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實錄/卷之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十八 康熙朝實錄
卷之二十九
卷之三十 

監修總裁官 光祿大夫 太保兼太子太傅 保和殿大學士兼戶部尚書 二等伯加四級 馬齊

      光祿大夫 經筵日講官 起居注 少保兼太子太保 保和殿大學士仍兼管吏部戶部尚書 翰林院掌院事 加二級又加一級 張廷玉

      光祿大夫 經筵講官 太子太傅 文華殿大學士仍兼理戶部尚書事務 加五級又加二級 蔣廷錫

總 裁 官 光祿大夫 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 朱軾 等奉敕修

康熙八年。己酉。六月。壬戌朔。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轉戶部尚書馬希納、為吏部尚書
  • 癸亥。索倫噶爾圖等進貢。上以伊等自遠方慕化來歸。命於常例外、加賞鞍馬等物
  • 升工部左侍郎科爾科代、為兵部尚書
  • 以鑲白旗蒙古都統郭爾親、為滿洲都統。升鑲黃旗滿洲副都統覺羅塔達、為蒙古都統。升正紅旗蒙古副都統噶爾漢、為蒙古都統。升護軍統領賴塔、為正白旗蒙古都統。升護軍參領哈什馬、為鑲黃旗蒙古副都統
  • 乙丑。予故三等精奇尼哈番阿喇納、祭葬如例
  • 丙寅。以原任禮部尚書恩額得、為工部尚書
  • 和碩康親王傑書等奏、鼇拜案內、內大臣巴哈、系鼇拜胞弟。前拏問鼇拜時、巴哈差往審理察哈爾阿布柰之事。今提到勘問、巴哈不據實吐供、隱庇巧餙是實。應將巴哈革職、立斬。家產籍沒。其妻、及未分家之子為奴。得、巴哈效力年久。免死。寬其籍沒。著革職為民
  • 丁卯。諭吏部、朕夙夜圖治。念切民生艱難。加意撫綏、俾各安居樂業、乃成久安長治之道。邇年水旱頻仍。盜賊未靖。兼以貪官污吏、肆行朘削、以致百姓財盡力窮。日不聊生。朕甚憫焉。爾等部院大臣科道各官、或任要職。或有言責。著即將拯救生民疾苦、切實裨益之處、各攄所見、明白陳奏、以備採用。勿得妄行藉端以無益之事、塞責指陳、負朕加惠黎元、圖治求言之意。爾部即傳諭遵行
  • 諭戶部、凡奉差、及直隸各省地方見任各官、俱有董理公務、並撫綏百姓之責。宜各盡乃職、以副朕差遣簡用之意。近聞奉差官員、及督撫提鎮等大小文武各官、不思盡職。惟圖利己。及買良民為奴。甚至多買饋送親友。此等違法妄行、殊屬可惡。以後著通行嚴禁。若仍前恣買良民者、從重治罪。決不姑恕。爾部即遵諭通行
  • 予故原任奉天將軍達都、祭葬如例
  • 戊辰。諭吏部、兵部、刑部、近審鼇拜家人罪案、據洪善、尼滿、供出總督白秉貞、原任巡撫張自德、尚書龔鼎孳、庶起士王彥、阿達哈哈番金鼎、驍騎校高鬍子、正紅旗姓高之官、伊等俱曾囑託行賄。本當嚴究、從重治罪。但思此等囑託行賄者尚多、非止伊等。朕已有諭、將內外各官、苟圖幸進作弊者、俱從寬免。今供出各官、亦俱從寬免罪。以後務須洗心改過、恪守法紀、副朕寬宥之意。如不改過惡、仍前作弊。定行加等從重治罪。決不輕恕。爾部即行曉諭
  • 轉兵部督捕左侍郎岳思泰、為吏部左侍郎。升內國史院學士帥顏保、為吏部右侍郎
  • 令改造觀象臺儀器、從欽天監監副南懷仁請也
  • 己巳。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升參領王光宗、為鑲黃旗漢軍副都統
  • 辛未。轉兵部右侍郎塞色黑、為左侍郎。以原任兵部左侍郎羅敏、為兵部右侍郎
  • 以一等侍衛覺羅舒恕、為督捕左侍郎
  • 轉工部右侍郎羅多、為左侍郎。以一等侍衛覺羅查哈喇、為工部右侍郎
  • 吏部奏請停止保舉、仍按俸次升轉、以杜鑽營賄賂之風。從之
  • 壬申。諭吏部、兵部、蘇克薩哈、奉皇考遺詔輔政。蘇克薩哈雖系有罪、罪止本身。不至誅滅子孫後嗣。此皆鼇拜等與蘇克薩哈不和、挾仇滅其子孫後嗣。深為可憫。其白爾黑圖等、並無罪犯。因系族人、連坐誅戮。殊屬冤枉。其蘇克薩哈原官、及白爾黑圖等官職、俱應給還。爾二部將此案所革官員、俱行查明議奏
  • 升禮部右侍郎米思翰、為戶部尚書
  • 都察院疏請、禁藩王及大臣家下商人、各省貿易。從之
  • 升鑲白旗蒙古副都統科嶽爾圖、為滿洲都統。正白旗滿洲副都統阿密達、為護軍統領。以精奇尼哈番博通俄、為鑲白旗滿洲副都統
  • 和碩康親王傑書等奏、鼇拜案內、侍衛蘇爾馬、系鼇拜親侄。前拏問鼇拜時、蘇爾馬奉差往科爾沁。今提到勘問、蘇爾馬倚恃鼇拜、背負皇恩是實。應將蘇爾馬革職、立斬。家產籍沒。其妻、及未分家之子為奴。得、蘇爾馬免死。寬其籍沒。著革職、鞭一百
  • 癸酉。上以直省罪囚、舊遣恤刑官審錄。今恤刑罷遣、遇熱審時、有非實犯死罪者、宜具題減等。如在京法司例。命刑部通行直隸各省、永著為令
  • 以鎮國公托克托慧、補宗人府左宗人
  • 甲戌。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以內秘書院大學士巴泰、充監修世祖章皇帝實錄總裁官
  • 兵部議、宣諭安南使臣李仙根等事竣、齎回安南國王黎維禧覆疏、內稱謹遵諭、將高平府石林、廣源、上琅、下琅、土地人民、退還莫元清。乞令莫元清歸屬本國等語。應如所請。從之
  • 乙亥。兵部題、各省提鎮、所關甚重。以後提督缺出、應將八旗副都統、見任總兵官內、論俸推選。總兵官缺出、應將八旗參領、見任副將內、論俸推選。以上等官、內外分缺選用。其阿思哈尼哈番、阿達哈哈番、既令升補副都統參領、遇提鎮缺出、應停止推選。從之
  • 和碩康親王傑書等奏、鼇拜案內、理藩院左侍郎綽克托、系鼇拜姻黨。前拏問鼇拜時、綽克托差往蘇尼特、編定扎薩克事務。其子侍衛布顏圖、系鼇拜之壻。拘禁候審。今提到綽克托、一併勘問、綽克托與鼇拜結黨、諂媚往來是實。應將綽克托革職、立斬。家產籍沒。其子布顏圖、亦應革職。家產籍沒。得、綽克托免死。寬其籍沒。布顏圖亦免籍沒。俱著革職、鞭一百
  • 丙子。改直隸通薊道為守道。總管錢糧。霸易道為巡道。總管刑名。駐劄保定府。其霸易道舊轄順天府屬州縣、歸昌密道統理。改為霸昌道。通薊道舊轄州縣衛所、歸永平道統理。改為通永道
  • 戶部議覆、直隸巡撫金世德疏報、文安縣水災、請賜蠲免。應敕撫臣親往踏看、以憑再議。得、依議。此水淹地畝、著該撫速行親往詳勘具奏。其被災之人、恐地方官妄行催徵錢糧、以致苦累。爾部嚴加曉諭遵行
  • 以禮科給事中吳愈聖、為浙江鄉試正考官。中書科中書舍人段昌祚、為副考官。以戶部郎中鄭端、為江西鄉試正考官。行人司司副萇孕秀、為副考官。以刑部郎中陳必成、為湖廣鄉試正考官。戶部員外郎袁鴻謨、為副考官
  • 戊寅。諭戶部、朕纘承祖宗丕基。乂安天下。撫育群生。滿漢軍民、原無異視。務俾各得其所、乃愜朕心。比年以來、復將民間房地、圈給旗下、以致民生失業。衣食無資。流離困苦。深為可憫。自後圈佔民間房地、永行停止。其今年所已圈者、悉令給還民間。爾部速行曉諭、昭朕嘉惠生民至意。至於旗人、無地亦難資生。應否以古北等口邊外空地、撥給耕種。其令議政王貝勒大臣確議以聞
  • 以故三等精奇尼哈番傅喀禪子穆成額、襲職
  • 己卯。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升前鋒參領傑殷、為正紅旗滿洲副都統。護軍參領覺羅紀哈裏、為鑲黃旗滿洲副都統
  • 庚辰。命裁戶部添設滿尚書缺
  • 升護軍參領紀圖堪、為正白旗滿洲副都統
  • 吏部遵諭查奏、蘇克薩哈案內、文職官員革職者、請復原官。已故者、准留蔭生監生。從之
  • 兵部遵諭查奏、蘇克薩哈案內、武職官員革職者、請復原官。已故者、准留蔭生監生。其原管佐領、令本人子及族人承襲。從之
  • 癸未。先是、廣東都司劉世虎等、駕舟巡海、遇風飄泊至廣南國境內。廣南國王差趙文炳等、送劉世虎等歸粵、並帶來貨物船隻、奉有確查議奏之。至是、禮部議、劉世虎等帶去之兵、尚有十九名未回。應降二級。其趙文炳等、雖奉廣南國印文差遣、而實系中國之人。或留或遣、請定奪。見在禁海、其帶來之物、不便貿易。應交送戶部。得、廣南國差趙文炳等、送劉世虎等歸粵。殊為可嘉。著該督給以照驗遣歸。廣南船貨、不必入官。仍給來使、為修理船隻之用。其劉世虎等風飄是實、著免罪
  • 甲申。以故三等精奇尼哈番阿喇納子阿玉璽、襲職
  • 以護軍統領顧巴西、為禮部右侍郎
  • 刑部題、旗下有民人投充、及賣身之人、入旗之後、多以從前舊事、赴部院衙門告理、並倚恃旗下、代親屬告訐者。提解人犯、牽累平民。請嚴加禁止、凡此等告控者、不得准理。從之
  • 乙酉。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轉理藩院右侍郎達哈塔、為左侍郎。以一等侍衛阿穆瑚琅、為理藩院右侍郎
  • 丙戌。以內國史院修撰徐元文、為西鄉試正考官。兵部主事遲烜、為副考官。以光祿寺少卿蘇銓、為江南鄉試正考官。工部主事祁文友、為副考官
  • 升前鋒參領安泰、為鑲白旗蒙古副都統
  • 戊子。諭宗人府、自古帝王建國、親親賢賢、義在並重。我太祖太宗世祖以來、篤念本支、敦睦九族、鹹加愛恤、欲其成立、以共膺福祿也。朕思罪有大小、法有重輕、宗室犯罪、遽行革除宗室、朕心不忍。除世祖章皇帝時定案外、自順治十八年以後、凡宗室有犯罪革除宗室者、著將情節、一併查明具奏
  • 諭刑部、近聞官民家人、以自縊投水身死報部者甚多。此皆因本主不加愛養、或逼責過甚、難以存活、故致身死。非有迫切之情、豈肯自盡。以後官民、務須各將家人撫恤訓養。勿得仍行逼責致死。人命至重。爾部即行曉諭申飭
  • 己丑。諭吏部、庶起士史鶴齡等、教習已久。今加考試、應分別授職。除嚴我斯、李元振、周弘、張玉裁、已授修撰編修外。史鶴齡、儲振、盧琦、楊仙枝、夏沅、劉澤溥、及見在纂修官、庶起士王封溁、管愷、俱著授內三院編修檢討。潘翹生、王曰溫、謝兆昌、俱著以科道用。丁蕙、楊鐘嶽、俱著以部屬用。爾部即遵諭行
  • 庚寅。諭刑部、設立通政使司、及登聞鼓衙門。原系通達民隱、陳告冤抑。果有冤枉事情、應赴該部院衙門告理。近見奸惡棍徒、或以瑣細小事、捏成重大。或以私仇、藉端陷害善良。或受人雇托、代為控告。或擅入禁地、及行幸之所、衝突儀仗、趨近喊告。及將此等狀詞、交與部院審理、並無大事及冤枉之處。反因被告幹證、將良民株連受累者甚多。故前此已行禁止。今仍多有違禁妄告者。以後著嚴加禁止。如有惡徒仍前瀆告者、除所告之事不准外。著照律治罪。爾部即嚴加曉諭遵行
  • 定四川武鄉試中額、照文場例、取中四十二名

秋。七月。壬辰朔。享太廟。上親詣行禮

  • 吏部遵會同議政王貝勒大臣議、原任禮部尚書祁徹白、工部尚書葉成額、兵部左侍郎石圖、右侍郎圖爾特、刑部左侍郎覺羅勒德洪、工部右侍郎杭愛、都察院左都御史覺羅碩博會、太僕寺卿覺和托、太常寺卿覺羅班敦等、呈稱職等為鼇拜所嫉、於康熙六年考察內、無故解任降級、不許於部院衙門用、實為冤枉。查伊等俱系自陳解任降級。應無庸議。得、議政王貝勒大臣會同將有無冤枉之處、分別詳議具奏。尋議政王等再議、康熙六年考察時、無故將伊等解任降級、冤枉是實。查覺羅碩博會、既經年老告退。應准復降級、停其補用。祁徹白、以目疾、原品解任。俟病痊補用。石圖、以足疾降級。應准復降級。病痊補用。葉成額、理應復所降三級。但所告狀內、不開明授工部尚書處、不合。應仍降一級。准復二級。照品補用。圖爾特、覺羅勒德洪、杭愛、覺和托、覺羅班敦、俱應復還原降級。遇缺即補。從之
  • 裁直隸、山東、河南、總督缺
  • 癸巳。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以故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諾門達賴孫阿圖海、襲職
  • 乙未。諭吏部、刑部事務殷繁。關係人命。甚屬緊要。必得才猷練達者、方克勝任。內國史院大學士對喀納、諳練刑部事務。著加太子太保。以內國史院大學士、管刑部尚書事。尚書明珠、著以原品候補
  • 丙申。以吏部右侍郎帥顏保、為漕運總督
  • 丁酉。復故輔政大臣蘇克薩哈、原有二等精奇尼哈番世職。命其子蘇常淑、承襲、並給還所沒家產
  • 復故前鋒統領白爾黑圖、原有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世職。命其子白爾肯、承襲
  • 戊戌。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議政王等議、鎮國將軍劉格、告伊弟鎮國公哈爾薩一案、查劉格、哈爾薩、俱系謙郡王瓦克達子。順治十年間、瓦克達故、議政王等議、瓦克達曾得重罪、郡王爵應不准承襲。世祖章皇帝憐其子劉格、哈爾薩、命俱食奉國將軍品級俸。至康熙六年四月、劉格、哈爾薩、以伊父瓦克達效力情由呈告。時輔臣鼇拜、尚書馬邇賽、為哈爾薩姻戚、遂將哈爾薩封鎮國公。授劉格為鎮國將軍。今劉格又以弟哈爾薩封公爵、而已為兄止得將軍爵呈告。伊等俱系輔臣時夤緣所得之爵、應將哈爾薩鎮國公、並原有之奉國將軍品級、俱革退。劉格亦革去鎮國將軍。仍食奉國將軍品級俸。得、世祖章皇帝恩給哈爾薩奉國將軍品級俸、著仍給。餘依議
  • 裁內三院滿洲學士缺、各一員
  • 升侍讀學士折爾肯、為內國史院學士。太僕寺卿花善、為內弘文院學士
  • 兵部議覆、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王光裕疏言、直隸各省、分防州縣兵丁、食用馬匹草料、取辦民間、稍不如意、即行鞭撲、肆虐實甚。請敕部行文各省、通行嚴禁、如有此等情弊、被害人民首告、督撫以下、治以縱兵害民之罪。應如所請。從之
  • 己亥。以京師亢旱、命禮部、順天府、虔誠祈雨
  • 又以亢旱、命大學士圖海、內大臣伯費揚古、都統喇哈達、大學士魏裔介、一等侍衛索額圖、內秘書院學士盧震、會同刑部、將監內擬定重犯、確審酌量減等
  • 四川巡撫張德地、奏進成都府茂州七岐瑞麥。命賞賚該撫、及地方官田主
  • 庚子。雨
  • 壬寅。諭吏部、朕閱處分原任戶部尚書蘇納海等原案、並無大罪。鼇拜等但以為撥地遲延、遽行拏問、多端文致誣陷、不按律文、任意將無辜處死。原任總督朱昌祚、巡撫王登聯、於撥換地畝時、見民間旗下困苦、因有地方之責、具疏奏聞。輙以為非其職掌、越行干預、亦不按律文、冤枉處死。伊等皆國家大臣、並無大罪。冤死深為可憫。理應昭雪、以示仁恩。作何恩恤予諡、及蔭子入監讀書、爾部議奏
  • 癸卯。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甲辰。河南道御史餘縉疏言、民生安危視吏治。吏治貪廉視督撫。數年來、從未有總督參一巡撫、巡撫糾一總督。互庇如此、欲澄清吏道、拯救生民、勢必不能。請嚴立條例、通行飭諭。部覆無庸。得、督撫瞻狥情面、互相容隱、雖明知弊端、不肯舉發、殊負委任之意。以後務破情面、凡有確見、互相糾舉。如有狥隱、事發、從重治罪不貸。爾部院即通行嚴飭
  • 和碩安親王岳樂等遵會議、鑲藍旗奉國將軍巴爾堪、告稱康熙七年六月、被掌管簡親王家務之博博爾代、倚恃親家鼇拜權勢、誣陷捏控、以致降職。隨訊兩造、並傳都統誇岱等、曆問前事、洵屬冤抑。應給還原職。得、巴爾堪、給還三等輔國將軍。博博爾代、情罪可惡。本當從重治罪。姑從寬免。著革去議政大臣、並掌管簡親王家務。罰俸一年
  • 乙巳。中元節。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孝陵
  • 命內秘書院侍讀杜臻、為河南鄉試正考官。吏科給事中王承祖、為副考官
  • 賜故內大臣一等精奇尼哈番吳拜、諡果壯。故內大臣一等阿思哈尼哈番蘇拜、諡勤僖
  • 丙午。升護軍參領倭內巴圖魯、為正黃旗滿洲副都統
  • 丁未。以原任大理寺卿折庫納、為內國史院學士
  • 己酉。升平西王藩下參領王屏藩、為雲南援剿左鎮總兵官
  • 以向化侯原任四川雲陽水師總兵官譚詣、為貴州安籠總兵官
  • 庚戌。上詣太皇太后宮、問安
  • 升護軍參領薄濟、為鑲白旗滿洲副都統
  • 辛亥。授鎮國將軍宗室羅托子富達禮、為一等輔國將軍
  • 以原任刑部左侍郎覺羅勒德洪、為吏部右侍郎
  • 兵部右侍郎李棠馥題、巡鹽原差御史。康熙七年、始兼差六部滿漢司官。臣查巡鹽不獨鹺政利弊。兼有舉劾地方官員、並察拏惡棍之責。應將六部司官停差。專差御史、以便責成。又查漢監察御史、俱系選授。嗣後滿御史缺出、亦應以部院官員內、選擇補授。下部議行
  • 壬子。諭禮部、祈穀之禮、大典攸關。康熙元年停止。今應遵舊制、于明年舉行
  • 以內秘書院修撰嚴我斯、為山東鄉試正考官。兵部主事虞二球、為副考官。內國史院編修周弘、為山西鄉試正考官。行人司行人吳守采、為副考官
  • 癸丑。改大寧都司學為保定府左衛學、萬全都司學為宣府前衛學
  • 甲寅。吏部議覆、原任吏部左侍郎折庫納、告稱向因不附鼇拜、致成仇恨、於康熙三年七月、無故降二級調用、康熙六年正月、補大理寺卿、三月京察、又無故降四級、永不許以部院衙門用。查折庫納、兩次降級、實為冤枉。但折庫納已經特授內國史院學士。所告之處、應無庸議。報聞
  • 吳喇忒鎮國公海色故。遣官致祭
  • 乙卯。定滿洲、蒙古、漢軍、鄉會試額數。順天鄉試、滿洲蒙古編滿字型大小。共取中十名。漢軍編合字型大小。共取中十名。會試、滿字型大小取中四名。合字型大小取中四名
  • 加贈故廣西左江總兵官左都督全節、太子少保。予祭葬如例
  • 刑部遵議覆、吳明烜前因妄奏水星出見、擬絞。遇赦獲免。今經復用、又於皇上前謊稱能推算南懷仁新法。及命制星儀、違限遲延。星辰等項、缺少舛錯。應照奏事不實例、杖一百、僉妻流徙甯古塔。得、吳明烜姑從寬免流徙。著責四十板
  • 丙辰。以原任太常寺卿班敦、為太僕寺卿
  • 吏部議覆、河南道御史餘縉條奏、請復銓司舊制。一定例、銓曹漢人非進士出身者不與、今舉人貢生、皆得入選。一定例、四司每省用一人、以周知通籍賢否。今一概引用、不分省分、或重或缺。一定例、每𡻕甄別、內升外轉各一人。今停止甄別、不復以名節自勵。一定例、銓部惟試差遣員外郎。餘無馳傳外省。今則鹽差關差、雜然並遣。一定例、吏部不轉別部。尊天官為六卿之長、則曹署亦與別部不同。今四司員外郎、與別部員外郎較俸並轉。以上五款、均宜更定。應如所請。從之
  • 工部議覆、河道總督楊茂勳、估計封邱𡻕修錢糧一疏、相應如議。得、河工每年修築、重勞民力、糜費錢糧。此皆河臣不親身料理、委諸下屬、吏胥包攬冒破、草率塞責、以致民生困苦。殊屬不合。嗣後凡修築處、務須堅固、以圖永久。若仍前弊、該管大小官員、定行重處不貸
  • 丁巳。上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宮、問安
  • 戊午。以正白旗二等精奇尼哈番碩塔、為鼇拜所嫉、於撥地案內、無辜革退、命復還原職
  • 免直隸行唐縣、本年分雹災額賦十之三
  • 己未。免直隸束鹿縣、本年分水災額賦十之三
  • 以輔國將軍額奇、為正白旗領侍衛內大臣
 卷之二十八 ↑返回頂部 卷之三十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