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通志 (四庫全書本)/卷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廣東通志 卷九 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廣東通志卷九
  海防志
  聖人繼天立極威徳周乎四表海隅日出罔不率俾而慎固封守之道實有先事豫防之計焉海竟于粤東地勢尤下號曰天池島綿嶼邈宜重控制爰繪以圖像編入輿圖復綴輯籌海圖編地圖綜要紀効新書粤大記各府縣志諸書以補舊志之所不備者如左志海防
  圖像見輿圖志
  形勢
  東路
  廣東列郡者十分為三路東路為惠潮二郡與福建連壤漳舶通畨之所必經議者謂潮為嶺東之巨鎮柘林南澳俱係要區阨吭拊背之防不可一日緩而靖海海門蓬洲大城諸所又皆跬歩海濤所頼以近保三陽遠衛東嶺者也惠州海豐東南濵海其㨗勝平海甲子門皆係衝險然未知柘林為尤要也柘林乃南粤海道門户據三路之上游畨舶自福趨廣悉由此入且去水寨有一日之程柘林安則水寨安矣水寨安則惠潮安矣是以東路尤宜以柘林為重其外碣石靖海甲子門海澳雖視柘林稍次而舟師防禦各有汛地之責者奚可少懈乎
  中路
  嶺南海濵諸郡左為惠潮右為髙雷亷而廣州中處故於此置省其責亦重矣環郡大洋風濤千里樓船屯哨勢處中權三四月東南風汛厯考前明所患日本諸島多自閩趨廣柘林為東路第一闗鎖使先㑹兵守此則可以遏其衝而不得泊矣其勢必越於中路之屯門鷄棲佛堂門冷水角老萬山虎頭門等澳而南頭為尤甚或泊以避潮或據為巢穴使添置兵船預為廵哨則必不敢泊此矣其勢必厯峽門望門大小横琴山零丁洋仙女澳九竈山九星洋等處而西而浪白澳為尤甚乃畨船等候接濟之所也使添置兵船預為廵哨則亦不敢泊此矣其勢必厯厓門寨海門萬斛山碙洲等處而西而望峒澳為尤甚乃畨船停留避風之門户也使添置兵船預為廵哨則又不敢泊此矣夫其來不得停泊去不得接濟則海濵居民皆得安枕而臥矣
  西路
  議者謂廣東三路雖並稱險阨尤莫甚於東路亦莫便於東路而中路次之西路髙雷亷又次之西路防守之責可緩也是對日本倭島則然耳三郡逼近占城暹邏滿刺諸畨島嶼森列故髙州東連肇廣南憑溟渤神電所轄一帯海澳若連頭港汾州山兩家灘廣州灣為本府之南翰雷州突出海中三面環海其遂溪湛州潿州樂民等四十餘隘固為合衛三道門户而海安海康黒石清道并徐聞錦嚢諸所皆以合防海澳者也若亷州則尤為全廣重輕海北扼塞兩有攸寄視三嶺獨勞焉西南雄郡如瓊為亷之外户郡邑封疆無不濵海若白沙石瓊舘頭文昌海安海康皆西路所當經畫者衝要自瓊州樂㑹縣接安南界起
  海條奥文昌縣界   舖前港㑹同縣界
  神應港瓊州府界   豐盈浦瓊州府界
  麻頭浦臨髙縣界   吕灣浦臨髙縣界
  田禾灣儋州界    峩詐山昌化所界
  白沙營感恩縣界   大洞天崖州界
  小洞天崖州界    牙郎澳陵水縣界
  雙洲門陵水縣界   七十二徑欽州界
  牙山欽州界     淡水灣欽州界
  革木營靈山縣界   烏雷山靈山縣界
  青嬰池亷州府界   楊梅池亷州府界
  平江池亷州府界   邵州永安所界
  泖洲海安所界    潿洲錦嚢所界
  調洲石城千户所界  獨猪山石城千户所界
  碙州寧川所界    小黄程寧川所界
  汾洲寧川所界    青聚山神電衛界
  羅浮峯神電衛界   海凌山雙魚所界
  小獲山海朗所界   中獲山陽江所界
  大獲山新寧縣界   西雄山新㑹縣界
  鶚洲山新㑹縣界   萬斛山順徳縣界
  上川山順徳縣界   石岐峯香山縣界
  蛇西山南海番禺兩縣界   大南常山南海番禺兩縣界烏沙洋白沙廵司界  九星洋福安廵司界珊瑚洲東莞縣界   杯渡山東莞縣界
  合蘭洲大鵬所界   馬鞍洲鐡岡驛界
  寧洲山惠州府界   拮洲山惠州府界
  記心洋平海所界   徐娘山海豐縣界
  大星尖山㨗勝所界  吉頭峯碣石衛界
  前標峯甲子門所界  陶娘灣靖海所界
  靖海𡒃靖海所界   大浮山海門所界
  玉嶼山海門所界   小柑山蓬州所界
  大柑山大城所界   大京山饒平縣界
  共計五千里抵福建
  謹按海程福建二千里抵浙江浙江二千七百里抵江南江南一千八百里抵山東山東一千三百里抵
  盛京為鴨緑江朝鮮界海道之紆逺以廣東為最衛所今俱議裁存舊制以備㕘考
  廣州衛
  鎮州所
  靈山所
  永安所
  南海衛
  東莞所
  大鵬所
  廣海衛
  海朗所
  新㑹所
  香山所
  潮州衛
  靖海所
  海門所
  蓬州所
  大城所
  碣石衛
  平海所
  海豐所
  㨗勝所
  甲子門所
  肇慶衛
  陽江所
  新興所
  神電衛
  寧川所
  雙魚所
  陽春所
  雷州衛
  樂民所
  海康所
  海安所
  錦囊所
  百城後所
  海南衛
  清瀾所
  萬州所
  南山所
  沿海廵檢
  廣州府
  藥逕在新㑹縣治西  潮連在新㑹縣治東牛肚在新㑹縣治西  望髙在新寧縣治西南沙村在新㑹縣治南  大瓦在新㑹縣治東三水在三水縣治南  江浦在南海縣治西南江村在順徳縣治西  都寧在順徳縣治南馬寧在順徳縣治南  紫泥在順徳縣治南神安在南海縣治西  黄鼎在南海縣治西香山在香山縣治西  茭塘在番禺縣治南五斗口在南海縣治南 沙灣在番禺縣治南鹿歩在番禺縣治東  小黄圃在香山縣治壮福永在新安縣治西  缺口在東莞縣治西官富在東莞縣治南  京山在東莞縣治東壮
  惠州府
  内外管在歸善縣治南 碧甲在歸善縣治南鵝埠在海豐縣治東
  潮州府
  神泉在惠來縣治東南 葵潭在惠來縣治西南吉安在潮陽縣治西北 門闢在潮陽縣治西北招寧在潮陽縣治東  鮀浦在澄海縣治西黄岡在鐃平縣治東南
  肇慶府
  立將在新興縣治西南 沙崗在開平縣治東南
  髙州府
  凌禄在石城縣治西  赤水在茂名縣治南
  亷州府
  管界在欽州治西北  長墩在欽州治西
  西鄉在靈山縣治東北 如昔在欽州治西北沿海在欽州治東南  林墟在靈山縣治南髙仰在合浦縣治西南 珠塲在合浦縣治東南永平在府治東北
  雷州府
  東塲在徐聞縣治西  寧海在徐聞縣治東湛川在遂溪縣治東南 清道在海康縣治西
  瓊州府
  舖前在文昌縣治北  澄邁在澄邁縣治西北愽舖在臨髙縣治北  青藍在文昌縣治東抱嵗在崖州治西   安海在儋州治西南通逺在崖州治西
  經畧海宇昇平安瀾永慶志經畧者亦以前人籌畫精當姑識一二也
  嚴洋禁
  明都督萬表云向來海上漁船出近洋打魚樵柴無敢過海通畨近因海禁漸弛勾引番船紛然來往海上各認所主承攬貨物装載或五十艘或百餘艘成羣合黨分泊各港於沿海之地兼行擾害自後日本暹邏諸國無處不到又誘帶日本諸島倭借其强悍以為䕶翼故洋禁不得不嚴
  明通政唐順之云洋禁之嚴有宜查其外出者有宜查其内伏者其外出者寸板下海嚴為稽察此大較也而内伏不清則根株未抜宜責令軍衛有司將沿海居民逐一清查造册在官稽其生理時加約束如有游民廢業行踪詭秘來往酧酢殊有可疑許令同里之人赴官首告即於犯人名下追銀三十兩充賞本犯嚴究情由從重論治若鄰佑人等知情故匿不先首告罪發之日减本犯一等治之葢保甲之法為弭盗之原而海濵多逋逃藪則尤不容不嚴也
  精操演
  明參議唐愛云陸兵可精操演海船則以風潮為主有難於操演者其緊要惟在舵工轉運趨向皆出其手遴選賞罰非總副㕘遊之所當注意者乎
  又云凡使船必用造船之人則不恡工料而且知愛惜領兵必用練兵之將則用心訓練而亦相識認故平日憲職練兵而禦敵付之武将非計也必令將官自練而兵憲不侵其權不奪其功然後可責其成效
  禦海洋
  明知府嚴中云海防不設險於海岸而設險於海中山島此猶論北方邊務者不可但守近邊須逺守於邊墻之外其見同也昔者余子俊嘗因脩外邊費財甚多其後邊墻反易壞而難守何也離内地太逺照顧之力自有所不迨也且如北邊之制每城垜相去六尺一軍守之積而至於六百丈之逺不過守以千人而已六百丈之間只此千人如何相策應而禦乎此與水兵哨船出海太逺聲援不及備禦甚難同一義也
  明海道副使譚綸云禦冦海洋使不得登岸策之上也今之士夫皆主此説其實大海茫茫勦賊甚難葢賊之來也必乗風潮之順吾往迎之必逆風逆潮不其難乎賊之去也亦必乗風潮之順吾同其順而追之愈追愈逺能必其相及乎即使及矣逆風逆潮不難歸乎况賊見我舟能必其不逺避乎運舵之間咫尺千里我能必攻之乎故奸將専以風潮藉口實躱閃焉吾何所據以查之耶陸戰則不然瞬息取勝勢不兩立將士不能作𡚁講海戰不如講陸戰之為善而海戰不得不講者則固有稽察之道焉
  固海岸
  明通政唐順之云賊至不能禦之於海則海岸之守為緊闗第二義賊新至饑疲巢穴未成擊之猶易延入内地縱盡殱之所損多矣然自來沿海戍守莫不以擁城觀望幸賊空過謂可免罪而不顧内地之有警内地戍守亦幸賊所不到而不肯策應沿海今却不然宜分定沿海保䕶内地内地策應沿海沿海力戰倘有所損宜坐内地不能策應之罪内地有警沿海幸完宜坐沿海縱賊之罪又如同是一様沿海地方賊由此方登岸此方却不擾累而擾累彼方賊由彼方登岸彼方却不擾累而擾累此方自來惟坐地方擾累者之罪今却不然宜并坐賊所從入其沿海文武将吏有能連次鏖戰抵遏賊鋒阻賊下船不得登岸深入者雖無首級以竒功論
  明鎮撫蔡汝蘭云環海兵船之設其法不為不善其備不為不周矣然兵船未收全功者必有説焉夫茫茫巨洋極目無際雖於要害之處聫艦設備而疾風怒濤不時亦必擇善地而停泊焉豈得揚帆起椗常出洋口而能盡阻冦船之不入哉但能於大數内打得分數中幾分耳必欲其盡收全功以為經久不易之圖在於水陸夾攻盡之矣宜於春汛小汛先期一月將各道兵士督發各海口要害之處安營操練與兵船相表裏以為防守萬全之計脱或盗賊潛入海口則水兵星羅於其外陸兵雲布於其内其將至也擊其困憊既至也擊其先登既登也擊其無備一鼓成擒可不血刃而收其全功矣春汛之期不過三月將終四月將半小汛之期不過九月將終十月將半過此則非風汛所利不必防矣勤㑹哨
  輿圖綜㑹云廣福浙三省大海相連地畫有限未可分界以守也必嚴令各官於連界處㑹哨如在廣東者上則哨至南澳等處與福建銅山之兵㑹福建必哨至浙江界浙江必哨至江南界江南必哨至山東界山東必哨至遼東界
  謹瞭探
  明兵備副使凌雲翼云哨探者兵之耳目也哨探既真則先事有備如沿海守把官員有警初至不聞知及已近岸倉皇失措矣今後把總官務要督同各哨官員多置哨船精選熟知水性之人遠出外洋分頭哨探如有聲息先來傳報其附近各港官兵一聞警急隨合䑸約㑹截擊大洋以獲制勝之功
  兵船
  廣海船
  廣船視福船尤大其堅緻亦逺過之葢廣船乃鐡力木所造福船不過松杉之類而已二船在海若相衝擊福船即碎不能當鐡力之堅也
  開浪船
  明㕘將戚繼光云開浪以其頭尖故名喫水三四尺四槳一櫓其形如飛内可容三五十人不拘風潮順逆者也
  蒼山船
  蒼山船首尾皆闊帆櫓兼用風順則揚帆風息則盪槳其櫓設於船之兩傍腰半以後每傍五枝每枝二跳每跳二人方櫓之未用也以板閘於跳上常露跳頭於外其制以板隔為二層下層鎮之以石上一層為戰塲中一層穴梯而下臥榻在焉其張帆下椗皆在戰塲之處船之兩傍俱飾以粉葢畧隘於廣船而闊於沙船者也用之衝敵頗便而㨗
  八槳船
  八槳船但可供哨探之用不能撞擊
  漁船
  漁船於諸船中制至小材至簡工至約而其用為至重何也以之出海每載三人一人執布帆一人執槳一人執鳥嘴銃布帆輕㨗無墊沒之虞易進易退隨波上下敵舟瞭望所不及也
  兩頭船
  按大學衍義補有兩頭船之説葢海運為船甚巨遇風懼難旋轉兩頭製舵遇東風則西馳遇南風則北馳海道諸船無逾其利葢武備不嫌於多慮患不妨於逺也蜈蚣船
  船曰蜈蚣象形也其制始於東南外畨専以駕佛郎機銃銃之重者千斤至小者亦百五十斤其發之烈也雖木石銅錫犯罔不碎觸罔不焦其逹之迅也雖奔雷掣電勢莫之疾神莫之追其法流入中國中國因用之諸凡火攻之具砲箭鎗毬無以加焉
  海行甚速而遲者鬬風故也惟蜈蚣船底尖面闊兩傍列楫數十其行如飛而無傾覆之患除𩗗風暴作狂風怒號外有無順逆皆可行矣况海中晝夜兩潮順流鼓枻一日何嘗不數百里哉
  沙船
  水戰非鄉兵所慣乃沙民所宜葢沙民生長海濵習知水性出入風濤如履平地然所置沙船僅可於各港協守小洋出哨若欲出赴大洋必須用巨船
  沙船能調戧使鬬風然惟便於北洋而不便於南洋北洋淺南洋深也沙船底平不能破深水之大浪也北洋有滚塗浪福船蒼山船底尖最畏此浪沙船却不畏此北洋可抛鐡猫南洋水深惟可下木椗
  戰船
  廣之蒙衝戰艦勝於閩艚桅上有大小望斗雲棚望斗者古所謂爵室也居中候望若鳥雀之警示也雲棚者古所謂飛廬也望斗深廣各數尺中容三四人網以藤包以牛革衣以絳色布帛旁開一門出入每戰則班首立其中班首者一舟之性命所繫能倒上船桅於望斗中以鏢箭四面擊射勢便或銜刀挾盾飛越敵艦斬其帆檣或同蜑人沒水鑿船而乗間騰躍上船殺敵或抱敵人入水淹溺之其便㨗多此類艦旁有芘籬夾以松板編以藤䝉以犀兕綿被左右架大砲及火磚灰礶烟毬之屬尾梢作又竿連棒又有箐竹樓櫓以隱蔽又或周身皆砲旋轉廻環首尾相為運用其㨗莫當此戈船之最精者也其飄洋者曰白艚烏艚合鐡力大木為之形如槽然故曰艚首尾又状海鰍白者有兩黒眼烏者有兩白眼海鰍逺見以為同類不吞噬其載人與貨物者曰艔製亦如鬬艦上施兵器及砲火飛石灰罌旁布粤船
  粤人善操舟故有鐡船紙人紙船鐡人之語葢下海風濤多險其船厚重船底從一木以為梁而艙艎横數木以為擔有梁擔則骨幹堅强食水可深風濤不能掀簸任載重大故曰鐡船船既厚重重則惟風濤所運人力不費小船一人一槳大船兩三人一櫓揚篷而行雖孱弱亦可利涉故曰紙人篷者船之司命其巨艦篷每當逆風挂之一横一直而馳名曰扣篷諺所謂廣州大艨艟使得兩頭風輸一篷嬴一篷也横行曰輸直行曰嬴篷飄也以蒲席為之亦曰䉶也或以木葉為之曰帆葉也每艦有二篷風正曰八字八字風在後則正在前則横故又有後八字風揚篷當中前八字風勾篷西東之語其或舟子撮唇為吹竹葉聲及鳴金鼓以召風風至二篷參差如飛鳥展翅左右相當其形亦如八字是皆鐡船
  洋船
  洋船底二重皆以鐡力木厚三四尺者為之錮以瀝青石腦油泥油填以礧石矴以獨鹿木紥以藤篷以㭨索椗以鐡力木桫釘以桄榔𥯨簩淬釘以蛇皮内膏海水鹹爛鐡妨磁石故皆不用鐡物云桅凡三一桅嘗植二桅以風而植桅長者十四五丈或二三接中皆横一杆上有望斗容四十餘人又以木為人或升或降遍置梯繩之間前木照後柁以黒鬼善沒者司之其舶小者四圍皆密腹中僅留一孔自上而下飄洋時梢公縳身桅下餘悉在船腹之中凡上舶容人千餘中者數百皆有舵師厯師然必以羅經指南掌羅經者為一舶司命毫末分利害焉每舶有羅經三一置神樓一舶尾一在半桅之間必三鍼相對不爽乃敢行海大魚至以銅銃擊而退之大魚去而波浪為怪以長劍斬之其大小詳外番志
  謹按水師以船為主舳艫艨艟前代制各不同今考大畧於此我
  朝雙篷艍船繒船趕繒船小白艕哨船等𩔖其制度之精運用之巧所謂以船為車以楫為馬振揚國威萬古海氛永靖者也
  厯朝海冦附
  漢永初三年海賊張伯路等冦掠沿海九郡遣侍御史龎雄討平之
  宋至道間海賊頻年入冦廣南西路轉運使陳堯叟討擒之
  咸淳三年海盗陳明甫等據臨川鎮莞帥馬成旺討平之
  元至正二十五年海賊麥福來等入冦潮州
  明洪武二年倭犯惠潮諸州
  四年倭冦海晏下川指揮楊景討平之
  永樂七年倭陷亷州教授王翰死之
  九年倭攻陷昌化千户王偉死之
  十九年倭冦靖海所指揮李珪討擒之
  宣徳八年倭犯儋州昌化指揮髙昇等禦之
  成化二年倭冦澄邁百户項欽死之
  𢎞治四年倭犯陵水
  十六年琉球蔡伯烏等入掠東路地方指揮李序捕獲之
  正徳十二年倭犯澄邁臨髙指揮徐爵討平之
  嘉靖十三年海賊許折桂冦瓊雷指揮王守臣討平之十四年海賊郭老冦大成所執致仕御史蘇信去三十三年海賊何亞八等引倭入冦提督鮑象賢總兵蔣傅討平之
  三十七年倭犯掲陽入蓬州所官兵擊敗之
  三十八年海賊犯掲陽僉事經房寀擊敗之
  四十三年倭犯潮州提督呉桂芳總兵俞大猷討平之隆慶三年把總周雲翔投倭作亂總督張瀚廵撫熊桴討平之
  四年倭冦廣海衛城陷指揮王正等死之
  五年倭犯髙雷提督殷正茂討平之
  萬厯二年倭犯雙魚所提督殷正茂討平之
  三年海冦林鳳突入廣澳總兵凌雲翼擊走之
  八年廣海瓊亷倭番入冦總督劉堯誨討平之
  三十一年倭犯海門㕘将麻鎮擊走之
  四十六年海賊袁進冦掲陽大掠而去
  崇正三年海賊犯掲陽知縣馮元飈禦之
  七年閩賊劉香流刦潮州官兵擊斬之
  十七年閩賊姜世英等冦海陽饒平等縣官兵擊敗之國朝
  順治三年海賊陳斌初引倭入冦
  四年海冦蘇成蘇利等攻惠州降之後復叛大将軍王國光擊斬之康熙二年平南王尚可喜勦海冦楊二楊三逐之十九年海賊楊二冦文昌總兵蔡璋擊走之
  謹按廣東三面距海接連島彞風帆迅駛疾如飈隼自漢以來亦云逖矣當其所過無不摧殘及其遁也或潛匿林箐或出洋盗船雖爬梳漸滅而沿海居民不已大困乎我
  國家承
  天景運包大地以立宅羅九有以為藩海不揚波知中國有聖人焉此感彼應重譯來王奉正朔執玉帛者葢自鴻濛既啟髙下既辨以來其内奰外覃未有若斯之隆者也恭誌海防一卷以彰清晏鴻庥永永無極云















  廣東通志卷九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廣東通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