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九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九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九十三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九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九十三

 書判江東臬司

  饒州司理院申張惜兒自縊身死事

大辟公事合是的親血屬有詞張惜兒之死張千九

其父也阿楊其母也張千十其叔也此三人自始至

終無詞而事不干已之人王百七王大三輙經縣以

為死有𡨚濫本縣察見已将兩名勘下杖責有張世

行者輙經州經本司告訐弟婦姜氏閨門隂私以致

惜兒𡨚死當職今盡宗支見得世行與姜氏夫服紀

甚踈却而不行不謂本州巳有委官體究之判縣尉

𦆵得此事以為奇貨牽聨枝蔓必欲造成一叚公事

當職引上張千九靣問據稱其女實以病風妄罵於

初三日主母姜氏唤阿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教誨阿楊用柴條打惜兒

兩下至初五日張千九張千十各在姜氏家見惜兒

發𤍠妄語其父煑粥未熟惜兒忽於厠屋自縊親莫

親於父子再三審詰其詞堅確如此女使妄罵主母

呼其母訓責此亦人之常情及其自縊則有出於人

意表在姜氏未見有可論之罪本州雖判體究知縣

執申可也縣尉據實事回申亦可也今撰造公事人

各端坐于家而姜氏一家俱就囹圄惜兒父母亦遭

係累外人反為血屬血屬反拘官司憲臣置司之所

獄事不得其平如此則耳目何以及逺哉張伯圭因

立嗣之怨欲覆叔母之家張世行亦疎族王百七王

大三以外人而白撰大辟之獄帖縣并廵尉專人解

來一日姜氏𣸸福張千九劉紗雲乙並放吴夔出入

孤兒寡婦之家略無𤓰李之嫌又與其婢探梅有姦

各照減降㫖揮勘杖八十令吴夔責狀今後更登張

氏之門定行追㫁編管縣尉昨對移鈆山縣誤勘大

辟公事以平人為凶身巳免按劾今兹所為如此帖

問仍閣俸牒州今後此等詞狀非的親血屬勿受違

追都吏推司累日不申入門𣢾帖司理勘杖一百㫁

訖申

  建昌縣鄧不偽訴吴千二等行刼及阿高訴夫

  陳三五身死事

以獄案考之軍縣初勘李保同火共盗盖甚分明只

因移獄建康慮囚官引問始有李保不入火之説頑

囚乆禁苟欲畨異何患無詞此不過引上衆証立談

可定然此獄所以難决者以陳三五周四四二人之

死未明故也今詳案牘羣盗行刼之時皆在陳三五

店內分贜之際又在陳三五屋後案內亦有引入行

刼之供窩藏指引罪名不輕此等人執而歸之有司

罪何所逃今鄧不偽乃私下捉去扛縛困篤然後觧

官未及縣門而斃𬒳刼主打縛窩家情理本有可察以

巳經赦亦若無甚刑名而鄧不僞於𬒳刼一日陳三

五已死半月之後旋興周四四身死之訟則是為蛇

𣸸足其意欲以一僕之死加諸賊之罪且欲自出脱

打縛陳三五致死之刑名然賊罪卒不能加而自於

罪上𣸸罪可謂拙謀矣方周四四之開檢也其血屬

伏墓欄檢使果負𡨚何為而然後来雖檢出痕瘏外

議皆謂鄧氏家饒於財初檢聚檢官吏受賂今若追

一行官吏推鞫則鄧氏𬒳刼之憤未伸反為僕死所

累官司勘賊之外又興殺人之獄株連枝蔓何時而

已當職以為陳三五有取死之道周四四無可疑之

𡨚合以此兩句蔽兩屍致死之由以赦文定吴千二

等強盗與鄧不偽殺人之罪以周四一之欄檢情節

定周四四身死之非𡨚及以獄案定陳三五之有以

取死則此獄可得而决矣帥司𤼵囘此獄以為新檢

法明習法理請檢法詳閲元案并蔡大卿趙制置當

職所判参酌擬呈續據檢法官書擬呈再奉判強盗

贜滿死罪也殺也拘執不拒捍之人亦死罪也鄧不

偽始以𬒳刼之憤欲致賊人於死安知失手殺人自

䧟於死哉檢法原情定罪引律援赦纎悉詳偹别無

未盡鄧不僞亦幸而遇赦耳否則與賊皆當論一朝

之忿豈可不深戒乎吴千二李保各免杖脊內吳千

二刺靣配二千里李保配一千里鄧不偽等並照赦

原罪但江湖間強刼縱橫目今諸處見捕刼賊未甞

一件敗𫉬而呉千二等罰不傷其毫毛向後必是覆

出為惡刺訖吳千二押下饒州李保押下南康軍並

土牢拘瑣鄧不偽家被刼有官司在而毆殺就捕之

人又一僕之死不明又行賂檢驗官吏罪雖該赦亦

合逺徒以其𬒳刼之主姑與編管鄰州少謝死者此

事惟覆檢官定周四四為縊死差得其實聚檢官南

宫靖一已遭除勒初檢官喻縣尉首先檢驗失實雖

已脫去行下本軍追𠫊吏丞吏等人根勘取受申仍

先備申省部御史臺并牒報帥司

  鄱陽縣申勘餘干縣許珪為毆叔及妄訴弟婦

  墮胎驚死弟許十八事

阿閔所墮之胎月數已滿非驚墮也許十八自以病

死非驚死也有隣有證一一分明許珪為人之姪輙

将弟婦墮胎妄論叔父許三傑又敢将自死之弟重

疊誣執叔父又敢将叔父毆打驗傷有尖物痕見之

縣案又扛許十八屍首入叔父房打碎叔父門SKchar

扇什物之属又将屍首扛入叔家壽木之內許三傑

父子不堪其擾煑湯潑出致傷許珪母阿姜頭靣原

情定罪許珪不可勝誅况撰造致死公事騙挾平人

尚不可恕今乃騙挾叔父此何理哉許珪妄以弟及

弟婦致死誣人自合反坐兼毆傷叔父合於徒三年

上加一等雖已經赦而赦後妄訟不已本合㫁配縁

許珪之父日新自始至終不曾出官可見猶有愛弟

之意但不能教訓悖逆之子耳今若将許珪㫁配則

許三傑與兄日新同居共門出入兄弟自此何以相

見然此等凶惡之人亦不可恕許珪勘下脊杖十五

編管五百里枷項押下本縣限十日監賠夀木一具

并修整打壊門SKchar戸扇什物還許三傑取領狀申切

待為减罪名如恃頑不伏賠還觧來引㫁押𤼵許三

傑潑傷兄㛐照赦勿論直司部决民訟不論道理以

為黒以曲為直有如此者書擬官奪俸一月追吏人問

  饒州州院申潜彛招桂節夫周氏阿劉訴占産

  事

置買産業皆須憑上手干照潜彛所買桂仔貴荒田

契内明言文約𬒳兄藏伉後來仔貴備錢贖回則是

以贖囘干照為據矣及以贖囘之契考之則地名青

石橋也荒地也賣與潜彛者地名鐵爐塘也田也

歩坐落東西南北四至並無一同葢青石橋地契係

别項廢干照鐵爐塘田契乃鑿空架虚不可行用之

物桂節夫所執砧基兩葉以節夫姪景顔家書傍批

可見桂氏族人自以同祖荒山推巽人情法意之所

可行且於潜彛何預今乃撰造淳祐三年買仔貴田

契以梗節夫使之不得塟兄此何理哉縁潜SKchar父子

嫌其銅臭假儒衣冠平時宛轉求乞賢士大夫詩文

文其武㫁豪強之跡前後騙人田産巧取強奪不可

勝計前提刑趙中書任内拒追年歳卒致漏網然趙

書刑之書判案牘具存如挾取周氏阿劉孤兒寡媍

之業己經官司定奪尚執契書不肯還人及送有司

鞫實僅還兩契猶有退不盡者當職所至未甞罪及

士人然潜𢑱倚赦拒追三兩月而後出其守執違法

契字不伏賷出皆在赦後士行如此若使向來所贈

詩文之賢士大夫為監司為太守亦當痛治况己納

粟為小使臣輙作潜監酒户輙用幹人越經内臺可

謂小人之無忌惮者矣本合勘㫁枷項押下本縣號

令但已與引赦免㫁所買無上手不可行用契二紙

拘毁入案桂節夫照砧基管業放仍榜貴溪縣市

  鄱陽縣東尉檢校周丙家財産事

在法父母巳亡兒女分産女合得男之半遺腹之男

亦男也周丙身後財産合作三分遺腹子得二分細

乙娘得一分如此分析方合法意李應龍為人子壻

妻家見有孤子更不顧條法不恤幼孤輙将妻父膏

腴田産與其族人妄作妻父妻母標撥天下豈有女

壻中分妻家財産之理哉縣尉所引張垂崖三分與

壻故事即見行條令女得男之半之意也帖委東尉

上周丙户下一宗田園干照并浮財帳目将磽腴美

惡匹配作三分唤上合分人當𠫊拈䦰僉𠫊先索李

應龍一宗違法干照毁扶附案

  鈆山縣禁勘裴五四等為賴信溺死事

致死公事至檢騐而止檢騐有疑至聚檢而止賴信

身死據聚檢官所申痕瘏惟左眉一擦痕兩膝各有

一磕痕兩手十指指甲俱碎騐是溺水身死一船二

三百人不能泅者皆不死而兩渡子獨溺死可見平

日稔惡鬼得而誅此去年三月二十七日事也其日

都保并買撲人與地分各不曽申亦無血屬之詞却

係本縣自行舉覺然單内明言渡子不量渡船力勝

只要乞取燒香客人錢𭣄載既多船遂平沉亦足以

見兩渡子身死之由賴進者乃死人賴信之父自厥

子溺死了無一字經縣經隔一月至四月二十三日

始經州行下而枝蔓之獄興矣騷擾本縣之人可也

又擾及隣境之人将及一年賴進之訟愈健縣吏之

訐愈行始則謂𠀌班子用石抛打賴信下水⿰糹⿱𢆶匹又謂

裴丙用拳打賴四左眉以聚檢格目考之拳痕擦痕

要自不同豈可揑合遷就以擦為拳當職白首州縣

見此等事多矣賴信溺死分明賴進受役𫝑家買撲

人渡交通縣吏妄于子死一月之後旋生枉死情節

致興大獄知縣明不能察受教於吏本司隔遠止憑

血屬偏詞當職若非親履兩縣亦未知上件曲折賴

進從輕勘杖一百編管五百里一行人並放榜縣門

推吏送饒州根勘帖問知縣及檢驗官失實之罪

  饒州司理院申勘到徽州都吏潘宗道違法交

  易事

身為本州都吏違法強買同分人見争田産罪一也

挾都吏之𫝑號令歙縣官吏曲㫁公事罪二也本司

先勒令分析再行下詰責有追上决配之文意欲使

之退田還人免致紊煩而公然占吞陽為責退之辭

隂行謀筭之計致使詞人嘵嘵不巳罪三也為𫝑家

望青斫木患苦鄉里罪四也𬒳追久而不出罪五也

免盡情根勘從輕次脊杖十五配徽州牢城

  饒州州院申勘南康衛軍前都吏樊銓冐受爵

  命事

樊銓為都吏日将本軍已申朝廷摏下修城見錢叁

萬貫妄以賑荒為辭将錢變為會㑹變為米既而曰

米曰會皆羽化不存遂使前人之樁積一空本郡之

緩急無備朝廷𤼵下進武校尉綾紙與人抽拈衆人

各出錢物樊銓輒為暗𨷺稱是自已拈得所積不義

之財既富遂有仕宦之想徑将綾紙三部公部作進

士書填且冐注𠮷州安福税監赴任攝職冐請俸禄

其居鄉自稱税院轎馬出入前呵後殿恣為威風置

買膏腴跨連隣境庒田園圃士大夫有所不如生放

課錢令部曲擒捉欠債之人綳吊拷訊過於官法當

職引上𬒳傷之人當𠫊驗視追送縣獄又以財力買

嘱官吏欲反坐詞人以罪名以一吏之微盗用府庫

錢物冐受朝廷爵命慿恃豪富侵削貧弱一郡之巨

蠧也聞其志得意滿侍妾悉皆道裝隂設鈎致之術

濁亂衣冠之家干名犯分闔郡切齒擢髪不足數罪

今且以本是胥吏而冐稱進士胃受進武綾紙監税

省劄從條决脊杖二十刺靣配二千里州軍牢城牒

饒州只令取上引㫁押發仍将胃受綾紙省劄繳申

朝省乞行毁扶估到家業催申帳目候到撥付本軍

為今𡻕揀荒之偹仍榜本軍

  建昌縣劉氏訴立嗣事

田縣丞有二子曰世光登仕抱養之子也曰珍珍親

生之子也縣丞身後財産合作兩分均分世光死而

無子却有二女尚幼通仕者丞公之親弟珍珍其猶

子二女其姪孫男方丱角女方孩提通仕當教誨孤

姪當拊恤二女當公心為世光立嗣今恤孤之𧨏無

聞謀産之念太切首以己子世德為世光之後而撰

藏世光遺囑二紙以為執手世俗以弟為子固亦有

之必須宗族無間言而後可今争訟累年若不早知

悔悟則此遺囑二紙止合付之一抹何者國家無此

等條法使世光見存經官以世德為子官司亦不過

令别求昭穆相當之人况不繇族衆不經官司之遺

嘱乎通仕所以不顧條令必欲行其胷臆者不過以

縣丞與世光皆不娶而姪與姪孫皆幼孤可得而欺

之耳在法諸户絶人所生母同居者財産並聼為主

同居者且如此况劉氏者珍珍之生母也秋菊者二

女之生母也母子皆存財産合聼為主通仕豈得以

立嗣為由而入頭干預乎度通仕之意欲以一子中

分縣丞之業此大不然攷之令文諸户絶財産盡給

在室諸女又云諸已絶而立⿰糹⿱𢆶匹絶子孫於絶户財産

若止有在室諸女即以全户四分之一給之然則世

光一房若不立嗣官司盡将世光應分財産給其二

女有何不可通仕有何説可以争乎若劉氏秋菊與

其所生兒女肯以世德為世光之子亦止合得世光

全户四分之一通仕雖欲全得一分可乎往往通仕

亦未曉法爲人所誤此通仕之謬也劉氏自丞公在

時已掌家事雖非禮婚然憑恃主君恩寵視秋菊軰

如妾媵然觀其前後經官之詞皆以丞妻自處而絶

口不言世光二女見存知有自出之珍珍而不知有

秋菊所生之二女所以蔡提刑有産業聼劉氏爲主

之判而當職初覽劉氏狀所判亦然是欲併世光一

分歸之珍珍此劉氏之謬也通仕劉氏皆縁不曉理

法爲囚牙訟師之所鼓扇而不自知其爲背理傷道

當職反覆此事因見田氏尊長鈴轄家書數紙亦以

昭穆不相當爲疑又云族中皆無可立之人可憐可

憐又云登仕與珍郎自是兩分又云登仕二女使誰

檯舉又云劉氏後生婦女今被鼓動岀官浮財用盡

必是賣産一男二女斷然流下又云老來厭聞骨肉

無義争訟須與族人和議書中言語無非切責通仕

而通仕不悟乃執此書以爲證驗豈通仕亦不識文

理耶當職今亦未欲遽䋲通仕以法如願依絶户子

得四分之一條令可當𠫊責狀待委官勸諭田族并

劉氏秋菊母子照前日和議姑以世德奉世光香火

得四分之一而以四分之三與世光二女方合法意

若更紛拏止得引用盡給在室女之文全給與二女

矣此立嗣一節也劉氏丞之側室秋菊登仕之女使

昔也行有尊卑人有粗細愛有等差今丞與登仕皆

巳矣止是兩箇所生母耳盡以縣丞全業付劉氏二

女長大必又興訟劉氏何以自明兼目下置秋菊於

何地母子無相離之理秋菊之於二女亦猶劉氏之

於珍郎也人情豈相遠哉縣丞財産合從條令檢校

一畨所為二分所生母與所生子女各聼為主內世

光二女且給四之三但兒女各幼不許所生母典賣

便檢校到日備榜禁約違法交易之人案呈本軍見

任官選委一員奉行尋具呈再奉判裘司理居官公

平委本官唤上田族尊長制屬頗有私意干請司理可以義理曉之與通

仕夫婦劉氏珍郎并秋菊二女當官勸諭本宗既無

可立之人若将世光一分財産盡給二女則世光不

祀矣通仕初間未曉條法欲以一子而永世光全分

之業所以劉氏不平而争今既知條法在室諸女得

四分之三而⿰糹⿱𢆶匹絶男止得四分之一情願依此條分

析在劉氏珍郎與秋菊二女亦合存四分之一為登

仕香火之奉取聫書對定狀申大凡人家尊長所以

心忿者則欲家門安静骨肉無争官司則欲民間和

睦風俗淳厚教唆詞訟之人則欲蕩析别人財産離

間别人之骨肉以求其所大欲通仕名在仕版豈可不

體尊長之教誨官司之勸諭而忍以父祖之門户親

兄之財産饜足囚牙訟師無窮之谿壑哉案録當職

前後所判三本一付通仕兩付裘司理唤上劉氏珍

郎及秋菊母子各給一本所有檢校一節司理獄官

不可至外縣帖都昌王縣尉赴司理𠫊共議一定之

説前去檢校申如此區處劉氏必又與秋菊有争婦

人無知但云我是丞妻汝是登仕之婢而不自知其

身之亦妾也在法惟一母所生之子不許標撥今珍

郎劉氏所出二女秋菊所出既非一母自合照法標

撥以息日後之訟再據劉氏訴立嗣事奉判前此所

判未知劉氏亦有二女此二女既是縣丞親女使登

仕尚存合與珍郎均分二女各合得男之半今登仕

既死止得依諸子均分之法縣丞二女合與珍郎共

承父分十分之中珍郎得五分以五分均給二女登

仕二女合與所立之子共承登仕之分男子係死後

所立合以四分之三給二女以一分與所立之子如

此區處方合法意但劉氏必謂登仕二女所分反多

於二姑兼登仕見未安塟所有秋菊二女照二姑例

各得一分於内以一分秃登仕安塟之費庶幾事體

均一通仕者既欲以子⿰糹⿱𢆶匹登仕之後當拊恤劉氏秋

菊母子當避嫌不得干預縣丞位下之事劉氏秋菊

亦宜念通仕是縣丞親弟所分之業僅得八分之二

與其立疎族不若立近親帖司理勸諭通仕使責狀

在官除立嗣子上分之外不得干預兄位財榖仍責

諸幹佃知委狀申日前欺主侵盗之罪姑照减降旨

揮並免追究再犯追上重作施行併帖司理王縣尉

将縣丞財産內珍郎與二妹作三分登仕一分各均

分分柝申凖判當職雖如此書判尚恐教唆者煽動

劉氏欲為二女求𣸸縁縣丞身後浮財籠篋皆是劉

氏𭣣管即不在檢校分張之數劉氏若果念縣丞篤

愛兒女自當以此浮財貼助男女婚嫁比之登仕位

下止得田産而並不得浮財已不勝其多矣併将司

理勸諭尋呈押據帖再奉判據劉氏詞縣丞有二子

二女除長子登仕係長子已身故外見存一子珍郎

及二女皆劉氏所出外以法言之合将縣丞浮財田

産並作三大分均分登仕珍郎各得一分二女共得

一分但縣丞一生浮財籠篋既是劉氏𭣣掌若官司

逐一根索檢校恐劉氏母子不肯賫出兩訟紛拏必

至破家而後已所以今來所㫁止用諸子均分之法

而浮財一項並不在檢校分張之數可以保家息訟

𠫊更開諭劉氏取願狀呈尋責據劉氏供狀呈奉

判以法論之則劉氏一子二女合得田産三分之二

今止對分餘以浮財准折可謂極天下之公平矣帖

司理照所判奉行劉氏乃父之側室秋菊乃子之女

使珍郎與二女乃叔行也姑行也秋菊所生之二女

姪行也自是合有分别除浮財外所有田宅並照今來

所判檢校分析申併帖王縣尉照應續據劉氏等訴

家産事奉判此事當職累判千百言可謂明白訪聞

所委官裘司理母妻之家皆在都昌意有牽掣遂使

已明白之事尚未予决牒新知郡索一宗案卷子細

披閲别委無干礙清强官照元判監劉氏䓁分析申

十日續據都昌王縣尉申品搭分析田 縣丞田宅財

産事奉判田氏田産本司巳請都昌縣尉就本司分

作八分牒軍唤劉氏母子并秋菊同赴本司拈䦰均

分所有田通仕欲以子世德⿰糹⿱𢆶匹登仕之後昭穆不順

本不應立以其係親房姑令⿰糹⿱𢆶匹絶仰本軍唤田世德

與本生父通仕前來拈䦰如不肯來徑将此一分縣

盡給諸女條法行悔之無及仍從本軍取通仕願狀

申併帖司理照應牒內再奉判如各人願就本軍拈

䦰分析請備詞申續據田柏年狀昨與阿劉至争亡

姪立嗣奉判田通仕執留登仕䘮柩在家以爲欺騙

孤幼占據産業之地此何理哉今生者各巳有分析

惟登仕䘮柩合爲理㑹東尉唤上劉氏秋菊就兩位

兒女衆財之內截撥一項錢物爲登仕塟送之費切

待行下軍縣責令族衆如法營辦通仕不得干預所

有劉氏秋菊兩分母子自要相依而居於通仕者何

干預兼通仕之子本不得立所有見撥一分産業行

下本縣拘留候登仕塟訖劉氏秋菊并兒女各安居

訖通仕别無窺圗方得以其子承此一分⿰糹⿱𢆶匹據甲頭

雷先幹人余德𥙿狀催訴上件事奉判此事甚不難

决而淹延數月田制屬死於旅邸余徳𥙿又以疾告

使提刑司有累月不决之訟亦本司之恥也人案並

押下羅司理照已行監分析申五日余德𥙿係幹人

本非家長豈有官司不爲予决却使幹人宰制主家

之理請司理詳前後所判介意早爲分析申續據羅

司理觧到分析𨵿書共八本赴司乞印押責付各人

請令奉判令各人領關訖僉𠫊對定此一節呈如劉

氏秋菊母子與通仕和允巳定仰責狀人案却将田

允懃一分闗書併行給付如未對定合候塟訖經本

司請給僉𠫊㝷責據劉氏秋菊等與田通仕和允供

狀僉㕔官書擬呈奉判行仍牒軍更請照本司巳行

催建昌縣趣了塟事訖申

  都昌縣申汪俊達孫汪公禮訴産事

俊達既無親的子孫則當來賣田骨以塟三䘮乃死

者之幸也公禮既是俊達死後過房為孫所賣田骨

係為乃祖掩骸又何訟為照蔡提刑已判行

  貴溪縣繳到進士翁雷龍公劄訴熊大乙将父

  死尤賴事

以雷龍公劄比前日狀詞筆迹濃淡真草縱横㣲有

不同然其實一手所書兼雷龍前日經縣分析之詞

無非謟佞知縣今来公劄又欲挾朝貴以SKchar監司孰

謂 公之門而出若而人哉見識如此當職深爲之

羞愧合本合追治以昔人察見淵魚爲戒姑寢勿問

帖請知縣勸諭今後不宜如此勿俾小人之計得行

  樂平縣汪茂元等互訴立⿰糹⿱𢆶匹

死者有兒有女豈有四世再從兄弟欲以其子雙立

之理提刑司不比樂平縣汪伯仁押下司理院勘問

假冩除附公據及過房書帖之人如實供當與闊略

或更隠諱枷勘及讀判汪伯仁不到奉判此必是本

司見役公人有與之相爲表裏者楊季和且勘下杖

一百今後呈覆書擬公事兩詞人並仰押在𠫊前聼

𠉀書判如已判而無人可讀示也定将當行人送鄰

州勘取諸吏知委

 續槀五十卷起淳祐已酉至寳祐戊午十年間之

 所作也余少喜章句既仕此事都廢數佐人幕府

 歴守宰庾SKchar亦兩陳臬事每念歐公夷陵閲舊牘

 之言於聼訟折獄之際必字字對越乃敢下筆未

 甞以私喜怒参其間所决滯訟疑獄多矣性懶収

 拾存者惟建溪十餘册江東三大册然縣案不過

 民間雞蟲得失今摘取臬司書判稍𦂳切者為二

 卷附於續藁之後昔曽南豐元豐𩔖藁五十卷續

 藁四十卷末後數卷如越州開湖頃畝丁夫齊州

 糶米斗斛户口福建調兵尺籍貟數條分件例如

 甲乙帳微而使院行遣呈覆之𩔖皆著於編豈非

 儒學吏事粗言細語同一機棙有不可得而廢歟

 姑存之以示子孫開慶改元上已日克莊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九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