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節度饗軍堂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嶺南節度饗軍堂記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0

唐制,嶺南為五府,府部州以十數。其大小之戎,號令之用,則聽於節度使焉。其外大海多蠻夷,由流求、訶陵,西抵大夏、康居,環水而國以百數,則統於押蕃舶使焉。內之幅員萬里,以執秩拱稽,時聽教命;外之羈屬數萬里,以譯言贄寶,歲帥貢職。合二使之重,以治於廣州,故賓軍之事,宜無與校大。且賓有牲牢饔餼,嘉樂好禮,以同遠合疏;軍有犒饋宴饗,勞旋勤歸,以群力一心。於是治也,閈閎階序,不可與他邦類,必厚棟大梁,夷庭高門,然後可以上充於揖讓,下周於步武。

今御史大夫扶風公廉廣州,且專二使,增德以來遠人,申威以修戎政。大饗宴合樂,從其豐盈。先是為堂於治城西北陬,其位,公北向,賓眾南向,奏部伎於其西,視泉池子其東。隅奧庳仄,庭廡下陋,日未及晡,則赫炎當目,汗眩更起,而禮莫克終。故凡大宴饗、大賓旅,則寓於外壘,儀型不稱。公於是始斥其制,為堂南面,橫八楹,縱十楹,饗宴之位,化為東序,西又如之。其外更衣之次,膳食之宇,列觀以遊目,偶亭以展聲,彌望極顧,莫究其往。泉池之舊,增浚益植,以暇以息,如在林壑。問工焉取,則師輿是供;問役焉取,則蠻隸是征;問材焉取,則隙字是遷。或益其闕,伐山浮海,農賈拱手,張目視具。

乃十月甲子克成,公命饗於新堂。幢牙茸纛,金節析羽,旆旗鴆隧,鹹飾於下。鼓以鼖晉,金以鐸鐃。公與監軍使肅上賓,延群僚,將校士吏,鹹次於位。卉裳罽衣,胡夷蜑蠻,睢盱就列者,千人以上。鉶鼎體節,燔炮胾炙,羽鱗狸互之物,沉泛醍盎之齊,均飫於卒士。興王之舞,服夷之伎,楔擊吹鼓之音,飛騰幻怪之容,寰觀於遠還邇。禮成樂遍,以敘而賀,且曰:「是邦臨護之大,五人合之,非是堂之制不可以備物,非公之德不可以容眾。曠於往初,肇自今茲,太和有人,以觀遠方,古之戎政,其曷用加此!」

華元,名大夫也,殺羊而禦者不及;霍去病,良將軍也,餘肉而士有饑色。猶克稱能,以垂到今。矧茲具美,其道不廢,願勒於金石,以水示後祀。遂相與來告,且乞辭。某讓不獲,乃刻於茲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