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摭怪/嶺南摭怪列傳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嶺南摭怪
嶺南摭怪列傳序
卷之一 鴻龐氏傳 

桂海國〔雖〕在嶺南,然山川之奇,土地之靈,人之英豪,事之神異,容或有之。自春秋戰國以前,去古未遠,南俗猶簡略,未有國史以記其事,故其事率多遺忘。其幸存而不泯者,特民間之口傳耳。迨兩漢、三國、東西晉,既唐、宋、元、明,始有史傳以載其事,如《嶺南志》、《交州廣記》、《交趾略志》等書,歷歷可考。然我越乃古要荒之地,故記載又略之也。然其國始於雄王,為文明之漸,則濫觴於趙、吳、丁、黎、李、陳,迄今則尾閭矣,故國史之載,特加詳焉。 斯傳之作,其傳中之史歟?不佑始於何時,成於何人?姓氏缺不見錄。蓋其草創於李、陳之鴻生碩儒,而潤色於今日好古博雅之君子者矣。愚請究始末,逐一陳之,而推明作傳者之意。

《鴻龐氏傳》是詳之皇越開創之由;《夜叉王傳》蓋略敍占城兆萌之漸。白雉有傳志越裳氏也;金龜有傳記安陽王也。南國聘禮所重,莫如新〔檳〕榔,表而出之,則夫婦之義、兄弟之睦,於是然彰矣;南越夏時所貴,莫如西瓜,揭而言之,則恃有己物,不顧主恩,於是然著矣。《蒸餅傳》者,嘉孝養也;《烏雷傳》者,戒淫行也。董天王之破殷賊,李翁仲之滅匈奴,南國有人可知矣。褚童子之邂逅仙容,崔偉之遭逢仙偶,為善陰騭可見矣。道行、孔路等傳,獎其能復父仇,而神僧之輩烏可泯也。魚精、狐精等傳,示其能除妖怪,而龍君之德不可忘也。二征忠義,死為神明,旌而表之,孰云不可?傘圓神靈,能排水族,彰而顯之,誰曰不然?與夫南詔為趙武之後,而國亡能為復仇;蠻娘為木佛之母,而歲旱能作霖雨。蘇瀝為龍肚之神,猖狂為栴檀之精,一則立祠以祭,而民受其福;一則用術以除,而民免其禍。則事無異而不至於誕,文雖神而不至於妖。雖涉於荒唐而蹤跡亦有可據,豈非勸善懲惡,去偽就真,以激勵風俗而已!其視晉人《搜神記》、唐人《幽怪錄》同一致也。

嗚呼!嶺南列傳之作,豈特刻之石,編之簡,而貴於口碑歟!童之黃、叟之白,率皆稱道而愛慕之,懲艾之,則其有繫於綱常,關於〔乎〕風化,夫豈小補哉!

洪德壬子仲春,愚始抄得是傳,披而閱之,不能無魯魚陰陶之舛,於是忘其固陋,校而正之,釐為二卷,目為《嶺南摭怪列傳》,藏於家,以便觀覽。若夫考證之,潤色之,詳其事,備其文,志其詞,精其旨,後來好古君子、豈無其人歟?是為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