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僉憲去惡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廣東僉憲去惡碑
作者:劉鶚 元
本作品收錄於《惟實集

惟皇元混一區宇,幅員之廣,曠古所無。廣東一道,北界梅關,南踰桂海,去京師遠在萬里外,山海茫昧,習俗險悍。聖朝推一視之仁,必選碩德重望、忠良正直之臣,居風紀之司,以察貪邪,以除凶惡,而後吾民得以享太平之樂,躋仁夀之域。天祐我民,登崇俊傑,僉憲李公、僉憲周公俱發身胄監,以明新之學,而施於有政,敭歴中外,所至聲譽卓卓。其爲監察御史,皆犯顔敢諌,糾劾不阿,權貴側足正心。己丑秋,來僉廣東憲。次年春,監司、憲副相繼以疾去。二僉憲公同寅協恭,振舉憲綱,一新風采,德威所被,遐邇肅清。時有前兩江道宣尉副使梁祐者,南海逢村人。其父以膂力補官,以兼并致富。祐冒以軍功,官至四品,聯婣貴官,交結當道,有司多出其門下,百姓畏之如虎狼。多造戰船,私積軍器,分布爪牙,招集凶惡,令爲盜於海洋,掠田禾於鄉井,而坐分其利。他人之田産,占爲己業,他人之妻女,占爲已有。廣東七路八州之民,被其毒害,無可申訴,根盤蔓結,垂五十年。適有訴其妻之兄弟劫贓鈔者,下有司鞫之。於是,被害之民,皆如天日開明,非復前日。告梁祐不公不法者百二十餘狀,二公協議曰:豺狼當道,安問狐狸?嚴督郡縣推問。不旬日,悉得其罪之實,并其惡黨,皆置之獄。廣東之民室家胥慶,懽忻鼔舞,歌謳載道。非吾二僉憲正直之德、神明之政,安能除積年之元惡,易猶反掌也哉?以二公之雄才直氣,此特其餘事。而廣東之民感恩之深,如拯之於水火之中而已。他時居廟堂之上,論道經邦,亦將垂紳正笏,措天下於泰山之安,以大慰蒼生之望。則二公之事業,又非特止此。李公名藻,字子潔;周公名驤,字從進;皆分巡南雄,有惠政。故各願記其去惡之實,以傳不朽,且使爲惡者知懼。詩曰:

   皇元天啓,文運以昌。
   篤生英傑,爲國之光。
   蹈德泳仁,同陞上庠。
   雲錦炫爛,霞珮頡頏。
   發於事業,絶俗殊常。
   持節來南,斧繡斯煌。
   慶雲景星,烈日秋霜。
   嫉惡如仇,視民如傷。
   爰有大憝,謀心匪臧。
   磨牙吮血,長蛇虎狼。
   下民吞聲,忍受其殃。
   明明僉憲,厥怒斯赫。
   垂五十年,孰養其慝?
   發摘姦邪,迅雷有虩。
   曾不踰旬,天褫其魄。
   嶺南千里,垂髫戴白。
   歡聲載道,感恩懷德。
   僉憲何心?降罰自天。
   匪天降凶,自速厥愆。
   恩波洋洋,凌江水長。
   勒此頌詩,永永弗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