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契苾幸靈州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契苾幸靈州詔
作者:李世民 唐
(唐太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08

朕勞形育物,盡敬承天。蠢動不安,櫛風而罔倦;荒隅未靜,救焚而靡息。獨運方寸,貫徹上元,凝想冕旒,化行戎狄。是知惟天為大,合其德者弗違;謂地蓋厚,體其仁者光被。故能彌綸八極,輿蓋兩儀,振絕代之英聲,畢天下之能事。彼匈奴者,與開辟以俱生,奄有龍庭;共上皇而並列,僭稱驕子。分天街於紫宸,仰應旄頭;抗大禮於皇極,公犯帝座。流殃構禍,乃於運初,憑陵障塞,連年壓境。射雕馳騎,亟飲灞川;逐鹿騰氛,頻驚渭汭。貽先皇之動色,俾黎庶之塗原。社稷為虞,軫情何已。

自朕御天下,二紀於茲。曩者聊命偏師,遂擒頡利;今茲始宏廟略,已滅延陀。雖則麾駕出征,未逾郊甸,前驅所藺,才掩塞垣。長策風行,已振金微之表;揚威電發,遠讋沙場之外。遂使雁山之北,無復單于;龍燭之南,大開封域。其契苾車必俟斥及鐵勒諸姓、回紇胡祿俟利發等,總統百餘萬戶,散出北漠,遠遣使人,委身內屬,請同編列,並為州郡。引領翹足,暴十日而行油雲;延首求哀,沈九泉而請營魄。朕當暫幸靈州,親撫歸附,宏茲肆赦。加以施生。頒惠天隅,曜威雲朔。收其瀚海,盡入提封;解其辮發,並垂冠帶。混元以降,殊未前聞,無疆之業,永貽來裔。古人所不能致,今既吞之。前王所不能屈,今咸滅之。斯實書契所未有,古今之壯觀。豈朕一人,獨能宣力,蓋繇上靈儲祉,錫以太康;宗廟威靈,成茲克定。即宜備禮,告於清廟,仍以大慶。頒示普天。俾與黎元,同茲有賴。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