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制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待制集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待制集       别集類四
  提要
  等謹案待制集二十卷元栁貫撰貫字道傳浦陽人大徳四年薦為江山縣教諭延祐四年授湖廣儒學副提舉六年改國子助教至治元年遷博士泰定元年擢太常博士三年出為江西儒學提舉至正元年擢翰林待制兼國史院編修官僅七月而卒故世稱栁待制焉事蹟附載元史黄溍傳貫雖受經于金履祥其文章軌度則出於方鳳謝翺呉思齊方回龔開仇逺戴表元胡長孺其史學及掌故舊聞則出于牟應龍具見宋濓所作行狀中學問淵源悉有所授故其文章原夲經術精湛閎肆與金華黄溍相上下早年不自存稿年四十餘北游燕始集為游稿其後有西雝稿容臺稿鍾陵稿静儉齋稿西游稿蜀山稿至正十年余闕得稿於貫子卣以濓及戴良皆貫門人屬其編次凡得詩五百六十七首文二百九十四首勒為二十卷闕及危素蘇天爵各為之序濓為之後記天爵序又稱有别集二十卷今未見其傳本考濓記稱尚餘詩九百七首文二百四十八首謄為二十卷授先生子卣藏之葢刪汰之餘本未刻也以數計之詩僅存十之四文僅存十之六冝其簡擇之精矣附録一卷雜載誥勅祭文像賛行狀墓表之屬不知何人所編卷首亦題曰栁貫著其謬陋可想又墓表今在黄溍集中而題曰戴良記舛駁尤甚以所記較史為詳尚可考貫之始末姑仍其舊本存之云爾乾隆四十三年四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待制集總目      别集類四
  卷一
  五言古詩
  卷二
  五言古詩
  卷三
  七言古詩
  卷四
  五言律詩
  五言長律
  五言絶句
  卷五
  七言律詩
  卷六
  七言律詩
  七言抝律
  七言絶句
  卷七
  制
  誥
  表
  箋
  狀
  祝文
  䇿問
  卷八
  謚議
  卷九
  碑銘
  頌
  卷十
  墓誌銘
  卷十一
  墓誌銘
  卷十二
  墓誌銘
  塔銘
  墓表
  甎誌
  卷十三
  銘
  辭
  贊
  箴
  傳
  書
  卷十四
  記
  卷十五
  記
  卷十六
  
  卷十七
  
  説
  卷十八
  題䟦
  卷十九
  題䟦
  卷二十
  行狀
  祭文
  誄
  啟
  附録














  待制集原序
  天地之化物類人事之理久則敝敝則革革則章非敝無革非革無章吾何以知其然也在易之革革之卦貞離而兊悔離文也時至於革則其敝也久矣夫兊離所勝者也物敝當革雖所勝者熄之故兊革離夫惟革其故而後新可取故革其文者乃所以成其文也近取諸物若虎豹之文非不彪然炳也及久而敝則䵝昧龎雜曾不若狌狸之革而章者也四離之終而革之時也五與上革之功也故五爲虎變而上為豹變以其世考之成周之文唐虞以降之所未有也至孔子之時乃大敝矣周公聖人也曷不為是勿敝之道以貽其子孫以傳之天下後世使之守而無變哉葢物久而敝理也理之必至聖人亦末如之何也孔子之作春秋或者以為絀周之文崇商之質夫豈盡然以其告顔子四代之制與夫後進禮樂者觀之則其所損益者可知也由周而來亦可㮣見漢之盛也則有董子賈傅太史公之文東都而下則敝而不足觀也唐之盛也則有文中子韓子之文中葉而下則敝而不足觀也宋之盛也則有周子二程子張子歐曽之文南遷而下則敝而不足觀也夫何以異于虎豹之文彪然炳也及久而敝則䵝昧龎雜曾不如狌狸之革而章者哉文之敝至宋亡而極矣故我朝以質承之塗彩以為素琢雕以為朴當是時士大夫之習尚論學則尊道德而卑文藝論文則崇本實而去浮華葢久而至于至大延祐之間文運方啟士大夫始稍稍切磨為辭章此革之四而趨功之時也浦江栁先生挾其所業北游京師石田馬公時為御史一見稱之已而果以文顯由國子助教四轉而為翰林待制兼國史院編修官葢先生蚤從仁山金先生學其講之有原而淬礪之有素故其為文縝而不繁工而不鏤粹然粉米之章而無少山林不則之態惜其未顯而已老欲用之而已没也余在秋官時始識先生甞一再與之論文甚懽比以公事過其家問其子孫得其遺文凡若干篇因使先生弟子宋濓戴良彚次之將畀監縣亷君刻之浦江學官世有欲徴我朝方新之文者此其一家之言也必有取焉因題其卷首以俟至正十年八月丁祀日武威余闕序
  天之生才所以資一世之用使之盡其才者天子宰相之事也千尋之木産乎高厓深谷人蹟所罕至之地匠石之欲營宫室者猶必仰而取焉况于人才之足以為邦家立太平之基者乎詩曰藹藹王多吉士惟君子使善治其天下國家者宜於此乎㽞意焉可也方仁宗皇帝在位崇尚儒術葢朝廷極盛之時于是浙水之東有桞先生道傳出執政有知之者用之於成均又用之於頌臺焯有譽聞及出提舉江西儒學滿秩而還家食者復一紀至正初今皇帝召還為翰林待制將進用之而先生以疾卒于官方先生為國子𦔳教監察御史馬雍古公伯庸薦先生可任風紀御史大夫特克實不從江西之遷在朝之人有忌嫉之者扼而不用及公道既明將寘舘閣而先生老矣故其所學百不一見于功業所以傳示來世者獨賴文章之存而已先生少歴遊前代遺老之門該綜百氏根極壼奥故其文雄渾嚴整長于論議而無一語襲陳蹈故葢傑然于當時者也先生既没門人宋濓戴良類輯為二十卷而屬素序之先生官豫章素以諸生見焉訓誘奬厲久而彌篤知先生之得於天者不可謂薄顧阨于人者𨓏𨓏若是是故讀其文而惜其才之不盡用也臨川諸生應奉翰林文字文林郎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危素序
  翰林待制桞公既卒子卣藏其文若干篇至正庚寅浙東僉憲余公按行所部以浦江監縣亷君清慎有為愛民重士乃命刻其文傳焉昔宋南渡樹都錢塘浙東為股肱郡衣冠大家接武于SKchar名公碩士相繼而起汪洋博洽之學辯論宏偉之文人自為書家有其說嗚呼盛矣哉至元中海内為一故國遺老尚有存者師友講授淵源不絶大抵皆以殫見洽聞為主天爵竊禄于朝三十餘年其于浙東鉅儒猶或及識故翰林侍講學士袁文清公及公而已間甞接其論議誦其文章竒辭奥語層見疊出信知非因陋就寡之士所能及哉嘗考南渡之初一二大賢既以其學作新其徒吕成公在婺學者亦盛同時有聲者有若薛鄭之深淳陳蔡之富贍葉正則之好竒陳同父之尚氣亦各能自名家皆有文以表見于世其為文也本諸聖賢之經考求漢唐之史凡天文地理井田兵制郊廟之禮樂朝廷之官儀下至族姓方技莫不稽其沿襲究其異同叅謬誤以質諸文觀㑹通以措諸用讀公之文者庻猶見其兆歟故公施教訓于成均則胄子服其學司議論于奉常則禮官推其博天子方召入禁林而公年已老矣惜乎文之不大顯于世也其制作規模之盛則于鄉之先正有足徴焉嗟夫水貴有原文貴有本儒者之學貴乎多聞之為尚也然而擇之必欲其精語焉宜中乎度非誇多鬭靡以為能也孟子曰博學而詳說之將以反說約也胡氏曰學欲博不欲雜欲約不欲陋㫖哉言乎亷君名額能巴哈字景淵為至元名相文正王諸孫家世清白故治縣有聲其于賦役推考均一可行永久民深德之今刻文集二十卷别集又二十卷皆公門生宋濓戴良所彚次云通奉大夫前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蘇天爵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