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實錄/卷之1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百五十四 康熙朝實錄
卷之一百五十五
卷之一百五十六 

康熙三十一年。壬申。八月。戊寅朔。祭大社、大稷。遣內大臣護軍統領伯四格行禮

  • 上幸古北口總兵官蔡元署。令石匣副將王廷彪以下官員射。又令善舞長槍藤牌者、各試所能。是日、上駐蹕古北口城內
  • 調湖廣沅州總兵官姚儀、為雲南鶴麗總兵官。鶴麗總兵官林葵、為沅州總兵官
  • 己卯。上駐蹕恩格木噶山。
  • 庚辰。上駐蹕富爾堅噶山。
  • 辛巳。上駐蹕博洛和屯。
  • 壬午。上駐蹕波瀨噶山。
  • 癸未。上駐蹕汗特木爾達巴漢地方
  • 調兵部督捕右侍郎王士正、為戶部右侍郎
  • 予故原任西安副都統年老解任張泰、祭葬如例
  • 予烏爾會河陣亡護軍參領牛赫、祭葬如例
  • 乙酉。上駐蹕雲特木爾達巴漢地方
  • 丙戌。太宗文皇帝忌辰。遣官祭昭陵。
  • 上駐蹕克勒畢喇色欽地方。
  • 丁亥。遣大學士伊桑阿、祭先師孔子。
  • 上駐蹕西爾哈和洛
  • 戊子。太祖高皇帝忌辰。遣官祭福陵
  • 上駐蹕西爾哈岳羅圖和洛昂阿交界地方
  • 己丑。秋分。夕月於西郊。遣工部尚書沙穆哈行禮。
  • 上駐蹕克勒烏裏雅蘇台
  • 刑部尚書陳廷敬、丁父憂命回籍守制。
  • 兵部議覆、黑龍江將軍薩布素疏言、白都訥等處駐劄兵丁四千八百有奇、可編佐領八十、入上三旗。應如所請。從之。
  • 庚寅。上駐蹕愛裏柏敦交界地方。
  • 辛卯。上駐蹕拜巴哈地方
  • 壬辰。上駐蹕烏喇岱和洛昂阿地方
  • 升內閣學士王國昌、為兵部督捕右侍郎
  • 癸巳。上駐蹕烏喇岱地方
  • 陝西固原提督何傅、以衰老乞休允之
  • 乙未。上駐蹕布林喀蘇台
  • 禮部議覆、欽天監監正格枚疏言、頒給蒙古曆、照民曆式樣、全行繙譯。將部落之名、注於曆內。應如所請。從之。
  • 予故江西南贛總兵官詹六奇、祭葬如例
  • 丁酉。上駐蹕舒虎爾郭爾地方
  • 喀爾喀澤卜尊丹巴胡土克圖土謝圖汗、和碩親王策妄扎卜、多羅貝勒西第希裏台吉多爾濟、厄爾德尼阿海等來朝
  • 戊戌以原任工部尚書翁叔元為刑部尚書
  • 三等阿思哈尼哈番喀代、年老解任。以其子吳發、襲替
  • 四川巡撫噶爾圖疏言、清查四川戶口田糧、除補足原額外、計新增戶名十九萬七千九百六十五口田地、八萬八千五百頃有奇。應徵地丁銀兩等項、十二萬五千九百九十二兩零米、三千六百三十三石零。下部知之。
  • 調江甯將軍博霽為西安將軍
  • 己亥。上駐蹕鷲和洛昂阿地方
  • 庚子。上駐蹕阿巴諾顏蘇巴爾漢地方
  • 辛丑上駐蹕永安拜和洛昂阿地方
  • 升太常寺少卿李應廌、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
  • 以正黃旗漢軍副都統李林隆、為陝西固原提督。升西寧總兵官李芳述、為貴州提督
  • 壬寅。上駐蹕永安拜達巴漢地方
  • 以故喀爾喀多羅貝勒卓特巴子薩穆多爾濟、襲爵
  • 癸卯。賜喀爾喀澤卜尊丹巴胡土克圖土謝圖汗和碩親王策妄扎卜多羅貝勒西第希裏台吉多爾濟厄爾德尼阿海等宴及袍帽緞蟒、弓矢等物有差
  • 甲辰。上駐蹕齊老圖達巴漢和洛
  • 乙巳。上駐蹕伊瑪圖和洛

九月。丁未朔。上駐蹕噶拜和洛

  • 戊申。遣官祭歷代帝王
  • 遣官祭城隍之神。
  • 上駐蹕瑚爾希勒畢喇之朱爾喀岱昂阿地方
  • 甘肅提督孫思克疏言、員外郎馬迪、奉㫖差往策妄阿喇布坦、臣標下守備高天福、千總馬惟恒、及兵三十名護行。今據肅州總兵官潘育龍、報稱嚮導蒙古巴素、歸報馬迪等、行至哈密地方、距城五六里許駐劄、有噶爾丹屬下蒙古五百許、殺馬迪等盡劫馬駝行李而去。執原任郎中格什、守備高天福、千總馬惟恒、並受傷未受傷兵共二十四人、到哈密城據報以聞
  • 己酉。上駐蹕巴顏和洛
  • 庚戌。上駐蹕湯泉。
  • 以喀喇沁行圍效力、賜王扎什以下至官兵等袍帽緞蟒弓矢、銀兩有差
  • 辛亥、上駐蹕華子營
  • 湖廣巡撫吳琠丁母憂命回籍守制
  • 壬子上駐蹕夏克圖和洛昂阿地方
  • 癸丑。上駐蹕鸛爾營
  • 甲寅。上駐蹕興州
  • 乙卯。上駐蹕恩格木噶山。
  • 丙辰。上駐蹕古北口城內。
  • 予故戶部侍郎徐誥武、祭葬如例
  • 調山西大同總兵官王弼、為陝西西寧總兵官
  • 丁巳。上駐蹕密雲縣南沈莊
  • 戊午。上駐蹕順義縣大東莊
  • 陝西興漢總兵官程福亮、以老病乞休允之
  • 己未。上回宮。詣皇太后宮、問安。
  • 辛酉。先是、撥每佐領槍手護軍各一名、前鋒親軍護軍各十名、漢軍火器營兵二千名、給與修整器械銀各十兩。左翼撥都統阿席坦、宗室公化善護軍統領噶爾瑪副都統噶爾璧、碩岱、那秦、方額火器營、撥都統鄂倫岱副都統孫徵灝右翼撥都統巴渾德希福護軍統領蘇丹、副都統鄂克濟哈、趙山達甯阿龍西庫火器營撥都統諾邁副都統李林隆。前鋒、撥統領碩鼐在京預備至是上諭大學士等曰、今所備禁旅之內每佐領、撥護軍七名其前鋒則簡四百名火器營兵、則分其半於十月杪遣赴大同、飼養馬匹預備徵調應遣大臣令兵部奏請曾隨朕之每佐領護軍一人、可除出之至京師簡軍預備其事宜、亦令具議以聞尋議覆遣往大同預備之兵、除前所撥預備兵內、隨駕從圍每佐領下護軍一名外、所餘護軍七名、俱令遣往。每旗遣護軍參領五員。每參領下、遣護軍校五員。前鋒四百名每旗或前鋒參領、或前鋒侍衛、各一員。前鋒校、各三員火器營兵一千。每翼或協領、或參領各二員每旗章京各三員驍騎校各三員。俱令其於十月下旬啟行至京城所備見剩前鋒四百名每佐領下撥親軍各一名。槍手護軍各一名。驍騎各二名火器營兵一千名。於此再增撥每佐領下、護軍各二名。預備此項增撥護軍人等、亦賞銀十兩所備之炮、及因炮所撥都統副都統官兵、包衣官兵、依舊預備。既增撥護軍各二名、則每旗應增撥護軍參領各一員。每參領下、撥護軍校各二員。所備大臣內、應何人往備大同、何人預備京城、伏候上裁。得㫖、著都統希福阿席坦護軍統領蘇丹副都統噶爾璧鄂克濟哈趙山、方額火器營都統諾邁副都統孫徵灝去以希福為將軍授之敕印以護軍統領噶爾瑪、為前鋒統領。與都統諾邁護軍統領蘇丹俱為參贊。留前鋒統領碩鼐于京城預備餘如議
  • 壬戌調河南河北總兵官康調元為山西大同總兵官。升湖廣黃州副將萬永祺、為陝西興漢總兵官
  • 癸亥。升護軍統領繆齊納為江甯將軍
  • 甲子。刑部題秋審福建、四川廣西、情實緩決、可矜罪犯得㫖、朕閱今年秋審冊各省情實罪人甚少。除可矜者照例減等發落其情實各犯、今年停其正法
  • 乙丑以原任江蘇布政使李國亮為河南布政使司布政使。
  • 厄魯特噶爾丹遣使額爾德尼綽爾濟請安進貢。疏言、前為澤卜尊丹巴土謝圖汗之故陳奏三言乞以一言為定初意即欲仰請弘仁、發回七旗於故土因地方既遠糧騎不足且未歸之前凡所留輜重俱被策妄阿喇布坦劫去諸物無存。今惟恃達賴喇嘛之恩、得以安集謹將從前遲久之處遣使陳奏請敕裁斷上諭大學士等曰覽噶爾丹奏詞語恭順詢諸來使、亦無他故。今備兵而無所用、似乎徒勞士卒然噶爾丹、非可信之人、如不之備、萬一有事、又貽後悔。應備與否、爾等與議政諸臣、會議具奏。大學士等議覆、噶爾丹必無他故、然備兵不過略費錢糧、並無所勞苦也。倘有警報、自此出兵、不若自大同前行甚便。此軍似仍預備大同為宜至京城前所預備之兵、亦仍應預備。後增撥護軍二名、應請停止。得㫖、遣備大同每佐領護軍七名內、減去一名、留於京城預備兵內後增撥護軍二名、著停止尋敕諭噶爾丹曰、朕撫馭天下惟欲率土無事各享安樂。原不欲興戎耀武荼毒生民今爾疏稱為澤卜尊丹巴土謝圖汗之故、上奏三言乞以一言為定並請發回七旗於故土。前者、爾喀爾喀、厄魯特交惡相攻、朕念兩國皆奉貢之邦、不忍坐視黎民塗炭遣使于達賴喇嘛、令屢諭爾等和好爾不奉朕㫖、及達賴喇嘛之言戕伐喀爾喀七旗。喀爾喀人等、紛紛離散、各無衣食、皆來歸朕求生。然爾違朕之㫖、朕並未嘗介意。乃爾復以追喀爾喀為名、深入我邊徼直至烏闌布通地方及發兵問故、爾兵輒先攘臂我軍始與之戰。爾大敗窘迫、跪於威靈佛前誓不犯中華皇帝屬下喀爾喀、以及眾民、印文誓書見在見證濟隆胡土克圖、亦在及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圖往爾處、爾頂禮達賴喇嘛所遺佛像而設誓曰我斷不違者矣前者深入邊境、已自知罪。佛在此、而敢不以我罪為罪乎。聖上即佛天也。乞姑宥我。所奏亦甚明。朕以爾誓言為信、遂止各路軍馬、不使窮追。此亦爾所灼知也。喀爾喀人等、窘迫來歸、若不收養、則皆至死地。是以朕親出閱、安插近邊、給糧米畜產以活之。今尚窮困未蘇死亡殆盡或一旗僅存數人。喀爾喀並無糧畜如遣回故土、誰養之乎且喀爾喀人等、肯明知饑餓而歸死乎。前以養喀爾喀之故、曾敕達賴喇嘛、遣諭爾等達賴喇嘛亦甚喜。奏言喀爾喀如此窮餓博施惠養、與佛慈悲同行聞之不勝歡忭。博碩克圖原當從濟隆之言而竟不從大君宜責而誅之乃俯憐眾生有如赤子、復垂恩宥今以其疏發汝汝其視之若達賴喇嘛致書于爾、或有異言爾亦陳奏可也。前聞策妄阿喇布坦與汝不睦、流言未審虛實是以遣學士達祜等往問策妄阿喇布坦、請朕加恩。故遣員外郎馬迪等、往頒恩賜並不欲敗爾事而遣之也。所差馬迪、既為爾之人所害、敕書見在爾所、爾視之、自不謬也。今嘉峪關報稱、馬迪同行之人名巴素者歸告曰、我等八月十一日行至哈密有厄魯特噶爾丹屬下圖克齊哈什哈、哈爾海達顏額爾克、兩人為首率兵五百許、奪去員外郎馬迪等馬駝行李、戕害員外郎馬迪、及筆帖式、撥什庫等、其他兵卒亦有被掠者、亦有留於哈密者。從來爭戰之國無害往來使人之理。烏闌布通地方、爾雖與我軍拒戰、然前所遣使人察罕古英寨桑、阿卜都賴額爾克寨桑等、千有餘人、俱遣大臣、送出境外、歸還於爾。果宜加害、則爾目下所遣使人、朕即不許歸、何不可乎。爾前所奏言朕許以澤卜尊丹巴土謝圖汗畀爾。此小人欲自脫其身、而有此言耳。果有此㫖、豈不早諭爾乎。況執來降之人以畀讐人有是理乎前亦嘗以此諭爾矣。今爾背棄誓言索我降人喀爾喀、害我奉差策妄阿喇布坦之使臣馬迪諸人、以此觀之是爾陽奉達賴喇嘛之言、而陰違達賴喇嘛之命全棄誓言、生事起釁彰彰明矣達賴喇嘛、曾令爾犯我使臣、索我降人乎況喀爾喀人等、朕已養之數年、方且俟其生聚將擇可居之地安插之爾如此背誓生事、本應不納爾使逐之歸去但念爾使皆系小人、必至困迫是以放入仍使貢獻市易今將爾背誓及爾人害我使臣之事、詳開敕中、發爾使沙哈孫巴克綽爾般齎往。其餘俟布易畢遣歸。其即查明害我使臣之事及爾欲陳之言、具疏與見在羈留之人一併奏遣。朕當熟籌一策、焉以上情事已頒諭達賴喇嘛矣
  • 敕諭達賴喇嘛曰朕奉承天命統馭萬邦、惟以人民得所為至願。是以率土有邦、無不恪恭來享亦無不遵朕詔㫖爾喇嘛領奉佛法、濟度眾生、西域蒙古亦遵奉爾喇嘛之教。朕與爾往來通使歷年已久。是以喀爾喀厄魯特之事、朕多與爾喇嘛聞之前聞厄魯特、喀爾喀、交惡相攻、朕遣使于爾喇嘛欲與爾共息其爭、使相和好。爾即欣然發使、同往噶爾丹所、不啻三四矣。噶爾丹竟不遵我諭和之㫖。而破喀爾喀、以致喀爾喀窮極流亡、無衣無食、匍匐歸朕以求活。然朕猶未嘗因拒命之故、有惡於噶爾丹。其後噶爾丹復借追喀爾喀為名深入我邊境、直至烏闌布通。及發兵問故、噶爾丹兵、又先犯我顏行我軍始與之戰。噶爾丹大敗、不得已跪誓於威靈佛前謂永不犯中華皇帝屬下喀爾喀、以及眾民、誓書印文具在見證濟隆胡土克圖亦在。迨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圖前往、噶爾丹頂禮爾喇嘛所遺佛像而誓曰我斷不復違㫖矣深入邊界、實我之罪佛、在此敢不自服乎聖上即佛天地乞終宥我所奏甚明朕以噶爾丹誓言為信止各路軍馬不使窮追此亦噶爾丹之所明知也以敕諭爾喇嘛不啻數次矣。喀爾喀人等、困極來歸若不收養、則皆死亡。是以朕親出閱、安插近邊、給糧畜以養之。今尚窮困未蘇、僅有七旗之名、死亡殆盡有一旗僅存數人者喀爾喀並無騎無糧、倘遣歸故土、其誰養之豈有明知饑餓而肯就死地者乎前以賑濟喀爾喀之故、曾敕諭爾喇嘛亦遣諭噶爾丹爾喇嘛亦甚喜。言喀爾喀如彼窮餓、全而活之真佛之慈悲也聞之不勝歡忭。博碩克圖原應從濟隆之言、而竟不從大君宜責而誅之、乃俯恤眾生、有如赤子仍加恩宥。爾奏尚在、今噶爾丹違棄誓言雲為澤卜尊丹巴土謝圖汗之故、上奏三言、乞以一言為定、發回七旗於故土。又前聞策妄阿喇布坦、與噶爾丹不睦、流傳之言、未審虛實、故遣學士達祜等往問其故。策妄阿喇布坦請朕加恩勿絕乃遣員外馬迪等、往頒恩賜、並非欲敗噶爾丹之事也今嘉峪關報有員外郎馬迪同行之人名巴素者、歸告曰我等八月十一日、至哈密有厄魯特噶爾丹屬下圖克齊哈什哈、哈爾海達顏額爾克兩人為首、率兵五百許奪員外郎馬迪之馬駝行李器械戕害員外郎馬迪及筆帖式、撥什庫等其他人等亦有被擒者亦有留於哈密者。從來戰爭之國、無害往來使人之理。烏闌布通地方噶爾丹雖與我軍拒戰、而噶爾丹所遣使人察罕古英寨桑阿卜都賴額爾克寨桑等千有餘人、俱命大臣、送之出境、遣歸噶爾丹。且喀爾喀人等、朕方欲養之數年、待其生聚、擇可居之地安插之。噶爾丹背棄誓言、奏索我措置已畢之澤卜尊丹巴土謝圖汗。又將遣往策妄阿喇布坦之使臣戕害。以此觀之、誠反覆奸頑之徒也。已將彼罪、備開敕內、付其貢使齎往、令彼覆奏。噶爾丹陽奉爾言、肆為欺罔。陰則不從爾言、不奉爾教、生事妄行、彰彰明甚。不知爾意以為何如。今以噶爾丹生事、朕秣馬厲兵、治具已畢。俟噶爾丹回奏、以決一策。特以此故、命伊什格隆、齎敕諭爾知之
  • 丙寅。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升湖廣督標中軍副將劉國興、為河南河北總兵官。
  • 丁卯。上御經筵。講畢。賜大學士、九卿詹事及講官等宴
  • 厄魯特噶爾丹、遣使進貢。賞賚如例
  • 以故四子部落多羅達爾漢卓禮克圖郡王丹巴彭蘇子散濟扎卜、襲爵
  • 己巳。升江甯管理織造桑額、為湖廣巡撫
  • 予故西安將軍馬喇祭葬。諡敏恪
  • 辛未。上御太和門視朝。文武升轉各官謝恩次進貢喀喇沁王等行禮
  • 上幸暢春園。
  • 諭吏部、學士圖納哈、人甚庸劣、著解學士任于旗下員缺補用
  • 修理曲阜縣孔廟成
  • 壬申。上幸玉泉山大閱。八旗前鋒、護軍、驍騎、及火器營兵、皆擐甲胄分翼排列。上由右翼至左翼。遍觀畢登玉泉山巔禦黃幄官兵皆吹角放大炮三次。騎兵、步兵、齊放鳥槍。進止整肅。旗幟烜赫。上問喀喇沁杜楞郡王扎什等曰、此兵排列進止何如。扎什奏曰、此兵威武非常、洵無敵之兵也。敖漢台吉俺答阿玉錫奏曰、此兵、由皇上指示訓練、故陣勢勇銳隊伍熟嫻。蒙古兵、斷不能若是整齊。上諭管侍衛內大臣蘇爾達等曰、朕先有諭㫖、爾等練習之兵、若進退不齊、隊伍不整必以軍法從事今觀八旗官兵排列。放大炮鳥槍。進退之時。隊伍整齊嫺熟朕心甚悅可傳諭八旗都統前鋒統領、護軍統領副都統及官兵咸使知之
  • 癸酉。孝慈高皇后忌辰。遣官祭福陵。
  • 上幸玉泉山巔禦黃幄。八旗官兵照前排列放炮火鳥槍以次進退畢。總管鳥槍騎兵內大臣公長泰等奏曰臣等所練習鳥槍兵、請近御前試放。上曰、爾等所練習者幾種。長泰等奏曰、有馬上放一槍、又射一箭者。有趨進時、放槍不絕者。有連環旋轉放槍者。有跪而放槍者。有仰臥而放槍者。上令趨進時放槍不絕、與連環旋轉放槍二種試放。隨令八旗鳥槍騎兵、亦照此二種試放。上甚嘉焉
  • 乙亥。上回宮
  • 諭兵部正藍旗都統宗室拉克達、才力不及、著革退
  • 以內大臣公長泰、掌鑾儀衛事務。
 卷之一百五十四 ↑返回頂部 卷之一百五十六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