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定金川方略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定金川方略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御製平定金川方略序
  金川方略纂輯既竣諸臣以
  聖祖平定朔漠方略
  御製序文之例為請夫所謂方略者非遥執事權掣其肘而矜自用千里請戰之謂也惟天子將將將將之道無他信賞必罰而已夫以一隅之不靖徴發士旅飛輓芻糧驛騷率及數省舉億兆生靈之命委之一將而攻守失據險易弗知怠公事而棄時日失士心而張賊勢甚或揜敗為功逋逃告捷此而不誅時乃失罰至夫藎臣宣力盡瘁馳驅金石可孚豚魚斯格成勞卓越則車服以庸之旗常以紀之稽績逮於行間執秩陳於幕府酬庸之典孰大於是此而不酬時乃恡賞且夫天討有罪叛則誅而服則舎兵革非快意之圖慘殺違好生之道然非其悔禍誠切向化革心顧以姑息為包荒旋撫旋叛蔓延益熾雖由司事者動乏成算而廟堂之無策亦已甚矣朕有鑒於大權之不容旁貸有罪不赦有功必錄既服不誅命討一出於事理之當然而實無容心焉此兩年中宵旰憂勤始終勿懈保大定功之本意而編集之不可以已也若乃指授機宜視
  皇祖之親勤鑾馭固無由仰企萬一而金川夙𨽻職方亦非噶爾丹絶漠狡宼可同日而語要之行師者保邦之大事爰允所請弁言以示來許
  乾隆十七年六月十五日







<史部,紀事本末類,欽定平定金川方略,金川圖>
  金川圖說
  金川為氐羗種類與董卜韓胡宣慰司同族明代有哈衣麻衣喇嘛者得封演化禪師領受印信
  國朝康熙六十一年土舎色勒奔初傾心向化令其頭目赴川投誠遵奉調遣撥發土兵五百名隨大軍巡查羊筒克著勤勞撫塞爾圖提岳鍾琪委以副長官司職銜令管理駐牧事務雍正元年年羮堯請授為安撫司得
  㫖俞允部給印信號紙乾隆七年色勒奔初病故以其子莎羅奔承襲其地距保縣五百九十里東與木坪董卜土司接壤二百四十里南與沃日接壤三十里西與扣色吉生番接壤一百二十里北與雜谷接壤三百里皆崇山峻嶺鳥道羊腸一出陶關即有竹索橋絶險最為難渡其巢穴有二一在勒歪一在刮耳崖相距約一百二十里瀘河經其中沿河崇山峭聳不容馳驟稍平處即係番人耕種之
  地碉樓石卡夾峙其間瀘河發源志乗無考由郭羅克㑹綽斯甲之水繞日傍山入金川界過勒歪與小金川諸山至章谷㑹合由木坪大河入瀘定橋水勢不一平處則用皮船遇灘則負船盤灘沿岸而過方可乗舟自刮耳崖橋至卡撒約四十餘里其間有左梁右梁阿利丹噶木岡昔嶺色爾力木達諸山俱干霄蔽日壁立萬仭在在皆番碉番卡自為守禦至昔嶺盡處即刮耳崖巢穴碉髙寨厚環以平房背負崇山左右皆係石崖前臨大河近巢穴十餘里道路尤險於石崖之上架木為棧僅容一人馬騾則去鞍以繩懸繫扶拽而行自勒歪至黨壩約五十餘里中有木耳金岡革什戎岡黨噶日傍諸山近巢數里皆土崖夾石臨河陡立勒歪巢穴堅固寛廣倍於刮耳崖亦環以民居中有一溝直通美卧其道路較刮耳崖稍為平敞至於風土情形大都種青稞蕎麥孳畜牛羊砌屋建碉不加藩柵食則糌粑飲則乳酪山茶富者衣氆氌綾綺餘皆毛毯羊皮供養番僧不知醫藥慎重誓盟刻木為信灼羊膀扯索卦以卜吉凶葬則或水或火惟喇嘛之言是聽婚姻論財以牛羊馬匹為聘男女相恱則擕手共唱番歌飲酒為樂名曰跳⿰庄其性嗜利好鬬輕生易死履絶壁險崖若康莊然凡重物俱背負而不知肩挑女子耳帶大環男亦垂鉺自十二嵗以上皆腰插短刀兵丁則左手擐一鐵袖以為甲習鎗矛弩箭不善弓矢重山叠嶂霧重風髙山嵐瘴氣多寒少暑春夏雨雪經旬累月罕有晴時每雨則霹靂大作電光中皆有聲至八九月間始得晴霽隆冬積雪丈餘山谷瀰漫堅氷凝結道路不通惟乾隆十四年春經略大學士忠勇公傅恒在營時天氣晴和雨雪稀少向來積雪之山深不盈尺春光照人無復隂霾之象番民咸稱從來罕見良由
  皇威逺播吉事有祥天意與人心脗合故也
  附陶關以外隣近金川各番部落
  陶關以外即瓦寺安撫司桑朗容忠其先於明代世襲土職順治九年曲翊伸歸誠授職傳至桑朗溫愷屢効勤勞得受功加遊擊職銜駐牧之地曰草坡距汶川縣城二十里西與沃日北與雜谷接壤
  雜谷安撫司蒼旺即吐番之裔康熙十九年板第児吉歸誠授為安撫司駐牧之地曰雜谷距保縣城五十里南與金川瓦寺比隣北與吐番接壤今分為三家管理番民一曰梭磨副長官司勒爾悟其父囊索加布於雍正元年歸誠授職一曰土舎良爾吉以非土司故未請給印信號紙一曰沃日土女澤爾吉其先於明代世襲為沃日灌頂淨慈妙智國師傳至黒児加於順治七年歸誠駐牧之地曰沃日距保縣五百五十里南與木坪比隣北與金川接壤
  小金川在明代曰金川寺演化禪師傳至吉児卜細於順治七年歸誠授職駐牧之地曰美諾距保縣五百九十里東與沃日比隣西與金川接壤明正宣慰司堅參徳昌其祖蛇蜡喳吧於康熙五十年歸誠授職駐牧打箭爐東與天全州連界西與裡塘接壤
  木坪宣慰司堅參囊康其祖達結祖烏児結於康熙元年歸誠授職其地東與天全州連界北與沃日接壤
  革什咱安撫司扎什羅爾布其祖登進鄒祖額魯七立於康熙四十年歸誠授職其地西與綽斯甲北與小金川接壤
  綽斯甲安撫司策丁丙朱其祖資立於康熙四十年歸誠授職其地東與雜谷南與金川接壤以上諸番風土情形大都相似惟瓦寺木坪附近内地稍知禮法習俗間有與内地相同者此外西路尚有郭羅克三阿樹羊峝阿壩等大小部落南路尚有裡塘巴塘徳爾格忒霍耳孔撒麻書等三百餘種皆與金川遥隔故不備載
  等謹按西南諸蠻有虞氏之苗商之鬼方西漢之夜郎靡莫卭筰僰㸑之屬皆是也其為王朝役使自周武王時孟津大㑹而庸蜀羗髳微盧彭濮諸蠻皆與焉其後楚莊蹻王滇而秦開五尺道置吏沿及漢武置都尉縣屬仍令自保此即土官土吏之權輿歟有明踵元故事分别司郡州縣額以賦役法制略備我
  朝幅𢄙之廣曠古未有窮髪不毛之域莫不䖍奉聲教稽顙稱臣西南諸蠻次第歸誠悉依舊制撫綏義取覊縻勿絶而已夫治蠻之道雖曰以不治治之然而奸宄桀黠之徒夜郎自大恃其險逺妄思蠶食隣封中朝置而弗問弱肉强食久且重滋邊釁若唐之吐蕃囬紇為患何可勝言語曰為虺弗摧為蛇將若何則不庭之討亦勢所不得已焉耳金川雄視諸番鴟張吞噬觀其侵犯牛毛章谷占據小金川潛窺爐地意豈止修小怨於隣封擁甲兵以自固而已及乎
  天威所至拉朽槯枯力屈勢窮頓顙歸命悉還諸番之侵地永矢六事以輸誠俾苞孽無滋根株盡淨邊徼享敉寧之福番蠻絶烽火之虞事出萬全功成永定雖興師二載不無勞費然懲創之功又曷可少哉






  恭
  進平定金川方略表
  經筵講官太子太傅議政大臣領侍衞内大臣武英殿大學士内務府總管兼管兵部事務紀録二次來保等誠惶誠恐稽首頓首
  上言
  聖武丕彰震遐方而底定
  皇猷逺播紀偉績以昭垂
  威與徳以兼施永靖要荒之域
  言以功而益著聿開韜略之函澤洽西陲書傳右史竊惟盛世非無征伐建威所以銷萌至神自裕機權籌逺即堪示後是以周王協謀尚父用傳金匱之編宋廷分賜邊臣亦有環珠之要廓清所著懿爍斯垂及
  本朝而控馭尤隆凡率土皆聲教所訖流沙蟠木悉占風航海而來烏弋黄支每屢譯重趼以至蠢兹莎羅奔者俗本黎獠地慿峝箐供筰馬僰僮之賦比𩢡駹楪榆之倫恃其雄長諸番遂敢陸梁僻壤穴深卡壘蠶叢罕到之區山峻碉門鳥道難登之棧雖經疆吏之討未即挫鋒重以總戎之征尚稽授首魚因漏網益吹浪而沸脣雁縱驚弦肯凌颷而戢翅斯其怙惡實屬㒺悛固非小懲所能示戒欽惟
  皇帝陛下
  奉三而治
  得一以貞
  仁覆垓埏舉欲納諸熙皥
  量函中外皆将予以薫陶爰念夫化日光天必掃此蠻氛瘴霧
  帷幄之謨獨運無煩借箸而籌
  廟堂之算如神直可按圖而得臣瑊討賊一軍皆聲勢飛騰爾度視師諸将盡雷風奮發玉壘輝旌旗之色錦江流鼔角之聲諜間先誅鄉導不留管敢穴巢必探么麽敢大夜郎作氣於風饕雪虐之中選鋒於堕指裂膚之𠉀挾輈銳士麾蝥弧以登城破峽神丁砍蒺藜而拔寨丞相渡瀘河深入将軍從天上飛來固知風鶴之皆驚不信釡魚之能活於是哀號乞命呼籲投誠行成之使頻來納欵之文屢至方将翦而朝食夫且厲以晨炊
  帝念蕩掃非難愚䝉可憫蜀地古來少日姑莫嗔狂犬之驚氐中久不見天且為發醯雞之覆因其歸命予以維新宣明詔於金雞逭嚴誅於銅馬忭舞直聞六詔歡呼殆徧三巴當其請涖盟而除地環行陣以設壇擊鈸吹螺音流梵樂鼔嚨連臂曲奏蠻歌受明約於六條願銜恩於萬世獻朱提而滿槖添𢎞農得寳之章進古佛以籠龕交月氐貢香之禮幸日雲之得覩中國其有聖乎誓頂踵以胥捐南人不復反矣計王師壓境猶少格苗之二旬訖露布逹京正協擒么之八日從此遐陬向化奉朝請者逾増納賮之邦荒裔聞聲祠冠帶者彌謹敂關之使涵四遊於一氣合萬國以同家豈非震疊鴻規昭赫聲濯靈於無外抑亦邊陲盛事恢幅長員廣於無窮凡兹偉烈悉本
  宸衷疆事方殷無日不來劄奏軍書每接逐條必示機宜遂制勝於蠻疆宜揚輝於簡策昔者車攻采芑詩篇累著乎周京栁雅韓碑記載炳傳乎唐室矧此式光前烈可無昭示來兹共請編摩仰承
  俞允開方略之館命纂修之官按事撰文直書紀實時日道里之必晰芻糧器仗之必詳稿屢易而後成嵗再更而始竣謹加釐定繕寫進
  呈等或曾在戎行或與聞籌畫尚愧奉行未逮敢稱汗馬功髙深慚叅贊無從徒作跕鳶時想兹幸効能鉛槧如飛矢石以揮毫重得詳究韜鈐仰見縧鏇之在手簡書是核非云起例發凡纂輯維勤庶免掛一漏百伏願
  至諴常感
  誕保彌殷
  偃武繼以修文四海享太平之福
  義正歸於仁育萬年開王會之圖等無任瞻
  天仰
  聖激切屏營之至謹奉
  表恭
  進以
  聞
  正總裁官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來 保副總裁官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舒赫徳
  經筵講官太子少師工部尚書      汪由敦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納延泰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兆 惠原任工部右侍郎兼管兵部侍郎事務加一級劉 綸
  提調官
  内閣侍讀軍功紀録三次又加二級紀録一次靈 毓順天府府丞加一級軍功紀録一次馬 燝原任吏部郎中今陞福建布政使紀録十一次徳 舒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鄂 寳
  滿纂修官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常 亮
  戸部員外郎軍功紀録三次又加二級紀録五次安 福内閣侍讀世襲雲騎尉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二級紀録四次富察善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景 宣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官登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傅顯
  原任大理寺評事今陞山西汾州府同知軍功紀録四次圖桑阿
  漢纂修官
  内閣侍讀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一級紀録三次楊承曾候補内閣侍讀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一級袁芳松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畢 誼
  内閣中書軍功紀録一次又加一級紀録三次胡廷樞内閣中書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一級紀録三次曹錫寳内閣中書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一級紀録三次莊培因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胡寳瑔
  原任内閣中書今陞江西吉安府知府軍功加三級紀録五次沈作朋
  收掌官
  内閣侍讀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一級紀録一次覺羅巴延三宗人府主事軍功紀録一次又加二級紀録一次睦朝棟宗人府主事軍功紀録一次又加二級紀録一次毛永燮兵部筆帖式軍功紀録二次又加三級薩 璧
  繙譯官
  户部郎中加一級紀録一次徐 綿
  戸部員外郎加二級紀録三次輔 徳
  原任戸部郎中今陞福州副都統紀録十六次曹 瑛
  滿謄録官
  生           員覺羅滿吉善
  生           員滚 親
  官     學     生覺羅福祝
  官     學     生覺羅哈福納
  官     學     生覺羅八爾庫徳
  官     學     生徳克進
  官     學     生杜爾松阿
  義     學     生阿 林
  義     學     生廣 泰
  義     學     生金齊獻
  漢謄録官
  翰林院待詔加一級紀録二次申大年
  庶吉士 加 一 級 紀録二次李承瑞舉 人 候 選  知  縣金修仁舉 人 揀 選  知  縣段元鉽
  舉            人周鳳岐廪 生 捐 職 縣  丞張若翼
  監 生 捐 職 鹽 大 使杜 霖監 生 考 職 主 簿陳延嗣
  監 生 考 職 吏  目張鴻猷
  監 生 考 職 吏  目戴 緗
  監 生 考 職 吏  目張顧霖
  監 生 考 職 吏  目戴有容
  監            生周兆蛟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三
  平定金川方略目録    紀事本末類
  卷一
  乾隆十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至十二年三月二十四日
  卷二
  乾隆十二年四月初四日至六月十七日
  卷三
  乾隆十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至九月三十日
  卷四
  乾隆十二年十月初四日至十二月十九日
  巻五
  乾隆十三年正月初十日至三月初二日
  卷六
  乾隆十三年三月初三日至五月十二日
  卷七
  乾隆十三年五月十五日至六月十五日
  卷八
  乾隆十三年六月十六日至七月初十日
  卷九
  乾隆十三年七月十一日至閏七月十七日
  卷十
  乾隆十三年閏七月十九日至二十八日
  卷十一
  乾隆十三年八月初二日至二十四日
  卷十二
  乾隆十三年八月二十五日至九月十三日
  卷十三
  乾隆十三年九月十九日至二十九日
  卷十四
  乾隆十三年十月初一日至二十二日
  卷十五
  乾隆十三年十月二十三日至十一月初十日
  卷十六
  乾隆十三年十一月十一日至二十二日
  卷十七
  乾隆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八日
  巻十八
  乾隆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至十二月初八日
  卷十九
  乾隆十三年十二月十一日至二十日
  卷二十
  乾隆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
  卷二十一
  乾隆十四年正月初一日至十三日
  卷二十二
  乾隆十四年正月十四日至二十五日
  卷二十三
  乾隆十四年正月二十七日至二月十二日
  卷二十四
  乾隆十四年二月十四日至二十五日
  卷二十五
  乾隆十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十三日
  卷二十六
  乾隆十四年三月十四日至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卷二十七
  御製詩文
  卷二十八
  藝文
  卷二十九
  藝文
  卷三十
  藝文
  卷三十一
  藝文
  卷三十二
  藝文
  等謹案
  欽定平定金川方畧三十二卷乾隆十三年大學
  士來保等恭撰
  奏進凡二十六卷後恭錄
  御製詩文一巻又附載諸臣紀
  功詩文五卷金川土司在四川徼外本吐蕃之遺種
  即明史所謂金川寺者是也
  國朝康熈中其土舎色勒奔初慕化歸誠奉職維謹雍正中
  頒給印信號紙俾世守故疆其子郎卡襲職漸肆鴟張稍摶噬其族類守臣請加征討以寧九姓之宗我
  皇上以荒憬蠻陬自相蠶食不足以勞我六師惟勅慎固邊圍以防其變而沙羅奔狼性原貪鴞音弗改不思緩行九伐為寛以悔過之途仍肆凶殘自于
  天討乃于乾隆十三年
  特簡大學士𫝊恒為經畧董率熊罷剪除蛇豕靈䕫聲震山鬼伎窮掃穴焚巢在于指顧始知螳螂之臂不足抗拒雷霆窮蹙乞降籲呼請命于時桓桓七萃猶思直斬樓蘭而我
  皇上聖度符天宏開湯網閔其知罪許以自新特詔班師貸存餘息計自禡牙以迄飲至往返一二萬里為期不及兩年葢終沙羅奔之身踡伏荒巖莫敢吹虺毒厲豺牙焉雖文王因壘而崇降舜帝舞干而苖格
  豐功盛徳何以加于兹乎其間決機制勝悉禀睿謨是編所載
  詔諭之指授章奏之
  批答隨在可見
  神武不殺之至意併以見厥後索諾木夜郎自大
  終戮藁街實辜
  徳逞凶禍由自取于理于勢皆不可姑容非聖人之有意于用兵也乾隆 十 年 月恭校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校官 陸 費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