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荊州畫讚(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張荊州畫讚(並序)
作者:呂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29

中書令始興文獻公,有唐之鯁亮臣也。開元二十年後,元宗春秋高矣,以太平自致,頗易天下,綜核稍怠,推納浸廣,君子小人,摩肩於朝,直聲遂寢,邪氣始勝,中興之業衰焉。公於是以生人為身,社稷自任,抗危言而無所避,秉大節而不可奪,小必諫,大必諍,攀帝檻,曆天階,犯雷霆之威,不霽不止。日月之蝕,為公卻明,虎而冠者,不敢猛視,群賢倚賴,天下仰息,凜乎千載之望矣。不虞天將啟幽薊之禍,俾奸臣負乘,以速致戎,詐成讒勝,聖不能保,褫我公袞,寘於侯服。身雖遠而諫愈切,道既塞而誠彌堅,憂而不怨,終老南國。於戲!功業見乎變,而其變有二:在否則通,在泰則窮。開元初,天子新出艱難,久憤荒政,樂與群下勵精致理,於是乎有否極之變。姚、宋坐而乘之,舉為時要,動中上急,天光照身,宇宙在手,勢若舟楫相得,當洪流而鼓迅風,崇朝萬里,不足怪也。開元末,天子倦於勤而安其安,高視穆清,霈然大滿,於是乎有泰極之變。荊州起而扶之,舉為時害,動咈上欲,日與讒黨抗衡於交戟之中,勢若微陽戰陰,衝密雲而吐丹氣,耀而滅,又何難乎。所痛者,逢一時,事一聖,踐其跡,執其柄,而有可有不可,有成有不成。況乎差池草茅,沈落光耀者,複何言哉?複何言哉!曹溪沙門靈澈,雖脫離世務,而猶好正直,得其圖像,因以示予。睹而感之,乃作讚曰:

唐有棟臣,往矣其邈。世傳遺像,以覺後學。德容恢異,天骨峻擢。波澄東溟,日照太嶽。具瞻崇崇,起敬起忠。貌與神會,凜然生風。氣蘊逆鱗,色形匪躬。當時曲直,如在胸中。鯤鱗初脫,激海以化。羊角中頹,摩天而下。無喜無慍,亦如此畫。嗚呼為臣,敬爾夙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