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漢書/卷10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志第十  天文上

王莽三 光武十二

  《易》曰:「天垂象,聖人則之。庖犧氏之王天下,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象於天,謂日月星辰。觀法於地,謂水土州分。形成於下,象見於上。故曰天者北辰星,合元垂耀建帝形,運機授度張百精。三階九列,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斗、衡、太微、摄提之屬。百二十官,二十八宿各布列,下應十二子。天地設位,星辰之象備矣。

  三皇邁化,協神醇朴,謂五星如連珠,日月若合璧。化由自然,民不犯慝。至於書契之興,五帝是作。軒轅始受《河圖斗苞授》,規日月星辰之象,故星官之書自黄帝始。至高陽氏,使南正重司天,北正黎司地。唐、虞之時,羲仲、和仲,夏有昆吾,湯則巫咸,周之史佚、萇弘,宋之子韦,楚之唐蔑,魯之梓慎,鄭之裨竈,魏石中夫,齐国甘公,皆掌天文之官。仰占俯視,以佐時政;步變擿微,通洞密至;採禍福之原,覩成敗之勢。秦燔《詩》、《書》,以愚百姓,六經典籍,殘為灰炭,星官之書,全而不毁。故《秦史》書始皇之時,彗孛大角,大角以亡,有大星與小星斗於宫中,是其廢亡之征。至漢興,景、武之際,司馬談,談子遷,以世黎氏之后,為太史令,遷著《史记》,作《天官書》。成帝時,中垒校尉劉向,广《洪范》灾条作五纪皇极之论,以参往行之事。孝明帝使班固叙《漢書》,而馬續述《天文志》。今紹《漢書》作《天文志》,起王莽居摄元年,迄孝獻帝建安二十五年,二百一十五載。言其時星辰之變,表象之應,以顯天戒,明王事焉。

王莽三[编辑]

  王莽地皇三年十一月,有星孛於張,東南行五日不見。孛星者,恶气所生,為亂兵,其所以孛德。孛德者,亂之象,不明之表。又参然孛焉,兵之類也,故名之曰孛。孛之為言,猶有所伤害,有所妨蔽。或謂之彗星,所以除穢而布新也。張為周地。星孛於張,東南行即翼、轸之分。翼、轸為楚,是周、楚地將有兵亂。后一年正月,光武起兵舂陵,会下江、新市賊張昂、王常及更始之兵亦至,俱攻破南陽,斬莽前队大夫甄阜、屬正梁丘赐等,殺其士眾數萬人。更始為天子,都雒陽,西入長安,敗死。光武興於河北,复都雒陽,居周地,除穢布新之象。

  四年六月,漢兵起南陽,至昆陽。莽使司徒王尋、司空王邑將諸郡兵,號曰百萬眾,已至者四十二萬人;能通兵法者六十三家,皆為將帅,持其圖書器械。軍出关東,牵从群象虎狼猛兽,放之道路,以示富强,用怖山東。至昆陽山,作营百余,围城數重,或為冲车以撞城,為云车高十丈以瞰城中,弩矢雨集,城中负户而汲。求降不听,請出不得。二公之兵自以必克,不恤軍事,不協計虑。莽有覆敗之變見焉。昼有云气如坏山,堕軍上,軍人皆厌,所謂营頭之星也。占曰:「营頭之所堕,其下覆軍,流血三千里。」是時,光武將兵數千人赴救昆陽,奔擊二公兵,并力猋发,號呼声动天地,虎豹惊怖敗振。会天大风,飞屋瓦,雨如注水。二公兵亂敗,自相賊,就死者數萬人。竞赴滍水,死者委积,滍水為之不流。殺司徒王尋。軍皆散走歸本郡。王邑还長安,莽敗,俱诛死。营頭之變,覆軍流血之應也。

  四年秋,太白在太微中,烛地如月光。太白為兵,太微為天廷。太白赢而北入太微,是大兵將入天子廷也。是時莽遣二公之兵至昆陽,已為光武所破。莽又拜九人為將軍,皆以虎為號。九虎將軍至华陰,皆為漢將邓晔、李松所破。进攻京师,仓將軍韩臣至長門。十月戊申,漢兵自宣平城門入。二日己酉,城中少年朱弟、張鱼等數千人起兵攻莽,烧作室門,斧敬法闼。商人杜吴殺莽渐台之上,校尉公宾就斬莽首。大兵蹈藉宫廷之中。仍以更始入長安,赤眉賊立劉盆子為天子,皆以大兵入宫廷,是其應也。

光武十二[编辑]

  光武建武九年七月乙丑,金犯軒轅大星。十一月乙丑,金又犯軒轅。軒轅者,后宫之官,大星為皇后,金犯之為失勢。是時郭后已失勢見疏,后廢為中山太后,陰貴人立為皇后。

  十年三月癸卯,流星如月,从太微出,入北斗魏第六星,色白。旁有小星射者十余枚,滅則有声如雷,食顷止。流星為貴使,星大者使大,星小者使小。太微天子廷,北斗魁主殺。星从太微出,抵北斗魁,是天子大使將出,有所伐殺。十二月己亥,大流星如缶,出柳西南行,入轸。且滅時,分為十余,如遗火状。须臾有声,隐隐如雷。柳為周,轸為秦、蜀。大流星出柳入轸者,是大使从周入蜀。是時光武帝使大司馬吴漢发南陽卒三萬人,乘船溯江而上,擊蜀白帝公孫述。又命將軍馬武、劉尚、郭霸、岑彭、冯骏平武都、巴郡。十二年十月,漢进兵擊述从弟卫尉永,遂至广都,殺述女婿史興。威虏將軍冯骏拔江州,斬述將田戎。吴漢又擊述大司馬谢丰,斬首五千余級。臧宫破涪,殺述弟大司空恢。十一月丁丑,漢护軍將軍高午刺述洞胸,其夜死。明日,漢入屠蜀城,诛述大將公孫晃、延岑等,所殺數萬人,夷滅述妻宗族萬余人以上。是大將出伐殺之應也。其小星射者,及如遗火分為十余,皆小將随从之象。有声如雷隐隐者,兵將怒之征也。

  十二年正月己未,小星流百枚以上,或西北,或正北,或東北,二夜止。六月戊戌辰,小流星百枚以上,四面行。小星者,庶民之類。流行者,移徙之象也。或西北,或東北,或四面行,皆小民流移之征。是時西北讨公孫述,北征卢芳。匈奴助芳侵邊,漢遣將軍馬武、骑都尉劉纳、閻興軍下曲陽、临平、呼沱,以備胡。匈奴入河東,中国未安,米谷荒貴,民或流散。后三年,吴漢、馬武又徙雁門、代郡、上谷、关西县吏民六萬余口,置常山关、居庸关以東,以避胡寇。是小民流移之應。

  十五年正月丁未,彗星見昴,稍西北行,入营室,犯离宫,三月乙未,至東壁滅,見四十九日。彗星為兵入除穢,昴為邊兵,彗星出之為有兵至。十一月,定襄都尉陰承反,太守随诛之。卢芳从匈奴入居高柳,至十六年十月降,上玺綬。一曰,昴星為狱事。是時,大司徒欧陽歙以事系狱,逾岁死。营室,天子之常宫;离宫,妃后之所居。彗星入营室,犯离宫,是除宫室也。是時郭皇后已疏,至十七年十月,遂廢為中山太后,立陰貴人為皇后,除宫之象也。

  三十年閏月甲午,水在東井二十度,生白气,東南指,炎長五尺,為彗,東北行,至紫宫西籓止,五月甲子不見,凡見三十一日。水常以夏至放於東井,閏月在四月,尚未当見而見,是赢而进也。東井為水衡,水出之為大水。是岁五月及明年,郡国大水,坏城郭,伤禾稼,殺人民。白气為丧,有炎作彗,彗所以除穢。紫宫,天子之宫,彗加其籓,除宫之象。后三年,光武帝崩。

  三十一年七月戊午,火在舆鬼一度,入鬼中,出尸星南半度,十月己亥,犯軒轅大星。又七星间有客星,炎二尺所,西南行,至明年二月二十二日,在舆鬼東北六尺所滅,凡見百一十三日。荧惑為凶衰,舆鬼尸星主死亡,荧惑入之為大丧。軒轅為后宫。七星,周地。客星居之為死丧。其后二年,光武崩。

  中元二年八月丁巳,火犯太微西南角星,相去二寸。十月戊子,大流星从西南東北行,声如雷。火犯太微西南角星,為將相。后太尉赵憙、司徒李䜣坐事免官。大流星為使。中郎將窦固、揚虚侯馬武、揚鄉侯王賞將兵征西也。