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义潮变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张义潮变文

张义潮变文[编辑]

  (前缺)诸川吐蕃兵马还来劫掠沙州,奸人探得事宜,星夜来报仆射:“吐浑王集诸川蕃贼欲来侵凌抄掠,其吐蕃至今尚未齐集。”仆射闻吐浑王反乱,即乃点兵,錾凶门而出,取西南上把疾路进军。才经信宿,即至西同侧近,便拟交锋。其贼不敢拒敌,即乃奔走。仆射遂号令三军,便须追逐。行经一千里已来,直至退浑国内,方始趁趃。仆射即令整理队伍,排比兵戈,展旗帜,动鸣鼍,纵八阵,骋英雄。分兵两道,裹合四边。人持白刃,突骑争先。须臾阵合,昏雾涨天,汉军勇猛而乘势,曳戟冲山直进前,蕃戎胆怯奔南北,汉将雄豪百当千处:

  忽闻犬戎起狼心,叛逆西同把险林。

  星夜排兵奔疾道,此时用命总须擒。

  雄雄上将谋如雨,蠢愚蕃戎计岂深。

  自十载提戈驱丑虏,三边獷珮不能侵;

  何期今岁兴残害,辄尔依前起逆心。

  今日总须摽(标)贼首,斯须雾合已{沉}々。

  将军号令儿郎曰:“克励无辞百载(战)劳。

  丈夫名宦向枪头觅,当敌何须避宝刀!”

  汉家持刃如霜雪,虏骑天宽无处逃。

  头中锋铓陪垄土,血溅戎尸透战衤奥。

  一阵吐浑输欲尽,上将威临煞气高。

  决战一阵,蕃军大败。其吐浑王怕急,突围便走,登涉高山,把崄而住。其宰相三人,当时於阵面上生擒,祇向马前,按军令而寸斩。生口细小等活捉三百馀人,收夺得驼马牛羊二千头疋,然后唱大阵乐而归军幕。

  燉煌北一千里镇伊州城西有纳职县,其时回鹘及吐浑居住在彼,频来抄劫伊州,俘虏人物,侵夺畜牧,曾无暂安。仆射乃於大中十年六月六日,亲统甲兵,诣彼击逐伐除。不经旬日中间,即至纳职城。贼等不虞汉兵忽到,都无准备之心。我军遂列鸟云之阵,四面急攻。蕃贼獐狂,星分南北;汉军得势,押背便追。不过五十里之间,煞戮横尸遍野处:

  敦煌上将汉诸侯,弃卻西戎朝凤楼。

  圣主委令权右地,但是凶奴尽总雠。

  昨闻猃狁侵伊镇,俘劫边甿旦夕忧;

  元戎叱吒扬眉怒,当即行兵出远收。

  两军相见如龙斗,纳职城西赤血流。

  我将军意气怀文武,威胁蕃浑胆已浮。

  犬羊才见唐军胜,星散回兵所在抽。

  远来今日须诛剪,押背擒罗岂肯休。

  千人中矢沙场殪,銛锷搯剺坠贼头。

  㨛铄红旗晶耀日,不忝田丹(单)纵火牛。

  汉主神资通造化,殄卻残凶总不留。

  仆射与犬羊决战一阵,回鹘大败,各自苍黄抛弃鞍马,走投入纳职城,把劳(牢)而守。於是中军举华(画)角,连击铮铮,四面族兵,收夺驼马之类一万头疋。我军大胜,疋骑不输,遂即收兵。即望沙州而返。即至本军,遂乃朝朝秣马,日日练兵,以备凶奴,不曾暂暇。

  先去大中十载,大唐差册立回鹘使中丞王端章持节而卦单于,下有押衙陈元弘走至沙州界内,以(与)游弈使佐承珍相见。承珍忽于旷野之中,迥然逢著一人,猖狂奔走,遂处分左右领至马前,登时盘诘。陈元弘进步向前,称是“汉朝使命,北入回鹘充册立使,行至雪山南畔,被背乱回鹘劫夺国信,所以各自波逃,信足而走,得到此间,不是恶人。伏望将军希垂照察。”承珍知是汉朝使人,与马驮至沙州,即引入参见仆射。陈元弘拜跪起居,具述根由,立在帐前,仆射问陈元弘:“使人於何处遇贼?本使伏是何人?”元弘进步向前,启仆射:“元弘本使王端章,奉敕持节北入单于,充册立使。行至雪山南畔,遇逢背逆回鹘一千馀骑,当被劫夺国册及诸敕信。元弘等出自京华,素未谙野战,彼众我寡,遂落奸虞。”仆射闻言,心生大怒。“这贼争敢辄尔猖狂,恣行凶害。”向陈元弘道:“使人且归公馆,便与根寻。”由未出兵之间,至十一年八月五日,伊州刺史王和清差走马使至,云:“有背叛回鹘五百馀帐,首领翟都督等将回鹘百姓已到伊州侧。(下缺)”

  附录一

  二月仲春色光辉,万户歌谣总展眉。

  太保应时纳福祜,夫人百庆无不宜。

  三光昨来转精耀,六郡尽道似尧时。

  田地今年别滋润,家园果树似茶脂。

  河中现有十硙水,潺潺流溢满百渠,

  必定丰熟是物贱,休兵罢甲读文书。

  再看太保颜如佛,恰同尧王似有重眉。

  弓硬力强箭又褐,头边虫鸟不能飞。

  四百蕃人来跪伏,献驼纳马没停时。

  甘州可汗亲降使,情愿与作阿耶儿。

  汉路当日无停滞,这回来往亦无虞。

  莫怪小男女吺哆语,童谣歌出在小冢儿。

  某乙伏承阿郎万万岁,夫人等劫石不倾移。

  阿郎驱来作证见,阿孃也交作保知,

  优偿但知与壹疋锦,令某乙作个出入衣。

  附录二

  红鳞紫尾不须愁,放汝随波逐浪由。

  须好且寻江上月,莫贪香饵更吞钩。

  孤猿被禁岁年深,放出城南百尺林,

  渌水任君连臂饮,青山休作断(短)长吟。

  远涉风沙路几千,暮(沐)恩传命玉皆(阶)前,

  墙阴旧意初潮(朝)日,磵底松心近对天,

  流沙石赛(塞)改多时,人物须存改旧仪,

  再遇明王恩化及,远将情恳赴丹墀。

  燉煌昔日旧时人,虏丑隔绝不复亲,

  明王感化四夷静,不动干戈万里辛(新)。

  灵云缭绕拱丹霄,圣上临轩问百寮。

  龙沙没洛(落)何年岁?贱疏犹言忆本天。

  奉奏明王入紫微,便交西使诏书追,

  初霑圣泽愁肠散,不对天颜誓不归。

  龙沙西裔隔恩波,太保奉诏出京花(华),

  英才堂堂六尺貌,口如江海决县(悬)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