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潞州德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潞州德音
作者:李炎 唐
(唐武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77

門下:朕聞覆載之內,逆命者必滅其身;日月所臨,亂常者必覆其族。矧有恩孤亭毒,禮背君親,罪惡貫盈,人神共棄,咎將自執,禍豈能逃。逆賊劉稹,包祖父之奸謀,肆豺狼之狠戾,動幹紀律,力逞凶頑。招亡命而為腹心,憑山川而為險固,脅從百姓,殘忍一方,積惡成殃,擢發難數。朕恭承寶位,祗畏上天,每戒佳兵,常思去殺。然事關除暴,理合興師,遂命戎臣,會兵攻伐。鼙鼓(闕)雷霆之怒,戈鋋行原野之誅,惡黨既擒,元凶就戮。載馳驛騎,傳首上聞,又獻捷音,降書繼至。是用丕變弊俗,洗蕩妖氛,式布新恩,獲全舊土。

念彼戰爭之地,適當凋瘵之餘,租稅且蠲,征徭合減。其澤潞五州,共給復一年。河南府當路縣,太原府及接昭義界縣,河陽、懷州、陝、晉、絳及當路州縣,今年秋稅,並且放免。酬忠旌善,爵賞宜加,其行營立功節度使,並別敕處分。其大將已下,委本道各具功效聞奏,續有處分。諸道行營,鹹盡忠力,至於攻取,克捷屢聞。應緣討伐將士,歸還之際,並有優賞,已從別敕處分。離鄉征役,固有勤勞,臨陣殺傷,寧無(闕)歿。行魏祖吊魂之禮,施周文葬骨之仁。其行營將士陣亡者,先已有敕,便令子弟填替。如無子弟,三年不停衣糧。有因戰陣傷損手足永廢者,終身並不得停衣糧。陣歿將士骸骨,先令所在埋瘞,不許便令將歸。今已事平,如家口遷取,委所在州縣量事應接發遣。如無親屬來取者,重與改瘞,勿令暴露,仍與設祭。諸道行營陷沒將士見在昭義者,各放歸本道。

其澤潞五州百姓,先因用兵逃散在諸處者,委元逵、宏敬、劉沔、元式、石雄安存發遣,各令歸業。仍委盧鈞設法招攜,務於綏輯。其有劉從諫已後暴賦加徵,害於百姓者,並且放免。用兵以來,劉稹所招收團練官健,放歸營生。五州內百姓,如有家事蕩盡,交切饑餓者,委盧鈞以軍糧賑貸。如先有倉窖,被賊收管,未破用者,並還本主。其莊田已為人占奪者,亦並卻回。今秋猶及種麥,如自無麥種子者,且以官麥貸借。如五州有無麥種子者,共借三萬石,令供軍院逐便支付。其先賢墳墓碑記,為人所知被髮掘者,卻與掩藏,仍量與致祭。其諸色人內,如有文學節行,比來藏避從諫,隱跡山林者,並令搜訪,具以名聞。又自劉悟從諫至劉稹逆命以來,如有忠義之徒,曾謀歸國,為殘害者,並具聞奏,當有贈恤。應五州界內戰處所在骸骨,如無主者,並與收拾埋瘞。今遣吏部侍郎高銖、給事中盧宏正專往宣慰,存問疾苦,撫恤凋殘,回日各宜具利害聞奏。

於戲!朕以四海為家,兆人為子,一夫不獲,常所歉然。(闕)不寧每勞軫慮,今逆黨已戮,內地無虞,偃戢干戈,謀從此始。庶乎元氣,保合太和,遐邇聞之,當體予意。主者施行。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