,存褲與你。」子不忍,乃以褲斂葬之。

童子身體裸露,凍餓無聊,江邊望見富賈船,則立水中乞丐。或持竿釣魚,以資其身。不意仙容船卒至,鐘鼓管籥,身後服侍從者甚眾。童子驚怖,浮沙中有蘆葦一叢,扶疏有三四株,避隱其中,以扒沙成穴而藏身,復以沙覆其上。頃刻之間,仙容駐船遊戲沙中,上命以幔幮圍蘆叢,為沐浴處。仙容入幔中,解衣沃水,沙散而童子見。仙容驚認良久,知其男子。曰:「我本不願嫁夫,今遇此人,露居同穴,是天處之然也。汝亟起沐浴。」賜之衣裳,同下船,飲食宴樂。舟中之人皆以為嘉會,古今所無。童子具道其所以然,仙容嗟嘆,命為夫婦,童子固辭。仙容曰:「此天使之合,何辭!」原從者馳奏,雄王曰:「仙容不惜名節,不愛吾財,巡遊道路,下嫁貧人,何面目以見我?」

仙容聞之,不敢歸。遂與童子開市津、立鋪舍,與民貿易,漸成大市(今深市是也,一作河梁市)。外國富賈來往販賣,事仙容、童子為主。有大富告曰:「貴人出黃金一鎰,今年出海外買貴物,明年得十鎰。」仙容喜,謂童子曰:「我夫婦是天所使,衣食是天所與。今取黃金與家人出販海外,以為生計。」

童子遂與家人同行海外。有瓊園山,山上有小庵。家人泊船汲水,童子登遊。其庵有小僧,名佛光,傳法於童子。童子留學焉,付金與家人買物。家人回至此庵。載童子歸。僧贈童子一杖一笠,曰:「靈通在矣。」

童子回,具言佛道。仙容亦覺悟,廢市鋪家業,二人尋師學道遠遊。此日已暮,未到村舍,暫宿中途,立杖覆笠以蔽之。夜三更,出城廓、珠樓、寶殿、台閣、廊廡、府庫、廟社、金銀、珠玉、床席、帷幕、仙童、玉女、將士、侍衞,羅列滿前。明日見者驚異,各持香花玉食之物,進獻稱臣。有文武百官、分軍宿衞,別成一國。

雄王聞之,以為女子作亂,率眾攻之。群臣請分禦之。仙容笑曰:「非我所為,是天所使,生死在天,何敢拒父?順受其正,任其誅戮。」時新集之眾驚散,惟舊眾在。官軍至,駐營於自然洲,猶隔大江。日暮,未及進軍。夜半,大風揚沙拔木,官軍大亂。仙容部眾城廓一時散去升天,其地陷成大澤。遂立祠,時時致祭。名其澤曰一夜澤,其洲曰幔幮洲,其市曰深市(一作河梁市)。

後梁王命陳霸先將兵南侵,李南帝命趙光復為將軍拒之。光復帥兵藏此澤。澤大深闊,沮洳難進兵,光復獨木船突出突之,劫取糧食持久,以老其師。三四年間,鋒不得交。霸先嘆曰:「古謂一夜升天澤,今乃一夜盜劫澤。」會侯景作亂,梁王召霸先還,委裨將楊孱統其眾。光復齋戒,設壇於澤中,焚香致禱,忽見神人(一作褚童子)騎龍升壇中(一作澤中),謂光復曰:「我升天處,靈異尚在。汝能懇禱,故來救助,以平賊亂。」遂脫龍爪以授光復,曰:「以此插兜鍪上,所向賊滅。」言訖升天。光復得此,軍威大振,奮身突戰,梁軍大敗。斬楊孱於陣前,梁賊乃退。光復聞南帝殂,自立為趙越王,城於武寧鄒山(一作鄒 園山,即金木山,在石河縣南界海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