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閒法發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新秋雜識 幫閒法發隱
作者:魯迅
桃椎
1933年8月28日
登龍術拾遺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九月五日《申報·自由談》。


  吉開迦爾是丹麥的憂鬱的人,他的作品,總是帶著悲憤。不過其中也有很有趣味的,我看見了這樣的幾句——「戲場裡失了火。丑角站在戲台前,來通知了看客。大家以為這是醜角的笑話,喝采了。丑角又通知說是火災。但大家越加哄笑,喝采了。我想,人世是要完結在當作笑話的開心的人們的大家歡迎之中的罷。」

  不過我的所以覺得有趣的,並不專在本文,是在由此想到了幫閒們的伎倆。幫閒,在忙的時候就是幫忙,·倘·若·主·子·忙·於·行·凶·作·惡,·那· 自·然·也·就·是·幫·凶。·但·他·的·幫·法,·是·在·血·案·中· 而·沒·有·血·跡,·也·沒·有·血·腥·氣·的。譬如罷,有一件事,是要緊的,大家原也覺得要緊,他就以丑角身份而出現了,將這件事變為滑稽,或者特別張揚了不關緊要之點,將人們的注意拉開去,這就是所謂「打諢」。如果是殺人,他就來講當場的情形,偵探的努力;死的是女人呢,那就更好了,名之曰「艷屍」,或介紹她的日記。如果是暗殺,他就來講死者的生前的故事,戀愛呀,遺聞呀…… 人們的熱情原不是永不弛緩的,但加上些冷水,或者美其名曰清茶,自然就冷得更加迅速了,而這位打諢的腳色,卻變成了文學者。

  假如有一個人,認真的在告警,於兇手當然是有害的,只要大家還沒有僵死。但這時他就又以丑角身份而出現了,仍用打諢,從旁裝著鬼臉,使告警者在大家的眼裡也化為丑角,使他的警告在大家的耳邊都化為笑話。聳肩裝窮,以表現對方之闊,卑躬歎氣,以暗示對方之傲;使大家心裡想:這告警者原來都是虛偽的。幸而幫閒們還多是男人,否則它簡直會說告警者曾經怎樣調戲它,當眾羅列淫辭,然後作自殺以明恥之狀也說不定。周圍搗著鬼,無論如何嚴肅的說法也要減少力量的,而不利於兇手的事情卻就在這疑心和笑聲中完結了。它呢?這回它倒是道德家。

  當沒有這樣的事件時,那就七日一報,十日一談,收羅廢料,裝進讀者的腦子裡去,看過一年半載,就滿腦都是某闊人如何摸牌,某明星如何打嚏的典故。開心是自然也開心的。但是,人世卻也要完結在這些歡迎開心的開心的人們之中的罷。

  八月二十八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