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兗州在赦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兗州在赦文
作者:郭威 後周
(後周太祖)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24

在昔哲王承天育物,莫不內修庶政,外撫諸侯。推誠以待人,人皆自信;虛已以馭下,下無弗從。是以車書大同,革兵不試,動植遂和平之性,蒸黎絕愁歎之聲。朕以眇躬,猥承大統。側微自效,嘗從軍旅之中;億兆所推,獲讬王公之上。涉道斯淺,於德未章,致其毒螫之凶,為我生靈之患。逆賊慕容彥超,輿台賤類,闒茸微人,歷郡牧而至藩侯,扇貪風而彰惡跡。洎予臨馭,無閑綏懷,而乃顛越不恭,奸邪是恣,北則結連戎虜,南則臣事淮夷。每與劉崇,潛通人使。剖割萬姓,傷殘乃杼軸其空;盜橫一州,嚴酷如爐炭之上。招呼亡命,剽劫鄰封,繕甲治兵,深溝高壘,既顯悖違之狀,須興討伐之師。朕昨暫御戎車,來巡軍寨,睹貔貅之賈勇,憤蛇豕以為妖,咸請先登,不容假息。士怒未泄,逆壘俄平,盜泉已涸其源流,晉草盡除其滋蔓。班師振旅,六軍方樂於凱旋;蕩穢滌瑕,一境宜覃於霈澤。可赦兗州管內,取五月二十七日見禁罪人,及未發覺者,大辟以下並赦除。元凶流毒,同黨濟奸,國有常刑,皆合顯戮,特示好生之道,猥寬連坐之誅。應曾與慕容彥超同惡之人,逃避潛藏者,並與釋放,仰於所在,自出陳首,百日不首者,獲罪如初。應已伏誅逆黨人等,於諸處有骨肉者,先已指揮放罪招安,尚慮本身抵法之後,卻有驚疑,宜令所在州縣,明行告諭,並釋放不問。兗州城內幕職,及州縣官吏,軍府將校,令並放罪。其衙前州使兩院職役人本城軍都,並敕仍舊。自慕容彥超違背已來,鄉州山寨豪強人等,接便為非,劫掠攄殺,今因收復,並與洗滌,一切不問。外諸軍將士等,勇於為主,奮不顧身,所有沒於王事者,各等第給布絹,仍以本人半分衣糧與本家一年,有親子者,官中並與收錄安排。自軍使都頭以上,皆與贈官職。賊據一城,民殘四境,或撤毀其牆屋,或蹂躪其田疇,概於徵取供軍,點集應役,並宜矜恤,俾漸蘇舒。應兗州城內,所有徵取今年屋稅,及蠶食鹽鐵諸雜稅物,並與除放。城外官軍下寨處,四面去州城五里內,所毀今年夏稅苗子蠶食鹽鐵,並諸雜沿徵錢物,並與除放。五里外十里內,除放今年夏苗子,三分中減放一分。並兗州城內百姓,被慕容彥超閉門已來,無辜殺害者,宜令本州存恤其家。其被殺官員,宜令本州官具錄奏聞,當行恩澤。所有被毀拆卻舍屋極多,及收城之時,延火燒爇,官中給賜材木,重令蓋造。攻取城池,須資力役,既臨矢石,或致喪亡,致人歿身,在朕深念。諸州差別人夫內,有遭矢石身死者,宜令逐州縣分析姓名聞奏,官中各給絹三匹,以省庫物充,仍放下三年諸雜差遣,勒本縣給與文帖。其部領人夫州縣官等到城下施功者,據勞役日月等第加減選。萊蕪監所抽點到諸縣義軍,已各指揮放散,今後更不得管係名額。其權充都將節級者,亦不得此後於鄉村內更有稱呼。

於戲!夏為長嬴,勞軍民以從役;聖職教化,用干戈而翦凶。惟予不明,增愧於是,尚賴穹旻之祐,漸期寰海之安。告爾魯人,咸體茲意。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