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宋慈雲走國全傳/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上一回 第二十三回 貪功謀害傾家業 遇救收留脫網羅 下一回▶


  當時太子見問,曰:「此人乃安員外從姪兒。惟今愚兄有急難,刻夜要奔出王城,是以待來一別,未知汝令堂母貴體近日痊癒否?」侯拱曰:「哥哥,家母病勢倍加沉重,但未曉汝有何急難,要連夜奔逃?」太子低言曰:「兄弟,吾一日不別汝,一日不說知。今急難分離之際,不得不直言真情矣。吾非別人,乃東宮太子慈雲也。只因日午中排擺牛羊陣,過往神殺了公差,惹出大禍,安周平盤潔出根由,往濟南府出首擒拿,不日兵到。故小姐改裝隨吾奔出,王城無處可投,且跑往潼關,知會高王。倘汝母痊癒日,即可到關相會,不可在家作此市井賤役。孤或藉天佑,有回朝之日,同享榮華之福。」

  候拱聞言大惱,罵聲:「安周平逆賊好狠心!不保東宮殿下,反助奸臣,惡逼吾君臣弟兄分離。只恨吾家母有病不痊,是至不能即日隨駕,只可恨安周平為人心術不端也。惟今時交二鼓,想必內城已關鎖了,不免待至明天五更,城門開放,奔走未遲。他到濟南府出首,有三天後方能到此。休得著忙,且排上夜膳飽食五更,然後待弟送二人出城。」

  太子聽了,無奈只得留下。用過晚膳,言談一番,不覺已是五更初。是晚侯拱進內,近母親牀邊將結拜王勇不料是當今殿下慈雲,「卻被安員外往濟南府出首。敢得他女兒報知消息,今天一同逃走。母親應該痊癒,三兩天安寧;若果該命絕,一兩天好死去,待孩兒隨從保駕。」

  姜氏怒笑交半,曰:「可惱狂莽兒,好生不孝!人之生死有定,豈汝所得心願取捨?」語畢侯拱出堂。太子、瑞蘭辭別。侯拱一程送出王城,弟兄灑淚分離。太子叮囑:「早日到潼關相會。」侯拱允說:「哥哥二人前途保重。」分手而回,按下慢表。

  再說安周平到得濟南府,一一稟明。知府大驚,即日傳諭知會文武官員刻日興兵一千,日夜跑走。一連三天,到得歷城縣。眾兵將安家莊重重圍困下。是日安周平進內堂,不見了太子,大驚,慌忙進內堂,一見妻即動問:「太子何在?」鄧氏見問,兩淚交流,曰:「汝女兒不肖,口是心非,好好奉承於妾,用酒灌醉於我,夾帶了金銀,一同太子逃走了。」

  周平驚怒,騰騰跑出堂下跪:「總兵大人,知府大老爺,不想老漢女兒不肖,通知消息,夾帶了金銀與太子逃奔去了。望懇大人發兵,各路追擒。」總兵大怒曰:「好生可惡,誆騙本將軍勞師動眾,死有餘辜!」吩咐:「鎖押起。」命眾兵且搜查來,將金銀器皿、貯積穀糧抄出,滿門奴婢押回營所,將屋宇、田地產業歸於官庫,再命兵丁各處盤查。按下不表。

  再說太子、瑞蘭君妻二人逃出數天,此日未時候忽狂風一陣,山前跑出一猛虎,將君後二人衝散。君東妻北。此獸不傷害者,想必待他君臣拆散,各各易於行走,也未可知。

  此事先表安瑞蘭,驚得魂飛魄散,嚇死在海旁邊。悉遇一漁翁老夫妻,兩口灣舟於海旁正在造炊早膳。漁翁出船頭一看,只見一少年身穿白綾、下著紅紗褲子,睡在海旁側,覺得稱奇,「莫非死去之人?」即跑上岸途,見此美少年面如土色,大呼數聲,只見悠悠一息之氣。漁翁即呼喚婆子扛抬此人上舟船。將息一刻,悠悠漸醒。婆子將熱湯灌入口中,騰騰喝下。雙目一開,只見舟中兩位白髮公婆,心下未明在於舟中,即請問公婆名姓,「緣何救搭吾在此舟中?」

  老漁翁曰:「老拙名王福,是一海捕魚人。老夫妻操舟度日。請問少年極似女扮為男模樣,未知是否?高姓尊名,那方人氏,驚死於海旁有何緣故?」瑞蘭見問,想他兩老漁翁夫婦,生得慈祥之貌,料非凶強之輩,不妨實說。即曰:「奴實小小弱女,是梅花莊上安周平之女,歷城縣人。不幸生母歸世日久,只因後母不良,屢遭鞭撻之苦,今趁奴父往別縣收取租業,要圖陷害,故出於無奈,改扮為男逃奔出外,投親母舅。不想閨幃嚴守,寸步未登外堂,那知母舅在那方?奔逃數日,誤進荒丘海旁,卻被狼虎趕逐。只道性命傷殘,今得老丈夫婦救搭,恩德如天。還請問此處是何地頭?」

  漁翁曰:「此地非歷城縣,乃同府隔縣禹城縣也。問水道舟往三天可至,安小姐可放心,待老拙夫婦送汝回歸,自得父女重逢,可將此情由白知父親,自有責罰後娘兇惡,自後不敢作難小姐矣。」安小姐聞言含淚曰:「奴今有意逃出,又未知父親何日回家。倘或吾先回,父親仍未歸家,後母肆虐再難堪矣。奴今在此無恩可報,願拜老丈夫婦為父母,早晚侍奉,少報深思,未知容納否?」漁翁夫婦喜悅,齊言:「吾兩者並無男女所出,今安小姐自願屈身拜繼,是萬千之幸。惟老夫婦心有不安,想來小姐乃玉葉金技之貴,我乃微賤一蛋戶之家,怎好屈辱小姐,恐憂福薄難當。」小姐曰:「何須過謙別分貴賤。奴蒙汝夫婦再生之德,是意出於至誠,且請坐下,待女兒叩禮。」夫婦大悅,挽扶而起。一同用過早膳,解纜開舟也且慢表。

  再言太子被虎衝散,恰似喪家之犬、漏網之魚,跑走一程,已有十里之路,神魂定下,曰:「不好了,吾乃男子漢,抵捱過多少勞苦,易於逃遁。安小姐與孤許下終身,他乃未出閨幃弱女,想來十有九死害於虎口無疑矣。可憐他少年弱質,一心為孤逃難,害他一命,即鐵石肝腸,不無下淚,令人痛心。倘孤有日登朝決不辜負汝恩情也。」一路慘傷下淚,道向西北而走。要往潼關非三天兩日可到。一路行程十餘天,仍是山東萊州府。日跑行程,夜宿旅店,獨行自走寂寞淒涼。時維殘夏,初交秋日,金風薦爽,萬籟無聲。行至人煙蕭索之地,荒丘曠野,無人之處,黑夜中難以行走,只得身投古廟歇息一宵,然後跑路。不想是夜偶遇一鼠賊,偷盜東西也進廟宇中躲宿。

  當下太子熟睡,一日跑走,勞苦困倦,臥去鼻息如雷。賊人大喜,只見太子旁側一囊拋下。伸手揸拾覺得沉重,抖開內有金銀十餘錠,約有二百餘兩。急忙忙攜起跑出廟宇而去,言:「今宵爽快,出門不一刻得此大注財帛,妙不過也。」有太子睡至紅日東升,悠悠醒來,不見了香囊。四週一觀,言:「不好了,昨夜睡去,卻被賊人盜去香囊,銀子盡去一空。想來真乃命蹇時乖。既沒了銀子,怎生度日覓食?」左思右想只得跑出廟宇中,想來:「乞丐求食,豈不辱沒先王祖宗?但思昔日臥龍太子也曾出街頭叫化,後來也能興周家天子。吾先朝呂蒙正丞相也曾寺門求借糧米,尚被僧人所辱,後來中試,位至首輔之尊。今且不免效著古人,從權行事,也出於無奈矣。」

  行行不覺到一街道中鬧興之所,人煙稠密。悉遇巡按御史程光到境,太子不知迴避,撞至攔鑾。役人大喝:「該死瞎目乞丐之徒!要撞大人馬頭,拿下!」差人正要動手,有程按院在大轎中一看,此人年紀十六七上下,生來堂堂一表龍鳳之姿,斷非下等流人。喝聲:「且住。將此人請下船,不許動粗。」家丁人見程大人如此吩咐,不敢動手,且留下同行,一齊下了大舟。程大人下坐,吩咐帶進太子至大艙。太子一見倒身下跪曰:「大人在上,小人叩頭。」

  程大人曰:「看汝一少年,堂堂一表,也該知其國法,緣何將好本院馬頭直撞?幸本院不以此為較論。汝是那方人士,緣何充作乞丐下流?且直言知本院。」

  太子曰:「大人聽稟訴上。小人乃河南省潼關湘陽人氏,姓周名俊,隨父貿易於山東,販賣綢匹,卻被強賊打劫。父墮水中,死生未卜。小人水裡逃生,進退無門,只得忍辱偷生,街頭乞丐。至饑餓中,頭暈目花,衝撞大人輪駕,罪該萬死。惟幸大人恩涵赦宥,深感大恩,如天之廣矣。」程大人曰:「本院也順道巡政河南,且跟隨本院回歸故土,尋訪著落父親,自有骨肉重逢之日,汝心意如何?」太子聞言大悅,不住連連叩首,「得蒙大人福星恩照,來生犬馬圖報,小人何其幸也。」叩首而過小舟,一路隨著程爺往河南地面而來。

  一路涉水登山,所到各道路卡口關津俱有文武官員迎接。擔拾至月餘方到河南境界。進於開封府城任所,本城眾文武官員迎接叩見畢,俱備回衙中。程爺日暇無事,盤詰太子,只見此子對答如流,氣象迥非凡質,心下糊疑,故一心不敢賤役此人,相隨不離左右。

  是夜八月中旬,十五佳節,太子吃酒多過數盅,不覺在花園中望月亭身睡熟。時交二鼓。卻言程光老爺並無子嗣,單生一女,乃前妻正嫡所產。是夜,程玉霞小姐喚同心腹婢杏桃並夏蓮出國要頑。只因小姐隨父到任七、八天,府行廣大,未及遍遊內外,今夜趁月明佳節,遍遊內外廳堂,又到花園頑耍。主婢三人於樓台上排開桌子,香焚噴鼻,果品滿案。拜月焚香已畢,各逕閒遊。只見青松古柏,秀茂參天;黃菊桐花,芳香透苑,枝頭燦爛,皓魄光輝。主婢正遊行間,將近望亭中,只見豪光一起,一金龍出現,倏忽不見了。

  小姐嚇了一驚,喚杏桃速往看來。杏桃領命進步一觀,並無一物,只有一人在亭中打睡鼻息呼呼,即回步上稟:「小婢並不見一物,只有老爺前者在山東帶來周生在此打睡。」小姐暗驚:「曾聞父親稱贊此人『今須落泊,久後乃大貴之人。』今見真龍出現,非同小可,不免待奴暗中詰問明此人,托了終身,況此子生來堂堂一貌,實稱吾心。想杏桃是奴心腹之婢,夏蓮不可與聞,只憂他敗泄事風。」想定,只呼夏蓮回繡閣煽茶泡好送來,夏蓮領命而去。再吩咐杏桃將提籠引道至望亭一照,果見周生熟睡,猶如一芍藥少年,不勝暗羨,命杏桃呼喚醒周俊。

  杏桃呼喚了數聲,「小姐到亭中拜月!」太子夢中驚覺,急忙忙起來曰:「小子只因酒多數杯,一時睡熟,不知小姐貴步到此,有失迴避,懇乞恕罪。」小姐低聲曰:「請問先生仙鄉何處,高姓尊名?」太子曰:「小人乃山東濟南府人,名周俊。父貿易為商,江中被劫。得蒙大人救搭,深感大恩。」

  小姐含羞欲語,冷笑不言,欲言又止。杏桃會了小姐之意,開言曰:「請問周相公,家中有昆仲幾人,可曾定結良緣否?」太子曰:「家中兩賤弟兄。弟幼在家功書,惟小人父親選擇姻緣太高,尚未定結絲羅。」小姐聞言暗暗大悅,只得含羞曰:「奴乃閨門之女,本不應於周先生之前啟齒,只為終身大事,不得不忍羞直言。不幸生母早喪。父親年紀已高,辛勤國政,於奴尚未結定絲羅。後母時常吵鬧不安。倘父親許親於同僚紈絝之兒,豈不有屈終身?奴觀周先生儀容威烈,氣宇超群,斷非池中之物,願托以終身,未知周先生容允否?」

  太子聞言冷笑一聲,曰:「須蒙小姐不棄,但小人一民間賤質,豈敢仰扳小姐金枝玉葉之貴。小姐豈不知,『草蛇難入龍窩,山雞怎歸鳳穴。』此事小人怎敢斗膽允成。」小姐羞得滿面紅紅,不敢答話。只有杏桃告曰:「周相公,小姐以禮持身,不該女以求男,效著當年紅拂故事,實欲以身托於英雄故耳。只恐明珠投於暗地,豈不有屈此貴品之姿?小姐之心盡白於此,懇祈周相公見諒,允成此姻緣,以就訂小姐終身有托。」

  太子聞言暗想:「小姐乃聰慧之女,更具此芳姿而能分別貴賤。何妨允準此段良緣?」想罷即曰:「即蒙小姐不棄,不吝惜貴賤懸殊,惟小人學淺才疏,有辱屈小姐。無可為憑,只有對月一拜,以表百歲和諧,未知尊意如否?」小姐低言曰:「此言深為有理。」

  杏桃即將氈毯左右鋪陳。二人對月上稟祝蒼天已畢起來,太子無物相贈,只得在懷中取出陸母后包裹血詔書龍鳳白綾一幅,相送遞上,言:「小人家慈在世時繡刺,與小人蓋體。今送上小姐,暫為表記。」未知小姐接轉如何答話,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