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九隴縣再建龍興寺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彭州九隴縣再建龍興寺碑
作者:陳會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88

郡之雉東方萬楹,橫空屹然,麗譙之欲造乎天倪者,某名曰再建龍興之佛寺焉。厥初寺號太空,天授二年為大雲,我唐開元中詔號龍興。會昌五年廢為閒地,巾像示滅,鍾聲絕耳,樓台為薪。籲呼表成毀之數者,其實在言,然而不知言者,徒行谘坐歎,以為吾釋門之大教,將灰燼於今日矣。殊不知流濁者攪而清,乞多者箕而精。繇是未經歲,我皇馭九土,懷八荒,以為我之提大化也,無欲其一事之不得其所於我也。而況釋之教,毗我之為理者,深可取焉。宏大法則生死皆無,是鎖我之七情也;推小乘則禍福皆有,是割人之眾惡也。惡之興,我刑止於殺;惡之釋,我刑惟其生。繇是澄上流,禁浮俗,曾何以異我之理焉。繇是我負庡元郊,百複詔天下,使率土郡府,各複其寺。

寺之數郡府有差,釋之數男女一致。其於天彭為郡,得複寺之二焉。二之數龍興居一。一寺度僧三十,精選潔行能臻不二之門者,居其右焉。開須達之園者,抑其次矣。謹住持,善完緝,使材無遺用,眾有所歸。肩一心紹前構,不瞬目使其寺如從湧出者,其慎選得人力焉。其始也,披蒿萊,割榛莽,重疊敗棟,草創危梁。嚴讚頌晝夜以聳其信心,示因果教化以開其眾意。既而遠近鹹萃,耆艾畢臻,浹月疊旬,資糧山峙。嘯良工,度貞木,繚以周牆七百餘尺,亙以修廊間百十四。然後中堂雲構,三門洞開,儼八臂之瑞容,丈六之金質。崢嶸霍落哉!飾邃宇而鳳欲狂飛,抱危梁而蟉將拗力。籲呼{穴叫}[QMDF]環麗,固不可一二言之也。況乎列開講宇,周繪四牖。東序設以聖神,部伍合遝;西廂施治無畏,常晬慈容。然後仿以天途,寫其地府。笙鏞鐃鈸,嚐聞真界之音;鼎鑊砧錘,盡載酆都之苦,是使即之者勇善,望之者悛惡。誠象設之多岐,亦箴規之別戶者也。

況創浮圖,建寶刹。請金口之妙典,萬軸玉崇;銘佛頂之真言,講幢珠綴。是知摩騰建寺,豈滯有為;如來葺門,寧妨無著。以是因複寺而破性相者,以為空寂兩忘,方歸真諦,性相俱在,未入妙塗。如是則理乖圓對,法閡影從。俾迷方者盡不得出於三途,溺川者何緣拯於五衍。茫茫八表,盡從心猿;浩浩群生,誰調意馬。因知空寂與性相同途,性相與空寂易軌。非性相無以臻空寂,非空寂無以見性相。是知性相為空寂之筌蹄,空寂因性相而超度。如是則寺不得不複,道不得不宏。舍之不可,猶四教之在躬;為之則無,何三乘之別載。大矣哉!釋教之複興者,其於誨誘弼化,不可得而名也。而況彭門地控山河,俗多獷猂,邪正相軋,是非堅明。雖五刑具設,誠足以攝其威;而百法俱陳,固可以斂其惡。予剖符是郡,星欲二周。守成之下,螟蟘望境而他飛;行化之初,商旅乘風而遝至。以是公多暇日,因諾眾長老與鄉之鮐耋之請,而書複守之歲月,以廣其一二焉。銘曰:

吾皇混一三教兮,複建仁祠。複之多少兮,其數甚宜。不屈土木兮,不奪耕機。吮筆糾窮兮,日用不知。上或以之為定制兮,不熾不衰。寺之一複兮,眾知其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