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摭怪/金龜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越井傳 嶺南摭怪卷之二
金龜傳
武瓊(校正)、喬富(刪定)
二徵夫人傳


金龜傳


甌貉國安陽王,巴蜀人也,姓蜀名泮。因先祖求雄王之女媚娘為婚,雄王不許,怨之。泮欲成前志,舉兵攻雄王,滅文郎國,改號甌貉國而王之。築城於越裳之地,隨築隨崩。王乃立壇齋戒,祈禱百神。三月初七日,見一老人從東方來,至城門,歎曰:「建立此城,何時而就?」王喜,迎入殿,行拜禮,問曰:「立此城,臨就復崩,傷損功力而不能成,何也?」老人曰:「有清江使來,與王同築成。」言訖辭去。

翌日,王出東門望之,忽見金龜從東方來,立於水上,能解作人語,自稱清江使,明知天地陰陽鬼神之事。王喜曰:「此老人所以告我者。」遂以金輦舁入城中,延坐殿上,問以築城不就之故。金龜曰:「此山精氣,乃前王之子,為國報仇,並有千載白雞化為妖精,隱在七曜山中。有鬼,乃前代樂工埋葬於此,化為鬼。傍有一館,以宿往來人。館主名悟空,有一女並白雞一雙,是鬼精之餘氣,凡人往來宿泊者,鬼精化千形萬狀而害之,死者甚眾。今白雄雞娶館主之女,若殺雄雞,滅其鬼精,彼必聚陽氣化為妖書,鴟鴞鳥銜書飛上旃 之樹,奏於上帝,乞壞其城。臣嚙墜其書,王速收之,則城可成。」

金龜使王托為行路人,寓宿館中,置金龜於門楣上。悟空曰:「此館有妖精,夜常殺人。今日未暮,郎君速行,勿宿。」王笑曰:「死生有命,鬼魅何為?吾不足畏。」乃留宿焉。

夜間鬼精從外來,呼曰:「何人在此,不速開門?」金龜叱曰:「門閉,汝何為乎?」鬼精放火,變現千形萬狀,詭異多方,以驚怖之,終不得入。至雞嗚時,鬼精走散。金龜會王,追躡之,至七曜山。鬼精收藏殆盡,王乃還館。

明旦,館主令人來收葬宿泊人身屍。見王欣然笑語,皆趨拜曰:「郎君安然若此,必聖人也。」乞求其神術以救生民。王曰:「殺爾白雞而祭之,鬼精盡散。」悟空從之,殺白雞,而女子即倒死。乃命掘七曜山,得古樂器及骨骸,燒碎為炭,投之江流。日將晚,與金龜登越裳山,見鬼精以為鴟鴞鳥,六足,銜書飛上旃 樹。金龜遂化為色鼠,隨其後,嚙鴟鴞足,書墜於地。王速收之,書蠹已過半矣。自此鬼精遂滅。

築城半月而就,其城延廣千丈餘,盤旋如螺形,故曰螺城,又曰思龍城。唐人呼曰昆侖城,取其最高也。

金龜居三年,辭歸。王感謝曰:「荷君之恩,其城已完。如有外禦,何以禦之?」金龜曰:「國祚盛衰,社稷安危,天之運也。人能修德以延之,王有所願,何為惜之?」乃脫其爪授王曰:「用此作機弩,向賊發箭,無憂矣。」言訖,遂歸東海。王命皋魯為弩,以爪為機,名曰:靈光金龜神機弩。

後趙王佗舉兵南侵,與王交戰。王以神機弩射之,佗軍大敗,馳於鄒山與王對壘,不能正戰,遂請和。王喜,許小江以北佗治之,以南王治之。

未幾,佗求婚。王不意,以王女媚珠嫁佗子仲始。仲始誘媚珠竊覓神機弩,潛作別機換金龜爪。詐謂北歸省親,曰:「夫婦之情,不可相忘;父母之親,不可偏廢。吾今歸省,萬一兩國失和,南北隔別,我來尋汝,將用何物表我?」媚娘曰:「妾為兒女,如遇睽離,情難勝矣。妾有鵝毛錦褥,常附於身處,到時即拔毛置三歧路以示之。庶得相救。」

仲始挾機而歸。佗得之,大喜,乃舉兵攻王。王恃神機弩,圍棋自若,笑曰:「佗不畏神機弩耶?」佗軍進迫,王舉弩,而神機已失,乃自奔走。王置媚珠於馬後,與之南走。仲始認鵝毛而追之。王至海濱,途窮無舟楫可渡。王呼曰:「王喪乎!清江使何在?速來救我!」金龜湧出江上,叱曰:「在馬後者,賊也。」王乃拔劍斬媚珠,女祝曰:「妾為兒女,有叛逆之事以害死其父,則為微塵。如忠孝一節,為人所詐,死則化為珠玉,雪此仇耻。」媚珠死於海濱,血流水上,蚌蛤吸之,化成明珠。王持七寸文犀,金龜開水,引王入於海去。世傳演州郡高舍社夜山,即其處也。佗軍到此,茫然無所見,惟媚珠屍在焉。仲始抱媚珠屍,歸葬螺城,化為玉石。媚珠已死,仲始痛惜不已,於沐浴處,想媚珠形體,遂投井死。後人事東海明珠,以此井水洗之,愈明潔。因避媚珠名,故呼明珠為大玖、小玖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