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器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工器解
作者:程晏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21

匠刀者不必自用割,匠弓者不必自用射,善為器而已。善割者不必善匠刀,善射者不必善匠弓,善用人之器而已。庖丁豈自鍛而後操之耶?由基豈自斫而後射之耶?然則匠刀者不嫉庖丁之解,匠弓者不嫉由基之中。業已之為器,而懼刃之不利,弦之不勁也。我器既利既勁,稱彼之用,是器得其所,又何嫉哉?蕭張為漢之器,既利既勁矣。不嫉漢祖之能刃我而解羽,弦我而中羽,天下是業已之為器也。反是者所謂已匠刀不欲人之善割,已匠弓不欲人之善射,然則器安適乎?範增之器也,既利既勁矣,鴻門之言不用。羽非善割善射者,終不能用其器也。是器豈嫉人也哉?痛哭之失其所也。是言也,不足為儒者道,用警乎貪民嫉上之臣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