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止內戰大同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5月25日全国商会联合会,上海市商会,银行公会和钱业公会联合通电全国,发起“废止内战大同盟”。同盟章程十条,其中第二条说的是废止内战运动的方法,共分三个步骤:

  (一)平时发表文字或演说,宣传内战的罪恶。

  (二)如有政治纠纷发生足以引起内战时,本会应劝告双方信任若何民意机关(正式国民代表机关未成立前,法定民间职业团体可替代之)调处之,任何一方不得以武力解决。

  (三)不幸内战竟发生时,本会团体会员及个人会员应一致拒绝合作,更得采用和平适宜方法制止之。

  这个通电发表后,北方舆论大体赞成,但也有很悲现的论调。如北平《晨报》5月28日的社论,对于上列三项方法,都很怀疑。第一项宣传和平,《晨报》认为“几上空论”;第二项调解办法,“亦与第一方法,得同一结论”。第三项不合作及制止方法,《晨报》认财阀拒绝合作为比较有效,但“仅赖此一法,尚未足以止战”。

  《晨报》的结论是:

  今日我国所需要者,不特断绝内战祸根,且当消灭敌对状态。……欲求取消敌对状态,只在政治上谋其公正与光明而已。而公正光明政治之实现,则有待于全民之奋斗。……倘不求内战之根源,而谋长治久安之道,则内战既未得苟免,而国难亦无可挽救。

  这种批评自有他的立场,但我们不应该因为一时没有根本治疗方法而就菲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废止内战的运动并不是反对“公正光明政治之实现”。我们都会说:没有公正光明的政治,内战必不能完全废止。然而我们也可以说:内战不断发生的状态之下,也决没有公正光明的政治可说。这是一串连环套,在文人笔下颠来倒去,永远解不开。但在事实上,这种连环套,止有学那位齐国君王后一锤敲碎玉连环的方法,敲断的一点就是解决的一点。今日东南人士的发起废止内战运动,也不过是认定这连环套上的一个起点,想唤起全国人的努力,先击破这一点。这正是中国政治具体化的一个好现象。不然,我们只好高谈“根本解决”,“全民奋斗”,“长治久安”,而这一整套的连环终没有解开的希望。

  我是赞成这个废止内战运动的。我赞成这个运动的第一个理由是因为这个运动的发起可以代表国内财阀商人的一种新觉悟。内战不全是军人造成的,是有钱阶级和有枪阶级合伙造成的。此次上海的商业和银钱业的领袖,从切身的痛苦和耻辱里得到一点点悔悟,公然宣言他们愿意用“拒绝合作”为制止内战的一种方法,并且宣言“更得采用和平适宜方法制止之”。所谓“和平适宜方法”,我们希望他们老实指出即是罢市罢工的手段。倘使南北各经济中心的商业银钱业领袖真能有这点“一致拒绝合作”的决心,再加上民众的援助,我们相信内战发生的机会应该可以消除不少。

  但这一点并不是我赞成这个运动的主要理由。我相信这个运动可以造成一种道德的制裁力。近几年来,大家滥用名词;明明是内战,偏叫做护什么的革命,或叫做倒什么的革命。炮火停息之后,人民死伤了整千整万之后,半年一载之后,当日机关枪对打的仇敌又早已携手合作了,当日共同作战的文武同志也许又早已分崩离析,准备第二次机关枪对打了。大家回头想想,究竟打倒了谁?究竟拥护了什么?究竟解决了什么纠纷?究竟革了什么的命?现在这个废止内战的运动,只是要人把拳头叫做拳头,巴掌叫做巴掌,内战叫做内战。凡用武力来伸张私人或党派的意见,凡用武力来谋政治纠纷的解决,凡用武力来压迫铲除政治上的异己者,都是内战,都是应该废止的。这种心理本是多数人所同有,只是在那党政军三位一体的压迫之下,人人敢怒而不敢言。直到外患来临,国家遭了最大的耻辱,人民才敢出来公然宣告内战是罪恶。这虽然是太晚了的觉悟,然而这点觉悟究竟是一大进步。我们应该积极抓住这个因外患而痛恨内战的心理,造成一种有力的道德制裁。悲观的人们也许要嘲笑“道德制裁”的迂阔无力。但我们试看“九一八”事变发生以来,中央政府曾陷入最弱最穷的危急状态,然而各方的土皇帝和军人政客至今还不敢公然开始内战,并且曾有几处的军人声明不再参加内战。这里我们不能不承认一种无形的道德制载的力量。今日的废止内战运动即是继续扩充这半年来因国难而兴起的道德制裁,要使他成为有形的,有组织的,自觉的权威。如果我们受了此番大耻辱之后,还不能造成全国一致制止内战的道德权威,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真成不可救的了!

  最后,我们也感觉大同盟章程列举的方法很有可以讨论的余地。5月27日天津《益世报》有一篇赞成废止内战运动的社论,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今日希望废战运动成功,根本即须设法免除武力维护政权,武力争夺政权的事实。在此点上,唯一方法即在建设和平方式改换政权之政制。今日倡废止内战大同盟的人即应彻底认清目前的政治环境,在今日局势下,和平方式改换政权之政制是否已经存在?

  其实大同盟的发起人早已认清了在目前局势之下完全没有和平方式改换政权的政制,所以他们想暂时用那现有的民间职业团体来作调处政治纠纷的机关。我们也承认只有早日走上宪政的路才可以根本免除用武力攘夺政权的内战。在宪政实行之前,我们希望废止内战运动应该努力做到这几件:

  第一,大同盟应该要求那些曾经表示不参加内战的军人加入这个运动。如十九路军,在日本发难之前就表示不肯打广东。我们希望陈铭枢先生们能扩充这一点不肯打广东的志愿,进一步作军人反对内战的大运动。

  第二,大同盟应该忠告现在掌握政权的国民党至少要先在党内建立“和平方式改换政权”的制度,不可再年年火并唱武戏给党外人喊倒好了。

  第三,大同盟既有用经济不合作来制止内战的决心,应该同时做提倡裁兵的运动。每年花三万多万元供养的军队,一旦国家有危急,不能守土,不能抗敌,或者发慷慨激昂的通电而不肯受政府的电调赴援淞沪:这种军队除了内战杀同胞之外是别无用处的。

  第四,大同盟应该督促政府早日实行宪政,因为只有法律的解决可以根本替代武力的解决。

  同盟章程第三条说:“本会除专为废止内战运动外,不得为他种之行为。”我们提出的这几点大概不能算是“他种之行为”罢?

  (原载1932年6月5日《独立评论》第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