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僉憲張公生祠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廣東僉憲張公生祠記
作者:劉鶚 元
本作品收錄於《惟實集

惡者天下之所同惡也,知惡之而又能去之,非仁者能之乎?夫仁者,公足以忘私,明足以燭理,勇足以配道,義無徘徊顧忌之心,有勇往直前之氣。如疾風迅雷,長江大河,沛然莫之能禦。故其去惡,易若拉朽。古之人有能行之者,漢之直指使張綱是也。當其拜命初,埋輪都門曰:豺狼當道,安問狐狸?首按大將軍梁冀,高風千載,至今凜然。而千載之下復能行之者,廣東僉憲張公,正其人也。昔公之在閩海也,首芟巨蠧。及分部泉、漳,貪汚之去者八九,望風解印綬者五六。今移次廣東,奸貪之徒膽落神泣。後嘗分部潮、惠,猶閩海之泉、漳也。公慨然不疑,使車之行。至増城,有鄧簿尉者循,海之獠寇也。朝廷招以是官,到任二三年,稔惡如舊。與其黨羽七十人,布在左右,散之上下,以爲腹心爪牙,每出入輒操兵自防,慢侮同寅,殘傷百姓。恣其貪暴,猛如豺虎,咸側目重足,莫敢誰何。循是毆擊其令尹,上司恐激他變,亦復爲之羈縻,以待其自斃。公下車,畧無所顧忌,按其奸狀,悉械繫其爪牙,復遠捕之至官。罪狀既明,下獄,既而枝斃之者,亦過半矣。上下驚愕,公乃遣使者馳其罪狀,循海洞獠,咸叩頭震恐,各求以自新。於是,民乃謐寧。民之謳歌盛德,歡動天地,争願留公肖像,立生祠於邑,以報公。邑令尹李習,又從而成之。嗚呼!以大將軍視簿、尉,固有霄壤之不侔,而其惡一也。然大將軍雖跋扈,終處於朝廷之上,紀綱法度臨之在上,質之在旁,違之者名爲不道,拒之者是爲無君。故使者一言,誰敢復抗?若簿尉則不然,簿尉雖微,然僻處遐荒,去天萬里,禮樂之不知,法度之不聞,喜則人、怒則獸,苟乗風一呼,亡命畢集。若湖廣左轄亦陷没於賊,又安識所謂部使者乎?部使者苟有徘徊顧忌之心,無勇往直前之氣,則此惡不成擒矣。故按大將軍易,誅鄧簿尉難。予以爲僉憲之功,不在漢使者下,然則僉憲亦仁矣。某忝居治下,極切贊襄,且以爲公論自吾儒者出,於是,忘其卑陋,謹獻頌曰:

   禮樂之興,行將百年。
   光嶽既翕,曰維生賢。
   維賢之生,好善惡惡,本乎天性。
   風采肅肅,着於朝端,不怒而威,不冰而寒。
   有守有爲,有綱有紀。
   天子有旨,拜公御史。
   公拜御史,無忝臺評。
   洋洋厥名,赫赫厥聲。
   剛亦不吐,柔亦不茹。
   視理所在,夷險弗顧。
   昔僉閩廣,分部泉漳。
   首擘巨蠧,繼繩奸贓。
   今來廣東,按彼潮惠。
   首捕奸惡,曰鄧簿尉。
   奸惡既誅,黨與既除。
   拯民水火,奠厥攸居。
   民曰昔日,豈無使者?
   莫我肯顧,而忍我舍。
   今公之來,解我倒懸。
   願留肖像,祠而祀焉。
   公曰吾勞,吾職當爾。
   民請益堅,公弗能已。
   肖像奕奕,祠宇翬翬。
   惟公之德,惟民之歸。
   既割我田,重藝我黍。
   愛酌我酒,以享以祀。
   生生世世,子子孫孫。
   目有所覩,而恩斯存。
   存之於心,注之於目。
   於千萬年,爲民之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