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卷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
乙集卷十三 官制
卷十四 

 

平章軍國事[编辑]

平章軍國事,開僖元年初置,以命韓侂胄。國朝舊相,特命平章軍國事者,凡四人:天僖初,王文正公以首相吿老,拜太尉,兼侍中,五日一朝,遇軍國大事,不以時入參決,公懇辭不拜;慶歴初,吕文靖公亦以首相求罷,拜司空、平章軍國重事,公卒辭之;元祐初,文忠烈公自太師致仕,除平章軍國重事,未㡬,吕正獻公以右揆求去,亦除司空、同平章軍國事,潞公五日一朝,申公兩日一朝,非朝日,不至都堂,蓋祖宗所以優待元勲重徳之意,非他相比也。

王、吕二公,所平章重事之目,不可得而考。潞公所謂重事者,則大典禮、大刑政,及進退侍從官、三京尹、三路帥臣已上,乃與聞之,比申公去「重」字,則政事無所不關,苐省其常程細務而已。及侂胄將拜平章,儀曹蕭景伯討論典禮,乃請三日一朝,因至都堂議事,大率皆用申公故事而損益焉,其後邊事起,又命一日一朝,尚書省印亦納於其第,宰相僅比參知政事,不復知印矣。始,時禮官議廣左丞相府以為侂胄第,又議仍給節度使俸,侂胄引義控辭,有詔褒納而止。蓋侂胄繫銜,比申公省「同」字,則其體尤尊,比潞公省「重」字,則其所與者廣,此當時討論之本意。

參知政事并除三員[编辑]

參知政事,自乾徳以來,止除二員或一員而已。嘉泰三年春,謝子蕭初免相,許深甫為參知政事,既命陳勉之以樞長兼權,俄又除袁起嵓,蓋三員也。時朝廷未置相,故勉之以員外兼,此亦國朝所未有。嘉定初,又命雷季仲、婁彥發、樓大防,亦三員,遂為故事。

權提舉編修玉牒[编辑]

權提舉編修玉牒者,自乾道元年錢處和始。故事:玉牒以首相領之。紹興十二年初,復玉牒所,重其事,既以秦㑹之提舉。十四年五月,又命執政程元籲同兼,非常制也。自後相府闕,則以首參兼,仍帯權字。淳熙十五年五月,王丞相去位,周益公以右揆兼領,時敕令所纔罷,而首參留仲至無兼局,益公奏乞以仲至權提舉玉牒,許之,宰相在位,而執政權領寳牒自此始。

權監修國史[编辑]

權監修國史,亦自錢處和始。時當隆興二年十二月,湯進之去位,陳長卿未至,故以執政官領之,其後曽欽道、鄭仲一、姚令則、葉夢錫、龔實之、李秀叔、范致能、趙溫叔皆用此例。淳熙五年十一月,溫叔為右丞相,兼提舉國史院,錢景魏代為監修國史,内批不帶「權」字,景魏免牘有曰:「丞相兼領,止加承攝之名;忽冒眞除,蔑聞近比。」周益公在翰林,當為答詔,援故事,乞帶權字,許之,蓋一時直筆者偶失契勘,故景魏以為疑,自後率帶權字。

權提舉國史院[编辑]

權提舉國史院,自乾道元年三月,虞彬甫始。時以相闕,故與錢處和分領兩史院,其後魏南老、李秀叔、施聖與皆以執政官暫權,闕相故也。南老遄入相,落權字,秀叔、聖與皆以命相免兼。蓋監修國史者,指日歷也;提舉國史院,指正史也。紹興中,秦㑹之以監修兼提舉,二十六年五月,並命沈守約、万俟元忠二相始分領焉。

始時左相領日歷,右相領史院,若止命一相,則參知政事權提舉國史,如是有年。乾道九年十月,曽欽道以右揆提舉國史院,而鄭仲一以參政權監修國史日歷,蓋循例以史院命相,而非以史院為重。自是並置二相,則復舊制,以監修國史命首相,止置一相,則宰相領史院,所謂監修國史者,以首參權領焉,迄今遂為永制。

權提舉實録院[编辑]

權提舉實錄院者,自乾道二年十二月,魏南老始,其後李秀叔亦為之,皆以無相故也。紹興以後置二相,則右相仍領實錄院,無次輔則以執政官權。

庶官除同修國史[编辑]

同修國史,故事:未有以庶官為之者。隆興初,胡邦衡以起居郎兼權中書舍人,始特命焉。乾道二年冬,洪景盧亦以起居舍人兼同修,蓋用此例,四月,胡長文自右司除起居舍人,明年有旨陞帶,長文引故事力辭,乃命兼編修如舊,自趙溫叔已後,修注官無復兼同修者矣。

權同修國史 權實錄院同修撰[编辑]

權同修國史、權實録院同修撰,自淳熙三年正月李文𥳑始。故事:修史、修撰皆從官為之。惟胡邦衡嘗以起居郎兼同修撰,後無繼者,及是,文𥳑再還朝為祕書監,上欲付以史事,故特命焉。後兩月,遷禮部侍郎,遂落權字。嘉泰後,陸務觀、李季章皆踵為之。近制,修撰、同修撰,通止四員,檢討六員。嘉定二年十二月,曽君錫自起居郎兼檢討官,除權侍郎,當陞帶而員數已溢,乃降㫖,權以檢討官繫銜,候有闕日陞帶,從官為史討自此始。

翰林權直 學士院權直[编辑]

翰林權直、學士院權直,皆自崔大雅敦詩始。故事:直院必以侍從,若左右史為之。其間沈虛中以少司成,莫子濟、王經伯、王季海以宗正、太常少卿,兼權直院,蓋殊命也。乾道九年十二月,孝宗初命大雅祕書省正字兼翰林權直,踰年,以憂去,淳熙五年九月,復召為樞密院編修官,始議,以翰林乃書藝應奉者所居,非專指詞臣也,遂改兼學士院權直,自是葛楚甫、趙大本、熊子復皆以學士院權直為名。十六年正月,倪正甫始復兼翰林權直,紹熙後,或稱學士院,或稱翰林,蓋不常云。

直舍人院[编辑]

直舍人院,祖宗時有之,官制行,以中書舍人為宰相属官,號後省,故以他官兼攝者,但謂之權舍人而已。嘉泰四年,李季章以宗正少卿權中書舍人,而「中」字犯祖諱,季章辭,有㫖,除公移外,權以直舍人院繫銜,季章乃受命,不知舍人院廢已久,蓋大臣失于討論也。

侍立修注官[编辑]

侍立修注官者,自羅春伯始。祖宗時,以起居舍人寄禄,而更命他官領其事,謂之同修起居注,官制行,復為郎舍人。淳熙十五年十月,春伯自户部員外郎,除右史,避曽祖諱,乃以為太常少卿,兼侍立修注官,其後兩史或闕,則降㫖以某人權侍立官,蓋自此始。

庶官兼侍講[编辑]

侍講,自去學士後,秩止正七品,然率以侍從官兼之。紹興五年閏二月,范元長以宗卿,朱子發以祕少並兼之,蓋殊命也。乾道六年十一月,張敬夫始復以吏部員外郎兼侍講,蓋中興後庶官兼侍講者,惟此三人。若紹興二十五年十月,張扶以祭酒;隆興二年八月,王宣子以檢正;乾道七年九月,林景度以宗卿入經筵,亦兼侍講者,蓋扶本以言路兼説書,就陞其秩,宣子時攝版曹,景度當為右史,且有敬夫舊例,故稍優之,皆有以也。近歳陳正仲、朱仲文以諫官兼侍講,後遷少常,因而不去,蓋用胡邦衡例,其餘庶寮無復兼者矣。

祖宗時臺諫不兼經筵[编辑]

祖宗時,臺諫例不兼講讀,蓋以宰執間侍經筵,避嫌也。神宗用吕正獻,亦止命時赴講筵,去學士職。中興後,王尚書為御史中丞,建請復開經筵,遂命兼侍講,自後十五年間,繼之者惟王唐公、徐師川二人,皆上意也。紹興十二年春,万俟中丞、羅諫議汝楫並兼講讀,蓋秦楚材是時已兼說書,便於傳導,自後伯楊繼之,每除言路,必兼經筵矣,檜死遂罷兼自二十五年十月至三十二年,臺丞諫長兼經筵者止三人。慶元後,臺丞諫長,洎副端、正言、司諫已上,無不預經筵者,未及兼者,惟張伯子、李景和二人云。

非臺丞諫長而兼侍講[编辑]

正言兼説書,自巫端明始;副端兼説書,自余端明堯弼始;察官兼說書,自陳少卿始。紹興二十五年春,董殿院徳元、王正言並兼侍講,非臺丞諫長而以侍講為稱,又自此始。其後,猶或兼説書,臺官自尹穯隆興二年五月,諫官自詹元宗乾道九年十二月,後並以侍講為稱,不復兼説書矣。

修注官以史院易經筵非故典[编辑]

自朱子發後,修注官多得兼侍講。嘉泰二年八月,林伯玉自殿中侍御史兼侍講,除起居郎,其年閠十二月,鄧伯允自右正言兼侍講,除起居舍人,伯玉改兼權刑侍,伯允改兼史編檢討,實非故典也。開禧元年八月,婁彦開自言路徙奉常,兼權中書舍人,亦以史院易經筵,遂為定例。三年十月,朱仲文自司諫改奉常,兼講如故,意者以其兼權史侍故也。十一月,王𥳑卿去諫院,為左史,仍兼崇政殿説書,言者猶以為不可,罷之。嘉定元年春,黄伯庸自右正言兼侍講,除起居舍人,兼如舊,合故典矣。自渡江後,惟王樞密綸以右史兼説書,其他無此之比也

博士正字兼説書[编辑]

崇政殿説書,渡江後自尹彦明始。彦明初以祕書郎兼之,後多以命卿監察官,中間王龜齡、范致能、王與正皆以郎官兼,亦殊命也。若紹興中,陳少南以博士兼説書;乾道末,崔大雅以正字兼説書,此則國朝所未有也。

非科目而侍講讀者或濫吹[编辑]

中興後,非科目進身而侍講讀者,自徐師川始。其後陳㡬叟、蘇仲虎、孫太沖、尹少稷、王能甫、姚令則、蘇季眞繼之,議者謂亦無不濫吹。若錢處和、伯同父子,則第以為執政兼官,非諸人比耳。張敬夫元不賜第,與此不同

太常除卿[编辑]

太常卿,正四品,自元豐改官制後,虛而不除。嘉泰三年十一月,陳正仲自江西提刑赴召,除太常卿,吿謝日,賜三品服,非常制也,不數日,改權兵部侍郎,疑大臣失于討論,故亟遷之耳。

館閣校理[编辑]

館閣校理,未改官制前有之。嘉定初,留舍人元剛召試,除秘書省正字。元剛,仲至之孫也,以祖諱辭,乃命權以館閣校理繫銜,此亦元豐以來所未有。

宰相兼東宫三少[编辑]

東宫三少,在祖宗時為散秩,前宰相及執政官吿老者,例得之。仁宗在春宫,李文定公以參知政事兼賔客,及陞相位,遂進兼少傅,此宰相兼宫僚之所從始也。天禧末,皇太子同聽政,乃以首相丁謂兼少師,樞使曹利用兼少保,而參樞諸人並兼賔客。自後神宗、欽宗、孝宗、光宗在東宫,皆不復置。開禧三年十二月,韓侂胄既誅,史同知自詹府入樞府,乃進兼賔客,已而太子侍立,遂以錢丞相兼太子少傅,明年,並置二相,左相改兼少師,右相兼少傅,未㡬,右相丁内艱,左相亦去位,又明年,右相起復,遂進兼少師焉。

東宫講官[编辑]

東宫講官者,舊無有。嘉定己已春,侍講徐文子少卿接伴北使,乃命館職劉仲則時暫兼權。仲則,名榘,莆田人,時為著作郎。

太子舍人[编辑]

太子舍人,渡江以前有之,紹興、乾道間皆不置。嘉定初,始置,除王舍人元實,後以館職任伯起兼之。慶元令、太子舍人與中書舍人,皆從七品,而中書舍人又在舍人之上,然故事亦嘗除。

皇太子宫小學教授[编辑]

皇太子宫小學教授,舊無有。紹興三十年,孝宗為建王,王龜齡以校書郎兼小學教授,時光宗與莊文太子、魏惠憲王皆就傅故也。淳熙七年,今上為英國公,年十三,未就傅,其年正月,大理正王尚之面對,乞依故事擇儒臣為東宫小學教授,遂命楊嗣勲兼之。上命宰相精擇其人,趙丞相言楊輔儒雅藴藉,操守甚正,遂命之,繼之者,劉徳修也

資善堂翊善贊讀[编辑]

資善堂翊善、贊讀,紹興五年六月初置,以命朱子開、范元長,時孝宗以建國公就傅故也。其後孝宗出閤就第,而信王幼,亦命近臣踵為之。開禧元年七月,皇子初封榮王,命程少逸左史兼侍讀。少逸以祖諱辭,乃命軍器監趙子中兼領,其不稱王府,而以資善繫銜,蓋以未出閤之故。子中,江陰人,名夢極,嘉定初卒於給事中。

資善堂直講[编辑]

資善堂直講,紹興中無有。開禧元年七月初置,以命鄒景初,皇子之未王也。景初以著作郎兼小學教授故,就用之。

資善堂小學教授[编辑]

資善堂小學教授,舊無有。慶元六年四月,始創以命蕭國傳景伯,時東宫纔封衛國公,未正名故也。舊制:資善堂稱翊善,若皇孫,則為皇太子宫小學教授,至是參用之。景伯,名逵,新喻人,父燧,淳熙中執政,景伯淳熙十四年廷試第四名,慶元四年冬,除太學博士,明年,遷國子,又明年春,兼實錄院檢討官,遂為學官之選,數月,除祕書郎,不數年,累遷至禮部尚書云。

資善堂説書[编辑]

資善堂説書者,開禧元年七月初置,以命張聲之聲道,時太子初就傅,李諫議伯珍建請増置講官,用嘉祐故事,以説書為名,從之,然嘉祐間,英宗止除防禦使,故宮僚以皇子位伴讀、説書為稱。自紹興初,已置資善堂翊善、賛讀,其後王府又置直講,官属之名甚備,至是乃沿襲故名,蓋伯珍失於討論也。

皇子位說書[编辑]

皇子位説書,紹興三十二年八月置,以命吏部員外郎何俌、司封員外郎陳良佐、光禄寺丞唐堯,蓋時莊文太子、魏惠憲王、光宗皇帝皆以正任奉朝請,用嘉祐典故也,九月,三皇子皆封王,乃置直講、賛讀如舊制。

王府翊善[编辑]

王府翊善,國初以來有之,品秩亦不甚崇,今慶元令為從七品,雜壓在翰林良醫之下,蓋庶官也。孝宗初就傅,范元長以待制兼資善堂翊善,自是率以從官為之。其後親王府不復除,第以朝士兼賛讀、直講而已。淳熙末,今上在嘉邸,留丞相始薦用黃文叔,自祕書郎除翊善,不為兼官,非常制也。其後文叔遷起居舍人,歴中書舍人、給事中,皆兼翊善,是以從官下兼七品之職矣。紹熙四年夏,文叔坐論鄭侍郎汝諧事,眞拜兵部侍郎,去翊善,文叔辭不拜,王為之請,後月餘,改寳謨閣待制仍兼翊善,始終六年云。

王府記室叅軍[编辑]

諸王府記室、叅軍,靖康以前並置,或以朝臣兼領,係第二任知州者,得理提刑資序。渡江後不除。乾道初,魏王典藩,始並除二員,叙位在諸州通判之上,後用耿子直,申明並同職事官,序位在正字之下。今慶元令、親王府記室——從八品,在供奉官之下,兩使職官之上。然魏王府所用,率以望人為之,非通判職官之比矣。凡記室、長史、司馬,皆以二年為任乾道七年二月己巳降㫖

吳益王府教授[编辑]

吳王益王府教授,在紹興初,謂之親賢宅講書,從舊制也。十二年,改為府教授,命館職二員兼之,尋又併為一員,所教親賢宅者南班宗子也。三日一上講,月給湯茶錢十緡,舊醵本府宗子料錢充之,淳熙中,劉徳修為教授,辭不取,孝宗聞其事,遂命户部給焉。

宗子博士 宗學教諭[编辑]

宗子博士,舊諸王宮大小學教授也。至道元年,太宗將為皇姪等置師傅,執政謂環衛之官非親王比,當有降,乃以教授為名,咸平初,遂命諸王府官,分兼南北宅教授。南宫者,太祖、太宗諸王之子孫處之,所謂睦親宅也;北宫者,魏悼王子孫處之,所謂廣親宅也。二宅教授,初止六員,治平初,以宗室寖盛,有詔三十以上,増置講書四員,十四以下,别置小學教授十二員,以分教之。崇寧初,以宫宅相去遠,乃令各宫置大小二學,増教授二員,不置講書,五年,又改稱某王宫宗子博士,位在國子博士之上。靖康之亂,宗學遂廢。

紹興四年,始復置諸王宫大小學教授二員。隆興省官,旋减其一,自是月朔,止一人上講,所教惟南班宗室十餘人,往往華皓。每教授初除及朔望,則赴堂一揖而退。嘉定九年十二月,始復置宗學,改教授為博士,又置宗學教諭一員,並錄宗正寺。博士,在太常博士之下,教諭,在國子正之上,俸給、人從、賞典依國子博士及正體例,於是宗室疏遠者,皆得就學,而彬彬可觀矣旋有旨復存諸王宫大小學教授一員

提舉太史局[编辑]

提舉太史局,紹興五年初置,以命權户部侍郎薛象先。蓋祖宗時,有提舉司天監,如司馬公、錢彦逺、沈存中、王和甫輩,皆嘗為之。趙子直秉政,用此故事,其後言者摘指之,蓋弗深考耳。

國用司參計官[编辑]

國用司參計官者,開禧二年始置。乾道間,孝宗嘗命輔臣兼制國用,然無官属,但於三省户房置國用司而已。侂胄將用兵,既復故事,始以侍從一員兼參計官,卿監一員兼同參計官,募人陳遺利,又索諸路、諸司、州縣歳帳而取其餘,非乾道設官之意矣。然是時四川州縣諸司,皆不以實報,惟江浙諸州頗遭掊取之害,侂胄誅亦廢。

提領拘催安邊錢物所[编辑]

拘摧安邊錢物所者,嘉定元年置,時甫廢國用司,而侂胄及諸閹省吏之家,貨財皆已簿錄,黃伯庸疇若為殿中侍御史,請剏此名,遂命與户部侍郎沈信叔同領其事,即御史臺置局,又以宰属一員同領,仍許伯庸不拘常制到堂,伯庸等請卿監一員提領安邊庫,朝士二員為拘催官,乃揭榜募人,言拘催事,許之,其後㑹其入,歳得七十萬緡,專充北虜所増歳幣,其田宅契券,皆藏之御史臺庫,命臺官一員典領,局罷,伯庸已下皆進官有差。

六院官入雜壓[编辑]

六院官入雜壓事,《甲記》已具。淳熙四年,既削去,近歳乃復舉行,其班在五寺主簿之下,大學博士之上,六院官通計十二人,皆得轉對,但不入品耳。然六院本以為邑有政績者為之,故例為察官之選。登聞檢鼓院監官各一員,諸司諸軍粮料院監官各一員,諸軍諸司審計司幹辦官各二員,官吿院主管官二員,都進奏院監官二員

四提轄[编辑]

四提轄,謂𣙜貨務、都茶塲、雜買務、雜賣塲、文思院、左藏東西庫是也。

𣙜貨務塲掌醝茗香礬鈔引之政令。紹興初,沿宣和舊例,置提領官,率以故省吏為之,後乃改用士人。行在、建康、鎮江三務塲,歳入凢二千四百萬緡建康:一千二百萬;行在:八百萬;鎮江:四百萬,皆以都司提領,不係户部之經費,而在建康、鎮江者,分属總領所焉。開禧末,以總所侵用儲積錢,始令經𨽻提領官,不属總所。

買務、賣塲,蓋唐宫市之遺制。近制:凡宫禁月料、朝省紙札,文思院之制造、和劑局之修合,皆所取給焉。至若斥左帑封樁之幣,與編估打奪,則賣塲掌之。紹興六年始置提轄官總其事。

文思院掌金銀犀玉工巧之制、綵繪裝鈿之飾,若輿輦法物器皿之用。監官分上下兩界,而轄官兼總之。

左藏東庫以儲幣帛絁紬之属,其歳入率百四十萬端;西庫以儲金銀錢劵絲纊之属,其錢券歳入率二千萬緡,宫禁百司、禁旅三衙禄賜,皆取給焉。監官凡五人,分帑而治,轄官一人總之。紹興間,擇丞監之,若簿之𨽻於計曹者,兼領之。乾道七年四月始專置。

先是,四轄官外補則為州,内遷則寺監,丞簿亦有徑為雜職監司或入三館者乾道八年十二月,𣙜貨王禋除福建市舶,左藏王揖除九路鑄錢司。淳熙七年三月,熊子復自文思除校書郎。近歳人望稍輕,往往更遷六院官,或出為添倅,非曩日之比矣。

三省監門官[编辑]

三省樞密院監門官,舊以小使臣為之。嘉定六年九月,諫官鄭景韶言部門以京朝官,則省門事體尤重,遂亦命京朝官曽作縣通判資序人為之。

六部監門官[编辑]

六部監門官,紹興二年初置。秩比寺監丞郎官,有闕,得兼之,内遷則為寺監丞或權郎,外除至有為諸路總領者——紹興十年,吕郎中希常;二十四年,蘇寺丞是也。乾道後,補外止為州,内遷止為寺監簿。紹熙後,又有為添倅者,其選滋益輕。陳勉之與王誠之給事有舊誠之,名信,麗水人,迭用其子騊、驎為之,二人皆小京官監當,騊以言者論其資淺,已之,比勉之南遷,驎亦罷去。

六部架閣官[编辑]

六部架閣官者,崇寧間始置,迄宣和再置再省。紹興三年,立六部架閣庫,十五年,復置官四人。舊制:成案留部二年,然後𢌿而藏之,又八年,則委之金耀門文書庫。今金耀門無復曩司,則悉藏之架閣矣。主管官號掌故,擇選有時望之人為之,例為編刪學官之選,近歳滋益輕,至有待次累年者,朝廷患之。嘉泰末,有㫖非闕官不除。有選人家閩中,其父與陳勉之有舊,至是入都見勉之,求為掌故,勉之對衆厲聲曰:「外間豈不知近㫖見闕方除,此何可得?」衆為之踧踖,後旬日,竟除掌故,或疑其由徑而得者,問之,徐曰:「丞相耳。」或曰:「丞相前日之語甚峻,何以回造化耶?」其人即于坐側取一幅書示之,乃勉之答書也,畧曰:「珍貺鼎至,晃耀老目。」或問珍貺之名,曰:「書生安得珍玩,比所請不遂,適從王家肆中見粟金臺盞十具,重百星,以四千緡得而獻之耳!」聞者歎息而去。嘉定七年八月,又置三省樞密院架閣官

宫觀使[编辑]

宫觀使,自真宗時始置,以現任宰執領之,及王文貞公罷,政始以太尉領玉清昭應宫使,此前宰相領宫觀之所從始也。熙寧初,冨文忠公以使相領集禧觀使居洛,此宫觀使居外之所從始也。渡江後,前宰相在經筵者,不以官高卑,率為宫使,若他官,則使相以上乃得之,其居外者,必官至三少乃除。淳熙中,崇憲靖王自節度使拜使相,封郡王,中書進擬提舉洞霄宫,周文忠當制,引故事,宗室使相外居者,當得觀使,上批如所請。紹熙初,趙文定公以使相判潼川府,乞奉祠,乃除醴泉觀使,非舊典也。開禧末,陳勉之以特進罷相,不帶職,乃亦除觀使,盖章達之侍郎當制失之,翌日,李季章進呈,改提舉洞霄宫,合故典矣。

天禧以前,崇觀以後,宫觀使之名甚衆,渡江以後,宫觀不復置,而觀使有三:前宰相,則得醴泉;宗戚,則得萬夀,又其次則得佑神云。宣政間,又有提㸃宫觀官,在提舉之下,主管之上,今省。

臨安少尹 判官 推官[编辑]

臨安少尹,乾道七年五月置,用敷文閣直學士晁子正為之,以東宫領尹故也。子正既罷,沈徳之、姚令則輩,皆以權侍郎繼為之。九年五月,東宫解尹事,復置帥守如故。始,置少尹,又置判官二員,推官三員。判官:李秀叔以起居舍人兼,劉文潜以國子司業兼。推官,則正除金部員外郎陸之望、將作少監馬希言、朝奉郎錢伷。判官依兩省官奉使法,推官序位在諸州知州之上,任滿,理為知州一任五月十二日丙戌降㫖。初命刑獄公事皆決于少尹,皇太子止就東宫裁決。少尹日受民詞以白太子,閒日率寮属詣東宫禀事,惟命官犯罪及餘人流配已上,則具事聽東宫裁決。凡文書應奏者,太子繫銜,朝省臺部則少尹以下連申,寺監及本路監司並令移牒。舊兩通判職務,令第一第二員推官主管,僉判職官職務,令第三員推官主管,俄有㫖少尹比知府,判官比通判,推官比幕職官,其統臨職分,並照從官條例施行六月二日己巳降㫖,用太子請也,或謂子正所建明。繇是與文潜不叶而罷,明年,伷除吏部郎中,又請以三推官分治三獄,從之。九月丁亥降㫖

寧國府明州長史司馬[编辑]

諸王府長史、司馬,唐有之,本朝不置,以親王不領事故也。乾道七年二月,魏惠憲王出鎮宣城,始置寧國府長史、司馬,序位依兩省官奉使法。淳熙二年十月,移四明,亦如之。初議長史得治民舉吏如郡守,司馬如通判,於是沈度請本府公事,並經長史決遣,畢具名件,申魏王照㑹,長史、司馬,五日一詣王禀事,許之,後數月,王言:「如此,則是長史欲處臣於無用之地,何以謂之判寧國府事乎?望只委長史、司馬分治財榖之司,依舊令臣引押吏民詞狀。」奏可前㫖七年四月壬戌。後㫖四月庚辰。後移明州,王又請置制司,得自舉吏。淳熙二年四月癸亥,許之,仍免給朝典云。

制置大使[编辑]

制置大使,唐有之,本朝不除。紹興初,始以命席大光,時大光以前執政帥長沙,而大將王𤫉已先為制置使,故加大光「大」字,猶祖宗以文臣為制帥之意也。其後李伯紀在江西,趙元鎮在浙東,吕元直在浙西,皆用此例。及大光將入蜀,朝廷以吳玠已為宣撫副使,乃除大光成都等路安撫制置大使,位在宣副之上,大光以憂去位,遂不復除。開禧末,江淮用兵,起丘宗卿守金陵留鑰,宗卿嘗以僉樞督視軍馬,於是,趙淳已為江淮制置使,乃沿故事,命宗卿為江淮制置大使,後宗卿召,以何自然代之,自然始兼江東安撫,俄申命兼大使如宗卿例,已而罷四川宣撫,又以安子文為制置大使兼知興元,朝議以子文恩數視執政,故加大字。先是李端友、程東老、趙溫叔皆以前宰執知成都,止為制置使,趙德老執政,恩例亦然,今别加大字,蓋用自然例也。舊例:四川制置大使及制置使結銜,皆在知府事上,比子文降吿,其結銜乃在下,亦非典故。

庶官結銜稱安撫使[编辑]

安撫使,舊制;大中大夫以上,曽厯侍從官者乃得之。若庶官,則止稱主管某路安撫司公事。隆興中,馬舍之自起居舍人兼直學士院;淳熙中,陳少卿叔達自宗正少卿兼權給事中補外,後馬以中大夫秘閣修撰守瀘,陳以集英殿修撰守洪,皆不稱安撫使,蓋故事也。嘉定二年二月,劉徳修以中奉大夫、右文殿修撰守襄陽,及出吿,乃正稱安撫使,徳修嘗為起居郎,非侍從,不知何故,乃爾問其諸子,亦莫之知云爾。

十都統制[编辑]

諸軍都統制者,自渡江以前亦有之,然未為官稱,蓋是時陜西、河東北三路,皆以武臣職任高有智畧者,為之馬歩軍副都總管,遇出師征討,則加以都統制軍馬之名,猶今節制軍馬之類,非有司職分也。建炎初,置御營司,始以劉鄜王為本司都統制,其下分為五軍,各置統制,以諸將張、韓等為之,苗、劉既誅,張、韓又改為御前左右軍都統制,則已不𨽻御營司矣。紹興初,御營司罷,有旨諸大將之軍稱神武五軍,諸小校之兵少者,則謂之神武副軍,並𨽻樞密院,俄又以神武名,乃髙歡諡號,遂改神武五軍為行營五䕶軍,韓世忠稱左軍,劉光世稱右軍,張俊稱中軍,王𤫉稱前軍,巨師古稱後軍,其後右䕶軍叛降偽齊,於是吳玠軍始以右䕶軍為號。四年,玠陞宣撫副使,其弟璘為右䕶軍都統制,諸將故與璘等,夷者惟楊政、郭浩,乃以政為宣撫司都統制,屯興元府,浩為樞密院都統制,屯金州。十一年,張、韓、岳三大將皆罷兵,乃収其所部為御前諸軍,而都統制皆以屯駐州名冠軍額之上,獨川陜如故。十九年,鄭仲亨罷宣撫副使,於是漢、沔兩大將,次第改為御前諸軍,其繫銜則璘稱利州西路駐劄御前諸軍都統制,政稱利州東路駐劄御前諸軍都統制,浩時已死,故金州無都統制,但以武臣知州事,節制御前軍馬入銜。三十一年,王彦始除金房開達州駐劄御前諸軍都統制。乾道五年,王公明入蜀,奏乞三都統並依江上諸軍隨駐劄處繫銜,庶㡬一體,其十月,有旨從之。江上始有京口、秣陵、武昌三大軍,紹興末,金將内侵,楊和王請置江、池二軍,劉太尉請置荆渚一軍。嘉定初,蜀叛,既平,安觀文又奏分興州十軍為沔、利二軍,沔州除都統制,利州除副都統制,自是天下有十都統矣。荆鄂一軍而正帥在鄂,副帥在襄,淳熙新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