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實錄/卷之15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五十二 康熙朝實錄
卷之一百五十三
卷之一百五十四 

康熙三十一年壬申春正月。辛亥朔上詣堂子行禮還宮拜神畢率諸王、貝勒貝子公內大臣大學士侍衛等詣皇太后宮、行禮停止朝賀筵宴

  • 午刻日食。
  • 朝鮮國王李焞遣陪臣閔黯等表賀冬至元旦萬壽節及進歲嵗貢禮物。宴賚如例。
  • 壬子。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諭大學士等、去歲陝西西安等處年穀不收罔有積貯、以致閭閻困苦至極已遣官賑濟之矣直隸所轄地方、素有儲蓄或州縣稍有不登、即以所儲米穀、從均贍給是以民生獲濟良多今年豐歉尚未可知。陝西省府州縣見存米谷之數應行察明先時預備至各省府州縣皆令積貯米谷數千石則裨益黎庶者大矣可下各該督撫等令各府州縣積貯米穀其所積穀數當逐一繕冊報部
  • 甲寅上御乾清門召大學士九卿等至御座前上取性理展閱指太極圖謂諸臣曰此所言皆一定之理無可疑論者。又指五聲八音八風圖曰、古人謂十二律定而後被之八音、則八音和、奏之天地、則八風和、而諸福之物、可致之祥、無不畢至其言樂律所關如此其大、而十二律之所從出其義不可不知、如律呂新書所言算數專用徑一圍三之法此法若合、則所算皆合此法若舛、則無所不舛矣朕觀徑一圍三之法、用之必不能合蓋徑一尺、則圍當三尺一寸四分一厘有奇。若積累至於百丈、所差至十四丈有奇。等而上之、其為舛錯可勝言耶。因取方圓諸圖、指示諸臣曰、所言徑一圍三止可算六角之數若圍圓、則必有奇零。其理具在目前甚為明顯朕觀八線表中半徑勾股之法、極其精微凡圓者可以方算。開方之法、即從此出。逐一驗算、無不吻合至黃鐘之管九寸、空圍九分積八百一十分是為律本、此舊說也。其分寸若以尺言則古今尺制不同自朕觀之當以天地之度數為准。至隔八相生之說聲音高下、迴圈相生復還本音必須隔八。此一定之理也隨命樂人取笛和瑟、次第審音、至第八聲、仍還本音。上曰、此非隔八相生之義耶。以理推之、固應如是上又曰、算數精密、即河道閘口流水、亦可算晝夜所流分數其法先量閘口闊狹、計一杪所流幾何、積至一晝夜、則所流多寡、可以數計矣。又命取測日晷表、以御筆畫示。曰、此正午日影所至之處。遂置乾清門正中、令諸臣候視。至午正、日影與御筆畫處恰合毫髮不爽諸臣等奏曰臣等今日仰承聖訓得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不勝歡慶之至
  • 丁巳世祖章皇帝忌辰遣官祭孝陵
  • 戊午。孟春享太廟遣內大臣明珠行禮
  • 遣官祭太嵗之神
  • 辛酉。祈穀於上帝。遣領侍衛內大臣伯費揚古行禮。
  • 壬戌。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上幸暢春園。
  • 甲子。以上元節賜外藩敖漢科爾沁、阿霸垓土默特、蘇尼特、烏朱穆秦、喀爾喀翁牛特蒿齊忒、四子部落、巴林、喀喇沁、柰曼、王、貝勒、貝子、公及內大臣、大學士、上三旗都統、副都統、尚書、侍郎、學士侍衛等宴
  • 乙丑上元節。賜外藩王、貝勒、貝子、公、及內大臣、大學士、上三旗都統、副都統、尚書侍郎學士侍衛等宴
  • 己巳上幸玉泉山
  • 庚午上幸南苑行圍
  • 賜朝正外藩王貝勒貝子公台吉等銀幣、鞍馬有差
  • 乙亥上回宮。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丙子。差往閱視河工戶部侍郎博際、兵部侍郎李光地、順天府府丞徐廷璽原任河道總督靳輔自河工還以治河事宜、並圖進呈上詳閱河圖。諭曰黃河沙灘消長、本無定所。緩水處、可以設立滾水壩至急流處、則滾水壩斷不可設自朕觀之、其至緊要者無過於險工將錢糧、實用於險工之處、使之堅固、斯可永保無虞矣
  • 先是欽天監題、本年正月初一日辛亥、日食查占驗有大臣黜、近臣有憂等語。是日、上諭大學士等曰、朕觀自古帝王、于不肖大臣、正法者頗多。今設有貪污之臣、朕得其實、亦必置之重典。此皆系於人事。凡占候、當直書其占語。今欽天監、往往揣度時勢附會陳說。如去年視有旱狀、則用天時亢旱之占、譸張殊甚可傳欽天監監正諭之。
  • 丁丑。諭大學士等、前者纂修明史諸臣、所撰本紀列傳曾以數捲進呈、朕詳晰披閱、並命熊賜履校讐。熊賜履寫簽呈奏於洪武宣德本紀、訾議甚多朕思洪武系開基之主功德隆盛宣德乃守成賢辟雖運會不同事蹟攸殊然皆勵精著于一時、謨烈垂諸奕世、為君事業、各克殫盡朕亦一代之主也。銳意圖治、朝夕罔懈、綜理萬幾孳孳懋勉期登郅隆若將前代賢君、搜求其間隙、議論其是非、朕不惟本無此德、本無此才、亦實無此意也。朕自返厥躬、于古之聖君、既不能逮、何敢輕議前代之令主耶。若表揚洪武宣德、著為論贊、朕尚可指示詞臣、撰文稱美倘深求刻論、非朕意所忍為也至開創時、佐運文武諸臣、各著勳績列傳之中若撰文臣事實、優於武臣則議論失平、難為信史纂修史書、雖史臣職也、適際朕時、撰成明史、苟稍有未協、咎歸於朕矣。明代實錄、及紀載事績諸書、皆當搜羅藏弆。異日明史告成之後、新史與諸書、俾得並觀、以俟天下後世之公論焉。前曾以此㫖、面諭徐元文。爾等當知之
  • 戊寅。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升廣西蒼梧道董延祚、為福建按察使司按察使。
  • 己卯。大計天下各官。卓異官八十七員、貪酷官五十一員、不謹官七十九員、罷軟官三十六員、年老官一百一員、有疾官八十九員、不及官八十三員、浮躁官五十二員、升賞處分如例
  • 諭修明史諸臣、朕自沖齡、即在宮中、披覽經史、明實錄、曾閱數過。見其間立言過當、紀載失實者甚多纂修明史、宜加詳酌。如弘治中、太后思念崇王欲令入朝此亦情理之常且所封之地、初不甚遠而一時大臣及科道官員交章爭執、以為不可至雲人民騷擾、國勢動搖時已有㫖召崇王矣、竟因人言而止書言、以親九族、九族既睦若藩王就封必不可召見、則自古帝王所雲睦族之道謂何。又正德實錄、載午朝罷後、於御道得匿名文簿一卷傳㫖詰問、百官皆跪於丹墀、時僕而暴死者數人、暍而病者尤眾。夏月雖天時炎熱何至人多暴卒且行間將士、每披堅執銳、戮力於烈日之中未聞因暑而致死。豈朝堂之上病暍若斯之甚耶所雲盡信書、不如無書、此之謂矣。至於官為害、歷代有之。明如王振劉瑾魏忠賢輩、負罪尤甚。崇禎之誅鋤閹黨、極為善政。但謂明之亡、亡于太監、則朕殊不以為然。明末朋黨紛爭、在廷諸臣、置封疆社稷於度外、惟以門戶勝負為念、不待智者、知其必亡。乃以國祚之顛覆、盡委罪于太監、謂由中官用事之故、烏得為篤論耶。朕宮中所用太監、止令供灑掃奔走之役一嚬一笑、從不假借。所以數十年以來、太監皆極貧乏、有不能自給者。爾諸臣想亦悉知。朕非信用太監之主、惟朕可為此言。作史之道、務在秉公持平不應膠執私見為一偏之論今特與諸臣言之、宜共知此意。
  • 庚辰。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以故一等阿思哈尼哈番鄂爾濟圖之子關報、襲職。

二月。辛巳朔。吏部議覆、山東巡撫佛倫疏言原任運河同知陳良謨、告河道總督王新命、勒取庫銀王新命題參陳良謨懸欠河庫銀兩。今據陳良謨供、王新命共勒取庫銀六萬七百兩。請將王新命調赴省城質審。應如所請。其河道總督事務暫交漕運總督董訥署理。上諭大學士等曰、朕聽政以來、以三藩及河務漕運、為三大事、夙夜廑念曾書而懸之宮中柱上、至今尚存。倘河務不得其人、一時漕運有誤、關係非輕董訥為人性刻、恐其僨事靳輔熟練河務、及其未甚老邁用之管理、亦得舒數載之慮。靳輔、著為河道總督。王新命、著解任。遣戶部尚書庫勒納、禮部尚書熊賜履、前往會同該撫察審。

  • 四子部落多羅達爾漢卓禮克圖郡王丹巴彭蘇故。遣官致祭。
  • 予故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學士吳正治祭葬。諡文僖。
  • 壬午。春分。朝日於東郊。遣內大臣護軍統領伯四格行禮
  • 癸未。差往陝西賑濟戶部侍郎阿山、內閣學士德珠、自西安回、入奏上曰、聞被災之民、有流於襄陽者。今情狀何如。阿山奏曰、民未曾流至襄陽、聞有流于河南者。自賑濟以後、人民安輯且因正月兩次下雪、不致流散失所上曰、正月雖雪、二三月雨水不調、麥田亦未可望、人民流於襄陽者甚多、爾未知之耳。尋諭大學士等曰阿山為人庸劣。奉差之事、不能盡心。凡事啟奏多涉兩可前同郭世隆遣往福建審事、以病推諉、疏內竟未列名著解任以郎中品級、隨旗行走
  • 命山西巡撫葉穆濟、賑濟浮山等十三州縣饑民。
  • 甲申。諭戶部、朕勤求治理、念切民依、凡有往來人等、必以年嵗之豐歉雨澤之有無、一切閭閻情形備悉咨訪。前聞陝西西安鳳翔各屬饑荒已經特頒諭㫖蠲免錢糧併發帑金專遣大臣賑濟仍撥給別省錢糧刻期運送務使均沾實惠人獲更生近又聞頒賑之前、尚有貧民散入四方、流離失業勢不能復還鄉井倘不曲加撫綏、必致轉於溝壑深為可憫。凡流民所至地方、應令該省督撫、董率有司、區畫賑濟、令各得所。其賑濟過人口數目著具冊題報。有能酌量資給、俾回原籍者、一併造冊具奏。至於湖廣襄陽等處、距潼關相近。且道路平坦易於轉輸。襄陽等處所有積貯倉谷、應令該督撫運至潼關陝西督撫、接受轉運庶於散給兵餉、賑濟饑民、均有裨益。應作何挽運、爾部作速詳議以聞
  • 乙酉。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戶部等衙門議覆、四川陝西總督葛思泰請敕甘肅巡撫布喀將所撥寧夏倉糧一十五萬石催運以濟軍需查此項米石數多難運應減去五萬石令該督撫照時價折銀支給其一十萬石、仍令布喀急為催運又甘肅巡撫布喀稱平涼、慶陽鞏昌採買之米及寧夏撥運之米、尚未運完又有甯莊運送賑濟米七萬石百姓轉運艱難、有誤耕作請停止所運甯莊米石。應如所奏、另撥山西省庫銀十萬兩、解交西安、散給饑民從之。
  • 戶部遵諭議覆襄陽、鄖陽等處積貯米穀、發一十五萬石、選賢能官員、給與腳價。運至秦省潼關陝西復遴委賢能官員接受運至西安用此米穀之處、仍行題明得㫖、鄖陽山路崎嶇難於輸挽、應停止鄖陽運米將襄陽等處米穀、運送一十萬石。其運送事宜、遣部院堂官一員、前往管理。此運米俱見給腳價。如陝西流民在襄陽者有情願運米即給腳價、令其運送既可有濟轉輸、亦可俾流民還籍隨命刑部侍郎傅臘塔、前往管理。
  • 丙戌。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差往耕種達爾河等三處地方田畝、都統瓦代等、請訓㫖。上曰、耕種之事、最為緊要爾等諸臣善為經營管理。邊外寒冷當及時廣播麥種。將田隴深耕、勤謹耘耨耘時、將草根無令土壓若草重發芽、則有妨田禾。耕種若太稠密、田禾雖覺可觀、所得實少。若稀疎耕種、所垂之穗既好而所得甚多。凡有河之處、可造船捕魚。更須愛養耕夫和睦附近蒙古。耕種畢時、將夫役酌量留於彼處、其餘夫空費糧米、先即遣回今年倘或米穀多獲、不可因後人難以為繼、遂致收多報少。米穀收穫多少、雖有人力、亦敕雨澤及時耳
  • 科爾沁永安固倫長公主薨。遣官致祭。賜壙志。
  • 土默特多羅貝勒索諾穆、老病乞休。以其子羅卜臧、襲替
  • 轉工部右侍郎年遐齡為左侍郎升左副都御史李元振為工部右侍郎
  • 封固山貝子章泰女為縣君。授其壻精奇尼哈番鄂鄯為固山額駙
  • 宗人府題一等阿思哈尼哈番覺羅馬克蘇因病解任。查此世職系蘇爾馬之祖業穆濟所立。蘇爾馬軍機革職無親兄弟給與蘇爾馬族叔馬克蘇承襲。今馬克蘇解退應令馬克蘇之弟森特赫、襲替。得㫖著蘇爾馬之孫佛甯額、承襲。
  • 丁亥。遣大學士張玉書、祭先師孔子上巡幸畿甸命皇太子允礽皇長子允禔、皇三子允祉隨駕。是日啟行。駐蹕南哥驛
  • 轉戶部右侍郎博際為左侍郎。調工部左侍郎凱音布為戶部左侍郎、管右侍郎事轉工部右侍郎圖爾宸、為左侍郎以鑲黃旗漢軍副都統沙納海為工部右侍郎。
  • 土默特固山貝子滾濟斯紮布有罪革退以其兄拉斯扎卜、襲替
  • 戊子祭大社大稷。遣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行禮上駐蹕霸州苑家口
  • 己丑上駐蹕雄縣十里鋪
  • 辛卯孝康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
  • 四川陝西總督葛思泰等疏言、西、鳳、二府被災饑民、皇上發銀二十萬兩賑濟又遣部臣阿山等、親行驗給、饑民均沾實惠正月初旬。屢降雨雪麥苗將槁復蘇、災黎俱已得所。得㫖、督撫系封疆大臣凡地方事宜、俱應預行籌畫、早為區處、方有裨益去年西安鳳翔等處旱災、若先有積貯米穀、早行奏明賑濟、小民必不至於饑荒流散。葛思泰等、既不能先事預防、積穀備賑又不即行奏明。及朕聞知遣官察看被災情形、特諭蠲免錢糧、復頒發帑金、遣官賑濟。近聞饑民、尚有流至襄陽、等處者甚多、葛思泰等、不據實陳奏。乃屢稱災黎俱已得蘇不至失所。過於粉飾具奏、殊屬不合。總督葛思泰、著革職留任。巡撫薩弼圖、著革職
  • 免江西永寧縣康熙三十年分水災額賦有差
  • 以工部尚書索諾和充經筵講官
  • 癸巳。上駐蹕苑家口南
  • 甲午。上駐蹕永清縣信安鎮。
  • 升通政使徐潮、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 乙未。上駐蹕武清縣王慶坨
  • 丙申。上駐蹕東安縣
  • 遣官祭先農之神
  • 刑部議覆、貴州巡撫衛既齊、審己故總兵李超掉換銅元寶一案應于其家屬追賠。得㫖、近見察審事情文武官同一案、則文職推諉於武職者甚多武職在行間、則敵愾死綏。在封疆、則捍禦災患身後復以懸空之事令其家屬賠償貽累妻子深為可憫此案並未審有實據、遂議向李超家屬追賠可乎所議非是、俟回京日批發。
  • 丁酉。上駐蹕南苑
  • 遣官祭歷代帝王
  • 戊戌。上回宮詣皇太后宮問安
  • 清明節。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暫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 九卿議覆、戶部左侍郎博際等疏言黃河南岸自徐州以上毛城鋪起至海口止北岸自大穀山起至雲梯關以下六套止所有減水閘壩見無沖損數年以來黃河並未出岸海口迅流無阻其黃河南岸之楊橫莊、煙墩、馬邏、北岸之朱家莊安東縣便益門、南東門以上六處險工、有未經設立月堤下埽單薄之處令河臣起造月堤、培埽修築其餘險工亦令預為修防查河工關係重要令靳輔既任總河、俱應交與靳輔照侍郎博際等所議作速修築堅固如內有照原議難行應急應緩修造之處、亦令總河酌量修造從之
  • 己亥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上御經筵講畢賜大學士九卿詹事、及講官等宴。
  • 庚子上奉皇太后幸暢春園
  • 調戶部尚書庫勒納、為吏部尚書轉理藩院右侍郎文達、為左侍郎。升內閣學士滿丕、為理藩院右侍郎。
  • 辛丑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壬寅。以故二等阿思哈尼哈番色黑子色克圖、襲職
  • 癸卯升光祿寺卿羅秉倫為通政使司通政使
  • 調甘肅巡撫布喀為陝西巡撫升甘肅布政使吳赫、為甘肅巡撫
  • 升參領許廷臣為鑲黃旗漢軍副都統
  • 甲辰予故吏部尚書蘇赫、祭葬如例
  • 乙巳調兵部尚書馬齊為戶部尚書工部尚書索諾和、為兵部尚書升吏部左侍郎管右侍郎事沙穆哈為工部尚書、內閣侍讀學士溫保、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
  • 丙午。孝昭皇后忌辰。遣官祭陵
  • 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戊申。予福建陣亡駐防杭州驍騎校劉養元致祭銀兩
  • 予雅克薩城陣亡協領牛莫舜、祭葬如例
  • 旌表浙江節婦、沈氏、梁氏、沈氏、呂氏等、各給銀建坊如例
  • 己酉直隸巡撫郭世隆疏言、永平所屬、及豐潤、玉田等處、去𡻕薄收、米價騰貴。奉天地方屢登大有、頗稱豐盈。請敕山海關監督、許令肩挑畜䭾者、進關轉糶。上諭大學士等曰、郭世隆所請之處、著速議行。朕亦聞永平、玉田等處、米價騰貴、作何裨益於民、不可不詳為計畫。各皇莊。及王等之。莊屯、所積米穀必多。如無伊主之言、則莊頭等、何敢轉糶。通州以東、以至山海關、此間所有皇莊、及王等之莊屯米穀數目、爾等與戶部、會同內務府總管並辦理王府事務官員等、公同查明、照時價轉糶此米布散、則青黃不接之際、於生民必大有裨益
  • 升刑科給事中嚴泰為甘肅布政使司布政使

三月庚戌朔吏部題、二等阿思哈尼哈番噶納海故應與其子噶錫泰承襲。得㫖、此世職原系伊祖德爾格爾、戚畹加恩並非效力行間所給之官。伊族兄吳丹、亦系可襲之人。且軍中效力捐軀。此職、著令吳丹之子佐領兼拖沙喇哈番八什、承襲

  • 辛亥。上幸玉泉山
  • 壬子。調刑部左侍郎傅臘塔、為吏部左侍郎、管右侍郎事
  • 癸丑。喀爾喀多羅郡王噶爾亶多羅貝勒卓特巴、紮魯特鎮國公毛奇塔特故。各遣官致祭
  • 乙卯。上回駐暢春園
  • 通政使司通政使羅秉倫、丁母憂。命回籍守制
  • 丙辰。內大臣阿爾迪、理藩院尚書班迪等、奉差往邊外蒙古地方、五路設立驛站請訓㫖。上曰、凡遇邊外事務、皆用蒙古馬匹、不但甚累蒙古、且恐事亦有誤。今設立驛站、雖費用國帑、日後於蒙古、裨益良多。亦不致遲延誤事。最為緊要。特遣爾等料理、務加詳慎必將確然不易、可垂永久之策、籌畫而行
  • 轉刑部右侍郎邁塗為左侍郎。升左副都御史尹泰、為刑部右侍郎
  • 戊午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辛酉。湖廣總督丁思孔疏言請將武昌等營水師船、於洞庭湖操演。上諭大學士等曰、武昌營沙船甚少、非全部之兵不必於洞庭操演。朕觀京口船隻、最為緊要、有事可以調發肆應當不時操演且舟戰甚難、彼此乘船對敵、固難、倘對敵之際、倏爾登岸交鋒、更難且險。即如澎湖大敗水賊、克取臺灣、事後人皆視以為易。當未得之先、朕豈遽以為易且舉一事與爾等言之。當吳逆變亂、聞在岳州湖中、官兵與賊交戰、扎喇克圖、查庫等、九船官員、齊于將軍鄂內前、言我等九船、進則齊進同心破賊、斷不相離。不諳者聞其語、遂以為誠能奮勇效力。若仿此而行、未有不誤事者。戰陣之道、彼此爭先、方為有益。若互相觀望、特為各保軀命而已此九船前進、並未擒獲賊船一隻。則其觀望可知矣。此事止可欺鄂內輩、其可以欺朕乎。朕曾以扎喇克圖等齊進之事詰問、鄂內等俯首不能答一言。朕洞悉扎喇克圖之為人。解其前鋒統領、令隨征厄魯特、又不冒死克敵、以贖前愆、反棄眾先奔。立心奮勇之人、豈如是乎。
  • 升前鋒參領索柱巴圖魯、為鑲黃旗漢軍副都統
  • 壬戌。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乙丑。上諭大學士等、河工關係運道民生、非經歷諳練之人、難以責成。靳輔赴任之前、朕召入內廷、與之久語、觀其奏對情狀大非昔比。則其衰病可知。著順天府府丞徐廷璽、前往協理先是、上諭大學士等、頃有喀爾喀杜楞逃來、言彼向在巴圖爾額爾克濟農之弟博躋所、博躋經我兵掩殺、徒步逃去、至伊巴賴之地、遇巴圖爾額爾克濟農屬下祁齊克台吉等、博躋取彼馬匹、及糧糗、往覓其兄、食盡困極、自相竊奪、見在額濟內地方。額濟內之地、距嘉峪關四日程。目下西安大兵、正往戍寧夏。可令侍衛阿南達、攜杜楞至寧夏、會同將軍馬喇、提督孫思克、及總兵官等、詳議、確探聲息。如巴圖爾額爾克濟農所居果近嘉峪關、二郎保、格什、見在彼地、可即遣伊等前往招撫。如抗拒不降、即選發滿洲綠旗兵𠞰除之。至是、阿南達等疏報、巴圖爾額爾克濟農降。上諭議政大臣等曰、覽侍衛阿南達等奏報、巴圖爾額爾克濟農已降、將遣其子來朝。但其人、未可深信。或時序不宜、馬匹羸瘦、不得已而降、令其子來朝往返之際、馬匹休息、又復逋逃、亦未可定。將軍馬喇、提督孫思克、既身與相近、目擊情形宜乘此機會、共商徙入內地之策、斷不可縱使復逸。尋馬喇等疏至、言巴圖爾額爾克濟農屬下人、共二千二百餘口、絕糧窮困已極、揆其情形、必不復逃。上命理藩院遣官一員、至寧夏、令巴圖爾額爾克濟農、少攜僕從、乘驛而來。沿途酌撥綠旗兵遞送。俟朝見後遣歸後巴圖爾額爾克濟農率其子雲木春台吉來朝優賚遣之
  • 諭大學士等、甘肅提督孫思克、久曆邊地、勞績素著。著加太子。少保。給一拜他喇布勒哈番。
  • 以正白旗滿洲都統郎談、為領侍衛內大臣。調正白旗蒙古都統伯阿席坦、為滿洲都統
  • 丙寅。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丁卯。萬壽節停止朝賀筵宴
  • 遣官祭福陵、昭陵、暫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 遣官祭真武、東嶽、城隍之神
  • 辛未。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壬申理藩院題、喀爾喀多羅郡王古祿西希旗分、無牲畜之人眾、請給與米糧得㫖貧窮蒙古給與米糧。特為施恩贍養。聞奉差放米官員、往往誘買轉賣。惟思利己、不論蒙古之果能度日與否、而稱為窮苦者甚多。嗣後朕若察得其實、必將該管堂官、一併置之重典
  • 諭大學士等、寧夏米穀、運至西安、路途遙遠、其於供應軍需、賑濟饑民、恐有遲誤。寧夏米谷、由黃河運至歸化城甚易、地亦甚近、朕意自歸化城、由保德州、府穀縣一路、可至潼關、則為益甚速。領侍衛內大臣郎談、前鋒統領碩鼐等、曾令閱視黃河、著碩鼐帶護軍參領布代、及戶部司官一員、將河之寬窄、水之平迅、從某處至某處、可以行舟或不可行舟、及盤剝程途、明白閱視。爾等啟奏時、可傳郎談、碩鼐、偕來。
  • 以正紅旗都統公彭春、庸劣懶惰、解都統任隨旗行走。
  • 癸酉大學士等、偕領侍衛內大臣郎談、前鋒統領碩鼐、入見。上問郎談等、自歸化城、至保德州、府谷縣、水路程次畢。諭碩鼐曰、自歸化城、由水路過保德州、府穀縣、至潼關、一直河道、爾宜詳閱、如可輸運、大有益於饑民。此河道、前令司官馬柰往視、虛誑不實。爾須將可運水道、並盤剝路程、細心詳察。勿於前人閱視之處、有所瞻顧。
  • 宴衍聖公孔毓圻等於禮部
  • 升安慶副將郭文魁、為河南南汝總兵官
  • 甲戌。予故原任太子太傅文華殿大學士兼刑部尚書馮溥祭葬。諡文敏
  • 貴州威甯總兵官王朝恩、丁父憂。命回籍守制
  • 乙亥。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丁丑。先是、上諭直隸巡撫郭世隆、渾河堤岸、久未修築、各處沖決、河道漸次北移、永清、霸州、固安、文安、等處、時被水災、為民生之憂。可詳加察勘、估計工程、動正項錢糧修築不但民生永遠有益、貧民藉此工值亦足以贍養家口至是、郭世隆疏言固安永清之北系渾河故道、向有舊堤長七十二里今河雖移徙、而米各莊以北、每至沖決、固安永清所屬田地常罹水患此堤不可不修。但此處地勢、北高南下、若舊堤一修、北水無歸、則堤北居民、仍受其患查永清東北、向有舊河一道、長五十四里。因年久淤塞亟宜深浚、使其順流歸澱。至固安西北、及沙垡等處、今為渾河正流、綿亙四十餘里、濱河悉屬沙礫、即使成堤、難免沖潰令地方官飭附近居民、不時疏浚。部覆如所請從之
  • 戊寅。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諭大學士等、國家設立科道、本欲令其陳奏得失。近日不見一人條奏。爾等可將科道等官傳集曉諭、俾各抒所見陳奏、勿隱。
  • 升大理寺卿噶邇薩、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監察御史法爾哈、為通政使司通政使
  • 改雲南永北協為永北鎮、設總兵官遊擊等員。從雲南貴州總督范承勳請也。
  • 達賴喇嘛班禪胡土克圖遣使進貢賞賚如例
 卷之一百五十二 ↑返回頂部 卷之一百五十四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