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撫福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黃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巡撫福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黃公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0

右副都御史黃公既歿之逾年,其子廷桂因李君枚臣來請銘。余聞公名在丁亥戊子間。時江、浙大饑,天子並命發粟以賑。而吾鄉有司失方略,骼骴布路,姧民朋聚,正晝剽掠。於時則聞浙之祲尤大,而民不阻饑,惟黃公之功。其後訊之浙士大夫,多曰:「公功豈獨在饑者?吾浙有二中丞:國初起瘡痍,致生聚者,曰范忠貞公;其後備荒政,遏亂萌者,則黃公,是吾民所尸祝也。」蓋公之撫浙也,在戊子之冬。承大嵐山案後,浙東西郡縣皆蕩恐,而杭、湖二州連饑,民心搖搖。前中丞出則群噪,憂惶引疾。時公以內閣學士賑湖歸報,至中途,就命撫浙,雖浙人亦不知公計所出也。公至,則懸禁不得抑米價,陰偵旁郡閉糴者而重懲之,為書告糴鄰省。散庫金於典肆,約逾歲歸其本。勸富民分災而禁貧民之群聚要索者。會溫、台二郡大穰,復奏開內洋,遠商總至。浙人皆曰:「吾父母妻子得保聚矣。」公始至湖,即以便宜截留漕糧十萬石。時常平倉粟皆虛,巡撫將具劾群吏。公曰:「吏盡黜,何與饑者?彼官存粟猶易致耳。」因設方略,俾多方補苴,卒賴以濟。

浙民既蘇,公方設政教而移鎮八閩。時海賊鄭盡心聚黨出沒,上命會剿,制府、提督各以事諉。公刻日獨進,而懸賞格得其魁者千金。抵廈門,厲氣巡軍。忽轅門鼓三駭,鄭盡心已為其黨所密首捕得之矣。時康熙五十二年正月十日也。方公之未至閩也,鄭盡心既嘯聚海隅,而山賊陳五顯亦相應和。盡心既獲,五顯亦就撫,而公官罷。聞命即送符篆,俾他人上之,而不有其功。

先是湖、杭二郡緩徵康熙四十七年漕糧,部議並於次年補運。公疏請分年帶徵,三請始得命。及次年,復奉部檄帶運。時二郡米價猶踴,又已過開兌期,督糧道請折價分授運弁,沿途採糴。部署已定,而公去浙。運弁乾沒,糧額缺,遂掛吏議。公既罷歸,上惜其才,復命督理子牙河,給原階,而公竟卒。

其始知黔西州,嘗單騎入黎平洞,折其酋,使受約束。始入台,有所陳,會上以他事震怒,宰執目公使下,而公直前,必申所請。居台中五年,所條奏皆關大體。而謂:御史司彈劾,不宜兼任保舉;中人捧綠頭牌傳旨,宜關內閣,登籍以便稽核;改逃旗人連坐法,尤人所難言者。公自內擢,所居皆清要。卒秉節鉞,兩鎮大藩,可謂遇且顯矣。其卒也,年六十有五。而浙、閩之民及海內士大夫知公者,莫不相聚太息,恨公之無年,而惜其才有未盡試焉。

公諱秉中,字惟一,家世沈陽人。祖諱憲隆,父諱道明,俱贈如公官。妻孫氏,誥封宜人,先公卒。子六人:廷鑒,候選知縣。廷鈺,戊子鄉試副榜,陝西平涼府靜寧州知州。廷鉞早亡。廷桂,三等侍衛。廷鍈、廷銑,太學生。女二人。公卒於康熙五十七年正月十五日,以某月某日葬於某鄉某原,孫宜人祔。銘曰:

公起蔭子,厲學聞顯。未壯出宰,厥猷已遠。入更二曹,陳義不苟。悚其長官,與相可否。遂踐中台,屢正邦鈞。承使備祲,羸黎無呻。就加顯命,開鎮南服。為父為母,是鞠是育。眾心有依,孽萌弗孕。如器將傾,得公而定。公按閩疆,劇盜就梏。海波不驚,山無莽伏。蹇罷僨駕,萬口同谘!惟民之故,匪公之私。帝眷有終,民不能忘。征此銘文,久而益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