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曾庵七十壽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張曾庵七十壽序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三

世之論人壽,以百年為限。然修短之數,得之於天,不可以齊。得數之長者,百歲為老矣;彭祖之百歲,豈非嬰稚之時耶?得數之短者,歲月為稚矣,殤子之歲月,豈非垂老之時耶?予畸窮於世,故嘗居閭里,間從先生長者遊,自少識張曾庵先生。白晰而豐頤,美鬚髯,蓋先生是時年已五十,容甚少也。又十年,先生六十,其氣完,其容無異於初見之時,不知十年之加也。今年先生年七十,亦無耇老之色,其美鬚髯,髮漆黑自若也。先生未嘗知世所謂服食煉形之法,而得數之長如此,則今之七十者,亦猶嬰稚之時耶?

吾吳中之俗,尤重生辰,自五十以往,當其生辰,即為壽。前年先生猶為博士弟子,激昂蹈厲,諸少年莫敢摧其鋒。雖諸少年,亦以為先生少,故無為先生壽者。今先生忽自謝其博士,而老於家。其高第弟子某,乃往為先生壽。壽已,則相與求予之一言以序其事。

噫!子之先生,未可以壽也。子之先生讀聖人之書,自以為得其蘊,每酒酣,輒為人說書意,掀髯指畫,左右顧視,旁若無人,當世宿學莫能難也。與人交,洞見底裏;規人之過,至於泣下。豈非所謂直道君子者哉?往予至京師,見有衣玉帶,乘白馬黃金絡,前後嗬擁,其人白皙豐頤,美鬚髯,儼然子之先生也。歎曰:「何其類吾鄉之張子也!張子六舉於鄉,而今猶布褐而趨於博士之庭。」雖然,今十餘年矣,不知其人果安在?而子之先生所自得者何如也?吾又安能舍子之先生而羨彼為哉?皆曰:「善,請遂書之。繼自今,歲歲為先生壽,必誦子之言矣。」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