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周青州刺史齊貞公宇文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周青州刺史齊貞公宇文公神道碑
作者:楊炯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93

惟黃帝大電之精,以太清而張樂;惟高辛招搖之象,以人事而紀官。於是乎生我司徒,敬敷五教,翼讚虞帝而感熙庶績。惟殷湯受天明命,以統九有之師;惟微子崇德象賢,以為萬邦之式。於是乎生我丞相,約法三章,光輔漢室而威加四海。自齊宣皇帝商周之日,號西伯以稱臣;太祖高皇帝堯舜之朝,避南河而革故。司空臨川獻王懿親明德,論道經邦;中庶子平樂侯開國承家,丹書白馬。於是乎生我齊貞公,惟魏之寶,惟周之翰。開上帝而格天地,變陰陽而平水土。詳求典載,曆選台衡。或大澤而康帝圖,或高邱而濟王業。諸侯五百,伊尹出於庖廚;甲士三千,太公起於屠釣。未有上從軒後,下及全齊。聖主明君,三居域中之大;帝師王佐,累極人臣之重。古所謂歿而不朽者,抑斯之謂歟?

公諱彪,字明俊,蘭陵人也。即宣帝之元孫,高帝之曾孫,臨川王之孫,平樂侯之子。稟神河嶽,藉慶王侯。攀兩曜之末光,乘五行之秀氣。溫厚廉讓,當時以為達人;宣慈惠和,天下謂之才子。屬三方鼎立,九土星分。祿去公朝,失諸侯之盟會;政由梁國,建天子之旌旗。士女同歎於商墟,鬼神共謀於曹社。公杜門屏跡,心不自安,與門生故吏數百人歸於後魏。宣武皇帝以客禮待之,詔除給事中,假龍驤將軍,正光五年兼彭城府長史。假節則將軍比於王濬,優禮則長史兼於杜襲。龍驤可畏,晉後任之於渡江;騏驥不乘,魏氏托之於留府。六年除通直郎散騎常侍中書侍郎,永安三年帝北巡,遷撫軍將軍銀青光祿大夫散騎常侍。

散騎通直,起於天興之元;中書侍郎,始自黃初之代。宣威撫軍之號,僕射光祿之名,奇才總於文武,重任歸於將相。徐方叛逆,以公為行軍長史兼統別部,仍加鼓節。彭城宋邑,海嶽徐州,嶧陽孤桐,羽畎夏翟,昔稱都會,今實邊陲。魯伯禽始得專征,周穆王遂行天討。公手執旗鼓,坐謀帷幄,以陶侃部分之明,當阮孚戎旅之重。有如荀羨,獨負逸群之才;不學江逌,空有連雞之喻。徐州平,遷黃門侍郎揚州大中正。

黃扉藹藹,青瑣沈沈,有若張公之萬戶千門;博觀圖籍,太湖為浸,會稽為山,有若荀最之十郡一州。詮藻人物,累遷大司農,秦稱內史,漢曰司農。管夷吾陳不涸之名,耿壽昌立常平之議。時播百穀,後稷讓於《虞書》;阜成兆民,列卿拜於周典。普泰元年遷車騎將軍,加右光祿大夫,永熙二年出為潁川太守。地稱汝潁,俗尚申韓,有鄭伯之別都,有周公之朝邑。教之德化,無囚曆於八年;會於賢能,旁潤逾於九里。

於時齊武王居中作相,實有遷鼎之謀;周太祖在外持兵,深懷事君之道。昭公失位,由季氏之執權;襄王出居,成晉文之霸業。三年秋八月武帝幸長安,以義兵從順。大統元年授開府儀同三司,封靈璧縣開國子,邑三百戶。金堤石印,清濟濁河,爰賜土田,以為藩屏。漢之宰相,始開封邑;周之列侯,實兼卿士。二年拜車騎大將軍,九年遷五兵尚書,十年遷中書監,領驃騎大將軍,加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增邑一千戶。天子有詔,不入軍門;匈奴未滅,不營私第。蔡謨冕服,十六年遷侍中驃騎大將軍,以下並如故。昔惟常伯,今則侍中,切問近對,拾遺補闕。冕旒無象,先問顧和;玉佩不存,即徵王粲。廢帝後二年公不賀,出為使持節華州刺史,侍中並如故。桃林國邑,大荔城隍。三秦六輔之奧區,五嶽四瀆之襟帶。倪寬之為內史,唯事溉田;薛宣之守馮翊,但知拱默。尋加特進,餘如故。

官品第一,朝廷所敬。辟吏如五府之間,班列在三公之後。唐虞之繼文德也,稷契謨明於兩朝;魏晉之順大名也,裴王建功於二代。周武成三年進封青州齊郡公,邑二千戶,賜號東嶽先生。詔曰:「堯有四嶽,朕惟公一人。賜雜彩二千段,甲第一區,雍州良田百頃。」其優禮如此。堯命羲仲,星鳥嵎夷之官;周賜薑牙,穆陵無棣之境。三王不襲,同盟固於泰山;百代相因,舊國傳於負海。惟保定四年,公薨於長安私第。天子罷朝,群臣赴吊,喪用官給。嗚呼哀哉!五年贈少保使持節揚光桂三州諸軍事揚州刺史,諡曰貞公,禮也。

公少丁外艱,州黨稱其孝。齊武皇帝見而歎曰:「可謂吾家曾閔。」外祖太尉公王儉謂其子侍中騫曰:「成汝宅相者,在此孫乎?」公之北歸也,後魏宣武帝敕曰:「昔微子去殷,項伯歸漢,卿又得之認今。」公涕泣橫流,跪而對曰:「臣家國不造,鼎祚淪亡,進不能匡正,退不能死節。今復托身有道,何敢比德古人?」帝益重之。及周太祖作相西朝,王侯之下,皆望塵而拜。公與之抗禮,太祖尤相敬待,屢有諮詢。嘗曰:「國家之子房也。」公體淳和之至性,負廊廟之大才。孝通神明,忠定社稷。馬伏波來遊二帝,晏平仲能事百君。在魏則賈詡、荀攸,在周則太顛閎夭。惟司徒克慎厥始,惟丞相克和厥中,惟公載德,克成厥終。三後同其政道,子孫訓其成式,輝光助於日月,積德廣於宇宙。以某年月日葬於少陵原,國遷三代,年移十紀。杜當陽之碑石,沈漢水而無聞;仲山甫之鼎銘,入匈奴而不出。

曾孫皇朝右金吾將軍同州刺史得照,宏才大節,玉振金聲。入當天子之右軍,出臨帝京之左輔。承積善之餘慶,襲大宗之不遷。願述家風,思傳祖德。是用勒銘刻石,相質披文。載於景鍾,大夫稱伐之義;書於太常,諸侯計功之道。追題瓦屑,鄭康成北海之門;重刻碑陰,張平子南陽之墓。其詞曰:

黃帝攝政,勤勞耳目。居於軒轅,戰於涿鹿。咸陽黜夏,登壇受福。表正萬邦,纘禹舊服。(其一)

逮乎微子,周之國賓;降及蕭叔,宋之懿親。高祖丞相,王跡是因。宣皇御史,社稷之臣。(其二)

太陰所立,皇齊誕聖。既創元基,仍集大命。謀孫翼子,重熙累盛。天祿永終,南風不競。(其三)

惟公載誕,克嗣家聲。千丈多節,三年一鳴。待時而動,以族而行。才歸晉國,璧入秦庭。(其四)

符堅拜首,降天之使;陶豫策名,勤王之事。任隆起草,榮高近侍。赫赫禁門,雍容貂珥。(其五)

日暮青瑣,夕郎之職。法駕畢陳,黃門次直。帝王之盛,誠在農殖。如京如坻,我黍我稷。(其六)

吳王舊國,采山鑄錢。公為中正,佩以韋弦。夏禹遺跡,今來潁川。公為太守,示以蒲鞭。(其七)

齊稱東帝,周稱西伯。諸侯謀王,天子下席。公之忠義,如彼松柏。(其八)

發自新邑,歸於陸海。魏德雖衰,天命未改;功成晉鄭,為而不宰。寵茂山河,於是乎在。(其九)

亞夫真將,去病元勳,持兵對揖;絕漠行軍。尚書武庫,抑有前聞;侍中重席,曾何足雲?(其十)

當塗遜位,有周經野。二國唐虞,兩朝裴賈。出守馮翊,人無訟者。受封於齊,實匡天下。(其十一)

晨占赤烏,夜辨黃熊。曾參易簀,期於令終;子囊城郢,沒有遺忠。明君輟祭,群臣會同。(其十二)

黃屋左纛,輕車介士。朝發桐鄉,暮歸蒿裏。積善餘慶,由來尚矣。公侯子孫,必復其始。(其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