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淮深变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张淮深变文

张淮深变文[编辑]

  (前缺)

  尚书见贼□降伏

  □□□□□□□

  莫遣波逃星散去

  □□□□□□□

  蒙尘首领陈辞曲

  □□□□□□□

  奉命差来非本意

  □□□□□□□

  今朝死活由神断

  □□□□□□□

  鸟入网中难走脱

  □□□□□□□

  回鹘既败,当即生降,归。某乙所来为寇非实虑尚书徵兵来伐为游军何期天道助乞首领而已。尚书业,累致逃亡,使安西之窟奈何先陈降非一二,据汝猖狂,尽且留性命。首领等离鼎上当则收贼戈首尾相连,俘诸丁写表闻天处,若为?

  尚书神算运筹谋,廓靖龙□□□□

  破卻吐蕃收旧国,黄河□□□□□

  诸蕃纳质归唐化,尽欲输□□□□

  敢死破残回鹘贼,星驰羽□□□□

  初言纳款投旌戟,续变□□□□□

  早向瓜州欺牧守,今朝此处□□□

  黄天不许辜神德,败绩横□□□□

  生降不可全坑卻,且放严□□□□

  首领马前称万岁,言终泣下□□□

  尚书见贼已归降,蹔假威容驻道旁

  念汝失乡沦落众,那堪更遣负寒霜。

  中军处分收弓□,表进戈矛奉大唐。

  然后收军遮贼虏,陌刀生拥入燉煌。

  尚书既擒回鹘,即处分左右马步都虞候,并令囚系。遂请幕府修笺,述之露布,封函结款,即□□□,不逾旬月之閒,使达京华。表入凤墀,帝亲披览,延映天朝。帝谓群臣曰:“□□□□□表奏,获捷匈奴千餘人,絷于囹圄。朕念□□□□□旧懿,曩日曾效赤诚:今以子孙流落□□河西,不能坚守诚盟,信任诸下,辄此猖狂。朕闻往古,义不伐乱,匈奴今岂(其)谓矣!”因而厚遇之。群臣皆呼万岁。乃命左散骑常侍李众甫,供奉官李全伟,品官杨继瑀等,上下九使,重赍国信,远赴流沙。诏赐尚书,兼加重锡,金银器皿,锦绣琼珍,罗列球场,万人称贺。诏曰:“卿作镇龙沙,威临戎狄,横戈大漠,殄扫匈奴。生降十角於军前,对敌能施於七纵。朕闻嘉叹,□更勉怀!”尚书捧读诏书,东望帝乡,不觉流涕处,若为陈说?

  皇华西上赴龙庭,驲骑骈阗出凤城。

  诏命貂冠加九锡,虎旗龙节曜双旌。

  初离魏阙烟霞静,渐过萧关碛路平。

  盖为远衔天子命,星驰犹恋陇山青。

  行歌圣日临荒垒,土(王)勒相催倍去程。

  遥望燉煌增喜气,三峗峰翠目前明。

  到日球场宣诏喻(谕),敕书褒奖更丁宁。

  尚书既睹丝论诰,蹈舞怀惭感圣聪。

  “微臣幸遇陶唐化,得复燕山献御容,

  报国愿清戎落静,烟消万里更崇墉(庸)。

  今生岂料亲临问,特降天官出九重,

  锡赉缣缃难捧授,百生铭骨誓输忠!”

  尚书授敕已讫,即引天使入开元寺,亲拜我玄宗圣容。天使睹往年御座,俨若生前。叹念燉煌虽百年阻汉,没落西戎,尚敬本朝,餘留帝像。其於(餘)四郡,悉莫能存。又见甘凉瓜肃,雉堞彫残,居人与蕃丑齐肩,衣著岂忘於左衽。独有沙洲一郡,人物风华,一同内地。天使两两相看,一时垂泪,左右骖从,无不惨怆。安下既毕,日置歌筵,球乐宴赏,无日不有。是时也,白藏之首,境媚青苍;红桃初熟,九酝如江。天使以王程有限,不可稽留。修表谢恩,当即进发。尚书远送郊外,拜表离筵,碧空秋思,去住怆然,踌躇塞草,信宿留连。握手途中,如何分袂处,若为陈说?

  □从收复已多年,万里西门绝戍烟。

  去岁官崇骢马政,今秋宠遇拜貂蝉。

  无何猃狁侵唐境,引旆奔冲过六泉。

  圣主远忧怀轸虑,皇情颁诏虏庭宣。

  丹霄内使人难见,土(玉)岭风沙塞草寒。

  跋涉金河劳俊(骏)骑,深惭常侍降楼阑(兰)。

  归程保重加飧饭,张掖姑臧在目前,

  到后金銮朝奏日,冲融敷对为周旋。

  感戴鸿恩何日报,权兵静塞□龙颜。

  天使既发,分袂东西,尚书感皇帝之深恩,喜朝廷之天遇。应是生降回鹘,尽放皈(归)回。首领苍遑,咸称万岁。岂料蜂虿有毒,豺性难驯,天使才过酒泉,回鹘王子,领兵西来,犯我疆场。潜於西桐海畔,蚁聚云屯,远侦烽烟,即拟为寇。先锋游弈使白通吉,探知有贼,当即申上。尚书既闻回鹘□□□诸将点锐精兵,将讨匈奴。参谋张大庆越班启曰:“金□□□,兵不可妄动。季秋西行,兵家所忌。”尚书谓诸将□:“□□失信,𨵦来此窥。军志有言:“兵有事不获而行之,□□□事不获矣!但持金以压王相,此时必须剪除。”言讫,□□□军,誓其众曰:“回鹘新受诏命,今又背恩,此所谓□□,理合扑灭,以雪朝廷之愤。将士勉怀尽节,共扫□抢(欃枪)!”传令既讫,当即兵,凿凶门而出。风驰雾卷,不逾信宿,已近西桐。贼且依海而住,控险为势,已(以)拒官军。尚书乃处分诸将,尽令卧鼓倒戈,人马衔枚。东风猎□,微动尘埃;六龙才过,誓不空回。先锋远探,后骑相催,铁□(衣)千队,战马云飞。分兵十道,齐突穹庐。鞞鼓大振,白刃交麾,匈奴丧胆,獐窜周诸。头随剑落,满路僵尸。回鹘大败,天假雄威处,若为陈说?

  尚书闻贼犯西桐,便点偏师过六龙。

  总是燉煌豪侠士,□曾征战破羌戎。

  霜刀用苦光威日,虎豹争奔煞气浓,

  钲鼙闹里纷纷击,戛戛声齐电不容。

  恰到平明兵里合,始排精锐拒先冲,

  弓开偃月双交羽,斧斫□□立透胸。

  血染平原秋草上,满川流水变长红。

  南风助我□(军)威急,西海横尸几十重。

  是日尚书心胆壮,天恩从□□□公。

  儿郎气勇,胆颤肉飞,陌刀乱揊虎斗□□,□□棒鎚,

  贼透重围,骨挝扌则,宝剑挥

  俘诸生口,疋骑无遗

  猃狁从兹分散尽,□□歌乐卻东□。

  自从司徒归阙后,有我尚书独进奏。

  □节河西理五州,德化恩沾及飞走。

  天生神将□英谋,南破西戎北扫胡,

  万里能令烽火灭,百城黔首贺来苏。

  几回献捷入皇州,天子临轩许上筹,

  “卿能保我山河静,”即见推轮拜列侯。

  河西沦落百年餘,路阻萧关雁信稀,

  赖得将军开旧路,一振雄名天下知。

  年初弱冠即登庸,疋马单枪突九重,

  曾向祁连□□□,几回大漠虏元凶。

  西取伊□□□□,□□□□复旧疆,

  邻国四时□□□,□□□□□□唐。

  退浑小丑□□□,(下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