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薛延陀幸靈州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薛延陀幸靈州詔
作者:李世民 唐
(唐太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08

朕聞獯獫強暴,曆代憑陵,結晦關都,凝氛大漠。家山宅野,時獸聚而禽分;幕毳廬氈,乍蜂屯而蟻集。退因利飽,進為財饑,前王弊其貪殘,中夏憚其薦食。然而三策短慮,非為禦寇之方;千里長城,豈謂靜邊之計。故以百王靡服,千古不賓,種落實繁,奸回孔熾。武德之際,飲馬渭濱;貞觀之初,敢姿淩逼。朕載懷慷慨,命將出師,旗鼓一臨,沙漠大定。雪涇陽之周恥,報白登之漢讎。截瀚海以開池,籠天山而築苑。其餘鬼類,自已羈縻勞我邊,軫餘遐念,將奮鈇鉞,受命上元。

延陀惡積禍盈,今日夷滅。鬼徒內潰,凶黨外離。契送款來降,其餘相率歸附。惟仆骨同羅,猶懷假息。冰消雹碎,匪夕伊朝,豈朕威德所懷,故乃蒼旻之惠。觀賊此勢,何能自全。今不乘機,恐貽後悔,故欲暫往靈州,親自招撫。安邊靜亂,下固基,一軌同文,永宏家業。使萬里之外,不有半烽;百郡之中,猶無一戍。永絕鎮防之役,豈非黎元樂見。雖復去歲東征,士馬勞倦,甫旋京邑,曾未逾年。今秋復行,理多疲頓。但以良藥苦口,非病者甘焉,而必飲之,思去膏肓之疾;私種弊力,豈農夫樂焉,而必履之,求其倉庫之益。斯皆忍小惡而成大美,就輕害而得殊功。朕積疾累時,今尚虛惙,必欲牽屙就路,以赴天機,百辟士庶,幸勿辭也。遼東從兵,皆不差發,布告天下,悉朕意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