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南頌 (梁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安南頌
作者:梁潛 明
1407年
本作品收錄於《泊菴先生文集/卷一

永樂五年(1407年),明成祖派軍征服越南(安南),並對當地實行直轄統治。梁潛乃撰本文(有序),以頌其事。

安南自漢為交趾、九真等郡,歷唐末五代,始竊據其土,宋元因覊縻之。我太祖高皇帝始定天下,安南貢最先。高皇帝惠顧隆洽,涵育浸潤,幾四十年,既久以安,自為禍孽。其臣黎季犛擅其政柄,樹黨立朋,威自己出,及高帝升遐,遂弒其主陳日煃,建國改元,揚言陳氏絕祀,請命於朝。俄陳氏遺胤有脫至京師者,黎賊愧惧,乞迎返國,則又邀殺諸塗,緣邉数郡,深被其害,狙詐日積,厭于聽聞。

皇上不得已,乃布告中外,永樂丙戊秋七月戊子朔,以成國公朱能為征夷將軍,搃諸將兵八十萬,往討之。癸卯,上送之江滸,聖謨宏深,告諭周密,又一月,師臨其境,別將自滇池直擣富良江,賊势大窘,聨木為柵,緣江四百里為大舟,絡置水上。我師遺小艓趨出其上流,因大風,亱焚其舟,衆兵繼至,大呼奮擊,大敗,遂平東都,進克西都,不一月,郡邑以次皆降附,乃布告皇上所以吊伐之意,交民父老流涕感激,以陳氏之殲於賊也,乞舉國內属,願世世勿為夷狄,以外化唐虞。皇上遂按漢故事,郡縣其地,置官司如內属郡,凡黎賊所以威虐其民者,悉除之,交民大悅。

臣謹按大司馬九伐之法,黎賊之弒主罔上,蔑棄典常,罪當殘滅,不可以宥。肰其國遠在萬里,又自唐末至今,五百餘年矣,根蟠蒂固,上襲下順,恬不自畏,苟非皇上神略雄断,洞燭事幾高出百代,曷足以建立曠世殊功如此!

臣潛忝職史官,次第其事,頓首百拜,而獻頌曰:


於惟聖皇,統天建極,肇此民彜,以表四海,際天極地,無有小大,以生以育,惟帝是賴。曰建于彜,帝則受之,厥惟弗廸,帝用紏之。是曰天憲,匪帝其私。

念彼交趾,作貢南土,亦既有年,以奠其所。惟厥姦臣,敢背厥常,狂言盈庭,以幸樂康。天鑒在茲,惟常服訓,奉若天命,以征弗順。皇皇聖謨,百萬其師,赳赳虎臣,如熊如羆。帝臨送之,於江之滸,嗚笳沸天,揮戈如雨。

皇帝曰:吁!來爾,將臣,汝弗究武,徃弔乃民!

皇帝曰:吁!來爾,統師、參將、副將,左右其宜。神機、橫海、驃騎、遊擊,爰及鷹揚,各率乃職!

浩浩江流,桓桓我旅,有截其所,有赫其武,在江之西,桂嶺之墟,萬壘雲屯,萬馬電趨,王師未來,虎穴狼區,蜃氣晝暝,虺沫林枯。王師至止,有風泠泠,飛霜被野,天開日晶,堂堂之陣,道行無留,偏將別趨,乃斧其喉,乃斫其寨。飆飛火烈,泥沙㟝嶁,何有嵽嵲,富良之江,有徒林立,一炬宵投,羣舸如鴨,大江失據,連柵齊拔,乃蕩其郛,乃夷其城,兩都既平,四郊遂寧。按丘止戈,宣我皇德,乃詔庶鰥,載欣載悅,有羊在牽,有酒盈尊,延項促武,拜手轅門。

交人既來,乃告乃謂,曰:予天氓,皇乃遐棄,皇之宏化,如天浩浩!

曾謂交民,而不覆幬,飛章帝闕,帝閔且吁,曰奠交民,曷圖厥初,爰昔漢唐,制納內地,宋化失宣,投之醜類,今五百年,天運載旋,朕惟幾逢,敢弗順天!乃斷自衷,乃擇俊乂,立之百司,統以庶吏,乃發洪音,乃厲庶士,交民困疲,汝惠鮮之,毋俾交民,憂心孔懷。

於乎噫嘻,聖澤洋洋,自今其始,交民永康。交人于于,惟帝之謨,交人來同,惟帝之功。伐石泰山,告功萬世,億萬斯年,永蹈成軌。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