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十一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十一

  詩

  𭔃徐直翁侍郎二首

鋭惰皆由氣所為浩然不屈是男𫤘未知重入修門

後何似初攀折檻時已有客貽絶交論豈無人取

行詩勿令一種求疵者妄議君侯鳳德衰

  二

憶昨紛紛眾喙鳴怪君噤齘久無聲得非家客留廷

尉或是閨人沮仲卿白璧微瑕終古在黄金横帶霎

時榮從來公議無情甚莫遣𫎇齋獨受名

  和仲弟十首

懶窺戸外問晴陰静向窗前閲古今江國事稀聊袖

手鈞天夣斷久灰心

  二

慈母清齋奉竺乾平生功行默通天遥知靜坐修禅

𮗚永晝爐中一穗煙

  三

即今江表尚恬熙忘却前回飲馬時淝水豈無風鶴

助平凉莫受犬羊欺

  四

樓頭吹徹幾寒梅推枕穿衣曉帳開蟻𨷖蝸爭求予

沒老夫身卋自難裁

  五

一春檐溜不曾停滴破空堦蘚暈青便是兒時對牀

雨絶憐老大不同聽

  六

行徧髙臺到曲池閑将白髮照晴漪未應官舍無幽

事亦有SKchar流嘯咏時

  七

少工文字老安施不但才慳力巳疲無復滴泉來上

綆惠連入夣偶成詩

  八

弟兄雖幸忝朱輪各是人間五十人只合共娛千𡻕

母可能少補二州民

  九

雁回杳杳渾無報鵲語啾啾似有憑忽得逺書㸔百

過眼昏自起剔殘燈

  十

千古堂堂一孔明尚咨幼宰訪州平諸君應悉惓惓

意老子寕希赫赫聲

  挽戴丞

戴氏多人物君尤月旦推能傳后倉禮亦擅叔倫詩

故里懸車早名場解褐遲他年端有恨椿桂不同時

  題永福黄生行卷

廢詩二十餘年矣忽讀來詩眼暫明處士梅曾如許

瘦化人酒莫過於清蛬鳴競起為唐體牛耳誰堪主

夏盟事闊語長殊未竟蹇驢作麽問歸程

  送方清孫太學

僕負䡖裝主𠋣轅交游握手若為言須求沂水風雩

樂勿愛沙河夜市繁曩日士曾宗郭泰他時我欲傳

何蕃殷勤待折津亭柳老怕春寒不出邨

  挽南塘趙尚書

起掌端平制蕭蕭素髮新更生宗室老太白謫仙人

貴矣行施馬悲哉筆絶麟誰為篆華表題作宋詞臣

  二

自從水心死麈柄獨歸公於易疑程氏惟詩取晦翁

二箴家有本孤論世無同不復重商確𮪍鯨浩𣺌中

  次韻實之春日二首

向未文字擅中朝流落而今賦大招才子左遷超屈

賈相君髙蹈友松喬山行或與樵爭席澗飲聊将掬

代瓢借使終身無一事亦令千載仰孤

  二

梅醭朝衣塵滿靴曾穿細仗對延和角巾久己尋初

服錦帳何須戀舊窩能讀書人天下少不如意事古

來多半生寂寂因迂闊垂老方驚𡻕月蹉

  再和二首

榮陽相昔獨當朝曾忝弓旌第一招無力不能捄房

琯有書安敢託洪喬如聞徒步輕千駟未覺堂廚勝

一瓢鄧禹封侯子陵釣君㸔二者孰風標

  二

少小從軍事袴靴秖今廟算主通和寇來復去兎三

窟民散未收蜂一窩建炎有盗名一窩蜂病覺風光於我薄老

知書冊誤人多罪言著就深藏取自笑狂生壮志蹉

  三和二首

豈有絲毫𥙷聖朝去來擾擾費麾招不能履屐供群

謝未暇綸巾擁二喬着老萊衣侔服冕食於𨹧粟勝

操瓢臣之少也猶疎懶何況頭今插表標

  二

長劍拄頤刀納靴得如曝背趂陽和買鄰祇用百萬

價好事爭為十二窩異日史臣應有考同時朝士欲

無多與君死守西山學莫遣人譏末路蹉

  四和二首

夣魂久不到清朝縱遣巫陽未易招塞北今惟一韋

叡江南前此幾陳喬扶顛箇箇無長䇿排悶時時引

大瓢它日松根深掩骨何湏竹帛有名標

  二

朱門畫鼓舞宫靴應笑狂夫似采和露坐一生無𡵯

障春遊是處有行窩紹興黨議誰當續元祐全人本

不多辨取九年同面壁未應末後話頭蹉

  五和二首

尚記諸賢聚本朝當時君相急旁招簫韶九奏鳯諧

樂金弹一聲鳳下喬强項昔曾攀殿檻饑腸今欲把

僧瓢早知不得文章力却悔從初奪錦標

  二

頽然一榻懶巾靴二月東風尚未和雀闖屋檐來作

㝛蜂含窗紙去為窩牢愁余髪五分白健思君才十

倍多欲訪東臯賢鼻祖幾回路與醉鄉蹉

  六和二首

那復薫衣事早朝杖藜時赴野人招謀身不善交韓

吕度世猶堪訪賀喬杖有百錢尋酒琖家無一物止

詩瓢君㸔莘渭三王佐何似夷齊萬世標

  二

生怕将軍手涴靴安能柔輭舞靈和艱虞夷甫方謀

窟老懶堯夫少出窩時事絫棋如許急春愁抽繭未

為多終南一徑非常捷自是吾徒問路蹉

  别張季

昔謁西山過里中談兵論易氣如虹若非遇彼負苓

者必是傳於墜履翁至竟白袍無謟屈何曾黄策有

英雄秋風定訪𫎇齋否為說馮唐老更

  挽淮東丘升撫幹

子美曼卿流逺擕書劍遊惜攀丹桂晚勇赴白檀秋

尚喜前籌壮聊紓左袵憂時危奇士天無泪可供愁

  五月旦日雞鳴夢袖疏墀下先君問言何事答

   曰猶素論也先君太息稱善聞追班聲驚寤

   以詩識之

夣中𠉀對殿東廂邂逅先親問答詳碓磨不䏻移素

論曝芹終欲獻清光觸屛訓諂生猶𦤀攀檻傳名死

亦香君父臨之安所避淩晨起坐涕淋浪蔡京云如劉安世碓

搗磨磨止說元祐是

  和張使君一首

里巷傳呼府座來柴門草戸亦榮哉相忘金鯽忽然

躍慣見白鷗渾不猜墨客堵墻觀落筆花神𡵯水出

行杯定知入奉吾丘計萬一君王訪草萊

  題趙别駕委齋

乍㸔華扁費尋思徐叩微言極坦夷無可奈何安命

者吾非惡此欲逃之萬言賦禄渠前定二鳥𫎇恩彼

一時縂被委齋𠫵透了不求符竹止求祠

  次張使君韻

欲架茅堂久不成蕭然身世託專城日無車轄非常

靜月有餐錢未是清髠首向來輸白粲短衣老去斸

黄精絶憐不及梁間燕𡻕𡻕新巢巧自營

  讀邸報二首

竝驅輦轂適通逵中路安知判雨歧邪等惟余尤甚

者好官非汝孰為之纍臣放逐無還理陛下英明有

悟時聞向蕭山呼渡急想追前事亦顰眉

  二

瑶編對秉分修筆粉署同擕夜直衾虎既𫎇皮甘搏

噬鶴因創羽久呻吟盡歸一網機猶淺横說三綱害

最深想到鄮山多暇日軻書無惜細硏尋

  自和二首

横身久塞楊朱路灑泣俄悲墨子歧陋矣䠶鈎而中

者壮哉鳴鼓以攻之侍讀自無𨗇府分梅詢晚年指其足曰是中

SKchar使我不至兩府中丞還有僦船時舒亶去國雇客舟歸八風舞罷君

恩歇贏得閒愁上兩眉

  二

貴豪渠巳重金帶貧病儂猶舊布衾鍾阜觧𬽦無㝛

荆公與吕吉甫觧𬽦荆江感事有新吟山谷有荆江書事十絶建中初所作

知餘耳交難𠈃晚覺王何罪未深白首還鄉應閉戸

斷無保社肯追尋

  和實之讀邸報四首

祝鮀非是佞莒僕未為凶鬼谷從横舌終南詭秘蹤

㫁無麟在藪獨有鼠穿墉千古誰儔匹依稀似敬宗

  二

穿鑿強揮麈跳梁勇執弓矯誣天亦怒驅逐國為空

笑裏刀常有盟邉甲巳衷拾遺端可拜誅佞筆生風

張萬福拜拾遺王仲舒等於延英門下

  三

外觀殊偉岸内禀極憸柔欲取漢清議盡𭠘唐濁流

鬼車鳴甚惡猛虎死方羞芳𦤀須臾判哀哉不善謀

  四

一抨初駭聽雙淚漫求哀極口誣贒者甘心譽彼哉

其人嘗引營仲見擊早知豺不食安用鴆為媒試問髙陽里迎

車幾兩來

  再和四首

狐鳴工伦祟鴉噪每為凶魯觀初尸罪𠀌門永削蹤

謀身眞有窟鑿趾欲無墉鑿塘之趾以益其髙力擊延齡去堂

堂佀亢宗

  二

舊知偏下石逺避亦傷弓流落周南眾蕭條兾北空

萬言思飾詐雙泪却由衷王績何曾⿰酉⿱衣十劉蕡本不風

  三

噬人侔虺毒害物比貓柔李義府柔而害物𭈹人猫清議姑驅逐

寛恩未放流劍誅張禹佞扇障禇淵羞諫筆非私忿

惓惓為國謀

  四

伏闕何其壮登舟得許哀人多稱快者上豈少恩哉

惡草無留種夭桃不待媒九重天遠佞寕放鄭詹來

  挽李卿儔老二首

苦説兵才少臣非怯塞垣上思前語驗人嘆左𨗇冤

老大雪中寺風寒國北門故交頭白盡空為賦招魂

  二

人物今衰少惟侯智勇兼悲風起闗塞斜日薄嵫崦

老子無從涕諸賢不及髯知心唯蜀李應為𤼵幽潛

  挽鄭貢士俌

少日鳴秋賦中年讀古書寕遊魯侯泮不詣漢公車

鄭老先生行申公八十餘何妨鳳雛小玉潤亢門閭

  梅州楊守鐵菴取東坡稱元城為鐵漢

北客由來惮入南僕家諌議飽曽諳誰云瘴霧非吾

土曾有魁𨇠住此菴身重豈容眉斧伐時危猶要脊

梁擔公歸未必懷陳跡留與州人作美談

  梅州重建中和堂

中和堂昔隳於火今剪𮎰榛再落成博士尊師重演

說史君存古不更名漸摩伋學三風熄流布褒詩五

瘴清天子金聲兼玉振㑹徴禇大與兒生

  題張簿尉槎溪集王去非侍郎為作序言括有何才翁隱是溪坡公為書留

   

千載枯槎無主名才翁子晦各偷撐分明博望昇天

訴不許人間别姓爭故番禺帥廖公子晦亦𭈹槎溪

  陳景升頃遺余化度寺碑甚佳闕後三行歸自

   龍溪始為余𥙷足記以絶句

端平曾歎闕三行淳祐重來為補亡收拾一碑勞十

載此生凡事不須忙

  端嘉雜詩二十首

幅裂常包割地羞埽平忽雪戴天讎穹廬已喋完顏

血露布新圅守緒頭

  二

聞說闗河唾掌收擬為跛子㸔花逰可憐逸少興公

軰説着中原得許愁

  三

由北圖南有混幷自南取北費經營從今束起書生

論噉飯㸔人致太平

  四

不及生前見虜亡放翁易簀憤堂堂遥知小陸羞時

薦定告王師入洛陽放翁絶筆詩云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五

少年意氣慕横行不覺蹉跎過一生便脫深衣籠窄

袖去参留守㸔東京

  六

鞏洛山川幾過兵漢家初遣使修陵可無神物 豺

虎直䕶香煙到柏城

  七

萇尤桀黠於堅者勒固姦雄奈虎何剰製赭袍添曲

葢中原假帝不勝多

  八

鞠躬解作華人語辮髮來持虜帳書祇合索綯牽畜

狗不煩伐鼓享鶢鶋

  九

倴僝将軍約早回楚材相國更頻催江東将相真如

虎去報胡雛莫過來

  十

全眾回軍未可非反旗鳴鼓亦兵機不知三帥揚鞭

際誰為君王殿後歸

  十一

勢窮斯變變斯通局面初更便不同西北怕他小老

子東南有箇太平翁紹興間宫中呼秦太師為太平翁

  十二

一番旗鼓建行臺勇者投軀富輦財邉将不消横草

𢧐國王祇要撒花回

  十三

不妨割肉餧豺狼知約依然墮𣺌茫未必與吾盟夾

谷且宜防彼刼平凉

  十四

蠲除一倍䑓符下權借三分督檄𫝊

上不然伏鑕狥軍前

  十五

說向丁男與小姑各勤耕績了軍需莫教塞北同文

𮜿却為江南減賦輸

  十六

胡來如鬼去如風哨騎何曾待𬃷紅峴首一春無夜

至興元六月在圍中

  十七

擁旄佩印各榮華已貴無官可復加若不掃門丞相

府必曾養馬侍中家

  十八

蘇衛滅胡同拜爵裴韓平蔡亦聨鑣祇今光範門前

客大半河陽幕下僚

  十九

元子置人防壁後禳侯搜客到車中鴆杯定不疑羊

傅匕首何曽害魏公

  二十

長君論事天為動季子居官水似清雙眊不能鈔諌

草偏聾尚可聽琴聲途中得茂實封事目昏字小不䏻𫝊錄

  友人李先輩丑父嘗以夷成詩二帙示余莫知

   為何人所作心甚愛之過延平客有袖詩一

   章見訪始知夷成者盖葉君之别號也鬚

   皓然矣詩與人皆可重因用其韻為謝

筋力都非少壯時不煩𭣄鏡覺吾衰展禽出仕曽三

已表聖歸休有四宜飽閲交情悲世道差強人意賴

君詩此生到死慙三士本自難招况易麾端平初元召審八士

余預焉惟張洽趙端頥范炎三君子力辭不至

  丁酉九月十四日黄源嶺客舍題黄瀛父近詩

不但行吟又臥披掩編因有感於斯競爲蛙蚓號鳴

態烏覩龍鸞夭矯姿損挹嫌人稱大好琢磨容我指

微疵自慙學識非匡𪔂安敢陪君共說詩

  次王元度韻

占盡靈烏顧盡雲君恩寛大放歸閩一區二頃生縁

薄萬緒千條素髮新鐵馬即令徴𢧐士金雞何日赦

纍臣殷勤說向西飛雁多謝交遊與吏民

  送范守仲治二首

二年田里内民不識追胥官府絶無事使君惟讀書

儉於住家日臞似下車初太末方凋𡚁公行不可徐

  二

放逐諳時態惟侯意味長醴為狂客設羮許老人嘗

國留棠舍西郊閉草堂臨歧先作惡未可𠋣剛腸

  挽趙漕簡叔二首

雖擁軺車貴蕭然似布韋家依僧舍住俸買古琴歸

海内勝流盡民間㢘吏稀空餘詩卷在展玩一沾衣

  二

恰訝書題少俄驚訃問臨死方抛筆研貧不涴珠琛

大刼難隳節浮雲肯動心悲哉廣陵散舊譜有誰尋

  曹路分贈詩次韻一首

古來詩律推曹氏不數河梁與董逃唐季三家松最

荆公選唐百家詩曺(“由”換為“田”,上有點)鄴一曺(“由”換為“田”,上有點)唐二首曺(“由”換為“田”,上有點)松十三首建安七子植尤髙短檠

尚課兒精選老筆真堪僕命騷極欲留君横槊賦舟

人苦報粤江濤

  用曹帥侍郎韻曹路分

曹侯書滿腹非以劍防身馬上檄猶速槖中詩不貧

虜情工變詐時論主和親旗鼓何時建方知國有人

  永嘉曺(“由”換為“田”,上有點)君贈詩次韻一首

開卷沈吟首屢搔想提詩律比戎韜清於學士茶烹

雪壯似将軍弩射潮再茜三纁由染漬勺泉卷石可

深髙蝸廬自笑無卮酒不得澆君道路勞

  余大父著作嘗以所得沈元用給事歙硯遺水

   南林府君後七十年林氏子大鼎以端硯遺

   余答以小詩

隆乾手澤稀疎甚數帖悽其在水南但㸔吾翁遺歙

石固應之子餉端巖丁寕後裔藏為好羞愧先民寶

不貪自笑老猶耽筆硯少年莫也肯同参

  挽鄭子敬都丞二首

重入修門兩髩絲延和累疏竭忠規立朝頗慕汲生

戇謀國不知晁氏危老去故人能有㡬古來君子例

無時傳聞近事堪悲慨説向重泉亦皺眉

  二

向來俱觸相君嗔里社追隨二十春尚記殘編燈下

共忽看華表路𠊓新行車不忍過三𡵯臨穴應難贖

百身𡻕晚空山風雨横奠芻歸去倍傷神

  次韻實之二首

孤臣去國四經春跡逺安知罪尚新早亦曾譏秦氏

者晩為與議濮園人懶牋光範干時宰且伴田家賽

社神醉倒不䏻愁卋事倩他煙柳替含顰

   二

逐客門庭㫁履綦時迂小隊訪茅茨追隨雅有蓬山

舊愛助慙無薤水規輿膩豈為名士涴羊碑長遣後

人思安知昭代輶軒使不向民間采此詩

   癸丑記顏

放逐歸來寂寞濱顛毛雪色面皮皴恠奇昔有觀邕

者老醜今無㸔玠人一枕喚囘將𮗜夣三薫惜取己

來身繡裳蝉冕叢憂愧得似先生折角巾

   送鄭司戸

目送雙旌已黯然可堪之子去聨翩遥知幕下聞三

語不要山隂送一錢聊與逺民蠲𤍠瘴併爲𨗇客

寒泉昔逰僅及羅浮半安得從君訪絕巔

   送歸善鄭主簿濬甫

境勝多遺跡州貧異舊聞雌堂方致士矮屋可煩君

黄放無遐邇朱勾有惰勤嶺民如見問白首布襦裙

   逰東山圗

亭榭縹緲無㸃塵竹樹蒼翠溪𥻘𥻘寳SKchar2導前瑶簮

後三君高屐華陽中頎然錦衣者誰氏道韞諸父

長妹當時偶動寂寂嘆藁砧不荅高掩鼻棋邉指麾

百萬秦温浩二子非其倫中原𤍠血方相潑江表有

此暇整人暮年功高憂䜛惎囘首故山歸不遂豈知

王郎袖有檛空聼桓伊箏垂淚

   唐二妃像梅妃楊妃

不但烹三庶東宫亦屢危元來玉環子别有錦綳兒

   二

素艷羞粧額紅膏妒雪膚寕臨白刃死不受赤眉汚

   三醉圗

一尖一髠一逢掖鼎足劇飲豪無敵前杯未釂注後

杯髠腹雖大盛不得就中觱篻膽尤麤奮臂乃欲倒

葫蘆瞿聃有此兩高弟彼儒以是丘之徒老夫少年

示酣暢衰病着身屛盆盎頗能和會三家書安敢追

陪百觚

   四快圗

一人筅耳手不住一人坦背SKchar癢處一人理𩬊虱禽

𫉬一人噴𡁲虎驚去余鼻久塞耳驟聾虱無附麗頭

已童惟背負暄覺奇癢麻姑之爪未易逢吾聞氣洩

如隄潰枕高唾遠道家忌且留眼讀養生書莫將身

試快意事

   三笑圗

堅白相非是高虚目 雄遠公差觧事孔老各牢籠

   卧雪圗

凍合千門閉傳呼一市驚豈無僵卧者輦轂未知名

   蓮社圗

但見籃輿出安知酒榼空老僧翻折本𭣣不得陶公

   赤壁圗

共餐鱸一箸各飲酒三升客去主人睡明朝醉末興

   過水羅漢圗

陟淺猶須杖誰云佛有神乃知杯渡者秪是𤍠瞞人

   石虎禮佛圗

一虎雖兇暴其尊孔釋同矯情饋夫子合爪禮澄公

   梁武脩懴圗

紫袍臨蜀殿黄屋建梁臺異世為鵑去前身作蚓來

   老子出關圗

去國有華𩬊出闗無送車未能盡韜晦紫氣作前驅

   孔子問禮圗

𨚫萊辨夷夏墮郈肅君臣丘豈生知者聃非絕滅人

   明皇幸蜀圗

狼煙起幽薊鳥道幸岷峨穆滿尚入駿隆基惟一騾

   二

失守文皇業來聼望帝聲向令曲江在吾豈有兹行










後邨先生大全集卷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