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京景物略/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帝京景物略
◀上一卷 卷五 西城外 下一卷▶

目录

高梁橋[编辑]

水從玉泉來,三十里至橋下,荇尾靡波,魚頭接流。夾岸高柳,絲絲到水。綠樹紺宇,酒旗亭臺,廣畝小池,蔭爽交匝。歲清明,桃柳當候,岸草遍矣。都人踏青高梁橋,輿者則褰,騎者則馳,蹇驅徒步,既有挈攜,至則棚席幕青,氈地藉草,驕妓勤優,和劇爭巧。厥有扒竿、觔斗、咥刂喇、筒子、馬彈解數、煙火水嬉。扒竿者,立竿三丈,裸而緣其頂,舒臂按竿,通體空立移時也。受竿以腹,而項手足張,輪轉移時也。銜竿,身平橫空,如地之伏,手不握,足無垂也。背竿,髁夾之,則合其掌,拜起於空者數也。蓋倒身忽下,如飛鳥墮。觔斗者,拳據地,俯而翻,反據,仰翻,翻一再折,至三折也。置圈地上,可指而僕爾,翻則穿一以至乎三,身僅容而圈不動也。疊案焉,去於地七尺,無所據而空翻,從一至三,若旋風之離於地,已則手兩圈而舞於空,比卓于地,項膝互掛之,以示其翻空時,身手足尚餘閒也。咥刂喇者,掐撥數唱,諧雜以諢焉,鳴哀如訴也。筒子者,三筒在案,諸物械藏,示以空空,發藏滿案,有鴿飛,有猴躍焉。已復藏於空,捷耳,非幻也。解數者,馬之解二十有四,彈之解二十有四。馬之解,人馬並而馳,方馳,忽躍而上,立焉,倒卓焉,鬣懸,躍而左右焉,擲鞭忽下,拾而登焉,鐙而腹藏焉,鞦而尾贅焉,觀者岌岌,愁將落而踐也。彈之解,丸空二三,及其墜而隨彈之,疊碎也,置丸童頂,彈之碎矣,童不知也。踵丸,反身彈之,移踵則碎,人見其碎,不見其移也。兩人相彈,丸適中遇而碎,非遇,是俱傷也。煙火者,魚、鱉、鳧、鷖形焉,燃而沒且出於溪,屢出則爆,中乃其兒雛,眾散,亦沒且出,煙焰滿溪也。是日遊人以萬計,簇地三四里。浴佛、重午遊也,亦如之。

公安·袁宗道 【暮春遊高梁橋即事】[编辑]

弱柳晴無煙,空翠開清潭。長堤三十里,波影隨行驂。雕弓簇小豎,茜衫逐冶男。西山如螺髻,萬黛滴僧藍。姬歌度細縷,酒氣生煙嵐。鳧母出窺人,茭蒲綠藍鬖。時聞流鶯語,的的似江南。

華亭·董其昌 【四月八日集高梁橋】[编辑]

人天皈佛日,風土紀皇都。水坐疑修禊,觴行或賜酺。花茵調怒馬,珠彈起棲鳧。誰識逃虛者,高明混酒徒。

公安·袁宏道 【浴佛日遊高梁橋】[编辑]

節是祇園會,歡同曲水池。妖童歌串亂,天女鬘花隨。是樹皆停蓋,無波不泛卮。魚龍與角抵,樂事看君為。

【暮春復游高梁橋】[编辑]

東風織溪面,細緯疊春羅。長波將人影,直直入宮河。一萬樹垂楊,無枝不系珂。閹貴馬嘶風,挾彈睫前過。精藍如兜率,朱碧鮮且多。微沙障西山,羅縠中青娥。隨蔭即開席,酒傾若洪波。歸路及嚴更,門尉稍譙呵。憲令禁肩籃,醉卒控疲騍。

【游高梁橋】[编辑]

花時晴色釀芳原,出郭猶如出檻猿。霧質風稍新柳縷,皴皮瘦骨老藤根。紅雲尾變知魚熱,碧纈紋繁覺水溫。耳聽碧流心翠嶺,閒談恰已到山門。

江寧·顧起元 【高梁橋】[编辑]

路轉柳橋曲,河連杏渚長。半天分樹色,匝地起花香。望入朱樓隱,行宜翠幰張。何期帝城畔,咫尺到滄浪。

紅樹人家滿,春風載酒時。揚鞭梢露葉,欹帽拂天絲。吹沫魚兒小,摶花燕子癡。青郊多景色,偏喜日遲遲。

步屧綠楊郊,東風雪乍消。眼因僧寺豁,心逐酒簾飄。十里藏鶯樹,一灣走馬橋。誰能在朝市,偃仰過花朝。

【高梁橋】[编辑]

初夏風吹麥穗寒,柳花才放杏花殘。高梁橋水鱗鱗碧,直似江南雨後看。

莆田·林堯俞 【夏日集高梁橋禪寺】[编辑]

行行西出郭,暑氣入林消。飲馬初逢澗,聽鶯忽度橋。趁陰移野酌,過午見歸樵。酒渴思清磬,山僧適見招。

一逕隨流水,夭翹到寺門。故碑前代碣,新主舊名園。山雨來花氣,松風送鳥言。淹留未遽返,瞑色下高原。

公安·袁中道 【高梁橋】[编辑]

覓寺何辭遠,逢僧不厭多。一泓春水疾,十里柳風和。香霧迷車騎,花枝拂綺羅。半年塵土色,滌浣此清波。

宜城·丘瑜 【高梁橋】[编辑]

香風十里帝城阿,吹向春郊聲態多。嚦嚦鶯猶生短笛,飛飛蝶似試輕羅。天垂柳色雲情綠,水入花光藻影酡。到處酒茵圍藉草,正愁車馬亂笙歌。

不信春無一事忙,填闉兒女只新妝。高栽羅髻雲過尺,遠試尊罍水各方。柳葉將眉分野綠,花枝著眼掠人香。煙光如此無君醉,虛負東風到野棠。

芳林鳥語帶煙柔,淺水新蒲亂綠疇。蹀躞韉鞍嘶草埒,翩翻細袂轉花毬。豔開野席驕三婦,香送青盤出五侯。步屧不妨堤去遠,閑懷試一傍沙鷗。

華亭·汪曆賢 【高梁橋】[编辑]

郊外身閒心亦寬,燕將出子杏將殘。千條濃碧春之季,一水吹光暮則寒。乍識遠山俱可徑,政憐疏雨不成看。女如雲對花如雪,老此他鄉客未難。

京山·王應翼 【高梁橋】[编辑]

灣堤春暖柳絲齊,鶯撒柔聲馬撤蹄。幾道豔光紅紫過,落花香被繡裙攜。

槐暗桑穠叫杜鵑,林中綠惹一身煙。春尋趁未春歸候,尋到西山深處還。

長洲·邵彌 【遊高梁橋】[编辑]

彼美都人士,出郭清明遊。高梁橋西畔,柳軟莎亦柔。各攜朱累坐,飲啖彈箜篌。又入水邊寺,又登柳邊樓。誰家高輿過,隨從皆驊騮。回策妙如瀠,錦韉紫絨鞦。誰家俠少年,使酒睨公侯。箕踞古道邊,閃閃白雙眸。我踏芳芷去,獨為清溪留。坐看花影水,遠人而親鷗。

山陰·柳人曾 【春日高梁橋】[编辑]

東風遍綠宮牆柳,柳外遊人各群友。伏闕難陳方朔書,當壚且醉胡姬酒。城上烏飛曉報鐘,如雷車馬九衢通。日臨雙闕輝光動,雷接千煙下上濃。卿雲瑞日照畿甸,半照琳宮半梵殿。年少肩摩西向郊,眼紗影裏佳人面。燕趙佳人本自多,吳妝越釧耀輕羅。北地胭脂妍兩靨,南都石黛澹雙蛾。買花滿頭髻紅紫,戴入杏花楊柳裏。裝讓林花花讓人,莫看橋頭看橋水。平頭奴子控青驄,大袖長巾身滿風。弱女護裙遮小襪,妖童攬褲出輕紅。車車馬馬高梁路,日色不明塵作霧。主第侯家燈火繁,錦衣扶醉無儀度。暮鼓冬冬競向城,蹇驢難避殿訶聲。寒空月作憐人色,故入書帷不放明。

吳縣·葛一龍 【清明日高梁橋看柳】[编辑]

喧喧出塵路,春向郭西尋。千樹舞千態,一絲牽一心。帶黃初照日,雖綠未成陰。小酌聊相命,風光醉客深。

平湖·陸啟浤 【高梁橋】[编辑]

不知楊柳綠,一片滿高梁。沙岸迷城勢,山光入水鄉。遠心隨野去,望影得春香。獨往清明後,無人喧夕陽。

歙縣·汪逸 【人日集高梁橋試春】[编辑]

佳時直得半城虛,橋影將攜幾客初。暖氣已催冰暗解,東風如擇柳先噓。清尊野地相嘩處,紅袖長堤送目餘。七日春逢天色好,遊人誦入史登書。

麻城·李中孚 【高梁橋看走馬】[编辑]

桃花珠勒撒花裝,柳折塵生百鳥藏。為祝健兒身手好,燕支夜月賀蘭霜。

內江·范文光 【高梁橋】[编辑]

城邊一水結群游,柳外平橋度紫騮。無限春風都費盡,不應稀有是清流。

華亭·朱灝 【遊高梁橋】[编辑]

輕縠織晴纈,丹樓開煙晨。晨風岸搖光,柳拂無生塵。鳥懷茂林倦,流清難隱鱗。西嶂青一方,遙堤圍酣春。

晉江·黃景昉 【宿高梁橋】[编辑]

白露先秋迥自傷,漫遊強半在高梁。因騎禿馬尋僧舍,為送歸鴉上女牆。雨過雲山如黛染,天深草木已清涼。無聊此夜宜狂醉,恐有愁人欲夢鄉。

桐城·姚文烈 【春遊高梁橋】[编辑]

春光非雨色,岸岸柳垂垂。游女紛車馬,都人競鼓旗。裝紅橋下影,塵白道傍枝。節序關心目,歸歟適所宜。

極樂寺[编辑]

高梁橋水,來西山澗中,去此入玉河。辭山而平,未到城而淨,輕風感之,作青羅紋紙痕。兩水夾一堤,柳四行夾水。松之老也禿,梅之老也禿,柳之老也,逾細葉而長絲。高梁堤上柳,高十丈,拂堤下水,尚可餘四五尺。岸北數十里,大抵皆別業、僧寺,低昂疏簇,綠樹漸遠,青青漠漠,間以水田,界界如雲腳下空。距橋可三里,為極樂寺址[1]。寺,天啟初年猶未毀也,門外古柳,殿前古松,寺左國花堂牡丹。西山入座,澗水入廚。神廟四十年間,士大夫多暇,數遊寺,輪蹄無虛日,堂軒無虛處。袁中郎、黃思立云:小似錢塘西湖然。

新野·馬之駿 【游極樂寺】[编辑]

振衣來郭外,喧寂自茲分。稍取入林路,遂逢歸嶺雲。空原存燒色,淺草澀波文。作意秋聲好,憑高若有聞。

非因幽賞愜,安得旅情降。紆徑寺藏圃,登樓山滿窗。啼螿難禁亂,歸鳥間為雙。所貴神無累,清酣傍佛幢。

人歡好風日,地復免塵沙。南客愛臨水,北僧難具茶。石斑留曉露,村側接餘霞。捃摭看春事,農樵各有家。

臨川·丘兆麟 【遊高梁橋極樂諸寺】[编辑]

寺觀參差出,山溪掩映間。塔尖全蔽日,林隙稍窺山。俗與僧租勝,朝從野貸閑。盛遊資好友,盡日得開顏。

太倉·王衡 【寓極樂寺】[编辑]

灣灣綠水帶城陰,白日青蓮雙樹林。萬疊雲山千里夢,六時鐘磬五更心。寒燈貝葉翻香蠹,春日簷花坐語禽。隨意竹床葵菜好,經簾不卷法堂深。

江寧·顧起元 【極樂寺】[编辑]

遲日郊原景物繁,翛然人坐給孤園。松垂佛殿雲從入,花落經床鳥自翻。靜倚鳴琴消白晝,閑因揮麈狎清言。紅塵冉冉長溪外,厭聽高城瞑柝喧。

京山·王應翼 【極樂寺】[编辑]

于以連鑣拂柳行,豫遊真喜值春晴。攜來新茗如浮蟻,穿入垂楊有坐鶯。近水佛含花鳥氣,到門僧了木魚聲。誰探幽僻調清梵,一路清溪宛宛明。

蘄水·官撫辰 【極樂寺】[编辑]

古泉無宿水,古柳無強枝。游望渺攸屬,金碧生其姿。門柳不更圃,徑泉不更池。色然堂國花,曰「僧律所持」。遊人有時去,魚鳥閑知之。

白石莊[编辑]

白石橋北,萬駙馬莊焉,曰「白石莊」。莊所取韻皆柳,柳色時變,閑者驚之。聲亦時變也,靜者省之。春,黃淺而芽,綠淺而眉,深而眼。春老,絮而白。夏,絲迢迢以風,陰隆隆以日。秋,葉黃而落,而墜條當當,而霜柯鳴於樹。柳溪之中,門臨軒對,一松虯,一亭小,立柳中。亭後,臺三累,竹一灣,曰「爽閣」,柳環之。臺後,池而荷,橋荷之上,亭橋之西,柳又環之。一往竹籬內,堂三楹。松亦虯。海棠花時,朱絲亦竟丈,老槐雖孤,其齒尊,其勢出林表。後堂北老松五,其與槐引年。松後一往為土山,步芍藥牡丹圃良久,南登鬱岡亭,俯翳月池,又柳也。

曲周·劉榮嗣 【游白石莊】[编辑]

野圃宜秋色,蒼蒼況夕𣇲。松青新沐雨,槐古直搔雲。竹牖池光合,石樓山翠分。風前歌管細,吹向月中聞。

涼州·吳惟英 【白石莊看牡丹】[编辑]

尊酒邀清賞,名園迥不群。雨枝苔上綠,風朵錦回文。入幕香初駭,移燈影乍紛。留春堅客住,絲竹說殷勤。

漳州·張燮 【游白石莊】[编辑]

乘閑西出郭,高柳覆淪漪。徑辟山窺檻,亭空竹作籬。豐年庾氏玉,爽氣習家池。魚過斷萍匿,風先弱線披。酒深催韻急,坐滿接言遲。奢矣花兼石,繁哉竹與絲。溪驚鷺不下,峰晚霧將垂。略訂辭花出,來當未謝時。

山陰·張學曾 【白石園看牡丹】[编辑]

為愛藥欄勝,旬中一再來。分香妝閣照,擇圃幾瓶栽。朵朵初方蕊,垂垂今正開。憐春如此候,輾轉不能回。

【爽閣】[编辑]

疏雨偶然過,青山晚近人。全憑高閣爽,共仰月華新。樹轉尊前影,花愁暗處春。客喧無一醒,燈火覺相親。

杭州·阮泰元 【白石莊】[编辑]

逕辟龍孫長碧鮮,高臺迥出蔚藍天。雖多老幹俱槐後,略種名花佐柳妍。山缺恰當高樹補,池深雅得芰荷先。主人爽一如亭閣,不用笙歌促酒筵。

順天·王嘉謨 【白石橋】[编辑]

紛衍石橋路,西山野望初。中流白鷺起,兩岸綠楊疏。泉貯團仙籟,鐘鳴隱佛廬。所嗟塵市遠,不得更踟躕。

【冬日白石橋柴老家醉中作】[编辑]

白石橋頭路,蒼然松樹林。清霜飄敗葉,丹黃滿幽岑。高山粲然開,迢遙果幽尋。最有野人共我趣,一尊宛轉留人住。白酒初熟滿村香,大雪才消天未暮。被肘老拾遺,拙辭醉淵明。家去卻迷路近遠,山行惟覺身欹傾。北風冽冽催酒力,古道枯枯澹客情。客去難為主人意,上馬已辭下復醉。茅店荒雞時一鳴,歸途戀戀依空翠。

惠安伯園[编辑]

都城牡丹時,無不往觀惠安園者[2]。園在嘉興觀西二里,其堂室一大宅,其後牡丹數百畝,一圃也,餘時蕩然槁畦耳。花之候,暉暉如,目不可極,步不勝也。客多乘竹兜,周行塍間,遞而覽觀,日移晡乃竟。蜂蝶群亦亂相失,有迷歸逕,暮宿花中者。花名品雜族,有標識之,而色蕊數變。間著芍藥一分,以後先之。

公安·袁宏道 【惠安伯園亭看牡丹】[编辑]

古樹暗房櫳,登樓只辨紅。分畦將匝地,合焰欲焚空。蝶醉輕綃日,鶯梢暖絮風。主人營一世,身老眾香中。

【惠安園亭看白芍藥】[编辑]

仙葩亦自喜樓居,嫩紫妖紅總不如。灩澦水翻晴雪後,兜羅雲沒曉峰初。誇多屢向交遊述,遞遠頻登好事書。是我眼慳歎未有,主人兀只比葵蔬。

【惠安伯園芍藥開至數十萬本聊述以紀其盛兼贈主人】[编辑]

看罷南徐紫錦堆,紅亭碧榭又催開。旋心纈子紛難識,喚取維楊舊譜來。

雪色玲瓏照地華,飛觥走兕疾如車。等閒倒卻春三甕,未了東軒一角花。

百千新豔一時開,那遣花妖不下來。好與扶筇枝上去,花頭處處有樓臺。

花勳難樹亦難酬,炙雪澆風老未休。給與掃花十萬戶,靈芳國裏古諸侯。

嘉興·譚貞默 【張宛亭招集惠安園看芍藥】[编辑]

才遠湫囂見石苔,西山爽氣接衣來。豪家臺榭饒花信,都士交遊直酒杯。煙暖蝶迷香十畝,日舒鶯媚錦千堆。升平物象優勳舊,莫作樓頭王粲哀。

真覺寺[编辑]

成祖文皇帝時,西番板的達來送金佛五軀,金剛寶座規式,詔封大國師,賜金印,建寺居之,寺賜名「真覺」[3]成化九年,詔寺准中印度式,建寶座,累石臺五丈,藏級於壁,左右蝸旋而上,頂平為臺。列塔五,各二丈,塔刻梵像、梵字、梵寶、梵華。中塔刻兩足跡。他跡,陷下廓摹耳;此隆起,紋螺若相抵蹲,是繇趾著跡湧,步著蓮生。燈燈焰就,月滿露升,法界藏身,斯不誣焉。按西域記:五塔因緣,拘屍那揭羅國,即中印土。娑羅林精舍,有塔,是金剛神躄地處。次側一塔,是停棺七日處。次側一塔,是阿泥樓陀上天告母,母降哭佛處。次一塔,是佛涅槃般那處。次側一塔,是佛為大迦葉波現雙足處。又按《僧祇律》,亦五塔因緣,云塔,有舍利者;支提,無舍利者。凡人起塔於佛生處,得道處,轉法輪處,佛泥洹處,菩薩像、辟支像、佛像、佛腳跡處,得安華蓋供養。上者供養佛塔,下者供養支提也。寺因緣者,寺因山水,緣賢聖熏修也。塔前有成化御製碑,曰:寺址土沃而廣,泉流而清,寺外石橋,望去繞繞,長堤高柳,夏繞翠雲,秋晚春初,繞金色界。

仁和·張瀚 【晚春集真覺寺】[编辑]

郭外春猶在,花邊坐落暉。柳深鶯細細,桑密鵀飛飛。一水金光動,千林紅紫微。徘徊香滿地,約馬緩將歸。

金壇·王樵 【登真覺寺浮圖】[编辑]

古寺不知年,松竹無近趣。老僧摘春芽,龍鍾坐高樹。客影碌碌然,步步追春天。石閣三層上,金剛五座連。禦家賜出西番樣,白日搖光動仙掌。故見雙趺隱法身,隨人結想如來像。

臨武·曾朝節 【真覺寺】[编辑]

塔黃山翠色,交入客清樽。曉日登峰樹,秋光匝水村。法輪空界出,人語半天喧。高柳堤無盡,終朝立寺門。

兩足尊遺教,五枝聳太虛。因緣人境外,悲仰佛天初。金鐸喧番像,香花護寶書。繞旋餘覽眺,星月柳邊疏。

安陸·何宇度 【真覺寺塔】[编辑]

五塔森森立,秋原望不迷。彤雲雙闕迥,綠樹萬行齊。堤遠傳蜩急,天空去雁低。長安此淨域,山水滿城西。

亳州·朱宗吉 【真覺寺】[编辑]

隔水尋幽地,春光處處逢。一燈懸古殿,雙樹出疏鐘。塔燦層臺迥,林陰曲逕重。望來殊不盡,多半暮雲容。

固始·余廷吉 【遊真覺寺】[编辑]

古刹僧俱寂,閒房花木穠。湖雲風過竹,蘿月影移松。萬鐸天然籟,三回定後鐘。將燈旋五塔,林鳥向人沖。

順天·釋性柔 【禮真覺寺塔】[编辑]

稽首五梵塔,具五大因緣。因緣中印土,五微妙光旋。板的達西來,願力弘人天。建彼世界法,于此世界邊。梵寶及梵華,梵字半滿全。中現雙佛足,踵趾輪相圓。如大地湧出,如半空中懸。如親詣佛國,依戀我佛然。我皇締造心,同我佛心傳。我拜我心淨,西山朝暮煙。

萬壽寺[编辑]

慈聖宣文皇太后所立萬壽寺[4],在西直門外七里、廣源閘之西。萬曆五年時,物力有餘,民已悅豫,太監馮保奉命大作。雖大作,役不逾時,公私若無聞知。中大延壽殿,五楹,旁羅漢殿,各九楹。後藏經閣,高廣如中殿。左右韋馱、達摩殿,各三楹,如中傍殿。方丈後,輦石出土為山,所取土處,為三池。山上三大士殿各一,三池共一亭。僧云:萬曆十六年,上幸寺,尚食此亭也。山后圃百畝,圃蔬彌望,種蒔采掇,晨數十僧。寺成,賜名萬壽。萬壽者,文武吏士、商旅井陌,燕私之誦聲,四十八年如一日也。寺之碑,大學士張居正奉詔撰,其詞曰:「惟君建極,斂福錫民,民有疾苦,如在其身。巍巍大雄,轉輪弘教,毗盧光明,大千仰照。佛力浩衍,君亦如然,共以悲智,濟彼顛連。琅函貝葉,藏之天府,以翊皇度,自我列祖。沿及我皇,躋民極樂,祗奉慈命,復軫民瘼。毋煩將作,乃發帑儲,鳩工庀材,龍宮蔚如。翼翼峨峨,有截其所,仰侔神造,俯瞰淨土。凡斯钜麗,前武之繩,聿追來孝,旋觀厥成。景命有僕,永錫純嘏,既相烈考,亦佑文母。保茲天子,億萬斯年,本支百世,蟄蟄綿綿。」先是,文皇帝鑄大銅鐘,侈弇齊適,舒而遠聞。內外書華嚴八十一卷,銑於間,書金剛般若三十二分,字則鑄歟,點畫波捺楚楚,如碾如刻,復如書楷,其筆法必沈度、宋克也。向藏漢經廠,於是敕懸寺,日供六僧擊之。每擊,八十一卷、三十二分,字字皆聲。是一擊,竟華嚴一轉、般若一轉矣。內典云:「人間鐘鳴未歇際,地獄眾生刑具暫脫此間也」。天啟年中,鐘不復擊,置地上,古色沉綠,端然遠山。

公安·袁宏道 【萬壽寺觀文皇舊鐘】[编辑]

先皇舉手移天轂,無冠少師鬢髮禿。已將周孔一齊州,更假釋梵庇冥族。錘沙畫蠟十許年,冶出洪鐘二千斛。光如寒澗膩如肌,貝葉靈文滿胸腹。字畫生動筆簡古,矯若游龍與翔鵠。外書佛母萬真言,內寫雜花八十軸。金剛般若七千字,幾葉鐘唇填不足。南山伐盡覓懸椎,諸葛廟前刈古木。震開善法忉利宮,撼窮鐵網蓮花獄。鼎湖龍去幾春秋,二百二回宮樹綠。蒸雲炙日臥九朝,監寺優官誰敢觸。大材無用且沉聲,吠蚓啼蟲滿山谷。今皇好古錄斷溝,琬琰天球充黃屋。十龍不惜出禁林,萬牛回首移山麓。滄海老霆行舊令,雒陽遺耇開新目。西山但覺神奸潛,易水不聞金人哭。道傍觀者肩相摩,車騎數月猶馳逐。翠色蒼寒欲映人,當時良匠豈天竺。萬事粗疏誰不然,今人不堪為隸僕。興悲運慈又一朝,萬鬼如聞離械梏。幾時諫鼓似鐘懸,盡拔蒼生出溝瀆。

同安·池顯方 【萬壽寺鐘】[编辑]

洪鐘金質五行備,象蹲螭盤蒲牢恚。原為晨昏喚夢人,但有聲聞無字義。文皇轉輪大願力,上承祖位扶佛日。華嚴法門深似海,鑄鐘中邊如鐫刻。經之所余補諸咒,端楷分明非篆籀。萬靈呵護不輕鳴,忽然鯨吼震宇宙。先皇神武偃征戰,所過群黎日遷善。盡洗黃塵懺宿愆,神道設教開方便。字畫無相化音聲,欽哉一聲一部經。胡為八萬四千塔,阿育猶須神鬼成。

景陵·胡恒 【萬壽寺鐘】[编辑]

先皇願力超人天,鎔金鑄鐘蛟龍纏。一擊淵淵震大千,十萬八千靈文全。我踏春煙春寺前,中官指入桃花煙。拜手摩挲魂悄然,滿字半字彌中邊。金火結成筆墨緣,神工非冶亦非鐫。九牧貢金大地然,持比貝葉孰脆堅。心心有佛薪火傳,萬壽寺鐘日月懸。

吳縣·沈孟 【萬壽寺文皇御鐘】[编辑]

文皇功成已大賚,銷兵作鐘聲四塞。老矣少師尚緇衣,不書太常銘鼎鼐。此鐘身被蓮花篇,皇以鑄之超人天。峰如閎中若空谷,齋心一默三百年。鐘唇葉葉秋崖覆,說盡經文但一叩。高枕山光得玉音,委身風雨生銅銹。鐘乎一起鳴盛時,若有修者聞而思。不然聲海八十一,近在城西人不知。

南昌·樊良樞 【萬壽寺觀華嚴鐘】[编辑]

香閣慈雲卷萬峰,秋聲演梵發華鐘。鯨魚擊水霜前應,雊雉依林日未舂。不向景陽空黛色,卻隨清漏濕芙蓉。無邊海藏華嚴字,蝌蚪靈文擬是龍。

番禺·林養棟 【觀萬壽寺鐘】[编辑]

制自三朝遠,聲從萬斛來。龍文掀寶藏,雷震下高臺。轟日中天起,驚山應律回。怖聞生愛戀,心籟寂然開。

莆田·林堯俞 【萬壽寺】[编辑]

十里廣源路,一林開士家。洪鐘來禁苑,清梵散春花。洞窈觀雲入,蘿生著石斜。寺成全帝力,民共拜煙霞。

宣城·吳伯與 【過萬壽寺】[编辑]

嵯峨天闕逼,直直閣陰層。輪轉千尊佛,堂齊萬壽僧。全經鐘作譜,細楷字如蠅。坐對雲堂語,清傳日午燈。

漳州·張燮 【萬壽寺】[编辑]

大千蔭蓋法雲回,萬壽同聲萬姓垓。深院鼓傳雷洊至,隔林鐘報海潮來。巒危近寺斜窺洞,樹古穿籬別有臺。千葉蓮華輪許大,祝厘遙對尚方開。

西域雙林寺[编辑]

萬曆四年,西竺南印土僧左吉古魯,東入中國,初息天寧寺。後過阜成門外二里溝,見一松盤覆,趺坐其下,默持陀羅尼咒,匝月不食不動。僧耳環,手缽,紅罽衣,蒼紫面而虯鬈,古達摩相也。畢長侍奏之,賜織金禪衣,賜日齋萬僧,賜酥燃燈,賜松地居焉,賜寺名「西域雙林寺」[5]。聞禪二:性宗,相宗。學二:見地,行地。經二:論部,律部。法二:攝義,折義。攝受義者,示現哀憫;折服義者,示現忿怒,二義,一義也。忍與不忍為根,慈亦大慈之賊,其為梵相獰異,正爾低眉垂手矣。寺殿所供,折法中三大士,西番變相也。相皆裸而跣,有冠有裳,有金瓔珞,犼象獅各出其座下。中金色,勇猛丈夫也,五佛冠。上二,交而杵鈴。下二,趺而坐。左右各藍色,三目,彩眉,耳旁二面,頂累二首,乃髻。首三項腰,各周以髑髏,而帶以蛇。左喙鼻耳角,牛也。三十二臂,一十六足,中二手交,把髑髏半額,而鏟取其腦。其三十手所執械:號者,旗幡鼓鈴焉;禦者,牌金火輪焉;縛者,繩;擊者,棰杵;殺者,刀、叉、槍、劍、鈇、鉞、弓矢焉。其所執殘身頭手足肉骨,血淋淋皆新。其有陳者,髑髏也。足左踏皆若鳳,右踏皆若馬。各有人金冠合掌,腰腹承之,其一人兩手拍捧而悲也。右魔王鬼神像也,其耳環,一十八臂而四足,手二交而托,十四仰而托,托皆葛巴剌碗。左之碗盛菩薩,右盛虎、獅、象、駝、犀、海馬、三色焉。葛巴剌碗者,解頂顱骨而金絡,瓣棱尖如蓮房也。足踏人四色,前仰後伏之。殿壁所遍繪,亦十方如來,示現忿怒尊者像也。有韉人革,其面爪趾宛然者。有倒絡人首而為纓,蹬髑髏口而為鐙者。有載人面首,若獵而狐兔雉累者。有屍三刃穿,有戟三首貫者。有方啖人半身,而披發垂於吻者。其計令瞻而眾怖,思而猛省歟?忿怒變像,烏斯藏每貢之,曰「馬哈剌佛」。寺後一土山,山前一塔,傍皆朱櫻。即時,火齊靺鞨,的的灼灼,繞塔懷山。寺東興教寺,成化二十一年建,以居大興法王結幹領占者。西昭應宮,元至元建也,龜蛇兆焉。正德八年修,蛇復馴出,赤質黑章,金文爛然,大學士費宏碑文記之。西又二里,三虎橋,亦曰「神虎橋」。橋四石虎,萬曆中其一虎夜逸,曉得之田間,北去橋一里,不更返也。

臨武·曾朝節 【雙林寺】[编辑]

系馬今雙樹,香臺正曉鐘。叩關尋碧洞,到塔撫青松。梵像慈何怒,凡情悟在恭。怛懷舒望眼,天際翠千重。

泰和·蕭士瑋 【西域雙林寺】[编辑]

慈像居然戰鬥場,佛魔同異亦荒唐。啖嘗不破虛空觀,踏踐能乘勇猛方。火色朱櫻雙樹外,濤聲翠柏一燈傍。如斯降伏如斯住,悲仰無量鐘磬長。

利瑪竇墳[编辑]

萬曆辛巳,歐羅巴國利瑪竇入中國。始到肇慶,劉司憲某待以賓禮,持其貢表達闕庭。所貢耶蘇像、萬國圖、自鳴鐘、鐵絲琴等,上啟視嘉歎,命馮宗伯琦叩所學,惟嚴事天主,謹事國法,勤事器算耳。瑪竇紫髯碧眼,面色如朝華。既入中國,襲衣冠,譯語言,躬揖拜,皆習。越庚戌,瑪竇卒,詔以陪臣禮葬阜成門外二里[6],嘉興觀之右。其坎封也,異中國,封下方而上圜,方若臺圮,圜若斷木。後虛堂六角,所供縱橫十字文。後垣不雕篆而旋紋。脊紋,螭之岐其尾。肩紋,蝶之矯其須。旁紋,象之卷其鼻也。垣之四隅,石也,杵若塔若焉。祔左而葬者,其友鄧玉函。函善其國醫,言其國劑草木,不以質咀,而蒸取其露,所論治及人精微。每嚐中國草根,測知葉形花色、莖實香味,將遍嚐而露取之,以驗成書。未成也,卒於崇禎三年四月二日。按西賓之學也,遠二氏,近儒,中國稱之曰「西儒」。嘗得見其徒而審說之,大要近墨爾:尊天,謂無鬼神也;非命,無禨祥也;稱天主而父,傳教者也;器械精,攻守悉也。墨也,墨乃近禹。今其徒,晷以識日,日以識務,晝分不足,夜分取之,古之人愛日惜寸分,其然歟。墓前堂二重,祀其國之聖賢。堂前晷石,有銘焉,曰:美日寸影,勿爾空過,所見萬品,與時並流。

景陵·譚元春 【過利西泰墓】[编辑]

來從絕域老長安,分得城西土一棺。斫地呼天心自苦,挾山超海事非難。私將禮樂攻人短,別有聰明用物殘。行盡松楸中國大,不教奇骨任荒寒。

慈慧寺[编辑]

萬曆己丑,黃南充輝,是入詞林,其詞翰見天下。時其友楚僧愚庵,自蜀弘法北上,曰:京城內外巨刹,四事之奉甲東土,而釋子問法至者,無弛擔所。乃募建寺,檀施半出宮中。壬寅寺成,賜名慈慧。安像,安藏,安十方僧單、十方僧供,而愚庵飲水戢蕉其中,若客然。陶祭酒望齡乃撰寺碑,南充乃書。寺周匝列大樹,牆百堵,亂砌石,曰「虎皮牆」,隨其奇角,塊塊礨礨,龍鱗虎斑。寺後有閣,供栴檀佛,南充手定坯范,鑄成,居然瑞像也。蜘蛛塔碑、甘井碑、金剛塔碑,皆南充書。蜘蛛塔者,南充誦金剛經次,一蜘蛛緣案上,正中立,向佛而伏。驅之,盤跚復來,就前位伏。南充曰:聽經來者。為誦經終卷,為說情想因緣竟,蜘蛛寂然矣。舉之而輕,視之,遺蛻耳。以沙門法,龕之,塔之,碑之。

夷陵·雷思霈 【慈慧寺留別魏肖生水部魏叔伯太史】[编辑]

去去影將別,攜攜到竹林。繞階窺塔字,補衲聽僧砧。井鑿虛空出,堂開古佛臨。遲回車馬側,日落帝城陰。

新野·馬之駿 【郊行至慈慧寺】[编辑]

愁每過閑晝,茲行趣不稀。鳥廉容果熟,蝶懶看花飛。近郭煙逾厚,逢林日暫違。桔槔群力盡,天意忍終違。

路以曾游習,情隨獨往新。園廬僧八口,燈火佛三身。茶靜候當午,豆花香徹旬。爾時眠食事,不覺有旁人。

丹陽·賀世壽 【陪董思白王而弘劉胤平過慈慧寺】[编辑]

儒釋俱尊宿,人天狎主盟。未論餐法味,只覺遠凡情。燈傍蓮千葉,寒飛磬一聲。坐來心地靜,麈尾自縱橫。

華亭·董其昌 【慈慧寺次賀中泠韻】[编辑]

神皋方丈室,初地結新盟。花雨翻空界,松濤雜梵聲。小參如筏語,宴坐閉關情。樓閣重延眺,千峰積翠橫。

漳州·王志道 【慈慧寺次韻】[编辑]

先朝花雨地,此日重尋盟。一刹老僧定,三過學士情。食時香缽供,參禮法螺聲。羨爾蒲團上,掩經看月橫。

懷甯·劉若宰 【慈慧寺次韻】[编辑]

一發須多愧,逢僧未敢盟。津梁勞長者,飯食飽塵情。佛默經何語,鐘寒寺有聲。幸容余弟子,一座獨當橫。

公安·袁彭年 【辛未榜後同池直夫譚友夏游慈慧寺】[编辑]

五嶽遽能平,相攜一笑生。出郊無數武,登閣見遐情。籬圃鄉中夢,瓶盂定裏聲。老僧神炯炯,往事說來驚。

是我童遊處,四朝雲物更。精藍仍傍雒,講席已疑兵。塚寄要離暫,魂依智顗誠。英雄佛弟子,人外結深情(愚庵竊瘞熊尚書于寺左)

麻城·李中孚 【慈慧寺】[编辑]

力力蹄輪苦,來窮入世因。梵音驚俗耳,松響發比鄰。機息鳥銜供,悲生鐘報晨。先人曾履跡,留照委餘身。

摩訶庵[编辑]

近市焉,非庵所也,近名焉,非僧事也,遠之而後可。有遊者,為招尋計矣。庵近不欲市,遠不欲山;僧高不至聖,卑不至傖。郊外庵,韻中僧,聊可娛耳。阜成門外八里之摩訶庵,嘉靖丙午建也。高軒待吟,幽室隱讀,柳花、榆錢、松子飛落時,滿院中。詩僧非幻,琴僧無弦,與客耦俱。萬曆中,宇內無事,士大夫朝參公座,優曠闊疏,為與非幻吟,為聽無弦琴。住斯庵也,浹日浹辰,蓋不勝記。留詩庵中,久久成帙焉。庵有樓,以望西山。天啟中,魏璫過庵下,偶指樓曰:去之。即日毀。自是人相戒不過。僧日畏不測,漸逃死,庵則漸廢。東法藏庵,無弦別院也。西大乘庵,與摩訶庵,盛相妒,衰相後先。

梁溪·童佩 【摩訶庵】[编辑]

入門幽事滿,春殿說無生。未下空王拜,先勞小朗迎。階前閑樹色,花外落鐘聲。卻愧初來客,袈裟識姓名。

東阿·于慎行 【暮春遊摩訶庵聽無弦上人彈琴因飲南園】[编辑]

暫過西郊寺,情知隱者賢。百花春夜雨,一飯講堂煙。韻事樂酬酢,清時容醉眠。琴詩聽即好,為以靜人傳。

別有幽園勝,偶來人自幽。僧茶陪客酒,藉坐節林遊。雨色先驚幌,鐘聲遠過樓。僕催歸路晚,晚更一宵留。

【再遊摩訶庵因贈靜堂禪師】[编辑]

又憶同游地,黃花時節過。人行荒院怯,蟲語竹房多。一歲春秋色,前期晴雨訛。閑難冗去易,候月照婆娑。

【入都再遊摩訶禪林】[编辑]

別問歸無恙,旋來叩法堂。壁題存姓字,階樹閱行藏。覺路人天迥,春輝香火長。爾時京雒客,曾識雨花香。

【無弦上人移住法藏庵因聽彈琴賦贈】[编辑]

東籬別時逕,卜築又成林。幡借西鄰影,鐘依前日琴。何新非佛土,不定亦禪心。一笑松陰裏,琤琤客履深。

臨朐·馮琦 【同于宮諭飲摩訶庵南園步至釣魚臺夜眺還宿法藏庵紀事】[编辑]

如是招提境,殊無衢陌塵。雨過林尚滴,香雜苑猶春。水竹私歌鳥,涼風為酒人。莫頻移坐榻,深惜此花茵。

蒼蒼望不斷,小徑亦何深。未盡塵中務,難為郭外心。如雲千樹色,有日半山陰。漸與祇林遠,鐘邊無磬音。

共此魚梁約,壺觴夜自攜。野雲來坐冷,林月向人低。煙帶遠山合,天將草樹齊。薄霜晞易得,有路更前溪。

【遊摩訶庵贈靜堂上人】[编辑]

落日坐良久,庭看綠草滋。靜須琴入譜,飲待客成詩。風乍松杉住,煙仍薜荔垂。老僧心未歇,向我訂前期。

無錫·高攀龍 【摩訶庵】[编辑]

都城多所事,郊外意已豁。西山豈不高,西堤豈不潔。去去數十程,毋乃轉煩熱。修林無塵風,虛堂無氛月。湛湛止水心,端居見超越。百營良有極,庶以善自悅。

安陸·何宇度 【遊摩訶庵】[编辑]

西山今且望,庵隱當山遊。食自中官供,幡從內苑留。高松低拂殿,理石亂成丘。車馬迷塵鞅,穿林始覺秋。

太倉·王衡 【摩訶庵贈無弦非幻二上人】[编辑]

客到驚僧定,始知階草深。遠山清榻夢,空塔過城陰。坐對難酬韻,床橫未語琴。勸君還此住,門外正車音。

蘿長春成幄,吾來信有年。花前嘗茗客,鐘後乞齋緣。風雨芭蕉紙,晨昏柏樹禪。幽居殊自好,長住磬聲邊。

順天·王嘉謨 【摩訶庵聞僧誦經有作】[编辑]

上國招提七十五,中間蘭若真難數。茲地經行名宿多,旃罽香幢光四廡。閑看西郭塵悠悠,梵唱淒涼高樹秋。月上僧寮鐘度閣,塵中老未此中游。一宿西庵便惆悵,夢後心頭十年狀。生身婚嫁少水魚,悲壯潛蛟泣春漲。

夷陵·雷思霈 【摩訶庵訪羅玉簡】[编辑]

春草西郊遍,幽棲靜者心。山煙旋佛頂,塔勢聳雲簪。桃片紛成雨,松聲鼓作琴。遠思蓮社客,晴日幾登臨。

不為尋玄度,何緣入化城。徑迂祇樹隱,畦隔石橋橫。老衲三春曝,荒亭一鳥鳴。看花惟看綠,處處踏莎行。

南樂·魏允中 【午日過摩訶庵訪無弦上人】[编辑]

都門兒女節,有客入祇林。萬物隆隆理,一城擾擾心。水聲行處是,山色望中深。花事仍隨俗,葵榴供素琴。

江夏·釋如愚 【摩訶庵同廓然話舊】[编辑]

別來三十載,俱老壯時人。庭樹欺簷短,階禽畏客新。榻留雲臥跡,房掃舊題塵。庵隱君昆季,孤遊念我身。

武昌·孟登 【摩訶庵】[编辑]

到來幽事滿,春為韻人青。詩有律非幻,琴無弦可聽。花期耽已閣,樹影午方亭。只此畿郊近,塵飛總不經。

昌平·韓四維 【再過摩訶庵】[编辑]

自是當年舊石庵,雲門又拜老瞿曇。彌天佛法花千樹,無字楞嚴語一函。人立水光驚白首,亭穿山影亦青嵐。嗟餘再過心空地,坐看鐘聲影自慚。

慈溪·馮爾葵 【宿摩訶庵】[编辑]

夜語夢回後,龕燈到曉堂。衲依僧共老,鐘和鼓生忙。階藥年深變,簷松定際香。客懷慚鹿鹿,坐得數時忘。

鄞縣·薛岡 【早春遊摩訶庵】[编辑]

幽僧開小院,殘雪在諸峰。易老客中歲,難閑郊外蹤。行林看嫩草,繞屋肅高松。此意惟君與,同聽日暮鐘。

釣魚臺[编辑]

近都邑而一流泉,古今園亭之矣。一園亭主,易一園亭名,泉流不易也。園亭有名,里井人俗傳之,傳其初者。主人有名,薦紳先生雅傳之,傳其著者。泉流則自傳。偶一日園亭主,慎善主之,名聽土人,游聽遊者。出阜成門南十里,花園村,古花園。其後村,今平疇也。金王鬱釣魚臺,臺其處。鬱前玉淵潭,今池也。有泉湧地出,古今人因之。鬱臺焉,釣焉,釣魚臺以名。元丁氏亭焉,因玉淵以名其亭。馬文友亭焉,酌焉,醉斯舞焉。飲山亭,婆娑亭,以自名。今不臺,亦不亭矣。堤柳四垂,水四面,一渚中央,渚置一榭,水置一舟,沙汀鳥閑,曲房人邃,藤花一架,水紫一方。自萬曆初,為李皇親墅。

寧都·董越 【遊釣魚臺】[编辑]

草堂掩掩路逶迤,客到殊無林鳥知。科斗池塘春水滿,牛羊町畽夕陽遲。莎深綠暈苔侵壁,藥蔓紅欹槿護籬。先後閒遊多歲月,細看窗牖蠹餘詩。

公安·袁宏道 【重九日登釣魚臺】[编辑]

臥柳侵官道,長堤接古墟。宮斜十里粉,畫壁一枝蘆。白果將垂砌,紅蕉半掩廬。僧貧茶具廢,興發酒甌虛。怪鳥鳴空院,寒花伴野蔬。階前雲沒岫,床下水準渠。淨業蓮花社,鄉思柳浪居。道玄唯有發,中散竟無書。去矣雲中鵠,知之濠上魚。

臨朐·馮琦 【釣魚臺】[编辑]

翳然林水處,便自遠人寰。麥隴鳧雙沒,藤軒蝶四環。高低春澗柳,深淺夕陽山。坐憶垂竿叟,高蹤未可攀。

是處堪垂釣,誰家長閉關。榭多偏近水,雲薄更宜山。鳥語扶疏裏,人蹤杳靄間。日斜仍策馬,太息野鷗閑。

臨武·曾朝節 【遊釣魚臺】[编辑]

古跡臺亭處,荒泉新一亭。迂隨幽逕碧,虛合遠山青。堤柳先周匝,汀鷗亦隱冥。旅情虛弄釣,欸乃向來聽。

高臺誰釣客,今古歎居遊。酒入荷香細,歌深樹影稠。亭空萬里色,池浸一天浮。更道東林勝,沿溪步步幽。

愛此園林僻,清涼足共棲。稻田溪上下,松嶺殿東西。水日明臺榭,山雲擁路溪。定知塵市外,相與憶招提。

順天·王嘉謨 【釣魚臺】[编辑]

尋幽眺遠慰蒼顏,古木頹然落日殷。白髮未多容我拔,青山無遠望身閑。荒寒倚策門三逕,薄暮持竿水一灣。漁父何人徒仰止,幾年塵鞅笑間關。

秋滿西山午不開,空池潦水靜青苔。紛紜亂葉迷平野,蕭瑟風條隱古臺。詎有魚龍驚寂寞,頻看雁鶩遠徘徊。中原極目情慷慨,釣罷分魚易酒杯。

皇姑寺[编辑]

皇姑寺,英宗睿皇帝復辟建也。正統八年駕出紫荊關,親征也先,陝西呂尼迎駕諫行,曰「不利」。上怒,叱武士交捶,尼趺坐以逝。及蒙塵虜營,數數見尼,娓娓有所說,時時授上餅餌。駕返,居南宮,數數見尼,娓娓有所說。復辟後,詔封皇姑,建寺,賜額曰「順天保明寺」。或曰:隱也,如雲明保天順焉。後殿祀姑肉身,趺坐愁容,一媼也。萬曆初年,像未飾以金,頂猶熱爾。姑著繡帽,制自宮中。殿懸天順手敕三道,廊繪己巳北征之圖。今寺尼皆發,裹巾,緇方袍,男子揖。

山陰·王應遴 【皇姑寺】[编辑]

番番行柏若層臺,古徑苔多侵草萊。秋入佛燈疏雨歇,香垂尊勝梵音開。老尼肅客衣冠闊,往事懷忠夢寐回。靜磬嚴鐘塵界外,等閒啼鳥不曾來。

南海·梁稷 【皇姑寺】[编辑]

靜入雲房村路緣,客來惟有磬相傳。兩階肅立參天柏,四座端開湧地蓮。劫火未灰香篆結,風幡不動法燈燃。何須更訊寒岩木,十載曾聽阿母禪。

山陰·王驥德 【皇姑寺】[编辑]

先皇曾北伐,切語叩前旌。定入龍飛後,神隨禦輦行。法原無怖畏,國自報功名。弘願兒孫福,燒香過此生。

慈壽寺[编辑]

萬曆丙子,慈聖皇太后為穆考薦冥祉,神宗祈胤嗣,卜地阜成門外八里,建寺焉。寺成,賜名慈壽,敕大學士張居正撰碑。時瑞蓮產于慈甯新宮,命閣臣申時行、許國、王錫爵賦之,碑勒寺左。寺坯杇丹漆,與梵色界諸天,與龍鬼神諸部,爭幻麗,特許中外臣庶,畏愛仰瞻。有永安壽塔,塔十三級,崔巍雲中。四壁金剛,振臂拳膂,努瞅據踏,如有氣叴叴,如叱叱有聲。天甯寺隋塔摹也。中延壽殿,後甯安閣,閣扁慈聖手書。後殿奉九蓮菩薩,七寶冠帔,坐一金鳳,九首。太后夢中,菩薩數現,授太后經,曰「九蓮經」,覺而記憶,無所遺忘,乃入經大藏,乃審厥象,范金祀之。寺有僧自言,夢或告曰:太后,菩薩後身也。

東阿·于慎行 【慈壽寺觀新造浮圖】[编辑]

鳳首蓮華九品標,十三層塔表岧嶢。德先胎教人天母,道口坤甯海嶽朝。勢挾珠林雄禁苑,影分銀漢掛煙霄。群生福果緣慈佑,輦盡黃金此地銷。

臨朐·馮琦 【登慈壽寺閣】[编辑]

慈壽人間誦,非惟仗法筵。樓標香象伏,塔影玉龍懸。咫尺九陵樹,摩挲萬井煙。滿衣香不散,知是近諸天。

南充·黃輝秋 【日過慈壽寺】[编辑]

仁慈靄墟煙,西爽遙來屬。松門晝不扃,野徑紆晴綠。秋聲下蒲團,月影數竿竹。茶煙暝歸禽,鐘響散樵谷。開士無一言,客譚自相宿。

仁和·卓明卿 【慈壽寺】[编辑]

梵刹淩青漢,幡幢擁碧蓮。法王開寶地,慈後布金年。畫壁光常寂,神燈影倒懸。臣民瞻大士,聖壽與綿延。

蘭溪·姜應甲 【登慈壽寺閣】[编辑]

風葉下層塔,因傳鈴鐸聲。祝延猶聖母,徽嗣望西京。夜諷九蓮竟,秋觀六谷成。太平五十載,民誦厥初生。

景陵·鐘惺 【二月十五日出郭集慈壽寺】[编辑]

若是南方地,鶯花事欲闌。今年暄最晚,只作早春看。新水分冰半,孤煙出樹難。堤楊黃可必,池草碧無端。務寡客譚永,道高僧步安。遊期從此數,節物為人寬。

山陰·王思任 【游京西慈壽寺】[编辑]

聖母黃金鑄佛臺,神皋八里絕纖埃。如何塔樣傳無縫,是看湘南樹影來。

海淀[编辑]

水所聚曰「淀」。高梁橋西北十里,平地出泉焉,滮滮四去,潨潨草木澤之,洞洞磬折以參伍,為十餘奠瀦。北曰「北海淀」,南曰「南海淀」。或曰「巴溝水」也。水田龜坼,溝塍冊冊,遠樹綠以青青,遠風無聞而有色。巴溝自青龍橋,東南入於澱。澱南五里,丹陵沜。沜南,陂者六,達白石橋,與高梁水並。沜而西,廣可舟矣,武清侯李皇親園之。方十里,正中挹海堂,堂北亭,置清雅二字,明肅太后手書也。亭一望牡丹,石間之,芍藥間之,瀕於水則已。飛橋而汀,橋下金鯽,長者五尺,錦片片花影中,驚則火流,餌則霞起。汀而北,一望又荷蕖,望盡而山,劍鋩螺矗,巧詭於山。假山也。維假山,則又自然真山也。山水之際,高樓斯起,樓之上斯臺,平看香山,俯看玉泉,兩高斯親,峙若承睫。園中水程十數里,舟莫或不達,嶼石百座,檻莫或不周。靈壁、太湖、錦川百計,喬木千計,竹萬計,花億萬計,陰莫或不接。園東西相直,米太僕勺園,百畝耳,望之等深,步焉則等遠。入路,柳數行,亂石數垛。路而南,陂焉。陂上,橋高於屋,橋上,望園一方,皆水也。水皆蓮,蓮皆以白。堂樓亭榭,數可八九,進可得四,覆者皆柳也。肅者皆松,列者皆槐,筍者皆石及竹。水之,使不得徑也。棧而閣道之,使不得舟也。堂室無通戶,左右無兼徑,階必以渠,取道必渠之外廓。其取道也,板而檻,七之。樹根槎椏,二之。砌上下折,一之。客從橋上指,了了也。下橋而北,園始門焉。入門,客懵然矣。意所暢,窮目。目所暢,窮趾。朝光在樹,疑中疑夕,東西迷也。最後一堂,忽啟北窗,稻畦千頃,急視,幸日乃未。福清葉公臺山,過海淀,曰:李園壯麗,米園曲折。米園不俗,李園不酸。西園之北,有橋,曰「婁兜橋」,一曰「西勾」。

順天·王嘉謨 【海淀偶題】[编辑]

燕市塵塵影,無人驚日斜。半程西郭地,一水隔山家。荒竹抽高筍,野桃報晚花。丹青多殿閣,只此似京華。

植杖林坰外,棲遲不自期。十年更地主,一日偶山陲。湖闊雁鳧靜,風過香氣隨。未衰詩酒業,閑賞稱清時。

寂寞無人逕,門開庭亦閑。高原臨甕牖,平楚接柴關。野曠秋依樹,湖清月在山。悠然群熟鳥,朝去夕俱還。

朝來迎曉立,昨夕未成詩。樓幔寒初卷,琴尊日不辭。泉香生草色,雲暖發花枝。不必逢漁父,滄浪果在茲。

海淀·西勾橋 【上作】[编辑]

微風何澹澹,楊柳蔭重圍。遙遙石樑前,春水蕩清暉。淵壑寂無聲,獨行望霏微。寒芳自可藉,蜩鳩新成翬。東南齊美樹,其下花芳菲。都市無吾事,寄賞幸不違。蹞步豐林間,宿雨隨人飛。長歌振岐路,捐佩向村歸。

海淀·婁兜橋 【上觀魚信步西行境益清勝】[编辑]

淵淵溪水中,青蒲葉靡靡。翳然林木間,幽懷果子美。香草光波瀾,山梁雊文雉。拔蒲自濡足,蒲根芳且旨。可以佐餱糧,吾何事耒耜。尋幽復遠涉,濟勝矜自喜。夕陽忽西流,平湖白煙起。慷慨成一詩,行歌出山市。

海淀·三聖祠 【前作】[编辑]

新祠岐路帶前途,十里草生春不孤。憶我有鄉迷處所,坐看雨氣出西湖。

【海淀望西山】[编辑]

西山吾夙好,水竹幸為鄰。晴日蒼煙在,青苔古樹新。雀勤雛尚鷇,燈報客愁人。岩壑朝將往,丹棱沜可津。

【海淀暮雨】[编辑]

閣望漠未已,雲橫山足高。晚花濕平楚,低燕滿蓬蒿。不寐愁今夜,無人自濁醪。幽憂具燈火,久久思林皋。

景陵·鐘惺 【四月三日楊修齡侍御遊宴海淀園】[编辑]

燕地三四月,江南二月時。物色淹春寒,此時方妍淒。豈曰「桃李後」,遂無鶯花期。所以臨眺事,首夏正攸宜。郭外自多勝,城居豈得知。泉石雖雲借,盡日君有茲。一座四方人,趣不甚參差。能使孤衷士,酬對亦不疲。則知不草草,於物有調劑。流峙周結構,為君娛客資。物力苟據勝,山水亦聽之。舟席斁則代,苔石凡屢移。清泛隨孤光,動植沐晨曦。籲嗟綺麗地,情理生幽奇。

孟津·王鐸 【游海淀李園】[编辑]

鸛鳴高樹巔,西山遠逾霽。煙霞久板蕩,我輩來位置。轉攀石路駭,高亭幣弘閟。穿洞米乳滑,陰崖苔齒細。癭松隨艇動,鼓吹風淩厲。層岩側鏡中,鴻別燕獨至。波光漾空綠,稍窮蟠曲勢。邛須遵大路,流雲戀衣袂。

曲周·劉榮嗣 【海淀李戚畹園】[编辑]

偶出晨新雨,輕陰到夕陽。浮青森石丈,深碧尚花王。對巘峰俱配,分溪徑屢防。檻斜幽取復,荷淺近能香。泛涉疲迂路,小休便斷梁。狎人魚競出,巢樹鳥深藏。繩不容松直,籬惟讓竹強。平情疏雜卉,刻意及雕牆。樓閣相為影,煙嵐互有光。奇貪游未已,餘醉一登航。

新野·馬之駿 【集李戚畹園】[编辑]

辟地紆藏渚,牽舟曲繞堤。晴林涵盡側,陰葉吐難齊。絲竹聽知潤,樓臺互覺低。水嬉非北事,何遽習鳧鷖。

清朝煩物力,遲日罄盤桓。但作娛人想,惟宜略主看。例稱花似恕,群散鳥才安。自是初遊好,偏言續賞難。

吳橋·范景文 【集李戚畹園】[编辑]

侯門矜壯麗,別墅也雕甍。所有水邊竹,為存林下風。苔花增石繡,柳影襯魚紅。山澤非無勝,終然讓此工。

人巧為山水,要令情性俱。色聲香互發,紅紫綠平敷。密每望難竟,疏教畫可圖。善諛坐上客,幾處勝西湖。

嘉興·譚貞默 【海淀李園看牡丹】[编辑]

十里紅塵遠,光生碧浪池。石奇爭坐客,花熳妒群姬。分檻成詩靜,飛籌到酒遲。觴余齊水榭,禦字想威儀。

公安·袁中道 【海淀李戚畹園】[编辑]

百尺飛橋宛轉欄,聞香照影且盤桓。蹊邊忽遇三侯石,杖底驚逢八節灘。野鶴止同家鶩狎,國花長作圃蔬看。雨餘山翠濃如滴,玄對還宜上露壇。

雁翎檜覆虎紋牆,夾道雕欄織畫梁。錦石三千呈翡翠,珠樓十二繞鴛鴦。林端禦水如留去,霧裏西山半影藏。但喜追隨同沈謝,何知池館是金張。

沛縣·閻爾梅 【游李戚畹海淀園】[编辑]

池闊風涼柳系船,巧堆亭榭欲迷仙。牡丹一種餘千樹,海石雙蹲數百拳。天子留心增府庫,侯家隨意損金錢。知他獨愛園林富,不問山中有輞川。

福清·葉向高 【過米仲詔勺園】[编辑]

幽築藕花間,荊扉日日閑。竹多宜作徑,松老恰成關。堤繞青嵐護,廊回碧水環。高樓明月夜,筦爾對西山。

山陰·王思任 【米仲詔招集勺園】[编辑]

勺園一勺五湖波,濕盡山雲滴露多。家在濠中人在濮,舟藏壑裏路藏河。鷺鵷晚食分殘獺,菱芡新妝妒舊荷。已見寓公諸品具,只饒春雨寄蓑。

公安·袁中道 【七夕集米仲詔勺園】[编辑]

聞說園林勝,雖忙也愛遊。到門惟見水,入室盡疑舟。綦舄淩香雪,尊罍映綺流。藕花猶自好,露下不知秋。

廬陵·劉鐸九 【日勺園】[编辑]

盤盤磴路轉幽居,戶牖玲瓏竹映除。采菊穿籬霜拂袂,登高舒嘯氣淩虛。天開景物羅詩社,地敞風煙護酒罏。望望高原秋正遠,白雲天際失吾廬。

貴州·陳良楚 【九日勺園】[编辑]

節序驚心客思遐,授衣重此對黃花。大都海國皆皇甸,一勺園居自米家。御苑晴看疏柳映,香山寒帶暮雲斜。天高向夕空臺迥,掇掇茱萸暮正霞。

蒙陰·公鼒 【勺園】[编辑]

客意多生結構間,主人真自悟清閒。亭臺到處皆臨水,屋宇雖多不礙山。敵海淀因番覆勝,用丹棱使往來環。再三遊賞仍迷惑,園記雖成數改刪。

十尺丹樓映綠蘿,橋經路緯織如梭。花邊溪靜人依鷺,牆外舟回竹動波。俗套盡除松樹壁,家兒解唱柳枝歌。憐餘學圃垂垂老,只愛山椒與水渦。

蕭山·來斯行 【九日集勺園】[编辑]

九日事非禊,群遊少長鹹。引流看委曲,壘石詫巉岩。春在葉猶駐,荒留草不芟。幽深難擬似,客記語俱凡。

黑龍潭[编辑]

黑龍潭,入金山口,北八里。未入金山,有甃垣方門中,綠樹幽晻,望曖曖然,新黃甓者,景帝寢廟也。世宗謁陵畢,過此,特謁景帝,易黃甓焉。廟初碧瓦也。又北二里,一丘一碑,碑曰「天下大師之墓」。仁和郎瑛曰:建文君墓也。通紀稱建文自滇還京,迎入南內,號曰「老佛」,卒葬西山。又北,小山累累,小岡層層,依岡而亦碧殿,亦丹垣者,龍王廟也。廟前為潭,幹四丈,水二尺,文石輪輪,弱荇縷縷,空鳥云云,水有光無色,內物悉形,外物悉影。土入傳黑龍潛中,曰「黑龍潭」也。夫龍而潭淺居耶?萬曆初,上謁陵還,眷顧山形,觀其清泉,駐蹕潭上。二十六年夏四月,旱太甚,遣正一嗣教張真人國祥,兆潭而禱于龍,致雨澤如期,加護國敕號,碑勒之。嗣是旱禱輒應,輒復紀勒。今數豐碑,各碧瓦小亭,覆潭廟周隅。悲夫,龍出雲為風雨矣,而潭淺居耶?又北十五里,曰「大覺寺」,宣德三年建。寺故名靈泉佛寺,宣宗賜今名,數臨幸焉,而今圮。金章宗西山八院,寺其清水院也。清水者,今繞圮閣出,一道流泉是。

蘭溪·唐龍 【黑龍潭】[编辑]

徘徊雲物態,肅此黑龍隈。魚戴日深淺,人將影去來。禾香先報雨,蕈怒欲生雷。聖世勤農事,年年祀典陪。

睢陽·袁樞 【黑龍潭】[编辑]

祠潭清見底,窈窕歷朝封。魚荇新開錦,苔莓老上松。輕陰穿雨足,薄日影山峰。獵獵腥風起,鐘鐃噪毒龍。

膠州·張若騏 【黑龍潭】[编辑]

菀彼金山北,潭有黑龍名。龍黑隱不見,潭空一以清。老農為客言,身見龍形聲。炎焊浴鱗甲,拍潭四縱橫。吼吟挾雷電,雹子下砰砰。繞矯須叟間,雨足禾苗生。

金壇·于鑾 【黑龍潭】[编辑]

淺潭一曲黑龍窩,只共湖光不共波。縷起白雲才蔽翳,絲紛甘雨足滂沱。玉泉幻入禪中缽,金水微通天上河。歲歲為勤民祭賽,碑亭林立詔書多。

順天·王嘉謨 【北山大覺寺】[编辑]

石磴何年駐蹕臨,松槐氣色尚嚴深。晴雲十丈屯寒翠,飛瀑半空喧晝陰。清水不流陳粉澤,靈泉習聽曉鐘音。盤跚圮閣看碑碣,故苑風光無可尋。

溫泉[编辑]

西堂村而北,曰「畫眉山」。產石,墨色,浮質而膩理,入金宮為眉石,亦曰「黛石」也。山北十里,平疇良苗,溫泉出焉。泉如湯未至沸時,甃而為池,以待浴者。泉雖溫乎,其出,能藻,能蟲魚,禾黍早成,早於他之秋再旬。林後凋,草色久駐,晚於他之秋再旬。資泉之民,無苦瘍躄。泉前數武,有碧霞殿,單楹板扉。泉而東六十里,大湯山,又一溫泉。再東三里,小湯山,又一溫泉。

順天·毛銳 【溫泉】[编辑]

泉到茲泉異,溫然熟水窩。影峰生暖地,入畝早秋禾。一六合時變,蛇龍怒性多。蒸蒸來浴者,垢淨定如何。

法雲寺[编辑]

過金山口二十里,一石山,鬅鬙然,審視,疊千百石小峰為之,如筍張籜。石根土被千年雨溜洗去,骨棱棱不相掩藉。小峰屏簇,一尊峰刺入空際者,妙高峰。峰下法雲寺,寺有雙泉,鳴於左右,寺門內甃為方塘。殿倚石,石根兩泉源出:西泉出經茶灶,繞中溜;東泉出經飯灶,繞外垣;匯于方塘,所謂香水已。金章宗設六院遊覽,此其一院。草際斷碑,香水院三字存焉。塘之紅蓮花,相傳已久,而偃松陰數畝,久過之。二銀杏,大數十圍,久又過之。計寺為院時,松已森森,銀杏已皤皤矣。章宗雲,春水秋山,無日不往也。

公安·袁中道 【法雲寺】[编辑]

直北西山曲,峰巒似劍鋩。近皴飛雨點,高嶺入星光。西水浸茶灶,東泉繞飯堂。雙流鳴玉雪,滾滾赴黃梁。

華亭·釋寶律 【法雲寺】[编辑]

山回不見寺,仄徑有人迎。峰黛皆過畫,花幽莫辨名。避炎穠樹合,催雨靉雲生。獨喜無塵事,流觀泯泯清。

【法雲寺雨後作】[编辑]

亂雲穿日遠猶雷,衲破當風暝色催。閣道泛清叢樹在,澗門翻白卷濤來。僧分飽藿堅相坐,童摘初瓜濕未回。去為新晴留為暮,無心偶一宿山隈。

◀上一卷 下一卷▶
帝京景物略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今北京市海淀区东升乡北下关街道五塔寺路紫瑞嘉园内(五塔寺东约500米处)。
  2. 今北京市海淀区阜城门外花园村一带。
  3. 又稱五塔寺,今北京石刻藝術博物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白石桥东侧的高粱河北岸。
  4. 今北京市海淀區万寿寺路121号,現為北京藝術博物館。
  5. 今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公园内蓄水湖北岸。
  6. 今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大街六號院,現北京行政管理學院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