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子山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二 庾子山集 卷第十三
北周 庾信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屠隆刊本
卷第十四

庾子山集卷十三

   北周新野庾信著  明東海屠隆評

 碑

   陜州弘農郡五張寺經藏碑

蓋聞如來説法萬萬𢘆沙菩薩轉輪生生世界豈直

優波提舍祗夜脩多而巳哉是以熈連禪河質多羅

樹七處八會三淸四説皮𥿄骨筆木葉山花象負

所未勝龍藏之所不盡雖復銀凾東度金疉南翻秦

景遥傳竺蘭私記譬猶得海水之一珠不下崑山之


片玉若夫人雲𭰹藏師子雷音梵志往生聲聞說戒


雪山羅漢之論鷲嶺菩提之法本無極際何可勝言


弘農五張寺者南陽張元高寓居此地昔者千金之


族見徙五陵大姓之民移家六郡蓋其流也元高五


子負荷遺訓離經辨志竝是成名入室生光咸能顯


德加以尊承慧業敬受法門兄弟同居共捨爲寺伽


藍肇建卽以五張爲名是知城居趙信仍名趙信之


城殿入蕭何卽號蕭何之殿加以𧰼馬無恡衣裘是


捨春園柳路變入禪林蠶月桑津𢌞成定水平輿雖

盛豈可獨擅二龍扶風最良不得專稱五馬寺主三


藏大法師法映邑主洛州刺史張隆等財行法擅身


心罄竭兼化鄕邑道俗數千敬造一功德輪見成三


百餘部 雲書金䋲金撿削之蒸粟之簡裝酸棗之


珠竝入香城咸封禪閣坐堂伏檻羗非湘水之神綠


房紫的足擬㳟王之殿高掌西望長河北臨䁀氣常


浮爐煙咸起戸牖寥廓吹萬龍門之風梁棟峥嶸落


客河源之樹僧徒雲集不遠燉煌之城學侣相奔更


合華隂之市兩陜昔分實基王化二陵今阻翻馳羽


檄虞公屈産交亂風塵召伯甘棠凋零霜落雖復兼


能共治未遣渡河之獸烽柝是警實擾移𨵿之民是


以法王御世天人論道汲引四流周圓五怖故能調


伏怨憎消除結縛法水津梁得無砥柱之難香山轍


迹非復終南之險天子命我試守此邦墨竃未黔孔


席無暖纔臨都尉之境卽有樓船之役旣而南風不


競北道言旋幕府旣開邦君且止鄕俗𦒿老依然此


别屬兹法事湏余制文聊以課虛爲銘云爾


舍衛之國祇洹之園三明極地八會窮源連河競説

勝辨争論波提東度秪夜南翻非空卽色離有無言


逹人止是獨悟堇昏身雖繫鳥心避騰猿禪樓却月

義殿翔鵾𢌞風香蓋反露珠幡西臨砥柱東背轘轅


河鳴陽硤山響蘇門翔禽歌囀流澗絃喧度河餘獸


移𨵿舊村昔爲畿服今成塞垣城疑廣武地似煩樓

爟烽竝照𧰼馬單奔無鐘襲莒有雨圍原不資十方


誰釋三怨風傾地柱火及天元銀鈎永固金牒長存


封君馬首方事南蕃言從楊僕請謝劉昆

   周上柱國齊王憲神道碑

昔者軒皇受姓十有四人周室先封十有五國自爾

承基纂胄保姓受氏雖復千年一聖終是百世同宗

故知昔之東京旣稱炎漢再受今之周曆卽是鄷都


中興公諱憲字毗賀突恒州武川人也晉太康之世

據有黃龍魏孝昌之初奄荒玄莵太祖以百二諸矦

三分天下凾谷先登鴻溝大定功業如此人臣以終

公含章天挺命世誕生䧏太一之神下文昌之𪧐珠

角擅奇山庭表德儀範淸冷風神軒舉聳動廊廟光

華城闕未逾齠齓巳議論天下事人或曰是謂(⿱艹石)

一枝旁䕃數國長河一直自然千里風飈欲遠光景


將昇後魏二年封涪城縣開國公時年五歲也虹蜺


滿野是廢當途之高鸑鷟鳴岐實始維新之命國家


光宅受圖欽明秉曆大風初卷長沙始封周元年進


爵安城郡公食邑二千戸仍授使持節驃騎大將軍


開府儀同三司開府同於馬駿秩擬六卿驃騎等於


劉蒼位高三事宗子維城彼多慙色武成二年授使


持節大將軍都督益壽寧等二十四州諸軍事益州


刺史改封齊國公食邑萬戸公時年十有六王武子


以上將開府未滿立年荀中郎爲十州都督才踰弱


冠方之於公巳爲老矣加復營丘負海齊桓公受脤


之城岷山導江漢武帝求仙之地自非召陵孤竹聲


振沉黎豈得南至穆陵西登䅪石幸無白虎之患寧


待黃龍之盟卭筰畏威微盧仰德生爲立廟刻石頌


功成都有文翁之祀非謂生前漢陽有諸葛之碑止


論身後比之今日豈可同年而語哉保定四年與大


司馬蜀國公圍金墉城師臨洛浦則廣武營奔兵上


邙山則河橋路斷八川風俗五方名利鐵市銅街風

飛塵起天和元年徵還行雍州牧公以日月之明威


神其政漆沮旣從荆岐卽乂少陽用事路不喘牛仲

秋以殷民無驚水二年拜大司馬仍理小冢宰營室


殿軍噐太監天官以邦國爲基是司六典夏官以兵


戈爲主專謀七德是以噐械塡委旣包吳漢之功宮


殿崢嶸彌狀蕭何之法時以白露凉風務閑農𨻶督


兵三萬出自宜陽拔伏龍之城平姚萇之壘馬陵削


樹魏將路窮平隂聽烏齊師其遁天子冢弟禮絕羣


公仁義所往事資道德建德元年進爵爲王仍拜大


冢SKchar旦封於曲阜不廢居中劉交國於彭陽無妨


常從豈直周召二南竝居師傅晉鄭兩國俱爲卿


而巳哉匈奴突於武川爟火通於灞上公述職廵御


治兵朔方馬邑星飛龍城月動撓留犂之酒經畧不


前失燕支之山下馬而去東隣逆命反道敗德囚箕


子於寒庫罵文王於王門天子將有孟津之師召公


獨議公報以誕應天命克成厥勲昔者秦昭起師於


直問張儀晉武用兵於吳惟謀羊祐於是中軍無


帥僉曰有歸五年拜上柱國元戎東討給王鐵騎二

萬先襲太原斗建麾兵天離轉戰虎嘯風騰雲飛電


掩林胡棗栗詎得充饑晉陽荻蒿何能拒防又加王


精兵六萬長圍晉州然後六軍星陳萬騎雷動中權


始及前茅巳戰自爾卽爲前鋒橫行入鄴觀彼車絓


槐本馬驚旋濘積甲高昆陽之城尸封塞富平之水

莫不如彼建瓴同斯破竹一朝指揮六合大定是用


光昭下武翼亮中都足以攄祖宗之𪧐憤解生民之


怨黷方當待彼石閭部斯玉鼓經緯天地光華日月


旣而赤鳥夾日黃熊入𥨊實沉無祀桑林不祭宣政


元年六月二十八日薨春秋三十有四季友之亡魯


可知矣齊䘮子雅姜其危哉公噐宇淹曠風神透遠


璣鏡照林山河容納置樽待酌懸鐘聽扣聲動天下


光照四鄰武皇帝以介弟㦤親特垂愛友而密謀奇


策加禮敬焉常謂左右曰孔子云自吾有囘門人日


親其齊王之謂也用之作宰則萬方協和用之撫軍


則四表懾伏豈直臯繇爲士國無不仁隨會爲卿


無羣盗愛翫書籍敦崇禮樂管絃入耳則溪谷俱調


文雅沿心則煙霞竝韻養由百發落鴈吟猿應奉五

行綈緗縹帙雍容舉止抑揚談論當世以爲楷模搢


紳以爲𮜿範則少有壯志頗挍兵書玄水降靈穀城


授策飛風長柳月角星睂莫不吟誦在心撰成於手


所著兵法凡有五卷六韜九法不用吳起舊書三令


五申無勞孫武先誡可謂有忠孝焉有壯武焉不自


驕矜謙光下物宋人獻玉不貪爲寶百成子高守仁


爲富不謂以信致欺爲善非樂天年不享嗚呼哀哉


以某年月日塟於石安縣洪瀆川之里原隰悽愴埋


於盛德幾年丘陵摇落藴於才良永矣乃爲銘曰


悠哉朔方逖矣窮隂山連鳥道地盡龜林重黎業大


伯翳功𭰹胄其積德必有君臨太祖撥亂䘮君有君


功𢌞地軸策動天文猶臨赤水尙復黃雲諸矦八百


天下三分公之挺生寔惟天假翠微神降文昌星下


照於四國充於兩社舟檝江河棟梁華夏水通詞鋒


風飛文雅純𭰹之性義極天經忠貞之道事感百靈


君親惟一臣子惟寧忠泉出井孝笋生庭乃宰天官


爲國之輔是居上將爲天之柱乃聖乃神惟文惟武


策高開闢威移雲雨九宫神略三術謨明天離轉陣

月德𢌞兵黎陽水駭官渡山驚冀州旣載東原底平


溟波欲運弱木將危中峰岳斷半海鵬垂鳯沉丹穴


龍亾黑陂臨淄廢市東武山移千齡萬古英聲在斯


   周太子少保步陸碑


公諱逞字季明本姓陸吳郡人也君子至止旣紹虞


賔鳯皇于飛實興齊國南越使者解漢帝之衣西陵


將軍覆吳王之蓋曾祖載爲宋王司馬留鎭𨵿中赫


連之亂伏劎魏室黃河叅陵或亾追路烏江艤船更


無歸迹今爲河南洛陽人也高祖冠軍將軍滎州刺


史吳人有䧏附者悉領爲别軍自是官司擁鐸更爲


吳越之兵君子習流别有樓船之陣父政驃騎大將


軍儀同三司𢘆州刺史中都獻公太祖扶危濟傾經


綸夷阻報君之恥遠襲平原以高平霸業所基委命


留事𨵿中餽食非直滎陽之師河内供軍豈但淇園


之竹公秉照晉之靈降明神之德猛虎振檻七年不


驚羝羊觸藩九齡能𡭊諸兄以公先君愛子稱之曰


仁推而襲封雖復季未大成之心守節旣遭燻穴翻


從壓紐太祖初封咸谷始合諸矦以公詞令叅謀機

密故得戎政克宣師言無漏賜姓步陸孤氏委鹿輅


而論都入鴻門而舞劍方之吹律綽有餘榮出身羽


林監輕車將軍除尚書右丞官聯會計務殷平凖水


衡貫朽常平粟紅授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增邑千戸㝷遷駕部中大夫領兵部中大夫領蕃部


東京𪔂實先加鄧隲之勲西晉官人多用山濤之啓


豈若五王登朝必司賔主之禮六龍御轡取定鸞和


之節御正以官觸父名不拜會稽有王會之名其子


不爲太守博陵有王沈之封其兒不爲刺史遷驃騎


大將軍開府入掌納言治司宗伯又爲軍司馬軄居


常伯勤問於南宮位𬋩王言連官於北斗豈止郊天


祀地龍門嶰谷之聲賛鼓頌旗白露凉風之月闇夜


有人餉羅數十匹公閉門不受行人干觸具以聞奏


朝野稱之太尉楊震直推故吏之金凉州張奐高揖


故人之馬淸畏人知我無慙德齊國通和封人受使


以公有出境之才見命張檀之禮旣珠盤㰱血定楚


國之連名𠤎首登壇反齊人之侵地是謂使乎國稱


光國久輔公矦五陵鐘𪔂桐街柳市塵起風飛乃授

京兆尹增邑通前一千六百戸餘官如故上林兵息


蘭池盗静不學王陽平生鑄金之術未同張敞終日


章臺之遊家僮暮行還得遺錢於道并白絁十匹公


訪得其主卽以還之見金於路指以示人得錢於道


留持掛樹方之今日異代同風俄遷司會治小司馬


重揔六軍再操八柄考績入於歲成論功書之年表


尋授宜州諸軍事宜州刺史露冕觀風停車待雨百


城解印憚朱穆之威千里相迎受王基之德曾未朞


月被勑追還眷眷吏民不無河内之請依依故老實


念黎陽之别少陽養德前星守噐尊師讓齒必俟賢


能乃授太子太保方之劉寔道高於太邦譬以山濤


榮𭰹於小輦本有消渇之疾常餌金石自理舊疾微


增奄捐 --捐舘舎茂陵之下不留封禪之書校尉之營惟


餘服食之噐嗚呼哀哉春秋四十有七建德二年


月十一日也天子以大臣之䘮躬輟聽訟東朝以師


傅之尊親臨攅祭詔贈某官謚某公禮也以今三年


正月十日塟於京兆之高陽原夫人郁久閭西遇王


SKchar受敬肅㳟言容令淑有聞箴㸑無廢紘綖爰在盛

年先從大夜今節婦開墳松栢巳拱季孫成寢丘陵


始同况復圖𦘕賢妃方在甘泉之室瘞埋才子卽用


高陽之原公儀表外明風神内照噐量𭰹沉諧基不


測事君惟忠事親惟孝言爲世範行爲士則留連墳


素怊悵文詞霜府錄於尚書天官緫於司會出入匡


賛常帶數軄身具六龜腰𢘆四綬陳平密謀旣非天


子所見荀或上策又非諸矦所聞其爲郡也惟取赤


土封書其爲州也唯以青鹽換粟留家則千樹無資


遺子則一經而巳嫡子操至性過禮純孝不遺墳前


之樹染涙者先枯庭際之禽聞悲者則下銘曰


山連日觀水枕滇機富春沙起開陽柱飛大夫屈節


將軍振威南越受吏西陵解圍昔我列祖垂翅秦中


白馬無路烏江不通笛吟鄕里琴哀土風營州𢘆州


擁旄世載壯節𣃼矜人雄關塞直河穿趙平雲臨代


生謂立功没爲留愛䧏兹岳瀆誕此貞明祥符雲氣


慶合星精宮帷定策殿柱書名忠泉暗漏孝笋寒生


世屬殷周時逢楚漢天下三分鴻溝一半以我明略


來叅匡賛日乃再中天成兩旦遞叅三事歴副六鄕

天師光宅地載謨明春官定禮夏官治兵䜟言黙識


温樹無名謙㳟周密言行無乖忠公兕殪隂德虵埋


軍國紛總部領瑱堦馬不入廐金不入懷具瞻惟德


高山惟仰甲觀初登龍樓初上東國桓榮西京疎廣


年齡俄頃風電相摧銘旌兩沒池柳雙𢌞焭焭㣧子


御疚衘哀身彰野火心懼天雷日月其除榮終哀始


馬歸司𨽻書還太史曆𡭊天星墳連地市山勢接飛


松形蓋起德音無絕平原忽矣


   周大將軍崔説神道碑


公諱說字某博陵郡安平縣人也昔者華陽之野䧏


龍首之神烈山之都啓龜文之繇匡周則盟津有㑹


佐夏則龍門始鑿西遊則起家秦相東人則載世齊


卿備乎史籍可得言矣祖辨中軍將軍定州刺史父


楷鎭北將軍司馬烈矦竝厲風霜俱張鋒頴邸史疉


迹官曹凛然是謂鮑恢都官百城振懼葛豐握節京


師歛手公特禀英靈偏鍾山岳雄姿俊茂睂目疎朗


觀虎於檻齠髪不驚稱𧰼於船勝衣能𡭊至於拉虎


覊熊摧斑碎掌忘歸繁弱落鴈吟猨故得氣蓋𨵿中

威申河外解褐領軍府錄事轉諮議叅軍時當𡍼失

御政在權門始論凾谷之兵卽起韓陵之戰太師賀

拔勝作牧西荆公爲假節冠軍將軍防城都督及南

陽失守卷甲奔梁樂毅覊旅猶思燕路陳軫愴悽終

戀秦聲幸値和隣言歸舊國授衛將軍都督封安昌

縣開國子食邑三百戸弘農克復沙𫟍揮鋒進爵爲

矦增邑并前一千一百戸信珪則更受司勲穀壁則

還輪典瑞鐵馬有河橋之戰戈船有汾水之兵除京

兆太守移民下邑未學邊韶走馬章臺不同張敞遷


帥都督持節撫軍通直散騎常侍大都督尋遷使持


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都官尚書定州大中正五


曹奏事有朱穆之忠九品論人見楊喬之直改封安


國縣矦益邑合前一千四百戸賜姓宇文改名爲説


漢王改婁敬之族事重論都魏后變程昱之名恩𭰹


捧日遷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竇憲連


官單于之寶𪔂可致張寛固位渭橋之流星可識司


木七工旣掌丘陵之賦司會六典乃均邦政之才居


官得人於斯爲盛進爵爲公改封萬年縣通前二千

四百戸除隴州刺史都督隴州諸軍事隴坻路遥秦


川望遠鄧仲華之不去馬文淵之願歸尋除凉州刺


史總督河西甘SKchar諸軍事地似伏龍城如飛鳥燉煌


實錄宛在胸襟玉門亭障無勞圖𦘕有馬如羊不以


入廐有金如粟不以入懷柱國齊王今上之介弟龔


行薄伐問罪河陽以公爲行軍長史叅謀帷幄中軍


之司旣舉魏絳上卿之佐實用荀林以公方之差無


慙德除使持節大將軍大都督崇德安義建忠九曲


安樂三泉伏流周張平泉固安蠻通俗凡十三防禦

熊和中三州黃蘆起谷王晏供超牽羊温狐交河大


嶺避雨木栅寺一十戌諸軍崇德防主宜陽上地更


有秦兵熊耳山前還逢積伏用是連營凾谷獵𮪍黎


陽威振兩河名陵三晉改封安平縣公淮隂一國韓


信之故人戸牖萬家陳平之鄕里公此衣錦足爲連


𩔖建德四年正月十日薨於長安之永貴里私第春


秋六十有四詔贈敷延丹綏𢘆五州諸軍事敷州刺


史謚曰莊公禮也卽以其年二月二十四日塟於京


兆平原鄕之吉遷里北陵追遠大司馬有賜綬之恩

西京贈行冠軍矦有詔塟之禮嗚呼哀哉世子儀同


衍生事以禮死塟以禮愛親有王祥之孝同氣有姜


肱之睦百行之本於斯備焉况復松檟𭰹沉旣封靑


石之墓丘陵標榜須勒黃金之碑乃爲銘曰


華陽之神厲山之祖鳯野匡周龍門佐禹日浴溟池


山浮海浦甫穆覇國營丘樂土胤斯宗邑承此壤王


移封東武就君安陽中軍節目鎭北鋒芒啇飈獵草


電火驅霜公之輪煥繼體貞幹儀表丘墟風神墻岸


孝有至德忠能臣贊不廢横琴無妨歌案旣班三事


又貳六官衞靑受詔韓信登壇長城馬窟廣武兵欄


軍吏無犯營民不寒乃用六謀乃論三策城壘向背


星辰主客劒起沉犀弓開仗石楚后讓盟秦君還璧


百齡危脆千仞摧藏諸矦地裂邊將星亡輕車騎士


玄甲黃腸社如齊地廟似桐鄕銘功賛德碑闕相望


   周大將軍司馬裔碑


公諱裔字遵胤河内温人也昔顓頊之命始則南正


司天重黎之後又以義和掌曆夏陽適晉得隨會而


同奔東海避秦與毛公而俱隱其後金行受命玉笥

南遷帝系極於東圖中朝至於江表曾祖楚之晉太


傅錄尚書楊州牧會稽文孝王之次子元顯之幼弟


也元顯見害之後桓玄篡逆之初爰自齠齓客身屠


釣河内道左抱劒長號代郡城前慟悲靈祭江淮志


節之士汝潁風塵之客感激一言咸多依附旣而雲


生伏龜星出鯨魚太白經天蚩尢映野公乃收合餘


燼泣血登埤臨武牢之𨵿據成臯之坂擁衆萬家歸


於魏室魏明元皇帝遥授平南大將軍荆州刺史襲


封瑯琊郡王尚河内公主命王承制從賔國之儀于


時宋兵慿陵旗鼓侵逼虎牢不封金墉無援魏太武


皇帝授王使持節侍中安南大將軍開封儀同三司


給前後部鼓吹兄城啓行志雪𡨚恥登壇慷慨三軍


掩泣黃河漕粟巳出石門仕馬連旗將臨野坂旣而


雲中柝起代郡烽燃反斾南轅途窮北略贈征西大


將軍都督梁益秦寧荆兖青豫郢洛十州諸軍事楊


州牧司徒謚貞王祖金龍封瑯琊鎭西大將軍儀同


三司吏部尚書贈司空謚康王父悦鎭南將軍豫州


刺史漁陽莊矦以荆河刺舉時値亂離釁起蕭墻遂

終非命公遺腹載誕流離㓂逆複壁襁負𭰹山擁樹


程嬰之匿趙武從役家臣王成之藏李爕爲傭酒市


遭大夫人憂苦草墳塋以終灰 -- 灰 燧形骸毁瘠逾於䘮


禮年十有五始幹家事楹前鑿柱卽取遺書石上開


松仍求故劒出身司徒府叅軍除中堅將軍員外散


騎常侍値魏室多難所在𤇺起孟津以北無復封畿


嵩山以南卽爲鋒鏑公建議脩武立栅温城凾谷西


封河橋北斷長亭籍馬竝入武城百里祖車咸輸温


縣太祖文帝締構𨵿都經綸夷阻招携以禮懷遠以


徳馬文淵之擇主去隴坻而歸身竇周公之入朝在


河西而奉詔大統七年蒙授平東將軍北徐州刺史


十年河内故義四千餘家願立忠誠須公衣錦乃授


使持節領河内太守加前將軍懷州拓境兩鎭奔波


柳泉轉戰三城授首十三年太祖召山東諸立義之


將能率衆入𨵿者有加重賞公率先而至領戸千室


卽以爲封固辤不受其菽粟之賜或以指囷馬牛之


賞將同量谷朝廷以華陽西極漢水東流歎孟逵之


奔兵怪劉封之失策魏前元年移鎭漢中除白馬城

主領華陽郡守者昔稱導𣻌今聞上瀦烟沉氷井雨


歇雲門其年授大都督加散𮪍常侍柱國蜀國公開


金牛之道通牧馬之𨵿公卷甲北塞懸車束馬遂得


䇿預葭萌勲叅綿竹封龍門縣開國子蒲州刺史仍


領新州尋授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大中正


隆周授圖天保大定以公才望仍爲舊臣遂乃義𭰹


追遠恩隆繼絶卽改封瑯琊縣公邑五百戸仍遷驃


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都督巴州諸軍事巴州刺


武成二年被勑赴援信州魚復道阻屢却岑彭荆


門水急幾沉吳漢公乃月峽先登瞿唐直上天子以


公操履忠勤儀刑亮直乃徵爲大御伯㝷轉大御正


邑一千一百戸樞機近侍出納絲言所謂多識舊章


殿中無𩀱者矣四年大將軍東討公所領義衆先守


枳𨵿授都督懷州諸軍事懷州刺史SKchar師張幕河陽


牧馬雖接戰於富平巳連營於官渡五年詔追還拜


始州刺史更封信州賊山彰尋寶渝恃險峽路五尺


絙釣纔通縣水三門橋飛濟渡旣而風行草SKchar谷静


山空前後平十一城𫉬九千餘口馬歸平樂金輸人

天保二年除信州刺史都督信州諸軍事朝發白

帝暮𪧐江陵氣振巴丘之兵威警建平之戍五年遷

潼州刺史益州柱國公䧏帝子之重鎭天井之星延

閣擬於叢臺岷山方於代郡公仰禀雄謨叅謀遠略

故得身預舞陽之功位極長平之寵六年授使持節

大將軍大都督西寧州諸軍事西寧州刺史方欲關

沬若徼䍧牱見夜郎之候習昆彌之戰而飛鳶墮水

馬援去而無歸金馬騁光王褒行而不反嗚呼哀哉

七年正月十日薨春秋六十有五詔贈使持節大將


軍懷邠汾晉四州諸軍事懷州刺史夫人襄城公主


魏憲帝之曾孫趙穆王季女王姬肅㳟䄖翟禮典四


教競莊三星令淑有光隆慮之賢足表平陽之盛生


則從夫以秩死則同穴以禮建德元年八月十二日


合塟於武公三時原大夫墓樹以栢諸矦墳高於雉


于嗟滕公來居此里詔謚定公禮也公資忠履孝藴


義懷仁直幹千尋澄波萬頃逢蒙射法力牧兵書星


辰高下之占風雨逢迎之氣故得師出以律天幸將


軍者也至如官曹案牘未常煩壅戎馬交馳不妨餘

裕足使四岳彌峻三台更明在朝四十一年身經一


百餘戰凡任四郡歷八州未嘗以貨殖經懷去如始

至渭南千畆之竹更懼盈滿池陽二頃之田常思止


足身歿之日家無餘財素車白馬狹室崎嶇黃腸玄


甲堦庭仄陋有詔冬官爲營𥨊室朱邑祭酹無所漢


后是以賜金陳表妻子露立吳王爲之開舘嗚呼哀


哉世子侃孝家忠國楊忠顯親是以勒此豐碑懼從


陵谷殖之松栢不忍凋枯銘曰


欽若曆𧰼平秩寅賔少梁奔華地入咸秦族夷興馬


書窮𫉬麟玉鏡云始金行乃搆𧰼浦通𨵿龍沙開候


上糝石起河陽水𨷖五馬南浮三星東𪧐太傅作牧


奄有江沲司徒避辭承制荆河南勞推轂猶思枕戈


龍楳被野蒼哭凌波莊矦季年禍機相接誕公遺嗣


崎嶇懷挾山竄趙武家藏李爕伍貟道阻燕丹路遥


南奔楚塞北避秦橋水流登壠寒風度遼有功都䕶


則重嫖姚懷書上馬習禮從戎陣圖六甲兵占八風


藏松寶劒射柳琱弓推誠賈復屈節亷公八翼頻飛


六循亟秉勇此仁義行兹寛猛持印山開沉黎盗静

取甲無丘均田不井懋功賜爵上將賞官軍中受詔


塞外登壇方屠叅合更鏖臯蘭渝川毒水𭶚道灾氛


地亡都尉灘悲使君谷寒無日山空足雲北風吹旐


秋霖泣軍遣奠雙設銘旌兩布泌水同墳平陽合墓


悲哀嗣子攀號靡訴慟甚風枝悲𭰹霜露自此何世


從斯幾年麒麟欲𨷖華表中燃地形樓起松心蓋圓


茫茫丘壠代代英賢


   周柱國大將軍拓拔儉神道碑


蓋聞放勛立而羲和昇重華登而元凱用思皇多士


旣成西伯之功俊德克明乃定南巢之伐是知惟賢


非后弗食惟后非賢弗乂若夫君臣一德啓心沃心


見之昌寧文公矣公諱儉字慶明𢘆州高陸人也北


岳天孫之星燕河帝子之國故多奇節甚茂華風高


闕圖南二王齊軫長城拔本十族分源高祖太尉北


平王光輔五君允𨤲百揆𢘆衞旣從淮沂其乂祖豹


龍驤將軍𢘆州刺史常山刺舉非無取代之符龍驤


緫戎或似平吳之號父戫年止弱冠榮終解印公以


五常藴智六氣資德乘天則策馬秉靈䧏神則牽狼

應象直心於物水火恬然無負於天雷庭不懼冨貴


自取豈資唐舉之言聲名有聞無勞李膺之識年十


八解褐員外散𮪍侍郎尋授輕車將軍羽林監太祖


文皇帝駕馭天綱苞羅英傑選公才德光佐中書諸


葛亮之西歸玉壘成三分之業管夷吾之人仕葵丘


有一匡之功天水𭶑羗漁陽群盗乃遷秦州刺史長


史防城大都督封信都縣開國伯三年滑州蟻聚保


鄣沉命靡旗亂轍乘𣲙渡河丞相大行臺授假節撫


軍行滑州刺史大統元年授持節東夏州刺史加散


騎常侍郅支抱馬如聞耿秉之戰單于願識似畏王


啇之威五年遷使持節鎭東將軍都督東北三夏州


諸軍事西夏州刺史增邑千戸改伯爲公旣而江漢


遼遠車書寂寞蜀主的顱未出檀溪之水秦王飛雉


猶向南陽之城六年以公爲使持節都督三荆三襄


南雍平信江隨郢浙一十二州諸軍事荆州刺史東


南道行臺僕射楚城隣境實有讓田吳人𡭊營無妨


贈藥部内屬城爲人所訟公遂集文武肉袒自罰兄


弟不讓延壽貴躬吏民有過翁歸引咎天子異之璽

書勞問贈賄加幣王人接踵大丞相書云此之美事

耳目之所未經歎賞無極故遣專使公善於撫馭長

於接引山藪無棄苞苴不行示人赤心與人顔色盗

不敢發民不忍欺至是將挍𦒿老於州城之南起淸

政之樓勒賢臣之頌杜鎭南之作牧當世樹碑竇車

騎之臨戎生年刻石方之今日彼獨何人于時戸口

日增荒萊畢墾華實紛敷黔𥠖茂豫但恐衮軄有闕

待公而補𪔂飪未和須公而正是以漢民隂望荆南

𣏌梓竝皆上書詣闕連名乞留河内之借冦恂更慙


謁帝交州之請士爕還著上表九年授車騎大將軍


儀同三司十二年除大行臺尚書仍爲大丞相司馬


以公識度嚴明志節淸儉遂改公名儉字慶明非關


書月詎待看碑幸得千畆不同二山無廢十三年加


開府餘官如故十四年除尚書右僕射加侍中進驃


騎大將軍居上星執法在文昌之位以公才望兼而


有之十五年更除東南道行臺僕射都督十五州諸


軍事行荆州事十六年大丞相總十六軍尅淸河洛


公又中分麾下叅謀幃幄高選霸僚公爲長史其年

加都督南道三十六州諸軍事餘官如故南陽文學


更遇王基章華衮衣還迎郭賀昔日伐蜀之謀張儀


與秦昭計合平吳之利羊祜與晉武意同太祖始定


成都卽有江陵之志公密獻其策懸符𭰹㫖糧運久


積梯衝立備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遂得席


捲三荆此又公之勲也詔賞奴婢三百口太祖與公


書云由公立計果何所謀公頃自鎭江陵以安蜀地


後魏二年改武川昌寧郡開國公歷陽居民非惟景


丹之封曲逆戸口豈但陳平之國其年授大將軍太


和之中曹眞於府内受册元封之末衞靑於軍中卽


拜公之此比綽有餘榮詔曰吳人未復湏𦔳謀謨今


使梁王兵馬受公節度三年加都督東南道五十三


州諸軍事增邑萬戸維周革命光宅欽明作貳大官


允諧邦治元年授小冢保定二年治蒲州刺史檢


挍六防諸軍事四年治襄州仍授柱國大將軍餘官


如故秩登四岳階平六府豈不功重昭陽名高蔡賜


控馭五十州風行數千里拔園葵而去織婦無三惑


而絶四知一室之中未免虛白日膳之資三杯而巳

詔乃賜繒綵一千段粟麥二千斛天和元年陜州刺


史都督八州二十防諸軍事解荆州總管餘悉如故


路出王宮城臨河曲戍淸陜右高視棠隂部領宴煩


晦明爲疾天和四年謝病故京薨于私第春秋七十


有八鑾蹕降臨軒懸轍樂九旒龍斾之錫三河騎士


之送詔贈太保凉夏靈銀長原河鄯甘SKchar十州諸軍


事凉州刺史謚曰文公狀貎丘墟風神磊落玉山秀


立喬松直上烟霞之涯際莫尋江海之波瀾不測少


遭荼苦在山服終攀栢樹枯侵松獸死盡忠事國竭


力從政其門如市其心若水奇策密謀具僚仰止忠


貞亮直明主敬焉至如風后隂陽之占力牧星辰之


度魏公子之兵書李將軍之射法莫不成誦在心取


爲時用居常服翫或以布被松牀盤案之間不過桑


柘石𪔂遺令山陵一無所用公私贈襚竝不得受止


依太祖陵側無忘事君墩等兄弟竝至性善居䘮號


墓墳埏奉遵遺訓是以䘙靑之塜仍陪漢武之陵管


仲之墳卽接齊桓之墓天和六年天子以四海未寧


三方𪔂峙有懷將帥之志言念封疆之臣旣畵雲臺

乃題麟閣更贈公爲鄶國公邑五千戸追崇列辟事


極神魂再改銘旌恩隆封墓公在民留愛身後見思


𠮷日良辰郊祠野祭儀同趙超等六百九十七人表


求立廟陳請𧰼魏有詔許焉桂棟杏梁緑墀靑𤨏按


歌會舞鳳蓋電裳南浦送而行雲東風飈而零雨是


知漢陽郡前非徒武矦之廟臨淄城下豈獨欒公之


社嗚呼哀哉乃爲銘曰


道鍾屯剝世屬雲雷地軸左轉天𨵿北開客車周室


繫馬秦臺乃齊七政爰答三才烈祖爕諧九龔梁棟


取才逢獵求賢入夣匡賛官雲謀猷紀鳳律定公族


珪分軄貢乃惟嗣德寔秉英靈身圖斗𪧐靣繞樞星


靑衿敬業童子離經信陵虛右干木分庭忠孝純深


樞機周密孔光不言曹參勿失温席扇枕承顔悦SKchar


凍浦魚驚寒林笋出肅肅風政沉沉噐局直似貞筠


温如瑞玉淸不置水明非舉燭馬願如羊金湏似粟


上將克昇元戎旣序夏陽三㨗夷陵一舉慿軾下齊


凌江入楚𪔂反歷室鐘歸大吕六卿咸事天官是司


二南作伯棠隂實治淸風有頌綠竹聞詩贈行之册

超然帝師昔侍蘭𫟍今陪杏林死生契濶無違一心

風雲積𢡖山障連隂陵田野寂松逕寒𭰹夏嬰之隴

喬玄之墓馬見千年車囘三步左無長樂前非武庫

直望高碑增悲行路










庾子山集卷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