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一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五十二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五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五十二

 奏議

   召對劄子淳祐六年八月二十三日

臣聞更化則善治化愈更而治愈不能善者咎不在

它一曰委任之失二曰謀謨之誤深惟本朝以仁立

國𫝑趨於弱粤自全盛至於偏安雖二百年間名臣輩

出而夷狄之患未有能當之者有一人焉出而當之

人主舉國以聴天下亦幸其集事而不暇也臣竊議

其後若景徳之於㓂凖慶歴之於吕夷簡靖康之於

李綱建炎之於秦檜是也然幸澶州斃撻覧準實能

戰郤二酋全京師綱實能守遣冨范盟遼憂返河南

還東朝夷簡檜實能和陛下慨思其人而不可得遂

取其似是而非者而相之夫以借𦔳㓕守緒為戰則

不武以厚弊奉倴盞為和以清野蹙國為守則不智

實未嘗和實未嘗戰實不能守而自負和戰守之功

迭執和戰守之權人主舉國而聴天下明知其不足

集事畏之而不敢議旣去而畏之未已豈非以叔文

起復之謀雖沮於獨斷廬祀見思之語已喧於羣聴

乎議者求其説而不可得則又曰思其能把握而負

荷也思其能致富彊也是又不然禄去公室政出世

 卿不可以言把握畫江之外惟有移蹕不可以言負荷

 實則增料名曰縮楮實則再摧名曰浮塩不可以言冨

 強已試亡其視凖綱夷簡薫蕕不同又不足以望檜

 萬一此委任之失一也昔者不擇其人而任之太專

 今也懲前之專雖擇其人而未嘗盡授以柄官無𦂳

 慢動煩親擢有不由中書進擬者矣事無巨細多岀

 聖裁有不容外庭與聞者矣臣不知陛下聚名流於

 臺省㫋厦清望之地嘗置簿官中考其所言行否

 乎抑但曰進呈訖而已乎將使之為四諫官三舍人

 乎抑調䕶使之勿言宣諭使之奉詔乎將使之為程

頥朱熹乎抑使之倚閣春秋而談青苗乎其大者登

人望於廟堂之上將責之以韓琦冨弼之事乎抑使

之今日曰領聖㫖明日曰聖學非臣所及乎此委任

之失二也天下望治甚於飢渇而諸君子虚名過於

實用清談多於行事大臣有翕受之量而無主宰之

力同列有不說之色而無鬷假之和桑䕃易移機事

屢失桑維翰一日易十節度使今代一邉閫淹乆而

後决郭子儀朝聞命夕引道今遣一儒帥廹趣而始

行薄物細故紛拏不已急政要務謙遜未遑未免有

不言防秋而言春秋不言砲石而言安石之譏夫廢

 春秋用安石致禍之本也於時尚以為不急况今之

 不急有甚於此者乎此謨謀之誤一也昔劉摯當軸

 憂章厚覆出主調停之議用牢籠之䇿於是宣仁諭

 摯曰如厚者雖以相位遜之不可復𭣣矣厥後諸賢

 之禍甚酷摯幾覆族而宣仁在天之謗至南渡而後

 明小人怨毒上及君親於縉紳乎何有陛下之聖固

 無愧於宣仁諸臣之賢𢙢未及於劉摯柰何不鍳覆

 車之轍反操入室之戈𦔳羣小而自攻乎洛蜀分明

 而頥軾逐布忠彦争權而京相今廟謨暌異邪黨挪

 揄臣實未知其所終此謀謨之誤二也陛下内責治

 效之不進外憂狄患之莫禦慨管仲樂毅之不作憶

 李訓鄭注之有才聖心欝陶寤寐嗟嘆左右竊聴而

 知之朝野習聞而憂之夫以眀謨雄斷卓冠百王實

 有退小人之力而虚受小人之謗此亦羣臣不能建

 明之罪也竊以為自古有任事之臣有折衝之臣

 有託國之臣任事者取其智謀折衝者取其威望至

 於託國則取其忠實而巳元温SKchar誚王衍諸人自許

 豪傑苻堅笑之語及謝安則以為江左偉人秦檜嘗

 言諸人當啖飰觀吾致太平其意謂東南不可一日

 無我然兀术将死乃以張浚尚存為憂安與浚不過

一過爾安握兵不如温䟦扈不如温浚專權不如檜

挾虜自重不如檜而二酋者乃慢彼而敬此然則陛

下之國家社稷將託之於如温如檜者乎抑托之於

如安如浚者乎書云任賢勿貳去邪勿疑巳去而疑

其如勿去巳任而貳其如勿任惟陛下留聖恩焉

   二

聞善𩔖之離合世運之隆替繫焉言路之通塞主

徳之明闇繫焉逺摭簡編之記載近參𦒿舊之見

聞竊謂善𩔖之合莫盛於本朝言路之通亦莫盛於

本朝盖世道興隆之候主徳聖明之騐其事不可殫

舉臣請試條其略自昔人主不喜人論時政而治平

之濮議熈寕之新法元祐之黨籍炎紹之和議乾淳

之恢復慶元之道學諌者有人自昔人主不喜人言

婦寺而遂國夫人之封德用女口之進諌者有人雷

𠃔恭之交結任守忠之離間諌者有人自昔人主不

喜人攻女謁排戚畹而彦傳主貴妃昌朝結姿諌

者有人張堯佐領四使張詵擢樞筦諌者有人自昔

人主不喜人非議土木符瑞之𩔗而土清之役天書

之事諌者有人自昔人臣於妃后於儲貳𩔖曰此人

主家而金庭瑶華之廢嘉祐宗正南渡資喜之建諌

者有人自昔人臣進言鮮不以犯顔攖鱗為憂惟本

朝不然趙普賛與子之䇿曰陛下豈可以再誤張昇

進建儲之説曰陛下孤寒陳瓘力諌東朝還政鄒浩

請停昭懷册禮婁寅亮乞選藝祖諸孫使遇衰世闇

朝必觸竒禍而我祖宗甘其苦言養其直氣有立行

其説者有乆而思之者有始忤而終合者有自常調

㧞為清望官者烏呼此本朝之所以為本朝歟陛下

仁聖動法祖宗閲羣臣章奏如見肺肝雖所言狂悖

可論以大不敬非所宜言之罪者未嘗加譴至乃厚

禄顯職光寵其身分布中外任使有加所謂立行其

説者自常調㧞為清望官者比肩而立乆而思之者

始忤而終合者亦接踵而至臣每嘆凡人度量各有

限極惟聖主與天同量仁宗𥘉年攻夷簡者皆去其

後仲淹大用若脩若靖若洙繼還臺閣皆前曰攻夷

簡之人也孝宗初年攻覿大淵者皆去其後周必大

龔茂良大用所擢名侍從臺諫皆前日攻覿大淵之

人也魏掞之一布衣身旣殁猶思其言而寵褒之豈

非與天同量乎傅曰記人之功忘人之過宜為君者

也陛下待羣臣至厚記憶所及野無遺賢臣恐其間

尚有迹逺位卑而滯者其人昔尚盛年今巳暮景昔

膠舊聞今長新職非復洛陽之誼呉下之𫎇矣陛

下𭣣之於霜降水涸之餘納之於天覆地載之内逺

者稍近之滯者者稍擢之使善𩔖常合言路常通陛

下侔德二祖而諸臣亦可自附於先朝之名人矣臣

不勝惓惓

   三

臣旣妄議時務於前矣深惟使事有當復於上者其

一曰恤貧民兵興以來瀕江之人困於和糴困於軍

需困於浮塩困於抛買困於招軍和糴則低估高量

軍需則籠奪百貨浮塩則扣戸抑配抛買則一錢而

  百錢之物招軍則募錢衣装皆隅保自備一卒

就募而一家破矣昔之豪戸鉅産化為貧弱名區要

事所至蕭疎蘇息無期侵牟轉急二税有預借至淳祐

九年者民生斯時尤可哀痛宜擇良吏勤而拊之頃

𡻕督師者至誅某郡之吏傳首列城縂餉者亦斷人

一支以威所部上下交征民不見徳向非陛下所至

仁戒餙數下蠲逋負减租税而專閫主計之臣亦皆

一時遴選稍於其間有所弛張則民怨盗起乆矣國

家版圖日蹙如江浙荆湖閩廣十餘路禮樂衣冠一

綫之脉𭔃焉臣願陛下選抜帥守監司常用明治亂

知大體之人守令循良者擢之貧殘者斥之民心愛

戴而不貳則天命眷顧而不釋矣其二曰處流民今

沿流諸郡流移悉巳布滿此曹羣聚無統飢餓無憀

或横行江中沉舟奪貨或夜出墟落斬関探嚢有司

雖稍捕𫉬梟磔相望終不襄止古者以移民為常漢

遷諸豪於五陵諸葛亮以一隅之力尚能㧞関中户

口入蜀而不聞後患良以主能制客而客不勝主故

也今州縣單弱無守偹田里凋殘無積蓄如饒州譙

樓欲壓扶以二木城圯可踰濠塞為陸郡兵千人未

嘗簡稽以此推之它州可見一夫攘臂疾呼必為執

事者之憂臣願陛下申命諸郡繕城池蒐卒乘勵隅

縂使金湯之𫝑旗皷之容隱然足恃則主能制客矣

千人所聚必有一人智謀材武出其上者牢龍而任

使之分之勿使聚弱之勿使強則客不勝主矣夫基

本厚行𫝑尊威令行則徂詐作使茍爲不然陳勝

輟耕髙𭭕結客皆吾民也况流移者乎臣毎怪韃在

草地哨𮪍在淮北幹腹之謀在安南議者咸知防虜

而流民近在目爲腹心之謀則未有以爲急者惟陛

下留神

   貼黄

違去闕庭留落逺外常謂終老莫望清光昨䝉聖

恩俾之入覲驚喜感泣實出望表然臣有母今年八

十有六况臣之年巳六十矣自古忠孝難於两全力

辭予環人所共知乆不𫉬命進退維谷今幸進瞻威

顔畢陳狂瞽臣志願足矣欲望聖慈哀臣血𢢽昇臣

福建路待次一州稍便親飬使朝野之人皆知臣之

來也不敢忘明主臣之去也不敢忘老親臣死且不

朽冐於宸聪恭候斧鑕

   録聖語奏申狀

竊見近降内批指揮今後臣寮奏對所得聖語並

 要一奏一申者

右臣今月二十三日依己降指揮上殿奏事所奏劄

子三件第一劄讀至聚名流於臺省㫋厦處玉音云

所召之人所進之言未嘗不用至大臣同列處玉音

云近日大臣甚和至洛蜀分朋處玉音深以為然臣

奏云分朋植黨非國家之福惟明主建大中以銷弭

之讀第一劄畢臣奏云朝野之人皆以小人復用為

SKchar玉音云必無此臣奏云羣臣雖陛下之言天下人

未知之小臣近至都城始聞聖制末章有姦邪終屏

黜之句然後中外相慶人情讀第二劄至容受直言

處玉音云此朕祖宗家法讀至其間有迹逺位卑處

玉音云爲誰臣奏云當世賢俊𭣣召巳盡只遺數人

中外臣寮屢爲陛下言之以從臣如王遂徐清叟 -- 臾 ?

大琮庻寮如湯巾巳没存者如黄自然王邁之𩔖自

然近巳召用餘人皆年事巳高惟明主𭣣之於晚節

讀三劄至二税有預借至淳祐九年處玉音云向有

御筆臣奏云臣嘗奉詔劾其尤甚者玉音云大率貪

吏多讀奏劄畢臣讀云乆去闕庭䝉君命召臣不敢

不至玉音云巳去幾年矣臣奏云十有一年耶兹幸

復瞻天日之表臣之志願足矣念臣有母今年八十

有六願乞骸骨歸奉養親玉音云未知朕乆著文名

且有史學當盼錫第之命兼任修繤之事臣奏云進

對之頃抑荷聖諭嘉奬如此臣空踈不學實恐懼不

敢當然生成㧞擢恩出君父不出左右先容臣榮幸

甚矣容臣下殿仰謝聖恩

   轉對劄子十月一日

臣㳟惟陛下躬聖徳膺駿命實開我宋無窮之基然

踐祚二紀國本末建中外寒心非一日臣下納忠非

一人仰窺聖意務欲謹重自端平初慱訪精擇今一

星周謹重如故言之愈衆聽之愈緩昔⿰氵𭝠室女至㣲

無知也顧以君老子少為SKchar夫少有時而壯其SKchar

爾使此女生於今日為陛下SKchar冝何如也臣庻之家

十金之産一命之澤必思所以傳授之者陛下貴為

天子守一祖十二宗之業繫四海九州億兆人之命

而鶴禁無主噐之子鷄鳴無問𥨊之人陛下樂乎否

也禋𩔖上帝欵謁原廟不知其幾矣陟降惟至尊祼

薦無後繼陛下嘗反顧乎否也獻議者曰宜早定宜

豫建沮議者曰不可忽曰有所待陛下於二者之説

亦嘗求其情乎盖建威立順黄門常侍之謀也埋璧

於庭而以羣公子卜巴姫之意也諉曰人主家事世

勣林甫之言也國家大事而與左右邪謟之人謀之

鮮有不為所摇者古今一律不可不察臣嘗以為此

事在唐宣宗後唐明宗行之則甚難在我仁宗高宗

行之則甚易毓英宗孝宗於禁中也皆擇於未入之

前而定於旣入之後異其名爵别其名稱自㓜至長

自姪為子不待建儲而人望國有所繫矣(⿱艹石)夫朝取

一人焉暮取一人焉一岀焉一入焉舉棋之𫝑未定

當壁之覬𥨊廣非所以嚴宗廟而尊本統也陛下明

叡同符二祖獨於此一大事猶豫不决豈非内主謹

重之論傍惑牽制之説而然歟或難臣曰金枝玉葉

之盛文昭武穆之衆將嗚呼定臣曰孟子曰為天下

得人謂之仁傳曰以長以賢不利之言也天命陛下

為華夏民物之主聖意之所向即天命之所屬也誰

敢違之或又曰陛下春秋鼎盛螽斯之慶未艾椒聊

之實必蕃盍小需乎臣曰匕鬯虛則入居廣内岐嶷

生則遣還舊邸明明我祖具有成憲陛下曷不舉而

行之歟臣又考之先朝國有大議皆近臣發其端大

臣贊其决今近臣抗論自鳴自止姑以塞責未見屢

數十䟽不巳如范鎮司馬光者大臣造SKchar或言或否

莫得而知未見以身任大事如韓𤦺趙鼎者遭時如

此遇主如此虚擲歳月遺天下以隱SKchar豈非陛下近

臣不盡觀大臣不責難之咎歟臣本州縣俗吏陛下

度越拘攣賜之儒科置之文館又俾執經入侍旃厦

不世之榮遇也深惟空踈無以報仰君父幸因轉對

輙論天下大計自附於⿰氵𭝠室女SKchar爱之義惟陛下赦

其愚而采其忠焉

   召對劄子辛亥五月一日

聞易曰窮則變變者猶醫家汗下之劑不得巳而

用不可以屢試也寳詔壊證矣陛下慨然改號端平

一變之功侔於元祐不幸金㓕韃興⿺辶商丁是時外患

之來𫝑如風雨謂宜堅初志修內治以待之執事者

方咎用賢之無益疑更化之致㓂再變而為嘉熈三

變而為淳祐皆求以愈於端平也然而足不能有所

愈也於是四變而為乙已五變而為丁未其間豈無

賢揆率不能乆局面隨之而變此如沉痼之人屢汗

屢下之餘難乎其處方矣夫亟易相而圖任靡終數

更化而規模不立此所以毎變而愈下歟惟丁未轉

局則異於是以端平之舊相復修端平之政事𭣣拾

端平之人材致太平而起頌聲冝無難者而時異事

殊不可概論諸老殄瘁宿望一空名臣欲盡來者誰

繼經費繁浩大司農不能給未免講求生財之說人

不  見大夫無可使未免參用喜事之人諸公貴

人志得意滿旣取羙官又全羙名而去一二自好之

士方且栖遅偃仰弓旌雖遣翔而未集使當饋有乏

才之嘆翹館無可賢之延或者見其如此遂目陛下

與大臣改端平之政矣甚者以爲改端平之心矣自

古政事不能無弊端平之失在於施行銳周防踈除

擢驟而巳然則以今之審矯昔之鋭以今之宻矯昔

之踈以今之乆驕昔之驟因時酌冝扶偏捄失不得

不然端平之政或可改也(⿱艹石)夫召故老起諸賢抑世

卿杜近習去副封開言路絀贜吏減斛面數大節目

皆陛下與大臣端平之初心天命之眷顧國祚之靈長

人心之親附繫焉自始至今孰敢議其非者斷乎不

可改巳臣在田里見元㑹所下餘書作而曰謂陛下

與大臣改端平之心者誣也臣聞仁宗以㳟儉安静

為治體終其身而不變孝宗以剛明果斷為治體亦

終其身而不變中間雖有小因革要皆不失其初心

故嘉祐淳熈之盛為本朝冠臣敢誦二祖之治獻陛

下昔冨弼再相上謂歐陽修曰弼頃為人所𦆵今必

顧慮不(⿱艹石)堅守初志臣敢誦冨弼之事為大臣勉詩

云爱莫𦔳之臣不勝惓惓取進止

   二

臣聞之道路皆朝廷近懲多言之患稍有厭言之意

矣臣固知其不然也陛下自𥘉臨御導人使諫凢攖

鱗直突苦口難堪之言皆霽威嚴和顔色以受之間

有留落在外巳而相繼𭣣召或至於大用可謂有君

人之度矣大臣旣再當國虚心無我凢意見柄鑿議

論矛盾之人皆泯恩怨𮎛同異以容之𥘉(⿱艹石)齟齬難

合俄而𭭕然相得或與之同列可謂有大臣之量矣

學士大夫遇主如此遭時如此政之得失事之當否

不有造膝乎不有附耳乎而自頃以來大小之臣嚢

封匭奏往往播騰上焉者失納約之義下焉者犯横

議之戒㡬於太強聒矣然其大意不過責難於君責

備於吾相爾豈有它哉自昔議論之臣人主無失徳

則言掖庭或言戚里或言𡈽木或言聚歛陛下毋恠

其如此也求之在上而巳仁祖㳟儉之主納一女言

而王素諌擢一妃族而王舉正等皆諫章聖太平之

世築一玉清宫而張詠諫阜陵英明之主創一發運

使以治財而張栻諌不特此也有選人而上流民圖

者有縣佐而論儲貳者有諸生而諫花石者國史書

之天下記之非諸臣言之之難而列聖容之之難故

曰求之在上而已大臣無可議則指除授或指賔客

或指子弟大臣毋恠其如此也求之在我而巳𫞐之

所在怨之所歸光薦祖禹同列以為姻鼎薦九成言

者以為黨修至於祖禹九成有所不免公著為相頥

為客求公著而不得者惟頥之怨修至於頥有所不免

浚為父拭為子其視師淮蜀也軍民有百萬生靈由

五十學士之謡臺臣有軍國大事付癡騃小子之語

修至於栻有所不免故曰求其在我而巳不特此也

有以堂後官私事許普者有以交結宫掖詆彥慱者

有以䟦扈誣琦者有以不敢辦眀之謗中弼者何嘗

爲諸老之瑕疵適足以見大臣之徳度故曰求其在

我而已夫君相未嘗無聽納之意而中外乃妄有厭SKchar

之疑非國之羙也臣謂惟聖君而後可以責難惟賢

相而後可以責備使遇猜忌愎諌之主沉忮怙𫞐之

相孰肯以身試不測之禍乎臣願陛下與大臣採用

其言之可行者以𣷉養其氣甄錄其人之可進者以

招徠其𩔖則盛徳大業令聞廣譽在上而不在下在

我而不在彼矣取進止

   貼黄

臣昔在端平乙未以樞椽輪對嘗以國本未定為SKchar

猶意岐嶷之生止在旦夕微𤼵其端未敢詳也及淳

祐丙午以少蓬轉對竊謂禖祀雖豊熊夢未恊宜先

有以繫人心旣而有貴州刺史之詔今又五六年矣

雖已建旄鉞䟽王爵然終未明白洞逹於天下臣向

所云聖意之所屬即天命之所屬不易之論也願陛

下採臣自姪為子之説蚤定名號以重祖宗之付托

以解朝野之疑惑昔朱熹三見孝宗云𡻕月逾邁不

獨臣蒼顔白髪仰視聖顔亦非昔矣臣自乙未至今

亦三賜對由臣視熹愚賢雖異而爱君之心一也誦

熹之言慨然有感惟陛下留意而圖之伏乞

睿炤

   直前十月十一日䟽留中閏十月論罷

臣竊惟今日事𫝑有暫可喜者三有大可SKchar者一粤

自精禋以至恭謝霖潦忽霽杲日隨升仰占天心(⿱艹石)

答聖意都人皷舞歡聲載路一暫可喜也韃雛新立

河患方梗北風漸勁南牧未皇二暫可喜也逺方饑

歉間煩賑貸近甸豐稔足相𥙷除三暫可喜也此皆

陛下聖德所感和氣所召謂宜朝野之人高視闊歩

以幸一日之安而上自縉紳下至韋布往往蹙頞而私

相告語凛然有虎兕出柙之恐陛下亦嘗聞之否乎

陛下𭧽語羣臣以為其人决不復用天地祖宗實聞

斯言今道塗訛傳廼曰落致仕矣建督府矣臣難之

曰何以知其然也曰陛下SKchar韃而然也又曰某人嘗

以御槧示人矣又曰陛下巳戒其勿修怨矣臣知陛

下萬無是事設或有之此悞不少夫啜𡙡之樂羊不

如放麑之西巴今雖乏才何至復託國於匿哀無父

之人乎秦檜用事朝廷一日無檜則東南不安若夫

當軸數年哨𮪍嵗至䇿免七載羽檄日稀其去留不

繫於成敗審矣何至復注意於挾虜要君之人乎向

使陛下終始柄任不加廢退偃月之禍不過及於士

大夫而止今君臣之義判然已乆彼其以埓國之冨

震主之威繆飾不青之恭順隂懐非常之忿毒外豈

可以寸銕内豈可以假之寸𫞐乎神宗之於安石恩

禮隆矣晚議建儲師傳之選乃屬馬吕安石不預也

豈非以其元豐失𫞐鍾山懟筆有如陳SKchar之所云乎

陛下恩禮其人不加於安石防慮之道宜鑒於神宗

不可忽也議者不先爲君父SKchar而切切然以修怨爲

懼相顧而不敢言雖然亦不足以感悞陛下之聽臣

𮗚秦檜再相之初未嘗不牢籠李光胡寅之流乆則

 當世名臣舉族貶竄闔門廢錮上而至尊亦有靴中

 匕首之防矣吁豈非所謂一大可SKchar者乎臣以妄庸

 偏塵華近但恩報九重之拔擢不敢計一身之禍福

 因侍㫋厦輙献芹曝易曰君不宻則失臣惟陛下以

 䟽留中垂睿覽而加聖慮宗社幸甚取進止

    庚申召對

 臣起州縣俗吏以文史小技受知明主偏塵清近人

 所恃者𫞐貴臣所恃者君父雖人言排詆無所不至

 然聖恩記憶乆而未衰復隨弓旌來覲旒冕敢陳𥌒

 言以献臣惟國家三數年來凶相弄權以富彊自詭

輔聖天子而行覇政為天下宰而設騙局朝野之人

相與竊議曰相非相狙也政事堂非政事堂壟斷也

其所操之術所行之事適足以殄民蹙國安能冨強

一旦陛下赫然震怒逐而出之内出白麻魁柄改屬

國人皆喜曰是名父子也甲科郎也必有以慰人心

紓國難者而又不然天下怨凶相入骨髓屈𨤲厨車

元載𦤀韈未足塞責而卵翼覆䕶臺簡屢上不傷毫

毛天下大事當合天下之賢雋共圖之而所汲引所

抜擢不過於平昔綢繆相結納三數人凢不能附麗

者無雅素者或貌敬心踈或文與而實不與專引狂

生吻士為更䦨夜半之客固巳失士望矣及集百官

廷議移蹕大失天下之望國事愈趨於壊不可𭣣拾

語有云旣往不咎臣之所言頗咎既往多談奚益請

為陛下試條舍舊圖新之䇿臣聞國以危懼存以佚

樂亡以奮𤼵強以玩弛弱方其危懼而奮發也必悔

艾必SKchar勤亡者可存弱者可強及其佚樂而玩弛也

悔者忘勤者怠而成敗禍福始相尋於無窮矣去歳秋

禍亘古未有凡婁宿無木所未至之地獸蹄鳥跡皆

至焉祗髪之SKchar近在眉𥈤天錫陛下勇智下詔罪巳

前代帝王有終始以盧𣏌為清忠者有終始以恭顯

為謹信者陛下英眀果斷或竄逐或䟽逺如棄涕唾於斯

時也天子危懼𡚒發於上旬宣之臣朝聞夕引有母

不敢顧躬擐甲胄往來指授於矢石之間將帥之臣

城郭封疆之臣或扼險燔梁或攖城堅壁力戰死守

於邉塞之外然後虜之游魂者無噍𩔖而中國禮樂

衣冠之統㡬絶而復續豈非君臣上下危懼奮𤼵而

然歟臣有今之所以私SKchar而過計者近裏之郡邑稍

復矣並邉之藩籬稍葺矣交廣之覆出者遁去矣河

南之僉摘者向北矣連以㨗告矣熈事成而歲有秋

矣爱吾君者皆曰向之危懼者得無趨於佚樂乎向

之𡚒𤼵者得無轉爲玩弛乎竄逐者安知不重遷移

乎踈逺者安知不復親近乎雖無此事然有此理古

人請釋楚以爲外懼先正李沆不願貞宗皇帝與虜

和親其慮逺矣臣不勝大願願陛下毋忘胡馬飲江

時願太臣毋忘入峽時毋忘漢陽舟中時毋忘咸寕

道間與白鹿磯時玁狁孔熾而周興呼韓來朝而漢

衰永洛失而趙卨吕公著之言見思澶淵歸而彭年

欽若之䛕𫉬售然則必特勝必慮患必親君子必逺

小人非吾君責乎謝安能走符堅而暮年有𦆵其之

歎裴度能縳元濟而晚節貽浮沉之議㓂凖能贊親

征而不能不傅會天書王旦能致太平而不能諌東

封西視然則必弼違必恪非必為羣公先正所不能

為非大臣責乎王羲之譏諸賢以清談廢務浮文妨

要先朝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時為給諫或者尚有不言防秋不言砲

石之誚然則先急政要務薄物細故非士大夫責乎

臣雖老誖一念SKchar爱狂言望擇惟陛下裁幸取進士

   二

臣仰惟陛下待羣臣海𣷉春育恩德至厚片言寸

靡不甄録惟貪者譁者詔諭大臣不可引用聖謨洋

洋與孝宗御製用人論相為表禮天下傳誦臣不揆

䟽賤輙因聖訓之所及而推廣聖意之所未及以効

芹曝太宰八柄一日奪以馭其貧狂謂估籍之𩔖國

𥘉有棄市者乾淳間有苔黥者元豐貶舒旦不以近

臣而屈法南渡責鄒栩不以名家而漏網臣竊怪有

為湘臬而乾没冨民臣萬之贜為閩漕又席卷一路

牢貧之利者具獄來上終於幸免俄而擢爲畿内監

司矣其説曰名勝也議賢也烏虎自古及今豈有犯

贜之名勝哉陛下惡貪而眞貪幸免至於權姦所不

樂之人例託此名以汙之如洙貸公使軾販私塩舜

欽賣故𥿄㑹客之𩔖或無證騐或不取伏辦貶削矣

追索矣所謂犯贜之名勝擁鉅貲享凉臺燠舘錦衣

玉食歌童婦女之樂自若而不𦍒𬒳汙之人大者破

家小者失官臣謂陛下果欲去貪必先覈實凡獄詞

明白贜狀狼藉者雖名勝勿貸其無證騐未伏辦者

旣昭雪之又進用之則人心伏而貪風草矣子𢙣利

口惡訐以為直與聖意合李沆以梅詢曽致堯為浮

簿范仲淹以石介為怪鬼與聖訓合然世惟大賢大

倿根於所性中人以下往往視上好惡而為趨向君

師之職曰造士曰作人造者造其可改化之質作者

作其未成就之材執鹹酸之性者當調胹而使之和

負矯亢之累者當櫽括而納之中則財不勝用儻惡

其偏而責其備天下少全人矣臣謂惡貪之過則砥

節礪行之士𭄿惡譁之過則隱情惜已之人多一裴

短也倿於隋而忠於唐一周堪也諌於前而瘖於後

太宗能使倿者化而為忠元帝乃使能言者化而為

黙其得失可以監觀陛下方逺輩尭舜明目逹聪正

觀之事優為之矣臣不勝惓惓取進止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