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飲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序飲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79

買小丘,一日鋤理,二日洗滌,遂置酒溪石上。向之為記所謂牛馬之飲者,離坐其背。實觴而流之,接取以飲。乃置監史而令曰:當飲者舉籌之十寸者三,逆而投之,能不洄於洑,不止於坻,不沉於底者,過不飲。而洄而止而沉者,飲如籌之數。既或投之,則旋眩滑汩,若舞若躍,速者遲者,去者住者,眾皆據石注視,歡抃以助其勢。突然而逝,乃得無事。於是或一飲,或再飲。客有婁生圖南者,其投之也,一洄一止一沉,獨三飲,眾乃大笑歡甚。予病痞;不能食酒,至是焉醉。遂損益其令,以窮日夜而不知歸。吾聞昔之飲酒者,有揖讓酬酢百拜以為禮者,有叫號屢舞如沸如羹以為極者,有裸裎袒裼以為達者,有資絲竹金石之樂以為和者,有以促數糾逖而為密者,今則舉異是焉。故舍百拜而禮,無叫號而極,不袒褐而達,非金石而和,去糾逖而密,簡而同,肆而恭,衎衎而從容,於以合山水之樂,成君子之心,宜也。作《序飲》以貽後之人。

序棋

房生直溫與予二弟遊,皆好學。予病其確也,思所以休息之者。得木局,隆其中而規焉,其下方以直,置棋二十有四。貴者半,賤者半,貴曰上,賤曰下,鹹自第一至十二,下者二乃敵一,用朱墨以別焉。房子是取二毫,如其第書之。既而抵戲者二人,則視其賤者而賤之,貴者而貴之。其使之擊觸也,必先賤者,不得已而使貴者,則皆栗焉惛焉,亦鮮克以中。其獲也,得朱焉則若有餘,得墨焉則若不足。

予諦睨之,以思其始,則皆類也,房子一書之而輕重若是。適近其手而先焉,非能擇其善而朱之,否而墨之也。然而上焉而上,下焉而下,貴焉而貴,賤焉而賤,其易彼而敬此,遂以遠焉。然則若世之所以貴賤人者,有異房之貴賤於茲棋者歟?無亦近而先之耳!其有果能擇其善否者歟?其敬而易者,亦從而動心矣,有敢議其善否者歟?其得於貴者,有不氣揚而誌蕩者歟?其得於賤者,有不貌慢而心肆者歟?其所謂貴者,有敢輕而使之擊觸者歟?其所謂賤者,有敢避其使之擊觸者歟?彼朱而墨者,相去千萬且不啻,有敢以二敵其一者歟?予墨者徒也,觀其始與末,有似棋者,故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