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
甲集卷一 君德
卷二 

聚珍本/《適園叢書》本[编辑]

上德 后妃王主宗室附[编辑]

高宗誕聖[编辑]

高宗受命中興全功至德聖神文武昭仁憲孝皇帝,諱構,字德基,徽宗第九子,母曰韋太后。大觀元年五月二十夜,生於宮中 以其日爲天中節。,八月,封蜀國公。二年正月,進廣平郡王。宣和三年十二月,封康王。靖康元年十一月,被旨使河北金人軍前議和,閏月,至相州,除河北兵馬大元帥。二年五月朔,卽皇帝位於南京,改元建炎,十月,幸揚州。三年二月,渡江幸杭州,四月,進幸江寧,八月,復幸臨安,十二月,自明州幸海。四年正月,幸溫州,四月,進幸越州。紹興二年正月,又幸臨安。四年十月,又進幸平江。五年二月,還臨安。六年九月,又幸平江。七年四月,進幸建康。八年三月,復還臨安。在位三十六年 建炎四;紹興三十二,遜位二十五年。淳熙十四年十月八日,崩於德壽宮,壽八十一。十五年二月,權𣪁永思陵。初,年二十一,遜位五十六。

孝宗誕聖[编辑]

孝宗紹統同道冠德昭功哲文神武明聖成孝皇帝,諱眘,字元永,高宗第二子。建炎元年十月二十二日,生於嘉興府 以其日為會慶節。初名伯琮,紹興二年五月,鞠於宮中。三年二月,除貴州防禦使,賜名瑗。五年六月,封建國公。十二年正月,進封普安郡王。三十年二月,立為皇子,封建王,更名瑋,四月賜字元朅。三十一年十二月,扈從幸建康。三十二年二月,還臨安,五月,立為皇太子,更今諱,六月十一日,受內禪,卽皇帝位。在位二十七年 隆興二;乾道九;淳熙十六,遜位五年。紹熙五年六月九日,崩於重華宮,壽六十八。權𣪁永阜陵。初,年三十六,遜位六十三。

光宗誕聖[编辑]

光宗憲仁聖哲慈孝皇帝,諱惇,孝宗第三子,母曰郭皇后。紹興十七年九月四日,生於藩邸 以其日為重明節。二十年二月,授右監門率府副率。三十年五月,轉榮州刺史。三十二年九月,封恭王。乾道七年二月,立為皇太子,四月,領臨安尹。九年四月,解尹事。淳熙十四年十一月,參決機務。十五年正月,赴議事堂與宰執議事,又詔每遇朝殿令侍立。十六年二月二日,受內禪,卽皇帝位,在位五年紹熙,遜位六年。慶元六年八月八日,崩於壽康宮,壽五十四。其年十二月權𣪁永崇陵。初,年四十三,遜位四十八。

寧宗誕聖[编辑]

寧宗皇帝,名擴,光宗第二子,母曰李皇后。乾道四年十月二十日,生於恭王府 以其日為瑞慶節。五年十一月,除右千牛衛大將軍。淳熙五年十月,封英國公。十二年三月,進平陽郡王。十六年三月,封嘉王。紹熙五年七月五日,奉太皇太后聖旨,就重華宮卽皇帝位。初,年二十七。

壽康宮進香[编辑]

上始受禪,趙子直議以祕書省為泰安宮,已而不果,乃以慈懿皇后外第為之。會光宗不欲遷,因以舊福寧殿為壽康宮,而更建福寧殿。上之在重華執喪也,五日一朝於壽康,時光宗聖體未平,猶不得見。慶元四年八月丙戌,詔:「恭聞上皇聖躬,悉已清復,將率羣臣詣宮上壽。」既而不克行。五年八月丙戌,以重明節前十日上初詣壽康宮進香,詔書降諸道:流罪以下囚,釋杖以下。京官大父母、父母年八十;選人、小使臣大父母父母年九十;庶人百歲,並與官封。致仕官員,郎,年八十,賜服三品,餘官,七十,服緋綠及十年,並改賜。民有大父母、父母年九十以上,免身丁錢。諸道贓賞錢悉蠲之。加賜行在諸軍。如雪寒錢例。宰輔皆進官一等。特進、右丞相、祁國公京鏜,為少保,封鄭國公。少傅、保寧軍節度使、萬壽觀使韓𠈁冑,為少師,封平原郡王。太皇太后弟 —— 保順軍節度使、提舉祐神觀謝淵,為太尉。太上皇后姪 —— 昭信軍承宣使、知閤門事李孝友;保信軍承宣使、知閤門事李孝純,並除節度使。入內內侍省押班甘昺,以兩宮宣力,備竭忠勤,特遷二官,其餘次第行賞。

孝宗諸孫[编辑]

孝宗皇帝五孫 —— 莊文太子下:曰豫國公挻;魏惠憲王下:曰左千牛衛大將軍攄、次吳興郡王抦;光宗皇帝下:曰保寧節度使挺、次寧宗。挻、攄、挺皆蚤卒。寧宗四子:其長者,紹熙四年春,生於嘉邸,時光宗已屬疾,而子亦早夭,故不及名。旣受禪,恭淑皇后生兗沖惠王堎、邠沖僖王垣,楊貴妃生郢沖美王增,皆不育。吳興一子:曰楚州團練使垓。生三歲而夭,慶元五年四月,追賜名、贈官云。

慶元育宗子[编辑]

上既失兗王,戊午歲,用高宗故事,取燕王宮「希」字行之子 —— 與愿,鞠之宮中,已而連失邠、郢二王。庚申冬,遂以爲觀察使,賜名曮云。

高宗恭儉[编辑]

高宗在維揚時,每退朝,即御殿旁一小閤,垂簾獨坐,前設一素木桌子,上置筆硯,蓋閱四方章奏於此閤內,惟二小璫侍側,凡巨璫、若內夫人奏事,上悉出閤外視之。御膳惟麵飯、煎肉炊餅而已。鎭江守錢伯言嘗獻宣和所留器用,其閒有螺鈿椅桌,上惡其靡,亟命於通衢毀之。上晚年,大劉妃有寵,恃恩驕侈,盛夏以水晶飾足蹋,上偶見之,即命取其一以爲御枕,妃惶懼撤去,自是六宮無復踰制者矣。

高宗聖學[编辑]

紹興末,上嘗作損齋,屏去玩好,置經史古書其中,以爲燕坐之所。上早年謂輔臣曰:「朕居宮中,自有日課 —— 早閱章疏,午後讀《春秋》《史記》,夜讀《尚書》,率以二鼓罷。」尤好《左氏春秋》,每二十四日而讀一過。胡康侯進《春秋解》,上置之坐側,甚愛重之。又悉書六經,刻石,寘首善閣下,及作損齋,上亦老矣,因自為之記,刻石以賜近臣焉。

孝宗聖孝二事[编辑]

辛巳歲,上視師建康,建王實從,每早晚二頓,必具上起居食飲狀,及羣臣進對、中外關奏之事以達中宮。逮還都,隆慈出示其書盈篋,上見之大喜。

孝宗天資純孝,初授禪,高宗駕之德壽宮,上步出祥曦殿門,掖輦以行,及宮門乃止。翊日過宮,屬天新雨,泥淖被路,上皇命邀乘輿至殿門,上亟駐輦門外,趨立庭下,上皇嘉歎久之,曰:「每見吾兒,則喜不自勝。」隆興初,上以兵連不解,未克盡兩宮之奉,乾道元年二月朔,始從兩宮謁四聖觀,上親扶上皇上馬,都人驩呼,以爲所未嘗見,此可謂以天下養矣!

孝宗恭儉[编辑]

淳熙中,上作翠寒堂於禁中,以日本國松木爲之,不施丹雘,其白如象齒。嘗召趙丞相雄、王樞使淮,奏事堂下,古松數十,清風徐來,上曰:「松聲甚清,遠勝絲竹。子瞻以風月爲無盡藏,信哉!」上雅敬蘇文忠,居常止稱子瞻或稱東坡 上又指殿東橋曰:「此去禁園無十數步,朕遇花時,亦未常往,閒遣人折數枝來觀爾。苑中臺殿,皆太上時所爲,朕居常以竹沓覆設,太上來則撤之。太上至宮,徘徊周覽,每興依然之歎,頗訝其不雅飾也。」上恭儉勤政蓋如此。

昭慈聖獻孟皇后[编辑]

昭慈聖獻孟皇后,其先洺州人,眉州防禦使元之孫也。哲宗在位,宣仁聖烈皇后以六禮聘之。宣仁崩,后廢。哲宗崩,欽聖憲肅皇后共政,復爲元祐皇后,還居禁中。欽聖崩,又廢。靖康二年冬,欽宗議尊爲元祐皇太后,時城已破,命未及宣。張邦昌僭立,冊爲宋太后,自外第入居西宮,邦昌將還政,先復后爲元祐皇后,垂簾聽政。高宗即位,加號隆祐太后,先往杭州。建炎三年,苗傅、劉正彥肆逆,后垂簾聽政,賊平,始正尊號曰皇太后。上事太后如事母,居同宮。其秋,上將東巡,命執政滕康權知三省樞密院事,奉后往洪州,太廟神主、天章閤神御偕行,非軍旅錢穀除拜,皆於簾前關決。舟過落星寺,六宮及後軍舟飄覆者數十,惟太后舟無虞。其冬,虜犯洪州,后幸虔州避寇,衞兵皆潰,虜追不及而還。四年,上駐蹕會稽,遣資政殿學士盧益奉后還,明年四月,崩於行宮之西殿,年五十九。初諡昭慈獻烈,已而改今諡云。后兄子——忠厚,字仁仲,靖康初,以承議郎知海州。建炎初,遷顯謨閣直學士。明受撤簾,除鎭漢軍節度使。后大祥,拜使相,封信安郡王,累官少師、判紹興、平江、建康府。紹興十一年,爲樞密使。二十七年,提舉祕書省,薨。

顯仁韋皇后[编辑]

顯仁韋皇后,開封人,高宗母也。初入宮爲御侍,崇寧末,封平昌郡君。大觀初,進婕妤。宣和末,累遷婉容。上出使,進封龍德宮賢妃。建炎元年,遙尊爲宣和皇后。顯肅崩問至,上尊號曰皇太后。紹興九年,后有歸耗,上命有司豫作慈寧殿於禁中,遙上寶冊。十二年七月,后自東平登舟,九月,上逆於臨平,普安郡王從,上見后悲泣。后聰明有遠慮,每謂上給使者不必分,宜通用之,蓋分則自爲彼我,其閒佞人希旨,必肆閒言,自古兩宮失懽,未有不繇此者。后季弟淵,性暴橫,不循法度,高宗以其不可近民,恐居官有過,難以行法,終不予官,積十有餘年,聞后將入境,乃封平樂郡王,令逆於境上。其後,后朝景靈宮,淵見后,出言詆毀,坐削官,安置袁州,已而追還之。十九年,后年七十,正月朔,上卽宮中行慶壽之禮,親屬皆遷官。二十九年,上復行慶壽禮於慈寧殿,詔庶人年九十,宗子女若貢士以上,父母年八十者,悉官封之。宰相沈該率百僚詣文德殿稱賀,國朝慶典自此始。九月,后崩,年八十,權𣪁永佑陵,神主祔太廟。韋氏至節度使者凡三十人。后姪孫璞妹爲魏惠憲王夫人,紹熙初,璞以司農卿除煥章閣待制,論者以爲不然,遂換明州觀察使。

仁懷朱皇后[编辑]

仁懷朱皇后,開封人,武泰軍節度使伯材女,欽宗元妃也。政和末,徽宗臨軒備禮,冊爲皇太子妃。宣和七年十二月,立爲皇后,追封伯材恩平郡王。后既北遷,遂不知崩問。慶元三年,憲聖慈烈皇后崩,朝論以后於憲聖妯娌也,明年,乃遙上尊諡曰仁懷,以九月二十五日爲大忌。五年十二月,遂奉仁懷、憲聖二后神御,奉安於景靈宮焉,其族人今猶存。

憲節邢皇后[编辑]

憲節邢皇后,祥符人,世右職。后嘉恭𥳑公煥女也。高宗在康邸,宣和四年四月納之,封嘉國夫人。靖康中,高宗使幹离不雅布於河上,后留居蕃衍宅,逮虜退,后從兩宮北遷。建炎初,遙冊爲皇后,擢煥徽猷閣待制,右諫議大夫衞膚敏、殿中侍御史張浚言:「祖宗之法,后族戚里不得任文資,恐撓法而干政。」上納其言,改煥光州觀察使,著爲令。紹興二年冬,煥病篤,上念之,始拜慶遠軍節度使,俄卒於臨安,上將臨其喪而近臣有言乃止。久之,追封安王。十二年夏,北境報后從顯仁來歸,將壓境,而以訃聞,喪歸,陪葬永佑陵。淳熙末,諡憲節。

憲聖慈烈吳皇后[编辑]

憲聖慈烈吳皇后,京師人也。父——近,以后貴,卒官武翼郎,後追封吳王。高宗在維揚,后年十四入宮,少長,封新興郡夫人。上自海道還,進才人,又進婉儀,時邢皇后在朔庭,後宮惟后與張婉儀爲上列,而后讀書萬卷,翰墨尤絕人,繇是寵遇日至。紹興十二年春,張氏卒,夏,拜后爲貴妃,秋,顯仁皇后來歸,明年,遂正位宮壺。先是,太后數以爲言,秦檜曰:「太后有定命,陛下奉行可也。」即率羣臣上表,於是降制。孝宗時,累加號曰壽聖齊明廣慈備德太上皇后。光宗即位,后當爲太皇太后,以壽皇故,迺更號曰壽聖皇太后。紹熙四年,加號隆慈備福。五年,后年八十,上行慶壽之禮。其秋,孝宗崩,始正尊號云。慶元元年,加崇曰壽聖隆慈備福光祐太皇太后。三年冬十月,后屬疾,丙申,赦天下,十一月庚子,后崩於慈福宮,年八十三。後四日,郊禋禮成,宣遺誥:「皇帝服齊衰五月」,上特出手詔,服喪期年。后母儀四世,吳氏王者二人、節度使七人。從子——琚,字子居,有吏才,嘗爲尚書郎、部使者,既秉旄,猶爲藩帥,他外戚皆莫及云。

成穆郭皇后[编辑]

成穆郭皇后,孝宗正配也。曾祖——若節,西京左藏庫副使;祖——直卿,奉直大夫;父——瑊,以父任,積官右朝散郎,充祕閣修撰。上即位,拜鄂州觀察使、提舉萬壽觀。明年,遷昭慶軍承宣使。卒,追封榮王。后母——淑國夫人,宗室女也。上爲普安郡王時,聘之,封咸寧郡夫人,薨。紹興三十二年五月,追立爲皇太子妃,八月,追冊爲皇后,以左僕射陳康伯爲禮儀使。初諡恭懷,孝宗嫌之,改安穆,及營阜陵,更今諡。后生四子一女,子:莊文太子愭、魏惠憲王愷、光宗皇帝、邵悼肅王恪。恪與嘉國公主俱蚤薨。孝宗既受禪,待郭氏恩禮甚隆,然后弟——師禹、師元,淳熙中官不過承宣使,上不私戚里蓋如此。師元不及建節而卒。上將內禪,師禹始除節度使,慶元中,封廣陵郡王。后薨,年三十一,權𣪁於北山之修吉寺。

成恭夏皇后、太皇謝太后[编辑]

成恭夏皇后、太皇謝太后,皆孝宗繼配也。上在藩邸,福國郭夫人已薨,吳太后以夏、翟二美人賜上,實后閤侍御也。時恩平亦選賜兩人,而普安恭儉好書,不邇聲色,高宗賢之,繇是定爲嗣。普安既爲皇子,明年二月癸亥,詔封夏氏爲齊安郡夫人,翟氏爲咸平郡夫人。上即位,以夏氏爲賢妃,翟氏爲婉容,踰年,上皇手詔,冊妃爲皇后,而拜婉容爲貴妃。乾道三年六月,后崩,年三十一,諡安恭。后既崩,中宮虛位將十歲,淳熙三年秋,貴妃因侍上過宮,上皇語上曰:「大哥且與了卻此段。」上承命而退,八月庚辰,上皇遣大璫張去爲至都堂,傳旨立翟貴妃爲皇后,明日,午後,執政奏事,皇后歸姓謝氏,後五日,召詞臣周必大對選德殿,退而草制,其詞有曰:「早從藩邸之游,蓋稟庭闈之命」,又曰:「因乳保而依方進,雖嘗從舊譜於汝南,推源派而記謝安,蓋遂復華宗於江右」。后性恭儉,既受冊,內膳日進一羊,力丐免,及初供膳,不敢先嘗,復以進御。故事,當得兵船,亦固辭。服澣濯之衣,有數年不易者,上嘗以諭輔臣,且曰:「本朝后妃卻是多賢,朕之修身齊家,誠若無媿。所少者,功業未成耳!」十六年,上禪位,上尊號曰壽成。孝宗崩,稱皇太后。慶元初,加號惠慈,六年秋,稱太皇太后。夏執中者,安恭后弟也。曾祖——令吉,爲吉水簿,因家江西,其父——協,客於袁之某寺,生一子一女。女少聰慧,大閹張去爲所因,納之宮中,其後將正宮闈,始命袁州訪夏翁所在,而翁亡矣,有旨即瘞所爲園寺,且訪其弟執中以聞。

慈懿李皇后[编辑]

慈懿李皇后,安陽人。父——道,爲湖北帥。有相師皇甫坦者,至其第,道命諸女拜之,其中女慈懿后也。皇甫見之驚曰:「此天下人母,我奈何受其拜邪?」人皆以為狂,道心獨喜。孝宗聞坦語,即爲恭王聘之,時莊文太子妃妹錢氏同選入宮,中外皆心擬錢氏,而后定選。隆興二年四月,封榮國夫人,郊禮成,進封定國。乾道七年三月,降制,立爲皇太子妃。淳熙十六年二月,立爲皇后。紹熙五年七月,稱太上皇后,明年九月,加號壽仁。慶元六年六月,崩於壽康宮,年五十六。

恭淑韓皇后[编辑]

恭淑韓皇后,其先相州人,司徒兼侍中魏忠獻王琦六世孫也。右諫議大夫省華生忠獻,忠獻生尚書左僕射魏文定公忠彥,忠彥生司農少卿治,治生資政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吳元穆王肖冑,肖冑生益王協,協生太尉寧遠軍節度使同卿,同卿生后,實第二女也。淳熙十二年,孝宗爲平陽郡王擇婦,后與其姊偕選入宮,而后當兩宮意,八月,歸於邸第,封新安郡夫人。十六年三月,封崇國夫人。上受禪,立爲皇后。慶元二年十月,行冊禮。六年十一月,崩,年三十六,明年,葬於慈懿皇后𣪁宮之東廣教寺。先一年,同卿已卒,擢其子竢爲承宣使,諡同卿曰恭靖云。后曾季祖——侂冑,官至太傅,封平原郡王,最貴顯。

中舉奉親之禮[编辑]

昭慈聖獻皇后之在建康也,有司月奉千緡而止。后生辰,別奉緡錢萬,時朝廷用度不給,故其禮不及承平時。其後顯仁后自北來歸,歲奉錢二十萬緡月奉萬緡。冬年、寒食、生辰倍之、帛二萬餘匹生辰,絹萬匹。春、冬、端午,各三千匹。綾羅二千匹冬緜五千兩。酒日一斗、羊三牽。高宗在德壽宮,孝宗命有司月供十萬緡,高宗以養兵多費,詔減其六萬,及孝宗在重華,命月進三萬緡而已。上受禪,詔太皇太后月奉緡錢二萬,皇太后萬五千,上皇太后五萬,而重華宮別給二萬焉。

本朝母后宮名[编辑]

萬安明德李后、保慶章惠楊后、慶壽慈聖光獻曹后、崇慶宣仁聖烈高后、慈德欽聖憲肅向后、聖瑞欽成朱后、隆祐昭慈聖獻孟后、崇恩昭懷劉后、寧德顯肅鄭后、慈寧顯仁韋后、慈福憲聖慈烈吳后、壽慈壽成惠慈謝后

英宗妃嬪[编辑]

張修容,英宗後宮也,蓋溫成皇后從妹。父——堯佐,宣徽南院使、淮康軍節度使。修容名位本微,哲宗即位,自平昌郡君進封才人,徽宗立,又進婕妤,至大觀初,以八寶恩,始進今秩,建炎四年,從衞隆祐皇太后,卒於虔州,年七十八。

哲宗妃嬪[编辑]

慕容貴妃、魏修容,哲宗後宮也,初並爲御侍。崇寧元年春,慕容氏始封才人,魏氏封昌平郡君。大觀元年夏,魏氏亦封才人。二年春,並進封美人。靖康之難,六宮皆北去,惟先朝嬪御得免,乃建承慶院以處之。紹興三年夏,以昭慈聖獻皇后大祥推恩,並進婕妤,祿賜如式,久之,慕容氏進婉儀,魏氏進修容。十三年冬,修容卒。婉儀少在宮中,與顯仁皇太后相厚,及太后歸,就慈寧之養。十四年冬,上諭執政,特拜婉容爲賢妃,制曰:「藻鑒精明,獨前知於聖母;蘭心芳潔,今娛侍於東朝。」二十二年,薨,年八十,贈貴妃。

德壽妃嬪[编辑]

潘賢妃、張賢妃、劉貴妃、張貴妃,高宗後宮也。

潘氏家東都,上在康邸納之,生元懿太子。及即位,將冊爲后,呂好問右丞諫以爲不可,乃以爲賢妃,擢其叔父永思爲帶御器械。太子薨,妃侍隆祐后居江西,紹興十八年,薨。

張氏亦家東都,建炎中爲才人,紹興十年,累遷婉儀,十二年,卒,贈賢妃。

劉氏臨安人,父——懋,以恩至昭慶軍節度使。妃,紹興十年入宮,爲紅霞帔。十六年,封才人,轉婕妤、婉容。二十四年春,拜貴妃。時有小劉氏者,以紹興十七年入宮,封宜春郡夫人,二十三年,封才人,二十八年冬,進婕妤。妃與婕妤皆有寵,宮中號妃爲「大劉娘子」,婕妤爲「小劉娘子」。三十一年秋,婕妤坐事,放歸其家自便,官告令有司毀抹。淳熙十四年秋,妃薨。

張氏,其先祥符人,與宗室忠州防禦使伯驌有連,初封永嘉郡夫人,乾道六年封婉容,淳熙七年,進封太上皇帝淑妃,十六年,進貴妃,紹熙元年薨。

紹興中又有馮美人、韓、吳二才人,皆寵幸,後皆廢。吳氏名玉奴,中宮近屬也,三十二年夏,復故封。淳熙末,又有李、王二才人,俱明豔,高宗愛之,及上賓,憲聖每見之常感愴,孝宗聞,特許自便,蓋非常制云。德壽宮又有信安趙夫人、咸寧藺夫人、平樂王夫人、咸寧郭夫人、新興陳夫人、富平孫夫人、縉雲蔡夫人、南平張夫人、齊安張夫人、安定李夫人,此十餘人並無品秩。

重華妃嬪[编辑]

蔡貴妃、李賢妃、張貴妃、陳淑妃,孝宗後宮也。

蔡氏初入宮爲紅霞帔,乾道二年,封和義郡夫人,淳熙三年,進婉容。父——𫕪,歷帶御器械、幹辦皇城司,十年秋,以篤老拜宜州觀察使。冬,拜婉容爲貴妃,十二年秋,薨。

李氏初入宮為典字,淳熙三年冬,轉通義郡夫人,七年冬,爲婕妤,九年春,生女,不育,明年秋,卒,贈賢妃。時李壽在經筵,因夜直,嘗諫上以後宮寵幸多,宮中妄費,上曰:「朕老矣,安得此聲?近惟葬李妃用三萬緡,它無費也。」

張氏初爲紅霞帔,封同安郡夫人,進婕妤、婉容,十四年春,拜爲妃。

陳氏初封新平郡夫人,淳熙十二年冬,進美人,十四年冬,又進婉容,紹熙元年春,拜爲妃。上在位雖久,後宮無寵幸著聞者。乾道中,又有宜春韓夫人、信安陳夫人;淳熙中,有永寧劉夫人、新平黃夫人、南平關夫人、永陽王夫人、平原黃夫人;紹熙中,有新安梁夫人、高平宋夫人、信安傅夫人、新安吳夫人、齊安韓夫人、咸寧吳夫人、縉雲朱夫人,此十四人無品秩。

壽康妃嬪[编辑]

黃貴妃、張貴妃、武才人,光宗後宮也。

淳熙末,上在東宮,旁無姬侍,高宗以和義郡夫人黃氏賜之黃氏,淳熙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封郡夫人。及即位,拜爲妃。紹熙二年冬,薨,上在齋宮聞之,始得疑疾,自後宗戚大臣以薨卒聞者,多不信矣。

張氏,東宮舊人也,初爲紅霞帔。上受禪,進婉。儀慶元三年秋,拜貴妃。

武氏,初封同安郡夫人。紹熙五年春,進封。又有潘夫人、符夫人、二張夫人,並止郡封,無品秩。凡宮中之制,郡夫人已上,始稱房院。

元懿太子[编辑]

元懿太子,名旉,高宗後宮潘賢妃子也。建炎元年六月,生於南都,九月,拜集慶軍節度使,封魏國公。三年春,苗傅、劉正彥爲逆,以旉為皇帝,改元明受。上復辟,立爲皇太子,其年秋,薨於建康。初太子得疾未瘳,有金香鼎置於地,宮人誤觸之,仆地有聲,太子應時驚搐不止,上命斬宮人於廡下,少頃,太子薨,年三歲。

秀安僖王 祟憲靖王[编辑]

秀安僖王,高宗兄行也。王名子偁,太祖少子——秦康惠王五世孫。康惠王生英國公惟憲,惟憲生新興侯從郁,從郁生華陰侯世將,世將生東頭供奉官令譮,令譮生王。第進士,爲嘉興丞。孝宗實王第二子,紹興二年五月,既被選召,王赴都堂審察,改左宣教郎、通判湖州,俄除直祕閣,賜五品服。建國公就傅,遷左朝奉郎、充祕閣修撰、知處州。既對,請奉祠,詔給祿如郡守。累官左朝奉大夫。十三年秋,告老,遂歿於秀州。有司疑普安所服,十四年正月,詔侍從臺諫議之,議者謂解官如宗室南班故事,上曰:「始議養宗室子,今子偁死,若不使之持服,則非本朝典故。」乃贈王太子少師。普安爲皇太子,內出詔書,加贈王太師、中書令,追封秀王,諡安僖,妻宜人張氏,封王夫人。孝宗既受禪,不敢顧私親。逮光宗繼統,而高廟几筵猶未除,故緩其事。紹熙元年夏,始詔即園立廟,如濮王,仍班諱。

王長子——伯圭,字禹錫,初以門蔭補官,紹興末,以右宣義郎、通判明州。上受禪數月,上皇有詔,除集英殿修撰、知台州,稍遷待制、直學士,歷知明州,積官朝奉大夫、端明殿學士。淳熙初,始行慶壽禮,推恩中外,上皇令換節鉞,遂拜安德軍節度使,數月,加開府儀同三司。九年秋,遷少保,封滎陽郡王。永思權𣪁爲總護使。十五年秋,遷少傅。十六年夏,遷少師,始稱皇伯。紹熙元年五月,遷太保,封嗣秀王。二年夏,判大宗正事。三年夏,遷太師。永阜陵成,除中書令,辭不拜。詔有司別議優崇之禮,乃除兩鎭節度使。慶元中,薨,追封崇王,諡憲靖。

張夫人,孝宗母也。五世祖——耆,仁宗朝樞密使兼侍中。孝宗即位,上皇有旨,夫人給內中請給。乾道三年三月,薨於吳興,訃聞,輟視朝五日,上素衣,成服於苑中,稱皇伯母,議者謂高宗襃崇之禮、壽皇謙抑之義,前後兩盡,可爲萬世法矣。伯圭諸子,初皆補京秩,歷牧伯、部使者。紹熙後,並換南班,長師,今爲使相。

莊文太子[编辑]

莊文太子,初名愉,紹興十六年,用祖宗緦麻親例,補右內率府副率。二十一年,更名愭。二十八年,除右監門衞大將軍、榮州刺史。三十年,孝宗爲皇子,四月,眞拜蘄州防禦使。三十二年九月,拜少保、永興軍節度使,封鄧王。乾道元年八月,立爲皇太子。初,太子在藩邸,喜作詩,及升儲,而諸王宮教授黃石,適面對,論東宮不宜以詩文爲學,上大喜,除校書郎,仍不試。石,字圮老,永嘉人,元年九月入館,十一月,遷小著,自此擢用。三年秋,太子得傷暑病,醫誤進藥,疾遂劇,乃急召醫師王繼先於福州,高宗、壽聖皆親至東宮視疾,上憂懼,爲之赦天下,後三日,太子薨,年二十四,禮部太常寺言:「故事無皇太子薨禮。齊武帝文惠太子薨,有司奏御服期,朝臣齊衰三日,六宮不從服;唐憲宗惠昭太子薨,輟朝十三日。今倣古制,皇帝爲太子服期,以日易月,十三日而除,六宮並不從服,文武百官服齊衰一日而除,皇太子宮僚服齊衰三月,臨七日而除,自舉哀至成服日,皇帝不視事。」比葬,上凡再至東宮,命宰臣奉諡冊,小大祥皆以執政官行禮焉。子挻、搢。

魏惠獻王[编辑]

魏惠獻王愷,以紹興十六年,補右內率府副率,三十年,轉右監門衞大將軍,四月,除貴州團練使,三十二年九月,拜雄武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封慶王。乾道七年二月,拜雄武保寧軍節度使、判寧國府,進封魏王。淳熙初,來朝,徙判明州,易鎭永興成德。七年二月,薨於明州,年三十五。訃聞,上泫然曰:「朕向來越次建儲者,正爲此子福氣差薄耳!然亦不料其如此之夭也。」詔刑部尚書謝廓然致弔,兩浙轉運副使韓彥質致其柩,禮部侍郎齊慶冑護葬。上服白羅袍、素紗折上巾,發哀於別殿。王性寬慈,高宗尤所鍾愛,上雖以宗社大計,出王於外,然心獨念之,齎賜不絕焉。子——抦。

邵悼肅王[编辑]

邵悼肅王恪,早薨,乾道二年九月,追賜名,贈淮康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

兗沖惠王[编辑]

兗沖惠王堎,上第二子也。慶元二年六月生,太皇太后詔禮部太常寺、國史院討論典禮,七月丙戌,德音降:天下死罪,囚;釋流以下;蠲臨安民元年畸零之稅;民有曾大父母者,免丁役錢一年。戊子,流人呂祖儉、徐誼等,皆量移內郡。戊戌,皇后曾季祖——侂冑,除使相,奉祠;父——同卿,寧遠軍節度使;母——安國夫人莊氏,封兩國夫人;兄——竢,除直祕閣;后閤官吏皆進秩二等,隨龍人一等,礙止法者,特遷之。未幾,皇子得驚風病,八月,薨,其生才四十七日,追賜名,贈太師、尚書令,葬北山寶林寺。

邠沖溫王[编辑]

邠沖溫王坦,慶元六年正月生,二月,德音降:雜犯死罪以下囚;釋徒以下;諸道贓賞錢悉蠲之;加賜三衙、沿江諸軍,如雪寒錢例。八月,薨,追賜名,贈官。九月,葬彌陁興福院。

郢沖美王[编辑]

郢沖美王增,慶元六年十一月生,未幾薨。

豫國公挻[编辑]

豫國公挻,以乾道元年六月生,甫周晬,除福州觀察使,封榮國公。祖宗以來,累朝不見孫,欽宗在東宮得子,蔡京奏除節度使,封崇國公。王黼得政,以此事傾京,言其以東宮比人主,徽宗入其言,降高州防禦使。孝宗爲皇子,莊文自遙刺除兵防,實用此例,至是上受禪未久,遂得嫡長孫。高宗聞之,諭輔臣率百官稱賀。既建儲,遂封公爵。明年,太子薨,其母弟慶王、恭王皆奉朝請,上遲回者數歲,既而以恭王英武類己,遂立之,時虞雍公允文爲相也。初,莊文既除服,挻與其母錢妃出居外第。九年春,薨,贈武當軍節度使,追封豫國公。紹熙初,上念莊文無主祭者,乃以宗子希璂爲子,賜名搢,命爲右千牛衞大將軍。搢,太祖九世孫也,曾祖、祖父皆不仕。祖宗時,昭成太子、陳王、蔡王有子皆夭,詔以近屬爲之孫,今立子,蓋特命也。

吳興郡王抦[编辑]

吳興郡王抦,淳熙四年,生於明州,始除右千牛衞大將軍。魏王薨,還居行在。孝宗將禪位,拜耀州觀察使,封嘉國公。故事:親王之子,初除小將軍,七遷爲節度使。宣仁垂簾,吳益王諸子,例拜大將軍、遙郡刺史,紹聖後不然。孝宗在御,諸王子初授亦大將軍,而抦再遷,封國公,用優禮也。光宗即位,進永興軍承宣使,封許國公,久之,又進封吳興郡王,命未出而止。紹熙五年七月,封徐國公。慶元元年三月,復封王,領昭慶軍節度使。憲聖慈烈皇后復土,遷開府儀同三司。抦早慧,孝宗愛之,淳熙十二年始就傅,以館職黃唐、倪思爲學官,慶元初,制曰:「孝皇憐早慧以鍾愛,太上念特立以垂慈」,故見貴寵云。抦蓋信安郡夫人卜氏所生,慶元初,特加國號。

信王璩[编辑]

信王璩,字潤夫,太祖七世孫也。父——子彥。王初名伯玖,紹興四年夏,鞠於禁中,憲聖慈烈皇后以爲己子。六年正月,賜名,除和州防禦使。九年三月,拜保大軍節度使,封崇國公,聽讀資善堂,以朝臣爲贊讀。十五年二月,進封恩平郡王,與普安繼就外第,號東西府,以館職二員通兼兩王府教授,自宗藩並建,道路切切頗有異言。三十年三月,拜王開府儀同三司、判大宗正事,出居紹興府,人情始定。上命葺茶鹽司爲府第,俸賜悉以上供經總錢、湖田米給之。孝宗受禪,王入朝,加拜少保,徙節靜江。乾道七年,省紹興府、宗正司,改王醴泉觀使。淳熙六年,遷少傅,十四年冬,高宗升遐,王入朝奔喪,因得疾,明年秋,薨,年五十九,追封信王。子——師淳、師灝、師瀹、師潞。師淳才五歲,初命爲武翼大夫、榮州刺史,乾道九年,從王入侍祠,遷忠州團練使,進永州防禦使,淳熙七年冬,詔以師淳年及二十,特進一階,除在外宮觀,給眞俸。師灝,初命亦如之。師瀹、師潞,初命皆武翼大夫,稍遷遙刺。師灝早卒,紹熙初,詔師淳換南班,師瀹眞除刺史,師潞命以通州團練使奉祠。

秦魯國賢穆明懿大長公主[编辑]

秦魯國賢穆明懿大長公主,仁宗第十女也,母曰周貴妃。嘉祐中,封永壽公主,英宗即位,進榮國長公主,神宗朝,進韓國大長公主,哲宗朝,改周國,徽宗朝,進韓魏兩國,政和三年閏四月,更封賢德懿行大長帝姬,高宗建炎初,復爲公主,改秦魯國。降德陽郡王錢景臻——曾祖曰吳越忠懿王,祖曰樞密使英文僖公惟演,父曰寶文閣直學士暄。二帝北狩,主留居京師,建炎二年冬,朝揚州,時兵革未寧,主與其家之閩中避敵,紹興四年夏,請朝,詔居紹興府,移台州,七年秋,入見,上禮之甚厚,見必先揖,十二年,再朝慈寧宮,其冬,薨於行在,年八十三。上臨奠,故事,當舉哀成服,時以具慶之朝,故不言,但輟五日朝。子——忱,紹興末,終少師、瀘川軍節度使、榮國公;庶子——愐,德慶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提舉皇城司,先忱卒。忱子——端禮,字處和,乾道初,參知政事,終觀文殿學士,諡忠肅。端禮子——象祖,字同叔,慶元末,爲兵部尚書,出知建康府,今以徽猷閣學士奉祠。

秦國康懿大長公主[编辑]

秦國康懿大長公主,哲宗第三女也,降少保、昭化軍節度使、和國公潘正夫,封韓國公主。政和中,改淑愼帝姬,建炎初,復爲吳國長公主,紹興中,避亂,抵婺州,八年夏,入朝,上日具衣冠,對之飲食,十二年,顯仁后來歸,主迎見於道,十九年,再朝行在,遂居之,三十二年,孝宗受禪,進封秦國大長公主,隆興二年秋,薨。主諸子皆爲承宣使,國朝故事:公主子,始命爲武翼郎,遷遙刺;孫,宣義郎;曾孫,承奉郎;四世孫,承務郎;女,封郡主;孫女,封恭人云。

和國長公主[编辑]

和國長公主,徽宗第二十女也,母曰懿肅王貴妃。政和三年夏,封柔福公主,尋改帝姬。靖康二年春,從駕北狩,紹興十二年,太母歸自北方,言帝姬以去年夏死於五國城,年二十九,以其骨歸,十三年,追封。

隋國公主[编辑]

隋國公主,徽宗第三十四女也,靖康初,封恭福帝姬,建炎三年,薨,追封。

嘉國公主光宗三公主[编辑]

嘉國公主,孝宗長女也。孝宗二女,次生五月而夭,不及封。嘉國,紹興二十年四月,用宗室緦麻親任節度使,女例封碩人,三十年,封永嘉郡主,明年卒,乾道二年,追封。

光宗三女:長齊安郡主;次文安;次和政,皆早亡。紹熙元年冬,追封爲公主。

郡縣主[编辑]

自渡江以來,未有王姬下嫁者,僞福國長公主之適高世榮也,奩具凡二十萬緡,視承平時己殺。高宗無女,孝宗二女,光宗三女,俱早薨。紹興十六年,和王女——樂平縣主,當出適,時庶事草創,乃命大宗正司主婚。淳熙十三年,魏惠憲王女——安康郡主,適羅氏,上命主執婦道如家人之禮,賜甲第居之,又詔南庫給金五百兩、銀三千兩為奩具。羅小校子,名良臣,以恩轉秉義郎,除閤門祇候,後十餘年,卒於浙西總管。

僞親王公主[编辑]

靖康末。天屬既已北去。獨信王榛至河北逃歸,馬擴等奉王屯趙州五馬山寨,上聞,以王爲河外兵馬都元帥。建炎二年秋,山寨為虜所破,王不知存亡。建炎四年,上在會稽,有自虜中逃歸稱柔福帝姬者。帝姬,道君女,莘王植同產也。詔宣政使馮益、內人吳心兒驗視,遂取入宮,封福國長公主,下降永州防禦使高世榮,明年,有自稱徐王棣者,知歧州仁壽韓迪聞於朝,上遣國子監丞李愿逆之,既至,審驗,則云富順男子李悖也,遂坐誅。時又有婦人自稱榮德帝姬,姬在東都,嘗適曹晟,荊南鎭撫使解潛以聞,按驗,則婦人易氏也,亦杖死。於是大理評事山陰石邦彥,引唐代宗之言告,上曰:「吾寧受百欺,冀得一眞。」三年春,乃詔皇族有脫兵來歸者,令州縣驗實以聞,許推賞。顯仁后來歸之歲,有入內醫官徐中立者,言柔福北遷,適其子還而死,詔福國長公主顯屬詐冒,下大理雜治,大理言:「稱公主者,乃東都乾明寺尼李靜善也。法寺當詐假官,流二千里;冒諸俸賜,計錢四十七萬九千餘緡,爲詐欺官私以取物,準盜論罪,止流三千里;節次入內起居,爲闌入至御在所者,斬。以上並該赦外,馮益被旨識認之,時善靜與益對坐,謂上爲兄,係對捍制使,而無人臣之禮,大不恭,十惡罪至死不赦。」詔決重杖,處死;益至獄不承,訊問乃伏,法寺言:「益赦後制勘虛妄,當罰金,情重奏裁。」詔除名,昭州編管,未行,復釋之。世榮積官常德軍承宣使,奉祠,至是改正追奪,後以父任,復為班行,乾道中,特除閤門祇候、江南兵馬都監云。

本朝宗室侍從[编辑]

本朝宗室侍從,自宣和至嘉泰凡十九人:太祖下——令鑠寶文閣待制、令詪戶部侍郎、子崧端明殿學士、子畫、子直、子櫟並寶文閣直學士、子潚、子厚戶吏部侍郎、伯圭端明殿學士、師訓工部侍郎、師敷文閣待制、師睪戶部侍郎;太宗下——不棄、不流、善堅並工部侍郎不迹華文閣待制;魏王下——彥中中書舍人、彥操煥章閣待制、彥逾工部尚書

宗室狀元弘詞童子舉[编辑]

宗室爲狀元者,乾道初,汝愚中詞科者。淳熙初,彥中中童子舉者。慶元中,崇襚,三年六月己卯,崇襚以能誦六經,免文解云。

三祖下宗室數[编辑]

宗正寺《仙源類譜》:太祖下——德字行四人;惟字行八人;從字、守字行二十四人;世字行一百二十九人;令字行五百六十四人;子字行一千二百五十一人;伯字行一千六百四十五人孝宗同此行;師字行一千四百九十人;希字行一千一百四十人與字行一百十人,凡六千三百六十五人,孟字行、由字行未見數。太宗下——元字行九人;允字行十九人;宗字行七十五人英宗同此行;仲字行三百八十八人;士字行一千四百九十九人;不字行二千一百三十人;善字行二千四百三十一人;汝字行一千二十二人;崇字行四百一十三人;必字行一十九人,凡八千有五人,良字行、友字行未見數。魏悼王下——德字行十人;承字行三十二人;克字行一百二十七人;叔字行五百六十一人;之字行一千四百二十五人;公字行一千七百七十四人;彥字行一千八百二十四人;夫字行一千六百六十六人;時字行二百五十三人;若字行二十四人,嗣字行未見數,其見數者凡七千二百九十六人。以淳熙八年計之,三祖下合二萬一千六百六十有六人。英宗子吳王、益王下——孝字行十三人;安字、居字、多字行皆為南班官,未見數。淳熙初,詔多字行之子,連「自」字。紹熙初,詔自字行之子,連「甫」字。徽宗子棣華宅諸王下,連「卿」字。卿字下,連「茂」字。茂字下,連「中」字。中字下,連「孫」字。然棣華子孫自靖康以來,皆處隔域,但遙爲排連而已。

保州宗室[编辑]

保州宗室者,翼祖皇帝後也。建炎初隔絕,紹興年,渡江者數十人,有官者四人而已。上念之,詔注官如兩京例,今廣字、繼字、夫字行者是也。

宗女奩具[编辑]

故事:宗女適人,皆內侍與有司主之。熙寧後,以昭穆益疏,乃給奩具:祖宗元孫女,五百千;五世,三百五十千;六世,三百千;七世,二百五十千;八世,百五十千。紹熙七年冬,詔元孫減五之一,六世、八世減三之一,五世,七世減七之二,已適而再行者,各減半。然有司不時給,宗女貧不能行,多自稱不願出適者。三十二年,惠靖襄王子——子游,知南外宗正事,請於朝,下泉州,以經總制司錢支給云。

宗室賜與[编辑]

建炎末,上以天屬避地者少,詔南班宗婦無子孫食祿者,廩給有差,凡祖宗緦麻親,歲給錢九十六千、米三十六斛、帛二十八匹;袒免親,錢米減三之一,緜帛並減半四年六月己卯。故事:宗室近臣,吉凶皆有賜予。紹興初,以軍興財匱,罷之六年正月己巳。十一年秋,皇叔祖、右監門衞大將軍仲磾,卒於臨安,至無以斂,判大宗正事、齊安郡王士𧝥,言於朝,詔緦麻親任環列以上,亡者賜錢三百千,袒免減三之一九月甲辰,今以爲例焉。

大宗正司兩外宗廢置[编辑]

本朝宗室皆聚於京師,熙豐閒始許居於外。蔡京爲政,因即河南、應天置西、南二敦宗院,設宗官主之。靖康之禍,在京宗室無得免者,而睢、雒二都得全。建炎初,上將南幸,先徙諸宗室於江淮,於是大宗正司移江寧,南外移鎭江,西外移揚州元年八月戊午,明年春,又移西外於泰州及高郵軍正月甲午,三年冬,又移於福州,而南外移泉州以避狄十二月甲午。紹興元年秋,嗣濮王仲湜,請合西、南外宗正爲一司,以省財用,有司以泉州乏財,不許九月壬子,是時,兩外宗子女婦合五百餘人,歲費緡錢九萬南外:三百四十九人,歲費錢六萬緡;西外:一百七十六人,歲費錢約三萬緡。紹興府宗正司者,紹興三年,以行在未有居第,權分宗子居之。三十年春,恩平郡王出居會稽,遂以爲判大宗正事三月丙子。乾道七年,虞丞相秉政,言蜀中闕大宗正司,上欲移紹興府宗正司於成都五月戊寅,既而不行,但省會稽一司而巳。今蜀中宗子甚眾,既無親賢領之,但每州以行尊者一員檢察錢米請受,由是往往蹈於非彝而不可訓焉。

文淵閣四庫本[编辑]

君德[编辑]

寧皇登位[编辑]

前載憲聖䇿立寧皇事,雖黃屋初非堯心,而天下皆謂宜立。光皇當勵精之初,薛公圭投北宮麗正書,言頗切至,蓋孝宗之意,初主沂邸,光皇亦屬意焉,書畧曰:「庶之亂嫡,自宮闈始,夫庶之亂嫡,則支之亂本之漸也,而支之亂本,則異姓之亂同姓之漸也,異姓之亂同姓,則又外域亂中國之漸也。」又曰:「陛下踐阼,今既五年,皇子嫡長,已踰弱冠,玉册之命未布,而青宮之席尚虚。」又曰:「陛下不即天下之安,而冒天下非常之危,不守天下之常,而覆天下不測之變,採之游言,殊有驚悸,採之國論,曾無建明。」又曰:「祖父互疑,天地幾變,子孫猜防,上下解體,支嫡交忌,臣民異心,臣始聞之,未敢遽信,今既日久,不容無惑,道路之言,喧傳百端,中外之心,憂疑萬狀,燕公聞之,寧無懷貳,乘輿聞之,莫或改容,藩邸聞之,未免憂禍。此何等事也?而俾見於世;,此何等議也?而俾聞於時。陛下謂孝宗盍亦自思其何以得此議,固宜自盡吾爲祖為父之道也。上光宗盍亦自思其何以得此議,固宜自盡吾爲子為孫之道也。」又曰:「陛下曾知有竊議之人乎?否也,問之左右,問之在朝,蓋有君也,不敢言矣;問之主上,蓋有父也,不敢言矣;問之太子,蓋有祖矣,仍有父也,尤不敢言矣!爲臣之言,不通於君,爲子之言,不通於父,爲孫之言,不通於祖,而微臣僣言之,死有餘地矣!如蒙聖恩,特垂天聼,君臣之情通,自臣言始,父子之情通,自臣言始,祖孫之情通,自臣言始,臣雖身首異處,而忠孝獲書於史册,雖瞑目於地下,將有辭以對越先朝十御皇帝在天之靈矣!」盖紹熙五年甲寅歲所上也。嘉熙壬寅,公圭之里人——陳貴明,爲䟦其書云:懶菴趙蹈中載寧廟之立,寔出於水心先生之建議,雖然水心之議,特出於一時之危疑,蹈中所載寧廟登極之詔,遲下數月,襄州之亂作矣,特以詔至而止。嗚乎!孰知有獻䇿於承平無事者哉?初,光宗疾不能喪,襄陽士人陳應詳,陰連北方鄧州叛黨,欲殺守臣張定叟,用縞素,代皇帝爲太上執喪,且舉襄以順地,適寧皇登極之詔,甫三日而至,陳遂變色寢謀,旋爲其黨所訴,定叟臨閲塲問之曰:「朝廷負爾耶?太守負爾耶?」命各將士射之,先誌其箭,中其肝者有某賞,中其心者有某賞,中其體若肢者有某賞,發陳之篋,惟縞巾數千云。先是,趙蹈中具載水心贊嘉邸之語數十百,親筆其顚末,紹翁未之見也,薛君,永嘉士人,子夢桂,嘗以其書藁示紹翁,當時陳議者,恐不止一薛,然曲突徙薪之不賞,自昔然矣。

景靈行香[编辑]

百官赴景靈行香,僧道分為兩序,用其威儀、咒語。初,僧徒欲立道流右,且曰:「僧而後道。」至交訟,久之,秦檜批其牘云:「景靈、太乙,寔崇奉道教之所,道流宜居上。」至今定爲制云。紹翁以爲祖宗在天之靈,必不顧歆於異教,且市井髠簮之庸人,宜皆斥去,近者淳祐進書,例用僧道鐃鼓前導,朝廷有旨勿用,蓋得之矣,惜未施於原廟。

高宗六飛航海[编辑]

《揮麈第三錄》第一卷載高宗六飛航海事,有宣教郎、知餘姚縣李穎士者,募鄉兵數千,列其旗幟以捍拒之,敵既不知其地勢,不測兵之多寡,爲之小却,徬徨不敢進者一晝夜,由是大駕得以自定海登舟,航海事平,穎士遷兩官,擢通判州事。穎士,字茂實,福州人,登進士第,紹興中爲刑部郎中。紹翁謹按:《揮麈》所載李某事迹皆當,蓋紹翁本生祖也,本生祖其先爲光州固始人,徙居建之浦城,非福州也。秀巖李公心傳《朝野僉載》以眞公德秀常以書義魁鄉舉,眞公業詞賦亦嘗爲魁,著述斯難矣,不知秀巖曾刊定否?

寧皇御舟[编辑]

張巨濟,字宏圖,福清人,嘉泰間上書寧宗,以「慈懿𣪁陵今在湖曲,若陛下遊幸,則未免張樂,此豈履霜露之義?」寧皇感悟其言,旋轉一秩,由此湖山遂無清蹕之聲,非特儉德云,御鷁至沈於波臣,黃洪詩云:「龍舟大半没西湖,便是光皇節儉圖,三十六年安静裏,棹歌一曲在康衢。」

忠清廟制詞[编辑]

顯仁太后龍輴將渡會稽,上聖孝出於天性,預恐風濤爲孽,遥於宮中黙禱忠清廟,及篙御既戒,浪平如席,上命詞臣行制詞以封之,曰:「追惟文母,將祔裕陵,閟殿告成,容車將發,奈以大江之阻,具形羣辟之憂,既竭於誠,亟孚神聽,某王一節甚偉,千古如存,帖然風濤,既賴幽冥之相,煥乎天寵,用昭崇極之恩,尚綏於四方之民,以綿爾百世之祀。可特封忠壯英烈威顯王。」蓋於舊號四字上加「忠壯」二字。

高宗御書石經[编辑]

高宗御書六經,嘗以賜國子監,及石本於諸州庠,上親御翰墨,稍倦,即命憲聖續書,至今皆莫能及。

光皇御製[编辑]

孝宗崇憲聖母弟之恩,故稱琚兄弟皆以位曰哥。至光宗體孝宗之意,故稱琚兄弟曰舅,琚尤聖眷,後苑安榴盛開,光皇以廣團扇自題聖作二句,曰:「細叠輕綃色倍濃,晩霞猶在綠陰中」命琚足之,公再拜,援筆即書曰:「春歸百卉今無幾,獨立清微殿閣風」,上稱嘆者久之,憲聖於二王中,獨導孝宗以光皇爲儲位,故公落句有獨立之詠,寄意深矣,團扇猶藏其家,又有石刻,火後俱不存云。

孝宗御製賜吳益[编辑]

孝宗以太母故,加眷吳郡王益,益,太母弟也。秋氣向清,聖意怡懌,至於手書御扎一聨,云:「稱此一天風月好,橘香酒熟待君來」,命近璫持賜益,益入對,頓首稱謝,上曰:「聊復當折簡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