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宣慰司同知德政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廣東宣慰司同知德政碑
作者:劉鶚 元
本作品收錄於《惟實集

負練逹之才者,可以受方靣之託;抱剛正之氣者,可以剔奸蠧之弊。方面至重者也,苟不有練逹、剛正者,豈不屈於慾也?方今四海會同,天下置行省十,帥閫倍之。受方面之託者非一,獨廣東一道爲海上雄藩。南距海北抵庾嶺,東接閩西連雷、化,地方數千里,戶口數十萬,猺獠半之。近年以來,民化徭僚之俗者又半,視禮樂者爲迂濶,弄刀兵如兒嬉。苟撫字無方,則嘯山林、泛江海,相胥起而爲盜。故廣東視他道號稱難治,朝廷憂之,閫帥之寄,非練達、剛正爲時所屬望者不遣也。至正七年夏,公由海北僉憲同知廣東閫帥。到任不一月,即分府肇慶,以鎮撫西寇。下車之初,門無私謁,食不重味,子弟、童僕未嘗斯須出門户,其自處泊如也。乃訪求當時奸蠧之病民者,次第除之。於是,首禁科斂,肅軍政、執典水。清旗軍擾客商,正其罪,由是横民暴卒,因民之造廬舍、結婚姻、舍賔客,竭池取魚、節朔要人以需酒食、貨利者,亦爲之肅然。至於朝賀之公會,翦柳之宴賞,虐民尤甚。公慨然曰:朝賀大禮也,此不敢廢,宜從儉以存禮。吾當捐己俸、具酒食,召僚友自相爲歡,若翦柳無益也。吾何忍朘民之膏血,以供耳目之娛哉?遂罷之。明年夏五月,西水驟漲,城中水流數尺,瀕河居民漂沒屋廬者,不可勝數,嗷嗷缺食,幾不聊生。公復捐禄米以倡,率僚屬及民之賢者,各出米以賑恤民之不能自存者,遠近之間,活者萬計。嗚呼!省憲舊臣來貳雄藩,常曰:吾舊風憲也,今雖有司,然所行之事,必風憲乃已。故能首厲風節,以師表州郡,震肅軍旅。觀公之止暴卒、節宴飲、救水災、恤民志,設施有道,科斂自息,自發一號、施一令,務去民之不便,以求民之便者。今下車之日,已咸仰之,曾未期奸蠧之弊,一洗而空,方面之託,端可無愧矣!非練達有爲、剛正不屈者,能若是乎?雄之父老親仰見德化之成,願立石紀功,以俟觀民風者。吁!吾嘗論世之爲政者,能得人之千金,而不能得人之一言,能得連城之璧,而不能得匹夫之心。今人言若此,於以見人心之至公。而公之善政得民心者,不可誣也。矧僕等忝下風、受其賜者乎?敢不大書,以答父老之意,以彰公休。公名撒迪彌實,正徳其字也。重爲詞曰:

   猗歟雄藩,瀕此南海。
   貨利之區,冠葢之會。
   惜哉編戸,雜若蕕茝。
   曰禮曰義,如盲如聵。
   記在昔年,朱李與周。
   負固盜兵,曽貽上憂。
   群醜既殲,日慎擇侯。
   宰臣敷言,勲哲是求。
   吁嗟我公,敭歴省憲。
   不黷而介,不苛而狷。
   有守有爲,足稱斯選。
   來帥於斯,綏我遐甸。
   初嘗分府,於彼古端。
   武夫悍卒,舊爲民患。
   百計欺凌,民多阻艱。
   咸底於辜,民恬以安。
   寔賞之禍,毒若蛇虺。
   或存或去,各有攸理。
   西水病民,首捐禄米。
   民賴以恬,不可殫紀。
   師檄雨集,使者星馳。
   紛紛誅求,公悉禁之。
   昔民嗷嗷,今民熙熙。
   舍嗷從熙,民胡不思?
   思之不已,載歌於路。
   載鐫於碑,以永思慕。
   路碑如山,棠陰如雨。
   於昭令名,共此千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