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臺紀略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臺紀略》再序
作者:王者輔 清
1732年
本作品收錄於:《平臺紀略

  史以紀事垂法戒,夫人而知之矣。顧史才難得,龍門、扶風而後,寥寥數家,愈趨愈下;宋、元之間,一望茅葦,況於稗官野史,惡有可觀者哉?稗野之文,鮮衷乎道,循訛走僻,炫異逞奇,求悅市井庸俗人之耳目,有道君子弗為也。若有識有筆,據事直書,即在一郡一邑方隅治亂之微,皆必以春秋之直道行之,雖稗野猶正史矣。

  《平臺紀略》,亦野史之流也。康熙六十年,臺灣土賊朱一貴作亂,王師平之。鹿洲山人身在行間,目睹風濤戎馬,豕突鴻哀,指揮戡定,經歲餘而後返。其於全臺形勝事蹟,及軍中參贊,公檄謀謨,具載東征一集,讀者自能知之。繼因當時市井道聽耳食,妄言臺事,懼訛傳而失其真,將惑亂他年史氏之聞見,此平臺紀略之書所由作也。

  其書以垂戒為主,使守土之官,兢兢業業,顧畏民巖,奸頑之輩,革面革心,共興仁讓。是以起亂必書,長亂必書,棄民失地、狼狽遁逃必書,群賊得志猖獗、恣無忌憚必書;以明封疆任重,稍存玩忽之心,必至決裂潰敗,不可收拾。如此,豈不足為前車之鑑乎?自古作亂逆賊,靡不身首橫分,史冊昭然。愚氓或有未盡識者。即以目前朱一貴竊踞海邦,有地千數百里,有黨至數十萬,妄擬王公,拜官封爵,充盜賊之志願,至此極矣;曾不旋踵而或𣩊或梟,妻子親屬並受誅夷。作賊果奚益乎?回思守分善良,安生樂業,何等愉快。所以灰叛亂之心而作其尊君親上之氣,又不啻示之標準焉。嘉殉難,嘉不屈,嘉守澎,明臣節也。敘調度,敘戰功,敘擒撫,予出力也。置身局外,不以己名雜其內,示公也。總論其是非得失,疆境關繫,旋經給而措之治安,又善後之良策也。使人人皆讀此書,則在上無玩忽之官,在下無悖逆之民,千秋百載,久安長治。山人之有功世道也,豈淺鮮哉!

  山人平素以世道人心為己任,所著《女學》、《學準》、《公案》諸書,皆裨風化,不為苟作。少時有志欲續明史綱目,旁求徵信,及至京師,見明史館纂述未竣,恐不無是非互異之嫌,又明人子孫有向山人嘵嘵聚訟者,是以中輟。慨然欲修宋史,未敢自信,先纂唐代名臣,為修史試筆一書,以質海內。今宋史雖未成編,而讀斯《平臺紀略》,亦可知其史才之大概矣。

  《紀略》成於雍正元年,風行海內者十載。舊板漫漶,余為加評點而新之,因並敘其事於簡端。

  雍正十年,歲次壬子,秋八月,同學弟天長王者輔拜手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